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殷商王的搜尋結果,共11

  • 兩岸書法家聚故宮 揮毫做公益

    兩岸書法家聚故宮 揮毫做公益

     台灣書法名家與大陸開明畫院藝術家昨日齊聚國立故宮博物院,出席「金蛇送福╴╴兩岸文化迎新春筆會公益活動」,即日起每天幸運的「早鳥」參觀民眾還可有機會獲贈大陸書法家的親筆春聯。 \n 宣布「開筆」後,12位上場揮毫的貴賓中以開明畫院院長徐奎遜下筆最迅急,一馬當先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對聯。相較之下,位於一旁的故宮常務副院長何傳馨頗為慢條斯理,在眾人一片行草墨跡作品裡,成為唯一一位以隸書書寫春聯的名家。 \n 台灣書法家張炳煌顯然經驗豐富,在寫完吉祥話後,不忘於對聯上落款蓋印,是現場唯一「具名」的作品。何傳馨表示,適逢故宮舉辦《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特展》,展品內容與殷商甲骨文相關,觀眾可認識到文字早期型態與書法之間的豐沛關係。如今把寫春聯的活動與該展結合,可謂相得益彰。中華文化總會祕書長楊渡同樣指出,開春揮毫在故宮舉行最有意義,因故宮為中華文化精華薈萃之處,加上適值殷商特展期間,此時此地發揚書寫極有意義。

  • 殷商盛世輝煌文明 故宮再現

    殷商盛世輝煌文明 故宮再現

     現代人遭遇困擾疑惑,總不忘求神問卜,三千多年前的商朝,占卜更是家常便飯,從戰爭、祭天等社稷大事,到牙疼、分娩或作夢等個人運勢,都會出現在龜甲卜辭之中。即日起在故宮博物院登場的「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特展,透過武丁與婦好這對殷商王室夫妻的傳世文物,重現三千年前殷商盛世的輝煌文明。 \n 一九二八年,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河南安陽展開大規模的考古挖掘,商朝王陵的出土證實商朝的存在。「商王武丁與后婦好」展出中研院史語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蘇格蘭國家博物館等機構珍藏的三六二組件殷墟出土文物。其中,中研院史語所首度大規模出借二三二件典藏,登錄為「國寶」的文物就有廿七件。 \n 武丁是商朝第廿三代王,生活於西元前一千兩百年左右,他在位五十九年振興王朝,後世給予中興之主的評價。武丁不僅是明君,也是位「大巫師」。故宮策展人吳曉筠表示,商朝社會瀰漫濃厚的宗教氣氛,從甲骨文可見武丁無事不卜,頻繁貞問神靈日常諸事,生活細節都記載於甲骨之上。如他曾占卜婦好的牙痛會不會好、分娩吉凶等。 \n 其中,判定分娩吉凶的《帶卜辭龜腹甲 丙編247》更是中國最早的「重男輕女」史料。另一件深受武丁喜愛的《武丁大龜》是罕見的海龜龜甲,也是目前所知世界最大的占卜龜版。 \n 婦好是武丁諸后之一。吳曉筠說,婦好不但生養子女,主持祭祀,還驍勇善戰,是中國第一位女軍事家。蘇格蘭國家博物館藏的甲骨文記載婦好曾多次遠征,「其中一次徵集一萬三千名兵力,是目前所知商朝出兵規模最大的一次。」而從婦好墓出土的五百多枝髮簪和佩玉也顯示,「婦好是愛美的女性,也是當時各界婦女的領袖,就像今天的第一夫人。」 \n 商人自認是玄鳥的後代,從鑄銅、琢玉、雕牙骨等器物上,都可見到神禽異獸的造型設計,如夔龍、巨蛇、鳳鳥甚至大象和水牛等,其中最特別的就是貓頭鷹紋飾,散見於不同的器物當中,像是作為建築裝飾的《石立梟》、酒器《婦好鴞尊》等。

