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墨膠彩的搜尋結果,共14

  • 畫筆記錄30年歷史!「記憶的交織與重疊─後解嚴台灣水墨」

    畫筆記錄30年歷史!「記憶的交織與重疊─後解嚴台灣水墨」

    戒嚴30年了!不管是從文化、社會、政治都深深影響台灣!在藝術家筆下,這30年國立台灣美術館在文化部「台灣藝術史平台建構計畫」的支持下策辦「記憶的交織與重疊─後解嚴台灣水墨」展覽,即日在國美館201-202展覽室展出。 \n \n今(106)年適逢解嚴30周年,國美館邀請24位藝術家參展,以藝術史為觀點、時間為軸線,爬梳自1987年解嚴迄今台灣水墨發展的現況。18日辦理展覽記者會,由國美館陳昭榮副館長主持,策展人吳超然先生、參展藝術家李義弘、楊世芝、姚瑞中、蘇煌盛等均出席。 \n \n策展人吳超然說,「國畫」一詞代表國族主義,帶有政治意涵的背景,本次展覽爬梳「國畫」轉變為「水墨畫」的過程,呼應黨國建構的歷史觀點到民間意識的興起。本展集結水墨創作界的老、中、青三代藝術家,透過24位藝術家90件精彩作品的演繹與對話,以五大主題為主軸,重新檢視台灣水墨藝術與政治的糾結關係,及不同的創作者的生命經驗及歷史記憶交織與重疊激發出的多元視野。 \n \n \n五個主題分別「筆墨美學」、「水墨的抽象表現」、「水墨‧環境‧社會」、「水墨‧影像‧裝置」與「告別正統國畫之爭」,各個主題互有關連,表現手法卻各自獨立。展覽並同時梳理台灣水墨與膠彩之間的歷史糾結關係,窺見新世代的創作者在水墨創作領域中對打破歷史框限的旺盛企圖心。 \n \n台灣美術界在高威權敏感的戒嚴時期(1949-1987年)歷經了對威權體制的挑戰與逐步拆解過程,從1950年代的「正統國畫之爭」、1960年代現代美術繪畫團體興起,1970年代文學及美術的「鄉土寫實」論戰、1982年國立藝術學院(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與1983年東海大學美術系等的相繼成立,顯現台灣的藝文工作者在戒嚴期間無畏地衝破政治上的禁錮,乃至1987年解嚴後對過去政治禁忌的勇於顛覆,使水墨與其他藝術呈百花齊放之勢,建構出繽紛的新水墨藝術風貌。 \n \n李義弘老師便提到,過去的創作受到許多政治上的限制,反觀新生代藝術家蘇煌盛卻是生長在自由開放的社會風氣下。成長過程中經歷了戒嚴與解嚴的楊世芳以及姚瑞中則說,他們生長的時代可稱為一個啟蒙期,一方面受惠於前輩的教導,一方面經歷了解嚴後社會運動的風生水起,在在成為創作的養分。 \n水墨畫是代表東方傳統的重要繪畫形式,以毛筆、墨、紙、絹等為媒材,自成體系。水墨畫源自中國並傳播至日本、韓國及南洋華語地區等國家,自唐代後分為「北宗」、「南宗」。 \n \n國美館「記憶的交織與重疊─後解嚴台灣水墨」展覽展出作品類別與媒材紛呈,涵蓋水墨、彩墨、膠彩、裝置、錄像及動畫等,不論是傳統水墨或實驗水墨、具象或抽象、寫實或寫意、花鳥或人物、理性或感性,在在彰顯藝術家對生命的感悟與觸動、社會人文關懷、歷史與現實的思辨,及此建構出的繽紛多彩水墨藝術新貌。 \n \n「憶的交織與重疊─後解嚴台灣水墨」 \n時間:2017年7月8日至10月8日 \n地點: 國立台灣美術館201-202展覽室 \n

