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氣韻生動的搜尋結果,共09

  • 許文融東方氣韻創作展 作品多元

    許文融東方氣韻創作展 作品多元

     99度藝術中心於台北美術館本館舉辦的「許文融‧東方氣韻」創作展,展出水墨、雕塑、複合媒材等作品,即日起展至2021年1月24日止。 \n 這次以東方氣韻為主題的展出中,許文融表示,以黑跟墨來分,西方只是把黑用筆刷當成色彩的表現,東方則無論水墨或書法,不只是墨分五色,乾溼濃淡一切都以「氣」為主,講求氣韻生動。許文融在28歲至32歲費時四年餘創作完成高1.8公尺、長320公尺之「大台灣風物圖卷」,獲邀於國美館展出並巡迴展出,後來虔誠禮佛寫經,以行草書寫高162公分、長達1.1公里內容含蓋金剛經、波羅蜜多心經、道德經、六祖壇經、普門品、常清靜經等自己常唸誦之經文,也曾為星雲大師的一筆字以雕塑方式創作「行願千里」,成為他另一分創作面貌。 \n 許文融許願要完成書寫100部金剛經及100部波羅蜜多心經,期望舉辦百部經典書法展。99度藝術中心台北美術館本館地址:台北市承德路7段286號,洽詢電話:(02)2821-1599。

  • 許文融創作展 登99度藝術中心

    許文融創作展 登99度藝術中心

     傑出藝術家許文融創作展,計有水墨、雕塑、複合媒材等作品,12日起在99度藝術中心(台北市承德路7段286號)開展,歡迎藝術愛好者前往欣賞。 \n 許文融多年在藝術的領域不懈地耕耘,不以目前的成就而自滿,受過東西方美術教育的許文融,所創作的作品都保有東方的氣韻,是集詩、書、畫於一體之創作者,作品在前年藝博會展中及行願千里、世界巡迴展中受到企業家、台商的青睞。 \n 許文融,彰化人,最近忙於屬於自己美術館的興建,在28歲至32歲花了4年的時間創作了高1.8公尺、長320公尺的水墨畫「台灣風物圖卷」,運用筆墨形象展示出台灣的風土民情、風景,打破金氏世界紀錄,被喻為台灣的清明上河圖。此件作品今年在上海美術館展出,可說是對於推進台灣與中國藝術交流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尤其在兩岸劍拔弩張之際,更應加強文化交流。 \n 許文融2018年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駐館藝術家期間,以行草書寫佛經,創作長達1公里、高1.6公尺的作品,經文含金剛經、心經、普門品、道德經、長清淨經等。目前正在進行中的有「行願千里、世界巡迴展」中,展出的國家有法國巴黎、中國大陸上海、馬來西亞、紐西蘭、馬尼拉、日本、澳洲、香港等地,2020年初因為疫情的爆發,訂製了100本冊頁,計劃寫100部金剛經及100部心經,不禁由衷令人佩服而讚嘆。 \n 99度藝術中心董事長張瀞文說,許文融是一位一面生活、一面創作、一面修行,多年來除了要有堅強的毅力、恆心以外,更修練出超人的定力,才能面對日理萬機的人、事、物。許文融則說,作品是追求「一氣呵成」、「氣韻生動」境界之昇華」。許文融又說,西方抽象在於視覺形色之間,東方抽象在於無形之氣韻。洽詢電話:(02)2821-1599。

  • 蔡淑珠畫作 逸仙藝廊展出中

    蔡淑珠畫作 逸仙藝廊展出中

     知名畫家蔡淑珠畫作追求氣韻生動的意象之美,觀看她的作品,便可以進一步驚歎於這氣韻生動的表現力,假以時日將是東方畫壇裡的一顆璀璨之星。其作品目前正於國父紀念館3樓逸仙藝廊展出中。 \n 蔡淑珠在畫壇裡從不爭功,她年輕時期在講求美感的珠寶公司擔任設計工作,沒想到在轉換跑道後當畫家後對她有大大的助益。她的山水、花鳥、書法、抽象作品皆有飽滿的美感,也有大顯精氣神的藝術特徵。在畫壇中30年來創作的作品大顯精氣神的藝術特徵的藝術家前有濤音大師王太田,現在畫壇再出現女將蔡淑珠,這是她不斷努力追求的結果。 \n 蔡淑珠現任台灣禪易畫會會長、中國翰林書畫院院士,曾獲「國家級書法藝術家當代中國山水畫終身成就榮譽,長卷創展示於泰山五嶽之巔的歷史紀錄,作品曾於亞、歐、美等展覽,承海內外博物館,美術館、收藏家典藏,不但是兩岸畫壇紅人,近期海外中東博物館也派高級專員接洽商討國外展出事宜。

