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殺警的搜尋結果,共1,008

  • 殺警真凶逍遙 因檢忘了閱卷?

    前台北縣刑事小隊長林安順遭槍擊殉職,全案三審定讞,結果殺警凶手竟逍遙法外!台北縣四名議員十五日陪同林安順家屬前往監察院陳情,質疑更二審蒞庭檢察官、現任檢察司長的蔡瑞宗,以「忘了閱卷」為由,未依職權提起上訴,讓凶手得以逃過法律制裁。 \n歷經十餘年的司法審判,林安順被槍殺殉職案八日三審定讞,認定槍殺林安順的凶手並非在監的陳達民,而是因更二審被認定殺人證據不足、僅依非法持槍判刑五年的李得陽。但檢察官未對李提出上訴,他早已在七年前服刑期滿出獄。如今全案真相雖水落石出,但仍無法撫平林安順家屬失去親人的傷痛。 \n林安順命案 家屬監院下跪陳情 \n台北縣議員林國春、金介壽、李肇南、廖正良,昨日陪同林安順家屬前往監察院,向監委程仁宏陳情。林國春等人指出,李得陽七年前殺人部分獲判無罪,如今得以全身而退的重要關鍵,就是蔡瑞宗未依職權提起上訴。 \n林安順家屬提出去年拜會蔡瑞宗的談話錄音光碟給程仁宏,林安順家屬問蔡瑞宗「身為公訴檢為何未替家屬提起上訴?」蔡表示,「當時的法律,公訴檢察官沒必要全程蒞庭,十幾年來,卷很大一疊,沒有仔細閱卷,也不清楚他是警察」,同時,蔡也提及,「若陳達民定讞,就能對李得陽提出非常上訴再審。」 \n控訴檢察司長蔡瑞宗 未提上訴 \n家屬不滿地表示,蔡因卷宗太多而「忘了」閱卷,甚至連林安順擔任刑事小隊長都不知道,希望程仁宏能替家屬主持公道,除了協助相關單位提出非常上訴外,也調查蔡瑞宗有無瀆職。 \n程仁宏表示,他將依職權調查並通盤檢討,若公務人員有違失,他會依規定究責。 \n蕭承訓/台北報導 \n台北縣殉職小隊長林安順的家人到監察院下跪遞陳情書,警政署昨天表示,當時署長侯友宜在面見林安順家屬後,即行文指示台北縣政府警察局就司法訴訟提供協助,目前縣警局每周與家屬會面一次。 \n林安順的兒女曾在九十六年八月廿二日到警政署門口跪求要見當時的署長侯友宜,從上午八時跪到十時,期間時任督察室主任的副署長伊永仁曾出面接見,但家屬要求一定要見到侯友宜,侯接見後,表示完全理解家屬焦慮的心情,將全力協助。 \n折磨十多年 侯友宜允將全力協助 \n台北縣警局昨天調出相關公文,證明警政署確曾行文台北縣警局,指示縣警局應就陳達民部分,協助家屬上訴,對於李得揚部分則就提起再審或非常上訴的可能,與律師研議,全力給家屬幫忙。 \n縣警局指出,林安順殉職後,即安排遺孀到警局工作,由於林的家屬在更四審前未委請律師,九十二年家屬委託律師後,即給予每個審級六萬元的訴訟補助。警政署在九十六年八月三日舉行親子日並表揚模範父親時,還特別請林安順的遺孀王貞文發表感言,署長侯友宜並頒發堅毅不拔紀念獎牌給王貞文。

