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毛澤東塑像的搜尋結果,共13

  • 毛澤東去世40年 大陸出現「毛繼東」

    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40年前的今天去世,值此之際,中國大陸出現「衛毛黨」等追隨者。學者分析,在毛澤東忌日這段敏感期出現擁戴毛澤東的群體,與大陸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不均衡有關。 \n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病逝。他生前發動的「反右」、大躍進及文化大革命等政治社會運動,造成大陸社會無法彌補的災難。但是40年後的今天,大陸社會卻持續出現懷念毛澤東的聲音。 \n 香港明報今天報導,一個名為「中國保衛毛澤東人民黨(衛毛黨)」的「政黨」8月時宣布成立,原定昨天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但創辦人被帶走,大會臨時取消。 \n 明報稍早時曾訪問這名創辦人「毛繼東(原名王士吉)」。他說,「衛毛黨」設計為中共的兄弟黨。因為看到有報導說天安門廣場的「毛主席紀念堂」可能搬遷,衛毛黨因此要求「全民公投」決定「毛主席紀念堂」是否搬遷。 \n 「毛繼東」還說,「建黨」主要源自於對毛澤東的熱愛和對人民主權理念的認識。 \n 據表示,「衛毛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原計畫昨天在河北石家莊召開,擬有來自河北、山東、山西、北京、天津、河南及上海各地省委成員參加,其他省市也有部分委員共約40多人表示將參會。 \n 對於大陸社會出現的「擁毛」現象,報導引述左派學者分析,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走市場化道路,打破了以大鍋飯為主的分配方式,並逐漸奠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流基礎。 \n 分析指出,此舉使大批在中國文革時地位相對較高的基層左派支持者逐漸被邊緣化,加上近年來大陸多個省市發生拆除毛澤東塑像事件,被認為是中共「去毛化」的一個標誌,導致此一群體的不滿上升。1050909 \n

  • 毛澤東忌日 北京最尷尬

    毛澤東忌日 北京最尷尬

    毛澤東過世於1976年的9月9日,至今已整整四十週年,不過中共官方卻沒有公布任何紀念文告。雖然人民大會堂旁的毛澤東紀念堂,推出「全日24小時開放」以方便民眾前往吊唁,但是建築外沒有張貼大幅海報,也沒有舉辦任何紀念座談,都顯示北京對於毛澤東所遺留的歷史問題,仍然處境矛盾。 \n \n現在中國大陸仍然看的到各種毛澤東的掛像與塑像,人民幣多是以毛澤東為圖案,各個大學院校仍是用毛澤東所提寫的校名做為招牌,但是中共官方近年卻愈來愈不希望民間討論毛澤東,即使是崇拜也不可以。在今年一月,河南農村自發興建毛澤東金像,消息曝光後卻被官方火速拆除,官方沒有提出具體解釋,使得許多基層農民大惑不解。許多經歷過文革的紅衛兵,至今仍懷念毛澤東時代:是非很簡單、沒有貧富差距、醫生求診免錢的日子。這些人在改革開放後顯得特別格格不入:整個社會都用錢在運作,重視的是學歷才能。可是這兩項卻正巧是文革的鬥爭對象。 \n \n但是多數人不願再回到毛澤東時代,要的是努力工作與勤奮打拚就可以成功的改革開放。即使現在的中國大陸有許多社會問題,但是大多人都會用「再壞也壞不過文革」來安慰自己。某種意義而言,這稱得毛澤東給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留了坦途:大家對於政治腐敗與社會不公有更大的容忍度。 \n \n還有一批人已經發覺毛澤東時代的荒謬,他們開始為毛時代寫歷史。比如章詒和,她以自身回憶寫了《往事並不如煙》,詳述反右運動的全過程;新華社前記者楊繼繩,寫了《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描寫毛澤東錯誤政策導致的大饑荒。張戎以她的祖母、母親與她自己,描寫《鴻-三代中國女人》,以自己視角說明文革的荒謬。還有著名的中學歷史教師袁騰飛,在課堂上直言不諱的全盤否定毛澤東時代,都使得許多新一代大陸人,對毛澤東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北京政府也擔心這樣的聲浪會造成政權合法性的危機,逐步收緊關於毛澤東的歷史討論空間。 \n \n毛澤東對中共而言確實是個爭議人物。沒有毛澤東的鬥爭革命,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能根本不會建立;但也因為他的鬥爭革命,使得中共建國之後一系列的政治運動,都顯得可笑又荒謬。中國大陸必須等待毛澤東死後才能進行改革開放,更顯得毛澤東路線出錯、思想有害。但是中共自己又不能徹底否定,以免損害自己的政權合法性。這種矛盾歷史與現實的矛盾,每年都會困擾北京政府。 \n \n

