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民族氣節的搜尋結果,共07

  • 川軍和中國 就這樣把我感動了

     我是一個生長於台南的小女子,你看我寫川軍,你會讀出一絲真實的愛國情懷。 \n 2018年8月15日這一天,當朋友圈都在歡慶抗戰勝利,我忽然想寫這篇文章,回饋給抗日烈士趙渭濱參謀長的孫女趙令蓉老師。 \n 此時我腦海裡不斷想像著川軍出川的畫面,該是如何壯烈?他們像一陣旋風,帶著一腔碧血,踏上早已千瘡百孔的殘破土地,勇敢地撲向了無情的戰火。 \n 我還想像著他們的表情,一個肩負大任之人,力量必將湧入了內心,就像一團火焰,在眸心熊熊燃燒著,有著這樣熾熱的雙眸,但是外表卻又無比冷靜,冷靜到感受不到任何危險的氣息。 \n 甚至我感受到他們的肩上,擔負著一座民族的大山,光想像就令人喘不過氣,然而是什麼令他們挺直了脊梁?把所有艱苦和辛酸都默默地隱藏在心裡,把所有淚水,都淌在了中華民族驕傲的自尊之中。 \n 那一刻,或許他們內心曾經有所遲疑,或許還想回頭多看妻兒一眼,或許還想多留一句叮囑。但是當帝國主義侵略,山河破碎,風雨飄搖,一個民族的精神像火山似的噴發了出來,他們每邁開一步,腳下的路也跟著一步步地消失,當耳邊隱隱傳來隆隆的炮火聲,血性也就不容他們後退。 \n 他們一路沉默著,什麼都不說,但一切似乎已被包含在了沉默中。 \n 此時的他們,就像一把刀,直欲插入敵人心臟。 \n 他們是丈夫,是兒子,是父親,他們是真正的男兒,也是被歷史永遠銘記的革命烈士。 \n 他們是──川軍! \n 滕縣保衛戰之慘烈,彷佛還在眼前。那一年,22集團軍122師王銘章師長、趙渭濱參謀長以及數千川軍的高尚氣節,從此化作天長地久,永遠留在後人的心中。 \n 就在這場戰役滿八十周年的這一日,在紀念保路運動的成都市人民公園,在一間寬敞的會議室裡,我參與了成都市林業園林管理局與四川巴蜀抗戰史研究院聯合舉辦的《抗戰史大講堂》。主講者正是趙渭濱將軍的孫女趙令蓉老師。 \n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川軍將領紛紛請纓出戰。同年9月,趙渭濱隨王銘章師長北出劍門,馳援山西。 \n 1938年3月17日,趙渭濱在滕縣保衛戰中壯烈殉國,年僅四十四歲。 \n 「若無滕縣之固守,焉有台兒莊之大捷。」歷史就是如此,在短暫的時間裡寫下殘酷的一筆,也就是這寥寥一筆經過時間洗滌,才成為眾所周知的歷史。 \n 聽著聽著,我感到逝者的忠魂,正不遠千里而來,為感念他的後人帶來了精神的重塑。我想,每個保家衛國、辛苦戍邊的軍人,內心一定有著中華民族最為高貴的軍魂。 \n 寫到最後,紙墨間,隱隱地傳來了大地的顫動。 \n 一個恍惚,疑似聽見了川軍們的呼吸與心跳。 \n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主義宣布投降。 \n 1945年9月2日,在東京灣的密蘇里號主甲板上舉行日本投降簽字儀式,標誌著二戰結束。 \n 在成都博物館裡,我用了一整日仔細地看完每一件文物。那日我穿著不合腳的新鞋,走沒多久腳就磨破了。插句話,當時我在臉書說我腳受傷了,有人還叫我拍照,想看,害我嚇一跳,這麼噁心居然有人要看?話又說回來,當時我一拐一拐地走著,有點疼,想半途而廢,打車回府。忽又想到,川軍們不就是穿著一雙草鞋,悍不畏死,一路打出中國人的精神嗎?受命之時忘其家,出征之日忘其身,他們內心的國家意識已然超越了生死!而我只是磨掉腳後跟表層的皮,怎麼就走不下去? \n 彼時,我看著川軍的塑像,心裡油然生起一股尊敬。 \n 一個國家,若只有經濟,沒了人文底蘊和民族氣節,沒了海納百川的胸襟,沒了「犯我華者,雖遠必誅」的團結精神,是很難引起世界的尊敬的。 \n 中國有著五千年的古老文明,有著包容萬象的多元文化。每個國民心中都有著國家的核心價值,因此像是遇到辱華事件,平時小打小鬧,此刻同仇敵愾,炮口對外。那一刻,我即是國,國即是我,不分彼此,形如一體。 \n 這樣的中國,怎不令人肅然起敬? \n 寫到這兒,我的心好似被什麼東西充盈著,眼圈兒驀地一熱。 \n 遠逝的古人、蓬勃的國家。 \n 川軍和中國,就這樣把我感動了。

