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比例限制的搜尋結果,共116

  • 接力科創板 創業板註冊制起跑

    接力科創板 創業板註冊制起跑

     大陸深改委4月宣布推動創業板註冊制試點,該項政策在15日正式上路。根據新規,紅籌、特殊股權結構和尚未盈利企業將可以在創業板上市,另外,上市公司漲跌幅限制從10%擴大至20%。新規同時明訂退市指標,在上市審核方面,則強化公開透明和市場化原則。

  • 振興經濟 林伯豐提五大建言

    振興經濟 林伯豐提五大建言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3日直言,經濟難在下半年反彈復甦,即使逐步恢復,也難達到去年水準,因此,政府繼紓困之後,振興經濟力道要加快、加大。他同時提出包括產創條例提高抵減比例、營所稅降至15%、檢討一例一休、積極與美方洽簽自貿協定(FTA)、務實修補兩岸關係等五大建言。

  • 深圳鳴槍 首推個人破產法

    深圳鳴槍 首推個人破產法

     備受各界關注的《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本月2日已在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網站上公開徵求意見,這是大陸首部個人破產立法,意義重大。那麼,什麼是個人破產制度?為什麼要建立?誰可以申請?個人破產後是不是不用還錢?這會不會成為老賴們的逃債工具?一連串疑問盤旋在人們心中。

  • 美團讓步 擴大粵餐飲店返還佣金

     具半官方背景的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簡稱廣東餐飲協會)日前發出公告,抨擊大陸外賣綜合平台美團點評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仍維持許多不合理條款。經過連日溝通,雙方18日達成和解,美團將不再要求獨家限制,並擴大廣東餐飲店家的返還佣金比例至3%~6%。

  • 酷碰券限制多 法制局籲放寬

    酷碰券限制多 法制局籲放寬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各產業,經濟部研擬待疫情趨緩後發放酷碰券,刺激內需消費,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日前痛批,很多人都快活不下去,根本不可能為了優惠先掏錢,讓人覺得政策不食人間煙火。立法院法制局指出,政策貴在簡要明確,民眾連基本費用都難以支付,且酷碰券限制使用電子支付平台,建議考慮放寬適用店家及產業限制,並調高補助比例,促進民眾消費意願。

  • 第三航廈缺移工 勞動部修辦法「外籍營造工不受核配比例限制」

    第三航廈缺移工 勞動部修辦法「外籍營造工不受核配比例限制」

    自從行政院送出「國土計畫法」草案中,擬修正推動國家重大建設計畫時得適時檢討變更國土計畫,而近日勞動部因應部分重大公共工程人力不足現象,公告修正「專案核定民間機構投資重大經建工程及政府機關或公營事業機構發包興建之重要建設工程聘僱外籍營造工作業規範部分規定修正條文」,只要經行政院認定的重大公共工程,外籍營造工不受核配比例限制。

  • 陸外資控股券商 增至5家

    陸外資控股券商 增至5家

     大陸證券業對外開放近年來明顯加速,27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摩根士丹利獲得合資券商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的控股股權,交易完成後,摩根士丹利的持股比例將從49%升至51%。同日,高盛也宣布,已獲證監會的核准,將把在高盛高華證券的持股比例從33%增至51%。至此,大陸由外資控股的券商數量增加到5家。 \n 摩根士丹利亞太區聯席首席執行官兼中國首席執行官孫瑋表示,中國是摩根士丹利業務發展的戰略重點之一。回顧公司在中國漫長的發展歷程和取得的卓著業績,他們期待進一步加大對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的投資,以幫助客戶提供更優質的專業建議和服務。 \n 高盛亞太區(除日本外)聯席總裁李廉(Todd Leland)表示,具體來說,獲得多數股權後,他們可以著手準備重組在華業務的實體結構。未來將尋求盡快把所有在北京高華證券營運的業務及管理部門整合為單一公司實體──高盛高華。同時,也將尋求盡早實現100%的所有權。 \n 根據Dealogic的數據,高盛在2018年和2019年A股股票和股票相關發行排名,領先其他國際投資銀行。 \n 2018年,大陸宣布將合資證券、基金管理和期貨公司的外資投資比例限制放寬至51%,3年後不再設限。自此之後,瑞銀集團率先在2018年12月1日宣布將提升所持有的瑞銀證券股份,持股比例由24.99%增加至51%,成為首家實現控股合資證券公司的外資金融機構。 \n 2019年3月29日,證監會發布消息,核准設立摩根大通證券(中國)、野村東方國際證券,兩家公司的控股股東分別是美國的摩根大通和日本的野村控股。這兩家外資控股的合資券商目前均已開業。 \n 從證監會官網披露的審核進度來看,除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之外,目前還有合資券商瑞信方正證券正在申請變更持股5%以上的股東。