  • 退休人生更精彩 張秀燕用膠彩揮灑少女心

    退休人生更精彩 張秀燕用膠彩揮灑少女心

    國中美術老師張秀燕退休後重返大學校園攻讀美術碩士,並開始專研膠彩畫,近三年內陸續奪得大墩美展金牌、銀牌獎及台陽、南瀛等優異獎項;子女長大後,她的人生下半場更精彩;7日起她受邀到中友百貨時尚藝廊舉辦「心、漾」膠彩畫展,32幅畫作透著少女夢幻情懷,讓逛街的民眾感受奔放的青春。 \n \n 張秀燕1953年出生於彰化,在國中教美術30年、於2004年退休,之後再就讀東海大學美術系碩士在職專班膠彩組畢業,她以墨彩、膠彩交互創作,早期以水墨創作為主,聚焦於花鳥,2006年後,轉向膠彩畫創作,即以浪漫唯美的人物畫系列,獲得多項大獎。近年創作則以台灣水果與花卉為主。 \n \n 張秀燕此次展出2007年至2017年的創作,包含「情絮系列」、「食言食語系列」、「花語系列」三大系列,共計32件畫作,並以人物、水果、花卉三大主題呈現。 \n \n 其「情絮系列」描繪少女對愛情的憧憬與幻想;而「食言食語系列」以台灣水果為題材,以精細寫實的描寫能力,將不同水果的表皮肌理和剖面色澤質感,描繪地維妙維肖。「花語系列」將花的特性和個人的情感交融在一起,藉由膠彩媒材的豐富性,來表現花的細緻嬌柔。 \n \n 中友百貨時尚藝廊今(7日)舉辦「心、漾,張秀燕膠彩創作個展」開幕茶會,張秀燕也捐出一幅畫作進行義賣,所得全數捐贈給公益團體「財團法人瑪利亞社會福利基金會」。

  • 東海水墨與膠彩 共舞30年

    東海水墨與膠彩 共舞30年

     東海美術系創立於1983年,當年是台灣中南部唯一的美術系,今年6月將歡送第30屆畢業生。漫長30年的藝術教育養成,而今薪傳4代,東海勢力在藝壇雄霸一方,也是台灣水墨與膠彩畫的大本營,國立歷史博物館6月舉辦「人文與文人:東海水墨與膠彩畫的離合」展覽。 \n 「人文與文人:東海水墨與膠彩畫的離合」源於3年多前,東海美術系已故教授倪再沁生前提出這項規畫,展覽標題亦由他所命名。 \n 3年前是東海美術創系30周年,展覽延至3年後的今日舉辦,當年大一新生而今已成畢業生。本展由現任美術系主任詹前裕、教授李思賢協助策畫,邀集40位與東海美術水墨、膠彩課程相關的師生校友,展出約100件作品,見證30年來東方媒材繪畫在東海的發展足跡。 \n 李思賢是東海美術系畢業,學成後回母校任教迄今17年,他說,東海的水墨特色除了闡述議題與當代性,「還多了人文、和與傳統之間的對話,是相對全面的狀態」,他認為關鍵是於蔣勳擔任創系主任期間,奠定了東海的人文思想和美學素養的「軟體」,包含對古典傳統、藝術媒材、文學影像、當代課題等各門藝術統合的學習,形塑出日後所謂「東海風格」。 \n 水墨和膠彩畫過去都屬「國畫組」,之後膠彩逐漸壯大、表現趨向多樣,才獨立出來「自立門戶」,已是東海美術東方繪畫的兩大特色。這次展覽老中青共呈,水墨類有吳學讓、董夢梅、姜一涵、蔣勳、李義弘、吳繼濤、王怡然、鄭志揚、黃千倫、吳曉菁、林昱均等,膠彩類有林之助、詹前裕、高永隆、廖瑞芬、李貞慧、張貞雯、陳誼嘉、饒文貞、呂金龍、黃柏維等人。 \n 李思賢說:「東海美術的師承關係,就是學生的作品都和老師的長得不同,老師也不太願意學生跟他的作品一樣,這是東海美術傳承30年最大的價值。」「人文與文人」6月4日至7月17日在史博館展出。

