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殺蟲劑的搜尋結果,共135

  •  白蟻襲來!噴殺蟲劑會更慘 白蟻防治找錯方法可能整間壞光光

    白蟻襲來!噴殺蟲劑會更慘 白蟻防治找錯方法可能整間壞光光

    下雨時,很多民眾最擔心的就是白蟻所造成的一些蟲害,台灣正值梅雨季,這正好就是白蟻的主要繁殖季節,不少人會因為家裡出現白蟻開始大噴殺蟲劑,以為這樣就可以杜絕害蟲,不過其實這樣很有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危害及損失,透過《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來調查台灣民眾討論到「白蟻」相關議題時最關心的會是什麼呢?

  • 廚房變蟑螂巢穴 一噴衝出上百隻 屍體鋪滿地屋主發毛

    廚房變蟑螂巢穴 一噴衝出上百隻 屍體鋪滿地屋主發毛

    家中難免會出現蟑螂,因此不少家庭會準備殺蟲劑。印尼東雅加達一戶人家日前在廚房看到一隻小強,於是拿出殺蟲劑噴灑,豈料沒多久上百隻蟑螂便衝了出來,驚覺原來廚房是牠們的巢穴,一家人趕緊拿出拖鞋應戰,最終地板上鋪滿蟑螂屍體,畫面讓人看了不禁寒毛直豎。

  • 陸情侶嘴饞拔走蜂窩爽吃 馬蜂無家可歸爆怒叮死無辜衰男

    陸情侶嘴饞拔走蜂窩爽吃 馬蜂無家可歸爆怒叮死無辜衰男

    嘴饞竟害死路人,大陸四川一對情侶,某天突然想吃蜂蛹,兩人便開車到鄉下尋找,還真的被情侶倆找到一個馬蜂窩,男子穿上防護衣後,將馬蜂窩拔走,結果隔天一名趙姓男子經過,突然被馬蜂攻擊身亡,法院認為該情侶行為害死趙男,盼賠人民幣12萬(約台幣51萬7千元)。 \n去年的8月22號中午,王姓男子與李姓女友,因為嘴饞所以下鄉找尋蜂蛹,兩人在某社區發現馬蜂窩,王男便換上防蜂服,李女則提醒路人不要靠近,接著王男用殺蟲劑殺死蜂窩上的馬蜂,再用塑膠袋套住蜂窩,連樹枝也一起帶走。 \n隔天趙男經過原本有馬蜂窩的地方,突然被一群馬蜂攻擊,趙男全身開始灼熱,家人也很快將趙男送往鎮上醫院,不過趙男遭蜂蜇傷相當嚴重,引起高血壓3級、竇性心速過快導致呼吸心臟驟停,經搶救仍不治。 \n當地法院審理此案時,認為王男與李女中午拿走蜂窩時,剛好馬蜂飛出蜂窩尚未回來,待馬蜂飛回來發現家不見了,才會攻擊無辜的趙男,兩者存在因果關係,不過,死者作為成人,卻在醫院裡為了上廁所拔掉輸液管,對自身救治存在重大過錯,最後判王男、李女需承擔一半責任,賠償人民幣12萬。

  • 驚世狠媳噴殺蟲劑虐死97歲公公 一審無罪二審大逆轉判15年

    驚世狠媳噴殺蟲劑虐死97歲公公 一審無罪二審大逆轉判15年

    前年戚姓女子要求97歲的杭姓公公回房間午睡遭拒,她竟情緒失控加以痛毆,還從冰箱冷凍庫取下冰凍之雞肉、魚肉放置在公公身旁並噴灑殺蟲劑,年邁的杭姓老翁遭虐死,一審考量戚女犯案時無辨識力判無罪,但須監護5年,但二審撤銷一審判決,大逆轉依傷害致死罪改判15年。可上訴。 \n \n戚女現仍在療養院住院治療,去年7月一審宣判得知無罪後,當時戚母慟哭並感謝上天,激動表示女兒慢慢知道發生的事情,但仍情緒不好。 \n \n而當時戚女的先生,也是杭姓死者的養子,得知消息後,表示願意原諒太太行為,並說:「認識她超過8年,一直知道她的狀況」。 \n \n精神鑑定指出,戚曾在案發後拿刀想要攻擊母親,顯見精神狀況有問題,並有躁症、憂鬱症、幻聽、妄想等精神病症,罹患雙極型慢性情感型思覺失調症,案發當時,有無法理解及判斷現實事務,因病無法邏輯推理,合議庭因而認定戚女因病不能辨識行為違法,無法依據周遭而辨識其行為,依法判決無罪。 \n \n一審判決更指出,案發前戚女曾因病接受治療,但因缺乏病識感、服藥不規則終釀憾事,且有大量飲酒習慣, 醫師也有建議戚應強制住院接受精神治療,為了預防再度出現類似本件憾事,造成家人沈重負擔以及危害公共安全,有長期施以監護治療的必要。 \n \n大學研究所肄業,擔任過安親班助理的戚女虐死公公後遭起訴,士林地方法院依醫院鑑定結果,認為她有幻聽及被害妄想等精神病症狀,她傷害杭男致死的行為,因精神障礙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屬不罰,因此為無罪判決,但遭二審撤銷。

  • 偽藥猶如「殺蟲劑」 小蝌蚪死光光竟致不孕

    偽藥猶如「殺蟲劑」 小蝌蚪死光光竟致不孕

    \n現代人生活已經離不開網路,若有「不舉」問題,許多軟男更是經常自行上網尋找答案。根據男性醫學會調查,網路搜尋「壯陽、壯陽藥物、不舉藥」等關鍵字,每日的搜尋記錄將近上千次,一年更高達30萬筆以上! \n「我當初就是搜尋到所謂的『官方線上網站』,所以自以為買的是原廠壯陽藥!」40歲的阿華(化名)連續使用2~3個月,卻遲遲不見效果,最後才硬著頭皮帶藥去就醫,結果發現壯陽藥成分竟只是澱粉。 \n \n「買到沒效的偽藥,已經算幸運了!」雙和醫院泌尿科主任吳佳璋醫師說,曾有一對40歲夫妻想要孩子卻遲遲未果,屢次行房過程中,老公發現自己竟有勃起問題,於是自行上網購買壯陽藥,但肚皮仍不見動靜而求診。 \n「結果一檢測才發現,老公的精蟲品質很差,後來懷疑是買到壯陽偽藥,查驗成份後發現內含睪固酮成份,因為睪固酮過度補充會抑制腦下垂體分泌激素,所以導致精蟲數量稀少、不健康而不孕。」 \n \n另一名同樣40歲的男性下場更慘!吳佳璋說,男子網購的壯陽藥成份掺雜降血壓、血糖成份,導致使用後有盜汗、心悸症狀,最後昏迷緊急送急診,差點危及性命,當下測量血糖值竟降到35mg/dL左右。(正常值為70~100mg/dL) \n台灣男性學醫學會理事長陳煜醫師說,偽藥工廠經常生產各式各樣的偽藥,如果上一批剛好製作血糖偽藥,那下一批藥可能就掺雜降血糖成分,所以可能會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風險,實在非常沒有保障! \n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拚生子狂失敗求醫 一檢查老婆體內暗藏「殺蟲劑」:子孫全滅

