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價聽證會的搜尋結果,共09

  • 北京:將實施階梯水價

    據中新社報導,作為典型資源型缺水的特大型城市,北京將推行階梯水價制度,促進水資源節約與合理利用。今後,北京居民用水價格將在現行每立方米4元人民幣的基礎上,調漲1元人民幣(下同)。 \n北京市昨(17)日召開居民用水價格調整聽證會。當天,25名聽證會參加者均同意北京推行水價改革,實施階梯式水價制度以促進節水。

  • 節約用水 北京將採階梯水價

    北京為引導市民節約用水,2日公布水價調整聽證方案,將實施階梯水價制度避免水資源的浪費。中新網報導,北京市府提出的兩套方案,水價起調價格為0.95元或1元(人民幣,下同),用愈多付更多,關於此項水價調整的聽證會,預計17日舉行。

  • 北京將辦聽證會 討論水價調漲

    北京市階梯水價調整聽證方案今天發布,據發改委透露,已研擬兩套方案均設置了三個階梯,基本水價上調0.95元(人民幣,下同)或1元。據此測算,85%至90%的居民每月增支10多元。聽證會將在4月17日舉行,25名聽證代表已確定。

  • 發改委出手 明年陸水價喊漲

    發改委出手 明年陸水價喊漲

     為引導居民節約用水,加上水資源成本不斷上升,大陸國家發改委、住建部聯合宣布,將在2015年底前,全面實施城鎮居民階梯水價制度,藉此調整當地現行水價。據了解,北京、上海均已在規畫調漲水價,調幅約在2至3成,大陸水價即將進入新一輪的上漲周期。 \n 缺水區將擴大價差 \n 發改委與住建部日前印發《關於加快建立完善城鎮居民用水階梯價格制度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意見》指出,為促進節約用水、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在2015年底前,設市城市(指縣級市以上的城市)要全面實行居民階梯水價制度,各地要按照不少於3級的級別設置階梯用水量,以此作為水價計價的依據。 \n 為了保障居民基本生活用水需求,第1、2級的階梯用水量標準將分別按照覆蓋80%及95%的居民家庭月均用水量來定訂,在水價部分,第1、2、3級階梯水價將按不低於1:1.5:3的比例來安排,也就是說,第3級的水價與第1級的水價差距最大將達3倍之多。另外,缺水地區的還會視情況進一步擴大價差。 \n 值得注意的是,在《意見》推出前,大陸各主要城市早已在醞釀調漲水價。其中,北京水務管理和價格部門已開始規畫調漲水價,由於大陸的南水北調的中線工程預計2014年10月可望開始送水入京,但每噸水的送水成本約8元(人民幣,下同),遠高於目前北京的民用水價每噸4元。北京水務局有意將現行水價調漲25%達到每噸5元,不過,截至目前為止有關細節仍未定案。 \n 京滬水費擬貴3成 \n 除了北京以外,包括上海、南京、長沙、武漢等地也都有調高水價的計畫,上海更已在2013年6月時舉辦過居民用戶水價調整聽證會,相關調漲方案的漲幅在30%左右。 \n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意見》要求今後凡是調整城市供水價格的城市,都必須同步建立起階梯水價制度。分析人士稱,在此原則之下,大陸各地方政府的水價調整方案勢必也要跟著作調整,這一波水價漲風恐怕一時之間還不會停止。

  • 現代快報-感謝公開造假的聽證會

    各地聽證會公然造假新聞不斷出現,公開了一些政府部門為漲價不惜造假的秘密,顯示了權力的真身。人們看到權力與自身關係的真實一面,從而增進向權力追討權利的願望。 \n銀川水價聽證會,代表被消協成員或與其往來密切的人占據;濟南水價聽證會,沒有一名下崗職工、特困家庭人員或退休人員;福州水價聽證會還沒召開,已因代表身分不公開引起爭議。 \n聽證會代表來源神秘,代表在各階層中的分配不公平,還只是「被代表」的一種形式──哈爾濱水價聽證會上,有代表冒充下崗職工或退休人員出席;濟南聽證會上,有代表現場瞌睡,輪到發言時即念一通事先準備好的稿子支持漲價。 \n其實沒有任何規定說聽證會上形成的意見,必須對是否漲價產生決定效力。所以聽證會只是一個「聽取意見」的途徑。政府的任何一個決定,都會以「造福人民」的名義出場,就是漲價也一定會宣稱得到普遍支持。聽證會雖然並無法定效力,但能讓人驗證「群眾支持」的真實性,所以務必要開得成功。成功的標準是什麼呢?不是民眾意見得到反映的程度有多高,而是在表明「漲價得到群眾支持」上做得有多好。這樣,聽證會可以理解為政府設置的臨時小劇場,上演的劇目是 「群眾支持漲價」。 \n這樣,我們就可以理解「被代表」成為一種普遍現象是多麼正常的事情。代表的分配、發言機會的分配,都體現出導演的意圖。聽證也好,不聽證也好,反正是要漲價的,既然聽證是必需的,那麼保證聽證會上支持漲價的聲音具有決定性的優勢,就要做一些萬無一失的準備。 \n可能有人會覺得不可理喻:對漲價來說,聽證會不就是個過場嗎,既然聽證會上說什麼都不會妨礙漲價,有什麼必要弄虛作假? \n這樣的想法實在是過於天真。古往今來,宣稱代表民意並獲得民意支持,是政治權力不得不確認的「政治合法性」。 \n不過,當民意需要通過公開造假、公然操控的方式來為漲價作背書時,事情就發生了奇怪的變化。製造了一個漲價決定獲得支持的假象,卻同時公開昭告了一些部門不惜做假的秘密。於是,一個聽證會「真實有效合法」了,政府行為、形象在整體上得分則降低了。這就是所謂「公信力危機」,或者說「合法性危機」。 \n虛假的聽證會,從壞的方面說,它歪曲了真實民意;從好的方面說,它使權力操控民意的行為得以公開。這種公開操控民意的行為,比任何外在的揭露更加顯示了權力的真身,人們將看到權力與自身關係的真實一面,從而增進向權力追討權利的願望。 \n這就是說,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應當感謝那些公開造假的行為,它揭下了不少「溫情脈脈的面紗」。事情本來就是那樣子,與其籠在袖子裡做假,不如造假公開化。表面上好看,未必不是被騙了還幫著數錢;撕破了面皮,也就破滅了幻想,大家認識上各自到位,真問題才會浮現。