  • 胡克敏手摹敦煌壁畫 再現莊嚴浪漫國度

    胡克敏手摹敦煌壁畫 再現莊嚴浪漫國度

     古代畫論「六法」,第一氣韻生動,第六傳移摹寫,前輩畫家胡克敏摹繪敦煌壁畫於紙本,其氣韻生動不下六朝、唐宋原跡。數十年後,藝術工作者吳放初見這批敦煌畫作,驚豔不已,將其翻製成無框畫及水泥板畫。其中水泥板複製畫,經過數十道精密工序,材質天然、肌理豐富,彷如壁畫再現。 \n 胡克敏先生乃台灣寫意花鳥畫的代表人物,其創作生涯70年,作品風格高雅,融會古今中外,但世人較為少知他在人物畫領域的斐然成就。胡克敏是摹繪敦煌壁畫的第一代大師,在資源空缺的1950年代,他僅憑黑白照片,繪製還原了色彩斑斕、造形生動的敦煌壁畫,展現卓絕的才華與技藝。 \n 敦煌是古代絲綢之路上的重鎮,交融著佛教文化與往來的各族文化,開出莫高窟這一融繪畫、雕塑和建築藝術於一體的奇觀。莫高窟始鑿於北朝,從隋至元歷代多有增建,而在元後數百年間卻消失於歷史的視野。從20世紀初藏經洞的被發現,到文物、古蹟的不斷發掘、保護與研究,使敦煌學在其後成為囊括史學、宗教學、文學、美學等的一大顯學。 \n 色彩斑斕、造形生動 \n 胡克敏先生乃江蘇武進人,隨政府遷台後,擔任美術教授並致力於藝術創作。1956年他於中山堂舉辦來台後的第一次個展,正逢歷史博物館創立初期,胡氏受邀主繪敦煌壁畫室,但他當時尚未親臨敦煌。由於資料中對於色彩並無明確標示,他乃一面參考畫史、畫片作推度,一面向曾於敦煌工作或遊歷者請教、諮詢,求知不倦的研究精神,加上對人體素描的高度駕馭能力以及對色彩的敏銳感受力,才得以完成這項幾乎不可能的任務。 \n 待畫作完成,去過敦煌的研究員見之無不驚奇,因為摹作竟與原蹟幾無落差!而1959年來台的紐約新學院主持人見之深愛,以重金收藏十幀。1960年代,胡克敏曾參加敦煌特展多次,此後又廣摹南北朝、三唐、五代壁畫達三百餘幀,其中人物畫佔十之八九。如1987年所繪的一批敦煌壁畫,線條更加圓熟流暢、色彩更加富麗典雅,可謂神形兼具、備極生動。 \n 晚唐飛天心生美好寧靜 \n 如隋代飛天像一作,色彩絢麗斑斕、線條飛騰流動,保留了北朝時代奔放的氣質。畫中飛天伎樂飛躍而下,飄舞散花,長長的飄帶,襯以炫麗的流雲,展現御風而行的美姿。位於404窟的原跡色彩黯沉,胡氏使用較多的石綠取代原來的深藍,使色彩層次更為鮮明,飄帶、流雲更顯輕盈悅目。 \n 而「女供養人」一件乃初唐風格,人物面容圓潤婉約,體態雍容端莊,她手持蓮花,在簡單的線條勾勒及淡色暈染下,虔誠的形象躍然而出。胡氏還生動模擬剝落的泥面,以展現壁畫歷經千年滄桑的美感。至於「晚唐飛天像」,原壁畫位於著名的158窟臥佛上方,此飛天手持瓔珞,祥雲繞身,兩條舒捲自如的飄帶撐起婀娜輕捷的身軀,她兩眼凝視,向已入涅槃的佛陀虔敬供獻。通幅色彩清素、線條柔美,使觀者心生美好寧靜。 \n 敦煌藝術是中國人物畫藝術中的一朵奇葩,在似與不似、現實與想像之間,創造了無限動人的形象。當壁畫經過一代大師的手摹心追,又經過3D複製技術的逼真仿製,仿佛將敦煌石窟的萬千紛繁形象擷取最美者,定格保存,供世人瞻仰那個莊嚴而浪漫的精神國度! \n 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 蔡淑珠畫作 形韻雙佳