    拚生子狂失敗求醫 一檢查老婆體內暗藏「殺蟲劑」:子孫全滅

    現代人離婚容易結婚難,也普遍不偏好那麼早踏入愛情的墳墓,但生育能力與年齡息息相關,年紀越大越不容易「好孕到」,有時還帶點造化弄人,泌尿科醫師邱鴻傑分享經手的病例,一對30多歲的夫妻婚後遲遲盼不到好消息,苦惱的兩人於是求診,一檢查醫生驚呆,發現太太身體構造良好,但體內卻充滿「殺蟲劑」,讓老公的精子來不及找到卵子就先陣亡。 \n泌尿科醫師邱鴻傑作客《醫師好辣》,分享曾有一對夫妻來求診,兩人不過30多歲,也不是年紀太大,但婚後想生個孩子,卻總是無法順利受孕,老公因此懷疑自己的精子可能出問題,因此接受檢查,無論數量跟型態,都很正常,只好請老婆也接受檢查,沒想到問題出在太太的細胞上頭。 \n邱醫師安排了女方接受檢查,她的器官功能很正常,但卻發現體內充滿過高比例的「抗精蟲細胞」,狀態就像身體裡藏了「殺蟲劑」一樣,一碰到就將精子悉數消滅,導致精蟲無法到達卵子等待的地方,邱醫師形容「你的士兵完全過不了灘頭堡!」,也解釋其實每個人身上都有這種抗體,只是比例問題,通常年紀增長,比例會慢慢升高,因此遇上這樣的生子障礙的,多是晚婚的夫妻。 \n但邱鴻傑表示,這樣的問題並非無解,可以透過人工生殖技術,將精子直接注射進子宮,或是乾脆做試管嬰兒,將受孕胚胎直接「空降」到子宮壁,就能避免精蟲被殺死,這對夫妻最後也是靠做試管迎接孩子到來,主持人胡瓜也笑說,難怪年輕人「隨便就中」常鬧出人命,也嘆晚婚生子確實不容易。 \n

  • 蟑螂的問題其實在我們身上

    蟑螂的問題其實在我們身上

    家中不可或缺的小生物,如何幫助人類增強免疫力、吃得更美味、過得更幸福? \n我們每天生活的「家居生態系」,是一片充滿未知的蠻荒大陸 \n你知道在你家裡,住了將近20萬種細菌、真菌與節肢動物嗎?你的窗框上、枕頭上、蓮蓬頭內和貓狗身上,都住滿了大大小小的野生居民。它們已經與我們同居千百年,但我們對它們的認識卻少得可憐,甚至連它們從哪裡來、愛吃什麼都不知道。 \n當你狂噴殺蟲劑,你可能殺死了好室友,獨留最有害的生物長相左右 \n我們向來討厭家裡的細菌和微生物,認為它們有害健康,但事實可能正好相反。出生就沾染多種微生物的嬰兒,免疫力更強、更不容易過敏;韓國廚師手上的酵母菌,讓他們擁有獨一無二的「手風味」;家裡面人人喊打的蜘蛛,其實默默幫你吃掉了好多有害生物。 \n擁抱生物多樣性,找回與自然的親密連結 \n在本書中,生物學家羅伯・唐恩,將為你揭開迷人的微觀世界,帶你用全新眼光認識這些與你親密接觸的「室友」,它們為我們打造的生物多樣性,不僅讓我們更健康、幸福,也讓我們的生活更多采多姿。 \n【精彩書摘】 \n你要避免常常與同一個敵人對戰,不然他會摸清楚你的戰略—拿破崙 \n我現在(可說是要推翻自己的成見)幾乎確信:物種並非一成不變(這就好像在自首殺人)。—達爾文 \n如果你學著認識周遭的昆蟲,你會發現大部分的節肢動物其實都很有趣,卻很少人研究,而且牠們不僅不太可能是害蟲,還更可能幫我們防治害蟲。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與牠們對抗,現代方法就是使用化學武器。但請注意,如果你決定發動化學戰,你要知道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甚至可說是勝負已定的戰爭。每次我們使用新的化學藥劑作為武器,被攻擊的昆蟲都能透過天擇機制演化出適應力;我們用的藥劑越毒,這個演化過程就會越快速。牠們演化的速度遠比我們研究牠們的速度更快,因此我們難以反擊。於是我們敗給害蟲的歷史不斷重演,尤其是那些最棘手的害蟲,例如德國姬蠊(Blattella germanica)。 \n一九四八年時,氯丹這種殺蟲劑第一次在家庭中使用,彷如殺蟲劑界的神丹,效果超強,似乎所向無敵。然而到了一九五一年時,美國德州聖體市(Corpus Christi, Texas)的德 \n國姬蠊開始出現了抗藥性,而且是實驗室蟑螂抗藥性的一百倍。到了一九六六年,有些德國姬蠊也出現對其他殺蟲劑的抗藥性,包括馬拉松(malathon)、大利松(diazinon)和芬殺松(fenthion)。很快地,人們發現連DDT都可能殺不死德國姬蠊了。每次有什麼新的殺蟲劑上市,德國姬蠊不出幾年、甚至只需幾個月的時間,就會產生具有抗藥性的族群,對既有殺蟲劑的抗藥性有時甚至可以直接用來對抗新的殺蟲劑。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戰爭還沒開始就可說已宣告結束了。而一旦具有抗藥性的蟑螂族群形成後,就能在我們繼續使用殺蟲劑的期間,恣意繁衍、擴散。 \n蟑螂為了對抗毒惡化學武器所演化的獨特適應機制,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各種品系的蟑螂很快發展出完全不同的新方法,包括避開、消化,甚至利用這些毒物。不過這些比起最近在我辦公室隔壁大樓的現象,根本還只是雕蟲小技。這個現象其實老早在二十年前,就在美國另一端的加州發生了,主角有兩位,一位是昆蟲學家朱爾斯.西弗曼(Jules Silverman),另一位則是一支叫「T164」的德國姬蠊品系。 \n朱爾斯當時的工作需要研究德國姬蠊,他在加州普萊森頓市(Pleasanton)的高樂氏公司科技中心(Clorox Company)上班。這間公司跟其他科技產業沒什麼差別,只是他們的所生產的不是一條條巧克力,而是殺動物的工具與化學藥品。朱爾斯專門研究怎麼殺死蟑螂,特別是德國姬蠊。事實上,德國姬蠊不過是隨著人類搬到屋內生活的眾多種蟑螂之一,曾有位蟑螂專家在某個會議上滔滔不絕地跟我分享:「其實蟑螂的種類很多,有美洲家蠊、東方蜚蠊、日本家蠊、黑褐家蠊、棕色家蠊、澳洲家蠊、棕帶姬蠊,嗯,還有好多種。」世界上高達上千種的蟑螂之中,大多數都無法在人類的居家環境中生活,然而,還是有幾十種特別汙穢的蟑螂具備這種能力,當中甚至有好幾種能夠孤雌生殖—也就是說,雌蟑螂不需要雄性的貢獻就能繁殖跟牠一樣的雌性後代。儘管生活在室內的蟑螂,一般都具備某幾種適應人類居家環境的能力,不過德國姬蠊特別是箇中翹楚。 \n如果你把德國姬蠊放在野外,牠就成了弱雞,牠會被吃掉,或者餓死,而且牠的後代不易茁壯、難以自力更生,儼然註定失敗的魯蛇。因此放眼望去,我們幾乎找不到德國姬蠊的野外族群。德國姬蠊就是要跟我們一起生活在室內,才能茁壯且瓜瓞綿綿。可能正因如此,我們對德國姬蠊厭惡至極。牠們跟我們一樣喜歡溫暖、乾濕適中的環境;牠們喜歡跟我們一樣的食物;牠們也跟我們一樣可以忍受孤寂。無論我們不喜歡牠們的原因為何,我們並不需要太畏懼牠們。雖然德國姬蠊身上確實可能帶有病原體,但不會比你鄰居或你小孩身上的病原體多。而且目前還沒有紀錄顯示蟑螂會傳播什麼疾病,但人類卻時時刻刻因彼此接觸而傳染各種疾病。德國姬蠊最嚴重的問題,是當牠們數量變多時,會成為一種過敏原。基於這個真實罪狀和其他被強加的罪名,我們花費大把的力氣試圖殺死牠們。 \n(本文摘自《我的野蠻室友》/商周出版) \n【作者簡介】 \n羅伯・唐恩(Rob Dunn) \n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生物學系教授,也是科普作家。首部著作《眾生萬物》(Every Living Thing)即榮獲美國國家戶外圖書獎(National Outdoor Book Award)。曾為《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BBC野生動物雜誌》(BBC Wildlife)、《自然史雜誌》(Natural History)等撰文逾八十篇。 \n2014年出版《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The Wild Life of Our Bodies: Predators, Parasites, and Partners That Shape Who We Are Today,商周出版),榮獲Booklist Online、PopScienceBooks評選為2011年Top 10健康類書籍、Top 5最佳生物類書籍。 \n唐恩現與妻子居於北卡州羅利(Raleigh)市,育有二子,以及數千種野生動植物。 \n【譯者簡介】 \n方慧詩 \n高中到吳聲海老師實驗室遊玩後,便以台大生科當作第一志願,動物學碩士畢業後進博物館工作。現職國立臺灣博物館研究助理與ICOM NATHIST秘書,同時攻讀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博士班。常在都市叢林裡回想夏夜日月潭旁此起彼落而絢爛的蛙鳴。 \n饒益品 \n在花蓮的山與海之間長大、台大生科系畢業;目前居住於法國圖魯茲,在獲得碩士學位後繼續攻讀博士班,研究森林動態。終日盯著電腦螢幕但心中還是嚮往山林,著迷於生物的多樣性以及語言的多樣性。

