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母語學習的搜尋結果,共124

  • 花蓮原民童扶植班不停擺 疫起宅學習

    花蓮原民童扶植班不停擺 疫起宅學習

     花蓮縣政府為照顧原住民孩童,利用放學空檔開設課後扶植班,傳授更多元的知識,由於疫情影響各級學校停課,扶植班卻不停擺,而是改採線上視訊課程,讓學習不間斷,持續激發學童的潛能,增進視野。

  • 天竺鼠學日文APP 啟英學子獲獎

    天竺鼠學日文APP 啟英學子獲獎

     啟英高中應用日文科學生濮家逸、王維民、黃宥蓉,耗時4個月開發「天竺鼠學日文」App,成員自行設計主視覺、配音並研究學習程式設計,參加今年度全國高中專業群科專題及創意製作競賽,勇奪外語群創意組全國第二名佳績。  王維民高三已取得日語檢定N1證照,而N1證照是大學日文系學生畢業標準門檻。他說,作品發想來自日語中的擬聲擬態語,等同中文中的狀聲詞,因為中、日文發音系統差異,讓非母語國家的日文學習者感到困擾,常因無法理解讓學習成效低落,研發出的日文App程式就是想彌補其中的不足。  濮家逸、黃宥蓉也說,日語中的擬聲擬態語在日劇、動畫中很常出現,但在教科書上幾乎都沒有教,由於日語跟中文對聲音的形容詞不同,學習者很難抓到擬聲擬態詞的正確使用時機,研發出的App以日檢教科書題目為基底,設計出天竺鼠主視覺並搭配組員配音,學習者能看圖像搭配語音很快就能理解,還可以提升日語造句能力。  濮家逸、黃宥蓉通過日語檢定N2證照,等同日文系大三能力,他們說,在統測與專題競賽雙重壓力下,時間管理與工作分配顯得重要,而自身在日語翻譯與表達上仍有不足之處,作品也透過老師協助解決翻譯上的困難得以順利完成。  啟英高中應外科主任吳曉昇說,天竺鼠App程式在Google play免費下載。校長彭昭勳則說,學生認真學習不僅擁有良好語文能力,更兼顧創意發展與設計能力,尤其在外語群優質師資協助下,每年有9成學生在高中畢業前可取得日文N1或N2證照。

  • 啟英高中學生研發日文學習APP 勇奪全國第二

    啟英高中學生研發日文學習APP 勇奪全國第二

    桃園市啟英高中應用日文科學生濮家逸、王維民、黃宥蓉,耗時4個月開發出「天竺鼠學日文」App,成員自行設計主視覺、配音並研究學習程式設計,作品參加今年度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專業群科專題及創意製作競賽,勇奪外語群創意組全國第二名佳績。 王維民高三已取得日語檢定N1證照,而N1證照是大學日文系學生畢業標準門檻。他說,作品發想來自日語中的擬聲擬態語,等同於中文中的狀聲詞,因為中、日文發音系統差異,讓非母語國家的日文學習者感到相當困擾,常因無法理解讓學習成效低落,研發出的日文APP程式就是想彌補其中的不足。 濮家逸、黃宥蓉也說,日語中的擬聲擬態語在日劇、動畫中很常出現,但在教科書上幾乎都沒有教,由於日語跟中文對聲音的形容詞不同,學習者很難抓到擬聲擬態詞的正確使用時機,研發出的APP以日檢教科書題目為基底,設計出天竺鼠主視覺並搭配組員配音,學習者能看圖像搭配語音很快就能理解,還可以提升日語造句能力。 校長彭昭勳則說,學生認真學習不僅擁有良好語文能力,更兼顧創意發展與設計能力,尤其在外語群優質師資協助下,每年都有9成學生在高中畢業前可取得日文N1或N2證照。

  • 屏東母語嘉年華 親子同樂

    屏東母語嘉年華 親子同樂

     屏東縣政府近年來推動母語向下紮根,出版在地家鄉故事繪本作為母語教材,至今已出版96本,鼓勵更多人說母語。17日縣府舉辦「閩歌客舞原音揚」母語嘉年華活動,計設闖關遊戲、母語動態表演,邀請親子同樂,一起感受說母語的樂趣。  為了推廣母語,縣府教育處從2013年開始,由老師帶領學生一起蒐集地方的故事,縣府再補助出版「原來家鄉那麼美-兒童家鄉繪本」,至今已出版96本。除了可以作為母語教學素材,挖掘保留更多地方文史風采,也能讓屏東孩子更了解家鄉。  17日舉辦母語嘉年華活動,安排11個母語闖關攤位,透過遊戲引發小朋友學習母語的興趣,並邀請9間學校進行母語成果表演,有手偶戲劇、歌舞表演、古謠傳唱、親子家庭口說藝術等,含括閩、客、原不同族群的特色表演。  縣長潘孟安說,母語是一個民族存在很重要的元素,語言透過聲音、文字、圖畫等方式記載,都是傳承文化重要的印記,母語除了在教育場域,更要落實到生活上,才是傳承語言的重要根基。  屏東有閩、客、原不同群族,就像台灣縮影,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語言文化,縣府近年推動母語向下紮根,包括幼兒園沉浸式教學,國小編纂不同母語的繪本、課本,透過老師輔導教學,也鼓勵小朋友在家裡說母語,傳承語言文化。

  • 傳承母語 屏縣府出版鄉土繪本舉辦母語嘉年華

    傳承母語 屏縣府出版鄉土繪本舉辦母語嘉年華

    屏東縣政府近年來推動母語向下紮根,出版在地家鄉故事繪本作為母語教材,至今已出版96本,鼓勵更多人說母語。17日縣府舉辦「閩歌客舞原音揚」母語嘉年華活動,計設闖關遊戲、母語動態表演,邀請親子同樂,一起感受說母語的樂趣。 為了推廣母語,縣府教育處從2013年開始,由老師帶領學生一起蒐集地方的故事,縣府再補助出版「原來家鄉那麼美-兒童家鄉繪本」,至今已出版96本。除了可以作為母語教學素材,挖掘保留更多地方文史風采,也能讓屏東孩子更了解家鄉。 17日舉辦母語嘉年華活動,安排11個母語闖關攤位,透過遊戲引發小朋友學習母語的興趣,並邀請9間學校進行母語成果表演,有手偶戲劇、歌舞表演、古謠傳唱、親子家庭口說藝術等,含括閩、客、原不同族群的特色表演。 縣長潘孟安說,母語是一個民族存在很重要的元素,語言透過聲音、文字、圖畫等方式記載,都是傳承文化重要的印記,母語除了在教育場域,更要落實到生活上,才是傳承語言的重要根基。 屏東有閩、客、原不同群族,就像臺灣縮影,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語言文化,縣府近年推動母語向下紮根,包括幼兒園沉浸式教學,國小編纂不同母語的繪本、課本,透過老師輔導教學,也鼓勵小朋友在家裡說母語,傳承語言文化。