  • 王丰:與印、韓相較 台灣完全喪失民族氣節

    王丰:與印、韓相較 台灣完全喪失民族氣節

    一張台灣總統府與印度清奈中央車站的比較圖,勾引出作家王丰的無限感慨。王丰於臉書提出疑問:「是什麼原因使台灣完全喪失了民族氣節?」與印度、韓國同為殖民地,台灣民眾卻嚴重缺乏民族尊嚴、民族氣節。 \n \n日前,印度台北協會會長史達仁分享一張台灣總統府與印度清奈中央車站的比較圖,兩者在外觀上非常相似。總統府建成於1919年,當時稱作「台灣總督府」,為日本建築師長野宇平治的作品,風格屬「後期文藝復興式」;印度清奈中央車站建於1873年,舊稱「馬德拉斯中央車站」,由George Harding設計,再經倫敦建築師Robert Chisholm翻修,融合哥德和羅馬兩種建築風格。 \n \n作家王丰對此一新聞,卻是百味雜陳。王丰說,雖然有些人會認為,總統府或者印度的火車站,都不過是地標景致罷了;但若站在反抗殖民主義的角度觀察,就不那麼讓人開心了。 \n \n印度與台灣是兩個完全異質性的地方,但卻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殖民地,都曾飽受殖民主義荼毒。王丰說,印度人卻有骨氣多了,不會一個勁拍捧前殖民主子。台灣仍有許多人視「日倭」為天朝,這些人甚至能官拜一品。 \n \n王丰也舉韓國為例,韓國亦有日本帝國主義者遺留的「朝鮮總督府」,比之台灣的「總督府」氣派多了。不過1995年時,韓國總統金泳三以「清除日本統治時期象徵」為由,一口氣拆了。 \n \n王丰說,他倒要看看,哪個台灣領導人有這骨氣拆掉,重建炎黃子孫的尊嚴。他也感慨,恐怕在他這代人的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國土重光」、日本殖民色彩完全清楚的這天。

