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民辦大學的搜尋結果,共55

  • 幫學子脫離高考苦海

     每年高考季節,恐怕是大陸考生及家長最難熬的時刻,家庭與學校的後勤支援和心理輔導也特別重要,考上理想學校猶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倘若高考成績不如預期幾乎是世界末日的到來,彷彿台灣聯考年代的一試定終身。然而,大陸高考的現實世界似乎更為殘酷,輿論也認知僧多粥少的大學錄取名額,是導致高考制度極為殘酷的關鍵。 \n 大陸地區1999年出生的高考學齡人口高達1909萬人,依據統計局及各省市教育廳所發布的數據,能順利完成高中學歷或取得高考資格者僅有920萬,意指中等教育階段就已經篩選近半數學齡人口。 \n 而大學本科錄取人數大約309萬,全國一本錄取人數僅114萬,所謂的211大學錄取人數約46萬,985大學錄取人數約15萬。有幸錄取北大、清華的本科生人數為6598名,僅占該年全國學齡人口的0.03%,在大陸考上大學是很艱辛的歷程。 \n 由於現行的高考制度無法做到全國統一考試,公平與否也因地域發展差異而受到詬病。 \n 觀察大陸升學體制的背景架構,某些結構上所導致的差異難以忽略,例如城鄉差距、地區差異及家庭背景等綜合因素的作用下,優秀學生往往多集中在沿海或者經濟發達省分。事實上,也是因為經濟累積、基礎教育設施、家庭背景及家庭參與教育,通常經濟發達地區的教育優勢從初等教育保持到本科教育,高考的公平性就會受到質疑。為改革高考過程中的唯分數論弊病,大陸教育部啟動各校自主招生改革,但自主招生反而擴大地域間的不平衡。 \n 高考制度雖然在篩選上趨近於公平,但僧多粥少的大學錄取名額,實在扼殺學子的學習歷程,讓大陸教育圈思考中國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是否應以英美大學系統為參照對象,鼓勵民營企業或非營利組織來辦大學,一方面是維持公辦學校為主的大眾教育體系,重在保基礎保公平;另一方面是強化私立學校為核心的精英教育,以滿足更高或者更個性化的需求。 \n 近年來,大陸的民辦大學如雨後春筍般的發展,但一般輿論對民辦大學仍存有刻板印象及潛在風險,例如:師資設備一般遜於公立大學、缺乏嚴格的審核和監督、學費較高但學歷未必會被承認。 \n 中國人對「士大夫一身,斯世之俸弘矣」的觀念太深刻,認為學子透過嚴苛考試按等級進入公立學制,較能維持刻苦學習與嚴格自律的本質。公平和效率的擺盪,一直伴隨著高考制度的爭議,現行的高考制度雖有助於公平地篩選頂尖學子,但對陷入高考苦海的芸芸眾生未必是一項激勵措施,反而有一試沒考上終身抱憾而懲罰的心理陰霾,應當要找尋、設計或超越現行的高考機制,為莘莘學子找尋適合的人生方向。(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 林士清》幫學子脫離高考苦海

    每年高考季節,恐怕是大陸考生及家長最難熬的時刻,家庭與學校的後勤支援和心理輔導也特別重要,考上理想學校猶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倘若高考成績不如預期幾乎是世界末日的到來,彷彿台灣聯考年代的一試定終身。然而,大陸高考的現實世界似乎更為殘酷,輿論也認知僧多粥少的大學錄取名額,是導致高考制度極為殘酷的關鍵。 \n大陸地區1999年出生的高考學齡人口高達1909萬人,依據統計局及各省市教育廳所發布的數據,能順利完成高中學歷或取得高考資格者僅有920萬,意指中等教育階段就已經篩選近半數學齡人口。 \n而大學本科錄取人數大約309萬,全國一本錄取人數僅114萬,所謂的211大學錄取人數約46萬,985大學錄取人數約15萬。有幸錄取北大、清華的本科生人數為6598名,僅占該年全國學齡人口的0.03%,在大陸考上大學是很艱辛的歷程。 \n由於現行的高考制度無法做到全國統一考試,公平與否也因地域發展差異而受到詬病。 \n觀察大陸升學體制的背景架構,某些結構上所導致的差異難以忽略,例如城鄉差距、地區差異及家庭背景等綜合因素的作用下,優秀學生往往多集中在沿海或者經濟發達省分。事實上,也是因為經濟累積、基礎教育設施、家庭背景及家庭參與教育,通常經濟發達地區的教育優勢從初等教育保持到本科教育,高考的公平性就會受到質疑。為改革高考過程中的唯分數論弊病,大陸教育部啟動各校自主招生改革,但自主招生反而擴大地域間的不平衡。 \n高考制度雖然在篩選上趨近於公平,但僧多粥少的大學錄取名額,實在扼殺學子的學習歷程,讓大陸教育圈思考中國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是否應以英美大學系統為參照對象,鼓勵民營企業或非營利組織來辦大學,一方面是維持公辦學校為主的大眾教育體系,重在保基礎保公平;另一方面是強化私立學校為核心的精英教育,以滿足更高或者更個性化的需求。 \n近年來,大陸的民辦大學如雨後春筍般的發展,但一般輿論對民辦大學仍存有刻板印象及潛在風險,例如:師資設備一般遜於公立大學、缺乏嚴格的審核和監督、學費較高但學歷未必會被承認。 \n中國人對「士大夫一身,斯世之俸弘矣」的觀念太深刻,認為學子透過嚴苛考試按等級進入公立學制,較能維持刻苦學習與嚴格自律的本質。公平和效率的擺盪,一直伴隨著高考制度的爭議,現行的高考制度雖有助於公平地篩選頂尖學子,但對陷入高考苦海的芸芸眾生未必是一項激勵措施,反而有一試沒考上終身抱憾而懲罰的心理陰霾,應當要找尋、設計或超越現行的高考機制,為莘莘學子找尋適合的人生方向。(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n