  • 有共識再防疫的法國經驗

    有共識再防疫的法國經驗

     法國新型冠狀病毒流行範圍有擴大之際,法國衛生部部長並非首先衝上第一線去防疫或上電視公布確診人數,部長反倒是先提請「法國國家倫理諮詢委員會」,就下面兩個問題作出諮詢意見:首先,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治療和救助有關的倫理問題;其次,在病毒大流行過程中,為保障公共衛生可採取的限制性措施。法國衛生部這套先提請諮詢之處理步驟,對兩岸防疫措施的比例原則頗具啟發性,因為更能凝聚社會共識,減少限制性措施而激起的民怨。 \n 科技與倫理的緊張關係,在1982年法國第一個「試管嬰兒」誕生,就引起法國各界激烈辯論。於是,當時的法國總統密特朗建立了「法國國家倫理諮詢委員會」。該委員會的任務是:就生物、醫學、衛生等研究領域所產生的倫理道德問題提出諮詢意見;此外,就與人、群體和整個社會有關的倫理道德問題提出諮詢意見。其宗旨是從倫理道德角度審視生命科學和健康領域的發展,分析社會所面臨的新挑戰,激發並引導全社會對相關問題展開討論與反思。 \n 法國國家倫理諮詢委員會構成與運作方式,採用少數服從多數之原則來投票決定,但被採納的意見不具有強制性。至2004年,該委員會成為中立的諮詢機構,除成員的任命方式以外,該委員會近乎完全獨立、不依附於任何監管機構。 \n 委員會由1名主席和39名成員組成。主席由法國總統任命,其餘39名成員由科學家、醫生、哲學家、法學家和記者組成。具體構成包括:5名由總統直接任命的哲學家;19名經選舉產生的倫理類問題專家;15位科學研究領域專家,倫理關係與哲學思維是委員會運作奉行的原則。 \n 可提請法國國家倫理諮詢委員會,就特定問題提供意見的政要或機構有:法國總統、國會議員、政府成員、高等教育機構和研究型公共事業基金會。該委員會也可自行決定是否就某一議題發表諮詢意見,運作不會淪為為特定政策背書的橡皮圖章。 \n 例如,本次肺炎疫情在法國各地逐漸蔓延,法國人並不追求疫情上的可防可控,而是疫情倘若升級,政府如何在保障公共衛生安全的基礎上,保護和尊重個人基本人權?限制性措施的邊界為何?如何平衡和減少限制性措施對經濟發展造成的消極影響?單就兩岸此次防疫措施的比例原則來看,推動嚴厲的限制性措施之前,有無考量病毒大流行而導致的緊急狀態,是否有合理的理由讓個人自由讓步;又例如限制個人活動空間,可以限制到多小的空間範圍為妥;在缺乏醫療物資或醫療保護手段的情況下,社會可以在什麼條件下接受某些成員的優先保護等,上述問題本身就具有思索與啟發的價值,倫理價值若對兩岸民眾具有啟迪價值。大陸民眾就不會對防疫是場「人民戰爭」的說辭會語帶保留,因為這是一次對大陸公共衛生預防的突發性事件;台灣民眾對政府防疫已作到「世界第一」等政策宣傳,不會執迷不悟,世界第一不代表可以自掃門前雪。 \n 新型冠狀病毒全球確診及死亡病例持續攀升,雖說各國基於國情差異而採取防疫方法各異,對不同方法的觀察和瞭解,對自身模式的探討與反思,但法國倫理諮詢委員會這套行之有年的運作機制,希冀對兩岸防疫措施上能達到啟發之效。(作者為中華民國公共政策學會監事)

