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殷實的搜尋結果,共05

  • 殷實商人掌控黑金 警耗4年緝凶

    殷實商人掌控黑金 警耗4年緝凶

     央視將播出的新戲《國家行動》,改編自「四川1.10大案」。湖北警方追查2009年的槍擊案,抽絲剝繭後,2013年破獲當時四川最大的犯罪組織,主謀居然是前四川漢龍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他在商人身分掩護下,暗地裡掌控龐大的黑金政治勢力。 \n 劉漢曾連續3屆當選四川省政協委員、常委,資產達400多億元人民幣,《富比士》雜誌稱為「潛在水底的真正富豪」,也是大陸知名公益人士,曾捐款興建劉漢希望小學,在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被稱為「史上最牛小學」,昆明市還曾頒給劉漢「榮譽市民」封號。 \n 據了解,劉漢的黑道身分曝光,源自2009年1月10日發生在四川廣漢市鴨子河畔的一間茶鋪槍擊案,當時有5人死亡;嫌犯被捕後,供稱是胡潤慈善榜的四川「首善」、金路集團董事長劉維教唆;劉維在四川是紅極一時的民營企業家、慈善家,還是2008年北京奧運的聖火傳遞者之一,這起教唆殺人案驚動中共高層。 \n 警方追捕劉維過程並不順利,發現居然是劉維的哥哥劉漢透過特定警方管道事先得知情資,通知劉維逃亡。因此,大陸公安部指定由湖北警方偵辦此案,才順利破案,揭開劉漢黑金帝國內幕。 \n 檢方指控劉漢、劉維等36人從1993年即組織犯罪集團,掌控公司70家,「以黑護商、以商養黑」,並以重金鋪路,覓得官場保護傘,通吃四川黑白兩道,因此,判決兩兄弟死刑,已於2015年槍決。

  • 鄧小平:踏上革命之路 生於殷實地主之家(一)

    鄧小平:踏上革命之路 生於殷實地主之家(一)