  • 「東海水墨與膠彩畫的離合」展 史博館展出

    「東海水墨與膠彩畫的離合」展 史博館展出

    東海大學素以人文主義教育見長,又因特殊之地理環境及人事因緣,造就東海美術系獨有的藝術發展脈絡。多年來,在歷任系主任的引領與師長傳承下,培育出許多優秀傑出的畢業生,使東海美術系享譽於臺灣美術界。國立歷史博物館為使觀眾了解東海由傳統發展迄今的獨特人文氣息,特別舉辦「人文與文人──東海水墨與膠彩畫的離合」展覽。 \n \n本展係由東海美術系已故教授倪再沁(1955-2015)生前提出規畫,現任美術系主任詹前裕與李思賢教授共同協助策畫,邀集40位與東海美術水墨與膠彩脈絡或課程相關的師長和校友,展出約百件作品,見證過去30年來東方媒材繪畫在東海的發展足跡。 \n \n東海美術系創立於1983年,是當時臺灣中南部唯一的美術系;創系主任蔣勳是國內知名的藝術領航者,延攬中西文化不同領域的美學教師及規畫相關課程,厚實了東海的人文思想和美學素養。東海美術系在教學上所秉持的「東海風格」,蘊含了對古典傳統、藝術媒材、文學影像、當代課題等種種藝術之統合;在東海獨特的文化氛圍、學習環境及教育體系影響下,以深具文人氣質的水墨和人文意涵的膠彩畫最為特殊,是東海美術系東方繪畫的二大特色。在傳統與當代、中西融合、學術科並重的相互激盪下,已然形成臺灣藝術學院教育系統中獨特的風格。 \n \n此次展覽,藉由老、中、青三代共同展出的作品中,以既對比又相融的視角來檢視風格之形塑過程,同時探討東方媒材創作中人文與文人的內涵。水墨類老一輩的代表如:吳學讓、董夢梅、姜一涵、蔣 勳、林昌德、倪再沁、李惠正、李義弘、陳永模、林銓居;中生代則有:張富峻、吳士偉、林季鋒、吳繼濤、王怡然、鄭志揚;新生代則有:楊雅淇、黃千倫、吳曉菁、林昱均等。 \n \n膠彩畫老一輩的代表如:林之助、詹前裕、高永隆、廖瑞芬;中生代則有:李貞慧、張貞雯、羅慧珍、林彥良、許瑜庭、陳誼嘉;新生代則有:饒文貞、呂金龍、黃柏維、林莉酈、張秀燕、林宣余、李翠婷、黃靖雅、葉采薇、簡詩如等。透過展覽,從水墨與膠彩的脈絡與表現成果,觀眾不難發現東海美術系見證了一段臺灣由現代到當代的水墨與膠彩畫的遞嬗發展史,也呈現出藝術上一脈相承的血緣關係。 \n \n人文與文人──東海水墨與膠彩畫的離合 \n展期:6月4日~7月17日 \n地點:立歷史博物館二樓 \n \n \n \n \n

  • 寄情撕畫押花 馬敏華辦畫展

    寄情撕畫押花 馬敏華辦畫展

    56歲馬敏華原本從事會計工作,因為陪孩子上水墨課而與藝術相遇,後來投入撕畫與押花世界,加入蝶古巴特技巧,其作品極具獨特性,即日起在童綜合醫院舉行「撕畫押花展」,提供病患與家屬心靈寄託空間。 \n \n 馬敏華因為陪孩子上水墨課,激起了對藝術的熱情,又陸續學習膠彩、水彩、素描等,9年前開始進行水墨創作,並進入撕畫與押花世界,她愛好大自然,作品素材也都是取材大自然。 \n \n 她將藝術融入日常生活中,把家中的瓶瓶罐罐、盒子等用品,利用撕畫與押花的手法,並加入蝶古巴特技巧,創造出獨特手作作品,其創作素材更是豐富,從花朵、葉片、樹枝、蔬菜、水果等,如作品「戀」就是將青椒乾燥後所創作的。 \n \n 馬敏華也習得日本真空押花技巧,讓作品更能因不滋長小蟲或發霉而長久保存;近期開始投入金屬押花世界,將水墨、拓印、押花等技法融合一起,此次展出近10年來44件作品,可看出台灣傳統押花與日本真空押花的差異性,即起至7月7日在童綜合展出。