  • 站在「無知之幕」後的徐國勇部長

    站在「無知之幕」後的徐國勇部長

     據報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從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離檢疫,此外,移民署也對1690名滯留湖北的國人註記,並由民航局發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專案包機及經核准者,不得搭載管制名單人員返台。這些滯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機回家,據報近日擬委請律師控訴蔡政府違憲限制人身自由、剝奪國民返鄉權。但內政部長徐國勇則表示,台灣同胞沒注意到憲法第23條,「人民的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長回應,基於疫情防治的理由,當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權利,徐部長更稱我國與日本、美國或法國的做法相同,他們若要告政府,「站在長期從事法律工作的立場,我認為他們不會贏。」 \n 筆者身為法律人,知道徐部長所言或許不虛,然而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縱使有憲法第23條規定,亦僅能在合乎該條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權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須合乎「比例原則」而不能超過「必要範圍」。因此憲法是「原則禁止」限制與干預人民自由權,即便「例外允許」限制基本權,亦應從嚴認定、非到最後手段不得妄圖犧牲人民權利。 \n 我國人民滯留外地急切想返台是事實,政府應盡力設法解決。但徐部長一方面表示為了防疫,這些限制合法且必要,另一方面卻又表示,假如大陸能配合「橫濱模式」,配合我方所提條件,政府已完全準備好了。言下之意,假如沒有依照蔡政府屬意的「橫濱模式」,則這些滯留湖北、無法回家的人民就只能繼續等待。筆者好奇,徐部長所謂的「防疫必要」難道只差在「東方航空」或「中華航空」的飛機嗎?筆者認為,身為法律人的徐部長絕對有智慧為人民找到比「人民告政府不會贏」更好的解決方法! \n 徐部長展現十足「律師性格」,為政策「辯護」,斷言湖北台商告政府「不會贏」。不過,管理眾人之事的政治人物應當展現政治高度,徐部長過去擔任律師,有利害關係考量,當然可以只為當事人利益著想,但今天身為公僕,就不能只有政府這個「當事人」,而是要追求所有人民的最大利益。正如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前聯邦首席政府律師Elena Kagan,在擔任哈佛法學院院長時表示,好的律師必須整合與全觀,才是好的問題解決者及領導者。 \n 筆者相信湖北台胞若非萬不得已,不會想以訴訟向政府爭取權益。而若真正走上法庭,無論訴訟結果如何,對國人、台灣或大陸政府都已經是三輸局面。面對滯留湖北的人民,建議徐部長應收起律師性格,以羞、以惕、以勵,為台胞找尋所有可能的方法。假如湖北疫情漸趨控制,台灣也有2月初自湖北接回台胞的經驗,在防疫漸上軌道之際,對於這些苦苦企盼回台的台胞,除了要彼等忍耐外,一定有比對簿公堂更好的解方。 \n 無論是陳前總統、馬前總統或現任的蔡總統均是法律人,而蘇院長、徐部長也曾是執業律師。法律人在台灣民主化與法治發展的進程裡,著實扮演重要角色。放眼全球,不少優秀的領導人、企業家也是法學院畢業生。我想這正因為法學院裡的邏輯訓練與思辨能力,使法律系學生在許多領域都能如魚得水、一展長才。然而,筆者擔任法學教授近50年,或許歸咎於法學教育對「法律技術性訓練」的重視,使法律人或多或少都具備一種「律師性格」。但若要真正成為一流法律人,除了法律知識外,更該有一顆能設身處地為人民、為社會思考的同理心。 \n 這個道理十分簡單,如美國哲學家約翰‧羅爾斯在《正義論》中的「無知之幕」理論,只需設想自己可能身處眼前的他人的處境,人們自然就會想出最「公平」的解決方式。試想,我們每人都有1690/2300萬的機率身處湖北疫區,我們會希望自己冒著這樣有家歸不得的風險嗎?盼蔡總統、蘇院長、徐部長3名優秀的法律人,能放下輸贏的執著,同理身處湖北的台胞,以百姓的健康為計。假如謙卑的態度能贏得裡子與人民的尊重與信任,則究竟是什麼模式回台並非重點。站在「無知之幕」後,筆者相信徐部長應該能看得更遠。(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法界指 健保修法應合憲不該設限

