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每堂課的搜尋結果,共09

  • 新課綱「素養」怎養成?張曼娟等6名人化身「線上孔子」揭秘趣

    人格素養怎養成?爸媽身教、老師學校教,也來看教育名人線上智慧教室,化身「現代孔子」現身說法,透過科技傳授品格、知識、美感!108年新課綱即將上路,教育是主軸。據國教院定義,素養能力指的是「知識」、「技能」、「態度與價值」三大範疇的結合,但更重要的是在生活情境中的應用! \n \n在數位化今天,科技是「兩面刃」,有可能帶來「數位鴻溝」,但也能透過網路、雲端傳授更多資訊。台灣三星電子攜手親子天下自今年3月起推出由張曼娟、楊俐容、沈芯菱等6名人的線上智慧教室課程,運用科技與創新教學方式,為老師與家長開啟「素養教育」的入門之鑰。 \n \n我們常說要進行素質教育、人文教育,究竟如何提升人格素養?而人格的養成究竟要從哪裡著手?論語《述而》篇中明載,「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言簡意賅箴言直到現在還能受用。然數位時代資訊蓬勃爆炸,或許我們擷取知識更便捷,然無形中也可能造成「人際疏離」,無法控管「情緒」。 \n \n關注台灣教育的台灣三星電子從2014年開始陸續挹注完整軟硬體設備在全台佈建19間智慧教室,2018年起啟動O2O模式首度攜手親子天下,自今年3月起推出六堂線上智慧教室課程,運用科技與創新的教學方式,提前為老師與家長開啟「素養教育」的入門之鑰。 \n \n \n即將上路的108國教課綱,即是顛覆家長及第一線教育工作者想像的大革新,從強調能力導向的九年一貫教育到以素養為主軸的十二年國教課綱,不同點包含「每所學校教學特色都不同」、「依照學生差異給予不同教育」,而最大的變革即是「從知識、能力的學習,變成素養能力的養成」。 \n \n三星與親子天下合作推出的線上智慧教室課程,以六大領域主題啟發孩子的素養能力,已引發家長社群熱烈迴響,每堂課約10分鐘,六堂課講師與主題分別如下: \n \n \n●情緒x人際力:「人際關係與團隊合作」是一生必修的重要課題,情緒教養專家楊俐容以生活實例講解溝通技巧,讓學童面對未來無往不利。 \n●哲學x思考力:擁有哲學家思辨的態度,讓學童能做出最好的行動,思考型作家王淑芬以哲學4F思考法,育成「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素養。 \n●科技x自學力:青年公益家沈芯菱傳授SMART自學法,學習運用科技自學小技巧,並從中培養如何精準達成目標的規劃能力,「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身心素質與自我精進」一箭雙鵰。 \n●美感x感受力:「美感努力運動發起人」陳易鶴將帶來一場親子玩美練習,在日常中隨處培養「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預計九月開課。 \n●跨域x問題解決力:「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對於面對未來推行課綱之重要性不言而喻。藍偉瑩老師將親自示範如何將跨域應用在課堂教學,是對於師生及家長都十分受用的一堂課程,預計十月上線。 \n●生活x品格力:好的品格並不只是讓孩子乖乖聽話,而是對自我的追求,透過孩子品格力大調查,邀請知名教授作家張曼娟現身說法,培養生活品格力的關鍵心法,預計十一月登場。 \n \n少子化時代,每個孩子更是寶!然而孩子的教育不能等,除提供好的資源與環境,親子教育專家也提醒,善用科技是好方法,然「人的溫度」才是養成孩子人格教育的重要關鍵!讓孩子懂得愛、付出,有好的人際互動也是未來瞬息萬變社會中的決勝點。 \n \n \n \n

