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的搜尋結果,共04

  •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四:黃光國》文明對抗 別淪為義和團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四:黃光國》文明對抗 別淪為義和團

    NBA火箭隊總經理莫雷表態支持香港「反送中」,引發大陸網友強烈反應,十餘家企業宣布扺制後,騰訊體育14日又宣布復播NBA,有些大陸網友認為這是「熱血換冷水」,但是也有網友指出:「要當愛國小潮紅,也要讀書看報」,「不讀書看報,只能當義和團」,認為這是中美貿易談判美方釋出善意後,中方刻意降溫的行動。  有人認為,這整個過程反映出當前「中國式民族主義」的特色,叫做「中國的子彈會轉彎」。在我看來,這個現象還得從「文明對抗」的角度來加以理解。  今年4月,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中心主任史金納已經講得很清楚:中美貿易戰爭不止是科技戰爭,而且是兩個文明之間的衝突。上個世紀末,美國用「自由、民主、人權」當武器,成功地瓦解了東歐共產國家的陣營;本世紀初,又用這一套把伊斯蘭國家搞得四分五裂。但是這一套對中國不一定管用。因為中國有完全不同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  然而,中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究竟是什麼?其實中國人自己也講不清楚。用習近平自己的話來說,中國人只知道:「落後就要挨打,貧窮就要挨餓,失語就要挨罵,經過幾代人不懈奮鬥,前兩個問題基本得到解決,但挨罵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  正是因為「爭取國際話語權」是中國人尚未解決的重大問題,在中美雙方角力的過程中,中方民眾要想表現民族主義,除了當「潮紅」,也得「讀書看報」。因為角力的過程瞬息萬變,「群眾跟著領導走,領導跟著感覺走」,如果「不讀書,不看報」,跟不上時代的變化,就很可能淪為「跟不上時代」腳步的「義和團」!  不僅如此,台灣當前的藍綠對決,甚至香港的「反送中」風暴,都必須放在「中、西文明對抗」的大架構中來加以理解。捲入這些衝突的各個黨派,都有強烈的焦慮,都想要找出一套有效的論述,來克服內心深層的「芒果乾」(亡國感)。  誰能夠在這樣的對抗中找到「話語權」來支撐自己的行動,誰就能夠度過危機,成為最後的勝利者。相反的,如果看不清自己在這個對抗架構中的位置,以為堅持「民主、自由、人權」,就可以當美國霸權的「棋子」,最後一定會發現:這種「美國式的符咒」,只能造就現代的「義和團」!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系列完)

  •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三:周陽山》民族尊嚴和國家利益可以共贏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三:周陽山》民族尊嚴和國家利益可以共贏

    民族主義是當代中國各類思潮中最具影響力的一支,也是許多其他思潮的共同公分母。不管是自由主義、民生主義、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都強調民族至上和國家利益,但是,究竟什麼是民族與國家利益,卻有不同的看法。  近日來,大陸地區出現了抵制NBA的聲浪,導致藍球賽的電視轉播被迫告停,NBA損失慘重!而肇因則是對香港暴力抗爭有著南轅北轍的不同見解,因而觸動了民族主義敏感的神經、掀起了殖民主義的疤痕,也傷害到國家主權的尊嚴,終至一發不可收拾。  究其實,這是西方媒體強勢運作下固定的成見,積非成是久矣,再透過社群網站進一步擴大傳播效應。但若要改變此一狀況,必須先扭轉西方媒體霸權,透過自身的媒介,澄清誤解、反映真實、糾正偏見,爭取更廣泛的閱聽人支持,讓真正的中國聲音傳遞出去,這才是正本清源之途。  現在,運用經濟制裁的手段,一方面,藉停播讓NBA承受巨額的損失,知所警惕;但另一方面,卻犧牲了中國大陸球迷的觀賽權。這就顯然失衡了。  為什麼?因為在抵制行動中,沒有真正的贏家。首先,NBA輸掉了大陸的市場。其次,大陸的球迷不再有球賽可看。至於電視台,流失了重要的觀眾群和廣告商,有苦說不出!而政府則損失可觀的稅收,並減少原先可以幫助老百姓改善民生的一部分財源。其結果是,整體的民眾福祉都受到了損害,中美關係也蒙受斲傷。雖然是出了一口氣,但從長遠的國家利益角度看來,誰都沒得到好處。  或許有人會說,別怕,只要NBA受傷就好了!但大家其實都很清楚,這不是互利雙贏,而是全盤皆墨。如果仔細地研究「一帶一路」倡議,就會發現同樣是對外戰略,它卻是既利己又利人、互惠雙贏,和前述的抵制行動相比,高下立判!  首先,一帶一路是將大陸多餘的人力、設備、資源和生產力投注在有需要的國家,而且是共商共建、合作互利,不帶勉強,因此施者與受者同受其惠。  其次,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大陸,一頭是活躍的東亞,另一頭則是發達的歐盟,中間則是腹地廣大的歐亞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巨大,但卻苦無經費、交通與技術的支持。過去從中國到歐洲的海路運輸,往往要花上1個多月的時間,但自從中國出發的中歐班列開通後,立馬減少為11至13天,運輸的時程縮短了2/3,運輸的成本也只有空運的1/5。  2011年3月,中歐班列從重慶首發,當時尚無一帶一路的名稱,可說是提前開跑。第一年,運送的物資只有17個班列,總額不過是6億餘美元,大家並不看好。但是到了2018年,中歐班列已發展到一共有鐵路線68條,累計開出班列已超過1.5萬列,覆蓋了中國大陸60個城市與歐洲大陸15個國家的51座城市,總金額已逾160億美元。  過去8年來,中歐班列沿線各國都搭上了中國改革的順風車,而且同蒙其利。其中又以德國所占的紅利比最高,約21%;其次依序是俄羅斯17%;哈薩克9%;塔吉克6%;波蘭5%,以及白俄羅斯4%。無怪乎,沿線各國都樂觀其成、紛紛加入。到目前為止,全球已有136個國家和60個國際組織參加一帶一路倡議。  由此看來,民族尊嚴和國家利益絕不是你輸我贏、勝者全拿。更不是杯葛或自傷。其真諦在於:合則兩利、互惠共贏! (作者為國立金門大學兼任教授)