  • 陸清大建第一座毛像 引各地跟風

    陸清大建第一座毛像 引各地跟風

     第一座毛澤東塑像豎立於1967年,為此,還拆除北京清華大學的「二校門」。隨後,大陸各省市豎立無數毛澤東塑像。後來,中共中央於1980年發布新規,指示要「少宣傳個人」,才開始拆除各地塑像。 \n 「二校門」是許多老清華人的回憶,該校門於1966年8月被紅衛兵以「破四舊」為名而拆除,隔年,該校建築系美術教研組提出豎立毛主席塑像,補足該處設施,獲得當時控制該校的紅衛兵組織「井岡山兵團」的支持,在原址修建全大陸第一座毛澤東塑像。 \n 此也引發各地修建毛澤東塑像的熱潮。《中國新聞周刊》報導,當時,北京大學、復旦大學等紛紛豎立毛澤東塑像。由於校內的紅衛兵派別互相對立,北京大學甚至先後在北大西門和圖書館處建起2座塑像。 \n 此風潮直到1980年7月30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堅持少宣傳個人的幾個問題的指示》,指毛主席像、語錄和詩詞在公共場所過去掛得太多。毛澤東塑像逐漸被拆除,同年11月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關於毛澤東同志塑像問題的通知》,稱對已建成的鋼筋水泥塑像或其他堅固塑像,沒有必要一下子全部毀除。 \n 到了2008年,包括北京科技大學、中國地質大學、中國農業大學等,北京高校還有7座毛澤東塑像,其餘則已拆除,清華大學也不例外。清大在拆除毛澤東塑像後,於1991年以照片的樣式復建「二校門」。

  • 最大毛澤東像 未審核已被拆

    最大毛澤東像 未審核已被拆

     河南農村「全中國最大」的毛澤東塑像,竟成史上最短命毛像,建成不到1個月,連揭幕儀式都還來不及舉行,就被當地政府以「未經登記審核」為由下令拆除。這座斥資1500萬台幣、高36公尺的超大型「土豪金」毛像,8日已被完全拆除。 \n 河南開封通許縣一農村,當地農民與商人集資300萬人民幣建造超大型毛澤東塑像,並號稱是「大陸最大毛像」,一度成為陸媒關注焦點。但據人民網報導,通許縣國土資源局人員8日證實,該雕塑已被縣監察大隊拆除。 \n 非文化旅遊用地 \n 雕像所在地鄉政府辦公室人員透露,該雕塑是由幾名企業家自行投資建造,另有少數村民參與捐款,建造過程未經過正式登記、審批程序。毛澤東雕像位於一片田野荒地上,距離小村有一段距離,該片土地性質非耕地,也不是文化旅遊用地。 \n 網友炮轟勞民傷財 \n 這座金色毛澤東塑像去年自3月底開始動工,在去年12月16日完工。呈坐立狀的毛澤東塑像外面塗上一層金漆,相當引人矚目。雖落成後還未舉行正式揭幕儀式,已吸引不少民眾前往拍照留念。 \n 沒想到建成不到1個月,就成為「短命塑像」。7日流出的圖片顯示,原本金光閃閃的巨像已被「秒拆」,底部僅剩支架,頭部及上身被黑布覆蓋,已經面目全非。 \n 對於河南「最大毛澤東像」建完即拆,不少大陸網友認為此舉勞民傷財,甚至揶揄是「中國第一拆」、「具有中國特色」。也有人認為,可能是因為這座塑像實在建得不太像毛澤東本人。 \n 這並非大陸官方首次大動作「拆毛像」。大陸文革期間建造上千座大型毛澤東像,在文革結束後,80年代又因「消除個人崇拜」,陸續拆掉各地毛澤東像。其中廣東省的毛澤東像幾乎全被拆光、或被埋入地下。河南省則是現存毛澤東塑像較多的省分之一。