     編者按《鄧小平:革命人生》由聯經出版公司出版,作者亞歷山大‧潘佐夫、梁思文。這是一本完整記述鄧小平自出生至死亡的傳記,揭露鄧小平成為中共領導人之前的人生經歷。在中國大陸尚處後鄧時代的背景下,了解改變中國、實施改革開放的那個真實的鄧小平的傳奇一生。 \n 多年之後,鄧小平稱他的父親為「小地主」。 \n 灰色觀光巴士停在小廣場上,精力充沛的女導遊宣布:「鄧小平同志的故里到了!」窗外翠綠竹搖曳,香蕉樹四處林立,一條兩旁種滿了長綠橡樹,玉蘭與槭樹的小路通往一座宅院,所在離四川省牌坊村不遠,宅院單獨坐落在新設計的公園裡,就是已故導人鄧小平的故居。 \n 大巴士的空調也不敵街上一整個的悶熱。仲夏絕非在中國西南旅遊的最佳時節。溫度計已經來到攝氏27度,溼度幾乎是百分之百的。人們渴望能來一陣清爽的微風。我們一行人迅速穿過紅白相間的大門進入園區,搭上由電動拖拉機牽引著的一長串無頂棚的小車,很快就抵達一間寬廣、上覆弧形紅磚屋頂的平房農舍。 \n 生於龍年的驕子 \n 這是一棟建在低矮山丘上的中國傳統三合院建築,有座長方型的內院。這就是鄧小平家族的老家。房舍相當宏大,占地超過240坪。庭前池塘漂著百合與蓮花,正廳後方是片竹林,林蔭中還有一口不深、水質清澈的圓井。當地人稱這座房舍為「鄧家老院子」。 \n 當我們踏入這棟有17間屋的磚造農舍,終於感受到期盼已久的涼爽。這名精神飽滿的女導遊旋即帶領我們來到第4間屋,屋內有張4隻矮腳的亮漆木頭大床盤踞在屋角,床頂梁柱雕工精美。床上蓋著一張簡單的竹蓆。導遊以鄭重的口氣宣布:「先生女士們,鄧小平同志就是在這張床上出生的!」 雖然大家都很清楚這名導遊扭曲了事實,還是讓人感到背脊一陣涼意。真正屬於富裕鄧家雙親的那張床,還有其它的財產,在1949年中共掌權之後,已全都分配給農民了。 \n 關於這張床的「善意謊言」並不會貶低整體的觀感。房舍被保存得相當良好。所有的一切看起來就像在那個龍年農曆7月20日當天,這棟房子傳出新生兒刺耳哭嚎聲時的模樣(1904年8月22日)。他的雙親難掩心中喜悅。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女兒,不過,就和所有的中國人一樣,還渴望能有兒子來繼承家業延續香火。男兒的責任之一就是照料年邁雙親,並在他們辭世之後,按照傳統定期去掃墓。 \n 這名欣喜若狂的父親參照了孔夫子的名字,給他的兒子起了個吉利的名字:先聖。他向世人宣告這名鄧家嬰兒要比孔子更聰慧,而這是極其輕率的舉措。不過,鄧小平的父親肯定事先問過當地的算命仙,如此一來,這名算命的也得承擔取了如此「傲慢」名字的責任。 \n 就某種程度而言,鄧小平的父親能如此給兒子起名也必須符合鄧家家譜的傳統,他們也就是所有居住在現今稱為協興(場),古往稱為望溪(鄉)的鄧氏家族。在舊中國時期,不存有個體,所有人僅僅屬於群體的一部分──從單一共同的先祖起始追溯而下的一大群遠近親族。每個氏族的族譜,每年會記錄親族成員的出生與死亡,以及其它活動事項。在族譜中,每一代人都會有個特定的字輩排行,每個人名字中都使用該字輩。名字通常是兩個字,其中之一表示字輩排行。鄧小平這一輩的排行是「先」,如此一來,他父親的選擇也隨之受限。 \n 多年之後,鄧小平稱他的父親為「小地主」,有時候甚至說是「中農」。鄧小平的女兒鄧毛毛說她的祖父耕種「些許農地」。鄧小平的弟弟鄧墾則記得祖父擁有40畝地或是少於7英畝。不過,1967年紅衛兵對鄧小平極具敵意,宣稱鄧文明擁有大約20英畝的土地,還雇用許多勞工,成為大地主,是農民和窮人口中的「土豪」或吸血鬼。極有可能如鄧小平傳記之一的作者曾經寫的,「真相……落在兩個極端值之間」。 \n 思想開明的父親 \n 在當時,鄧小平父親的思想相當進步,且受過良好教育。他不僅上過當地私塾,也在四川省會成都讀過新式法政學校,在那他認識了國民革命思想,一心一意贊同19世紀末的改革派。鄧文明畢業後回到老家,在鎮上的中學教書,與富裕的鄰居相處得宜。他加入了反清復明的祕密組織「袍哥會」(哥老會)。數年之後,他成了「掌旗大爺」,也就是該組織的實質首領。 \n 鄧氏一族眾多成員在縣城、地方,甚至是省府中擔任要職,積極參與政事。家族一世祖鄧鶴軒原籍江西省,1380年以兵部員外郎身分,隨著明太祖朱元璋的軍隊入蜀。鄧鶴軒的後人中頗多具有文望,其中鄧時敏還進入享有盛名的翰林院,那是大理寺主要官員來源以及成為皇子師傅的國家諮詢機構。或許鄧父承繼他對知識與政治活動兩方面的渴望。 (待續)

  • 鄧小平:踏上革命之路——生於殷實地主之家(一)

    鄧小平:踏上革命之路——生於殷實地主之家(一)