  • 堅持死刑的危險性

    堅持死刑的危險性

    死刑存廢在台灣已討論很久了,不論主張廢除死刑者提出多少理由,似乎都沒什麼用(雖然這些理由對國際多數國家的多數人民都具說服力),反對廢除死刑的民眾在台灣仍然是多數。反對廢除死刑者,有志一同,超越政黨、省籍、性別、年齡、教育程度、職業、宗教…。為何如此? \n從各種論述來看,這是因為反對廢除死刑者心中有一種非常素樸的、庶民的正義觀和道義觀:惡徒的罪行令人髮指,死有餘辜,讓惡徒活著由我們供養,不啻社會公然背棄了最基本的公平正義,若對他們寬恕,更是對不起受害者及其家屬。對他們而言,殺人償命是天道天理,而廢除死刑等於縱容惡徒、鼓勵犯罪、漠視受害人家屬的傷痛,因此他們很難想像為什麼有人會主張廢除死刑,除非說這些人根本就是邪惡、缺乏同理心、冷血、故作清高之輩,或者頭腦糊塗了,誤把惡徒的人權置於受害人及其家屬的人權之上。 \n至於說生命的神聖性,對反對廢除死刑者而言,也不構成障礙,因他們認為,萬惡不赦的匪徒在為惡時,其實便已放棄「被他人以人相待」的權利,或者已不承認生命具有不可侵犯神聖性了,因此也無權要求他人尊重其生命的神聖性。他們甚至認為,當這些匪徒犯下罪無可赦的惡行時,他們便永遠失去人的道德地位了。 \n在死刑存廢的爭議中,誤判錯殺無辜的可能性,時常被認為是反對廢除死刑者的罩門,因為沒有人能證明司法程序是完美的、可以絕對排除誤判錯殺發生的可能。然而,他們通常還是會堅持說,誤判機率是抽象的,但在許多案例裡,加害者是具體而確定的,改善之道在於不斷精進檢調司法體系查案和審判的品質,而不是因噎廢食、廢除死刑。再者,他們可能還會痛苦地指出,誤判錯殺的機率和風險,作為天道天理實現的代價,只要能降得夠低、而且不是源於檢警司法機關對於特定族群的歧視,那麼由全體人民承擔,並非不公平,而萬一在最嚴格的司法程序下還有無辜者被誤判錯殺了,那就像一個人遇上殞石或遭到雷擊一樣,最後只能怪自己的運氣欠佳了。 \n個人推測,反對廢除死刑者之所以不認為誤判錯殺的可能性構成問題,主要還是因為那種素樸的、庶民正義觀和道義觀在起著作用:寧可錯殺萬一(當然令人遺憾),也不可放過罪該萬死的眾多惡徒。 \n基於這些觀念,反對廢除死刑者通常不會覺得自己的心中是有仇恨的,反而會覺得只是順著天道天理而已,因此不會覺得自己反對廢除死刑是野蠻的。死刑存在是否有助於降低犯罪率、廢除死刑是否是國際潮流,往往也不是他們主要關切點。 \n有什麼樣的理由可以鬆動反對廢除死刑者的心防呢?我個人相當悲觀,除非大家看到了這種素樸的、庶民的正義觀和道義觀有個漏洞,那就是:當一個惡徒已經就擒、無法再傷害他人時,我們從他是罪無可赦、死有餘辜的一個人(因此若遭天打雷劈,我們可以額手稱慶),推論不出任何人有權利可以殺害他;即使(我們也勉強同意說)這個人因為作惡多端而永遠失去了人的道德地位,我們也推論不出任何人有權利可以殺害他。不錯,我們有權利出於自衛而殺害攻擊我們的惡徒,但是這樣的權利並不蘊含我們也有權利去殺害沒有能力攻擊我們的惡徒。 \n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權利,那麼,去殺害已經就擒的惡徒也是為惡。維持死刑的危險恐怕在此。(作者為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

