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氣根的搜尋結果,共07

  • 廣西千年愛情樹 吸引遊人來朝聖

    廣西千年愛情樹 吸引遊人來朝聖

     廣西陽朔縣高田鎮鳳樓村,有一棵大榕樹,它已經存活1500多年,依然枝繁葉茂。上世紀60年代初,電影《劉三姐》很多畫面在此拍攝,大榕樹因此聲名遠播。上世紀90年代,大榕樹一度「病重」,陽朔縣林業部門從北京請來專家會診,透過引氣根入地法,讓大榕樹有了數十根「筋骨」,重新煥發蓬勃生機。如今,這裡變成了著名的景區,是眾多遊客到陽朔觀光的打卡點。

  • 花蓮縣政府前廣場老榕樹罹病  採導根方式搶完成

    花蓮縣政府前廣場老榕樹罹病 採導根方式搶完成

    花蓮縣政府前廣場老榕樹罹患褐根病,縣府委請蓮躍景觀公司處理,1年後拆除塑膠管,設法讓已接地的氣根茁壯,能否就此撐住老樹,猶待審慎觀察。 \n \n縣府廣場一棵近70年壽命的老榕樹罹患有「樹癌」之稱的褐根病,1年前眼看沒救了,蓮躍景觀公司主人黃文聰利用導根方式,透過塑膠管引氣根下來,昨天拆除塑膠管,以期氣根生長更加茁壯,他希望氣根有能力撐起傾圮的老榕樹。 \n \n黃文聰說,利用導根可以增加有效根系對水分的吸收及輸送,但是沒有切除受感染的病根,引導下的根系仍會受感染,終就只是「治標不治本」,最後會像台南孔廟榕樹般,一棵接一棵倒下。 \n \n黃文聰發現,很多老樹都罹患褐根病,但花蓮縣和大部分他縣市一樣,囿於整治經費太高,每棵近100萬元,只能表面應付,沒有正面對決的決心。「好像大家都要等我們英明的後代去解決。」 \n \n黃文聰指出,由花蓮開車往台東方向,沿途會看到不少枯死樹木,他認為,利用外科手術除去病根,徹底清除感染根系,更新土壤後,再將預做的導根牽引至乾淨的土壤,引導新根,這才是治本之道。但當初縣府並未徹底根除,他很擔心新長出的氣根存在感染病源的風險。 \n \n樹醫師傅春旭說,全台有3萬株樹木染上有「樹癌」之稱的褐根病,一旦感染發病,會阻礙樹木生長,甚至逐漸腐朽壞死。褐根病號稱樹木殺手,發病後難治癒。這是木本植物真菌性根部病害,寄主範圍超過200種樹木,從低海拔綠化樹木、果樹、庭園景觀樹和海岸防風林都曾發生。嚴重甚至會影響樹體支持強度,無預警倒下造成公安隱憂。

  • 鐵框箍氣根 校園工程傷老樹

     桃園市建國國小從今年7月進行圍牆改善工程,近日廠商將圍牆邊大王椰子樹以鐵框圍住,樹齡40多年的老樹被緊緊箍住,連氣根都被水泥封死,當地里長及學校要求施工的桃園市公所改變設計,否則這是對學生最不好的生命教育。 \n 外界以為工程是由學校所進行,學校7日大聲喊冤,表示施工單位如此進行工程並未告知,因為是周末施工,等到周一發現時很傻眼,會同當地里長會勘,均認為應該要向桃園市公所反映變更設計,否則樹被圍住,周邊被水泥封住氣根,要如何跟學生教導生命教育?

  • 氣根作祟 公園棧道如海波浪

    氣根作祟 公園棧道如海波浪

     三重區碧華公園多株黑板氣根在地底下蠢蠢欲動,造成木棧道隆起呈「海波浪」;另排水淺溝竟高過稀疏草地,下雨時根本是「裝飾品」,綠地呈汪洋一片,孳生蚊蟲,也讓人誤以為「來到沼澤區」。公所表示,近期先改善木棧道,再調查淺溝高於綠地的原因。 \n 碧華里長李國華指出,木棧道、排水淺溝問題待解決,還有公園旁的仁安街與集勇街口地勢低窪,只要豪雨持續十分鐘就會積水卅公分,「但他反映兩年,公所都回他『沒經費』」。他了解「納稅人的錢要花在刀口上」,但到底何時才能輪到碧華公園? \n 市議員李翁月娥表示,擁有廿八年歷史的碧華公園,面積一公頃,原本園區設施老舊不堪,好不容易重新翻修,規畫木棧道、花台、卵石步道、花架等,未料才過五年,如今草地稀疏,排水淺溝毫無作用,隆起的木棧道又影響行走安全。 \n 李翁月娥建議,公所應與農業局合作埋設「導根板」,引導樹根向下生長,再重新鋪設木棧道,才能治本;另要求在兩周內,提出公園、仁安街與集勇街口淹水的解決之道。 \n 公所人員回應,沒有足夠預算的情況下,公所也很無奈。盡量在兩周內調查仁安街與集勇街口附近的水位高層,研擬新設排水溝;會考慮埋設導根板或一米半深的「透水管」,增加土壤內的空氣,再改善嚴重隆起之處。