  • 日本私人健身房攻台 每堂課近7000元起

    日本私人健身房攻台 每堂課近7000元起

     台灣健身風氣漸盛,不僅連鎖健身房頻頻展店,小型私人健身房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在日本擁有約5萬6000名會員、年營業額達200億日圓的私人健身中心RIZAP也搶灘台灣,看準愛美男女,昨品牌找來前金臂人黃平洋助陣,一展減重逾9公斤、體脂下降6%的成果,讓黃平洋再現當年活耀球場時的風光體態。 \n 只是黃平洋瘦身有成,也勢必付出不少代價,除了時間外,RIZAP課程是針對訓練、飲食與營養品補助三方下手,搭配一對一教練指導與教練針對每日餐飲的建議進行微調,來達到減重目的。 \n 只是,若以美體塑身基本課程為例,消費者2個月共16堂課就至少要砸下11萬1000元起的費用,若是雙人美體、美體塑身加強班費用更是落在15萬9000元至17萬4500元間,單堂近7000元起,相較於坊間健身房教練課程,單堂1000至1600元的價格高出數倍,但業者強調,課程開始30天內若無法接受課程內容,將全額退費。

  • 開學日通識修課 大學生兵家必爭之地

    開學日通識修課 大學生兵家必爭之地

    教育部規定每個大學都要開通識課,對大學生來說,選課可是每一次開學的大事,選課除了事前先在網路、同學間打聽教授評價,並透過系統搶熱門課程,頭一兩週還要處理加退選等 ,通識課是大學生兵家必爭之地,而各學校對通識課規定不一,清華大學通識課程「媒體影響與社會問題」兼任講師簡立易說,以清華為例,會先詢問授課教師對於修課人數是否需要限制,過去他的課都以30人為限,後來因為有學生反映修不到課,於是逐步增加到45人。 \n \n簡立易說,清華大學通識教育課程修課制度「蠻複雜的」,通識教育課程是選修課,各科系學生都有,他說,一周2小時2學分,採學期制上課,上課會點名,不容許學生缺課,但學生有事情可以跟老師請假。 \n \n提到學生對媒體社會關注的議題,簡立易說,現在學生課業繁重,在有限的時間下,學生只能關心與自己校內權益的問題,像是清華跟新竹教育大學合併的事。而且,學生根本不看電視,只看網路新聞,有些學生一天5小時都在上課,有的需要兼差打工以應付就學期間的經濟壓力,根本沒有時間接觸社會跟看電視新聞,更別說參加學校社團活動。 \n \n除了在清華大學,簡立易也在東吳大學中文系進修學士班開新聞採訪寫作課,他說,這個課是配合中文系課程所設計的,學生是因為有興趣才來選修這門課程,採學期制,每學期都會開,通常都是大二大三大四或延畢學生修這堂課,他說,沒有人數規定,一班都在40到50人之間,也會安排學生戶外教學,參觀電視台或是新聞媒體等。 \n \n

  • 嘆舞蹈課每堂只有800元 幼教師下海賣淫

    嘆舞蹈課每堂只有800元 幼教師下海賣淫

    幼教舞蹈老師竟下海賣淫!台中市霧峰警分局執行靖黃專案,查獲遠從台南到台中性交易的楊姓女子,而從她與對方攀談時秀出的藝術照,讓員警瞪大了眼,直呼「真看不出來已經年近40,果然是台灣版美魔女」! \n38歲的楊姓女子拖著行李箱出現在汽車旅館附近,先是慌張的左右張望,緊接著快步踏進旅館內,引起在旁埋伏的員警注意,一度懷疑她只是與男友入內約會,沒想到,40分鐘後又見她快閃欲離開,立即趨前盤查。 \n楊女坦承賣淫,她表示,自己在幼稚園擔任舞蹈專科老師,因為每堂課只有800元,且因少子化導致課變少,還必須往來各個幼稚園教課,再加上自己平日開銷大,才下海賣淫,每次交易5,000元,卻沒想到第一次下海就被逮。 \n警方在楊女的手機發現她與嫖客談生意時的line對話畫面,發現她在上面PO出自己的藝術沙龍照,身穿馬甲、酥胸半露,且長相相當清秀,讓員警大呼「果然看不出來已年近40」,雖也忍不住質疑「照片應該有修圖」,但強調仍堪稱台版美魔女。