  • 觀點擂台-誰能代表弱勢群體

    18日濟南市的水價聽證會遭到質疑。24名聽證代表名單不乏處長、高級工程師教授等中高收入階層,而對價格調整最為敏感的下崗職工、特困家庭人員、低保邊緣戶等低收入群體無一代表參會。不少市民質疑,最受價格波動影響的群體,連表達想法的機會都沒有。 \n水價關乎社會全體的利益,水價聽證會本應是場全民大會,至少應由各收入階層的代表共同磋商水價,在必要時,應適當的將水價向低收入階層能接受的額度調整,這順應的是社會公平和共同富裕的基本要求。 \n而在濟南的這場水價聽證會上,有的只是專家論證、領導拍板,而占城市多數的中低收入階層的利益被高收入階層和權力階層「代表」著。這樣的聽證會有多少意見和建議是考慮到低收入階層的承受能力的,有多少決定是經過民意而不僅僅是專家論證的? \n這樣的「代表聽證會」,所表現出形式上的不公平,往往帶來的是最終內容上的不公,沒有低收入階層參與會議聽證,低收入階層的意志就很難上升為會議意志和政策意志,水價聽證會就只是「一言堂」。 \n反思社會現狀,弱勢群體的利益和意志往往被強勢群體所代表,「被就業」、「被自殺」、「被小康」等等這些「被××」的群體面臨的莫不是「權利被權力所代表」的困境,一些社會公器變成壓制弱勢群體利益和話語的利器。 \n在公民社會裡,一場水價聽證會需要比關注水價更積極的去關注民意,單方面估計某個階層的利益只會導致決策失衡,政策偏向,甚至有損政府的公信力和公正形象。 \n有人曾歸納過轉型期中國充斥的兩個關鍵詞,一為「財富湧動」,一為「社會不公」。在經濟成長上,輕舟已過萬重山;在社會不公上,雄關漫道真如鐵。這種失衡和畸形的發展帶來的社會問題也是有目共睹的;剛公布的《社會藍皮書》中,眾多社會群體性事件也有相當部分問題是在社會不公、利益「被代表」、話語權被剝奪的前提下所引發和激化的! \n濟南水價聽證會的爭議,必須引起社會和政府反思,讓弱勢群體擁有代表自己聽證的權利,是亟需政府和社會共同完成的課題。

  • 讀者投書-聽證忽悠很傷人

    哈爾濱水價聽證會正式召開,13名消費者作為代表參加了聽證會,堅決反對漲價的只有退休教師劉天曉一人,得不到發言機會的他,向主持人擲礦泉水瓶抗議。另外,多名消費者身分存疑,下崗職工谷孝發實際上是退休幹部,退休職工劉汝文是在職公司董事長,1名聲稱「國家有法律規定,水價3年一調整,調整的幅度為8%─10%」的律師,竟然查無此人。 \n有關部門謀求漲價,為讓自己的漲價名正言順,於是高調地召開聽證會。聽證會的形式是值得肯定的,通過聽證合理漲價也無可厚非。不過,像哈爾濱水價聽證會這樣,口頭上說是公開邀請消費者聽證,但隨意竄改消費者身分,並限制持反對意見消費者發言,是缺乏誠意的表現。 \n水價關係到消費者的切身利益,雖然不可以說所有消費者都反對漲價,但不願多掏錢的應占多數,而聽證的結果卻大相逕庭,難免讓人懷疑聽證的公正性。有關部門熱衷聽證「忽悠」,表面上,是通過程序達到漲價的目的,實際上,卻顯露價格調整的理不直氣不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有關部門的伎倆難逃監督的眼光。 \n有關部門的唯利是圖,不僅傷害了國家設置聽證會的用心,也傷害了一肚子委屈的消費者。相信長此以往,被操控的聽證會不會永遠是「尚方寶劍」,必須以更有效的方式採納最真實的民聲,讓價格的漲跌來得更正當。

