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災救難中心的搜尋結果,共08

  • 東協筆記-穎拉應可全身而退

     泰國的美女總理穎拉大概作夢也沒想到,她的第一個挑戰竟是六十餘年來僅見的大洪水,一個多月的時間下來,行進緩慢的洪水一步步進逼首都曼谷市中心,凸顯出整個穎拉政府在危機處理上的慌亂與束手無策。 \n 另一方面,敵對政治團體伺機猛扯後腿,短視近利政客無視災民痛苦猶自互相傾軋。對於穎拉本人的批評也所在多有,甚至有不少已經淪為人身攻擊,把她稱作「Buffalo(笨蛋)」、「沒頭腦的芭比娃娃」…。 \n 這一陣子,泰國媒體甚至刊出報導,指稱「為泰黨」高層對穎拉處理水災問題很不滿意,擔心影響到整個「為泰黨」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因此醞釀撤換穎拉。 \n 不過,從各種角度來看,穎拉在這場危機中儘管顯露出在領導方面的弱點,甚至也有外界所批評決斷力不足的現象,但是應該都不足以嚴重到威脅她的總理地位。她應該可以全身而退。 \n 首先,這是場罕見的天災,開始出現端倪之時,正是泰國新、舊任政府交接之際,再加上泰國雨季本來就會在各地釀成水災,因此朝、野都未把它當回事。 \n 等到九月中旬水災開始擴大嚴重,穎拉政府警覺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面對著排山倒海而來的洪水,唯一的作法也只剩下全力防堵、盡力疏導,無奈水量空前也只有節節敗退。 \n 換句話說,水災開始時,穎拉政府才剛接下政權一個月,實在很難把責任堆到她的頭上。穎拉本人也表示,「我上任的時候,水庫就已經滿了」。 \n 等到洪水在上月十八日攻陷曼谷上方巴吞他尼府,直到日前開始進入曼谷市區,穎拉政府在這段時間裡確實顯得手忙腳亂,不斷發出錯誤混亂的訊息,導致人心惶惶。另一方面,洪水又毫不留情,幾乎讓所有中央「水災救難中心」的災情預測都破功,淪陷區愈來愈靠近曼谷市中心。 \n 然而同一時間,大家也看到屬於對立政黨「民主黨」籍的曼谷市長素孔攀對中央救災步驟的陽奉陰違。 \n 也就是在這種氛圍裡,穎拉也悄悄地轉換為「受害者」,乃至於許多對她做出批評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她確實真心誠意努力救災,但是面對著不熟悉的官僚系統操作,以及那些爾虞我詐、自私自利的政客,顯得充滿無力感。 \n 事實上,大家都知道穎拉之所以可以當選總理,並不是她本身的能力有多強,經驗有多豐富,而是因為她是前總理戴克辛的妹妹,因此對她在執政能力或危機處理上,並沒有過高的期望。 \n 而她在此次的危機中,表現得其實已經差強人意了,至少在整個政府的「凸槌」表現中,穎拉還維持著堅定、堅忍的形象,起了一定穩定人心的作用,對於政府救災方面所受的批評,她也默默概括承受,並不諉過推責,更沒讓中央政府與曼谷市之間的矛盾、衝突激化。 \n 更重要的是,在整個事件中,她應該已經切身體會到政治的詭譎,學習到很難得的功課,而從洪水中走出的穎拉,將會是一位更強的領導者。

  • 擋不住!洪水逼近曼谷市中心

     雖然泰國當局一再作出保證,但洪水似乎擺明不給中央「水災救難中心」留面子,五日當天,來自北方的徑流已抵達距市中心不到十公里的拉查達批賽路,若這個勢頭繼續下去,曼谷市中心乃至整個曼谷遭到水淹,已是指日可待。 \n 洪水四日開始入侵拉拋區的帕鳳育廷路,迫使著名的中央百貨緊急停業;五日路面已完全被淹蓋,最深處達四十公分。逕流並向南抵達素提山,曼谷市長素孔攀晚間表示,逕流可能會在一天內抵達已算市中心區內的自由廣場。 \n 從上月十八日曼谷市開始面臨洪水威脅至今,有關單位大肆警告的十月廿八日至卅一日的大漲潮期,並沒有發生重大水患,反而是當局宣告危險期已過之後,每天都又有不同的區域淪陷,而且洪水一天一天逼近市中心區。 \n 曼谷市民已不再把「水災救難中心」發布的訊息當一回事,大家都忙著自救,席隆路上一間店家五日築起高達近兩公尺、可能是至今最高的水泥擋水牆。店員表示,老闆決定建一堵永久性的擋水牆,「所以牆上還會有裝飾」。 \n 這段時間,大家都神經緊繃疲累不堪,在席隆珠寶藝廊大樓上班的陳珊就說,「叫政府不要堵(水)了,早淹早退,真的煩死了」。