  • 旺報觀點-拆除與否 毛澤東神化無可取代

     過去拆除毛澤東塑像的原因不一而足,或者因社會運動或者遭破壞,但總會留下可以理解的理由。河南開封市轄下的小偏鄉,花了大錢建了36公尺高的毛澤東塑像,因一句沒通過「審批」而遭拆除的命運,這樣的結果對中國大陸來說是極少見的例子。 \n 可以這樣解釋,由於民智漸開,神格化的毛澤東,雖依舊「偉大」卻不再如過去一般「神聖不可侵犯」。「偉人」如果和發展抵觸時,也有可能被「凡人化」。就如過去「老蔣」早期在台灣各級學校的塑像,是一種象徵也是一種權威,隨著「神格」落地,「老蔣」塑像不再威權,現在反而成了台灣各地老百姓旅遊休閒的目的。 \n 對中國大陸老百姓而言,「毛澤東」三字依舊無可取代,偉大的身影依然。只是當歷史漸漸清晰,再神聖的偉人都有討論的空間。 \n 嚴格來說,將來毛澤東的定位,不會只靠幾座塑像而論定。拆與不拆並不會動搖屬於毛澤東部分的不朽。

  • 耗資1500萬台幣 河南農民建土豪金毛澤東塑像

    耗資1500萬台幣 河南農民建土豪金毛澤東塑像

    河南省通許縣一村莊村民集資建造了一座三十多公尺高的毛澤東塑像,外表還塗上黃澄澄的土豪金,相當引人注目。 \n \n據陸媒指出,這座塑像由幾名企業家投資建造,其中村裡一部分人捐款數萬元,設計高度為36.6米,總造價近300萬元人民幣,約合台幣1500萬。該塑像2015年3月28日動工,2015年 12月16日完成基本建造。 \n \n塑像坐北朝南,毛主席呈坐立狀,由鋼筋和水泥築成,外表塗上一層金漆,旁邊還有腳手架,不時有群眾慕名開車前來瞻仰,並在塑像前拍照留念。

  • 開國上將之女 向文革被傷害老師道歉

    開國上將之女 向文革被傷害老師道歉

    新京報報導,北師大女附中(北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前身)「老三屆」的20多名學生周日與30多名老師、家屬舉行見面會。他們中的一些人向文革中受到傷害的校領導、師生道歉。 \n在道歉的學生中,66屆的劉進和宋彬彬最被人熟知。前者是女附中「文革工作組時期師生代表會」主席。宋彬彬則是中共開國上將宋任窮之女,當年曾登上天安門城樓給毛澤東獻紅袖章,被人稱作「宋要武」。 \n會議室內,放置了卞仲耘的半身塑像,她兩手交疊在一起,表情和善溫柔。卞仲耘的塑像是女附中校友於2007年倡議,由500位師生捐款建成。校友們希望能以此表達對卞校長的紀念。 \n劉進說:「48年前發生的劫難,卞校長被毆打折磨致死,其他校領導身心受到嚴重創傷,我的內心充滿懊悔痛苦。」話音未落,劉進哽咽,摘下眼鏡擦拭淚水。 \n在見面會上,宋彬彬數度落淚。宋彬彬首先向當年在校的所有老師同學道歉。她稱卞校長被「暴力致死」前,自己和劉進曾兩次阻止,看到同學散了,以為不會有事了,就走了。 \n宋彬彬說,「我對卞校長的不幸遇難是有責任的......擔心別人指責自己『反對鬥黑幫』」她並說,「我們都這麼大歲數,老師們很多也都80多90多了,再不道歉,就沒有機會了。」 \n1966年的8月5日,時任北師大女附中校黨總支書記兼副校長卞仲耘,在部分學生發起的遊行鬥爭中,被毆打折磨致死,是文革中北京首名蒙難的教育工作者。