  • 世界母語日 師徒制救瀕危族語

    世界母語日 師徒制救瀕危族語

     為響應世界母語日,原民會昨天舉行「世界母語日─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會議」,原民會表示,自從「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通過至今,已建立族語發展人員組織合作機制及平台、強化族語推廣、專責族語老師、辦理族語學習營及針對瀕危語言的「師徒制」等措施,預算更已成長5倍。  每年2月21日為世界母語日,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等人亦應邀參加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會議。蔡英文表示,在世界母語日前夕見證族群復振的成果,感謝全國各地推動族語的工作人員,落地生根才能找回族語的生命力。  蘇貞昌則說,如何讓母語不斷、文化傳續是政府的責住,透過成立專責法人負責相關事務,期待繼續推動包括師徒制等制度,希望台灣能夠持續尊重族語、保存語言。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則全程使用阿美族語致詞,他說,自從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頒布後,原民會相關預算成長了5倍,推動了10多項的語言復振措施,今年推動語言的人力達500人。  夷將‧拔路兒進一步指出,原民會推動的瀕危語言師徒制,提供瀕危語言包括卑南語、賽夏語、撒奇萊雅語、噶瑪蘭語、邵語、拉阿魯哇語、卡那卡那富及萬山、多納與茂林魯凱語等,族人可以藉此沉浸式學習,推動至今共有53名學習員加入,8成已在2年內通過中高級族語認證。

  • 觀念平台-論雙語化國家政策

     日前是108課綱前末代大學入學的學科能力測驗,夾帶著台灣疫情升溫的陰影,這幾年要上大學的孩子承受了更多的壓力,但換一個角度想,他們可能是未來企業所期待的潛力韌性領袖人才!  國發會公布的「前瞻基礎建設2.0」臚列了許多國家發展所需的基礎建設,其中主軸項目5100億元的預算中,包括了「人才培育建設」161億元的項目,細項包括「雙語化國家」、「推動優化技職校院實作環境」、「青年科技創新創業基地」、「重點產業高階人才培訓」、「數位與特殊技術人才發展」、「國際產學聯盟」、「領袖學者助攻」。其中部分是既有計畫的延伸,有的是為了配合過去尚未落地的政策所提出的新興項目,最醒目的一項是「雙語化國家」。  英文是許多台灣學子的罩門,包括筆者在內,從背誦單字與文法的學習經驗出發,似乎多年的學習付諸東水。三十多年前去美國唸研究所時,方才真正開啟了個人的英文學習。由於領了獎學金,晚上必須要接替白班的正職人員顧實作工廠到九點半。有一次日夜交班時,我和白班的老黑George(無不敬之意,他可是頂著耶魯大學的碩士學歷,比起一個白人同事Tony,George對東方人是比較友善的)對話,George聽不懂筆者講的一句洋涇濱英文,筆者刻意放緩速度、一個單字一個單字講,George更加聽不懂,接下來的一席話改變了我後生的英語對話:英語母語者聽的是一個旋律(Rhythm),他們成長不懂文法、單字也是逐步累積的,溝通與學習就在親子間的嘰哩呱啦中完成了。  這些年,許多人將資本主義的掠奪與貧富不均的困境做了高度因果連結的推論,這個問題在AI人工智慧鋪天蓋地般地襲來之際,年輕人若無法參與其間,可支配所得與被剝奪感醞釀強烈的階級鬥爭溫床,對立不僅存在於階級之間、世代之間的矛盾更行激化!而1月6日在美國國會山莊的暴動事件顯示,被剝奪感正四處流竄,不限年輕族群。但從Greta Thunberg前年連珠炮地問了四次How dare you?就不難看出年輕人的憤怒!年輕人憤怒無濟於事,政府政策更沒有憤怒的權利。  雙語化國家,是個立意良善的方向,但配套與政策、規劃與資源何在?筆者所了解的高中教育現場並不容樂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再度陷年輕人的成長歲月於蒼白的內涵。雖然有許許多多有志之士前仆後繼地投入,依舊在台灣人才儲備的路徑上充滿了荊棘與陷阱。有多少孩子在志趣不合與高壓競爭中,自我放逐!  台灣年輕人的憤怒能在108課綱的多元探索與自主學習中被釋放?這些年輕人未來如何與大學教育和就業職場銜接?從企業主與人資部門的觀點,年輕人如何培育與銜接成為年輕人才的重大挑戰。過去台灣槓桿中國大陸人口紅利,語文不是個問題(但文化是鴻溝),如今拜登經濟學對中國的經貿政策與中國本地的就業條件丕變,台灣員工能如過去30年進入中國市場般地跨出國門?用流利的世界語言做世界的生意嗎?倘若答案是否定的,雇主的意願將隨著英語程度同步下滑。筆者十多年前與傳產合作的經驗,只要語文能力具備優勢,商科學生年薪破百萬是指日可待,但必須跨得出國門、對得了外國買家。  若將教育分切為「管教」與「施教」分離,許多家長先放棄了前者、又外包了後者,造成學校教育與體制的失靈,因此,第一個離開教育現場的不是學生、而是家長。  筆者承接曾明哲講座,扛下了過去不熟悉的逢甲大學國際學院,由於獨特的2+2學制(兩年在台、兩年在美或澳)可取得台灣與對應國家的兩個學士學位,一時之間造成家長的追逐(普渡大學電機與資工全美排名前10、昆士蘭大學全球排第36名,這些名校能不令家長趨之若鶩嗎?令人不勝唏噓的背景依舊是家長對名校的迷思!)。因而,逐步學習台灣如火如荼發展的國際教育(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認證,其中的翹楚當屬葵山中學的王立天教授。  這些進入IB體制的學生不見容於既有體制內學制的學生學習,究竟是否有望紓緩雇主在國際運籌帷幄時的年輕人才荒?尚需時間檢視,不過,IB認證在台灣的影響力正在逐年上升中,是個不容忽略的趨勢!  值此再全球化階段,人才內循環不只限於台灣一個蕞爾小島,內循環所牽扯的國際外循環正是台灣企業家經略全球的致勝秘訣,而其中的膽識、素養與語文能力正是重中之重!