  • 南投文化局聯展 書法水墨水彩作品豐

    南投縣政府文化局13日前在日月及九九展覽室都有展覽,展出書法、水墨、水彩、膠彩等作品,作者達16人,作品呈多元樣貌。 \n 南投縣政府文化局即日起到13日在文化局日月展覽室推出「微風香步書畫有約,大點子畫會聯展」,展出王佳以、李美鈴、詹琇鈐、游美儀4名創作者的書法、水墨、水彩、膠彩作品,具高度美感、成熟度及內涵。 \n 文化局表示,王佳以作品「愛在西元前」,以漢簡形式創作,呈現書法的時間軸概念,交織過去及現在記憶;李美鈴作品有水墨及水彩,水墨作品以線條及多層次重疊技法,展現作品質感,水彩作品呈現紫藤花開的美麗。 \n 詹琇鈐膠彩創作用切花擺設順著燈光投影,花影與光相互作用,忽隱忽現,呈現接近消逝的美感;游美儀作品從古典找尋新契機,是現代文字演變的新火花,還有純黃金泥寫經,日本寫經、裝裱、用紙考究保存、書法等多樣面貌。 \n 另外,文化局九九展覽室13日前也有「濡墨雅集書法聯展」,展出中南部12名書法愛好者作品,這12名書法家擁有10年以上功力,彼此定期聚會、切磋琢磨,以提升書法技巧及境界,展出的作品因個人對書法的體會見解不同,呈現各式風貌。1050404 \n

  • 創價學會桃園展 秀55件膠彩、水墨

    台灣創價學會「桃園藝文中心」,即日起至6月14日展出「墨‧彩/流動的實踐」系列展,展出29位藝術家的55件水墨、膠彩畫作,30日舉行開幕儀式,學會表示,相信民眾從展出藝術作品中,能得到滿滿的感動。

  • 台師大美術系水墨創作 國父紀念館展出

    台師大美術系水墨創作 國父紀念館展出

    台灣水墨兼具多元特色,自成一格,在全球藝術界嶄露頭角。「沉墨高揚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碩博生水墨創作展」自102年12月21日至103年1月6日,將於國父紀念館逸仙書坊隆重推出。 \n從台灣水墨畫發展的歷史文化來看,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歷史演變,形成台灣兼融來自各地的多元文化,因而產生獨具特色之文化與精神,並影響藝術的意識形態與表現特色。在此脈絡之下,台灣水墨畫得以形成、演化成當今多元豐富的各種面相。 \n台灣師範大學近年來,立基於古典與當代互融的水墨脈絡下,進一步於題材、表現技法、媒材上努力發展各種新面向的水墨藝術,如膠彩技法融入水墨、扁平卡漫風格的出現、水墨裝置藝術等等,而在水墨媒材技法上的實驗推演,更是不遺餘力,戮力拓寬水墨藝術的呈現。 \n「2013沉墨高揚—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碩博生創作展」延續「沉墨高揚—水墨論壇活動」,透過美術學系水墨組碩博生的創作展出,呈現其水墨創作之研究成果與觀念的實踐,於當代水墨多元創作環境之中,走出自身獨特面貌。 \n今年「沉墨高揚」邁入第7個年度,希望藉由此一系列活動的持續推行,能夠為水墨藝術帶來源頭活水,促進該系師生水墨畫創作的思維更新,更藉由展出提供一個交流與溝通之平台。 \n「2013沉墨高揚—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碩博生創作展」 \n時間:102年12月21日至103年1月6日 \n地點:國父紀念館逸仙書坊