  • 徐宗懋專欄-國防部要有民族氣節

     馬英九總統對於未來的「國家軍事博物館」寄予厚望,期待它成為世界級的軍事博物館。他以美國亞特蘭大南北戰爭博物館為例,說明自己如何感動。這項規畫充滿理想,不過執行建館的是國防部,如果不改變根本的問題,希望恐怕會落空! \n 今年國防部抗戰畫冊《從戰爭到和平》的一張圖說(圖為民國21年3月,滿洲國執政溥儀與要員合影。)直稱:滿洲國執政溥儀,英文也直譯:The ruler of the newly formed State of Manchuria, Pu Yi。不稱偽滿州國或偽滿,也沒打上引號,等於承認其合法性,這是編輯嚴重的錯誤。偽滿被國際聯盟否定,溥儀戰後在法庭上自稱傀儡,指導者坂垣征四郎被處死,早已是歷史定論。雖說無心疏忽,但國防部層層審批,編審還有黨史館學者主管,仍然錯得離譜! \n 編輯錯誤可補救,再印時可改。然而國防部真正的問題有二:一是自失民族氣節,二是缺乏工藝專業辨識能力。這兩年我參與政府歷史展覽和出版的競標,包括多個部門,最近又接國防部文宣單位的抗戰紀念畫冊。在競標中,評審涵蓋各專業,共同評分決定誰出線,基本上很公平。問題出在執行標案時的審查,其人員多不從事工藝實務,我會指出對方的意見脫離實際,此時主辦單位通盤判斷後,多接納了我的做法。然而,國防部文宣單位卻缺乏辨識能力,強迫採納錯誤的意見。 \n 舉例說,在抗戰畫冊南京大屠殺和日軍鎮壓台灣原住民的章節中,我用了幾張日軍暴行的照片。這些照片是日軍拍攝的,在馬總統擔任市長期間所舉辦的抗戰展覽中,已多次公開展示,其中幾幅日軍殺害太魯閣原住民的照片,曾被立委高金素梅等族人帶到日本展示,同時做為控告小泉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的影像證物。高金後來告訴我,日本法官看這些照片時,臉色黯然,沉默不語,最後判小泉敗訴,造成轟動兩岸的大新聞。匪夷所思的是,國防部編審不知道整體背景,膽怯畏事,竟表示這些照片「有爭議」、「建議刪除」。那些觸動日本法官良心並作出正義判決的歷史影像,居然被要求刪除。國防部如何面對被殺害的我軍民同胞?如何面對台灣歷史呢?一個自失民族氣節的國防部,有可能做出感人的國家軍事博物館嗎? \n 再者,製作美學和工藝不同於純粹學術研究。國防部文宣單位分不清兩者,以致於沒有拍過紀錄片的編審,自居為紀錄片導演;沒有歷史畫冊著作的編審,自居為畫冊總編輯;沒有執行過歷史展覽的編審,自居為策展人,就好像「美國偶像」的評審不會唱歌一樣,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沒拍過電影一樣,成為笑柄!1995年,《中國時報》出版抗戰勝利50周年專刊,余紀忠先生指派我組織圖文稿,同時請著有《細說抗戰》的大學者黎東方先生看稿,黎先生謹守分寸,客氣的更動了幾個字。今天國防部的年輕編審,遠遠不具備社會地位,學問卻奇大無比,國防部還要求照辦,這已是外行瞎指揮的愚昧了!結果當然是不斷複製一本又一本刻板、枯燥、不吸引閱讀興趣的歷史畫冊,真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n 以拍攝《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戰紀錄片陳君天導演為例,幾十年來他散盡家財,尋訪珍貴紀錄片,他的作品徹底改變了大陸人對抗戰的認識,影響力無人可及。但君天兄拒絕替國防部拍紀錄片。我完全可以想像,因為要君天兄接受一些沒有花過一毛錢買紀錄片、沒有導過一分鐘的編審,所提出的「修改意見」,情何以堪! \n 因此馬總統要建設世界級的國家軍事博物館,先決條件是,製作的指導團隊必須在國防部外,並且在美學、編輯和策展上擁有專業決定權,國防部只負責行政協助,否則就像國防部幾十年不變、很少人看的影像著作一樣,建好的博物館只會成為另外一個沉悶著作的大型延伸罷了! \n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徐宗懋圖文館facebook)