  • 西湖大學雲谷校區開工 2021年建成

    西湖大學雲谷校區開工 2021年建成

     大陸首見由「社會力量舉辦、國家重點支援」的西湖大學,3日於主校區雲谷校區舉行全面開工儀式。雲谷校區一期占地面積約1495畝,預計2021年底交付使用,屆時將可容納300個獨立實驗室、3000名博士生。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致詞時強調,「爭取早日建成一所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水平的新型研究型大學」。 \n 浙江省委書記車俊,省委副書記、省長袁家軍等當地官員,與西湖大學教職工、學生代表等800餘人,共同見證此一歷史時刻。西湖大學校址位於杭州市西湖區,現址雲棲校區位於雲棲小鎮,主校區雲谷校區則座落紫金港科技城雲谷區塊。雲谷校區一期預計於2021年底建成,2022年起將可開始小規模招收大學生。 \n 西湖大學的緣起,可溯及2015年3月,施一公、陳十一、潘建偉、饒毅、錢穎一、張輝及王堅7位倡議人,提交《關於試點創建新型民辦研究型大學的建議》,獲得中央政府的支持。2018年10月,西湖大學在杭州西湖宣告正式揭牌成立,以博士研究生培養為起點,透過民間籌資建校,實施董事會領導下的「校長制」。 \n 身兼西湖大學籌辦委員會主任的施一公指出,以新校區建設工程啟動為起點,未來西湖大學一定砥礪前行,採取「不忘初心、無問西東」的務實態度,「以國際化的辦學理念,努力探索創新辦學體制機制」,爭取早日建成一所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水平的新型研究型大學。

  • 陸校招台生增至336所 添16所預科

    陸校招台生增至336所 添16所預科

     年後大陸對台招生又有新動作!1月底大陸教育部宣布台灣學生學測國英數單科均標就可報考陸校,近日「2019年大陸普通高校免試招收台灣考生」官方網站將對台招生陸校從去年307所增為336所,且取消第一批次、第二批次的劃分;另一值得注目的是新增16所預科陸校,且竟包括廈門大學這所985頂尖陸校。 \n 日前大陸教育部才剛剛宣布對台招生門檻放寬到「學測國英數單科均標」,引起熱議,因為這意味著超過7成以上的台灣學子都有機會申請大陸大學;近日大陸又出手,在對台招生官網「2019年大陸普通高校免試招收台灣考生」(https://www.gatzs.com.cn/z/tw/index.jsp)一舉增加了30所陸校,讓可招收台生的大陸大學從去年307所增為336所(湖北中醫藥大學退出)。 \n 新增陸校私立占比高 \n 新增的30所陸校裡,「民辦(私立)大學」占了不小比例,包括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瑞酒店管理學院、南開大學濱海學院、山東英才學院、廣東白雲學院、中山大學南方學院等都是。另外也增加了昆山杜克大學、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等兩所中外合辦大學。 \n 由於大陸大學層級分明,招生要求可能非常不同,因此過去對台招生的大陸大學還比較仔細地分為第一批次160所、第二批次147所,其中第一批次以985、211工程陸校等中央級重點大學為主,第二批次以省部共建大學或省屬重點大學為主。這次對台招生官網卻不再分批次,全部以省市排序,這會使得對大陸大學不熟悉的台灣考生極可能混淆,判讀學校良窳變得非常困難。 \n 台只承認155所陸校 \n 和台灣一樣,大陸大學公立的比私立的好;另大陸有個特殊現象,就是知名公立大學還可以自己辦學校,校名通常是某某大學某某學院,但名校自辦的學校就是私立的,層級也差很多。 \n 舉例來說,大陸985工程大學廣東中山大學,是大陸教育部直屬的大學,2016年在廣東省招生,文組學生要577分才有資格申請(實際錄取分數會更高);但該校自辦的獨立學院「中山大學南方學院」,2016年在廣東省招生,文組學生只要458分就可以錄取。雖然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在大陸已經是不錯的獨立學院,但台灣學生可能不知道此「中山」非彼「中山」。 \n 大陸近年持續增加對台招生校數,不過台灣只承認155所大陸大學,且是在馬英九政府時代從2011年41校、2013年111校一直增加到2014年129校;這份名單在馬英九政府下台前增至155校就嘎然停止。

  • (獨家)陸校又有新動作!對台招生增為336校

    (獨家)陸校又有新動作!對台招生增為336校

    年後大陸對台招生又有新動作!一月底大陸教育部宣布台灣學生學測國英數單科均標就可報考陸校,近日「2019年大陸普通高校免試招收台灣考生」官方網站將對台招生陸校從去年307所增為336所,且取消第一批次、第二批次的劃分;另一值得注目的是新增16所預科陸校,且竟包括廈門大學這所985頂尖陸校。 \n日前大陸教育部才剛剛宣布對台招生門檻放寬到「學測國英數單科均標」,引起熱議,因為這意味著超過7成以上的台灣學子都有機會申請大陸大學;近日大陸又出手,在對台招生官網「2019年大陸普通高校免試招收台灣考生」(https://www.gatzs.com.cn/z/tw/index.jsp)一舉增加了30所陸校,讓可招收台生的大陸大學從去年307所增為336所(湖北中醫藥大學退出)。 \n新增的30所陸校裡,「民辦(私立)大學」占了不小比例,包括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瑞酒店管理學院、南開大學濱海學院、山東英才學院、廣東白雲學院、中山大學南方學院等都是。另外也增加了昆山杜克大學、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等兩所中外合辦大學。 \n由於大陸大學層級分明,招生要求可能非常不同,因此過去對台招生的大陸大學還比較仔細地分為第一批次160所、第二批次147所,其中第一批次以985、211工程陸校等中央級重點大學為主,第二批次以省部共建大學或省屬重點大學為主。這次對台招生官網卻不再分批次,全部以省市排序,這會使得對大陸大學不熟悉的台灣考生極可能混淆,判讀學校良窳變得非常困難。 \n和台灣一樣,大陸大學公立的比私立的好;另大陸有個特殊現象,就是知名公立大學還可以自己辦學校,校名通常是某某大學某某學院,但名校自辦的學校就是私立的,層級也差很多。 \n舉例來說,大陸985工程大學廣東中山大學,是大陸教育部直屬的大學,2016年在廣東省招生,文組學生要577分才有資格申請(實際錄取分數會更高);但該校自辦的獨立學院「中山大學南方學院」,2016年在廣東省招生,文組學生只要458分就可以錄取。雖然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在大陸已經是不錯的獨立學院,但台灣學生可能不知道此「中山」非彼「中山」。 \n大陸近年持續增加對台招生校數,不過台灣只承認155所大陸大學,且是在馬英九政府時代從2011年41校、2013年111校一直增加到2014年129校;這份名單在馬英九政府下台前增至155校就嘎然停止。