  • 曼谷再撤居民 警戒逼近市中心

     曼谷市雖度過上個月尾的大漲潮危機,但北方洪水還在持續南下,曼谷市長素孔攀四日簽署命令,要求位於市中心北郊節嘟恰(Chatuchak)區內四個次區居民撤離,是至今最接近市中心的撤離命令。曼谷市最著名的節嘟恰周末市場即位在此區。 \n 節嘟恰周末市場有八千餘間小店,甚獲觀光客青睞,周末每天有廿萬顧客湧入,不過上周末就已關閉。 \n 泰國當局應付此次洪水的最後底線,就是力保曼谷市中心免於水患,不惜犧牲市內東、西兩側,至今五十區中已有八區遭到水淹,具體的作法則是正面擋住洪流,由東、西兩邊運河系統,將洪水導引入海。 \n 目前洪水威脅到節嘟恰區,不是個好兆頭。泰國內政部長永育指出,素孔攀已經對他表示,有信心保住曼谷市中心不遭水淹。不過此次水患發展至今,不論是中央「水災救難中心」或曼谷市政府所作的保證,都經不起考驗。「水災救難中心」原來設置在「保證沒問題」的廊曼機場,結果一周前廊曼機場遭淹,不得不將中心遷到「保護很周全」的能源大樓。不料,四日能源大樓前亦開始積水,因此遷移之議又起。

  • 曼谷躲過一劫?官民不敢樂觀

     就在大家都以為曼谷市中心已經躲過大水之後,泰國「水災救難中心」總指揮、司法部長普拉恰卻在三日突然宣布,由於北方徑流仍然持續往南,所以他無法保證曼谷市中心一定安全,曼谷的所有五十個區也都應該對潛在的洪水進襲保持警覺。 \n 普拉恰表示,估計大約還有十億立方公尺的水在曼谷北方蓄勢待發,有可能很快就流進曼谷市內。 \n 曼谷剛剛安度十月廿八日至卅一日的大漲潮危險期,市區雖有部分沿河地區發生淹水,但基本上未超出往年雨季一定淹水的區域,因此許多人都認為曼谷已經躲過一劫。 \n 不過普拉恰的前述宣布,仍然讓曼谷市民的神經再度緊繃。在西披耶開店的娜帕婉就指著門口新砌的水泥擋水牆表示,「不等到百分之百確定,我絕對不拆。」 \n 這段時間以來,各單位訊息出爾反爾、互相牴觸,使曼谷市民對中央的「水災救難中心」或市政府當局都充滿了不信任感。尤其水災救難中心被洪水圍困,已成為笑柄。

  • 曼谷湄南河西岸居民:水淹喉嚨

    曼谷湄南河西岸居民:水淹喉嚨

     曼谷市民在等待水災的焦慮中度過淹水高危險期的第二天(見圖,美聯社),連續兩天都是早、午漲潮時間湄南河畔局部區域會淹水,但最高也僅是卅至四十公分,大約一小時就退去,大體和每年雨季的情況相去不遠。但「水災救難指揮中心」卻自身難保,因為陷入洪水而於廿九日宣布遷往另一地點。 \n 曼谷市中心以外地區,嚴峻的情況並未稍減。十天前,由於新公司位於曼谷市東北角民武里區,是被宣布為水災高危險的七個區之一,「泰國鴻德利集團」總裁陳鴻彰備妥必需品,進駐公司「共存亡」,結果每天豔陽高照、滴水全無。但就在他認為也許水不會來的時候,廿九日清晨赫然發現水已經開始淹,半天的時間便淹到卅公分。 \n 泰國總理穎拉廿八日親自前往曼谷上方巴吞他尼府的坦亞武里區,說服當地民眾允許救災單位挖開一條馬路,讓洪流可以加速通過豪瓦運河及賽恩賽運河,流入暹邏灣。 \n 穎拉對當地民眾說:「謝謝你們大家作的犧牲,如果我們任由閘門受損,洪水就會衝入曼谷,外國人就會對我們喪失信心,因為我們連首都都無法保護」。穎拉以連日疲累已帶沙啞的聲音說:「對所有受到影響的人,我保證會給你們全額補償」。 \n 面對這場六十年來最嚴重的水患,泰國當局至今仍處於節節敗退的局面,但至今的所有作為,很明顯地就是要卯足全力保障曼谷不能失守,至於能否成功,很大程度要看是否能正面擋住洪流,同時由曼谷市東、西兩側導引入海。 \n 在曼谷唐人街開店的陳澤斌就很有信心地說:「不會的啦,政府絕對不會讓曼谷市淹」。同樣在唐人街經營泰氏按摩店、但家住湄南河西邊賓誥區的朱莉卻愁容滿面、比著咽喉說:「淹到這裡了」。