  • 《人間好文》鞦韆

     「我記得念小學的時候,我是一個不太有人緣的小孩。妳知道嗎?就是那種朋友不多,別人有好處也不會想到你的孤獨孩子。」 \n 他抽了一口菸,看著我說話。煙霧迷迷濛濛地擋住他四分之三的臉。 \n 「那個時候,一天要上八堂課,每堂課的中間,會有十分鐘的下課時間。一下課小朋友就會全部跑到操場上,排隊玩遊戲器材。欸,妳小時候最喜歡玩什麼?」 \n 「單槓。」我回答,不知道為什麼,有一陣子我非常喜歡把自己的身體整個倒反過來。 \n 「我最喜歡盪鞦韆喔。」他淡淡地笑著,擠出一個酒窩來,那酒窩跟他的臉不太搭配,像是獨立存在的童年象徵。 \n 「可是,我從來搶不到。下課的時候,就只能有幾個風雲人物的小朋友在那邊占著鞦韆的位置。他們很神氣喔,一下坐著,一下站著,厲害的還可以邊盪邊跳。我只能站在旁邊看,心裡偷偷希望可以快點輪到我。」 \n 「不能說好每人幾分鐘輪流玩嗎?」 \n 他停下說話,瞇起眼睛看了我幾秒鐘。 \n 「妳小學一定沒有不受歡迎過喔?」他問。 \n 「什麼意思?」 \n 他沒有多做解釋搖了搖頭。「總而言之,我就是一個隱形人,沒有人真的在乎我。就這樣,好幾個月過去了,從來沒有小孩讓出鞦韆給我玩。」 \n 「有一天,上課的鈴響了,大家一哄而散。我看著四下無人,天啊,鞦韆終於空出來了,便趕緊爬上去盪。我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我多高興啊,我發抖地站了起來,然後彎曲膝蓋向上推,越盪越高,越盪越高,我聽見咻咻的聲音,風吹得我頭髮都往後飛……」 \n 「哇,真好。」我讚嘆著。雖然我不過是個廣告業務,並不清楚他為何要提起這個故事。 \n 「過了不久,教務主任就過來了,他問我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 \n 『因為我想要盪鞦韆啊。』我回答。 \n 『現在上課了,上課小朋友應該要回去教室,下課才可以玩。』教務主任說。 \n 『可是,下課的時候我都盪不了鞦韆,只有現在別人不玩的時候,我才有機會……』 \n 妳相信嗎?教務主任沒有責備我,不但這樣,他站在旁邊,讓我再盪了五分鐘,才牽著我的手,帶我走回班級去。」 \n 「我們回到正題吧。」他把菸熄掉,眼神注視著桌上的咖啡,好像掉進深深的洞裡,又慢慢地爬上來似地。我趕緊坐好,把筆記本拿起來。坐在我對面的,可是台灣數一數二網路商城的大老闆。 \n 「妳問我事業成功的秘密,其實十幾年前剛開始創業時,我根本不懂什麼是網路,什麼是電腦喔。我只是聽別人說,有個地方叫網路,可以不用花大本錢租地方開店,上面可以賣東西,我就自己跑去商場買了一台電腦回家研究。 \n 剛開始時我多蠢啊,打電腦時小心翼翼的,用一根手指一個鍵一個鍵地慢慢key,我還以為,電腦跟電話一樣,一次只能撥一個號碼。當時也沒有人可以問。」 \n 「但現在公司的年營收已經破十億了……」 \n 「很不可思議啊。事情就是要趁沒有人的時候,埋頭做一做。」 \n 他歪著頭想了一想,露出一個調皮的鬼臉。接著小小聲地說: \n 「欸,說了妳不要笑喔,我總覺得,我的創業理念,跟我小時候盪鞦韆,好像有點關係咧……」