    蔡淑珠畫作 形韻雙佳

     傳神立骨法正宗,氣韻生動賦流麗。無論是畫山水,還是畫花鳥,名畫家蔡淑珠精湛造型的態度,都是相當認真非常端正的。蔡淑珠多才多藝,深研美學的功夫,正是其於形之所得,所以才可以溢神流暢,執筆墨到達「形韻雙佳」的境界。 \n 中國畫追求氣韻生動的意象之美,但是當代很少有真正的能家可以像著名畫家蔡淑珠這樣,達到氣韻生動的筆墨意象。一提氣韻生動,並不是畫法直接就可以奔趨氣韻生動的結果,而是需要「型」的塑造水準先行精湛。氣韻生動不是憑空產生的,必然「形在前,韻在後」的水到渠成。蔡淑珠就是一位因形致韻的大家,她的繪畫作品精彩於形態的臻美,而後是神韻的自然生成。 \n 蔡淑珠的筆墨立功於花鳥、山水兩門,各修造詣,皆顯非凡。她的花鳥作品、工筆畫牡丹的功夫完全是到達峰巔的自如。勾勒線條粗細相間,長短相較,高低相傾,把中國畫依線造型的特點發揮到淋漓盡致,然後用非常流麗的色彩渲染牡丹的生態氣韻,真而煥神,高貴典雅。觀其山水作品,更可進一步驚歎於其氣韻生動的表現力。能用大墨者是膽識,能用大彩者是才華。蔡淑珠畫山水,不但有膽識,而且展才華,雙力驅動,卓然而成。

  • 靈感詩畫家洪翔鵬 抽象畫風氣韻生動

    靈感詩畫家洪翔鵬 抽象畫風氣韻生動

     靈感詩畫家洪翔鵬特殊的抽象畫風,個人特質與原創力度極為強烈顯明,是發自心靈深處、也是一種內在情感的宣洩,透過動人的色彩線條空間相互交融所醞釀出的卓然才氣,為當今抽象畫家中極具大師潛力者。數年來已有900多幅作品陸續受到珍藏,尤受各宗教領袖青睞及收藏,其中以台南楠西區玄空法寺居多。 \n 從洪翔鵬畫作可以感受到其落筆之時那份神采逸氣清柔優雅地呈現,更給人一種飄飄欲仙、渾然忘我的愉悅感受,這或許是與他10幾年來深居山林中,朝風暮雲,濡染大自然的寧靜、清雅、深遠、寬闊有關。畫作更展現出氣韻生動及隨性流暢的原始生命活力。 \n 洪翔鵬常說人生苦短,人身難得,學佛之人不能只談道論禪,要有佛的行誼,第一要廣結善緣,宿植德本,然後才能獲得智慧解脫。多年來他一直努力作畫,想用他的畫作結合企業界、慈善、宗教團體或畫廊協會來義賣利眾,將藝術領域與佛家的慈悲喜捨之理念相結合。 \n 洪翔鵬為提倡藝術生活全民化,戮力竭盡一生之力創作捐畫義賣,交給慈善基金會或宗教團體來執行規畫,主要心願就是要建立藝博會館休閒園區,園區全年無休也不用門票,也幫助畫廊協會及畫家有個永久性又不必花費太多費用的展示空間,讓大眾也能來此養身休息及淨化心靈。洽詢電話:(0929)465-253。