  • 土地銀行 舉辦高永隆膠彩個展

     土銀舉辦即起至102年1月9日中午止,於該行總行舉辦高永隆膠彩個展,為免費參觀,展出時間為每週一至週五上午9時至下午17時(例假日不開放)。 \n 高永隆現任台中教育大學美術系專任教授、中國美術學院岩彩畫研究所客座教授。曾赴日本、歐洲、西藏、巴黎等地研究繪畫,其作品經常應邀展於全國各地。高永隆早年從事水墨畫創作,近年來投入膠彩畫的創作研究,長期在西藏、新疆、歐洲等地,研究古代膠彩並學習各種礦物顏料製作,在水墨及膠彩創作上分別得到兩岸的肯定與殊榮。

  • 磺溪獎 各類得主出爐

     彰化縣文化局創辦的「磺溪美展」,是全國最具規模的藝術競賽之一,這次共收到來自全國高達一千兩百多件作品,評選出一百廿七件得獎作品巡迴展出;另外,本年度磺溪貢獻獎,由推彰美術教育有功的彰化縣美術家學會林煒鎮榮獲。 \n 文化局長陳允勇表示,磺溪美展從民國九十四年起得到「財團法人全興文教基金會」每年贊助,挹注金額超過新台幣一千萬元。民國九十八年,基金會為了鼓勵更多優秀藝術家參與創作,還增設「全興獎」。 \n 這屆磺溪獎得主,分別為:立體工藝類-董明晉(紙上隨想)、書法篆刻類-張天健(印心集)、油畫水彩類-陳妙玲(覺醒)、水墨膠彩類-張維元〈非裡非外〉、攝影類-劉森湧(PRAY)、數位藝術類-羅詠聖(放漾體)。全興獎得主,立體工藝類-彭雅玲(富貴迎春)、書法篆刻類-吳啟林(篆書對聯)、水墨膠彩類-賴士超(超市1219區)、攝影類-莊東弘(活力四射)、油畫水彩類-林政杰(花園夜色);新人獎:攝影類-林侑用(追隨)。

  • 近代台灣繪畫藝術典範傳承

     為傳承藝術典範,國美館自美術節起開展台灣美術史上擁有特殊地位的畫家特展,包括膠彩、水墨大師林玉山特展,以及「水墨現代化之父」劉國松的80回顧展,希望透過典範傳移,讓台灣繪畫美學藝術傳承至新世代。 \n 國立台灣美術館即日起舉辦「典範傳移-林玉山繪畫藝術特展」,展覽期間恰逢林玉山先生105歲冥誕,為彰顯其一生的藝術成就及繪畫理念,在展覽作品選件上以花卉、禽鳥、畜獸、風景等各種題材的傑作呈現,並佐以素描、水彩、彩墨等寫生稿相互印證。林玉山家屬也特別捐贈12件膠彩畫及水墨畫作品,包括1950年《塔山大觀》、1955年《秋塘水鴨》等8件代表作,都在此次展出作品之列。 \n 此次展出林玉山膠彩與水墨畫作品46件,寫生作品25件,希望藉由本次豐富作品呈現與詮釋,讓國人充分領略林玉山長達70年創作生涯所展現之寬廣畫路,與努力不懈的生命歷程。林玉山一生繪畫藝術創作之發展過程,反映著台灣歷史與文化轉變的幾個階段,從中國傳統民間繪畫的學習,歷經日本繪畫與宋朝繪畫的研究,到中原水墨畫的容納與轉型開創新的藝術,不僅畫路寬廣,建立自我藝術的風格,同時也積極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對台灣繪畫推動貢獻良多。 \n 80歲水墨大師劉國松出身「五月畫會」,為台灣現代繪畫運動之濫觴,成功引領水墨畫的現代轉化,被譽為「水墨現代化之父」。此次國美館展出的百餘件作品,具體而微地呈顯劉國松創作脈絡,彰顯他深厚的美學內涵和人文素養,及對藝術的探索與執著。 \n 「一個東西南北人」是劉國松對人生與藝術的自況之辭,他無畏地面對有關東方與西方、大陸與台灣,甚至傳統與現代等文化課題的艱鉅挑戰,故愈能激出精采的藝術火花。學院派出身,集藝術家、藝評家、教育家、思想家於一身的他,具豐富學養,孕育出對多元媒材的靈活運用能力,並建構出繽紛多彩的藝術風貌。