  • 業餘人生-學樂器

    業餘人生-學樂器

     小號到了他手上,熠熠放出幸福的光彩,唱起穿入雲霄的花腔。他的號音燦亮、圓滑、宛轉、細緻,明明是同一把楞頭楞腦的單鈕軍號,他一拿起來就變成了活物。連閱歷豐富的老教練每次聽到他吹號,都笑得把滿臉皺紋逼成一團…… \n 小學時候,同班同學紛紛上起「才藝班」:珠算、鋼琴、小提琴……,爸爸問我想不想也去學個樂器,拉拉琴?我那時一心想當大漫畫家,對樂器沒什麼興趣,於是只搖搖頭,說沒興趣,之後爸媽再也沒提學樂器的事。多年後不禁有點兒後悔:當年應該學一下鋼琴的,這樣好歹能讀譜,也能彈彈鍵盤,摁出幾個和弦來。不過,我那一搖頭,替爸媽省下了多少錢哪。 \n 我們兄弟倆後來去上了「國語日報」的美術班,除了畫圖,也玩黏土、做版畫。那班小朋友的老師,竟是「東方畫會」創始成員的大畫家吳昊先生──回想起來,吳老師跑來跟這些小毛頭攪和,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幾分返樸歸真的童心?吳老師對小朋友十分和氣,交代了這堂課的主題,便任我們各自發揮,他踱來踱去看看,偶爾指點一下,氣氛很輕鬆。有一次,他拿了一籮筐的鵝卵石來讓小朋友著色,教我們先塗一道白色底漆,乾了再上彩色。他自己也拿了幾顆,自顧自地畫起來。他不上底漆,蘸了濃濃的顏料就直接畫在石頭上──圓鼓鼓的魚、胖嘟嘟的雞、蜷著身子的老虎,就這樣活靈活現地出現了。當年要是多長一點心眼,就會懂得跟老師要一顆來作紀念,他一定會給的,不過小朋友那會想那麼多呢。 \n 那些年的樂隊時光 \n 說遠了,本來要講學樂器的事。我之所以對樂器興趣缺缺,恐怕和剛上小學的「唱遊課」老師有點兒關係──那是一位極悍霸的女老師,對我們這些纔六七歲的小鬼頭體罰起來毫不手軟,一不高興就對全班破口大罵,使我視「唱遊」為畏途。兒時記憶自有頑強之處,那老師姓什麼、長什麼樣,都已經不復記憶,但她當年教我們唱一首她自作詞曲的奇怪的歌,過了這麼多年,仍然記得牢牢: \n 有一小孩/孩孩,孩孩 \n 見一蜜蜂/嗡嗡,嗡嗡 \n 用手一抓,哎唷!(這裡的「哎唷」要驚聲大叫) \n 痛哭流涕/涕涕,涕涕 \n 這四行情節,也算實踐了「起承轉合」的創作原則吧。 \n 小學時候吹的直笛不算,我正式學的第一樣樂器,應該是國中鼓號樂隊的小號。它和樂隊班的小號不一樣:樂隊的小號有三個活塞按鈕,鼓號樂隊的小號只有一個鈕,吹奏方式比較單純。團練的時候,練習走隊形的時間好像比合奏曲子還要多,大概鼓號樂隊從來不標榜音樂表演多細膩,只要隊形走得漂亮、音樂吹打得夠響,也就可以了。我那把小號也不知道傳了幾代,但歷任學長都把它保養得鏜亮照眼,我自然也不能怠慢。小號吹起來真的很響,偶爾帶它回家,練習時得關門關窗,把號口摀在棉被上,否則四鄰不得安寧。 \n 我們那班除了鼓號樂隊,同時也是負擔提高升學率重任的「第一好班」──那還是能力分班的時代。天地良心,我從來都不算功課特別好的孩子,大概是國中那場入學考試(當年總是偽裝成「智力測驗」名目)考運特別順,僥倖混進了那一班。開學之後纔發現:班上同學有許多是老師、議員、或者什麼什麼長的兒子,動用各種關係「關說」進來的。 \n 發光的天才小號手 \n 國中生活實在很痛苦:體罰、惡補、無窮無盡的平時考抽考周考月考模擬考,一切「填鴨」的手法都沒有遺漏。只有鼓號樂隊出任務去表演的時候,稍稍有幾分「放風」的快意。我並不是一個有天份的號手,對它既不討厭也不特別喜歡,該我吹就吹,沒事也不太想它。然而有一個同學特別不一樣:小號到了他手上,便熠熠放出幸福的光彩,唱起穿入雲霄的花腔。他的號音燦亮、圓滑、宛轉、細緻,明明是同一把楞頭楞腦的單鈕軍號,他一拿起來就變成了活物。連閱歷豐富的老教練每次聽到他吹號,都笑得把滿臉皺紋逼成一團。 \n 那同學個頭不高,瘦瘦的身子,老是駝著的肩膀頂著一顆極大的腦袋,戴一副深度近視眼鏡,憨憨一笑,便露出戴著鐵箍的牙齒。他的家世背景是十分厲害的,但我忘了他父親是名醫抑或企業家,總之是動用了不小的關係,纔讓他進了我們這班。他鋼琴小提琴樣樣精通,有一次音樂課,他一口氣背了幾十頁的譜,秋風掃落葉一路彈下來聽得我們個個目瞪口呆,把音樂老師也嚇壞了。老師乾脆要他下次帶小提琴來學校拉給我們聽,第二周的音樂課就變成了他的個人演奏會。我們聽得十分幸福,毫無異議。 \n 世界另端尋找自我 \n 他的家長硬要讓他進水深火熱的升學班,後來證明是一樁極大的錯誤。他完全沒法面對每天從早考到晚、「少一分打一下」的填鴨生活,從歷史地理到英數理化都應付不來,考試永遠一塌糊塗,每堂課都看到他被不同的老師叫去前面狠揍。他每次挨揍都狀極痛苦地縮手歪身、蹦蹦跳跳,往往惹得老師更怒,不免多吃幾下板子。 \n 只有在音樂課上,他不用挨打,仍是那個威風八面的天才。然而音樂課後來都被「借課」去上數學了。漸漸他的眼神變得茫茫然,上課時候老望著虛空中的一點。漸漸他幾乎不笑也不說話,只有被老師叫出去挨揍的時候纔像回過魂來,拼了命地左縮右跳。他一邊挨著打,一邊咧開嘴,一條口涎長長地從嘴角滴下來。那個發光的音樂神童,變成了一頭被凌虐的畜生。 \n 有一天,他不來上學了。又過了一陣子,他爸爸替他辦了休學,聽說是把他送到國外去了。 \n 我把他的事情講給爸爸聽,爸爸很認真地說:記住啊兒子,他很可能是你們這一班同學之中,未來成就最高的那個人。 \n 直到現在,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但願他後來找到了與這世界和平共存的方法。