  • 洪翔鵬抽象畫風 氣韻生動

     靈感詩畫家洪翔鵬的抽象畫風,個人特質與原創力度非常強烈顯明,是發自心靈深處,透過動人的色彩線條、空間而相互交融,所醞釀而出的卓然才氣。 \n 從畫面上,可以感受到洪翔鵬落筆之時那份神采逸氣,清柔優雅地呈現,給人飄飄欲仙,渾然忘我的愉悅感受,也許是與他十幾年來,深居山林中,朝風暮雲,鳥語花香,濡染大自然的寧靜、清雅、深遠、寬闊。其所帶來的空靈靜寂的氛圍,有相當大的攝受與影響。所以畫中所展現的氣韻生動,隨性流暢的原始生命活力,是可想而知的。 \n 洪翔鵬多年來用他的畫作結合企業界、慈善、宗教團體或畫廊協會,來義賣利眾,將藝術領域與佛家慈悲喜捨的理念相結合,並選於郊區山林中,建立永久性的藝術博覽會館休閒園區,全年無休、也不用門票。此外,也幫助中華民國畫廊協會及畫家有個永久性又不必花費太多的展示空間,讓大眾也能來此養身休息淨化心靈。洽詢電話:0929-465-253。

  • 茶湯美學 氣韻生動最高

    茶湯美學 氣韻生動最高

     品茗,代表的除了是一種消費行為,也是一種文化與美學概念;亞太烏龍茶文化論壇終場,邀集產業、學術、文化界代表,以一場思辯性質的茶湯美學激盪討論,為台灣烏龍茶添加豐厚多元文化底蘊。 \n 台灣烏龍茶百年興衰史,曾經創造茶產業奇蹟,百年來培養造就許多專業技術人才,3、40年後的今日,台灣茶葉發展進入成熟期。擔綱主講的中華茶藝聯促進會台南分會會長蔡明勳,與淡江大學中文系榮譽教授曾昭旭、論壇總召何健生,共同從茶湯美學出發作討論,詮釋烏龍茶茶湯意念需凌駕技術在消費、產業、哲學三面向。 \n 意念凌駕技術 \n 來自馬來西亞紫藤茶藝集團總監蕭慧娟,以馬來西亞華人鄉愁為出發,懷念鐵觀音早期在大馬華人圈流傳那單純美好的時光與滋味,那是一種在樹種要求、產區明確的條件下,自然而生的韻味。 \n 她強調,所謂岩韻是在來自原始受保護的產區,經天地日月精華,樹蘭花開花落,化作春泥更護花的大自然運作滋養下,經時間轉化而得。 \n 曾昭旭強調,中國美學最高評價叫「氣韻生動」,茶人面對泡茶,如何通過「我」來呈現很重要,不僅要有茶的特色,還需有「我」的個人意念與風格在其中;茶湯進入人文藝術層次,雖不能完全沒有技術素養,但意念需凌駕技術。 \n 把喉韻泡出來 \n 蔡明勳表示,10餘年來在產業界打滾,發現產業界、茶葉界對茶湯美學的定義存在落差,他個人認為,茶湯至少要把「喉韻」泡出來。 \n 何健生長期觀察發現,台灣屬烏龍茶產區,7、80年代茶藝復興,一時之間需要很多師資,產業界或茶商自然而然進入教學系統,課程以技術面為主,久而久之,大眾對茶的基本概念、思維圍繞在科學面,空有技術卻沒教其他東西,長期下來令人憂心。他強調,實用、理性主義都不談感覺,茶湯美學則著重感覺,無法科學量化。 \n 形塑文經平台 \n 此次由《茶藝‧普洱壺藝》雜誌主辦的論壇,集結中華茶聯促進會與茶人的力量,活動吸引各界茶人共襄盛舉,不論是論壇中觀眾提問熱烈,茶人老師們商品義賣高詢問度等,都可以窺見,亞太烏龍茶文化圈不僅成形,且即將成為一個漣漪,形塑一個文化與經濟平台。 \n 活動最後請到金曲歌王謝銘祐,以吉他旋律彈唱,娓娓道出台南味的慢步調,讓來自亞太地區的茶人朋友們感受府城幽古風情,為這場別開生面的茶事文化活動畫下完美句點。