    法界指 健保修法應合憲不該設限

     新冠肺炎疫情升溫之際,有人批評海外台人或其他依法取得居留資格,從而合法加入健保的人,疑似浪費健保資源,甚至綠委擬提案修改《全民健康保險法》,提高部分在陸工作人士的健保費,但法界人士認為,台灣的《全民健康保險法》,立法意旨從來就不是以國籍為納保唯一考量,舉凡有長久居住在台灣這塊土地者,都一起共同分擔所有人醫療風險的強制性社會保險,不應有不必要超越比例原則及必要性限制。只要在台灣具有居留資格,即有健保資格,無論陸配、外配都一樣。 \n 法界實務人士認為,如認為有浪費情事,是政府如何落實查核,避免國人浪費健保資源,或外人以最低保費,享用台灣優良的健保醫療服務。依大法官釋字472號解釋,認為健保是為了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且對無力繳納保費者,國家應給予適當的救助,在符合比例原則情況下,現行制度根本沒問題,不須修法。 \n 法界表示,立委當然有權修改健保納保及使用資格限制,但過程仍需符合憲法意旨,基於社會互助、危險分攤及公共利益考量,太多政治算計恐造成偏激立法,更有違憲之虞。

  • 大巨蛋弊案  趙藤雄8被告再限境8個月

    大巨蛋弊案 趙藤雄8被告再限境8個月

    台北地院審理遠雄大巨蛋弊案,為因應限制出境新制、每次8個月限制,重新評議集團創辦人趙藤雄等8名被告的是否繼續限境。8人雖都請求解除限境,但合議庭認為8人涉嫌重罪,有逃亡動機,為確保後續審理與執行,仍裁定8人明起繼續限制出境、出海8個月。 \n \n趙藤雄在大巨蛋弊案中涉嫌賄賂新北市議員周勝考,包括其次子遠雄人壽總經理趙信清、前財政部長李述德、台建中心前執行長許銘文等31人遭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圖利、證券交易法起訴,趙藤雄更是遭求24年重刑,解除羈押後以5.5億元天價交保。 \n \n北院日前趙藤雄等8名遭限境的被告到庭調查,趙藤雄表示,他從未出國工作或生活,英文也不太熟練,妻、兒、孫都在台灣,也因身體不好需隨時就醫,且他堅信自己無罪,願意配合司法爭取清白,不會逃亡;趙信清也自認沒犯罪,認為留學經驗不能成為限制出境的事由。 \n \n另,李述德強調工作、經濟來源都在國內,並在國內擔任講座教授、台塑企業獨董,不可能拋棄這些榮譽潛逃國外;許銘文說自己被限制出境後沒了工作,沒有財力逃亡,希望法院給他一條活路;周勝考則說,他26年來議會全勤出席,妻、兒、孫都在台灣,不會棄議員職務、家人逃亡。 \n \n至於遠雄建設前副總經理許自強、營建署前主任秘書洪嘉宏、白手套黃慶銘,也都表明不會逃亡的決心,希望解除限制出境。 \n \n不過,合議庭認為8人涉嫌貪污重罪,雖然趙藤雄、周勝考等人重金交保,但仍有逃亡動機,有羈押原因,但衡量比例原則沒有羈押必要,遂裁定8人皆繼續限制出境、出海8個月。