  • 以專業務實面對幼兒雙語教育

     在雙語國家的政策方針下,這兩年政府積極推動各種雙語教育措施,同時也啟動相關法規修訂,近日也傳出可能鬆綁幼教法限制英語教學的相關法條,引起許多反對聲浪。  從家長的角度來看,幼兒雙語教育需求一直高度存在,然而幼教學者多認為幼兒學習雙語會干擾母語的學習,且不利幼兒身心發展。長久以來這些爭議都無法被有效討論和辯證,仍多是各持己見,也因此幼教市場產生許多模糊地帶。  雙語教育不單只是第二語言的學習,也涵蓋使用雙語進行學習。而現行「幼兒園教保服務實施準則」規定幼兒園不得進行全日、半日或分科外語教學,其限制的是將英語作為單一學習科目,並未禁止在雙語環境下進行適切的幼兒教育。實務上,只要課程、師資和環境規劃得當,採用雙語進行幼兒主題統整教學,並不影響幼兒學習發展,反而讓幼兒在自然的情境中學會使用兩種語言。至於影響母語學習成效的因素複雜,恐怕不能直接歸咎於雙語教學。  國內「幼兒教保活動課程大綱」中,也明訂了多元文化相關學習的指標,雙語教育絕對是有助於多元文化學習的利基。然而要提供適切的幼兒園雙語統整教學,具備雙語能力及幼教專業的師資才是關鍵。政府若可比照中小學外籍師資聘任規定,允許大學以上學歷,具備他國合格幼教師資及幼教經驗者在國內幼兒園任教,如此同樣在不得進行單科英文學習的規範下,幼兒園仍可聘用較合格的外籍師資進行雙語環境的統整課程。  與其用無法滿足家長需求的幼教法規限制,讓錯誤的雙語學習充斥幼教市場,不如用更務實和專業的角度修訂法規,引導家長選擇正確與適當的幼兒雙語學習環境,更有助於雙語教育發展。  (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 雙語國家 政府帶頭做

    雙語國家 政府帶頭做

     打造「2030雙語國家」最近又成為熱門議題,中央各部會總動員,各級學校如臨大敵,學生與家長負擔沉重,甚至普羅大眾憂慮不具備英語能力,但對雙語國家定義、具體目標及指標等關鍵問題,多數學者專家百思不解,社會大眾無所適從。  政府推動雙語國家不遺餘力,如游錫堃在行政院長任內宣示英文在2008年為「準官方語言」,結果「My English is very bad」傳頌一時,準官方語言之事當然不了了之。2018年再提「2030雙語國家」願景,實現「厚植國人英語能力,提升國家競爭力」兩項目標。無人反對加強英語教育,提升國人英語水準,但刻意打造雙語國家恐會淪為口號。此外,英文程度與國家競爭力或國力沒有必然關係,最關鍵的是,以英文作為第二語言的雙語國家在台灣可能是緣木求魚。  雙語國家的成功關鍵之一在於雙語教學,投入偏鄉及弱勢族群教育多年的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李家同從「科目、老師、學生、課本及考試」5方面,討論雙語教學的可行性,答案是絕不可行。他希望政府能夠靜下心來想想看,雙語教學究竟是怎麼回事。也希望政府官員知道,「你們可以大談雙語教學,基層的老師卻完全不知道如何應付了」。  權威英語教學人士表示,雙語國家都有歷史或地理背景,如香港、新加坡長期以來是英國殖民地,他們推動雙語是順勢而為、水到渠成。而台灣一直是單一語言國家,硬要推動雙語國家根本是逆勢操作,只會增加所有利害關係者的額外負擔及消耗社會成本,結果卻是事倍功半。  政府推動雙語已造成台灣學習「向下延伸」到幼稚園的普遍現象,這些幼童連母語都在牙牙學語階段,卻又要強制學習英文。此外,英文學習也造成擴大城鄉差距的不平等現象。  台灣政客存有英文程度等同競爭力的迷思,事實上,從個人的國際視野到國家社會的國際化程度,英文只是基本的知識條件,沒有自由開放體制、完善治理、鬆綁法規也難以吸引外資,創造就業機會。  以日本為例,在各項英語能力評比中都在末端,落後台灣,但日本有強大、專業的翻譯水準及能量,日本人不必借助英文,用自己的母語就可與國際社會接軌,日本的競爭力與國際地位沒有因此衰退,日本模式才是台灣應認真思考的方向。  打造雙語國家列車已經啟動,只是被迫上車的乘客不知道方向何在,何不由主導決策官員作為表率,重要會議全程以英文進行,讓國人有學習觀摩的機會。(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我見我思:呂志翔》雙語國家 政府帶頭做