  • 台東吳與陸蘇州大學兩岸一家親

    台東吳與陸蘇州大學兩岸一家親

     猶記得,筆者第一次前往蘇州大學天賜莊校本部,看到蘇大校徽與位在校內的校門招牌(寫著東吳)是非常訝異,才驚覺到原來蘇州大學與東吳大學這兩間學校是同根同源,真的是「兩岸一家親」。 \n 單看中文校名,蘇大與東吳可能沒有直接連結,然而,兩校英文校名都是「Soochow University(SCU)」,再看兩校的校徽,也是一模一樣,就連兩校的校訓──「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Unto a Full-Grown Man)」,竟然也完全一樣! \n 1900年蘇州大學創校,最早的名字就是「東吳」,是基督教會大學之一,同時是20世紀初第一所民辦大學。對日抗戰開打後導致師生顛沛流離,抗戰結束後才回到蘇州,然而,卻緊接著1949年爆發國共內戰,國民黨退守台灣,東吳大學的命運乖舛。 \n 1952年大陸院系調整,由東吳大學文理學院、蘇南文化教育學院、江南大學數理系合併組建「蘇南師範學院」,同年更名為「江蘇師範學院」,正式宣告東吳大學結束。直到1982年,學校更名回復為「蘇州大學」,其後幾間院校相繼併入蘇州大學,補足了原學術領域的不足缺塊,成為現在綜合型的「蘇州大學」。 \n 跟隨國民黨撤退抵台的部分教授與校友們,有鑑於台灣高校教育的重要性,四處熱心奔走募款,1954年以「東吳大學法學院」名義艱苦在台復校,為台灣第一所私立大學,由於沒有財團背景的支撐,上課地點猶如補習班狹小,被戲稱「東吳補習班」,於1961年取得台北士林外雙溪土地後才有改善,1969年正式評估後,才復名為「東吳大學」。百年的歷史淵源讓兩校緊密連結,自1993年9月首次簽署學術交流協議,便正式展開綿密的交流互動與合作發展。 \n 總的來說,無論從英文校名(SCU)、或是校徽與校訓,以及爬梳過往的歷史,便可理解兩校是鑲嵌在一起的,是名副其實的姊妹校,本質上就是「兩岸一家親」的最佳代表。 \n 雖然在1949年後兩校發展的面向不一致,但完全不能抹滅的事實是,即便東吳在台復校,東吳與蘇大仍是同根同源,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這不是兩岸一家親,什麼才是兩岸一家親!

  • 陸4省大學漲學費 1學年最貴13.5萬

    陸4省大學漲學費 1學年最貴13.5萬

     伴隨物價增長、大學生均培養成本增加,安徽、河北、雲南及陝西4省近期宣布,將在9月新學期調漲學費,各省漲幅雖約略不一,但這波漲學費主力主要落在民辦學校,其中雲南漲幅最大,10所私校學費漲幅超過1成,其中以雲南師範大學商學院為例,該校藝術系調漲學費後,一年學費達2.98萬元(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13.5萬元。 \n 據《中國青年報》微信公眾號指出,安徽省物價局早在3月底便召開公辦大學本科學費標準調整聽證會,安徽的普通本科大學平均學費標準,將在9月自每生每學年3885元調整到4650元,增加費用為765元,漲幅19.7%。 \n 文理科 漲幅不同 \n 此外,安徽省還針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合肥工業大學及安徽大學3所公立大學,另提出學費調整方案,其中安徽大學文科類學生,每學生每年學費為4800元,理科類則是每學生每年收費5200元,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與合肥工業大學學費則調整為每生每學年5500元。 \n 至於民辦大學部分,安徽省物價局、教育廳、人社廳則在近期通知,民辦學校學費、住宿費可自行定價,但仍強制規定,大學文科類學費漲幅不超過1成,理科則不得超過2成。 \n 河北省也推出大學學費調漲方案,依照該省公辦普通大學本科學費標準,文科類每學生每年收費4600元,理科類每學生每年4900元,醫學類每學生每年5200元,藝術體育類每學生每年8000元。 \n 陝西方面,據《華商報》指出,比較2017年與2018年的大學學費,隸屬「本科一批次」的大學,平均學費增長126.21元,漲幅2.2%;「二批次」本科平均學費增長206.24元,漲幅3.6%;「三批次」本科平均學費則增長1819.89元,漲幅為9.7%。 \n 9月上路 藝術系貴桑桑 \n 本次大學學費調漲,以雲南漲幅最明顯,雲南省物價局近期發布通知,即雲南藝術學院文華學院、雲南大學滇池學院等10所省屬民辦大學,已確定將在9月新學期調漲學費,將從9月入學新生開始執行。 \n 以本次雲南的民辦大學學費上漲幅度來看,除部分學校的個別科系學費為一學年收費1.45萬元外,大多學費落在一學年1.6萬元至1.9萬元之間,其中以藝術類的學費最高,均打破一學年2萬元大關,而雲南師範大學商學院藝術系在調整後學費收費標準達到一年2.98萬元,住宿費用則另計。

