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民主先聲的搜尋結果,共06

  • 「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年久失修 民主聖地蒙塵

    「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年久失修 民主聖地蒙塵

    張朝欣/雲林報導 \n \n口湖鄉「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因缺乏經費年久失修,結構設施陸續毀壞,社區志工只好自掏腰包簡單修整,對於「民主先聲」李萬居故居不受重視感到惋惜,18日縣議員蔡岳儒向縣府爭取經費整修,希望民主聖地不要蒙塵了。 \n \n 1901出生於口湖鄉梧北村的李萬居,自幼貧困但好學不倦,獲親友支助前往大陸與法國留學,日據時期學成返台加入抗日行列,後籌組台灣新生報批評時政,歷經228事件、白色恐怖,一生投入民主運動,贏得「民主先聲」美譽。 \n \n 縣議員蔡岳儒表示,為了紀念李萬居,15年前梧北社區發展協會前理事長李文▲(左土右貝)與前總幹事李昌明任內積極向文建會申請補助,將李萬居的故居規畫為「李萬居精神啟蒙館」。 \n \n 「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可說是台灣民主自由的聖地,但成立後因缺乏經費挹注,無力持續整修,目前啟蒙館屋頂已部分塌陷,下雨就會漏水,門窗也嚴重鏽蝕,志工只能自掏腰包進行簡單維修,極具歷史意義的建物如今蒙塵,相當可惜。 \n \n 蔡岳儒指出,經過現場勘查,他已要求雲林縣政府緊急修復啟蒙館屋頂破損部分,以防雨季與颱風造成更嚴重毀壞;周邊的宜梧生活館旁木梯變成危梯,也請城鄉發展處設法修繕。 \n \n 另外他也督促縣府盡速申請執行「文化部推動博物館與地方文化館發展計畫」,藉由中央補助經費,幫助啟蒙館進行長遠性的發展與規畫。

  • 李萬居故居失修 民主聖地蒙塵

    李萬居故居失修 民主聖地蒙塵

     成立11年的口湖鄉「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因缺乏經費年久失修,屋頂、門窗陸續毀壞,社區居民只好自掏腰包簡單修整,對於「民主先聲」李萬居的故居不受重視,均感到相當惋惜「民主聖地蒙塵了」。 \n 口湖鄉梧北村113年前誕生了「民主先聲、草莽書生」李萬居。李萬居自幼家貧、9歲喪父,然好學不倦、個性耿直,造就日後博學多聞、為民喉舌的人生,地方感佩他對民主自由的貢獻,92年爭取經費將其故居整建為「李萬居精神啟蒙館」。 \n 梧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余學長表示,李萬居民國9年赴上海求學,後至法國巴黎大學攻讀社會學,中日戰爭期間參與對日情報工作,34年受命回台進行接收工作,出任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 \n 228事件期間,李萬居擔任處理委員會常務委員,向政府提出32要求,因此被列為參與暴動的主動及附從者,於是離開台灣新生報,同年10月創公論報,49年「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中,與雷震、高玉樹並肩作戰,對於台灣民主自由的播種有極大的貢獻。

  • 李萬居精神啟蒙館 屋塌窗鏽

    李萬居精神啟蒙館 屋塌窗鏽

    成立11年的雲林口湖鄉「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因缺乏經費年久失修,屋頂、門窗陸續毀壞,社區居民只好自掏腰包簡單修整,對於「民主先聲」李萬居的故居不受重視,均感到相當惋惜「民主聖地蒙塵了」。 \n梧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余學長表示,228事件期間,李萬居擔任處理委員會常務委員,向政府提出32要求,因此被列為參與暴動的主動及附從者,於是離開台灣新生報,同年10月創公論報,49年「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中,與雷震、高玉樹並肩作戰,對於台灣民主自由的播種有極大的貢獻。 \n余學長說,「李萬居精神啟蒙館」可說是台灣民主自由的聖地,但成立後因缺乏經費挹注,無力持續整修,目前啟蒙館的屋頂已部分塌陷,下雨就會漏水,門窗也嚴重鏽蝕,社工只能自掏腰包進行簡單維修,極具歷史意義的建物如今蒙塵,相當可惜。