    我見我思:呂志翔》雙語國家 政府帶頭做

     打造「2030雙語國家」最近又成為熱門議題,中央各部會總動員,各級學校如臨大敵,學生與家長負擔沉重,甚至普羅大眾憂慮不具備英語能力,但對雙語國家定義、具體目標及指標等關鍵問題,多數學者專家百思不解,社會大眾無所適從。  政府推動雙語國家不遺餘力,如游錫堃在行政院長任內宣示英文在2008年為「準官方語言」,結果「My English is very bad」傳頌一時,準官方語言之事當然不了了之。2018年再提「2030雙語國家」願景,實現「厚植國人英語能力,提升國家競爭力」兩項目標。無人反對加強英語教育,提升國人英語水準,但刻意打造雙語國家恐會淪為口號。此外,英文程度與國家競爭力或國力沒有必然關係,最關鍵的是,以英文作為第二語言的雙語國家在台灣可能是緣木求魚。  雙語國家的成功關鍵之一在於雙語教學,投入偏鄉及弱勢族群教育多年的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李家同從「科目、老師、學生、課本及考試」5方面,討論雙語教學的可行性,答案是絕不可行。他希望政府能夠靜下心來想想看,雙語教學究竟是怎麼回事。也希望政府官員知道,「你們可以大談雙語教學,基層的老師卻完全不知道如何應付了」。  權威英語教學人士表示,雙語國家都有歷史或地理背景,如香港、新加坡長期以來是英國殖民地,他們推動雙語是順勢而為、水到渠成。而台灣一直是單一語言國家,硬要推動雙語國家根本是逆勢操作,只會增加所有利害關係者的額外負擔及消耗社會成本,結果卻是事倍功半。  政府推動雙語已造成台灣學習「向下延伸」到幼稚園的普遍現象,這些幼童連母語都在牙牙學語階段,卻又要強制學習英文。此外,英文學習也造成擴大城鄉差距的不平等現象。  台灣政客存有英文程度等同競爭力的迷思,事實上,從個人的國際視野到國家社會的國際化程度,英文只是基本的知識條件,沒有自由開放體制、完善治理、鬆綁法規也難以吸引外資,創造就業機會。  以日本為例,在各項英語能力評比中都在末端,落後台灣,但日本有強大、專業的翻譯水準及能量,日本人不必借助英文,用自己的母語就可與國際社會接軌,日本的競爭力與國際地位沒有因此衰退,日本模式才是台灣應認真思考的方向。  打造雙語國家列車已經啟動,只是被迫上車的乘客不知道方向何在,何不由主導決策官員作為表率,重要會議全程以英文進行,讓國人有學習觀摩的機會。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幼兒園全日教美語 學界反彈

    幼兒園全日教美語 學界反彈

     「根本是幼教版萊豬案!」教育部10月20日公告《幼兒教保及照顧服務實施準則》第13條第7款修正草案,擬刪除「幼兒園限制採全日、半日或分科之外語教學」,60天預告期即將在本月21日截止,形同讓違法教美語的幼兒園就地合法。  這項公告讓幼教界炸開了鍋,過去50幾天行政院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多達2200多條回應,幾乎一面倒反對。  時間回到2004年,當時也有股希望美語幼兒園就地合法化的聲浪。但時任台師大英語系主任的教授張武昌、時任台大外語系所長的教授張顯達、台師大英語系退休教授周中天等群起反對,認為依他們判斷不需學齡前學英語。  專家稱母語才有學習關鍵期  當時的教育部長杜正勝責成政大教授吳信鳳(已歿)、台師大教授張鑑如做了萬人研究,發現學齡前學美語與英語能力並非正相關。至於有沒有學外語關鍵期?腦科學專家洪蘭、曾志朗表示「沒有這回事」,只有母語有學習關鍵期,外語沒有。民間方面,導演朱賢哲花2年深入探討「幼兒英語」是否必要,最後拍出公視紀錄片「童話劇場」,獲得熱烈回響。  張武昌現在是教育部12年國教課綱召集人,課綱語言政策還是先母語、後國語、再外語,並建議「小學三年級開始學英語」。  台北市立大學教授林佩蓉指出,教育部如果真的是為了不讓民眾誤以為幼兒園不能教美語,可在條文中加入「得融入式教學」,而非刪除「不得全日、半日、分科幼兒美語教學」;因為對台灣人來說,「沒說不行就是可以。」  昨非今是遭批幼教版萊豬案  不願具名的幼教界人士表示,為何要在此刻一夕推翻過去法令?說穿了就是為了配合橫空出世的副總統賴清德「2030雙語國家政策」,且用修改行政命令的方式,也不用經過立法院,「昨非今是,根本是幼教版萊豬案!」  教育部此前回應「準則修正後的執行方式與現行規定並無不同」。根據規定,修正草案預告期後,教育部應有「初步回應」與「綜整回應」,並明訂各階段回應時點及期間。

  • 母語在家學 毛利語得以傳承

    母語在家學 毛利語得以傳承

     教育部推動本土語言課程已近20年,但基層教師至今仍有不少反對意見,有人認為家長不重視根本沒用,母語應是在家學形成自然保存,不該是政治正確的產物。更有學者提出紐西蘭復興毛利語案例,指毛利語在紐西蘭一度瀕臨消失,卻透過「母語在家學」等完整配套,成功讓毛利語傳承下去。  但推動者仍樂觀看待,東南亞語領綱研修小組及教材審定委員黃木姻認為,政府帶頭做有宣示效果,僅在家學恐會自然消滅,強調語言是溝通工具,透過學校教材系統教學,有進度跟約束力,更有同儕間鼓勵,學校和家庭教育相輔相成,定能事半功倍。  政治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劉怡君表示,毛利人是紐西蘭原住民,英國人抵達後,毛利語成為弱勢語言,他們意識到毛利語即將消失,因此用「母語在家學」等一系列配套搶救,成功讓毛利語持續傳承。她說,要讓語言成為母語,3個關鍵缺一不可:青春期前學習、足夠語言接觸、有意義的社會互動。  紐西蘭毛利人找來會講毛利語的保母,每天超過5小時陪伴,讓孩子從小接觸,就算長大鮮少使用,語言架構、語法,仍然深植心中。另在紐西蘭,民代可以在國會採用毛利語質詢,官員若聽不懂,可以請翻譯,甚至有毛利語版國歌,在紐西蘭,使用毛利語並不會奇怪。  劉怡君說,從紐西蘭政策中,可以得知母語在家學並沒有錯,而且效果更好。她也說,母語在家學,不代表在學校就不能講或學習,只是政策需要完整配套。