  • 兩岸高校校長論壇三創教育創新局

    兩岸高校校長論壇三創教育創新局

    為增進兩岸交流、也為民辦高等教育注入新動力,「2018第10屆海峽兩岸民辦高校校長論壇」7日在朝陽科技大學登場,會中以「高等創新教育成果跳躍、趨勢延伸與革新」為探討主軸,針對未來高等教育如何改革及三創教育的具體應用,雙方並盼透過教育合作模式建立人才平台。 \n此活動為朝陽科大應上海市民辦教育協會、私立科技大學校院協進會邀請主辦,包括上海杉達學院、建橋學院等13所大陸民辦高校校長,以及台灣南華大學、台北海洋科大等台灣代表及兩岸各方專家學者都參與。 \n朝陽科大校長鄭道明致詞時指出,兩岸開放交流至今10餘年,雙方互動頻繁,這次論壇主要針對兩岸民辦高校教育合作交流的未來趨勢及三創教育發展與應用為議題,由兩岸專家進行研討,盼有助於未來學術交流,也開創民辦高校合作的新模式。 \n上海市民辦教育協會高等教育專業員會秘書長、杉達學院副校長張增泰表示,世界高等教育普及化進程加快,大陸已有26省市著手改革,3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也配合轉型、進行重整,朝陽科大多年來發展創意、創新、創業的「三創教育」成果卓越,未來盼透過交流培育此類應用型人才。 \n與會專家一致認為,發揮學校特色及建立品牌是面對高教轉型挑戰的重要關鍵,未來盼簡化並鬆綁兩岸教育交流規範,藉以強化雙方教育合作、共創新局。

  • 國立大學法人化要走對路

     教育部日前在大學校長會議中拋出「國立大學法人化,頂大先行」的風向球。我們的私立大學從來就是法人,但國立大學則是教育部附屬機關。「國立大學法人化」在30年前就是熱議的話題,但經過2次的《大學法》全文修訂,都胎死腹中。然而在這段期間裡,大陸在1998年的《高等教育法》與日本在2004年的《國立大學法人法》修法後,大學都已是法人了。現今世界上,大學不是法人的恐已所剩無多。 \n 是法人,未必有自治權;但若不是法人,必然缺少自治權。國內的公立大學因為不是法人,多年來受政府行政體系、立法、考試、監察諸院的箝制,固難充分發展;私立大學也因教育部總比照管國立大學的心態加以限制,有志難伸。國立大學法人化是未來必須走的道路。 \n 然而,世界上的大學法人各有做法,大異其趣,要走對路,否則欲速則不達。若是吃錯藥,回天將力乏。 \n 國際間大學法人做得最成功的是美國。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大學之上有個「局外理事會」(lay board),以超然於校務的態度「監理」(不是「治理」)學校,負責監管財產,決定發展方針,審定預、決算,並組織「遴選委員會」物色校長。然而報載教育部的構想似乎要在校內設個「常設性自主委員會」,組成「包括校內教職員、產業及社會公正人士、教育部代表、校友代表等不超過15人」云云。在此必須提醒:若讓教職員參加這樣的委員會,必因「利益衝突」製造亂源,一開始就錯了。 \n 而且成立「理事會」後,校務會議的角色必須調整而與「理事會」分享監理權,像是外國大學的「教師議會」那樣,絕對不能「成為校長的諮詢機構」!難道教育部希望校長一旦選出後,就成為校內的「專制者」? \n 預料許多國立大學的校長與教授會反對「法人化」,他們的顧慮主要有三:一、缺少保障;二、經費縮減;三、再也不能「選校長」。 \n 關於第一點的顧慮不必也不應該,教授已有《教師法》等的保障,本來就應與公務員分途,教育部當積極疏通。關於第二點,既屬國立大學,教育部就應挹注充裕的經費;若是缺錢,何不關掉一些國立大學或轉讓地方,或考慮「國有民辦」。至於第三點,許多國立大學教授以為學校是「他們的」,要自己選校長。這當然是錯誤認知,不值一駁! \n 當局在考慮國立大學法人化的同時,也應徹底檢討這幾年「大學系統」的怪象。正確的做法是使每一「大學系統」由同一個「理事會」來監理,以期發揮整合功能。 \n 希望這次「樓梯響」,不要「不見人下來」,而下來的是位有體有面的人! \n (作者為東吳大學名譽教授、前校長)

  • 劉源俊》國立大學法人化要走對路

    \n 教育部日前在大學校長會議中拋出「國立大學法人化,頂大先行」的風向球。我們的私立大學從來就是法人,但國立大學則是教育部附屬機關。「國立大學法人化」在30年前就是熱議的話題,但經過2次的《大學法》全文修訂,都胎死腹中。然而在這段期間裡,大陸在1998年的《高等教育法》與日本在2004年的《國立大學法人法》修法後,大學都已是法人了。現今世界上,大學不是法人的恐已所剩無多。 \n 是法人,未必有自治權;但若不是法人,必然缺少自治權。國內的公立大學因為不是法人,多年來受政府行政體系、立法、考試、監察諸院的箝制,固難充分發展;私立大學也因教育部總比照管國立大學的心態加以限制,有志難伸。國立大學法人化是未來必須走的道路。 \n 然而,世界上的大學法人各有做法,大異其趣,要走對路,否則欲速則不達。若是吃錯藥,回天將力乏。 \n 國際間大學法人做得最成功的是美國。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大學之上有個「局外理事會」(lay board),以超然於校務的態度「監理」(不是「治理」)學校,負責監管財產,決定發展方針,審定預、決算,並組織「遴選委員會」物色校長。然而報載教育部的構想似乎要在校內設個「常設性自主委員會」,組成「包括校內教職員、產業及社會公正人士、教育部代表、校友代表等不超過15人」云云。在此必須提醒:若讓教職員參加這樣的委員會,必因「利益衝突」製造亂源,一開始就錯了。 \n 而且成立「理事會」後,校務會議的角色必須調整而與「理事會」分享監理權,像是外國大學的「教師議會」那樣,絕對不能「成為校長的諮詢機構」!難道教育部希望校長一旦選出後,就成為校內的「專制者」? \n 預料許多國立大學的校長與教授會反對「法人化」,他們的顧慮主要有三:一、缺少保障;二、經費縮減;三、再也不能「選校長」。 \n 關於第一點的顧慮不必也不應該,教授已有《教師法》等的保障,本來就應與公務員分途,教育部當積極疏通。關於第二點,既屬國立大學,教育部就應挹注充裕的經費;若是缺錢,何不關掉一些國立大學或轉讓地方,或考慮「國有民辦」。至於第三點,許多國立大學教授以為學校是「他們的」,要自己選校長。這當然是錯誤認知,不值一駁! \n 當局在考慮國立大學法人化的同時,也應徹底檢討這幾年「大學系統」的怪象。正確的做法是使每一「大學系統」由同一個「理事會」來監理,以期發揮整合功能。 \n 希望這次「樓梯響」,不要「不見人下來」,而下來的是位有體有面的人! \n(作者為東吳大學名譽教授、前校長) \n