  • 《毛澤東傳》主編:毛有4大功績

    《毛澤東傳》主編:毛有4大功績

     直至今日,毛澤東遺體仍擺在天安門廣場的紀念堂裡供人瞻仰,而天安門上依然懸掛他的肖像,人民幣紙鈔上也可以看到他的臉孔。雖大陸官方對毛澤東的評價為功過「三七開」,但人們對於早已成為一種政治象徵符號的毛澤東的功過,事實上一直論戰不斷。 \n 25日,《人民日報》刊載了曾主編《毛澤東傳》的逄先知所寫的評價毛澤東文章。逄先知稱,毛澤東有四大歷史功績。首先是創建了一個新中國,將四分五裂、飽受列強欺凌的中國,變成一個獨立自主的新中國。 \n 逄先知並重申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所提的「兩個不否認」,也就是「改革開放前的30年和改革開放後的30多年,是不能對立、互相否定」。 \n 其次,毛澤東建設了一個先進的中國共產黨,「從一個幼年的黨變成一個成熟的黨。對此,許多老一輩革命家都做出了貢獻,而貢獻最大、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毛澤東」。 \n 第三,毛澤東是解放軍的創建人之一,其貢獻最大、最具有決定性作用,像大陸的空軍和海軍,就是毛澤東親自點將組建起來的。 \n 第四,毛澤東思想是中國發展的重要指導理論,「沒有毛澤東思想,就沒有這一切」。 \n 大陸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在「文革」年代達到頂峰,文革結束後,曾有一小段時期,毛澤東塑像被推倒,對他的神化行為漸被淡化。然而,隨著改革開放,毛澤東再度成為另一種政治符號被高舉、頌揚,對其是非功過的爭論亦不曾間斷。

  • 洛陽毛派聚會 右派反嗆遭毆

     大陸改革開放以來,無論政府或民間對毛澤東功過都低調處理,近年來只有在諸如「烏有之鄉」的網路才出現激烈論戰。但日前河南洛陽竟然發生擁毛派圍毆「老右派」事件。 \n 香港《東方日報》報導,數百名毛澤東主義者(擁毛派),日前在洛陽市內一廣場例行聚會、演講時,附近幾名年老知識分子反駁「毛澤東是暴君,餓死幾千萬人!」隨即遭多名年輕毛派分子掌摑、推倒並拳打腳踢。毛派隨後更在網上號召全國行動起來教訓右派,引起關注。 \n 擁毛、反毛 壁壘分明 \n 報導說,這場在周王城廣場的紅歌會活動,吸引江蘇、陝西、河南各地的毛派網友,有退伍老兵演講,頌揚毛澤東思想萬歲,博得聽眾狂呼叫好、高呼毛主席萬歲。此時附近幾個老人卻怒罵毛澤東,毛派聽到後將他們團團圍住並興師問罪。老人反諷說:「人家茅于軾整天罵毛澤東,你們還不是氣得乾瞪眼?」 \n 現場毛派高喊,「給老右派點厲害嘗嘗。」多名年輕人怒毆其中2名老人。大陸左派理論據點「毛澤東旗幟網」隨後刊登文章〈將反毛者趕出去〉,將這一意外事件曝光,並指「就在今天!我們的群眾已經覺醒了,左右鬥爭你死我活。」又稱要全中國毛主義者行動起來,「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n 據了解,洛陽的擁毛派聚會規模較大,頗有名氣。今年來卻屢受當局打壓,他們早有不滿情緒。事件已引起網民激烈爭辯,有網民直言太激進,擔憂形成「武鬥」,影響政治社會穩定。 \n 據香港《亞洲週刊》報導,今年是毛澤東逝世35周年,「毛澤東熱」再度在大陸掀起,社會上公開復辟「文革」的言行甚囂塵上。擁毛和反毛的勢力壁壘分明。在距明年中共18大尚有一年之際,擁毛及反毛派的思想及行動牽動政局。 \n 擁毛者要回到毛澤東時代,改變中國改革開放後出現的貪腐局面;反毛者則要擯棄毛澤東留下的荒誕而悲痛的政治遺產。例如,學者胡星斗建議把北京的「毛主席紀念堂」改名為「中華先賢紀念堂」。毛是在1976年9月9日逝世。 \n 近年陸頻掀毛澤東熱 \n 今年9月9日,大陸民間自發紀念毛澤東逝世35周年活動在各地頻頻出現,雖然規模不大,但這是近年來前所未有的「毛澤東熱」現象。 \n 在一些地方民眾自發舉辦紀念活動,南陽民眾前往土家山保衛「毛主席紀念館」,毛的老家湖南韶山「毛主席廣場」驚現數十名網友一起跪拜毛澤東塑像,紅歌會、座談會、學習會、紅色書友會遍布各地。 \n 而在發生毆打衝突的洛陽,9月9日紅歌會上午在洛軸門口毛澤東像前,舉行紀念活動,下午移師洛陽周王城廣場繼續舉行追念活動。當地有關當局似乎掌握了這一動向,事先在此布置了巨幅社區綜合治理的宣傳橫幅和多塊宣傳布板。紅歌會無奈,只能在當局的橫幅後面,拉起「洛陽人民懷念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35周年」橫幅,及一些擁毛標語,但心中已極度不滿。 \n 或許就是在這一背景下才發生洛陽毛派圍毆「老右派」。