  • 殷商古物精密 再現武丁婦好愛情

     下周末即將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登場的《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11日舉辦開箱儀式,包括「國寶級」文物《帶卜辭龜腹甲丙編247》與《石立梟》,以及大陸「一級品」《婦好鴞尊》,讓分藏於中央研究院與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深情見證物,3000多年後再度跨越千里相聚。 \n 故宮院長馮明珠表示,這些展品印證了武丁與婦好的伉儷情深。例如《帶卜辭龜腹甲丙編247》這片內容完整的甲骨,記載了婦好分娩預產期及生男生女吉凶的占卜,可看出武丁對於臨盆妻的關切之情。 \n 《婦好鴞尊》呈現一隻昂首站立、極有氣勢的鴞鳥:頭上攀附著小鳥及夔龍,翅膀是盤曲的蛇,尾巴則有隻貓頭鷹,呈現武丁時期所發展的精密立體紋飾與塊範法分範技術的精進。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信息中心主任朱乃誠介紹時稱,這件16.7公斤的青銅重器集結許多「第一」於一身:容器內壁刻有「婦好」二字銘文、通身華美富麗的「滿花」紋飾、蓋子上有龍鳳圖像並置、銅錫鉛合金等,這些都是自武丁以後才出現於青銅器上的特徵。工藝師以動物為題材塑造成實用禮器,極具想像力與誇張表現,各種紋飾穿插使用,不僅使器物顯得更威嚴猙獰,還反映了殷商人的宗教和審美觀。殷商展10月19日至明年2月19日在圖書文獻大樓舉行。

  • 台積電邀萬名學童看殷商展

     故宮博物館十月大展「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展出三六二組件殷商時期文物,來自故宮、中研院史語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河南博物院等珍藏,勾勒商王武丁與王后婦好這對帝后治理下的殷商盛世樣貌。 \n 為了讓更多年輕學子有機會參觀特展,台積電文教基金會邀請一萬名國中小學童免費參觀,自九月十七日中午十二點起,開放網路預約活動。凡任教於公私立國中、國小教師,可以班級為單位,至「中華語文知識庫」網站,替學生申請「商王武丁與后婦好」免費導覽及參觀。同時也可向故宮申請參觀正館「赫赫宗周—西周文化特展」。每位老師限定申請一次。

  • 殷商盛世展 兩岸空前合作

     三千多年前,殷商王朝出動全國一半兵力、一萬三千名士兵投入戰場抵禦外侮,戰士浴血奮戰贏得勝利。率領這場殷商王朝保衛戰的統帥不是別人,正是商王武丁深愛的王后婦好!這位能手操九公斤戰斧的中國首位女軍事家,與夫婿武丁攜手開創殷商盛世。故宮博物院十月推出「商王武丁與后婦好」特展,將重現這段殷商盛世的輝煌歷史。 \n 「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呈現三六二件殷商文物,主要來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提供二三二件,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一一七組件,河南博物館八件,故宮也提供三件收藏。另外,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蘇格蘭國家博物館各提供一件展品,展品甲骨文、青銅器、玉器等文物,可以看到中國文字系統的早期樣貌。 \n 故宮院長馮明珠說,這個展覽是兩岸史學界和文博界空前合作的成果。 \n 由於展品年代久遠,又是見證殷商歷史的重要文物,光中研院史語提供的文物,保險金額就超過新台幣一百億。 \n 司馬遷《史記》有一篇〈殷本紀〉,記載商朝事蹟,因年代遙遠,許多史學家對於商朝是否存在感到懷疑。一九二八年起,中研院史語所在殷都故地河南安陽,展開大規模考古挖掘,出土大批文物,證實商朝存在,讓這段歷史成為信史。 \n 安陽殷墟出土文物後來因戰爭關係,輾轉南來台灣,現多藏於中研院史語所,價值斐然。史語所所長黃進興說,「商王武丁與后婦好」這麼大規模的借展對史語所來說很罕見,需經總統府批准。但鎮所之寶《鹿鼎》因保費高達新台幣五十億,保險公司拒保,無緣參展。 \n 商朝存在西元前一六○○年至前一○四六年,武丁是第廿三代商王。根據文獻記載,武丁在商朝逐漸式微時接任皇位,在位五十九年,振興王朝,勵精圖治,開疆闢土,史學家稱為「武丁中興」。 \n 當年在安陽殷墟挖掘出一個大墓,推測是武丁陵墓,一九三六年又挖掘另一個甲骨坑,富藏大量武丁卜問祭祀、戰爭和生活的卜辭與記事,印證了《史記》記載。 \n 婦好是武丁諸后之一,她的名字雖未出現在史書,但殷墟出土的甲骨卻記載婦好生養子女、主持祭祀,更重要的是驍勇善戰。 \n 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李宗焜表示,婦好是商朝重要軍事將領,帶兵打仗的王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她不但出兵打仗,還要招兵買馬。」這次展出借自蘇格蘭國家博物館的甲骨,便記載婦好徵募到一萬多名兵力,是出土甲骨中記載陣容最龐大、兵源最多的紀錄。 \n 武丁和婦好夫妻鶼鰈情深,安陽出土的一萬多片甲骨中,婦好的名字出現兩百多次,占卜者是武丁。卜卦內容包括婦好的征戰、生育、疾病,甚至是去世之後的情況。 \n 「商王武丁與后婦好」展出安陽殷墟、武丁和婦好墓出土的甲骨文、銘文、青銅和玉器等陪葬用品。甲骨文被視為漢字開端,展品有很多占卜紀錄,像是天氣預報、生病問診或軍事行動等。 \n 如史語所藏《帶卜辭龜腹甲》,內容是武丁詢問婦好分娩的事,商人從生產日子的吉凶推測性別,生男是吉利,生女是不吉利,這段卜辭可說是中國重男輕女的最早史料。