  • 性心理課熱門 站著旁聽也甘願

     「沒女朋友被嘲笑怎麼辦?愛上有女友的男生,如何解脫?」《重慶晚報》報導,日前大陸教育部要求大學生「心理健康課程」要包括性心理和戀愛心理等內容,目前成為大學的熱門課程。 \n 這兩天,西南大學選修課正在網上確認,一名女生查到自己選上「大學生性健康教育」課程時,高興得又叫又跳。 \n 「這門課每學期都非常搶手,」西南大學教務處人員說,該校的性健康教育課程、性文化與性健康、愛情心理學、大學生戀愛.性.婚姻等課程,由於貼近大學生需要,很受學生歡迎。 \n 以「大學生性健康教育課程」為例,這門課已開了14年,最早只是部分院系開設,由於學生反應很好,2003年成為全校通選課,200多人的大教室常常座無虛席,沒選上的還會站著旁聽。 \n 重慶大學一位心理學老師說,該校的心理健康課程每學期也有2000多人選修。 \n 「大學生性健康教育」課堂上,學生們將學到性解剖、性生理、婦科男科常見病、性心理、性困惑、避孕等內容。西南大學校醫趙立說,校醫院幾名臨床醫生組成一支教學團隊,上課以提問與講故事的方式進行。 \n 比如「包皮一定要割嗎」、「我的乳房正常嗎」、「最近老是夢到班裡那個男生,還幻想著和他在一起,我是怎麼了」等,每堂課開始前,老師都會根據這堂課主題提出一連串問題,引導學生思考。 \n 最能引起轟動的,莫過於上「避孕」這一主題時在課堂上發給每個人一個保險套,並現場示範如何使用。 \n 「其實這門課還是淺顯了點,」趙立說,儘管這些年來不斷改進教學內容,但和日本等從小學就普及性教育的國家相比,仍有差距。