  •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二:胡勇》鷹派非主流 不能占鵲巢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二:胡勇》鷹派非主流 不能占鵲巢

    震驚中外的NBA事件近日悄然出現拐點。先是NBA中國賽如期舉行,大陸球迷熱情高漲,隨後騰訊又恢復了對NBA賽事的視頻直播。儘管一些激進網民因抵制NBA最終破局惱羞成怒,但無論大陸官方還是主流媒體均不為所動。在大陸冷靜理性處理複雜輿情的同時,北京也應時時警惕激進民族主義情緒。 美國政治學家羅斯金早就注意到,在所有意識形態中,真正的勝利者就是民族主義,「一種對於國家的偉大和統一的誇大信念」。具體到中國,一些民眾「感到自己曾經被外來的政權壓迫、控制過,就主張執行強硬的軍事和外交政策。」而在大陸的輿論場上,「左」派相比右派表現得更加愛國,民族主義情緒也更強,也更為排外。因此,在大陸的語境下,(極)「左」和(激進)民族主義幾乎是同義詞。 且不說毛澤東晚年極「左」路線導致的災難性後果,大陸在改革開放的歷程中也吃足了「左」的苦頭,對此鄧小平在1992年南方談話中有過深刻論述。同年時任大陸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也痛陳「左」對改革開放的嚴重干擾,包括「你說要多利用點外資,他就會說,多一個外資就多一分資本主義,就會威脅我們國家的社會主義性質。」、「你要畫出一塊地方給外商承包開發,他就會說,這是出賣國家主權,喪權辱國。」在田紀雲看來,由於「左」帶有革命色彩,欺騙性大,危害性大,對改革開放的阻力不可低估。 同樣地,激進民族主義由於帶有強烈的愛國色彩,對民眾的煽動性強,欺騙性和危害性也更大。在這次抵制NBA風波中,有的大陸網友無法容忍竟然有那麼多球迷不顧愛國主義的「大局」去為NBA中國賽捧場,怒斥他們是「跪族籃孩」,讓國家丟了臉。還有網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竟然宣稱支援「911」恐怖襲擊,支援美國50個州全部獨立。 類似言論在網路上比比皆是,好像全體國人同仇敵愾將NBA逐出大陸市場,或者盼望著美國倒大霉才是愛國主義的正確打開方式。殊不知,習近平早就說過,「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因為一兩個人的不當言論抵制整個NBA,乃至全面中斷中美文化體育交流,只會加劇中美社會之間的對立,正中一些反華政客的下懷。愛國當然要理直氣壯,但也要講究方法,拿捏尺度,否則物極必反,只會損害國家利益。 在香港和台灣問題上,極「左」思潮和激進民族主義情緒也不時浮出水面。有大陸網友就借NBA事件放狠話,「我們這次警告NBA,不僅僅是給美國人看的,更是給你們港台人看的:你們美國爸爸的NBA都屈服於我們,你們就不要太跳。」、「我們不缺人口,沒有你們3000萬人也不算什麼!」還有一些激進網友將「一中」、「統一」、「反台獨」等大陸方面的政治正確作為尺規,機械地衡量台灣人的一言一行。稍有不合之處,就鞭撻為「台獨」,號召武力統一。從周子瑜被迫道歉、歐陽娜娜自證清白,不一而足。雖然這些所謂「鷹派」人士不是大陸社會的主流,但聲浪不小,影響很壞,大大增加了兩岸人民心靈契合的難度,也干擾了和平統一的進程。 「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鄧小平27年前振聾發聵的論斷至今也沒有過時。國內外環境越是複雜嚴峻,大陸越是要保持戰略定力,不被極端主義騎劫。 (作者為大陸大學教授)