  • 彰民族氣節 陸拍兩岸英雄劇

    彰民族氣節 陸拍兩岸英雄劇

     在大陸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多寫反映抗擊外國侵略、弘揚中華民族正氣的影視劇」指示下,大陸影劇界果然卯起來前呼後應,包括以電影《台北一八八四》刻畫清朝抗法、保衛台北有功,鞠躬盡瘁的台北知府陳星聚,以及謳歌明朝抗倭名將、號稱亞洲史詩劇的《民族英雄戚繼光》電視劇等。 \n 原名《台北知府陳星聚》的《台北一八八四》,由河南省漯河市台辦組織策劃,八一電影製片廠拍攝,預計投資2300萬元(人民幣,下同),8月開機拍攝、年底殺青上映。 \n 陳星聚 台北城建造者 \n 被譽為「為官廉潔、愛民如子、興辦學堂、平匪除霸」,籍貫漯河臨潁、與台灣淵源深厚的陳星聚,成為漯河市史料整理、行銷宣傳的一大重點。除籌資3千萬修建陳星聚紀念館,並曾投資300餘萬製作豫劇《台北知府》、2011年間並曾至台灣公演。 \n 陳星聚同治十年(1871年)任台灣淡水同知,光緒四年(1878年)清政府正式設立台北府,隔年陳星聚成為實質上的首任台北知府。台北府管轄區域約為現今宜蘭、基隆、台北縣市及新竹縣市,堪稱整個北台灣的地方父母官,陳星聚也是台北城的真正督工建造者。 \n 1884年、正是中法戰爭爆發的年代,《台北一八八四》編劇余飛表示,將以濃墨重彩,描繪出法國軍隊入侵台灣,陳星聚置死生於度外,誓與台北共存亡。領導台北軍民眾志成城、浴血奮戰,最終擊退法軍進攻,保障台灣的安全,「不畏強暴、抵禦外侮」的民族氣節、精神。1885年陳星聚因勞累成疾,病逝任上、享年68歲。 \n 戚繼光 當紅演員擔綱 \n 電視劇《民族英雄戚繼光》可謂未拍先轟動,擔綱主演兩岸耳熟能詳的民族英雄戚繼光一角,據聞可能由當紅演員黃曉明、馮紹峰中擇一;南韓演員金秀賢、日本影帝中井貴一也在主演名單之列。製作單位表示演員均在接觸、洽詢檔期中,若演員陣容確定,將為「都教授」華語電視劇的處女秀。 \n 打著亞洲史詩劇的旗號,《民族英雄戚繼光》聚焦明朝時期戚家軍抗擊倭寇的歷史故事為背景,號稱融「融詭譎朝政、歷史風雲、軍事謀略及絕美愛情」於一爐。全劇展現戚繼光驅逐自洪武年間以來,劫掠東南沿海近兩個世紀的日本倭寇,確保民眾不再受其殺戮、肆虐,還沿海百姓一個太平盛世,保證是齣「歷史正劇」。

  • 兩岸放送頭-陸批蘇在日言行:喪失民族氣節

    針對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日訪問的一些說法,大陸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昨批評說,堅決捍衛釣島及其附屬島嶼主權,是兩岸同胞的共同心聲。如果有人出於私利,喪失民族氣節,甚至曲意逢迎,這種言行令人不齒。