  • 客家藝文競賽創佳績 基隆8隊伍獲特優

    客家藝文競賽創佳績 基隆8隊伍獲特優

    2020客家藝文競賽北區賽,基隆市參賽校數和隊數均成長60%,共計19隊參賽,其中8隊獲特優獎,5隊獲優等獎,另5隊獲甲等獎,成績創下史上新高,各特優學校也將在11月21日代表基隆參加全國總決賽。 教育處長林祝里表示,基隆主要語言是閩南語,客家族群並不多,但市府透過各種學習活動、展演活動,鼓勵學生學習不同母語,在推動客語教學過程中,不僅讓學生快樂學習,也能傳達客家文化豐富的內涵,今年參加競賽展現成果,創下紀錄。 林祝里指出,碇內國小天使合唱團、尚仁國小、碇內國中能有如此佳績,都是指導老師熱心指導及學校團隊共同努力的成果,也是學校和社區家長共同營造學習情境的展現,這次比賽過程,校長、老師、家長都出動為學生化妝、搬器材等,大家合作無間締造佳績。 評審委員說,碇內國小和聲優美、飽滿,聲音清亮,表演元素豐富,動作整齊設計用心,令人讚賞。尤其是小朋友表演時,閃閃的眼神,感動人心,而尚仁國小的口說藝術,更是將客語學習的成效,純熟運用於日常生活,字正腔圓和自然甜美的聲音、表情,充分展現客語之美。 今年總成績如下: (1) 客語口說藝術特優獎:尚仁國小低年級、中年級、高年級組;碇內國小中年級組、五堵國小高年級組。 (2) 客語口說藝術優等獎:建德國中、七堵國小、復興國小。 (3) 客語歌唱類特優獎:碇內國小低年級、高年級組;碇內國中組。 (4) 客語歌唱類優等獎:八堵國小。 (5) 客語戲劇類優等獎:碇內國中。 (6) 甲等獎學校:暖暖國小、武崙國小、碇內國小、仁愛國小、深澳國小。

  • 修正準則引疑慮  教部:幼兒園英語教學執行方式沒變

    修正準則引疑慮 教部:幼兒園英語教學執行方式沒變

    為配合雙語國家政策,教育部10月20日預告修正「幼兒教保及照顧服務實施準則」,擬刪除幼兒園限制採全日、半日或分科之外語教學之規定。這引起學界、教師的群起反對,他們認為,這項修正將會造成幼兒園過度重視英語教學,對現行幼兒教育造成重大衝擊。 現在全美語補習班並不合法,幼兒園可也不能將英語列為單一學科來教學,但可採融入式,在小朋友唱唱跳跳的教學活動中,讓他們學習多種語言(包含英語)。不過教育部為提供幼兒適切接觸外語機會,最近預告修正「幼兒教保及照顧服務實施準則」,擬刪除準則第十三條第七款幼兒園限制採全日、半日或分科之外語教學之規定。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幼兒教育委員會主委楊逸飛表示,台灣人在日常生活中講英語的人很少,因為沒有環境配合,所以幼兒園並不是學英語的好時機。但教育部這次的修正方向,可能造成幼兒園會花很多時間在英語教學,他們會請外師,不但排擠本國教師的工握機會,學費也會大增,家長負擔加重,對現行幼兒教育造成重大衝擊。 台北市立大學教授林佩蓉在個人臉書上說:幼兒階段是學習的黃金期,有很多比美語還重要的事情,如:形塑成長型心智、生活教育、品格教育、母語與國語學習、基本生活常識,如果沒有在此階段建立,之後會衍生更多的學習困難,造成往後的學習落差!在幼兒教育階段,隨便一件事都比英語學習重要!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謝國清表示,許多私立幼兒園就競相開各種才藝班,其中最吃香的就是雙語幼兒園或雙語班,最後苦的是孩子。 對於教育部這次調整幼兒園英語教學,謝國清感到不解與憤怒,要求政府部門自己先成為雙語部門,再來說其他的事。 對於外界的疑慮,教育部表示,這次修正準則,係為避免外界誤解禁止幼兒園實施外語教學,修正後的執行方式與現行規定並無不同。 教育部說,幼兒園如有實施外語教學之必要,仍須由具備外語能力之教保服務人員依其專業並根據幼兒發展需求及學習特性,採統整不分科方式融入課程實施,以提供幼兒適切接觸外語之機會。