  • 北京擬漲水價 16日開聽證會

    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12月1日公布居民水價調整聽證方案要點,擬調漲居民水價每立方米0.9元(人民幣,下同),調整方案將在16日聽證會上聽取各方意見;發改委負責人表示,各地要加強徵管汙水處理費和水資源費,並根據水資源緊缺度,逐步提高徵收標準。 \n除北京外,大陸各省市亦打算跟進調漲水價,引起民眾一片譁然,炮轟供水企業搶錢,但日前召開的第4屆中國城鎮水務發展國際研討會上,浙江省城市水業協會原秘書長洪覺民說,「城市供水的投資主體應該是地方政府,現在水廠擴建、管道改造和延伸、供水一體化等都是企業自籌資金,企業的錢從哪裡來?結果就是漲價。」 \n據21世紀網報導,北京市發改委提出「一步到位」和「三年分步到位」兩個具體方案一起提交聽證會聽證,當前北京市的現行水價是2004年制定,居民用水價格為每立方米3.7元,已是全大陸水價最貴的城市,水價中包括自來水價格(含工程供水價格)、汙水處理費和水資源費,價格分別為每立方米1.7元、每立方米0.9元和每立方米1.1元。 \n北京市是資源型缺水城市,人均水資源占有量不足300立方米,低於國際公認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線,近10年來北京市連續9年乾旱,年平均降水量僅為450毫米,低於北京地區多年平均降水量,也低於大陸其他主要城市年平均降水量。 \n北京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為確保水價調整,發揮促進水資源節約和供排水行業發展的積極作用,同時確保低收入群體生活不受影響,這次水價調整會採取一系列保障措施,例如建立低收入補貼機制、依每戶每月10立方米平均用水量和實際調價標準給予補貼等等。 \n除了北京擬調水價外,其他大陸各城市包括蘭州市、甘肅省等35個大中城市中,有一半的城市在今年調漲水價,另有3分之1的城市,打算在2010年調漲水價。

  • 大陸水電油氣 漲價齊步走

    今年以來大陸按照新的成品油定價規則,5次上調油價3次下調油價,並且在日前公布電價調漲價格。大陸輿論指出,電價之後,水價、天然氣價格等關係公眾利益的資源產品價格已進入調漲期, 2009年將成為大陸能源價格的集中調整年,更有輿論認為這是通貨膨脹的前兆。 \n據《南方周末》報導,今年8月初,大陸國家發改委刊載《近期能源資源產品價格改革進展》,外界認為大陸正在醞釀價格新政,而接連而來的能源價調漲間接證實這點。大陸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則說,此次能源價格調整只是因應大陸資源價格長期處於低位運行,歷史欠帳太多;目前經濟回暖,是資源價格改革的最佳時機,他也強調暫無通膨壓力。 \n經濟回暖 漲價好時機 \n能源價格一片「漲聲」,水價調整範圍正逐漸擴大,各地陸續召開調漲聽證會。油價史無前例地調整了8次之多。電價漲幅超出預期,而天然氣價格也已納入決策層的考慮範圍,隨著西氣東輸二線的竣工,與國際油價連動的中亞進口天然氣輸入大陸,再加上目前缺氣狀況,氣價上漲幾乎勢在必行。 \n能源研究學者指出,目前國際能源價格較低及中國經濟好轉將會成為能源價格調整的最重要因素。大陸國家信息中心石油專家牛犁則說,大陸調漲政策正「走一步看一步」,因為,能源價格調整過程是利益再分配的過程,而市場機制的不建全也迫使大陸如履薄冰。 \n缺成本機制 政策待整合 \n制,在民生與利益集團之間做出平衡。例如水電油氣等壟斷企業集中提出漲價的需求,其出發點是企業虧損。在過去國際能源價格高漲期間,這些企業全部被要求從大局出發,承擔社會責任,即使已經市場化的煤價也曾被政府多次臨時管制。 \n能源調漲雖在所難免,然而,問題是目前大陸沒有一個清晰的成本機制,沒有一個有效的競爭機制,能源價格調整將會陷入一改革就漲價的怪現象。舉凡目前水電油氣企業,以虧損之名要求調漲,但卻無法清晰地給出成本。電價調漲,但電網企業的輸配電價模糊。油價調漲,但國際油價最低時油價沒降,反而當國際油價上升期間可以不斷上調。 \n氣價的調整中,天然氣價格由天然氣出廠價加管輸送費構成,而且是在沒有外國氣源情況下制定的,目前出廠價以及管輸費均由國家發改委制定,難以讓公眾信任其漲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