  • 林玉山105歲冥誕特展 家屬捐遺作

     今年是前輩畫家林玉山一○五歲冥誕,國立台灣美術館推出「典範傳移-林玉山繪畫藝術特展」,展出膠彩、水墨以及難得一見的林玉山寫生手稿。為豐富畫展內容,林玉山兒子、故宮博物院前副院長林柏亭也捐贈出林玉山的十二幅膠彩及水墨畫,包括一九三五年的《小野鴨》、一九五○年的《塔山大觀》及一九九五年的《龜山遙望》等。 \n 林玉山一九○七年出生於嘉義,受家中裱畫行業的影響,十五歲開始習畫,曾赴日讀東京川端畫學校西畫科。林玉山參加第一屆台灣美術展覽會,與畫家陳進、郭雪湖是唯三入選的台灣畫家,因而並列為「台展三少年」。 \n 林玉山以膠彩與水墨著稱,畫風受到日本繪畫與宋朝繪畫的影響,加以轉化開創,含蓄地反應台灣文化轉變,也進而影響嘉義地區對於繪畫的關注。 \n 林柏亭表示,父親傳承了日本人嚴謹及執著的精神,也受到京都繪畫老師喜好多元文化的影響,寫生手稿中經常出現南國熱帶國家的風貌。他以國美館鎮之作寶《蓮池》寫生圖為例,談起林玉山生前作畫的「小祕密」,原來這幅畫翻轉過來還藏有另一幅畫。「這跟父親經歷物資缺乏的年代有關,在他早年赴日求學時,就有撿拾日本同學畫錯揉掉的紙張,在空白處繼續練習的習慣。」 \n 在林柏亭捐贈的十二張畫作中,這次只展出其中八張,包括一九三五年的《小野鴨》,可見林玉山受日本工筆畫的影響。一九五○年的水墨《塔山大觀》,畫出嘉義的重要景點阿里山。晚年林玉山喜愛在海邊寫生,畫出《龜山遙望》及《秋塘水鴨》、《風平浪靜》等。 \n 另外,未在這次特展展出的四幅作品,也都大有來頭,像是名為《黃虎旗》的畫作,是林玉山接受台灣先賢丘逢甲兒子丘念台的邀請,根據損毀的原畫,另製作一幅《黃虎旗》復原圖。而描繪北宋哲學家周濂溪的人物圖《周濂溪》,也是林玉山少有仿古作品。