  • 公立大學需瘦身 私校創新轉型與退場

    公立大學需瘦身 私校創新轉型與退場

    大學私校有私校經營的難題,而公立學校也有其面臨的問題「合併」。近年來合併學校的議題如竹教大併入清華大學,又如高雄海洋科大、第一科技大學及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三校合併為高雄科技大學,Campus專訪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時其表示,台灣要利用這個機會,就算是公立學校也要轉型與瘦身。 \n \n少子化 公立學校需瘦身 \n \n「世界上最好的大學都是民辦的都是私立的。」陳振貴說,私立學校才有那種自由、靈活度,才有那一種企業家精神,才能辦好一所高校。如果在這一個轉換中,所謂的公共化政策底下,讓私立學校完全消失,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n \n公立學校以現在來講是過分龐大,以台灣的目前的少子化情況來看,公立的比例也偏多。私校佔68%,公立佔32%。以教育部前部長吳思華當時講的,第一波就要減少到變成100所,現在是158所,其實就是少到最後,只剩下公立學校。那公立學校能不能利用這個機會,讓整個台灣的高校有一線生機,那就是他們也要瘦身,按照比例減少招收名額。 \n \n私校須轉型 後段校退場 \n \n公立學校需要瘦身,私立學校也須轉型。第一個是鼓勵創新轉型,可轉型成文教或其他社服機構,或者其他延伸型企業,作為學校的創收,維持學校生存,讓老師獲得一部分的保障。一部分的老師轉型,另外學生可以轉到其他的學校這個應該比較沒有問題。比較有問題的是退場的學校,教育部目前留校查看、輔導的學校有十所左右,規劃了一套標準,如招生人數低於3000人、註冊率連續兩年低於60%、違規、積欠教師薪資等。如果輔導一兩年,還是沒有辦法符合規定,就強制退場。 \n \n現在輔導的約10所學校裡,應該快要有一兩所面臨強制退場。這些學校可以說是慘淡經營,而且積欠教師薪資。除了說學校真的經營不善,也是少子化的結果,教育部採取強硬的措施,並有一筆經費輔導老師的去處,還算是符合期待。事實上對於這些學校,以及更多類似這樣的學校,教育部在所謂的「公共化」大政策之下,是否在學費的調漲以及公立學校學生人數的減少,也應一併做考量,讓台灣少子化下的大學重新洗牌,公立要存在,私立好的也要留著,調整之後重新屹立於國際,這也是我們所期待的。 \n \n

  • 陸生名額驟減 海洋科大與陸校合作特色專班

    陸生名額驟減 海洋科大與陸校合作特色專班

    去年政黨輪替後,兩岸關係有所動盪,間接影響今年大專院校陸生核定名額減少1136人,台北海洋科技大學校長唐彥博接受Campus專訪時表示,縱使政治立場有不同考量,但對於兩岸交流長遠發展的情況下,雙方政府應該要鼓勵,不必過度限縮。建議陸生應該要等同於其他境外生,從人才方面來看,台灣若越國際化,立於不敗之地的機會也越大。 \n \n對於陸生這塊,不容否認的是2008年時,兩岸交流相對加速加大。核准的學生人數和區域都是逐步擴大,可以看到的是有利於兩岸的實質交流,不管是正規學生還是短期學生。 \n \n政府輪替之後,雙方都各有立場及考量,學生數限縮。如果以正規學生來看,今年的人數就比去年2000多人銳減到現在變成1000人,但是碩士班學生是增加的。看專生的部分,一開始前兩年人數都沒有達到100人,去年情況算比較好。建議對於陸生應該要等同於其他境外生,假如把自己封鎖起來,對於我們整個再開拓國家的立場或是兩岸交流是有急遽性的。所以我認為在政府的政策,兩邊都應該稍加調整。 \n \n另一部分就是境外生,那我認為境外生應該分兩塊。當然他們從現在的優惠政策補助的立場去鼓勵招收境外的學生。可是當一般國立大學跟技專院校同時招生,國立絕對是優於私立,整個市場都會被打亂。所以應該是有效地做市場區別,適度去輔導,從不同類別的大學對接學生較適合。 \n \n「招收陸生只能短暫給予刺激,但是要完全解決問題是有困難的。」唐彥博說明,一所學校所分配到正規班學生人數極少,我們學校正規班只被分配到4個,10個以上的學校又更少。更何況今年只有一千名而已,真正要靠陸生,就算加上南向招生紓解情況是不可能的。 \n \n而且在整個大陸的大學知名度也高,他跟國際接軌的比例超乎我們想像。哪怕是二級學校、民辦學校,現在很多國外學校都搶著跟他們合作、交換學生,而且在世界排名逐漸往上,所以留在台灣的學生相對越來越值得挑戰。 \n \n成立海外特色專班 \n \n目前海科大共與浙江海洋大學、福州商貿學校等7所大陸大學及職校締結交流合作關係。唐彥博指出,我們先前有跟福州外語外貿學院合作專班,和福建對外經濟貿易職業技術學院也有技術專班。學生一年或一學期在台灣上課,取得學分。專班形式為學校特色科系如海空物流行銷系、旅遊系。今年九月份就會派二十位學生到我們旅遊系為期一學期或一年的交流。 \n \n也有與一些海事的學校合作,如和浙江國際海運航運職業學校、江蘇海事職業技術學院做為期一學期的短期交流。未來和福建技術學院規劃一個二級宣教旅遊學院。課程規劃、師資安排、專業教室的建設,由我們提供規劃層面的意見,兩岸互相提供優勢,達到良好教育交流目的。 \n \n

