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崛頭的搜尋結果,共03

  • 「鼠」來寶 百「福」臻!防竊防扒迎新春

    「鼠」來寶 百「福」臻!防竊防扒迎新春

    台中市水崛頭市場是西屯區舉足輕重的傳統市場,每當春節前後,就會擠入滿滿人潮採購年貨,有鑒於此,今年市場管委會特地與台中市政府警察局第六分局合作,利用採買尖峰時段,向商家及顧客宣導過年注意事項及交通資訊。 \n \n 永福所副所長曾培焜帶領所內同仁在市場出入口,舉辦春節活動,藉由市場總幹事娓娓道來水崛頭市場的歷史與發展背景,再由警察同仁宣導市場防竊觀念,向在場民眾傳達「錢財不露白」、「包包放胸前」、「背包不離手」三撇步來保護自身財產,並於活動結束後提供宣導品供主辦單位有獎徵答,讓參與的民眾直呼「揪甘心」。 \n \n 警方指出,希望能藉由傳統市場匯集的人潮,教導民眾正確的觀念,並藉由有獎徵答發放宣導品,讓每個參與的民眾,可以將學習到的正確觀念,帶回家分享給親朋好友。警方也再三呼籲切勿酒後駕車,行車時遵守交通規則,平平安安過好年。 \n \n 警方強調,警方執行109年加強重要節日安全維護工作,針對轄區特性加強治安巡邏及維護交通順暢,並預防危害發生,以期在年節期間達到治安平穩、交通順暢、民眾安心等目標。 \n \n

  • 麻豆港的消失與重生

    麻豆港的消失與重生

     「一六二九年,荷蘭士兵從台灣西南的倒風內海殺入內陸,一路追捕中國強盜,最後精疲力盡,微醺攤臥在麻豆港河口。麻豆社的戰士,熱心扛起了他們眼中的『紅毛怪』,佯裝協助渡溪,一到了河中,卻突然齊力放手,兩旁樹林瞬間射出百支弓箭長矛,六十二名荷蘭士兵當場慘死河中。」提著紅毛怪頭顱,戰士激昂榮耀回部落,但沒人料到,一場史無前例的殖民鎮壓,正悄悄醞釀中……(記載於《熱蘭遮城日誌》) \n 港口變內陸 麻豆社事件當見證 \n 這個場景,是台灣史在十七世紀最關鍵的「麻豆社事件」,也是導演魏德聖未來籌製新片「台灣三部曲」的劇本濫觴。然而,四百年後,滄海桑田、物換星移,內海成了潟湖,溼地變了鹽田,港口也化身為內陸。 \n 看不見海的「麻豆港」,在後代子孫眼中成了不可能的傳奇。文史工作者梁茂榮、許清保兩位老師回想小時候,「咱在地人根本沒人會相信,明明離海還有好幾里遠,麻豆怎麼可能是海港?!」 \n 揮不去的謎團,讓文史工作者展開了土地和歷史的尋根運動,過程中,又意外和科學的考古挖掘,產生了美麗的「交會」。 \n 「一九九二年,政府蓋八十四號東西向快速道路,環評要我去考古,怎知道這一挖,竟挖出海層貝塚,發現了西寮遺址!原來,這地方以前全部都是海……」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回憶。 \n 水崛頭湧泉 吉穴被封繁華沒落 \n 兩年後,愛鄉文教基金會舉辦「鯤瀛文史研習營」,邀請劉益昌去上課,「當時的立委蘇煥智拉我去看一塊橋石碑,問我為什麼這裡有鄭成功的記錄,我講不出答案,只好放在心上,這一擱又過了好幾年……」劉益昌說。 \n 麻豆港所在地水崛頭,是一個百年不斷的活水湧泉,水源頭矗立著兩大塊混著牡蠣灰沙的三合土。每次經過這裡,望著眼前長達八公尺的結構物,劉益昌總懷疑,這裡絕對有「玄機」,「有人說它是墳墓,但我們的民族性怎可能把人埋在水裡?有人說它是灞頭(水利設施),但地勢低的地方如何引水過來?最可能的就是港口。」 \n 一個多世紀以來,麻豆鎮始終盛傳,南勢里水崛頭將出「帝王」。傳說清朝乾隆年間,唐山來了一位地理師,發現水崛頭旁的湧泉有帝王之兆,因此上奏清廷,清帝大怒,假借蓋橋名義,派堪輿師來,拿磨甘蔗製糖的大石車,掐住「龍喉」要害。果不其然,水崛頭「吉穴」被封,麻豆從此水災頻傳,從繁華轉沒落。 \n 港內還有港 地下挖出更老碼頭 \n 「只要讓我解剖,我就可以有答案!」二○○三年,從立委變成縣長的蘇煥智終於有了經費,委託中研院劉益昌考古團隊放膽開挖。果然,從三合土處往下挖,古碼頭港埠設施漸漸出土,更大的驚喜是,不但陸上遺跡證明了麻豆港的存在,甚至在地層底下又挖掘出一個年代更古老的舊碼頭,成了「港內有港」的罕例。二○○八年初,麻豆港遺址全部考古出土完畢:古港碼頭、水道、迴船池、港埠、水井、青銅器、青花瓷、竹簍、官馬遺骸和貝塚等遺跡通通重現。 \n 麻豆港嗄然重生,不但還原了三百多年前的歷史風貌,見證了荷蘭治理時代的海上繁華和走私貿易,更解構了「以漢制番」的那段殖民血淚史。 \n 麻豆港因倒風內海的淤積陸化而消失,卻因考古挖掘而得以重生。「真實的遺跡,佐證了史料,台灣四百年來的歷史,因此有了意義!」劉益昌說。 \n 站在三百多年前的麻豆古港上,遙望流水潺潺的航道,畫面立刻貫穿古今,回到荷蘭人占領倒風內海的歷史情境。劉益昌感性的說,你好像看到了當代貿易的海上風華,體悟了帝國侵入島嶼的生活改變,從那一刻起,以漢人為主體的社會文化,以精耕為主流的農業經濟從此展開,「誰說台灣沒有史詩般的大河劇?」

