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民調具體問題的搜尋結果,共03

  • 咱的社會-媒體提問應具體

     日前突然接到某報記者的電話,要我對警政署鼓勵員警游泳技能的政策發表意見,對話間,記者明顯以負面問句引導我,使我不得不敏感於他的動機,我當下請求他忠實報導我的原意。  隔日,該報果然在頭版製作此則新聞,但沒見著我的名字與意見,想是在我的請求下,忠實的原意不符合此則新聞的立場。  著名警政學者S. Walker曾經說:「警察做了什麼是一回事,媒體說警察做了什麼才更重要。」民眾常根據自己的實際經驗回答具體的特定犯罪問題,但當問到整體性意見時,反應卻不盡理想,因為其所能依賴的僅為媒體印象。因此各種民調的問題用語應具體,題意指涉要明確,所得到的資料才能反應真正的民意。  近半年來,國內治安堪稱平穩,並沒有重大刑案或民怨的報導,正所謂「沒消息就是好消息」,但基於選舉考量的媒體報導與特定目的的民調報告,所傷害的不僅是警察士氣,更扭曲了事實的原貌。

  • 短 評-牛頭不對馬嘴

     別人問你:「中午吃飽了沒?」你卻回答:「我昨晚睡得很好。」請問,這種牛頭不對馬嘴、風馬牛不相及的回應方式,是不是心虛不敢面對問題?《自由時報》迄今不願公布外界質疑的民調資訊,反而一再模糊焦點,恐怕會被外界看破手腳。  針對ECFA「雙英辯」後的媒體民調歧異,本報直接請問《自由時報》:是否存在民調中心?是否有專業負責人?是否有民調原始檔?這些都是與「中午吃飽沒」一樣具體與基本的問題,《自由時報》沒有理由回答不出來。  但幾天過去了,《自由時報》除了公布一張所謂「訪員做民調照片」,宣稱在某天下午五時至晚間八時三十分「成功訪問一千三百六十七人」,以及一些信心水準、抽樣誤差等基本數據,就再也沒有問答任何民調專業問題了。  外界不禁要問:面對問題、就事論事有那麼難嗎?《自由時報》為何不願邀請公正的第三者進入,由公正的第三者實際觀察並向大眾報告?《自由時報》愈是避重就輕、躲躲閃閃,外界就愈是懷疑該報心虛而想要隱瞞什麼真相。  事實只有一個,轉移焦點無法解決問題,只會留下更多疑問。《自由時報》可以透過公布民調原始檔錄音來消除外界疑慮,捨此正途不走,未來該報的民調公信力仍然會遭到最大質疑。

  • 熱門話題-ECFA是啥咪碗糕 有解!

    對於馬英九及蔡英文是否應就ECFA議題辯論,民調顯示高度支持。但據民進黨民調中心所做的調查,只有二四%民眾了解ECFA是什麼。 若這份調查準確的話,凸顯的問題是,面對爭議性高、複雜度高且與切身相關公共議題,民眾卻無法完整的知道正反意見與利弊得失,媒體對ECFA的報導,其實不算少,但量不等於質,尤其在一般民眾接觸最多的電視和報紙上,還不見完整全面的分析。 筆者建議,可採用審慎思辨民調探究真正的民意,而媒體則在此過程中報導民調施行的過程及結果,擴大民眾對ECFA議題的關心及注意。不宜使用一般民調的原因是避免ECFA議題複雜度高,受訪者因不了解而隨便發表意見的問題。審慎思辨民調可改善此問題,具體做法是主事者以隨機方式自全體民眾抽選出具有代表性的樣本,給予議題相關資訊後,利用時間將這些樣本聚集,針對ECFA討論,並安排中立的主持人來進行討論。之後再安排這些民眾與相關的學者專家、政府官員甚至民意代表等對談。最後,再以問卷訪談參與者的意見。 如此一來,對於ECFA的真正民意可以水落石出。採用審慎思辨民調是需要花上一筆錢的,但兩黨應該願為國家的重大政策推行與否付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