  • 故宮聯合兩岸 舉辦殷商王朝特展

     國立故宮博物院《商王武丁與后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特展》昨日舉辦宣告記者會,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稱,這是繼《富春山居圖》特展後,兩岸又一次重要攜手合作的展覽,而且讓武丁與婦好這對王室夫妻在3000年後再度相逢,重譜一段浪漫史。 \n 該展集結兩岸史學界與博物館之力促成,包括故宮、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河南博物院等藏品,共有362組件文物。故宮院長馮明珠表示,這次特展透過甲骨文、青銅器與玉石器,來向民眾介紹殷商盛世的文化與藝術;特展將從兩人性格、生活、事功等單元述說故事。她強調所有展出內容皆有所考據,同時借重學術界的研究協助。今年漢唐樂府曾演出同名劇碼,但馮明珠稱暫時沒有配合特展加演的打算。 \n 1928年起,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殷都故地河南安陽展開大規模的考古發掘。商代王陵的出土,證實了商朝的存在,位於侯家莊西北岡王陵區的1001大墓,更被推測為武丁陵墓。其後1936年又發現一座甲骨坑,富藏大量武丁命人卜問祭祀、戰爭與生活的卜辭或記事。這些甲骨文使殷商成為中國信史的開端,其所展現成熟的文字系統,更佐證了漢字淵遠流長的傳統。 \n 該展將於10月19日至2013年2月19日在故宮圖書文獻大樓展出。

  • 新藝見-梨園樂舞的侷限與想像

     所謂「梨園樂舞」是從南管音樂、梨園戲肢體動作抽取、離析出來,試圖轉化、統整、創造出一種新類型表演。多年以前第一次看《豔歌行》,對於此種充滿嘗試與實驗精神的「造型化」轉化工程即帶著困惑,如今再看《殷商王.后》,多年困惑如夢乍醒──或許符號本身既是特色,亦為侷限,當梨園樂舞劇被束縛於特定的身段語言時,她的侷限可想而知,不是淪為一種複製的符號編碼,就是再現廿一世紀新品種民族舞,其命運可能與敦煌樂舞相似,很難再有其他想像。 \n 《殷商王.后》以商朝武王、婦好故事為本,分為故事情節〈淑女婦好〉、〈貞女婦好〉、〈誥女婦好〉三段,歌詞假託《詩經》,音樂則為南管曲式。演員角色分明,既有武王、婦好,亦有祭司女、武士等。與《豔歌行》不同,而更接近《韓熙載夜宴圖》、《洛神賦》的是,《殷商王.后》也是從「梨園樂舞」進一步加入戲劇情節,更接近「梨園樂舞劇」。雖說節目單上,關於情節,以「情境」替代,但就演出來看,戲劇脈絡清晰可循:武王與婦好相戀、婦好為夫出征並占卜、婦好血濺沙場、收尾;演員動作並未歌舞化,或說,並沒有舞蹈化的身體,有的僅是抽用梨園戲身段或武術(八卦拳、小洪拳),用身體符號拼湊的類「啞劇」。 \n 當演員反覆使用同一套身體語言,指、點、晃、移,意不在轉化為舞蹈語言(也缺乏舞蹈結構、場面),而是依然有「話」要說時,被侷限在「抽出」的梨園身段的限制就曝露了極大缺點─無法有更多戲劇、舞蹈身體可供運用。只見演員既不能言(唱誦另設一人),又不能跳脫梨園戲科步,被束縛的意象讓演員退回梨園戲的老祖宗傀儡戲般,成了場上無靈魂的木偶。 \n 究竟梨園樂舞有多少可能?如果依著漢唐樂府奉為圭臬的唐「梨園教坊」來想像,那就是音樂為體,編舞入曲;如果按著我認為較成功的《韓熙載夜宴圖》編導方向,那就是畫面為主,音樂為輔。或許,《殷商王.后》的敗筆就在失了主體,樂、舞、劇各自分離,找不出核心價值。再進一步說,南管音樂的清幽委婉即使加入大鼓也很難承載戰事殺伐的征戰氛圍,梨園戲科步抽離出來的符號很難轉化為多樣途的敘事語言,武王與婦好的故事未能凝聚為抽象情境而依舊停留在敘述……這些,都讓人只見梨園樂舞的侷限,而非再創造的可能。 \n 南管音樂的靜好幽雅,本不須舞蹈施朱敷粉,梨園戲科步的細微獨特,是在相應情節與音樂色彩下才相輔相成。京崑美好,如果將京崑身段與音樂抽離出來,能成就京崑樂舞嗎?如果,答案是一種開放的可能,其限制是不是也該解放? \n 梨園樂舞走了這麼多年,實驗的目的是什麼?看著那徒增矛盾又有點好笑的科技影像,與舞台設計如此格格不入;看著演員儀典般的表演在台上肅穆進行之時,道具工作人員卻穿梭搬移,顯然導演輕忽了職責與專業。字幕天書般的卜文,說明著這是一齣把商的故事、周的詩文、唐宋教坊形式、明清梨園戲身段斑雜挪用的甞試,只是,這次並沒有把類型化的問題想清楚,反而更倒退了。 \n 作品:漢唐樂府《殷商王.后》 \n 時間:2012/3/23-2012/3/25 \n 地點:國家戲劇院 \n 「新」不是形式,而是精神;「藝見」是藝術見解,也同時是看見與發現。 \n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 殷商王‧后 葉錦添服裝設計