  • 北市蔬果抽驗 南瓜杏菜農藥超標

    北市蔬果抽驗 南瓜杏菜農藥超標

     台北市衛生局8月至市場、餐飲店等處,抽驗生鮮蔬果農藥殘留,共抽驗46件蔬果產品,檢驗結果7件不符合規定,不合格率為15.2%,其中,位在復興南路上的「全國食養創作全自助餐廳」被檢出「南瓜」和「杏菜」農藥超標,已通知下架,其他5項農藥超標蔬果也已通知下架。 \n 衛生局食品藥物管理科長陳怡婷表示,全國食養創作全自助餐檢出2項不合格產品,包含「南瓜」檢出殘留0.46ppm的殺菌劑,標準含量為0.07ppm以下;「杏菜」則殘留殺菌劑白克列0.10ppm、賽座滅0.07ppm。記者致電「全國食養創作全自助餐」,業者不願回應。 \n 陳怡婷說,其他包含士東市場16號攤被檢出「豌豆」殺菌劑超標、安心水果行「火龍果」殺蟲劑超標、蜜世界鮮果專賣店和四季甜工作坊被檢出「龍眼」殺蟲劑、殺菌劑超標及無市招攤販的「韭菜花」殺蟲劑超標。

  • 新北市衛生局抽驗中秋食材  2件蔬菜檢出殺蟎劑、殺蟲劑

    新北市衛生局抽驗中秋食材 2件蔬菜檢出殺蟎劑、殺蟲劑

    中秋節將至,新北市衛生局抽驗126件中秋應景食材,其中2件有蔬菜檢出農藥殘留超標,分別是在「青蔥」檢出殺蟎劑、殺菌劑,以及在「油菜」檢出殺蟲劑;兩案皆已移請供應商所轄衛生局追辦,後續可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裁罰6萬至2億元罰鍰。 \n \n 新北市衛生局表示,這次抽驗126件中秋應景食材,其中有2件蔬菜檢出農藥殘留超標,另為強化業者自主管理,衛生局與糕餅商業同業公會辦理烘焙從業人員教育訓練,並委託中華食品安全管制系統發展協會輔導、評核,共56家獲頒「優級」、1家「良級」標章,衛生局今也頒獎表揚,肯定業者落實衛生管理所做的努力。 \n \n 衛生局副局長許朝程說明,126件中秋應景食材,包含20件月餅、餡類等相關製品、20件烤肉調味醬、80件應景烤肉食材及6件紙盤、紙杯等食品容器。其中不合格的2件分別在「青蔥」檢出殺蟎劑「Spirodiclofen賜派芬0.03ppm(標準:0.01ppm以下)」、殺菌劑「Thifluzamide賽氟滅0.02ppm(標準:不得檢出)」以及「油菜」檢出殺蟲劑「Cyantraniliprole賽安勃0.07ppm(標準:不得檢出)」。 \n \n 衛生局今在記者會上,頒發餐飲衛生管理分級評核標章,包括新北糕餅名店龍鳳堂餅舖、裕馥西點麵包店、宏宜西點麵包店、王師父餅舖及心心麵包店等業者代表受獎。輔導內容包括藉由專家學者專案輔導餐飲業者包含從業人員、作業環境、廢棄物及倉儲管理,以及製程與品管、飲食場所標示、食材來源等,落實業者食安衛生自主管理,通過稽核後頒發標章並公開表揚。 \n \n 許朝程呼籲,民眾在選購蔬果時應選擇具有良好信譽商家的產品,且食用前應多加利用流動清水清洗、去皮或切除蔬果的蒂頭、根部等不易清洗之凹陷部位,來減低農藥的殘留,以確保安全。民眾在外用餐或選購食品時,可以優先選擇獲評「優級」及「良級」的商家。