  • 放眼名牌大學 陸中小學私校夯

    放眼名牌大學 陸中小學私校夯

     大陸奉行應試教育,學童升學壓力大,近年各省市雖相繼推出課業「減負令」,作用似乎不大,多數中小學生家長篤信私校的教學品質精優、教學進度超前,坊間因此存在「進不了民辦中學,就進不了示範高中,那就考不了985大學」的說法,最後導致「減負」無法在全國義務教育階段推動,遭譏為宛如「走過場的形象工程」。 \n 據《21世紀經濟報導》的報導指出,上海民辦中小學多在近期舉辦面試,上海家長最近時常在微信朋友圈發文,內容多是帶著孩子排隊參加考試的照片;而上周末一名上海家長在微信朋友圈發出一則短訊,內文寫著「不是在上學,就是在上學的路上」,圖片主角是他的5歲孩子,畫面中呈現的是小女孩在前往補習班途中看書的模樣,引起討論。 \n 民辦校錄取率創新低 \n 據了解,這名目前還在讀幼稚園中班的上海女童,課後不僅要補英語與數學,還要利用課餘時間,學習舞蹈、書法、速讀等,面對龐大的補習課量,家長坦言,一切都是提前為升學考試作準備,「孩子明年要『幼升小』(幼稚園升小學),我希望她能衝上海世界外國語小學,考不進的話,才會選擇公立學校。」 \n 廣州多所民辦小學也在近期舉辦面談會,特別是國際學校深受家長歡迎,像是廣州市荔灣區華僑外國語實驗學校,今年新生錄取率約「7取1」、競爭激烈,創歷年新低;當地一所民辦小學校方也透露,該校今年原本預計招收200名小學一年級新生,未料面談日當天,卻吸引超過逾千名學生到場。 \n 非名校不讀擇校心態 \n 家長之所以青睞私校,即認為官方推出的課業減負令,標榜所謂的快樂學習法,根本不足以應付升學考試;如果不在基礎教育階段「上緊發條」,積極投入課業,未來若考不上重點中學,最後考進名牌大學的機會,也可能降低。這樣的現象,反映出大陸家長普遍對孩子存在教育焦慮。 \n 上海同濟大學日前發布《上海市基礎教育「減負」15年反思》,強調幼升小、小升初(小學升初中)、初升高(初中升高中)及考大學是環環相扣,基於非名校不讀的擇校心態,所形成的升學競爭壓力,必然導致學校和家長對學生學業要求的高標準,各省市即便積極推動課業減負,最後必然是成效不彰。 \n 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吳華表示,公辦學校不只被政府要求課業減負,還被控制招生規模,辦學限制多,進而給民辦學校發展契機;再加上家長都希望孩子與成績好的同學靠近,私校舉辦種種考試及收取高學費,能吸引家庭條件佳、程度好的學生,進而導致大陸家長為之瘋狂。

  • 北京清華副校長施一公等7人組建民辦大學

    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以下簡稱「西湖大學」)12月10日在杭州舉行成立大會,以博士研究生培養為起點,開創了大陸民間籌資建校的先河。西湖大學倡議人之一、北京清華副校長施一公表示,這是大陸歷史上第一所民辦的、含理工、生命等多個學科的小型、綜合性、劍指世界一流的高等研究院。 \n \n陸媒報導,2015年3月11日,施一公、陳十一、潘建偉、饒毅、錢穎一、張輝、王堅等七位西湖大學倡議人向中國國家領導人提交《關於試點創建新型民辦研究性的大學的建議》幷獲得支援。2015年12月1日,西湖大學在杭州注冊成立。 \n \n西湖大學組建四個研究所,其中,生物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施一公領銜生物學研究所,神經生物學家、北京大學理學部主任饒毅領銜基礎醫學研究所,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潘建偉領銜理學研究所,力學家、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十一領銜前沿技術研究所。 \n \n西湖大學已完成2次全球招聘,四個研究所由國家千人計畫專家及其他頂尖人才領銜,預計將有200名教授,近2000名科研人員,在相關領域開展科學研究和博士生培養。 \n \n目前,院區內行政辦公樓裝修任務已經完成,即將完成裝修的4棟科研樓將為4個研究所提供約130個獨立實驗室,2棟學生公寓及配套餐廳將能容納500多名研究生。 \n \n大陸政協副主席韓啟德在發言中稱,看到西湖大學的建立,多次在腦子裡面出現了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大,他認為,西湖大學不會是中國的普林斯頓,而是新形勢下的西南聯大,「這樣才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們國家發展到今天,需要這樣一所大學。」 \n \n「假如我要是年輕的話,我肯定會參加他們的隊伍。現在年紀大了,只能祝賀他們大大的成功,為中國的高等教育事業,科技研究事業,做出好的貢獻。」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特地捎來短片,贊賞了幾位教授設立西湖大學的目標和雄心。