  • 遭限制出境 蔡正元怨:無法處理武漢台商返台

    遭限制出境 蔡正元怨:無法處理武漢台商返台

    被控侵占中影公司資產的前立法委員蔡正元,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解除限制出境、出海,北院5日上午開庭,蔡正元向法院表示,對他限制出境除了是對個人的傷害,對國家也不是好事,他的著作獲國際學術會議邀請卻因此無法出席,武漢台商向他求助,也因此無法幫忙處理;法院聽取蔡正元理由後,諭知候核辦。 \n \n 蔡正元因被控侵占中影公司資產,自2017年7月被搜索羈押,到1000萬元交保,都同時被限制出境出海,蔡正元及妻子洪菱霙多次向北院聲請解除限制出境、出海,蔡正元並聲請停止向轄區派出所報到。 \n \n 公訴檢察官在庭訊中主張,法院2018年及2019年駁回蔡正元解除限制出境聲請,駁回理由的事由及狀況到現在都沒有變更,仍應限制出境、出海。 \n \n 蔡正元則表示,自2017年檢方率員搜索,並將他羈押,理由都是他侵占中影公司資產,但是,起訴書卻沒有絲毫提到他侵占中影,反而改口指他侵占阿波羅公司資產。 \n \n 蔡正元說,阿波羅公司只有蔡正元一個股東,檢方起訴的被告、被害人代表人、受害人都是蔡正元,這個案件本來就值得探討。同時,他被查扣所有帳戶財產,交保的1000萬元還是向親友借的,而且不論是重病、除夕過年,颱風天都要到派出所報到,不符比例原則。 \n \n 蔡正元強調,對他限制出境出海不止是對他個人的傷害,對國家也不是好事,他完成了百萬字的「台灣島史記」,去年3月在香港出版、7月在台灣出版,12月獲在義大利舉辦的東南亞歷史國際學術會議邀請發表台灣史的專題演講,卻因限制出境而無法出席。 \n \n 蔡正元接著就武漢肺炎疫情表示,他在1月24日武漢封城2天後就接獲武漢台商的求助,30日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向他電詢處理進度,他則回覆「因為不能去,所以處理很慢」,所幸武漢台灣這兩天都返台了。蔡正元說,無論是就案件本質、人權比例原則及國家刑法運作,都沒有必要對他這麼嚴苛。 \n \n 至於香港資產部分,蔡正元坦承以妻子洪菱霙名義在港有資產,但是香港因反送中動亂,很多銀行人員都離職無法聯繫,港方銀行又必須本人親自臨櫃辦理才能匯回或處分資產,檢方一方面主張將他限制出境,一方面要他匯回香港資產,是糾結在「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中。 \n \n 法官林幸怡在檢、辯雙方陳述完畢後,諭知全案候核辦。

  • 欠稅2千萬元遭財部境管 法官不准

    欠稅2千萬元遭財部境管 法官不准

    彭姓男子因欠稅1968萬多元遭財政部函請移民署限制出境,彭男不服打行政官司,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財政部只以彭男欠繳金額超過1000萬元,就對其限制出境,違反比例原則,因此撤銷境管處分。 \n \n北高行表示這是首次援引憲法保障人民遷徙自由的判決理由,法官認為限制出境制度應由法律規範,並符合明確性、目的正當、手段與目的間合乎比例等原則性的要求;財政部不得僅以義務人欠繳一定金額的稅捐債務,作為限制義務人出境的唯一理由。 \n \n法官指出本案財政部只依達到個人已確定欠繳金額超過1000萬元的要件,而作限制出境的處分,此外並無其他事由等語,顯見彭男並無長期滯留國外、行蹤不明、隱匿及處分財產,而有規避稅捐執行之虞等限制出境事由存在。 \n \n合議庭表示,財政部以彭男欠稅金額多寡為唯一的衡量因素,而未審酌其有無限制出境事由,即作成原處分,已違反前述憲法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對遷徙自由的保障意旨,應認原處分有裁量怠惰,違反比例原則的瑕疵,而屬違法,應予撤銷。

  • 陸港修訂CEPA協議 擴大開放金融影視旅遊領域

     香港特區政府與大陸國家商務部同意在《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協議)框架下,進一步提升大陸服務貿易對香港的開放水準,包括取消或放寬企業股權比例、資本要求、業務範圍等限制,並放寬專業人士的資格要求以及香港服務輸出大陸市場的數量和限制金融服務。 \n 此外,也支持大陸保險公司在香港發行巨災債券,針對兩地律師事務所合夥聯營時,取消港方最低出資比例限制。 \n 據香港《經濟日報》指出,另在旅遊服務方面,優化由香港入境的外國旅遊團進入珠三角地區和汕頭市停留144小時免辦簽證政策,並增加入境口岸、擴大停留區域。