    編者按:《鄧小平:革命人生》由聯經出版公司出版,作者亞歷山大‧潘佐夫、梁思文。這是一本完整記述鄧小平自出生至死亡的傳記,揭露鄧小平成為中共領導人之前的人生經歷。在中國大陸尚處後鄧時代的背景下,了解改變中國、實施改革開放的那個真實的鄧小平的傳奇一生。 \n \n灰色觀光巴士停在小廣場上,精力充沛的女導遊宣布:「鄧小平同志的故里到了!」窗外翠綠竹搖曳,香蕉樹四處林立,一條兩旁種滿了長綠橡樹,玉蘭與槭樹的小路通往一座宅院,所在離四川省牌坊村不遠,宅院單獨坐落在新設計的公園裡,就是已故導人鄧小平的故居。 \n大巴士的空調也不敵街上一整個的悶熱。仲夏絕非在中國西南旅遊的最佳時節。溫度計已經來到攝氏27度,溼度幾乎是百分之百的。人們渴望能來一陣清爽的微風。我們一行人迅速穿過紅白相間的大門進入園區,搭上由電動拖拉機牽引著的一長串無頂棚的小車,很快就抵達一間寬廣、上覆弧形紅磚屋頂的平房農舍。 \n \n生於龍年的驕子 \n這是一棟建在低矮山丘上的中國傳統三合院建築,有座長方型的內院。這就是鄧小平家族的老家。房舍相當宏大,占地超過240坪。庭前池塘漂著百合與蓮花,正廳後方是片竹林,林蔭中還有一口不深、水質清澈的圓井。當地人稱這座房舍為「鄧家老院子」。 \n當我們踏入這棟有17間屋的磚造農舍,終於感受到期盼已久的涼爽。這名精神飽滿的女導遊旋即帶領我們來到第4間屋,屋內有張4隻矮腳的亮漆木頭大床盤踞在屋角,床頂梁柱雕工精美。床上蓋著一張簡單的竹蓆。導遊以鄭重的口氣宣布:「先生女士們,鄧小平同志就是在這張床上出生的!」 雖然大家都很清楚這名導遊扭曲了事實,還是讓人感到背脊一陣涼意。真正屬於富裕鄧家雙親的那張床,還有其它的財產,在1949年中共掌權之後,已全都分配給農民了。 \n關於這張床的「善意謊言」並不會貶低整體的觀感。房舍被保存得相當良好。所有的一切看起來就像在那個龍年農曆7月20日當天,這棟房子傳出新生兒刺耳哭嚎聲時的模樣(1904年8月22日)。他的雙親難掩心中喜悅。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女兒,不過,就和所有的中國人一樣,還渴望能有兒子來繼承家業延續香火。男兒的責任之一就是照料年邁雙親,並在他們辭世之後,按照傳統定期去掃墓。 \n這名欣喜若狂的父親參照了孔夫子的名字,給他的兒子起了個吉利的名字:先聖。他向世人宣告這名鄧家嬰兒要比孔子更聰慧,而這是極其輕率的舉措。不過,鄧小平的父親肯定事先問過當地的算命仙,如此一來,這名算命的也得承擔取了如此「傲慢」名字的責任。 \n就某種程度而言,鄧小平的父親能如此給兒子起名也必須符合鄧家家譜的傳統,他們也就是所有居住在現今稱為協興(場),古往稱為望溪(鄉)的鄧氏家族。在舊中國時期,不存有個體,所有人僅僅屬於群體的一部分──從單一共同的先祖起始追溯而下的一大群遠近親族。每個氏族的族譜,每年會記錄親族成員的出生與死亡,以及其它活動事項。在族譜中,每一代人都會有個特定的字輩排行,每個人名字中都使用該字輩。名字通常是兩個字,其中之一表示字輩排行。鄧小平這一輩的排行是「先」,如此一來,他父親的選擇也隨之受限。 \n多年之後,鄧小平稱他的父親為「小地主」,有時候甚至說是「中農」。鄧小平的女兒鄧毛毛說她的祖父耕種「些許農地」。鄧小平的弟弟鄧墾則記得祖父擁有40畝地或是少於7英畝。不過,1967年紅衛兵對鄧小平極具敵意,宣稱鄧文明擁有大約20英畝的土地,還雇用許多勞工,成為大地主,是農民和窮人口中的「土豪」或吸血鬼。極有可能如鄧小平傳記之一的作者曾經寫的,「真相……落在兩個極端值之間」。 \n \n思想開明的父親 \n在當時,鄧小平父親的思想相當進步,且受過良好教育。他不僅上過當地私塾,也在四川省會成都讀過新式法政學校,在那他認識了國民革命思想,一心一意贊同19世紀末的改革派。鄧文明畢業後回到老家,在鎮上的中學教書,與富裕的鄰居相處得宜。他加入了反清復明的祕密組織「袍哥會」(哥老會)。數年之後,他成了「掌旗大爺」,也就是該組織的實質首領。 \n鄧氏一族眾多成員在縣城、地方,甚至是省府中擔任要職,積極參與政事。家族一世祖鄧鶴軒原籍江西省,1380年以兵部員外郎身分,隨著明太祖朱元璋的軍隊入蜀。鄧鶴軒的後人中頗多具有文望,其中鄧時敏還進入享有盛名的翰林院,那是大理寺主要官員來源以及成為皇子師傅的國家諮詢機構。或許鄧父承繼他對知識與政治活動兩方面的渴望。 (待續) \n