  • 老媽聽信偏方!替2女兒「噴殺蟲劑」滅頭蝨…慘釀驚悚後果

    老媽聽信偏方!替2女兒「噴殺蟲劑」滅頭蝨…慘釀驚悚後果

    \n奈及利亞河流州(Rivers State)日前發生一起慘案,有2名小女童的髮中長了頭蝨,媽媽竟然聽取一位理髮師建議,購買某款「殺蟲劑」洗頭,就能成功消滅頭蝨,孰料卻也害慘了女兒,她們洗完頭後馬上昏厥倒地、口吐白沫,最終釀成1死1傷悲劇。 \n根據《P.M. News》報導,事發於哈科特港(PortHarcourt),媽媽拿了殺蟲劑替9歲及4歲女兒洗完頭髮後,2人突然倒在地上,全身開始瘋狂抽蓄,緊急送醫檢查出嚴重中毒反應,當時女孩們的表情都極度痛苦,歷經數個小時搶救後,妹妹幸運地保住一命,但姊姊則不治身亡。 \n對此,河流州立大學教學醫院兒科醫師葛羅莉亞痛批,該名母親輕易聽信理髮師的話,將殺蟲劑用在女兒身上,因為自己的無知,釀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且該款殺蟲劑已奪走當地多人性命,甚至還有人服用藥劑輕生,葛羅莉亞急切向政府呼籲,應該加強管控危險化學藥品。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家中發現1隻蟑螂=角落隱藏一大群? 日本殺蟲專家經驗談

    家中發現1隻蟑螂=角落隱藏一大群? 日本殺蟲專家經驗談

    \n有著億萬年演化歷史的蟑螂不但生命力超旺盛,平時更是無所不在,一想到牠們,讓不少人咬牙切齒,進入夏季天氣濕熱,如果食物沒有吃完或封好也容易吸引這些害蟲出沒。跟日本的害蟲研究專家表示,若在家中看見一隻蟑螂出沒,那家裡大概最多有數百隻的蟑螂在活動! \n \n還記得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2019年在保和省(Bohol)發表談話時,一隻蟑螂竟爬上他的左肩,當時一旁的美女助手試圖用紙張撥開蟑螂,但沒成功,事後是這位總統徒手把蟑螂撥弄到地上,還用腳踩了一下,他還笑說,蟑螂應該是反對黨派來的。蟑螂是許多人的「天敵」,牠們揮舞著長長的觸角,拖著黑黑肥肥的身軀突然間從角落竄出,總會嚇得大家尖叫連連。 \n根據日本氣象新聞公司(ウェザーニュース)引述殺蟲劑廠商「アース製薬」的害蟲研究專家渡邊優一表示,根據他的經驗,如果家中發現一隻蟑螂,意味著家中已經隱藏著一到兩個蟑螂群了。對於一個普通家庭,如果發現一隻蟑螂,那家裡大概最多有數百隻蟑螂在活動。 \n蟑螂的繁殖週期通常是45天,牠們產的卵很像豆莢,外面有殼,叫卵殼,一個裡面有40至50個小蟑,殺蟲劑滲透進不去。母蟑螂會一直攜帶著這些卵殼,直到快成熟時才產下來。 \n \n母蟑螂的卵鞘裡一般大概是包裹37到50個卵,這個卵鞘層有非常厚的油脂,具保護作用,所以當殺蟲劑或外力拍死蟑螂後,可能不會傷害到這些卵不過,只有在母體上成熟到一定程度的卵,才能孵化出小蟑螂。 \n根據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刊載於《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的研究也顯示,蟑螂已經產生多重抗藥性,以往殺蟲都是用多種殺蟲劑加以混合的「雞尾酒殺蟲劑」,以免昆蟲產生抗藥性,但經實驗證明,至各方法僅能控制卻無法減少蟑螂數量。 \n負責研究的昆蟲系教授沙爾夫(Michael Scharf)指出,蟑螂不只對常用的殺蟲劑,同時也對其他不同等級的殺蟲藥有抵抗力,因此對抗蟑螂除了用藥,建議可使用誘捕或吸塵器,更重要是保持環境衛生才是根本之道。 \n \n