  • 陸國務院:全面取消外資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

    陸國務院:全面取消外資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

    大陸國務院7日晚間發布公告,全面取消在大陸的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以豐富市場供給,增強市場活力。 \n \n據《新華社》報導,大陸國務院發佈《關於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的意見》中指出,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穩外資工作的決策部署,結合我國利用外資工作面臨的新形勢、新特點、新挑戰,以激發市場活力、提振投資信心為出發點,以保障外商投資企業國民待遇為重點,以打造公開、透明、可預期的外商投資環境為著力點,持續深化「放管服」改革,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意見》提出了4個方面共20條政策措施。 \n \n這4個方面分別是:一、深化對外開放,二、加大投資促進力度,三、深化投資便利化改革,四、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其中尤其以第一項對外商投資金融業准入負面清單,全面清理取消未納入負面清單的限制措施最為重要,是多年來罕見的外資金融業改革措施。 \n \n據該《意見》指出,將減少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銀行業、保險業機構和開展相關業務的數量型准入條件,同時取消外國銀行在大陸設立外資法人銀行、分行的總資產要求,取消外國保險經紀公司在大陸經營保險經紀業務的經營年限、總資產要求。 \n \n此外,將擴大投資入股外資銀行和外資保險機構的股東範圍,取消中外合資銀行中方唯一或主要股東必須是金融機構的要求,允許外國保險集團公司投資設立保險類機構。 \n \n國務院將繼續支持按照內外資一致的原則辦理外資保險公司及其分支機搆設立及變更等行政許可事項。並於2020年取消證券公司、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壽險公司外資持股比例不超過51%的限制。 \n

  • 金融提前准入 陸為貿談鋪路

    金融提前准入 陸為貿談鋪路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日宣布重大經濟改革舉措,表示中國將提前在2020年取消金融業外資持股比例限制。這個加速開放中國金融市場的舉措引起外界的注意。有分析指出,李克強的表態似乎有為中美貿易談判鋪路的用意,這可能是北京回應美國總統川普總統對於中國市場不透明的批評,並希望由此來促成貿易協定並結束貿易戰。 \n 事實上,李克強不僅在此次在大連舉行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中宣布提結取消金融業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他也提到將在2020年在電信和交通運輸領域減少對外資准入的限制。 \n 李克強表態 回應經改 \n 美國之音(VOA)6日報導指出,李克強的表態似乎是在回應國際社會對中國需要進行更廣泛的經濟改革,並使中國金融市場更好地與國際市場融合的呼聲。 \n 不過,由於川普才在大阪G20峰會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休戰」的共識,一些人士因此認為,李克強的上述談話,不排除是北京方面回應川普對於中國市場不透明的批評,而提前取消外資對大陸金融業持股限制,則更像是在中美兩國恢復貿易談判前,中方先行展現的「誠意」。 \n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就認為:「宣布這個決定的時間點顯示,這與美中貿易談判息息相關,中國希望在關稅方面獲得(美國)某種程度的讓步。」 \n 土洋企業 競爭趨激烈 \n 不過,即使中國加速開放,也不代表外資企業就可以在中國市場長驅直入,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進入一個領域是一回事,能夠與已經存在的企業競爭是另一回事。他認為,未來外資企業與中國本地企業的競爭將會越來越激烈。

  • 楊惠欽:法律限制假新聞應符比例原則

    立法院今審查大法官人事同意權,無黨籍立委陳玉珍指出,623凱道上有遊行反對特定媒體太過親中,她要詢問準大法官楊惠欽的看法。楊表示,人民的新聞自由若要限制,一定要透過法律來限制,限制也要符合比例原則;陳玉珍則追問,親綠媒體是否也要有一樣對待,但由於詢問時間截止,楊惠欽僅「點頭」示意,並沒有多作回應。 \n \n藍委童惠珍也問,《憲法》第11條保障每個人的言論自由,不能無限擴張,但隨著大選逼近,最近蔡政府修改法律要遏止「假新聞」,引發外界擔憂,變相成為政府控制言論的工具? \n \n楊惠欽說,如果是假新聞,應該要透過法律限制,至於「限制」是否侵犯到個別的言論自由,這要有法律明文依據,立法本身要考量公、私利益的衡量,並通過比例原則的檢驗。

  • 專家傳真-新公司法足以解決 新創融資困境嗎?