  • 看台灣@青年-從台灣發展史看大陸今日

     台灣的人情味為什麼這麼濃?是因為保留了傳統文化及其民間宗教的影響呢,還是因為民主體制的進程,形成了官民選舉間靠搏感情來拉抬選情,還是因為商業性質的原因,比如向日式服務學習呢?台灣人常說的「謝謝」這一習慣背後是感恩的心態,還是商業的動機,抑或是文化的感染?曾經問過一些台灣記者,他們大都說這是一種習慣,但也說不太清哪時候養成,其實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我們沒養成習慣,而你們卻養成了。 \n 同樣是被日本殖民過的台灣(50年)、中國東北(14年)、韓國、南洋,為什麼對日本的態度不盡相同,韓國獨立後就把日殖民的象徵炸了,而台灣與這些地區卻有很大的不同。 \n 其次,台灣的公民社會發展在民主進程中有重要作用,80年代的環保運動以及消費者協會維權運動可說是台灣民主運動的先聲,也是威權體制下容易突破的地方。台灣人是如何藉助媒體,衝破體制,進而鬆動了威權,台灣當時的媒體是如何在政府與百姓之間取得平衡並發揮作用的,而從維權運動能多大程度上帶動民主呢? \n 這段時間對台灣文明進程的思考和理解,讓我對大陸的未來更加清晰了。因為從縱向看,台灣的發展史與我們有太多相近的地方,儘管在硬件方面,大陸沿海地區和台灣的一些城市差異不大,但在軟件及面臨的問題方面,大陸卻與8、90年代的台灣有很多相似。 \n 例如,80年代初的台灣,同處於社會轉型期和矛盾激發期,同樣是黨政精英集團帶著一批專家式官僚的集權體制,同樣是剛剛富起來的一代,同樣擁有效率的優勢卻也存在很多問題,從龍應台的《野火集》及當時的報紙可看出,80年代的台灣食品安全同樣嚴峻,1979年彰化的多氯聯苯油症事件,中毒就醫的受害者高達1451人之多,1981年蝦米螢光劑事件,而1988年的桃園縣基力化工造成的鎘米事件,則與前段時間大陸《新世紀》周刊報導的鎘米汙染異曲同工。 \n 而環境汙染也同樣嚴重,在一些環保團體的支持下,興起了環保維權運動,例如鹿港的反杜邦運動,台中的大里農藥廠公害事件等等,而其環境問題的解決與製造業大量外移有關,在民主實現以前,台灣其實經歷了一個轟轟烈烈的社會運動時代,期間伴隨著民進黨的崛起。 \n 經濟層面,民間集資混亂的問題,跟大陸的「吳英案」有類似的案例,國有資產如何處理的問題,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匯率正常化及台幣升值的問題,貨幣升值造成的製造業外移等等,都在台灣經歷過,其中一些經驗和教訓很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n 在社會文明方面,台灣自70年代末開放出國旅遊後,與60年代富起來的日本國民,與現在的陸客一樣,也因為大聲喧嘩等不文明舉止而被歐美先進國家所恥笑。 \n 台灣的很多方面都比大陸早走了20乃至30年,所以他們20年或者30年前思考的問題,正是我們今天遇到的,所以從台灣的發展史身上我們看到台灣的價值。例如,在國民道德方面,在國民黨統治台灣的前30年,與當今大陸一樣,非常強調GDP,大搞基礎建設,創造經濟奇蹟的同時,卻也導致當時犯罪率高企,民眾紛紛「各人自掃門前雪,不顧他人瓦上霜」。才使得當時主政的李國鼎於1981年及時提出了「第六倫」的概念,重新闡釋了人與陌生人的關係,人與自然的關係,人與團體的關係,試圖重建工業化後錯亂的華人社會倫理。李先生提出的「第六倫」概念很值得當今大陸借鏡。 \n (〈理解台灣才能更理解大陸〉四之三)

  • 雲林草莽書生李萬居 也是民主先聲

    雲林草莽書生李萬居 也是民主先聲

     幽靜的口湖鄉梧北村,一百一十年前誕生了「民主先聲、草莽書生」李萬居,李萬居自幼家貧、九歲喪父,然好學不倦,造就他日後博學多聞、為民喉舌的人生,地方感佩他對民主自由的貢獻,民國九十二年將其故居改建為「李萬居精神啟蒙館」。 \n 李萬居自幼聰慧,家境較佳的堂兄李西端見他非池中之物,全力資助他出國留學。民國九年赴上海求學,後至法國巴黎大學攻讀社會學,中日戰爭期間參與對日情報工作,卅四年受命回台接收,出任《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 \n 二二八事件期間,李萬居擔任處理委員會常務委員,向政府提出卅二項要求,被列為參與暴動,他毅然離開《台灣新生報》,同年十月創辦《公論報》,民國四十九年「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中,與雷震、高玉樹並肩作戰,對於台灣民主自由的播種有極大的貢獻。 \n 雲林縣長蘇治芬之父蘇東啟,在大陸重慶偶遇李萬居,受李萬居影響加入中國青年黨,蘇治芬記得母親蘇洪月嬌說過,李萬居為了辦報一貧如洗,過世時連棺材都買不起,親朋好友湊錢才能辦後事,出殯當天沿途送他最後一程的民眾大排長龍,景仰之情溢於言表。 \n 李萬居侄孫、前梧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文貝(上圖,張朝欣攝)說:「叔公辦《公論報》很辛苦,雖當時擔任議員,但在白色恐怖氣氛下,壓力還是非常大!」 \n 當年在情治單位壓力下,極少人敢在《公論報》刊登廣告,有些民眾便用「獨特」訂報方式來表達支持,當時《公論報》一份售價為五角,民眾一訂就是數十份,卻對報社說「不用送報紙來」,可見當時情況的艱辛。