  • 一卷蚊香的舊情綿綿

    一卷蚊香的舊情綿綿

    新竹的九降風,不只吹出了米粉,強勁乾爽的東北風,也吹出了另一種台灣人生活中家家戶戶常有的物品──蚊香。 \n從四○年代起,綠色鐵罐上張著嘴的黃色鱷魚,就是大家拿取蚊香時常常看見的圖樣。而生產這款著名的鱷魚蚊香的廠商中台興化學工業,就坐落在香山工業區的一角,靠著除蟲菊,從蚊香做到各式殺蟲劑,陪著全台灣走過六十年。 \n「鱷魚牌」蚊香的卡通廣告,一隻兇猛的綠鱷魚張開大嘴,呼出一口氣,蚊子便暈死落地,那誇張劇情引人發噱,也道述了台灣經濟起飛時代,環境衛生的意識開始抬頭。時至今日,市售滅蚊產品越益進步,而蚊香已成為懷舊商品,可你知道在民國四〇年代,蚊香可不是人人都能用得起的「高級品」呢!創造鱷魚牌蚊香的老字號化工公司「中台興」的副總經理陳福星回憶道:「以前一盒蚊香(十卷入)的價格等於五、六斤的米,蚊香可不是平常想點就點,而是有客人來拜訪才點來招待用的!」 \n用黑矸仔賣「必死」的年代 \n談起台灣環境衛生的疾病史,老輩人最印象深刻一部老台語片,由影帝陳松勇與影后陸小芬領銜主演的《沒卵頭家》(Boss Noballs),描述純樸漁村居民感染怪病的故事。在電影中,所描述的疾病「男人得了大卵葩、女人得了大奶子」看似荒謬,但那情節卻曾經真實發生在台灣登革熱肆虐時期,而這怪病就叫做「象皮病」,也稱為「象皮腫」(Elephantciasis)。 \n在蚊香尚未發明之前,古人燃燒蒿草或艾草產生煙霧來驅蚊,但煙霧效果短暫,僅能暫時趕走蚊子,卻不能有效滅蚊。直到日治時期,西化運動帶來的進步觀念,使得人們注意到環境衛生的重要,而開始產生驅蚊(蟲)藥的需求。早年台灣並無化工業,蚊香剛開始是透過出張販售,像是大日本除蟲菊株式會社的「金鳥蚊香」、又稱「豬標蚊香」的安住蚊煙香等,即被當成時髦商品引進台灣。 \n談到中台興投入環境衛生用藥領域,陳福星表示那是在民國光復之後,由第一代創辦人盧文枝在民國三十九年左右開始。陳福星說:「盧創辦人早年從事醬油買賣,為了兜售醬油必須勤跑柑仔店,發現鄉下地方衛生條件差,很需要除蟲滅蚊產品。」靠著跑業務建立的人脈,盧文枝透過關係買到DDT殺蟲劑(當時合法,今已禁用),而只有小學畢業的盧文枝並沒有太多專業知識,就只是很簡單地把DDT殺蟲劑調水稀釋,用醬油瓶裝起來賣而已。 \n九降風吹起新竹蚊香熱 \n陳福星拿出中台興的第一支產品,用玻璃醬油瓶裝的殺蟲劑「必死」,即是「必安住」殺蟲劑的前身。俗又有力的命名連三歲孩子都秒懂,但紙標籤卻印著「氣味芳香、人畜無害」字樣,也顯示出驅蟲產品在過去年代也如明星花露水是高級產品。 \n歷經摸索時期,台灣化工知識不斷進步,也開始理解用藥安全的重要性,而以往環署衛認可使用的DDT殺蟲劑也被列管禁用,中台興也將產品配方改為對人體無害的除蟲菊精。陳福星說:「除蟲菊精可有效滅蚊,但噴灑使用的效果較短,盧創辦人為了研發長效型產品,才開始師法日本蚊香,研發了鱷魚牌蚊香。」 \n為了學習新的技術,盧文枝曾向大日本除蟲菊株式會社取經(現與日本第二大品牌Fumakilla象球牌合作),並從日本進口化工原料與生產機械,開始了本土蚊香製造業。由於市場對蚊香的大量需求,使得其他化工廠跟進投入,一時間大小品牌輩出,有「黑貓」、「滅飛」、「拜貢」、「野狼」、「雷德」等。不過當時主導市場的兩大合格品牌都在新竹,一是中台興的「鱷魚」,另一就是中西化學的「金龍」,新竹成了蚊香生產的大本營。 \n「許多人不知道,新竹九降風除了帶動米粉業,也與蚊香生產息息相關。」陳福星解釋製作蚊香一圈一圈的材料主要用樹皮或木屑磨成的木粉、除蟲菊精與染劑等材料,利用機器壓成薄薄長片之後,再用模具壓成漩渦狀,最後還得經過一道乾燥手續。 \n讓好產品人人都用得起 \n「做蚊香有點像做餅乾,不過餅乾是用烘烤的,蚊香則是用風乾的。」因為新竹獨特的九降風氣候有利於蚊香快速乾燥,節省下的電費與時間成本,使得蚊香可以大幅降低售價,成為普羅大眾都能享受的產品。 \n民國六〇年代,中台興市占率達三分之一以上,登上國內百大企業第八十四名,還上電視打廣告推銷產品,成為家喻戶曉的大公司。「在那個年代能夠進入鱷魚上班,被認為是很光宗耀祖的一件事!」陳福星笑著說,「畢竟以前新竹沒什麼工廠,上班就是時髦的代名詞。」 \n鱷魚蚊香陪著台灣走過六十多年歲月,盧文枝被譽為「環境衛生製藥的翹首」,因為有他投入研發蚊香和殺蟲劑,使得台灣生活品質大幅提升,不再受到日本腦炎、登革熱、瘧疾的威脅。當然,中台興在第二代與第三代的接棒努力之下,投入更多心力在產品研發,並設立實驗室養蚊子、老鼠、蟑螂、塵蟎等,以科學方法測試產品效果。 \n環境衛生用藥首重安全有效之外,中台興也因應現代生活開發更多便利產品,像是鱷魚淡煙蚊香、水蒸式殺菌殺蟲劑、蚊香片等,並推出必安住、蟑愛呷、鱷王等系列產品。除此之外,中台興也與視覺設計公司合作,針對年輕世代推出新版包裝,例如近來與Unipapa合作的白色進化計劃,推出極簡風格的定時液體電蚊香,讓日常用品不只是實用有效,更符合當代生活的美感需求。 \n堅持蚊香的老派美學 \n回憶起鱷魚蚊香的歷史,許多老時代的有趣故事說不完。但盧文枝為何要把產品取名叫「鱷魚」呢?陳福星回答道:「別看鱷魚很兇,其實鱷魚是很環保的動物,牠吃動物的屍體,就像替清理河川廢棄物,而且鱷魚也很有愛心,母鱷魚會把小鱷放在嘴裡保護著——鱷魚既威猛,又有愛心,同時又能把環境搞好,就像我們希望產品可以很有效但又不傷害人體一樣。」 \n隨著越來越多新式除蟲產品的誕生,蚊香也逐漸被取而代之,過去曾經是人人搶著分杯羹的市場,如今卻只剩下念舊的老輩人才在使用,而為這份情感堅持生產台灣蚊香的,如今也只剩下中台興了。下次看到縷縷白煙的鱷魚蚊香,是否會令你想起舊情綿綿的四〇年代? \n(本文摘自 《IN新竹001期》)

  • 肯亞遭遇三災衝擊

    肯亞遭遇三災衝擊

     肯亞正對抗新冠肺炎、水災和沙漠蝗蟲等三重致命危機。 \n ■Coronavirus, floods and locust swarms: Kenya is fighting a triple whammy of crises. \n 位於東非的肯亞原本已受新冠肺炎疫情,和逾25年來最嚴重沙漠蝗蟲災害等衝擊,現在又面對災難性水患。這三大災害互相影響讓災情變得更惡劣,使肯亞承受糧食與醫療資源短缺同時,水災還增加救援難度。 \n 肯亞雨季每年從3月開始,今年4月帶來連場暴雨而氾濫成災並引發山崩威脅。根據肯亞紅十會資料,水災累計造成約200人喪生。 \n 由於蝗災導致肯亞糧食不足,加上政府把資源集中在防疫上,大幅削弱肯亞的救災能力,水災令原先問題更惡化。 \n 氣候異常導致天災頻繁 \n 樂施會的人道主義系統主管古辛斯(Matthew Cousins)指肯亞當前水災,是乾旱與氾濫反覆出現的現象之一。其過去10年來氣候與蝗蟲等災害接踵而至都跟氣候異常有關。 \n 他說肯亞發生天災愈來愈頻繁,現在加上疫情而成為三大災害同時發生,是樂施會最關心的問題。旱災與水災發生周期愈來愈短,貧窮家庭難以讓牲畜繁殖起來,使貧窮問題更惡化。北部有些地區極度貧窮人口即占當地人口比率九成。 \n 非營利組織消除飢餓行動(Action Against Hunger)指天災太頻繁,讓肯亞政府與國際救援組織尚未解決前一個災難的問題時,新災難又發生而讓人疲於奔命。 \n 水災沖毀社區對外道路和基礎建設而無法對外聯絡,加上醫院和學校等設施被洪水淹沒,使民生問題愈來愈嚴重。 \n 過去成千上萬失去家園的民眾可到親友家暫住,或住進在空置校園裡搭建的臨時帳篷,但疫情爆發後要保持社交距離的防疫措施,使接濟難民工作遇到新挑戰。 \n 國際貨幣基金(IMF)最近決定透過「即時信貸」(RCF)向肯亞提供7.39億美元金援來應付疫情。 \n 迄5月25日止,肯亞新冠肺炎累計確診1,214人全球排行第99位,累計死亡51人。雖然疫情相對大部分國家來說不嚴重,但肯亞防疫工作十分謹慎,擔心疫情在人口密集地區爆發。 \n 長期抗戰需3~5年金援 \n 消除飢餓行動的專家認為,協助肯亞解決同時發生的三大災害是需要長期抗戰,不是遇到災害時才給予短期協助。 \n 未來3年到5年內須不斷向肯亞提供金援,協助受衝擊社區回復正常,讓居民有更好設施去面對未來可能的災害衝擊。 \n 肯亞政府近期要求可能受水災和土石流衝擊地區的居民,趕快到其他安全地區避難。因為氣象預測暴雨問題在6月前會更嚴重。像維多利亞湖和奈瓦夏湖目前水位,分別是1950年代和1961年以來最高。 \n 暴雨直接影響耕作和民生,大雨過後的蝗蟲滋生又是另一個讓人頭痛問題。專家估計肯亞6月可能遭遇第二波蝗蟲災害。由於正值農作物收割季節,蝗災過境後將增加人道危機。 \n 聯合國農糧組織(FAO)資料顯示,目前東非逾2,000萬人口處於糧食嚴重不足的困境裡。 \n 沙漠蝗蟲問題相當嚴重,每平方公里可存在1.5億隻蝗蟲,一天能吃掉供應3.5萬人的糧食。蝗蟲被視為全球破壞力最嚴重的遷移性害蟲。 \n FAO已尋求1.53億美元外部融資,為肯亞等10個東非國家提供抗災經費。其估計若情況失控,到6月底時東非沙漠蝗蟲數量可能暴增400倍。樂施會等多個組織已追蹤肯亞的蝗蟲情況,並提供殺蟲劑等除蟲工具。 \n 現在距離蝗災爆發時間愈來愈少,但疫情和水災妨疑交通運輸,尤其國際航班大減而必須靠海路把殺蟲劑運往肯亞,這將拖累運送殺蟲劑的速度而耗掉許多寶貴的防災時間。