  • 中國文化復興300年來最好時期

     文化的復興既是中國崛起的重要內容和目標,      又是中國崛起的必要條件和最高標準。 // 現代經濟體人類發展的歷史證明 // 只有創造了新的文化形態,才能引領新的社會形態發展和最終確立。 \n (文接B4版) \n 常生活的各個方面的衝擊。具體表現為: \n 一是傳統價值規範的「迷失」,新的價值理念的重建艱難曲折。西方列強在鴉片戰爭中用十分野蠻的「堅船利炮」打開了中國的大門,中國傳統的自然主義和經驗主義文化模式開始受到真正的挑戰,到「五四」運動時爆發激烈的文化衝突,傳統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批判,傳統價值在社會生活中的規範作用受到懷疑。十年「文化革命」、文化自殘,更是造成了與傳統文化的徹底斷裂,而新價值理念重建仍然任重道遠,這使得經濟運行局部失靈,精神家園失去守望。 \n 二是傳統文化面臨的雙重困境。一方面,傳統文化的具體形態正遭遇後繼無人和日漸萎縮的危險:傳統文學的詩、詞、曲、賦少有人問津,傳統文化技藝如民族音樂、民族戲劇、曲藝、國畫、書法、對聯、燈謎、中醫、算盤幾近後繼無人;記載保存著中國五千年文化寶藏的文言文這一傳統文化中的獨特語言儘管還有殘存,但已岌岌可危,而「託福」和GRE培訓人滿為患,進入中國文化寶藏的通道沒有了。很多傳統節日及各種民俗,如「七七」牛郎織女「乞巧」節、重陽登高節、臘八節,敵不過西方過洋節日如耶誕節的隆重、豐富和深入。儒家、道教、佛教三大本土文化的核心價值已經基本上不能影響現代中國人在人生中面臨的重大選擇。 \n 另一方面,拯救傳統文化的過程中又出現了大量的誤區,首先是生吞活剝現象,典型的就如當下流行的漢服運動,穿上簡單複製的漢服仿佛與日常生活格格不入的戲子;其次是文化偽造現象,如民族節日時節,借元宵節推銷湯圓,借端午節推銷粽子,借中秋節推銷月餅,這些都是商人進行文化造偽的例證等等。 \n 三是文化創新創意不足。主要表現于我們的文化生產。我們被視為世界最大的文化「山寨版」國家。我們的出版、影視、音樂、動漫等行業的文化生產,不僅難敵美歐日本,晚近以來,甚至敗給了韓國。政府正忙於在域外文化產品的進入和本土資源的保護(如頻道等)方面費盡心機,而西方文化以同樣成熟的市場運作方式,一遍遍卷走中國社會文化市場所能產生的巨額利潤。 \n 四是文化傳播落後于世界一般水準。 60年來,我們沒有任何新的可輸出的思想資源。所有可以炫耀的文化資本,都是近代以前就有的東西。中國領導人在國外大學和國際會議上的講話所引經據典的內容幾乎都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內容。遍佈世界許多地方孔子學院主要教的是漢語。當代中國人對自己本民族文化的理解基本上局限於中國的戲曲藝術、武術、書法直到飲食文化。即使近幾年來披著中國元素外衣的歐美電影大片越來越多,但中國元素如武術、民俗文化,只是滿足觀眾對同一主題用不同方式敘事的新鮮感,真正成功的不是中國元素,而是受到歐美觀眾認同的價值觀和敘事方式。中國文化在世界範圍內的傳播仍十分有限。我們對於西方及其他民族的文化,實際上都處於非常被動盲目的狀態,如基督教新教的廣泛傳播。 \n //全方位實行文化復興運動 // \n 21世紀是中國和平崛起的歷史機遇期,要建設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相適應的文化形態,全方位實行「文化復興運動」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只有經濟崛起,加上文化崛起,才是真正意義的國家崛起。 \n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重構是文化復興的主命題。市場經濟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都可以用,中國特色就關鍵在文化,在其獨具特色的社會理想和人生原則。與這一社會理想共生的時代精神和價值追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無形支撐和決定因素。 \n 核心價值重構必須放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支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中國和平崛起、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等重大使命。有必要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基礎上,進行凝煉,構建為中化民族廣泛認同並自覺實踐核心價值。在這方面,要改變長期以來形成的以政黨信仰代替社會信仰、政黨文化代替社會文化弊端,重建社會信仰和社會文化,並實現與政黨信仰和政黨文化的有機結合、相得益彰。 \n 中西文化的整合是中國文化復興的關鍵和路徑。中國傳統文化自春秋戰國時代起就蘊育了儒家、法家、道家、釋家、墨家等為中華民族廣泛傳承和認同的思想價值,這些寶貴的思想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當今仍然具有重要的現實價值,具有核心價值重構的活性因數。 \n 而西方資本主義在幾百年的歷史中創造了中國傳統文化所欠缺的科學理性精神、法制契約精神,這正是現代市場經濟成功的必要保證。在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可能超越市場經濟階段而直接進行後現代化階段。也即我們重構的時代精神和核心價值必須有效地整合中西文化中具有鮮活動生命力的部分。而國家層面牽頭進行有效研究和提煉勢在必行,從而避免「五四」新文化運動和上世紀末文化熱的過程中出現命題相似而無法深入的怪圈。 \n //整合東西文化精華 // \n 經濟運行規範和生活道德規範重建是文化復興的當務之急。挖掘傳統道德文化,注重經濟倫理建設,建立中國特色的管理文化、經濟運行範式和社會發展模式的設計,彌補市場經濟導致的物質主義缺陷,實現文化與經濟的良性互動。堅持復興不是復古,一方面要發揚傳統,另一方面又要吸收外來文化之積極因素。 \n 把東方和西方的文化精華整合到一起,使之變成具有可操作性思想綱領貫通現代社會。以培養健全優秀的國民為目的,進一步細化《公民民道德建設綱要》,制定包含通則、食、衣、住、行五大部分的「規範」,對全體公民在食、衣、住、行、育、樂諸多日常生活方面提出基本要求,進而擴展為全社會的生活理想,增進社會和諧。 \n 繁榮文學藝術是文化復興、構築精神家園的源頭性、先導性、基礎性工程。文學藝術作為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最具活力的部分,在培育民族精神、提高國民素質、塑造健全民族性格、激發創新活力方面,發揮著十分獨特而重要的作用。首先要通過深入開展中華民族悠久歷史和優秀傳統文化的教育,不斷增強民族文化認同,振奮民族精神。第二、要通過深入挖掘、整理和創新獨具民族特色的文化藝術形式,展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文學藝術、科學技術等方面的成就,以及崇高的民族精神、民族氣節和優良的道德風尚,不斷增強全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第三、要通過現代傳播和交流,使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成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提供精神支持和文化滋養。