  • 殺警水落石出 真凶出獄逍遙

    殺警水落石出 真凶出獄逍遙

    前台北縣警局刑事小隊長林安順,在緝毒槍戰中殉職一案,八日終於有了最後結果。最高法院認定,林安順不是在押被告陳達民所殺,依連續殺人未遂罪,判他無期徒刑定讞。至於被認定槍殺林安順的李得陽,由於更二審時即被認定殺人證據不足,僅依非法持槍判刑五年,因檢察官未上訴,已服刑期滿出獄。 \n對李得陽持槍殺人未被追訴部分,高檢署表示,將依確定判決的認定事實做核心,針對李得陽殺人有罪的部分,提出新事實與新證據,依刑事訴訟法四百廿二條,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 \n十二年前槍戰 一警殉職一警癱 \n這起殺警案發生在八十六年十月九日凌晨,林安順率隊員許振發、李仁和前往中和市錦和路,查緝持槍毒販陳達民、李得陽時,雙方發生槍戰,林安順身中七槍死亡,許振發頭部中彈,造成左半身癱瘓,李仁和則是腿部中彈。 \n最高法院根據高院更五審判決認定,林安順當時對陳達民反擊,打中陳達民腹部兩槍,陳達民因駕駛的轎車翻車,爬出車外時,與林安順近身搏鬥,陳達民拿出預藏的匕首殺向林安順,但被林安順壓制在地。 \n坐在後車廂的李得陽逃出車外時,發現另一刑警許振發受傷後留在地上的警槍,他拿起警槍,並朝林安順射擊,除了一槍打中陳達民左腿外,其他子彈打中林的左胸、腹部及右胸,貫穿背部,造成林安順傷重不治。 \n凶手二審無罪 持槍判五年出獄 \n李得陽將許振發的警槍打光子彈,將槍丟在現場,撿起林安順遺留的警槍,再朝李仁和方向開兩槍未擊中後,倉皇乘計程車逃逸。 \n陳達民、李得陽於一、二審均被判死刑,更一審陳達民死刑,李得陽改判無期徒刑,但更二審案情出現大逆轉。 \n更二合議庭認定,林安順與陳達民近身搏鬥時,被陳達民拿許振發的警槍擊斃,判陳達民死刑;李得陽部分,因刑警李仁和未能具體指認李得陽開槍殺人,且李得陽帶走林安順的警槍沒有子彈,李得陽殺人部分獲判無罪,僅依非法持槍判刑五年。 \n最高法院在更二審發回時,直指陳達民與林安順搏鬥後被壓制,如何能再撿拾地上的手槍再殺人,更二審未盡調查之責。 \n案情未詳查 最高院指更二審怠職 \n更三審時,陳達民仍被判死刑。到了更四審案情再次逆轉,合議庭認定李得陽在警訊時即承認開槍殺人,雖辯稱被刑求,但陳達民及兩位證人均證李得陽殺害林安順,而非陳達民所殺,依殺人未遂改判陳達民無期徒刑。 \n更五審也認定是李得陽撿起許振發的警槍,在逃離現場前,開槍打死林安順及誤傷陳達民左腿,最高法院認同高院更五審見解,駁回陳達民上訴,全案判決定讞。 \n更二審蒞庭的檢察官現職檢察司長的蔡瑞宗表示,當時是從證據上認定高院更二審合議庭的判決沒有違誤,才沒有對李得陽提起上訴,事後監察院和高檢署也曾調查,也都認定他沒有違失。更二審受命法官許宗和八日表示,當時李得陽殺人部分,確實是證據不足,才會判李無罪,他相信判決結果可受公評。

  • 餵毒殺夫 海南妻判八年

    大陸籍媳婦文小娟,涉嫌以農藥連續毒害婆婆和丈夫,疑造死婆婆死亡、丈夫兩度中毒送醫,新竹地檢署檢察官以三項殺人未遂罪嫌起訴、求刑卅年;不過,法官審理後認為毒殺婆婆部分罪證不足,而以兩項殺人未遂罪判八年有期徒刑。 \n原居大陸海南的文小娟(卅六歲),八十六年間與新竹縣寶山鄉的沈姓男子結婚,隔年申請來台,婚後育有兩名子女。不過,來台幾年後,文女對夫家節儉生活無法習慣,多次在子女面前詛咒丈夫和婆婆。 \n檢察官調查發現,九十二年底,文女偶然獲知某廠牌農藥是無色無味的劇毒,九十三年三月十四日,即涉嫌摻在婆婆補品中,造成婆婆送醫不治。當時,全家仍不知文女所作所為。 \n今年二月和四月間,她又以劇毒農藥摻在老公早餐的菜包及三明治中,導致先生兩度昏迷緊急送醫差點喪命。當時醫院診斷病因發現是胺基甲酸鹽中毒,應是「誤服」劇毒農藥。 \n被害人的哥哥因此查覺弟媳有異報警,今年六月間,檢警果然在被告住處查扣日記本及農藥,進而發現當年婆婆的死,也疑是文女所毒殺。但因年代遠久,無法證明。 \n檢察官認為被告惡性重大、枉顧倫常,依三項殺人未遂罪嫌將文小娟起訴,並共求處卅年有期徒刑。 \n新竹地院法官審理終結,將文女兩項殺夫未遂罪各判處五年、六年有期徒刑,合併執行八年有期徒刑。殺婆婆部分,則因年代久遠,即便檢警開棺驗屍仍無法取得殺人的直接證據,因而判處無罪。