  • 中研院找到寄生型線蟲機制 將可應用於農業用藥

    中研院找到寄生型線蟲機制 將可應用於農業用藥

    許多線蟲為寄生型線蟲,會寄生各類動植物,造成經濟作物巨大的損失,並在開發中國家廣泛傳染疾病。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助研究員薛雁冰帶領研究團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發表2篇「食肉真菌捕捉線蟲機制」論文,將可發展成新的生物防治方法,開發新藥對抗感染人體及動物的寄生性線蟲,應用於農業上。 \n \n蠔菇、杏鮑菇等側耳屬(Pleurotus)真菌,為相當常見的食用菇類,亦稱為食肉真菌。科學家發現,在貧瘠環境中,這些菇類的菌絲會麻痺並殺死線蟲以獲取養份,但是目前科學家對此快速麻痺機制所知甚少。 \n \n薛雁冰研究團隊利用模式生物「秀麗隱桿線蟲」(Caenorhabditis elegans)來研究食用菇類麻痺線蟲的分子機制。團隊發現,當線蟲碰到蠔菇的菌絲時,線蟲肌肉裡的鈣離子濃度會異常的飆高,使得肌肉過度收縮而麻痺癱瘓。 \n \n接著,研究團隊篩選隨機突變的線蟲,並找出具有真菌抵抗性的突變株,發現真菌的毒素,需要透過線蟲的感知神經纖毛進入線蟲體內使其麻痺,當線蟲因突變而失去感知神經上的纖毛結構時,對蠔菇毒素產生抗性,但是只要恢復一種感知神經元的纖毛結構,真菌便能再次麻痺突變線蟲。 \n \n薛雁冰研究團隊還發現,此真菌毒素能造成神經與肌肉細胞快速的壞死。此造成線蟲細胞快速死亡的機制,與現有的寄生蟲藥物如伊維菌素、涕滅威和左旋咪唑等截然不同。 \n \n薛雁冰研究團隊指出,現在的抗寄生蟲藥物是影響寄生蟲的神經活性。菇類的毒素則是能直接造成細胞死亡。因此在未來可望發展成新的生物防治方法應用在農業上,或是開發出新藥物,以對抗感染人體及動物的寄生性線蟲。 \n   \n薛雁冰研究團隊論文已於3月17日刊登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同時被選為封面故事之一,第一作者為中研院分子與細胞國際學程博士生李京翰。

  • 「3隻肥嫩蟑螂」刺肩膀上!鬍鬚、腳毛超逼真 網崩潰:快拿殺蟲劑

    「3隻肥嫩蟑螂」刺肩膀上!鬍鬚、腳毛超逼真 網崩潰:快拿殺蟲劑

    \n刺青是一門藝術,有人會把龍鳳、特殊意義的圖像或文字刺在身上,但你有看過把蟑螂刺在身上的嗎?光想到就令人頭皮發麻,沒想到這世上真的有人這麼做。照片曝光,激起網友討論,「這是我見過最兇狠的刺青,X那個誰,快幫我拿殺蟲劑。」 \n網友在《爆廢公社二館》貼文寫道,「我他X快休克了,我不行了幫我叫救護車,如果你的小孩刺這樣,你會怎樣?我先,開救護車撞他,再救他,再撞他。(開玩笑)」從照片中可以看見,3隻栩栩如生的蟑螂就在男子的肩上,蟑螂的鬍鬚、腳毛透過光影,整個超立體,無論近看、遠看都覺得是真的蟑螂。 \n \n \n照片被貼出後掀起討論,許多網友紛紛留言「見一次打一次」、「如果女友害怕蟑螂不就掰了」、「哇賽真的太厲害,連陰影都有」、「這個可以合法打人」、「小強真的太逼真了」。 \n實際搜尋後發現,其實這個蟑螂刺青作品出於知名外國刺青師「Alex Bruz」之手,目前超過50萬人追蹤;除了蟑螂,他也曾將蜘蛛刺在脖子上,超級傳神,彷彿真的有一隻大蜘蛛在身上爬。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東非蝗災再起 規模暴增20倍 70年來最大