  • 通識課,其實可以這樣教

     四年前,一位交大的同學在跨年夜裡受不了分手情傷,在宿舍裡燒碳自殺,學生宿舍離我辦公室近在咫尺,當晚我還在學校加班,因此次日得知消息,我非常難過。之後我擔任學校的學生獎懲委員,更發現台灣的大學生對感情的界線無法拿捏,常在無意間做出傷害別人或傷害自己的舉措,甚至因此而遭到興訟,我便下定決心,除了本身專長的白領犯罪與性別法律的研究外,要開設通識課程、推廣法律普及教育。 \n 四年來,我義務利用課餘時間,開設「愛情的法律學分」通識課,每年修課學生都在八十人以上,加上旁聽高達一百多人。雖然同事一開始擔心我去大學部講授通識課會產生挫折感,但四年下來,我發現學生其實是可以要求的。 \n 我開宗明義說:對愛情和法律沒有興趣的,請不要選修,要選的話,保證這是一堂超營養的課,二學分絕對讓你物超所值。但老師與課程助教的辛苦投入,需要同學對等的回饋,因此在這堂課上,學生不論任何原因,每學期僅能請假一次,而每週上課前都必須預習,一學期共要繳交四次書面作業,期末不但要進行辯論比賽,還有期末考,對旁聽生我也一樣要求。 \n 本抱著被同學退選的決心來要求學生,但我驚訝的發現:學生其實能感受到老師和助教的熱誠,不但都能做到我上課的要求,尤其當期末我們分組辯論:性產業問題、同性戀婚姻合法問題、我國目前優生保健法是否該限縮合法人工流產問題等,這些沒有法學背景、多數為理工科的同學,竟都能自為立論,雄辯滔滔,也常有顯經深思的佳句名言,令人相當激賞。 \n 這堂課我嚴守常態分數曲線,因此期末成績從不及格到九十分都有。令我感動的是學生並不會因低分而對老師埋怨,我的教學評鑑仍高達四.五分以上。有學生在期末考卷上說知道自己還沒念通法律,可能考不好,但希望老師不要生氣,以後會持續關心法律議題;也有學生在一學期的課程之後,就有能力以所學幫助遇到法律問題的朋友。 \n 報載通識老師擔憂學生的學習意願低落,不知如何提振學生興趣,也引發各界關注。這些年台灣通識課程既多又廣,學生就像面對一屋子的自助式佳餚,常有無從選擇之感,又易淺嚐即止,看似有通但其實未識。 \n 我以自身經驗認為:學生其實是可以被要求的,而台灣的高等教育應針對學生未來出校門後所需要的各項知識,包括法律、醫療、財經、生態、環保、科技,進行全面規劃,以培育社會公民的能力進行課程設計,邀請各專業領域老師投入,也給予這些老師應有的鼓勵,使老師們有意願以自己的所長投入通識教育,發展出具有特色的課程,使台灣的大學生在通才與專業中取得平衡,這才能落實高等教育通識課該有的博雅理念。 \n (作者為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 康橋學生做實驗 最愛尖端設備

     康橋雙語實驗高中給外界的印象主要是雙語學校,其實除了語文教學出色,校方也鼓勵學生親手做實驗,實驗器材充足先進(左,康橋雙語實驗高中提供),喜歡自然課程的學生受益良多。 \n 康橋在國中時會依照學生的升學意願分成遊學班、直升班與基測班,遊學班以報考國外學校為主,直升班直升康橋高中部,基測班則以國內一般高中為目標。 \n 目前就讀中山醫學院的黃璧蒼,小學五年級轉學到康橋,後來考上師大附中。他說在康橋收穫最多的就是雙語教學,他覺得自己的英文程度比同年紀的好,主要展現在口語表達方面,他不畏懼與外國人對話,因為在校每天都跟外籍老師聊天,講英語是非常自然的事。 \n 另一個受益的就是實驗室,尤其每堂自然課都可以親手做實驗,校方提供的器材充足又先進,又具保護作用,例如強力抽風機能立即將實驗散發出的氣體排出,讓同學可以放心使用硫酸等實驗用液體,而且每個步驟都有老師在旁指導,能夠很快的掌握到訣竅。 \n 就讀麻州Cushing Academy的歐宇娟同學也推崇校方的實驗室。她說,在康橋她最喜歡的課是自然課,因為校方擁有先進的儀器,加上自然老師范智均會將課程融入生活,讓她產生莫大興趣,也促使她想繼續研讀生化科技跟生醫的課程。 \n 她不諱言華人在美國念書有些辛苦,尤其在語言運用上難免與國內學校讀的有些落差,但慶幸康橋的雙語環境讓她可以立即融入英語世界。 \n 另外,校方的數理課程也讓她的科學基礎穩固,一到美國就立即挑戰困難的課程,建立她的自信心。加上康橋長期提倡運動、社交生活,她跟外籍同學很快打成一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