  • 從Taiwan Pork,看英語學習的困境

    從Taiwan Pork,看英語學習的困境

     日前農委會面對美國含萊克多巴胺的豬肉明年開放進口,識別標章徵選出爐,圖案是綠底加上圓滾滾金豬,以及鏤空的台灣圖形,看起來相當可愛。但網路吵成一團,原因是初選時的英文標示使用「Taiwan Pig」,最後雖確定改成「Taiwan Pork」,但中文沒有改,就是「台灣豬」。  英文的使用,如稱「America Pig」 會被當成罵人「美國豬」,保證會被人打!現英文改用「Taiwan Pork 」才是對的,至於中文也應改成「台灣豬肉」,才能互相對應。pig 是動物,pork是肉。就像牛是動物,英文是cow,牛肉是beef;羊則是sheep,羊肉是mutton。  不同的動物跟肉搞不清楚,在台灣可能滿普遍。對非母語的外國人來說,不常用自然就不知道,就可能會犯錯。檢視我國的英語教育,為何一般大學畢業生,幼稚園、小學不算,國中3年,高中3年,大學外語折合2年,至少已經學了8年的英語,在各式各樣的表現,如亞洲區托福、日常會話,平均成績都相當不好,甚至落後越南、菲律賓。這表示我國傳統的外語教育真的沒有到位。  我們的教學,其實是「英文」的教育。英語與英文,對學習而言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在以前,我們那時代的學習,國中一年級開始的教學內容「這是一本書」(This is a book.),所注重的是文章式的訓練、文法式的組織與結構,而不是口語化的英語。語言最重要的是音,是與人交談、溝通的功能。但在我們考試領導教學之下,考試裡面有關音的部分又往往非常少。考試的內容大多著重於字彙、文法。大學聯考,音的部分往往只是5分或10分的音標測驗,又多是特例,就像中文的破音字,不是日常生活所需的。既然那麼難拿捏,很多人就放棄了。於是我們的英文學習就成了無聲的學習。背了一大堆的單字,但往往只知其字形而不知其音。但畢竟英文字不是象形字,認形沒有用。而這都是成為後來開不了口,聽不懂別人在說些什麼的主因。現在小朋友的學習情形已經改善,但偏鄉的問題還是很嚴重。  文法對我們的學生而言並不陌生。因為我們很早就教導主詞、動詞及一些奇奇怪怪的文法規則。熟做題目,考起試來,在台灣是無往不利。但後來要開口,什麼五百句型、八百常用句型全派不上用場,遇到外國人,頭腦一片空白,甚至閱讀測驗,讀長篇大論的文章時,讀了前面忘了後面。若要提筆為文,更不知如何著手。  如何克服這個問題,應該採用母語式的教學,注重音的學習,然後大量的字彙、大量的閱讀,這是很後來我體會到學習英語的重要原則。希望藉此野人獻曝,提供大家參考。  首先是胡適的讀書四到:「眼到,心到,手到,口到」,我覺得仍然少了一到。那就是「耳到」。因為英語或西方語系的國家,音是非常重要的,音是他們語言的根本。掌握了音,什麼都好學。因此學英文,需要耳到多聽。當聽過幾次後,對那個音有了印象,以後再聽人家說,文章中再次遇到,就較容易記住。而自然而然的,「說」也變得容易多了。  其次,初學英文不須花太多的時間於文法及音標上。音標及文法也都是隨著大量的音、閱讀,自然去建立的。老美的學生一般而言,正常的文法教育是到了高中以後才實施。至於單字的拼法,也不要一開始就強調正確性。我曾看過布希時代的副總統奎爾先生到愛荷華州的果菜市場巡視,一時興起要幫農民寫一個 POTATOES ON SALE,當場還是把馬鈴薯給拼錯。美國小孩蘋果寫成 aple 的大有人在。過度強調拼法的正確性,反而會嚇了學生。現在電腦非常的發達,你在寫作時拼錯了,電腦可以自動幫你更正。沒什麼大不了。  第三,大量的字彙,須由字根、字首的拆解組合而來。字彙由淺入深,先由兩三個字母的簡單單字再逐漸到多個字母的複合字。注重音韻,能琅琅上口,透過耳朵的學習可以事半功倍。大量的字彙就能幫助大量的閱讀。而英語的教材應尋找活潑生動與日常生活可以結合的內容來學習,則容易持續有恆。  當然這種注重「音」學習的教學,師資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幸好科技的發達,透過影音的反覆播放,甚至光碟的互動式教學都能學習良好的發音。不出國,都能學好英語。(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 中時專欄:林建甫》從Taiwan Pork,看英語學習的困境

    中時專欄:林建甫》從Taiwan Pork,看英語學習的困境

     日前農委會面對美國含萊克多巴胺的豬肉明年開放進口,識別標章徵選出爐,圖案是綠底加上圓滾滾金豬,以及鏤空的台灣圖形,看起來相當可愛。但網路吵成一團,原因是初選時的英文標示使用「Taiwan Pig」,最後雖確定改成「Taiwan Pork」,但中文沒有改,就是「台灣豬」。  英文的使用,如稱「America Pig」 會被當成罵人「美國豬」,保證會被人打!現英文改用「Taiwan Pork 」才是對的,至於中文也應改成「台灣豬肉」,才能互相對應。pig 是動物,pork是肉。就像牛是動物,英文是cow,牛肉是beef;羊則是sheep,羊肉是mutton。  不同的動物跟肉搞不清楚,在台灣可能滿普遍。對非母語的外國人來說,不常用自然就不知道,就可能會犯錯。檢視我國的英語教育,為何一般大學畢業生,幼稚園、小學不算,國中3年,高中3年,大學外語折合2年,至少已經學了8年的英語,在各式各樣的表現,如亞洲區托福、日常會話,平均成績都相當不好,甚至落後越南、菲律賓。這表示我國傳統的外語教育真的沒有到位。  我們的教學,其實是「英文」的教育。英語與英文,對學習而言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在以前,我們那時代的學習,國中一年級開始的教學內容「這是一本書」(This is a book.),所注重的是文章式的訓練、文法式的組織與結構,而不是口語化的英語。語言最重要的是音,是與人交談、溝通的功能。但在我們考試領導教學之下,考試裡面有關音的部分又往往非常少。考試的內容大多著重於字彙、文法。大學聯考,音的部分往往只是5分或10分的音標測驗,又多是特例,就像中文的破音字,不是日常生活所需的。既然那麼難拿捏,很多人就放棄了。於是我們的英文學習就成了無聲的學習。背了一大堆的單字,但往往只知其字形而不知其音。但畢竟英文字不是象形字,認形沒有用。而這都是成為後來開不了口,聽不懂別人在說些什麼的主因。現在小朋友的學習情形已經改善,但偏鄉的問題還是很嚴重。  文法對我們的學生而言並不陌生。因為我們很早就教導主詞、動詞及一些奇奇怪怪的文法規則。熟做題目,考起試來,在台灣是無往不利。但後來要開口,什麼五百句型、八百常用句型全派不上用場,遇到外國人,頭腦一片空白,甚至閱讀測驗,讀長篇大論的文章時,讀了前面忘了後面。若要提筆為文,更不知如何著手。  如何克服這個問題,應該採用母語式的教學,注重音的學習,然後大量的字彙、大量的閱讀,這是很後來我體會到學習英語的重要原則。希望藉此野人獻曝,提供大家參考。  首先是胡適的讀書四到:「眼到,心到,手到,口到」,我覺得仍然少了一到。那就是「耳到」。因為英語或西方語系的國家,音是非常重要的,音是他們語言的根本。掌握了音,什麼都好學。因此學英文,需要耳到多聽。當聽過幾次後,對那個音有了印象,以後再聽人家說,文章中再次遇到,就較容易記住。而自然而然的,「說」也變得容易多了。  其次,初學英文不須花太多的時間於文法及音標上。音標及文法也都是隨著大量的音、閱讀,自然去建立的。老美的學生一般而言,正常的文法教育是到了高中以後才實施。至於單字的拼法,也不要一開始就強調正確性。我曾看過布希時代的副總統奎爾先生到愛荷華州的果菜市場巡視,一時興起要幫農民寫一個 POTATOES ON SALE,當場還是把馬鈴薯給拼錯。美國小孩蘋果寫成 aple 的大有人在。過度強調拼法的正確性,反而會嚇了學生。現在電腦非常的發達,你在寫作時拼錯了,電腦可以自動幫你更正。沒什麼大不了。  第三,大量的字彙,須由字根、字首的拆解組合而來。字彙由淺入深,先由兩三個字母的簡單單字再逐漸到多個字母的複合字。注重音韻,能琅琅上口,透過耳朵的學習可以事半功倍。大量的字彙就能幫助大量的閱讀。而英語的教材應尋找活潑生動與日常生活可以結合的內容來學習,則容易持續有恆。  當然這種注重「音」學習的教學,師資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幸好科技的發達,透過影音的反覆播放,甚至光碟的互動式教學都能學習良好的發音。不出國,都能學好英語。(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 奔騰思潮:劉怡君》母語保存政策─在家學