    東非蝗災再起 規模暴增20倍 70年來最大

    去年底在東部非洲發生廣受注意的蝗災,近日已出現第2波更大災情。專家預估,這波蝗災規模是前一波的20倍,為該區域7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而且新一波蝗蟲更年幼,也會更具攻擊性,東非數千萬人口的生計與糧食供應已面臨「前所未見的」重大危機。 \n \n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就在全球為新冠病毒疫情焦頭爛額之際,非洲已有許多地區卻再次陷入另一場規模為70年來最大的蝗災。去年底至今,非洲東部幾個國家發生的蝗災經短暫舒緩後,再爆發第二波,聯合國的專家稱,這一波蝗蟲由第1批繁殖而來,新蝗蟲更年幼,也更具攻擊性,規模將是前一波的20倍! \n \n《美聯社》指出,為數高達數十億隻的沙漠蝗蟲(desert locust)起源於東非索馬利亞(Somalia),隨著雨季動向遷移,所過之處將吃盡所有地面植物,造成當地原本就極為貧苦的數千萬民眾出現糧食危機。專家認為,蝗災顯然與氣候變遷有關。 \n \n一名烏干達農民說,現在都在談蝗蟲的問題,一旦出現在你的園子裡,所到之處全部摧毀。有些人說,「蝗蟲比新冠病毒還可怕」。農民表示,上回看到蝗災,是近60年前的1960年代。 \n \n烏干達也有輕微的新冠肺炎疫情,53例確診,無人死亡。國內雖然也採行疫情防控措施,與各國的旅遊運闖幾乎中斷,對殺蟲劑進口造成重大影響。 \n \n目前東非災區已涵蓋索馬利亞、烏干達、肯亞、衣索匹亞、南蘇丹,而吉布地、厄利垂亞、坦尚尼亞、剛果也開始出現蝗蟲。聯合國糧農總署(FAO)表示,蝗災已對東非地區的糧食安全、人民生計形成「前所未見」的威脅,預計到6、7月還會有新一波蝗災,而當時正是農作收成季節,非常令人擔憂。 \n \nFAO表示,聯合國原本要募集7600萬美元救災,後來隨著蝗災規模暴增,再將目標提高至1億5300萬美元,目前已進帳1億1100萬美元,經費不足之外,相關滅蟲的設施(例如噴灑殺蟲劑的飛機)也嚴重短缺。 \n

  • 有機蔬菜沒農藥又營養?4迷思打臉

    有機蔬菜沒農藥又營養?4迷思打臉

    大部分人只知道吃蔬菜很好,但你知道如何吃才健康嗎?《蔬菜看人吃》作者一位為執業數十載的中醫師,一位為具中西醫經歷的內科醫師,兩人平日忙於看診,卻不見倦容,愈活愈年輕,他們有何養生妙方?其實就是吃對食物!本書針對常見蔬菜、全身系統症狀,結合中西醫學的健康飲食知識,提供蔬解養生提案! \n【精彩書摘】 \n有機蔬菜比較健康? \n1.什麼是有機蔬菜? \n有機蔬菜是指來自於有機農業生產體系,根據國際有機農業的生產技術標準生產出來的,經獨立的有機食品認證機構認證允許使用有機食品標誌的蔬菜。從生長到採摘、運輸、銷售最終到消費者手裡的過程中完全不使用農藥、化肥、生長調節劑等化學物質,不使用基因工程技術,沒有經過任何加工工藝、食品添加,也沒有殘留農藥的危害的蔬菜。 \n經驗證通過的國產有機農產品,產品上應有CAS台灣有機農產品標章與驗證機構標章,進口產品則需經審查合格及標示有機標示同意文件字號。 \n另外,「無毒」則範圍較廣,原則上仍應比照有機栽培方法,生產沒有學藥劑殘留的農漁畜產業,但由於未經驗證單位認證,因此沒有標章。 \n2.有機就沒有農藥殘留? \n有機蔬菜還是會有農藥殘留,大家千萬不要以為買有機食物就不會有農藥殘留,隨便洗一洗就拿去煮,因為這些食物還是會有農藥和細菌,而且有機蔬菜並不等於沒有農藥殘留,有機農產品的規範裡都承認低劑量的、合理的農藥殘留範圍,因為很遺憾的是,地球幾乎百分之百都已經被污染了,就算執行有機耕種,還是很難達到百分之百的零農藥殘留。此外,也不要以為蔬菜長的醜或有蟲咬就沒有農藥殘留喔!即便是土地廣大、設置隔離帶比較容易的美國,仍然不敢訂下零檢出的政策,而訂出「有機農業農藥殘留量為安全值的5%」的規範,這才是符合現實可行的做法。 \n3.有機蔬菜比一般蔬菜營養? \n目前並沒有科學證明「有機蔬菜比傳統種植的蔬菜還要營養﹂,有機蔬菜的農藥殘留的確比一般種植的還要少,但很多研究去比較有機蔬菜和一般蔬菜的營養價值,結果發現有機蔬菜含有的礦物質、維生素並沒有比一般蔬菜多。偶爾可能會有一兩篇論文指出,某種植物在有機耕種之後口感會變比較好,某種礦物質含量也會變比較多,但是沒有辦法全認定有機耕種的蔬果的營養價值比較高。不過,有機食物所含的不好物質如農藥、抗生素、硝酸鹽較少,部分有益健康的物質較多,顯示吃有機確實對維持身體健康有益。 \n4.有機蔬果都一定看起來比較醜嗎? \n有機蔬果不可以噴灑化學農藥或肥料,給我們的印象總是有蟲蛀,又長得比較醜,有時候長得太漂亮,我們還會懷疑是不是被騙了!有機農產品栽種過程中,如果確實掌握適當的種植時間,利用生物科技預防蟲害,甚至採收後的儲存或運送都能適時保護農產品外觀,有機農產品也是可以長得美美的。而且有機蔬菜以蟲孔多寡作為評斷標準是不可信的,用錯肥料或種植方式錯誤也都可能出現蟲害,不是蟲吃過就代表沒有使用農藥,農藥是否殘留是無法以外觀來判定的,還是需要經過檢測! \n5.有機蔬菜就可以不用洗? \n有機耕種不可以使用合成肥料,但是它可以用有機肥料,所謂的有機肥料其實就是動物的大便,所以如果不洗乾淨的話,就很有可能會吃到大便!所以大家不要以為買到有機的菜,只要隨便洗洗就好了,除了可能會吃到菜蟲以外,還可能會吃到微量的農藥和大便。 \n6.攝取低劑量農藥會危害身體健康? \n研究顯示,長期低劑量農藥接觸會對人體產生負面影響,例如,呼吸困難、記憶障礙、皮膚病症、抑鬱症、流產、出生缺陷以及癌症和神經系統疾病,如帕金森氏病。另一項具有全美國代表性的研究提出,長期低劑量農藥接觸在兒童中引發多動症的可能性。農藥對胎兒、兒童、孕婦及於生育年齡的女性具有最高風險,尤其對於關鍵成長期的小孩影響特別大,如胎兒發育期、嬰兒期、童年早期或青春期。 \n一般來說,如果長期暴露在高濃度的殺蟲劑殘留下,就會影響生殖能力,少量吃進低濃度是不會有什麼嚴重影響,所以民眾可不必太過慌張,不過長時間低劑量吃進還是必須盡量避免。美國科學家發現有一種農藥叫做「毒死蜱﹂,這種農藥會影響小朋友的腦部和行為,如果你家中有小朋友,或是你真的很擔心身體健康,那買了蔬菜以後一定要清洗乾淨,因為我們無法知道他們到底用了什麼樣的農藥,而人腦對於殺蟲劑會比較敏感一點。 \n7.哪些蔬果比較不會有農藥殘留? \n在美國有一個民間機構叫做「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每年都會抽查市面上的農產品,二〇一八年從最高到最低的農藥殘留食物為草莓、菠菜、杏桃、蘋果、葡萄、水蜜桃、櫻桃、梨子、番茄、芹菜、馬鈴薯和甜椒,其中高達 98 %的草莓、菠菜、桃子、櫻桃和蘋果都含有1種以上的農藥殘留,而且草莓是最恐怖的,可以多達20種。 \n另外,最不容易找到農藥殘留的蔬果則是酪梨、玉米、鳳梨、包心菜、洋蔥、甜豌豆、木瓜、蘆筍、芒果、茄子、哈密瓜、奇異果、甜瓜和白/綠花椰菜。似乎只要是有外皮包裹的蔬果就比較不會有農藥殘留。 \n(本文摘自《蔬菜看人吃》/時報出版 提供)