  • 奇聞軼事-毛澤東塑像 湖南統一規格

     毛澤東的誕生地湖南韶山,每年賣出總值高達約五億元台幣大量各式的毛澤東塑像。但是越來越多人抱怨塑像失真、比例失調、材質低劣、腐蝕變色等問題,湖南省決定統一規格,發布的新工藝(製程)標準,七月起,不合格的紀念品一律沒收銷毀。 \n 周一新發布的「毛澤東紀念塑像工藝品」地方標準,是大陸首次規範毛澤東塑像的生產和市場銷售。湖南質量技術監督局總工程師江濤解釋,毛澤東塑像的投訴逐年增多,尤其是紀念塑像的品質問題,像是商家為了削價競爭,用鋅合金、塑料加填充物、水泥等劣材,冒充「銅像」、「金像」欺騙遊客,或粗製濫造、以次充好的不良銷售情況。 \n 去年六月開始,當局開始研究毛澤東的塑像製作問題。另外,研究後專家也認為簽名與徽章,都應引用真跡、真品,而不是訛傳仿摹。 \n 江濤指出,當局將採取行動,制止品質粗劣的毛澤東肖像生產與銷售,以免旅遊業以及人民對毛澤東的形象受到破壞。七月一日起,韶山售賣的毛澤東像,必須符合新工藝條件,否則將被充公、摧毀。 \n 毛澤東熱曾經在文革後,消退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九三年毛的百年誕辰,韶山旅遊才又掀毛澤東塑像熱。去年該地旅遊商品銷售額約一億兩千四百萬人民幣,其中七成都是毛澤東藝品與塑像。

  • 大溪拚觀光 爭毛澤東銅像來台

    毛蔣大和解?桃園縣大溪鎮公所計畫爭取毛澤東塑像來台,放置慈湖蔣公銅像紀念公園,供民眾憑弔。幕後推手大溪鎮長黃睿松說,毛、蔣雖是「死對頭」,不過,兩岸已步入和諧共處時代,化解歷史共業,對帶動地方觀光發展有正面幫助。 \n以蒐羅各式蔣公銅像聞名的慈湖紀念公園,目前共收藏蔣公塑像一四一尊,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前高雄市政府文化中心大型銅像。大溪鎮公所四年前花費半年時間,重組七十九塊銅塊,堪稱園區鎮園之寶。 \n蔣公銅像公園 成陸客朝聖地 \n除了蔣公銅像外,紀念公園內也收藏國父、經國先生塑像。鎮長黃睿松說,扁政府時代通令各級學校、營區及公家機關拆除蔣公銅像,經鎮公所努力爭取,大部分都保存在慈湖紀念公園中。 \n為帶動地方觀光發展,大溪鎮公所有意透過「姊妹鎮」關係,向浙江奉化爭取毛澤東塑像來台,放置地點正是慈湖蔣公銅像紀念公園。 \n黃睿松說,慈湖蔣公銅像紀念公園目前已成陸客觀光朝聖必遊景點,平均每日都有廿輛以上遊覽車次入園參觀。爭取放置毛澤東塑像,除了化解當年歷史共業帶來的兩岸仇恨外,也希望藉此提升地方旅遊知名度,刺激遊覽熱度。 \n毛蔣大和解? 地方反映兩極 \n消息傳出,地方居民反映兩極。有民眾認為毛蔣大和解的確是觀光賣點,「活著的時候是死敵,如果能藉由銅像共存化解恩怨,或許也是一件好事。」也有民眾認為鎮公所開歷史玩笑,做法有點不倫不類。 \n黃睿松強調,目前鎮公所僅初步規畫毛澤東塑像來台,詳細時間表尚未確定,對岸也未做出相關回應。未來會審酌民意,以免和解不成出現反效果。