  • 挖出清官馬殘骸 遺址完整呈現

     二○○八年三月總統大選,藍綠激烈對決,連領先的馬蕭陣營也不敢掉以輕心。但選前倒數兩個月,台南麻豆竟然考古挖出了一具完整的馬匹殘骸! \n 中研院研究員劉益昌回憶,「老實說,我也嚇了一大跳,但考古就是科學,講求的是實證,這匹被推定約為清朝年間的官馬殘骸,因為水崛頭的湧泉溼度,保存得相當完整。照理說,這是考古的一大躍進!外界一定會廣為報導,但為避免牽動敏感的政治氣氛,我選擇低調沉默,繼續進行著後續挖掘工程。」 \n 劉益昌之所以封口,其來有自。 \n 文史工作者梁茂榮說,打從一出生,鄉里父老就口耳相傳,南勢里的水崛頭湧泉,百年來活水不斷,是個地靈人傑的「龍地鳳池」;加上清乾隆年間,有地理師上奏,斷言麻豆有誕生帝王的吉兆,「加上兩千年大選,台南出身的阿扁果然選上總統;八年後,又挖出一匹馬,大家當然又會議論紛紛……」 \n 劉益昌的謹慎低調,讓考古還原考古,歷史仍是歷史,沒有因政治而遭到有色眼鏡觀看。麻豆港的遺址得以完整呈現,更成了全台一百八十多座古港中,唯一可於陸地上肉眼可見,其他古港皆已在地理變化後消失。 \n 二○○三年到二○○八年,劉益昌除了繼續研究熱蘭遮城、西寮遺址外,也同步接下麻豆港的考古工程,挖出了兩層的古碼頭遺跡,出土的文物則包括清朝銅錢、青花瓷、罕見的新石器時代晚期青銅箭頭、種子、裝水果竹簍、神像、透明水晶球等,以及一匹保存完整的清朝官馬骨骸。 \n 「麻豆港的重生,不是要挖來開船使用,而是要成為大家認識歷史、了解土地的方式!」劉益昌堅持,出土文物讓今人得以穿越時空,一窺昔日荷蘭人、漢人與平埔族的互動,以及十七世紀的這一百年對台灣的重大意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