  • 2500隻蚊子 守護國人健康

    2500隻蚊子 守護國人健康

     疾管署4樓有著一處外人不知曉的「蚊子館」,早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就已經存在至今,目前共養了超過5種「家族」,共2500多隻蚊子的「病媒實驗室」,默默守護台灣人的健康,每年為我們杜絕登革熱、日本腦炎、屈公病和茲卡病毒等各種可怕的傳染疾病。養蚊」。 \n 恆溫加溼 費心餵養 \n 為每年防疫傳染病所需,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病媒實驗室」共「養」了5種家族的蚊子,包含白線斑蚊、三斑家蚊、熱帶家蚊、地下家蚊及白腹叢蚊,每種蚊子都各有300~400隻左右,已經繁衍100多代子子孫孫。 \n 蚊子館不僅設有冷暖器機、加溼器,隨時保持25度的恆溫和70%的溼度,就怕溫度沒控制好,造成大量死亡。餵食更是一門學問,疾管署實驗室品保及安全科科長鄧華真表示,因為不可能直接餵食人血,因此還特地進口豬肝粉餵食幼蟲,等到稍大一點改吃酵母粉,成蟲後則喝糖水。 \n 鄧華真說,基本上蚊子都「吃素」,直到雌蚊產卵時才需要含蛋白質的血液,過去有活老鼠提供食物來源,如今則改由可加溫的豬血餵食器。 \n 基因檢測 比對嫌犯 \n 養蚊主要目的是提供「陰性」,也就是「身體健康」的對照組,每當外界有疑似病毒蚊媒的「嫌犯」現身在各縣市時,透過陰性的蚊子基因比對,才有辦法提供證據「定罪」,確認罪犯「正身」後,就能提供防疫人員監測和正確的滅蚊策略。 \n 另外還有一個重大任務,就是要提供各種殺蟲劑研究,擔任對照組,作藥劑、殺蟲劑等測試,以避免因為抗藥性導致殺蟲劑失效。此外,還有教育用途等。 \n 防登革熱 徹底洗刷 \n 鄧華真表示,透過養蚊才知道蚊子的習性,並利用不同習性來正確防蚊。例如傳染登革熱、屈公病的的白線斑紋,因為卵「很耐旱」,即使曬乾後,還能存活1年,雖然對研究者來說「非常好養」,但也表示,民間滅蚊就要更仔細,光是倒掉積水容器,卻沒有徹底刷洗,黏在容器壁的卵等待下次雨天或是再次積水就能孵化,因此她也建議民眾,積水容器要徹底洗刷,才能避免「養蚊」。

  • 驚!螢火蟲恐絕種 台這產業被點名

    驚!螢火蟲恐絕種 台這產業被點名

    最新研究指出,全球約2,000種螢火蟲恐瀕臨絕種,當中棲地破壞、光害、以及殺蟲劑的使用是造成火金姑滅絕的三大主因。 \n \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美國波士頓塔弗茲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研究團隊3日刊登在期刊《生物科學》(BioScience)的研究顯示,全球約2,000種螢火蟲恐瀕臨絕種。 \n \n主導研究的塔弗茲大學生物系教授露易絲(Sara Lewis)表示,棲地消失是許多野生種螢火蟲數量下降的主因,因為部分品種的螢火蟲需要特定的棲息環境來完成牠們的生命周期。 \n \n例如一種馬來西亞螢火蟲Pteroptyx tener,牠們以會一群一群同步閃爍而聞名,這類螢火蟲主要棲息在紅樹林沼澤地,不過放眼望去,馬來西亞大部分的紅樹林已改成種植棕櫚樹或是養殖漁業。 \n \n該研究還指出,夜間光害是危害螢火蟲生存的第二大原因。光害包含直接光源,例如街燈發出的光以及廣告看板,另一種則是skyglow,中文通常譯為「霞光」或是「天空輝光」,泛指過量的人工照明,導致夜間天空亮度大幅增加的情形。 \n \n研究人員之一的歐文斯(Avalon Owens)表示,光害不只破壞生物的生理節奏,還會打亂螢火蟲的交配儀式,因為許多種螢火蟲非常仰賴生物發光現象來吸引配偶交配。生物發光現象指的是螢火蟲體內會自行發光,光害增加會打亂牠們的求偶期。研究指出,目前全球約有23%的地表正遭受一定程度的光害汙染。 \n \n使用農藥、殺蟲劑也會危害螢火蟲。文章特別點出,美國農民種植玉米、大豆使用的「新菸鹼類」(Neonicotinoids)殺蟲劑具有風險。 \n \n這篇研究還點名台灣,它說台灣、日本、馬來西亞、泰國等國家推出的螢火蟲生態之旅也是置螢火蟲於險境的因素之一,這類生態之旅近年來愈來愈受歡迎,每年吸引超過20萬人次朝聖。 \n \n文章指出,在泰國,業者為了沿著紅樹林河岸發展螢火蟲遊船產業,大肆伐木、侵蝕河岸,導致棲地被破壞;此外,美國及墨西哥也傳出遊客踩踏螢火蟲的情形。作者指出,相關觀光守則應該要建立好,以保護螢火蟲免於踩踏、光害、殺蟲劑等威脅。 \n \n \n \n \n

  • 違法噴灑遭禁殺蟲劑 孟山都將付3億罰款

    美國農業生技巨擘孟山都(Monsanto)今天同意認罪,承認在夏威夷毛伊島(Maui)的設施對研究作物違法噴灑遭禁的劇毒殺蟲劑,將支付1000萬美元(約新台幣3億532萬元)罰款。 \n 法新社報導,孟山都在提交給檀香山聯邦地區法院的法庭文件中承認,2014年在農場谷(Valley Farm)對玉米種子等作物噴灑Penncap-M殺蟲劑,即使已知環境保護署於2013年禁用這款化學物。 \n 審理此案的加州中區聯邦檢察官韓納(Nick Hanna)說:「此案的違法行徑對環境、周圍社區和孟山都工人構成威脅。」 \n 他說:「聯邦法律與相關規範規定,使用管制和危險化學物的每個人,都有責任確保產品是經過安全儲存、運送與使用。」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