  • 同位法官逆轉改判殺警雙凶 先後逃脫死刑

    前台北縣刑警大隊小隊長林安順十二年前在警匪槍戰中殉職,高院更五審宣判,依然與更二審對槍殺林安順的凶手認定迥異,更二認定陳達民是凶手而判死刑,共犯李得陽殺人罪獲判無罪定讞,更五卻認李才是凶手,對陳改依殺人未遂判無期徒刑。如今形同沒有凶手,家屬不禁要問,到底是誰殺了我的親人? \n十二年前台北縣發生一件震驚社會的警匪槍戰案,造成員警一死二重傷。案發起因於林安順率隊員許振發、李仁和前往中和市錦和路查緝持槍毒販李得陽、陳達民時,雙方發生槍戰,林安順身中七槍死亡,許振發眉心中彈,造成左半身癱瘓,李仁和則是腿部中彈。 \n更二審共犯改無罪 檢未上訴定讞 \n事發迄今,死者家屬依然身處無盡的哀痛中,重傷者依然拄著拐杖為謀生而努力生存,可是這起案件的真相,卻在十二年後,因為法院的不同認定,愈來愈模糊了。 \n本案涉案的兩名嫌犯陳達民、李得陽先後落網,兩人依共同殺人罪起訴,一審均被判死刑,但更二審認定陳殺人,李殺人部分則獲判無罪,僅依無故持有槍械判刑五年。由於檢察官蔡瑞宗未提上訴,讓李得陽判決定讞,陳的部分則依職權上訴。 \n林安順家屬當時即質疑,時任高檢署公訴檢察官蔡瑞宗,就李得陽殺人死罪部分,未依職權上訴涉瀆職,透過台北縣議員林國春向監察院陳情。不過,北檢調查認定蔡審酌判決理由及其認事用法均無違背法令,並在二日簽結。 \n同法官更五審 否決主犯改為無期 \n林安順家屬接獲北檢書函後,心灰意冷,沒想到,昨日收到高院更五審判決書,發現三年前原本認定陳達民殺人,並讓李得陽逃過殺人死罪的更二審法官洪光燦,在更五審擔任審判長時,竟出現前後判決相互衝突結果,認為陳僅犯下殺人未遂,真正的殺人凶手為獲判無罪定讞的李得陽。 \n林安順家屬表示,當初因更二審認定陳達民為連續殺人累犯處死刑,李得陽才得以從死刑改判無故持有槍械輕罪,加上蔡瑞宗未提起上訴而定讞,導致李得陽目前能逍遙法外。事隔三年,同一法官竟推翻自己先前的判決,形成只有死者卻無殺人凶手的怪譚,院檢的司法作為,叫家屬如何心服口服?

  • 殺警斷指闖關? 內蒙4重犯將處死

    美國影集「越獄」是大陸很受歡迎的電視節目,沒想到,內蒙古竟然真的發生重刑犯集體殺警越獄,且還是突破監獄重重門禁、從大門堂而皇之離開。儘管公安部門在六十七小時內,擊斃一人、逮回三人,廿二日並證實逃犯「應很快就會執行死刑」,但不被官方證實的殺警斷指、連闖四道門禁的越獄情節,依舊在社會延燒。 \n十七日下午一點多,內蒙古第二監獄服刑的四名「八○後」囚犯:犯搶劫、盜竊、及故意傷人致死罪被判死緩、同樣廿七歲的高博、董佳繼;與犯搶劫、盜竊罪被判無期徒刑的廿八歲喬海強、廿一歲李洪斌,殺警後集體逃獄,六十九小時後,廿日上午十點多,高博被公安擊斃,三人落網,引起大陸震撼。 \n事後檢討,過去也發生過翻牆、挖地道等逃獄事件,最著名的是兩名囚犯,挖了半年地道,且在地道裡藏食物、毛毯、還通電照明,後來以為挖通了,兩人爬出來,卻發現還在監獄範圍,只好躲在地道十一天,連獄方都以為兩人跑了,直到藏在地道的食物告罄,兩人回去偷東西吃才曝光。 \n綜合各方說法,內蒙第二監獄是經常接待外賓參觀的現代化監獄,但存在警力不足、監獄外包工程外人進出頻繁問題。平時出入,需經四道門禁,兩道門須刷卡、一道門是紅外線掃描、最後一道門是人工看守。紅外線監控的那道門,需要有進出權限的人,把眼睛或指紋貼到上面,透過人眼或指紋識別裝置,確認無誤後才能開啟。 \n監獄人員描述,脫逃前,正從事監獄承包的分揀雪糕棒工作的四囚,先制伏徐姓獄警、加以捆綁,其中一人換上徐員制服。然後把另一獄警蘭建國叫到隱密處,拿出預藏四十多寸長的裁紙刀,猛刺蘭員五十多刀,最後割斷蘭員喉嚨,切掉他的右手拇指,另外三囚也換上不知哪來的便服。 \n接著,四囚用受害獄警工作卡打開一、二道門,再用割下來的蘭員手指,打開監獄第三道指紋紅外線門。最後一道門是一名田姓民警看守,發覺冒穿制服的囚犯,有點不自然,且在貼有獄警照片的卡片遞出時,故意用手遮掉照片。田員正要上前追問,就被跟在後面的囚犯砍了一刀,四囚全部衝出監獄,直到他們又搶了農用三輪貨車、挾持民婦,而被公安開車衝擊鳥散、擊斃、逮捕歸案。 \n不過,精心策畫的逃獄風波卻因中途口渴要水,而被一老翁查覺有異而報警逮獲,預料近日將被處死刑。