    殷商王‧后 葉錦添服裝設計

     漢唐樂府3月23日將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的30周年大戲《殷商王‧后》,再度邀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設計」得主葉錦添跨刀進行服裝造型設計(見圖,記者吳靖雯攝),詮釋難得一見的殷商王室風華。 \n 在葉錦添的構思中,商王武丁的紅褐色王袍與商后婦好的白袍顏色一重一輕,在舞台上形成均衡對比。葉錦添解釋商人尚白、以白為貴,當時被認為是最近神祇的代表色;加上王后身兼祭司,因此她一身白恰好可從舞台背景中突顯出來。 \n 為了這齣作品葉錦添設計了十幾套戲服,儘管無法和電影動輒成千上百件的數量相比,但大師仍花了不少心思;且剪裁還需考量到舞者的行走韻律及身段等細節。除了延續漢唐樂府的服裝慣例,他也參考了好幾個朝代的服飾,最特別的是以古畫為鑑,推翻現今梨園戲京崑的服裝造型。

  • 殷商皇室愛情 漢唐樂府優雅呈現

     漢唐樂府創團邁入第卅年,藝術總監陳美娥推出新作《殷商王‧后》,取材自三千餘年前的殷商皇室愛情。細緻婉轉的南管樂舞、舞蹈化後的武術與優美的《詩經》文字,搭配服裝設計師葉錦添以多彩極簡線條打造的服飾,詮釋出商朝的中興帝王武丁與王后婦好的愛情故事。 \n 武丁是商朝第廿三代的帝王,在他統領之下,商朝的經濟文化都有空前發展,他也出征兼併了許多鄰國。他的王后婦好則是歷史上記載過的女政治家、軍事家,不但主掌國家祭祀,也職掌兵符、能率軍征戰。 \n 那時,武丁伐楚,陷入苦戰,懷有身孕的婦好不顧卦象凶險,仍帶兵出援。雖然贏得勝利,但也因此動了胎氣,隨即難產過世。與婦好感情深厚的武丁,為能與妻子相依相伴,打破皇家禮俗,將婦好的屍體安葬在宮殿旁而非王陵區。 \n 二○○九年陳美娥參訪河南安陽的商朝殷都遺址,在那裡獲知武丁與婦好的愛情故事,便有了創作靈感。在殷都區甲骨文基金會的支持下,發展出《殷商王‧后》。這部作品原本是中國大陸「殷墟文化大遺址重建計畫」的委託創作,要在去年北京的兩岸漢字藝術節中首演,卻因大雨取消,今年在台演出,將是第一次完整呈現。 \n 陳美娥說,演出中她將故事分成三幕,第一幕將以《詩經》中〈子矜〉、〈蒹葭〉等描繪愛情美好與思念的篇章,吟唱出武丁與婦好的愛情。第二幕呈現商朝的祭儀樂舞、占卜問天,展現婦好的能力與商朝的風光。在多媒體投影畫面的輔助下,以神祕唯美的氛圍鋪陳。第三幕以舞蹈化後的八卦掌、小紅拳等武術,表現征戰場面。 \n 《殷商王‧后》將於三月廿三日至廿五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殷商王.后結合少林拳 3月首演