  • 民國99 台灣久久-議壇為民喉舌 展開民主制衡

    民國99 台灣久久-議壇為民喉舌 展開民主制衡

     台灣選舉史的重心挪移,最早是由省議會引領風騷,其後台北市議會接棒,最後才回到立法院。從省議會「五龍一鳳」到台北市議會「三劍客」,都在國會全面改選前發揮了民主制衡功能,也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問政故事。 \n 林獻堂在一九二一年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活動」被稱為「台灣議會之父」。台灣光復後,一九四六年依全省十七縣市人口數,選出了第一屆省參議員林獻堂、劉闊才等三十人,並選出黃朝琴、李萬居為正副議長,成為戰後初期台灣省最高民意機構。但二二八事件爆發後,王添燈、林連宗等省參議員被捲入罹難,台灣民間陷入「白色恐怖」。一九五四年直選省議員、五九年成立省議會後,省議會成為人民重要發聲管道。 \n 黨外崛起 五○年代大膽質詢 \n 當時最敢言者,首推台北市郭國基(外號大砲)、台南縣吳三連(神槍手)、高雄市李源棧(照夜白)、宜蘭縣郭雨新(小鋼砲)、雲林縣李萬居(魯莽書生)等「省議會五虎將」,後來加上嘉義許世賢(嘉義媽祖婆)成為「五龍一鳳」。 \n 李萬居家族成員李文貝說,「民主先聲、魯莽書生是叔公的寫照」。在當時高壓氣氛中,李萬居等人質詢省府「轉請中央依憲法規定准許人民有組黨自由」,需要很大的勇氣。李萬居也因激憤、尖銳、不留情面的風格被稱為魯莽書生。 \n 許世賢故居牆上,至今仍掛著許多泛黃照片與懷舊扁額,女兒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回憶,「父親張進通與母親頂著九州帝國大學醫學博士光環,返台開設『順天堂』醫院懸壺濟世,母親在家人支持下走上政治路。」許世賢在省議員任內常對當時社會中的養女、妓女問題提出質詢,要求省政府保障女權。 \n 風雨之聲 省議會成焦點 \n 「五龍一鳳」因雷震組黨案遭打壓而逐漸淡出政壇後,新生代省議員繼之而起。當時仍是國民黨員的許信良撰寫《風雨之聲》一書批判時政,不但引發軒然大波,也引來國民黨省議員圍勦。 \n 一九七九年黨外新銳張俊宏、林義雄質詢省主席林洋港,指責軍隊進入省議會演習的「大軍壓境」事件,更讓省議會成為全國目光焦點。充滿草根魅力的林洋港,也因與黨外省議員「高手過招」聲勢扶搖直上,一度被視為國民黨最具民間聲望的接班人。 \n 其後美麗島事件爆發,辯護律師出征參選,一九八一年陳水扁、謝長廷進入台北市議會與林正杰合稱「三劍客」,同一時間蘇貞昌則進入省議會,與游錫堃、謝三升合稱「鐵三角」。 \n 美麗島後 政壇重心轉移 \n 北市三劍客在台北市議會與國民黨明日之星趙少康等人的對峙,逐漸取代省議會成為政壇重心。有「街頭小霸王」之稱的林正杰說,包括黨禁、報禁、解嚴、國會全面改選等全國性議題,都成為小小市議會的焦點,有一些「老黨外」議員知道他們是「藉題發揮」,竟也把質詢時間借給他們使用。林正杰指出,「人家說民代寧願借你錢,也不借你質詢時間,但我們三個居然常常使用了過半時間。」 \n 游錫堃則把震驚社會的林宅血案搬到省議會質詢,當時的警務處長胡務熙幾度僵在台上,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另一次「鐵三角」質詢省主席李登輝,則因問題太尖銳,李拒絕答詢,雙方僵持快五分鐘。游錫堃說:「我擔任宜蘭縣長後,有一次李登輝以總統身份到宜蘭視察,還笑著對我提起這段記憶深刻的往事」。 \n 如今省議會雖已走入歷史而改為省諮議會,台北市議會也不復當年明星光環,但省市議會都已在「為民喉舌」民主歷程中留下重要印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