  • 剁警手指 越獄犯用指紋開門

    震驚大陸的內蒙呼和浩特「殺警越獄」案偵破。17日當天有4名逃犯殺害獄警後逃逸,19日一嫌當場被擊斃、另外3人被活捉歸案。據警方調查,「殺警越獄」4名越獄者竟是將獄警的手指剁下來,用其指紋來開門逃獄。 \n19日內蒙古公安廳公布了這場殺警越獄案的相關細節和緝兇經過。17日喬海強、高博、李洪斌、董佳繼4名兇嫌,殺害獄警後搶奪了另一名民警的警服,然後打傷監獄門衛值班民警,強行衝出大門,在監獄大門口外搶劫一輛計程車後駕車逃脫。 \n這場「殺警逃獄」案立即震驚大陸各界,內蒙公安部門出動萬名民警全力緝兇,在70小時後將犯罪人抓獲。其中3名兇嫌被逮捕歸案,一名則當場遭到警方擊斃。 \n將警騙到無人處殺害 \n根據公安部門表示,當時4名犯人是在勞動時,將獄警蘭建國叫到了沒人的地方,用平時做工用的裁紙刀片,先狠心割斷獄警的喉嚨,再慘忍剁掉獄警的右手指頭,接著換上獄警服裝,用被割下來的手指指紋打開監獄大門。 \n據兇嫌李洪斌表示,殺害獄警的刀具都是在監獄裡自製的鋼板和塑膠把手,刀長約為20釐米,另外兩名兇嫌高博和董佳繼兩人各攜帶一把。 \n遇害警女兒生日 家人慟 \n令人鼻酸的是,20日正是被害獄警蘭建國雙胞胎女兒的兩周歲生日,他的妻子、父母等親屬聽到逃犯落網的消息,在生日蛋糕前痛哭失聲,慰藉蘭建國在天之靈。 \n殺警逃獄也讓附近的居民一度人心惶惶,但警方快速的破案,讓民眾心中的大石落了地。一名60多歲的婦人特別去醫院看望緝兇時受傷的民警,並感慨說:「現在開始我們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了,公安民警為我們流血,我們看看他表達心意。」 \n呼市司法局有關工作人員認為,此案是責任事故,監獄管理出現漏洞。之前有消息傳呼和浩特第二監獄經常接待外界參觀訪問,守衛力量相對薄弱,但遭到有關人員的否認。

  • 殺警越獄囚犯 1擊斃3回籠

    內蒙首府呼和浩特4名囚犯殺死獄警後越獄逃竄案,20日晚,警方接獲線報,在該市和林縣境內發現4名越獄的囚犯,在追捕過程中當場擊斃1名囚犯,逮獲3名囚犯,一名員警受傷。 \n這起越獄案是發生在10月17日,4名嫌犯在殺死獄警後,劫持一輛計程車潛逃。案發後,當地公安機關動員6000多名幹警,封鎖出城道路,設置150多個攔檢點,並對市內洗浴城、小旅店、出租房全面清查。 \n20日凌晨4時50分,和林縣台幾村1村民聽見有人敲門,便起身查看究竟。發現一名男子趴在他家東側牆上,說是開車路過,車壞在公路上了,想要一壺熱水。村民警覺是越獄逃犯,不敢開門,天亮後報警。警方接到線報,展開徒步搜捕,還呼叫一架小型飛機在台幾村上空進行監控。 \n最後,在和林縣的一個山坡上發現了4名逃犯的活動蹝跡。被發現後,逃犯等人就劫持了一輛農用三輪車開始逃竄,警方出動車輛追擊。抓捕期間一個罪犯當場被擒,另外三個四向逃竄,結果一個罪犯拒捕被擊斃,其他三人被逮捕歸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