     武丁是中國商朝第23代帝王,雄才大略,他的太太婦好是巾幗英豪,智武雙全。漢唐樂府30周年推出大戲《殷商王.后》,要將兩人雋永的愛情故事搬上舞台。結合南管、梨園科步以及少林拳術的戲碼,3月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5月赴北京國家大劇院。 \n 漢唐藝術總監陳美娥指出,《殷商王.后》一戲好事多磨,前年9月兩岸漢字藝術節在京舉行,全戲原本計畫在故宮太廟首演,沒想到,一開演天空就下起傾盆大雨只好叫停,「後來朋友問我,在開演前拜台時,有沒有恭請殷商王和后到場,我才恍然大悟,太輕忽了!」 \n 無論殷商王是否真的動氣,但依歷史記載,商朝是一個十分注重卜卦的朝代。陳美娥說,劇中戰爭一段,就與卜卦有關。話說武丁伐荊楚之時,婦好因懷孕沒陪丈夫出征,在卜卦時婦好赫見兇卦,便決定前去救駕,在出發之前,她也卜見自己的命運,「武丁將凱旋而歸,但她將因大動胎氣而死去。」 \n 陳美娥指出,武丁和婦好十分相愛,因此婦好死後武丁打破常規將她厚葬於宮殿區而非陵墓區,歷史的巧合,也讓婦好之墓倖免盜墓之劫,遲至70年代才被完整發掘。 \n 《殷商王.后》講述武丁和婦好的初識、結婚以及上戰場的夫妻之情。陳美娥為了讓演員在演出戰爭場景時能夠虎虎生風,特別商請少林寺的武僧進行指導,將拳術融入舞蹈語彙當中。在音樂部分,陳美娥選擇南管中,以「商」調式為首的樂曲,另加以《詩經》吟唱。

  • 殷商王‧后 重現古王朝風華

     一批出土的甲骨文,記載著一段商朝皇室的愛情故事……台灣知名表演團隊漢唐樂府將於「2012台灣國際藝術節」推出的《殷商王.后》,重現古殷商王朝風華與歷史事蹟。明年結束兩廳院演出後,5月將移師至北京國家大劇院及殷墟遺址所在地──河南安陽登場。 \n 該樂舞描繪的是商王武丁及其皇后婦好的動人愛情故事。漢唐樂府藝術總監陳美娥據史實解釋,婦好除了母儀天下,亦善文韜武略,兼任祭司與諸侯等多重身分;有別於一般「花瓶」,她可是一位能伴隨夫君南征北討、衝鋒陷陣的前衛奇女子。商代向來崇鬼神、習占卜,某次武丁討伐荊楚前夕,其后依慣例進行卜算,結果預測將出兵失利,儘管親赴沙場有助於打勝仗,但自身性命卻會不保;果不其然商軍節節敗退,身懷六甲的婦好為了夫君及商朝命運選擇親上火線,在國家大勢前置個人生死於度外;惜終究馬革裹屍,令武丁悲痛萬分。 \n 南管樂舞結合武術 \n 陳美娥指出,南管古樂可上溯至夏商周三代,故此次演奏將採取商調式及大量曲牌。此次演出以南管樂舞及武術為表演形式,將依《詩經》風、雅、頌分成三幕,場景從護城河、宮殿轉換到戰場:開頭敘述二人相識、相知並結為連理的起源;接著呈現武丁「執干戈以衛社稷」,大軍出兵前夕由婦好進行祭祀及占卜的情節;最後是戰場情勢告急,婦好救駕成功卻不幸身亡的結局。 \n 故宮推出相關特展 \n 去年在河南安陽市殷都區甲骨文基金會的委託下,漢唐樂府打造了此作品,在當地排練5個月,並於9月時曾於北京故宮太廟外進行部分段落演出。配合河南安陽殷墟大遺址公園建設計畫,漢唐樂府準備協助當地培訓《殷商王.后》數十名演出及演奏者;待園區竣工後,該作可望成為園區定目劇。此外,恰好明年10月國立故宮博物院亦將推出《武丁與婦好》特展,陳美娥透露在與院方討論後,不排除屆時將此齣樂舞搬至故宮戶外廣場演出的可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