  • 若有「殷實人士」人保 扁最快今出獄?

    支持群眾一大早就到台中監獄,由於醫療鑑定小組作出前總統陳水扁需要保外就醫的共識,並將報告送交台中監獄,而監獄方面必須將報告送矯正署審核,不過據了解,截至中午為止,報告還沒送出台中監獄。 \n前副總統呂秀蓮也進入探視阿扁時就表示,如果今天沒法將阿扁送回家跨年,明天總統府見,陳致中也表示,一切配合監獄的流程,不過目前還沒接到通知,他則是帶小孫女畫的圖畫帶給阿扁。 \n不過即使是保外就醫,阿扁還是需要列管1個月,但是究竟今天阿扁能不能回家跨年,目前仍不得而知。 \n

  • 張瓊芳、羅宗瑞跆回兩銅

    張瓊芳、羅宗瑞跆回兩銅

     中華跆拳道昨日共有四位選手參賽,女將張瓊芳與男子好手羅宗瑞分別在四強賽碰到強敵韓國選手盧殷實、章世旭,兩人力拚三回合之後,仍以○比五和三比四飲恨落敗,只替中華隊「踢」回兩銅。 \n 羅宗瑞在男子六十八公斤以下級首戰輪空,次役碰到阿富汗選手尼克帕,羅宗瑞雖發動猛烈攻勢,但遲遲無法見效,但最終仍以一比○險勝。八強賽羅宗瑞十三比三輕取寮國選手馮萬納,來到四強賽,羅宗瑞手腳施展不開來,反倒是章世旭近身攻擊與迴旋踢技都有較佳發揮,羅宗瑞只得俯首稱臣。 \n 女子六十二公斤以下級,張瓊芳首戰輪空輕鬆晉級八強,緊接著又以四比一取得四強門票,可惜籤運太差,四強賽碰到勁敵盧殷實,雙方實力相當,張瓊芳第一回合取得一比○領先,但次回對手疑似推人後踢中張瓊芳頭部,主審裁判先判決得分不算,但韓國教練提出申訴後,技術委員決定給分,張瓊芳隨後攻擊得手,加上對方被判兩次警告,踢完第二回合之後三比三平手。 \n 第三回合,張瓊芳和盧殷實都沒能踢下分數,最後二十八秒,雙方壓迫後都沒有出腳攻擊,裁判給予兩位選手各一次警告。但,原本以有一次警告在身的張瓊芳,累積兩次後對手自動獲得一分,而這一分也成為整場勝負關鍵,張瓊芳以三比四飲恨落敗,無緣掃除爭冠路途上最大障礙,只能以銅牌作收。 \n 中華隊總教練劉慶文表示,這幾天受到楊淑君事件影響,士氣很低落,教練團必須不斷安撫選手,還要信心喊話。張瓊芳與羅宗瑞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算不錯了,希望外界能多給予支持的掌聲和鼓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