  • 大師風采,筆墨飛揚

     這份張大千邀約張學良餐敘的書翰,閃爍著書法藝術至高的光輝。其行筆用墨恣意揮灑,氣韻天成,值得再三玩味。 \n 書翰的收信人「漢卿吾兄」為少帥張學良,張大千先問候他的感冒發燒,「千祈勿外出,氣候至惡劣也」。接著說自己「略感畏寒怯熱,丁主任亦勸戒勿在舍休息也」。丁主任即榮總內科名醫丁農,「勿在舍休息」,舍指的是「摩耶精舍」。這一位於外雙溪,極盡傳統庭園藝術之能事的名園,落成於民國六十七年八月,在此之前,張大千寓居台北東區雲河大廈。 \n 推想這份書翰投遞的時間,當在「摩耶精舍」落成之前,此時張大千正苦心孤詣於造景及佈置,從丁農的勸誡,可以想見其為營建「摩耶精舍」勞心勞力的程度了。 \n 接著,張大千對張學良「令姪女伉儷囑畫」事,謙虛表示「匆匆,殊不當意,祇得送呈,不值一笑也」。 \n 再接著,「星六午間小聚,盼代邀令弟媳與令姪女同來,座次正好十二人,一試愚夫婦手法,請與岳公、新衡伉儼(儷)看能給幾分也」。 \n 「一試愚夫婦手法」,是說張大千及夫人徐雯波,要親自下廚待客。岳公係總統府資政張群,號岳軍。新衡伉儷為立法委員王新衡及夫人壽幼蘭。 \n 張大千是深諳燕樂之道的雅士,與張群、張學良夫婦、王新衡夫婦四家,有每月餐會之約,各家輪流作東,轉到張群作東時,則由其公子張繼正夫婦陪同迎送接待。這個四川人口中的「轉轉會」,在張大千夫婦移居「摩耶精舍」後,才告中止。 \n 在書翰的末行,「一荻夫人前,內子雯波叩候」,比對「漢卿吾兄左右」的起頭方式,所流露出的人情練達,禮數周到,不能不讓人心折。 \n 而這種修養,正是會賓饗宴之道的精髓。《詩經》〈鹿鳴〉:「我有旨酒,燕樂嘉賓之心」的雍雅境界。恐怕不是時下那種唯口腹是問的所謂「美食家」,所能目及。 \n 張大千宴客必親寫菜單,菜名用字考究,書寫精美,賓客常於宴後,請求加綴數語,留為紀念。像這種風雅宴會,隨著張大千的去世,在以美食自慢的台北,恐已成廣陵散了。 \n 書翰的收藏,魏晉時已成風尚,在崇尚禪、老的風氣下,風格放逸的行草書,很快就贏得文人雅士的青睞,在有「千里面目」之稱的書翰上,大行其道起來。 \n 中國人好把人格意象視為書法表現的「文本」。清代劉熙載在《藝概》說得妙:「寫字者,寫志也。」又說:「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就是特別突出的例子。 \n 人格只是一種典型,流露在具體的人物上,卻有著無限的風景。這正像京劇裡的關雲長,不但人格鮮明,就連扮相、身段、台詞、唱腔也都有定規,但是由不同演員扮演,戲味兒就大不相同,觀眾所以入戲忘我,正是看出了其中的無限風景。 \n 面對著顏真卿的人格,蘇東坡在《題魯公帖》寫道:「吾觀顏公書,未嘗不想見其風采,而非徒得其為人而已」。透過包含著更多生活內容的書翰,去「想見其風采」,顯然有更多的樂趣。 \n 張大千這份書翰,最有價值之處,仍在書法藝術上的成就。其氣韻所以百般生動,關鍵在行筆與用墨的超凡脫俗,尤其是用墨,發揮了神奇的效果。 \n 書法用墨,並無定法。墨跡在乾透之前,其濃淡、枯潤、大小,一直在自動的變化著,效果可期又不可期,這種不確定性創造了「意在筆外」的表現空間。 \n 唐人說:「詩在灞橋風雪中驢子上」,行筆儘管有藏露、提按、剛柔、起伏的變化,終究是了了分明的寫在紙上,就好像「意仍在筆上」、「詩仍在句裡」,唯其大膽用墨所揮灑出的那些控制外效果,才把「意」推到「筆外」,把「詩」送往「灞橋風雪中驢子上」。蘇東坡論書的名句:「無意于佳乃佳」,恐怕指的就是要敢於用墨。 \n 張大千是潑墨寫意的曠代巨匠,用墨的造詣爐火純青,作起大畫,磅礡奪人。這種功夫,用在講究性情的書翰上,尺幅雖小,其筆墨所營造出的架勢與氣韻,依然是彌為高大,而令人仰視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