    奔騰思潮:劉怡君》母語保存政策─在家學

    韓國瑜還任高雄市長時,提出「母語在家學」的語言政策概念,此概念一出,立刻遭受四面八方揶揄嘲諷,認為是草包提出的草包政策。然而,從社會語言學和第二外語習得理論來看,母語在家學有其理論基礎,而且是目前世界上少數語言復興成功案例的有效做法。 語言學習的必要條件 「母語在家學」這樣的政策要能成功,是需要有諸多條件配合,在討論配套條件之前,先來說明語言自然習得的三個必要條件,缺一不可。三條件如下:一、語言學習關鍵期前 (critical period);二、社會性的語言互動 (meaningful social interaction);三、語言使用的質量充足 (language exposure)。 雖然語言習得理論尚無絕對定論,但是大多數語言學家透過認知語言學實驗和第二語習得研究認為人類對語言刺激有與身俱來的理解本能,當小孩大腦尚未側化(lateralization)完畢前,任何有意義的語言刺激透過社會互動,並且質、量充足時,孩童可以以驚人的速度掌握語言,自然而然的習得該語。大腦側化一般認為是青春期之前,這是黃金語言學習關鍵期(Critical Period)。 一個嬰兒,在滿足上述的三條件─語言學習關鍵期前、社會性的語言互動、且語言刺激質量充足的情狀況下,兩歲左右就有能力區別同時學習的多種語言,知道和誰(whom),在什麼處境(what situation),該用哪種語言(Which)來表達;平均而言,小孩在五歲之前可以完成語言自然習得,並且成為這個語言的母語使用者,此外,語言習得後,即便長年不用該母語,當需要使用時,雖然語言表層的展現(performance)會顯生疏,但是語言學家已證明,在語言學習關鍵期間,透過自然習得的語言底層能力(competence)是一輩子不會消失的。也就是說,如果一對客家父母在家使用客家話和他們的新生兒互動,當小孩五歲時,就具備說客家話母語的能力,即便小孩長大後年久不說客家話,使用客家語的底層本能仍然存在。由此可知,母語在家學是符合語言生理發展最有效又最實惠的作法。 反對母語在家學的理由 然而,反對人士指出,如果母語能在家學成,那麼本土語言,如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就不會面臨使用人數驟降的危機了。此外,「母語」在台灣與「族群認同」和「低階語」的概念連結,涉及語言權力不對等的關係,因此母語在家學而不在學校學就變成族群歧視的政治議題。這樣的觀點是從語言的社會性角度出發。 語言生態有如自然生態,弱肉強食、互為消長,強勢語通常會擠壓甚至取代弱勢語的生存空間。華語成為台灣的強勢語有其歷史背景。自從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為了消除日治時期的皇民化運動而大力推行國語運動,加強在學校、機關、影視廣播使用標準國語。國語運動推行約40年(從1946年到1987年解嚴後),成功的讓華語使用者快速由40%增加到96%,這樣的語言統一政策雖然在戰後管理與經濟發展上有重要貢獻,但是任何政策都是雙面刃,不可諱言,國語運動控制並壟斷語言使用場域,排擠了台灣本土語言的生存空間。 根據張學謙教授於2017年發表的本土語言使用情況調查,只有22.41%的國中小學生覺得自己的台語聽力「很流利」,覺得自己台語說得「很流利」的只有16.84%。楊真宜的調查發現,北部和中北部家長在家中幾乎不使用閩南語,中、南、東部的家長則是國台語切換方式和子女溝通。能在家使用母語和子女流暢溝通的人數正逐年下降,年輕家長流失使用本土語和子女溝通的能力,使得「母語在家學」被誤認為是癡人說夢的草包政策或淪為政治鬥爭的祭旗。 母語在家學政策推動範例 自由時報於2019-11-08 報導中研院學者指出「母語在家學就好」的看法,限縮本土語言只能使用於特定場合,可能構成語言歧視。本文認為,這樣的不實指控顯然有其政治目的。「母語在家學」的目的並非要限縮母語「只能」在家使用,其執行也與其他現行語言政策之間無排他效應。事實上,官方推動的語言政策如果沒有社區和組成社區的家庭單位支援,將注定失敗。反之亦然,「母語在家學」這個以家庭為單位的語言措施應該要配合政府其他語言政策,上下呼應,內外支援,才能發揮最大效果。 以紐西蘭原住民毛利語為例,紐西蘭被英國殖民時,英語成為學校教學、官方和職場使用的強勢語言,因此,許多毛利父母鼓勵子女學習英文,以便在主流社會能爭取一席立足之地,毛利語逐漸衰微。到了1970年代會說毛利語的只剩下23.3% 年齡為40歲以上的成年人,會說毛利語五歲以下的兒童僅存1%。自從1975年以後,毛利人意識到族語正瀕臨滅絕的危機,開始積極展開毛利語復興運動。其中最關鍵的語言政策,也是最廣為借用的作法就是「語言巢」(language nest)─利用幼童語言發展的生物能力,結合社區風俗習慣和政府政策的語言復興計劃。 語言巢提供零歲到六歲幼童每天4到8小時的學前教育,由使用毛利語的母親或保母負責安親照顧。透過遊戲、傳統活動聚會、閱讀、社交生活,等等… 讓兒童在語言浸潤的自然環境中學會毛利語並且傳承部落文化知識。語言巢不但凝聚了家庭與社區的力量,保存了語言和傳統文化,它所營造的浸潤內化的語言學習過程,自然陶塑了毛利兒童對毛利語言和毛利文化的正向認同感。語言巢政策同時配合紐西蘭政府提升毛利語教育經費、社經地位和文化價值,成果斐然,毛利語終於擺脫瀕危的厄運,成為語言復興的成功典範。 結語 本土語言復興最重要的環節就是家庭傳承。政府除了應該重視本土語言權力均衡的問題,更應該回歸語言習得的自然機制,強化家庭對母語保存的功能。目前政府已經向上推動諸多語言教學政策,若能搭配「母語在家學」的作法,提供社區母語學前教育或鼓勵父母在家和嬰幼兒說母語,應能向下扎根母語於家庭和社區之中,讓本土語言不僅是學校學習的「學科」,而是真實生活互動的溝通工具。(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 搶救客家文化 屏東出客語書