  • 我見我思:白德華》上北大比登天難

    兩岸大學聯招已過,大陸因地域遼闊,直到最近部分省市才公布錄取結果。習慣台灣教育生態的年輕人,或難想像大陸「大」到什麼程度,也難理解大陸競爭激烈到什麼程度。同樣是進第一學府,上北大的難度卻比登天還難。 \n今年6月7日,大陸共960萬學生參加高校(大學)聯招,和台灣多元入學方案每年10來萬學生相較,數字確實驚人。更重要的是,如何考上第一學府,制度是否公平,工程之浩大,全世界恐無出其右。 \n大陸今年招收本科生(國立為主,稱一本)325萬人、普通本科生(地方所屬,二本)46萬人,一、二本外,還有民辦高校(類推廣大學)及專職等類別。招生計畫公布後,各省接著制定方案,如江蘇考生36萬人,一本要21.14萬人,錄取率近6成;北京本地考生報名6.1萬人,招4.7萬人,錄取率近8成。 \n這方案行之有年,雖是精英擠窄門的制度化安排,卻衍生不少問題。 \n江浙等省4月便爆發家長抗議事件,大陸頒布「面向中西部生源計畫」,要求東部14省市,與西部10省市「協作」,協助21萬學生就學。換言之,江蘇要騰出3.8萬名額給中西部學生,如此是否擠壓當地源錄取率不無疑問。所幸事件在各地柔性勸導後,總算淡化。 \n再者,名校公布各省招收名額是否允當,也惹議論。以北大為例,今年招北京戶口學生183人,福建籍生101人,人口上億大省如河南、山東分別招101人、147人,但邊疆地區如西藏青海,只要12與24人。招生名額固與當地學習成績統計有關,但因生源多,加上還有特種生等優惠專案,計算模式不僅難達公平,更可能導致資源壟斷失衡。 \n家長常多抱怨的是,北大一個班級裡,地方尖子(優秀生)比北京生表現優異。為何?因地方名額不如北京多,北京如是萬中選一,地方便是十萬選一,能公平嗎?儘管如此,明星學校仍是地方拚教育的指標,《新華網》近日便曾引《廈門日報》說,「今年廈門市77名學生考上清華、北大,人數再創新高」。背後潛台詞很簡單,儘管中央三令五申,但「北大清華情結」仍無法取代。 \n不少台生利用台港澳招生管道,或學測頂標申請進北大,但比起陸生的艱辛,相較輕鬆許多。其實進不進北大不打緊,不少學校已強過北大。 \n從學科排名看,人民大學及政法大學的法學系,積分排名就高於北大;材料科學,清華及北京科大已是全國屬一屬二;心理學,北師大積分早高;機械工程,上海交大掄元。 \n誰說北大一定樣樣強,如今各省狀元棄北大就港大或赴美留學事例比比皆是。隨著大陸教改進展,若干年後大陸或和台灣一樣,開始多元化選擇,畸型現象就不再存在。

  • 校內設實習空間 學生做中學

     山東英才大學位於山東濟南,於1998年成立,為一所民辦的綜合性大學。基於人力市場競爭激烈,學生的就業壓力一年比一年大,致力推動產學合作,該校除了透過來自台灣的兩岸經營者俱樂部、中華兩岸連鎖經營協會與台商對接,締結產學合作關係,今年5月也與LG電子共同開設「英才LG浪潮創業學院」。 \n 兩岸經營者俱樂部、中華兩岸連鎖經營協會理事長王國安指出,看好服務業在大陸將成為主流,並預估大陸服務業產值2020年將占GDP高達約6成、100兆元人民幣。而企業講究用人,不只對內、對外講求服務,未來對於服務型人才的需求,只會越來越重要,在此一時間點到來前,不只台商,許多國際大型企業也開始走入大陸校園找人才,透過產學合作培養出,最符合企業需要的專業。 \n 除了與企業對接,山東英才管理學院擁有工學、管理學、教育學、藝術、文學以及醫學共八大門類系所,除大學外並設有專科,課程安排上頗重視技能的培養,像是物流管理系即建有物流管理中心,培養幼兒教育人才的學前教育中心,更設有模擬托嬰室、音樂教室等區域,讓學生從做中學。 \n 與其他學校不同的是,一般的醫學院目標都是培養醫生,但山東英才學院的醫學教育部旨在培養護理人才,並瞄準未來大陸將進入老齡化社會,針對老年服務與管理而設有模擬病房。

  • 兩岸產學接軌 培育下一個馬雲

    兩岸產學接軌 培育下一個馬雲

     台商深耕大陸市場,最常面臨的問題就是人才難尋;而大陸就業市場競爭激烈,大學畢業生嘆工作難尋。為協助企業尋求合適的專業人才,學生求職順利,兩岸經營者俱樂部、中華兩岸連鎖經營協會與山東英才學院簽訂合作協議,成立「兩岸現代服務業管理學院」,讓產學無縫接軌。 \n 兩岸經營者俱樂部、中華兩岸連鎖經營協會理事長王國安指出,基於過去曾多年投身美語教育,了解教育乃百年事業,擁抱著這樣的執著;同時也了解到「民辦學校」在大陸招生不易,無法與985、211的知名大學享有相同的資源,2個月前便前往位於山東濟南的私立大學山東英才學院考察,嘗試尋找兩岸產學在教育方面的合作機會。 \n 不再是畢業即失業 \n 中華兩岸連鎖經營協會一直以來,輔導與對接的兩岸企業,多半集中在「現代農業」、「文化創意產業」、「健康產業」、「商貿」、「流通事業」共五大領域;但不少台商曾向王國安反映,要在大陸找到合適的員工並不容易,因此透過這個機會,詢問多位台商與該校合作的意願,沒想到反應不錯,迅速獲得正面的回應。 \n 這次簽署的協議,不僅成立「兩岸現代服務業管理學院」,還邀請知名台商,如已深耕大陸市場多年的永和豆漿、美加美語,以及亞太旅遊醫學會等組織與該校締結合作關係。王國安說,在人才需求上,像永和豆漿每年在大陸需要近5000名現場工作人員,為幫忙台商找到最合適的人才,才會將來自台灣的企業資源導入山東英才學院,在師資、教材、實習、就業等方面提供協助,也增加畢業生的就業機會,讓大學生不再是「畢業即失業」。 \n 目前協議甫簽訂,第一階段的規畫,先定調為培育基礎人才,王國安表示,「不只好員工不好找,管理階層也需要花時間磨合」;深知管理人才短缺,亦為大陸許多企業共同面臨的問題,因此也與山東英才學院達成共識,未來將致力於培育高階管理人才,透過產學細緻合作,相信很快就能出現「下一個馬雲、雷軍」。 \n 用當地人才接地氣 \n 王國安還說,台商西進大陸逾20年,只仰賴單一型的產業經營,很難在競爭激烈、百家爭鳴的大陸市場取得先機。包括進行產業融合、轉型,以及增值品牌效益等系統化發展,都是經營之道;採取產學合作的方式,透過援用當地人才來深耕市場,則最能「接地氣」。 \n 山東英才學院董事長楊文指出,該校為綜合性大學,不只設有大學部,也設有專科,不只能培育學術型人才,也培育「能動手做」的技術性人才。透過這次機會與台商締結產學合作關係,不只讓兩岸企業對接,增加學生的就業、實習機會,讓學涯、職涯均不再茫然。