  •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一 :蘇泳霖》愛國主義更要現代化

    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一 :蘇泳霖》愛國主義更要現代化

    中共19屆四中全會預計下周在北京舉行,此次會議的主題圍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一概念首次提出於6年前的十八屆三中全會,距離中共提出「四個現代化」已相隔近60年。有評論指出,「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實質就是「第五個現代化」,也是中共建政以來長期探索的「政治現代化」。 「政治現代化」的涵義廣泛,既包括政官僚體制、法律體系、國家─社會關係等制度設計層面,也包括政治理念、意識形態等價值觀層面,而後者往往是指導和塑造前者的決定性因素。其中,「愛國主義」作為一種核心政治價值,就屬於後者範疇。同時,就中國大陸而言,推動愛國主義教育是向來是黨政機構高度重視、自上而下、全面部署的公共政策體系。 因此,「政治現代化」必然包括「愛國主義現代化」。但以近期大陸網民以激進方式抵制NBA、檢舉涉嫌挺港挺台的外國企業個人、「帝吧出征」模式蔓延至IG、Twitter等西方主流社交媒體為例,在網路民粹的催化和一些內外政治勢力的助長下,大陸的愛國主義存在陷入極端、狹隘民族主義的危險。故大陸推動「愛國主義現代化」的重要性、迫切性進一步突出。 誠然,愛國主義作為一種樸素的認同和情感表達,必然包含了民族主義成分。縱觀古今中外,民族主義極端化、民粹化的例子也屢見不鮮,學界也多有研究,著述頗豐。但在市場經濟高度發達、全球資訊便捷流動、國民教育基本普及的當代社會,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發生了變種,也產生了不同類型、不同方向、不同影響的新型模式。 當代民族主義可以剖析為三個面向:第一,原生民族主義,這是具有古老傳統、基於共同血緣、歷史等共同體想象的民族主義形式;第二,公民民族主義,這是興起於近現代、基於共同現代政治價值、公民政治參與所建構出的民主主義形式;第三,商業民族主義,這是將民族主義作為營商、盈利、行銷的一種商業模式。在當代社會,上述三個面向以不同程度、不同比例相互結合,產生出不同形態的民族主義表現形式。 例如,美國的好萊塢電影強調自由、平等價值,近年來更是宣揚女性、黑人、LGBT等群體權利的政治正確,這就是美式公民民族主義與商業民族主義的高度結合,既展現了全球軟實力,票房也賺得盆滿缽滿。再如,大陸網路近年來常出現一些不惜以謠言、聳動話語鼓吹軍事擴張、極端排外的民族主義文章,其目的只是賺取網路流量便於商業行銷,這就是原生民族主義與商業民族主義的結合。同樣,前幾年大陸熱映創造票房紀錄電影《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也都有效仿好萊塢電影的痕跡,融合「中國國情」將原生民族主義、公民民族主義、商業民族主義結合,才走出過去大陸主旋律電影經濟效益不佳的困境。 回到NBA事件思考,正是由於NBA在大陸有著巨大的商業利益,必然存在著一大批作為既得利益群體的本地代理商,火箭隊總經理的挺港言論所引發的大陸原生民族主義的憤怒,很快就轉變為「抵制NBA」的商業民族主義的操作。這其中誰得利?誰受損?一時半會是難以說清楚的。同理,過去的抵制萬豪酒店、罷喝「台獨」手搖茶等事件,誰敢說這完全是樸素愛國情感發洩而沒有一點商業利益競爭呢? 事實上,大陸官方對這個問題保持清醒認識。從此次NBA事件來看,延燒不到十天官方媒體就主動降溫淡化處理,後來有網民想持續追打這一話題,諷刺在風波下仍堅持追星的大陸年輕人為「跪族籃孩」,這種聲音雖然尖銳,但還是屬於非主流、茶餘飯後的談資。畢竟,大陸數億網民的輿論場錯綜複雜,即便是「一小股」激進聲音,也因基數龐大而感覺氣勢洶洶,故外界還是要以平常心看待。 不過,即便大陸官方具有強大的輿論引導能力、即便大陸官方也不希望愛國主義淪為極端極左的排外民粹,大陸各界還是應該認真思考「愛國主義現代化」這個問題。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在「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上升為大陸主流理論的背景下,如何將愛國主義與人類共同普遍價值相結合,是大陸今後走向一個穩健成熟、值得尊敬大國的必由之路。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