  • 江澤民:絕不做第二個李鴻章

     雖然已經退休多年,但85歲的中國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仍是話題人物,在北京政壇仍具有影響力。昨天大陸及香港網站登出「江澤民1990年談香港問題:絕不做第二個李鴻章」報導。在中共十八大明年將召開前,是否有針對性?尚待觀察。 \n 與此同時,大陸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上月21日表示,《江澤民文選》的多語版,第二卷翻譯工作已經基本完成,第三卷正在緊張翻譯過程中。這兩卷均將於明年5月出版。 \n 江澤民中文文選在16大江交棒的隔年,2003年就由當時的新黨中央決定出版發行,中共中央當時說,「是黨和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06年8月《澤民文選》第一、二、三卷在全大陸出版發行。 \n 這些大陸內部動向顯示,江在今日中國政壇乃至明年秋天中共18大,仍有一定的發言權,因此北京當局對於亞視誤報其「死訊」進行反駁。在目前中共政治局9常委中,被視為江系者至少有4位,至於現今的軍委副主席及軍委成員多半也是他掌權時所提拔的。 \n 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和中央檔案館共同主辦的中央級學術理論刊物──《黨的文獻》2011年第6期出現原題為:中國人歷來是講民族氣節的──江澤民品評民族英雄史可法。 \n 把江澤民和史可法扯在一起,是因為史在江的故鄉江蘇揚州抗清拒降而死,揚州百姓就在城北梅花嶺築了一個衣冠塚,以為紀念。清乾隆年間又在此處建祠,稱為「史公祠」。 \n 文章說,史可法心憂天下的愛國熱忱,深深感染了少年江澤民,他從小就樹立起奮發報國的遠大志向。在走上黨和國家領導人崗位後,江澤民曾多次談到史可法,盛讚他感人的愛國情懷和崇高氣節。江最愛掛在史公祠的一副楹聯:數點梅花亡國淚,二分明月故臣心。 \n 文章透露,1989年10月底,面對當時以美國為首的一些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的所謂制裁,剛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的江澤民在會見美國前總統尼克森時,特地提起自己中學時代的這段經歷,嚴正表明中華民族不畏西方壓力的民族氣節。 \n 1990年3月,當英國就香港問題給中國施壓時,他嚴肅指出:中國人是很有民族氣節的。中國人民是不可辱的。要想乘人之危、趁火打劫,中國對此極其反感,不會在壓力下屈服。 \n 江當時接著說:有人曾醞釀花10億英鎊在1997年後繼續租香港。我看,不要說10億,就是100億、1000億,我也不會出賣香港。我絕不做第二個李鴻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