  • 街友痛風啃榕樹氣根 愈啃愈痛

     患有痛風疾病的林姓街友,因無錢看病而聽信偏方,長期以來藉由啃食榕樹枝幹垂下來的氣根來緩解疼痛,前晚又在台中公園內拔取較細的鬚根啃食,結果愈吃愈痛,癱倒呻吟,引來員警關切,送紅包要他趕快就醫。 \n 台中公園駐在所長李銘卿,前晚巡邏時發現居無定所的林姓男子(五十六歲)癱倒在公園內哀號,上前關心得知林男因長期罹患痛風和高血壓等疾病,導致身體狀況不佳,只能四處流浪,靠著打零工維生。 \n 而每當痛風發作時,捉襟見肘、無錢看病的林男,只得忍痛不願就醫,當疼痛發作到難以忍耐時,就靠著啃食榕樹的氣根止痛,就這樣日復一日,結果痛風石愈腫愈大。 \n 李銘卿聽聞林男困境先帶返警所梳洗,再提供泡麵讓餓了好幾天的林男充飢,然後通知社福單位協助安置,且為了解決燃眉之急,還包一千元紅包,要林男趕緊就醫,以免病情惡化。 \n 台中蓮樺中醫院長蔡蕙君指出,榕樹氣根雖可以入藥,具有發汗、清熱等作用,可用來防治感冒發熱、風溼骨痛等,唯入藥需熬煮並配合患者症型加入其他中藥,未清洗即生食恐致腹瀉、嘔吐,無助治病止痛還有吃入細菌的風險。 \n 她強調,並非單一味榕樹氣根可治療,需透過醫師把脈辨證論治給藥,切勿聽信偏方,以免延誤治療。

  • 陸客自由行-吳哥窟和亞馬遜河

    陸客自由行-吳哥窟和亞馬遜河

     台南府城是文化古都,古蹟多不足為奇,驚奇的是竟然還有媲美吳哥窟和亞馬遜河的身影隱密在古城角落,好奇嗎?找個時間好好地去逛下台南吧! \n 台南府城素來以擁有名勝古蹟聞名,舉凡赤崁樓、孔廟、延平郡王祠、安平古堡和億載金城等,都因為太耳熟能詳、膾炙人口了,所以反而缺少新鮮感致乏人問津,遊客都過台南而不入,連自己來到台南都意興闌珊,提不起勁兒來,不意有天信步踏進「安平樹屋」,驀然有驚見吳哥窟塔普倫寺影像的驚豔震撼。 \n 吳哥窟塔普倫寺是電影《古墓奇兵》的一景,張牙舞爪的樹幹從高大的城牆隙縫中強悍地探頭而出,粗壯的樹根也狠狠地環抱住城牆累累的石塊,呈現出欲意將城牆整個吞噬和迸裂的霸氣,這樣的畫面被秀氣地移植到「安平樹屋」,樹幹、樹枝和樹根同樣的穿牆越壁,氣勢十足,只不過厚實的城牆變成薄薄的紅磚屋,同樣地,枝幹也纖細很多,屬於袖珍型的塔普倫寺圖像縮影,雖然如此,但那種孤寂、荒涼帶點詭譎的氛圍,卻是並無二致。 \n 安平樹屋另一個和塔普倫寺差異之處,在於老倉庫沒有城牆的厚實、堅固,所以雖然榕樹並不粗壯,但已足以將倉庫摧枯拉朽地使其傾頹歪斜,與塔普倫寺相比之下屬於稚齡級的榕樹雖不高大強壯,但也足以挺拔地穿頂破屋而出,讓灑進屋內的陽光滋養茁壯的樹根。 \n 安平樹屋原為「德記洋行」的老倉庫,因荒廢多年、久無人跡,導致瓦殘牆頹,蔓草叢生,早年未經整理時是一片荒蕪淒涼的景象,有點像傳言中的鬼屋,整理後才發現倉庫裡有好多棵百年老榕樹宛如脫疆野馬,在屋裡盤根錯節、恣意橫生,氣根在屋頂及牆壁攀附成長,形成了「我樹中有泥,泥牆中有我」的「樹屋」,枝繁葉茂的榕樹與倉庫建築物互相推擠、糾纏不清,使得原本平淡無奇的倉庫,成為一個充滿弔詭的探險空間。 \n 進得屋內,房門被多條垂直而下的氣根擋住去路,遊人只能側身而過,當下卻有進入叢林冒險的幻象;抬頭只見牆壁上布滿粗細不一的氣根,乍看好像一幅浮雕作品,說不出像什麼,只是一些橫七豎八的線條,但也呈現不規則的美感,這些卻是遊人趨之若鶩的拍攝場景,一如塔普倫寺般的受歡迎。(文轉B3版) \n 荒蕪倉庫 變身重生 \n 安平樹屋原為「德記洋行」的老倉庫,因荒廢多年、久無人跡,導致瓦殘牆頹,蔓草叢生,早年未經整理時是一片荒蕪淒涼的景象,有點像傳言中的鬼屋,整理後才發現倉庫裡有好多棵百年老榕樹宛如脫疆野馬,在屋裡盤根錯節、恣意橫生,氣根在屋頂及牆壁攀附成長,形成了「我樹中有泥,泥牆中有我」的「樹屋」,枝繁葉茂的榕樹與倉庫建築物互相推擠、糾纏不清,使得原本平淡無奇的倉庫,成為一個充滿弔詭的探險空間。 \n 進得屋內,房門被多條垂直而下的氣根擋住去路,遊人只能側身而過,當下卻有進入叢林冒險的幻象;抬頭只見牆壁上布滿粗細不一的氣根,乍看好像一幅浮雕作品,說不出像什麼,只是一些橫七豎八的線條,但也呈現不規則的美感,這些卻是遊人趨之若鶩的拍攝場景,一如塔普倫寺般的受歡迎。(文轉B3版)