  • 翠柏蒼松 盡展陳慧坤繪畫人生

     今年二月過世的台灣前輩藝術家陳慧坤,生命的重心就是繪畫。國立台灣美術館推出「翠柏蒼松—陳慧坤教授紀念特展」展出七十四件不同時期的膠彩和油畫,紀念這位辛勤耕耘畫筆且培育人才的大老。展品除了外界較為熟知的《日光東照宮唐門》、《淡水下坡路》,還有過去鮮少曝光的《北澳風景》、《琉球海濱迂路》以及他在巴黎創作的《凡爾賽宮》等,可窺見陳慧坤的多元風貌。 \n 陳慧坤於民國前五年生於台中市龍井區,少年就立志以藝術為終生職志。陳慧坤前往東京美術學校師範科,作品曾獲得台展、府展入選、省展特選。一九四七年,陳慧坤進入師大美術系擔任教職,投入杏壇五十載,培育出當今資深藝術家如鄭善禧、廖修平等及導演李行、王童等人。 \n 陳慧坤的繪畫以油畫和膠彩為主,結合水墨、膠彩以及西方繪畫的技法,獨創一格,且「磨功」十足。他的女兒、白鷺鷥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郁秀指出,由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一九八二年的膠彩《日光東照宮唐門》就是陳慧坤花了一整年創作的作品。當時已經七十五歲高齡的陳慧坤,細膩畫出東照宮唐門的優雅景致。 \n 「畫完左眼也失明了,父親當時都沒講,一次走路踢到大石頭,他才說左眼看不見,我著急要他去檢查,他竟然說『沒關係,反正老了嘛!』聽得我當場眼淚流下來。」 \n 陳郁秀以「獅虎面、豆腐心」形容陳慧坤的為人。她說,父親平日沈默寡言,只有談到美術才會滔滔不絕,她小時候常覺得,「為什麼父親不善於表達又不苟言笑?」 \n 長大後,陳郁秀才知道父親坎坷的前半生在他心中烙下陰影,包括幼年父母早逝,留學東京的孤寂,二度喪妻、四度喪幼子女等。直到娶了陳郁秀的母親,人生才逐漸展開色彩。為了呵護得來不易的幸福,陳慧坤養成節制與自律性格,七、八十歲後才逐漸恢復爽朗本性。 \n 三、四年前陳慧坤家屬整理出六十幅存放家裡,但因保管不慎而有毀損的膠彩和油畫,寄放在國美館委由林煥盛、郭江宋兩位修復師進行修復,六十幅畫作終於修復完畢,全都在這次「翠柏蒼松」紀念展展出。

  • 膠彩、水墨混搭 反映多重殖民史

    20世紀的台灣美術史不可避免地身受外在政治環境影響,從東洋膠彩花鳥、大陸文人水墨到台灣本土鄉情,反映了台灣在各個年代被不同文化意識宰制、最終回到自主意識的過程。 \n東洋膠彩階段(約1895-1945) \n在日本統治50年之後,台灣逐漸擺脫閩南、江浙一代文人水墨畫的走向,而經由日本近現代歐化的美術運動,接觸了西洋畫,包括陳澄波、洪瑞麟等年輕畫家,都逐漸展露頭角。另一方面,郭雪湖、李梅樹等也以日本傳統膠彩素材的「東洋畫」而知名。 \n大陸水墨階段(1950年代) \n1949年之後,國民黨政權遷台,「渡海三家」黃君璧、張大千、傅心畬等大陸水墨畫家,逐漸成為全省美展(簡稱省展)的評審,黃更成為台師大美術系系主任。因此,50年代圍繞著「省展」、「國畫」走向的辯論,以及「東洋畫」和「水墨畫」哪個才代表美術正統的衝突,其實正是當時政治氛圍的延續。 \n歐美前衛階段(1960年代) \n50年代中後期,不滿傳統水墨畫宰制畫壇的青年畫家,紛紛出走到歐美國家「世界畫壇」如紐約、巴黎取經,學習西方現代主義與抽象繪畫,以示對抗,且這批畫家不只是短期進修,而是以定居國外為目的。人才的大量流失,也讓台灣美術界走過空白10年。 \n本土認同階段(1970年代) \n60年代西化狂潮後,台灣藝術界紛紛感受到與自鄉土、自我精神以及情感的疏離,70年代適逢文學界引爆現代主義批判浪潮、鄉土文學興起,重新回歸「本土」的反思已經萌芽。 \n美術評論家蔣勳曾指出,1966年畫家席德進選擇歸國,有雙重代表性:第一,他是外省(四川)移民台灣;第二,他經歷了西方現代主義洗禮。席德進的選擇同時也是當時許多美術青年的選擇,影響了整個70年的的本土化運動,台灣民俗、廟宇、崩潰中的鄉村風貌,逐漸成為畫家筆下題材。 \n傳統水墨畫也跟著蛻變。1977年台灣東北海域發生油輪汙染事件,畫家黃銘昌等人選擇以水墨畫表現,突破了長久以來中國水墨畫「不食人間煙火」窠臼。自此後,「自由」成為台灣從事藝術創作的最大優勢,畫家們不再介意混搭膠彩、水墨素材,重點是反映主體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