     2018年間新公司法修法目的之一,是打造友善新創事業發展的環境,非公開發行公司的股權及公司債兩大融資管道,均有更大自治空間。新法為新創團隊及投資清除障礙,值得肯定,然而,當法律提供更多融資工具選擇自由後,若國內其他市場條件,如併購市場活躍度等各因素未能配套運作,台灣的新創環境一時半刻恐難有效改善。 \n 新公司法第157條放寬非公開發行公司發行特別股的權利義務內容,包括複數表決權、對重大特定事項具有否決權、確保當選一定名額董事,以及得發行限制股份轉讓。一般認為,放寬特別股權利義務內容,讓新創團隊與投資人有更多談判彈性,提供不同誘因以吸引投資人挹注資金,能使草創籌資過程不再那麼艱辛。經營團隊亦可藉由認購複數表決權股或黃金股,維持其經營主導地位。 \n 矽谷創業界採用特別股作為融資工具,主要理由是因為創投業才是實際出資的人,藉由約定特別股在清算或被併購時應優先取回的價值,保障投資人能夠取得足夠高的投資報酬。為了避免創業團隊提前走人,矽谷一般係透過「股票授予」(vesting) 機制處理。在此機制下,新創團隊取得投資時,每個共同創辦人原本持有的股份會先歸零,再分年重新授予 (re-vest),也就是,於創投或天使投資後第一年年終尚未離開公司時(或投資時),取得一定比例股份,接著分為若干期逐月授予。 \n 不過,就在新法容許各類特別股後,國內新創圈卻傳出「以特別股綁住創辦人」的新實務。由於外部投資人係著重創辦人的點子與技術能力,為避免創辦人在投資後隨即轉讓手中持股,外部投資人常透過要求創辦人認購限制轉讓持股的特別股,作為投資先決條件。 \n 相較於我國發展出「以特別股綁人」的方式,股票授予做法的優點有二:第一,以正面誘因激勵創辦人全心投入,創造長期價值。第二,創辦人已無心於公司,決意離開時,註銷未授予的股份,讓創投方及其他股東持股按比例增加。 \n 新公司法亦大幅放寬公司債發行的財務限制。舊法以保護債權人的角度出發,要求公司發行公司債的總額不得超過現有資產扣除負債及無形資產的餘額,也就是舉債額度以公司淨值為限。新法取消非公開發行公司的總額限制,有論者指出,新法容許一家當前雖然資產不多,但將來後勢看好、有潛力的新創公司,也有機會找到投資人願意以風險較低的債權投資。 \n 因為總額限制僅侷限於以發行時點的公司淨值為判斷,但公司淨值非固定不變,且公司的償債能力係基於公司營運活動創造出來的現金流,該規定無法實質保護債權人,至為顯然,英國或美國各州均無類似的公司債發行限制。然而在新法下,倘若債權人仍然持續要求新創公司提出擔保品才願意提供債權融資,則云新法修正能達到「使新創募資更容易」附帶效果,或許是過於樂觀的立法宣傳。 \n 討論至此,可以發現新公司法放寬公司籌資管道,僅是去除原本不合時宜的管制枷鎖,使國內基礎法制回歸到該有的狀況,讓非公開發行的中、小型公司有自由選擇的空間。若要解決國內新創融資困境,從併購市場和資本市場的活絡程度、投資人評估新創公司前景的方法、以及法律從業人員處理複雜融資條款的專業能力等各方面條件,均要能配套協作,新法本身無法使台灣搖身一變成為友善新創融資的環境。

  • 《大陸經濟》海南推友善營商,外商建築業不受投資比例限制

    據新華社報導,12月22日,海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近日對外發布通知稱,海南進一步放寬外商獨資建築業企業准入前國民待遇,在中國(海南)自由貿易試驗區內設立的外商獨資建築業企業,在海南省承攬中外聯合建設項目時,不受建設項目的中外方投資比例限制。 \n \n 海南省住建廳下發的《關於外商獨資建築業企業在瓊承攬建築工程項目有關事項的通知》規定,各級住房城鄉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應按照有關規定,對外商獨資企業建築業企業及從業人員統一納入誠信管理,完善「守信激勵、失信懲戒」機制,營造一流營商環境,保障海南省建築工程質量安全。 \n \n

  • 陸取消自貿區銀行外資持股比例 開放金融業務

    大陸國務院23日公布「關於支持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化改革創新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支持在有條件的自貿試驗區開展智慧財產權證券化試點。將取消銀行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擴大外資銀行業務範圍等金融開放措施在自貿區內進行優先落地。鼓勵、支持自貿試驗區內銀行業金融機構向境外機構和境外項目發放人民幣貸款。 \n \n通知表示,允許自貿試驗區內銀行業金融機構在依法合規、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按相關規定為境外機構辦理人民幣衍生產品等業務。支持自貿試驗區內符合條件的個人按照規定開展境外證券投資。 \n \n此外,還將放寬外商投資建設工程設計企業外籍技術人員的比例要求、放寬人才仲介機構限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