  • 喜林芋

    即便有了裂隙,根部的受雨量恐怕仍然不夠。這或許是每隔兩、三輪葉片,便從藤條上抽出氣根的原因。這些氣根,同台灣常見的榕樹氣根不同,每一條都粗大得多,在整株龍形的植株上一一垂下,彷彿巨龍滿身長著美髯。原來,這棵喜林芋的掙扎求生術,其精打細算的用心,跟他這個老芋仔,是沒有兩樣的。 \n這一生物,陪伴他,已經七、八年了。初來時,只有一枝二葉一芽,全長不到一尺,連根都沒有。整整兩個月,不死不活,毫無動靜,正在他準備丟入垃圾袋的時候,突然發現,那枝芽,依舊挺著,而且,好像比扦插當時,略微舒張一些。長期處於生死邊緣,居然仍在努力,心裏不免一動,他不得不肅然起敬了。 \n書架上取下一大本植物圖鑒,他在熱帶雨林的下層林叢類別中,找到了這株藤蔓植物的學名。又翻閱了「拉漢英植物詞典」,才知道中國人把它叫做「喜林芋」。 \n這個有點俗氣的名字,讓他意外歡喜。 \n出國以前,他在大陸做過散兵游勇,誰給飯吃就給誰打仗。當然,也有給綁了起來不得不打的時候,然而,無論如何,總有口飯吃。莫名其妙混到了台灣,莫名其妙,又混成了當地人眼中的「老芋仔」。比別人幸運的是,一位當醫生的小同鄉,給他開了一張青光眼的假證明,又教他如何作假,終於擺脫行伍生涯。退役後,靠著早已習慣的苦打蠻幹,讀完大學,接著申請到美國大學研究院的入學許可和助教獎金。他的人生階梯,是在結婚生子又拿到終生俸的那天,才徹底擺脫「老芋仔」的命運。 \n如今,二十年又過去了,卻突然發現,他從同事家裏剪來的這支生物,跟他一樣,都是芋頭的同類。而且,「喜林」這兩個字,似乎也暗合他目前的心境。 \n他記得,若干年前,有次帶孩子去參觀博物館的中國書畫展覽。 \n孩子沒有興趣,匆匆晃了一圈,便拉著媽媽往樓下餐廳買漢堡包去了。 \n他坐在展廳中間的一條長凳上面,目不轉睛地望著那幅「古藤」,半天半天,捨不得走開。 \n那是一長條的橫幅傳統水墨,古藤沒有花葉,只有粗幹細枝,整體從左到右,虯結盤纏,暗暗湧現一股又緊張又從容的力量,像一條見首不見尾的巨龍。 \n這幅畫的印象,一直留在他心裏。 \n他想,喜林芋成長的七、八年時間裏,培養、修剪、扶紮的工作,潛意識裏默默指導的方向,大概就是這幅古藤。 \n他的書房朝南開著大玻璃窗,陽光每天掃過一面粉牆,雖然採光對一般植物未必充分,但可能恰好吻合下層林叢的需要。喜林芋的生長,一、兩年後,幾乎可以說是欣欣向榮。尤其意外的是,近根處的葉片,沒有絲毫裂隙,越往上長,葉片從中間的葉脈處,開始對生出裂隙,越高越多,葉片似乎累積了更多養分,葉面逐層增大,裂隙數目也隨之加多伸長。 \n有一天,他突然想通了。 \n熱帶雨林的樹冠,在高空連成一片濃蔭,下層林叢能夠接收的陽光雨露都得打上一個折扣。如果上面的葉片沒有裂隙,陽光無法順利照射到下面的葉片,根部的雨露自然也受影響。 \n即便有了裂隙,根部的受雨量恐怕仍然不夠。這或許是每隔兩、三輪葉片,便從藤條上抽出氣根的原因。這些氣根,同台灣常見的榕樹氣根不同,每一條都粗大得多,在整株龍形的植株上一一垂下,彷彿巨龍滿身長著美髯。 \n原來,這棵喜林芋的掙扎求生術,其精打細算的用心,跟他這個老芋仔,是沒有兩樣的。 \n這天,他因事路過,順便到了兒子的公司。 \n一年前送來的喜林芋,靠在天窗下的粉牆上,已經奄奄一息了。 \n原是祝賀開張的貴重禮物,寄託著的深意,看來無人理會。兒子大概是忙著自己的事業吧! \n兒子的所謂「事業」,老妻覺得,他一向不夠關心。這一點,他也知道。只是,即使知道,彷彿無從努力,這算是什麼「事業」呢? \n一年前,他接到兒子特別設計的一份請帖,用紙十分講究,彩色精印,品味不俗,類似高檔次的Hall Mark聖誕卡,又好像模仿著那種國際藝術名家捐贈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作為慈善用途的作品,還有點沾沾自喜的味道。打開對疊的扉頁,一面印著時間和地點,另一面只有一個英文字:FORGE。 \n她問:這個字,我查字典,不是「鍛鐵車間」嗎?什麼意思? \n他懶得回答,問急了,才拋出這麼一句:你這個念文學的兒子,還不肯死心呢!她似懂非懂,卻喃喃自語:既然下海做生意了,又何必呢! \n兒子開辦的,是一家代客設計網站的小公司。這個行當,大城市的年輕人,早已風起雲湧,你追我趕,賺不到錢了。他那個地方,一來比較偏僻,其次,新上任的州長,意氣風發,夢想改變「農業州」的面貌,突破金融海嘯悶局,把都會地區的剩餘高科技人口吸引過來,在傳統經濟領域之外,開闢稅收的新管道。這樣一來,原來窩在中學教文學的兒子,似乎聞到了一些「商機」,匆匆結合幾個玩電腦的朋友,上馬了。 \n「鍛鐵車間」的陳設相當簡樸,有一張他們自己動手製作的長方形會議桌,此外便是模仿都會辦公室的幾個擺放電腦的小隔間。當然,為了生意需要,還有些音響和攝像設備。網站設計不能沒有圖像和文字,「鍛鐵車間」的意思,兒子或許是要爭取客戶注意他們的藝術才能。「創造新的設計」,英文用語不就是:forge a new plan嗎。 \n他自告奮勇,去附近的苗圃買了一把花剪。 \n耽誤到這個程度,他明白,起死回生,只有一個辦法──狠! \n喜林芋一共兩條主枝,從大約一人高的地方分叉,各奔前程,當初移植,他利用長腳透明圖釘和無色膠帶,把兩條主枝分別拉往高處,固定在粉牆上,並著意保留了委婉曲折的姿態,枝條帶動了兩側的葉片,傳達的運動感,是他潛意識裏的巨龍飛舞。加上無數條下墜的氣根,整體造型,不正是恰如其分地傳達著他們這一代拯救熱帶雨林的新人文精神嗎? \n他手持大剪,把垂死掙扎的喜林芋攔腰截斷,然後,灌水,噴霧,再將盆內土壤重新鬆動,加上用水稀釋的薄肥。 \n兩個月之後,回到原處,喜林芋又恢復腰斬前的狀態。 \n他挑選所剩無幾的藤蔓,切下一枝二葉一芽,帶回老窩。 \n也許,七、八年吧。老芋仔的巨龍,或仍將重現人間。 \n2009年12月31日 \n無果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