    搶救客家文化 屏東出客語書

     屏東縣約有20萬客家人,占全縣人口近1/4,為了搶救不斷流失的客家文化,縣府14年前發展「客語沉浸教學」,6年前又推動「客語學習家庭」,並出版客語學習書籍,從社區、學校與家庭扎根,讓客家語言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客語沉浸教學是老師在校以客語做為教學主要語言,小朋友50%以上時間,生活作息都使用客語。從最早在3所幼兒園試辦,到如今已有幼兒園共12所33班、國小共5所7班,934人參與。  客語學習家庭是由1名客語老師、薪傳師,帶領家庭藉由情境、主題式教學,在家自然而然學習客語,深化客語母語力。共招募22班、150個學習家庭,參與人數412人,其中也有閩南人及原住民家庭參與。  4日縣府舉辦客語沉浸教學與客語學習家庭成果展與頒獎典禮,同時發表新出版的客語學習小書「客語真好玩:手指謠手部遊戲」,內容生活化、趣味化,容易朗朗上口,讓小朋友從玩樂中學習。  為了深化客語教學,縣府成立客語課本編輯小組,希望在學科中就能學習客語,未來將成立客語課程發展中心,並在社區推廣客家藝文活動,讓說客語變得更自然、生活化。

  • 搶救客語大作戰 屏縣推沉浸教學與客語家庭

    搶救客語大作戰 屏縣推沉浸教學與客語家庭

    屏東縣約有20萬客家人,占全縣人口近1/4,為了搶救不斷流失的客家文化,縣府14年前發展「客語沉浸教學」,6年前又推動「客語學習家庭」,並出版客語學習書籍,從社區、學校與家庭扎根,讓客家語言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客語沉浸教學是老師在校以客語做為教學主要語言,小朋友50%以上時間,生活作息都使用客語。從最早在3所幼兒園試辦,到如今已有幼兒園共12所33班、國小共5所7 班,934人參與。 客語學習家庭則是由1名客語老師、薪傳師,帶領家庭藉由情境、主題式教學,在家說自然而然學習客語,深化客語母語力。共招募22班、150個學習家庭,參與人數412人,其中也有閩南人及原住民家庭參與。 4日縣府舉辦客語沉浸教學與客語學習家庭成果展與頒獎典禮,同時發表新出版的客語學習小書「客語真好玩:手指謠&手部遊戲」,內容很生活化、趣味化,也容易朗朗上口,讓小朋友從無壓力的玩樂中學習。 為了更深化客語教學,縣府目前已成立客語課本編籍小組,希望從學習學科中就能學習客語,未來也將成立客語課程發展中心,並在社區推廣客家藝文活動,讓說客語變得更自然、更生活。

  • 一起聽故事、說阿美語 河邊教室好美麗

    一起聽故事、說阿美語 河邊教室好美麗

     初夏的陽光靜靜灑在花東縱谷大地,蜿蜒的秀姑巒溪與海岸山脈孕育著原住民族的生命力,在花蓮南邊的玉里,193縣道旁的春日部落風景秀麗,一陣陣用阿美族語吟唱出來的歌謠傳出;有著尖尖屋頂的平房裡面,幾個學齡前的兒童,正跟著老師牙牙學習母語,這是全台灣第一個純阿美語幼兒部落河邊教室。  部落河邊教室的老師叫巴奈,一位在都市長大的原住民,從小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到處搬家;小時候,族語對她來說只是老一輩才說的古老語言,巴奈也只有在寒暑假回花蓮阿公阿媽家,才學到粗淺的單字,直到長大在原住民重點專科學校讀書後,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和她膚色相近、語言相似的同胞,才發現自己與漢人從語言、服裝到文化都不一樣,但更讓她感到遺憾的是身為護理師,卻無法與病榻上的阿公用族語溝通。  巴奈分析她的名字,就是稻穗的意思,在阿美族命名的意涵中,成熟的稻穗是向下彎腰,代表謙虛,也因為稻穗多籽,所以是非常有生命力、有財富的象徵,她從中發現阿美族的文化是如此美麗,也因為認識自己,從名字開啟了對文化認同的這一條路。  巴奈的孩子在體制內學校學了很多年的母語仍無法以完整句子對話,於是巴奈報名台師大的母語班,去年在影像藝術工作者馬耀比吼邀約下,回到花蓮擔任全阿美族語的幼教老師,和孩子一起學習母語。  東華大學族群文化學者、阿美族祭師巴奈母路對阿美族語有著深刻的形容,「語言是靈魂的象徵,如果不說母語,人的軀殼跟靈魂是脫開的。如果一個人沒有用靈魂的覺悟去活在世界上,世界是不對的,你也會變成不對的人。」  巴奈表示,他很幸運有機緣,可以碰觸到族群角色的自我認同,很多原住民沒有這樣的環境與機會認識自己,因為他們只認識阿美族三個字,而且只是課本裡的阿美族,不是從生活體驗、長者故事中了解。現在學生人數越來越多,未來還會有專屬的部落教室,用學習來的母語當鑰匙,開啟族群文化的認同之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