  • 走入白帝城 遙想李白情

    走入白帝城 遙想李白情

    遊長江三峽,先拿出10塊人民幣看看,幣紙上的圖案就是瞿塘峽門戶「夔門」,想欣賞到人民幣上的景致,爬上重慶奉節的白帝山(城),看得清清楚楚,但因大壩完工導致水位上升,「樣子」是有,只是山都變短變胖了。 \n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是詩仙李白的「下江陵」名句,台灣人對白帝城的印象,全由這首詩而來。 \n山上有一座托孤堂,裡頭有21座彩色塑像,描寫劉備把阿斗托孤給諸葛亮的情景。值得一提的是,入堂前有三塊石碑,分別是毛澤東、周恩來、江澤民抄寫「下江陵」的字跡,仔細看,只有周恩來加上「錄太白詩」4個大字。 \n大夥兒笑說:「周恩來很重視李白的『著作權』。」對對對,但最重要的是顯示他性格的謙虛與循規蹈矩,所以才有所謂的老二哲學,並使他能夠在毛澤東時代的亂世中得以善終。 \n一般形容長江三峽的瞿塘峽雄偉險峻,巫峽幽深秀美,但水位上升後,河道變寬,過往的險、幽少了大半,但若是首次遊三峽,期待的心情不變,依然有看頭。至於西陵峽則有三峽大壩,無論是晚間(下行)或白天(上行)過大壩,遊客聚集甲板上欣賞過壩的偉大氣勢,心情隨著水位降低而起伏,絕對是旅程中最難忘的時刻。

  • 不談政治 姪女賣起毛家菜

    毛小青是毛澤東的堂侄女,同時也是致力於「紅色餐飲文化」的商人,毛小青在北京先後成立過8家「毛家菜」分店。現在,毛小青還與人合作經營一家面積近兩萬平方公尺的紅星韶膳大型生態餐飲酒店,事業有成。 \n據中新網報導,50多歲的毛小青,皮膚白皙、穿著時尚。毛小青說,她為自己是毛家後人而自豪,但從不自傲。因為毛澤東對家人要求嚴格。 \n就學、從軍、工作,毛小青從未主動告訴別人她是毛家後人,以前,她曾在湖南廣播設備廠做一名技術員,一做就是16年。與毛澤東的女兒李敏、李訥相比,毛小青自覺比同輩的姐妹幸運太多,因為她與改革開放的遭逢並未早一步、亦未晚一步。 \n90年代初期,大陸大批企業瀕臨倒閉,毛小青仍是一個對經商懵懂無知的工程師。「做生意對我來講,不意味著從苦難中救贖出來,而是意味著一個開放和多元的環境,意味著一種全新的鑄造。」她說。 \n身為毛家後代,毛家人要走上「下海」這一步,將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勇氣。當初她選擇自主創業,幾乎所有的毛家人都投反對票,唯有堂姐李訥鼓勵她。直到今天,她與李敏、李訥依然感情深厚,她的酒店也成為毛家後人定期相聚的「大本營」。 \n在毛小青經營的酒店裡,牆壁上看不到菜肴圖片,取而代之是兩千多幅毛澤東不同時期的照片,各國首腦、政要以及尋常百姓對毛的評價。還有以「一比一」比例建造的韶山舊居和占地十幾畝的毛澤東塑像廣場。 \n毛小青說,她本人與毛澤東的親屬關係世人皆知,很多顧客慕名而來,其中老年顧客特別喜歡她精心營造的氛圍。 \n身為毛後代,毛小青希望打造以毛澤東養生飲食為龍頭的「紅色餐飲文化」,透過毛家菜帶動湘菜產業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