  • 曼谷水淹皇宮 市民避災外逃

     泰國洪水在廿七日早晨漫入首都曼谷鄰近湄南河的皇宮,唐人街也告急。政府宣布從廿七日起至卅一日,為曼谷及其他廿個受災府的特別假期,國家「水災救難中心」也發布通告,鼓勵曼谷市民趁「洪水假」出城避災。現在度假勝地芭達亞與華欣的旅館都告爆滿,平時以塞車著稱的曼谷市內則車輛稀少。 \n 曼谷市長素孔攀也指出,本周末湄南河水位可能高達二.六公尺,但是河堤平均高度僅二.五公尺,河水溢流已無可避免。更糟的是,廿八日起將連續逢海水大漲潮,屆時還有海水倒灌的危機。 \n 雖然穎拉總理信誓旦旦保證素旺納普國際機場防範措施很好,絕不失陷。但這段時間以來,包括穎拉在內各級官員先後掛保證的工業區一一失陷,就連「水災救難中心」所在地廊曼機場都告不保,曼谷市民已對政府的危機處理完全喪失信心。 \n 因此許多曼谷人都選擇暫時離開,前往其他地區避難。在曼谷市中心一家頗具規模跨國公關公司上班的梁以芃表示,公司於廿六日下午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發給每一位能夠離開曼谷的重要幹部一台膝上型電腦,自即日起無須再到公司上班。她說,「我準備今天就搬去兩個小時車程以外,位在羅勇府的朋友家,等水災過後再回來。」 \n 走不了的曼谷人則在搶堆沙袋、搶建防水牆、搶購任何還能搶得到的民生物資。目前市內大小超市普遍缺糧、缺水,很多人都狂打電話或者上各種社群網站,查詢哪裡還買得到米、糧、水。

  • 穎拉:洪水逼近曼谷 四到六周才退

     泰國總理穎拉廿二日在其「穎拉政府與人民會面」廣播節目中表示,洪水已經鄰近曼谷,曼谷市民必須作好準備,重要的物品至少要架高一公尺,車輛也盡可能停在高處。她同時警告,洪水恐怕還要持續至少四至六星期以後才會退去。 \n 泰國持續長達三個月的水災,是一九四二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至今已造成三百五十六人死亡,十一萬人流離失所,無以計數的財物損失,工業生產中斷,更令人憂心的是,自北而下的洪水,已經從三方進逼曼谷,隨時有可能突破防禦,進入市區。 \n 穎拉表示,「大水已經接近曼谷,所有相關單位必須團結一致抗洪,是否能夠成功將洪流由曼谷東側導引入海,取決於相關各方是否能偕同一致努力」。 \n 由於曼谷市府很明顯與中央「水災救難中心」步調不一,甚至對中央的要求陽奉陰違,穎拉已於廿一日啟動二○○七年通過的《災難預防、疏解法》,統一事權。一般認為,穎拉此舉即針對並企圖規範「民主黨」籍的曼谷市長素孔攀。 \n 另一方面,「水災救難中心」行動組負責人、泰國科技部長普拉帕拉素表示,這次的災難有自然、人為兩種因素,先是熱帶季節豪雨提前六周來到,又持續得較過去更久,致使水庫注滿,而政府為了稻米種植,在夏季時就在水庫裡存了很多水,因此不得不洩洪,才使得問題加劇。 \n 泰國警方廿一日已經公布曼谷有卅三個可能淹水的高危險區,其中有六區淹水可能達一到兩公尺深。 \n 穎拉在廣播中指出,政府已採取措施,保護曼谷重要地點包括皇宮、醫院、政府辦公室、機場與重點經濟地區,也會確保所有公路交通暢通,並保護自來水廠與電廠,她敦促曼谷居民不要恐慌,並對可能來襲的水患做好準備。

  • 軍方、對手扯後腿 穎拉面臨水災政變?

     泰國碰到五十年來最大洪災,對剛上任兩個多月的美女總理穎拉形成嚴峻挑戰。泰國媒體這幾天開始抨擊穎拉,指稱她指揮無方、救災不力,甚至還嘲諷地說,「她的哥哥(戴克辛)也許會很後悔把她置於這一境地吧」。 \n 對於這些指責,穎拉僅在日前顯然很激動但含蓄地說,泰國現在面臨危機,她希望彼此對立的政治團體能夠放下成見,大家團結一致解決問題。明顯指的就是軍方及「民主黨」當政的曼谷市政當局。 \n 從洪水日益逼近曼谷開始,「民主黨」籍的曼谷市長素孔攀就一直與中央政府的「水災救難中心」不同調,甚至表示所有事情「只需要聽我的」。 \n 十九日晚間,「水災救難中心」要求素孔攀打開幾條運河的閘門,以便讓洪流從曼谷市東、西兩邊排流,結果遭到拒絕,理由是「這些運河是蒐集雨水用,要雨季過後才能打開閘門」。 \n 在洪水已兵臨曼谷城下之際,素孔攀此舉不由得讓人產生政治聯想。 \n 許多「紅衫軍」主持的電台近日紛質疑軍方在這場危機裡的態度。一位電台主持人就表示,現在很多人都懷疑,穎拉政府是否正面對著一場「水災政變」?軍方在此次救災中並未盡力,目的就是要穎拉政府難堪,藉機推倒她。 \n 雖然「民主黨」黨魁、前總理阿披實及軍方都呼籲穎拉宣布「緊急狀態」,但她一直按兵不動,據稱就是「為泰黨」及「紅衫軍」領袖極力反對,擔心此舉會賦予軍方太大權力,甚至引發政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