  • 陸校瘋更名升格 追求背後紅利

    陸校瘋更名升格 追求背後紅利

     今年大陸將有45所大學改名!其中18所學院改為大學,17所由專科升格本科,1所併校,9所獨立學院改為獨立設置民辦本科。上述情況或許令台灣感到「似曾相似」,因為台灣也曾有過大學瘋狂更名潮。究竟,陸校熱衷改名為哪樁? \n 《鄭州晚報》報導,2015年有45所學校列入大陸教育部專家考察,日前名單在大陸教育部發展規畫司網站公示。 \n 為擺脫傳統行業形象 \n 查閱陸校更名史,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陸學校改名成風,原因不外乎4類:專科升格本科,學校名稱變成學院;學院升格為大學;獨立學院和母體學校脫鉤,獨立成為民辦學校;學校為擺脫某些傳統行業形象,所以拿掉校名中的機械、化工、農林等字眼,改成文理、科技、經管等時髦詞語。 \n 大學為何熱衷更名?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4類更名中只有第3類是正常的,其他3類,如果確屬學校辦學定位、層次調整而需要更名,無可厚非;如果學校僅僅為了讓名稱更好聽,改名卻名不副實,如此其實並無必要,「難道把學院更名為大學,大學的辦學空間就更大?國外有的大學校名一直不變,還是創立時的學院、技工學校,像加州理工學院、麻省理工學院,還不是照樣辦成世界一流大學?」 \n 獲地方政府更多資源 \n 問題是,目前大陸官方把大學、學院、本科、專科分為不同層次,如果學院更名為大學,可以獲得地方政府更多資源,對大學而言是極大利多,難怪各校熱衷更名。 \n 2010年河南財經學院與河南省政法幹部學院合併,升格更名為河南財經政法大學,當年即有部分科系納入本科一批招生,二本招生科系的錄取分數也逐年提高,部分強勢科系的錄取分數在河南僅次於甚至趕超鄭州大學、河南大學。由於大陸一向瞧不起專科,專科學校升格本科,其招生優勢更顯而易見。 \n 文章說,大陸社會仍「以名識校」,從學院更名為大學,就算辦學品質沒有提高,招生時的錄取分數也會提高十幾分。

  • 陸「野雞大學」猖獗 北京占近五成

    針對上大學網日前公布的「虛假大學警示榜」指出,在210所「野雞大學」中,超過4成的學校聚集在北京。北京市教育委員會20日回應,將聯繫公安機關依法對非法辦學進行清理。 \n \n新華網指出,上大學網共公布三批「虛假大學警示榜」,大陸各地共有210所「大學」或「學院」為非法辦學的「野雞大學」,這些學校大多有著「高大上」校名和圖文並茂的官網,校名多以「北京」、「中國」來命名,且超過4成學校將辦學地址設在北京。北京市教委表示,將聯繫公安機關依法對非法辦學進行清理。 \n \n新華網指出,由北京市教委審批和管理的民辦大學、民辦高等教育機構共有84所,其中,實施「學歷教育」的民辦普通大學及獨立學院,也就是可以提供學位證書的民辦學校有15所,實施「非學歷教育」的民辦高等教育機構則有69所。 \n \n據悉,每年在大學招生季,北京市教委都會在官網公佈秋季招生政策,以及具有招生資格的民辦高校及民辦高等教育機構名單,而今年的名單將於6月前發布。 \n \n北京市教委有關負責人建議,家長和考生在選擇報考院校時,須仔細核查該校是否具備辦學資格,切勿選擇了虛假大學而上當受騙。

  • 讀者大聲說-大學退場的另一種思惟

     最近公布的一項數據,令許多人怵目驚心。兩年後,國內可就讀大學的學生人數,與大學的招生人數,將有5萬人的差距,也就是即使當年度所有高中生都入大學,還是會有5萬人次的缺額,教育界已經有一名詞,稱為104大限。 \n 在現實的環境就是如此的情況下,政策上已經開始運作先讓招生情況不佳的私校退場,但因私校法規定,一旦私校退場,土地、校舍等資產仍必須「公共化」,私校經營者擔心會一無所有,自然會抗拒。因而最近又有一種建議,修法讓這些辦學的人能獲得部分利益。 \n 可想而知這樣的修法過程,因為牽涉到龐大的利益,勢必又是充滿了公益、私利等種種的對峙,以目前立法院的效率與結構,不但曠日費時,而且可能越修越糟。修法以增加誘因實現有其困難。 \n 但我們若是換另一種思惟,為何退場一定要是私校呢?教育無論是在西方的大學或是中國的書院傳統,都是民間的自發行為。過去一縣市一大學這種名為區域平衡,實為選舉而考量的政策,在現今的環境下,即使公立大學都退場,任何一縣市可能都不只一所大學了。過去公辦學校,是為了補民間教育的不足,現在民間教育資源過剩,公辦學校,尤其是大學,本來就該功成身退了。政府正可以將此節餘下來的經費,好好辦好12年國教,這才是政府應該做的。 \n 公立大學退場,一定又牽涉到最敏感的資源分配問題,但因為是公家所有,不涉民間權益,反而最單純,政府可完全掌控。現有公立大學的資源(包括師資、設備等),在退場後,其實會很自然的流向私立院校。有人說台灣的國立大學都是辦學較優的大學,而台灣要頂尖大學。但其實看全球絕大部分的頂尖大學:劍橋、牛津、哈佛等,都是民辦的學校。要用國家力量培植頂尖大學,其實是無效而且無益的。 \n 所以,為何我們不好好思索一下,是不是該讓國立的大學退場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