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面上的搜尋結果,共08

  • 正妹能在水面上行走 其中的秘密竟是?

    曾經,一則影片上出現一名漂亮正妹,挑戰在水面上行走,最後竟意外成功。難道她學會忍者習武的輕功之術?其實,這是通過非牛頓流體實現的例子!所謂的非牛頓流體,就是指不滿足牛頓黏性實驗定律的流體。人身上的血液、淋巴液、囊液等多種體液,以及像細胞質那樣的「半流體」都屬於非牛頓流體。 \n影片中,專家進行試驗,準備一盆水和一盆稱為玉米澱粉的混水溶液,表面看起來兩者都是液體狀態。將相同的扳手拋下這兩邊液體後,對比發現扳手迅速沉入水底,而另一邊扳手卻不能馬上沉入底下。通過這個有趣的試驗,可以將這種混水溶液用來嘗試更有趣的玩法:水上行走。 \n將這種非牛頓液體完成之後,作用力在其表面,它會非常抗拒壓力,表現得更像固體。這種物質的粒子便會被擠壓在一起,能夠暫時承受人的重量。因此,就能產生出人們能夠有水上輕功的錯覺。 \n

  • 植物新樂園 生態的自然與想像

    植物新樂園 生態的自然與想像

     從一朵花、一片葉子看世界。高雄市立美術館位在內惟埤文化園區內,擁有豐富的生態系統,提供孩子學習和觀察的對象。高美館附屬兒童美術館現推出新展「植物新樂園」,邀請8位藝術家以植物為主題,透過植物的色彩、造形與想像,帶領觀眾進入自然環境和藝術想像的世界。 \n 植物藉由種子繁衍,因此種子具有無窮的生命力,魯碧.司瓦那(豆豆)在入口處的作品《種子的旅行》及《種子:森命力》以大量種子為素材,展現種子藉由風力、水力及鳥類等不同傳播途徑所展現的生命能量,企圖藉由不同素材營造出森林的情境。 \n 擅長自然素材創作的藝術家陳淑燕與杜瓦克.都耀,分別以構樹皮、月桃及竹子打造出《如花綻放的魔法樹林》與《竹精靈的擁抱與月桃香》兩件作品,《如花綻放的魔法樹林》除了用構樹枝打造樹皮花,也以樹枝組構成各式有機造型,同時經由植物染色讓觀眾看見植物纖維樣態的奇妙。 \n 安聖惠的《生命之花》藉由琉璃珠、細珠 麻繩、不鏽鋼圓鐵等大小不一的鋼珠裝飾,打造出子宮形體傳達生命孕育的想像。 \n 黃美惠的《水面上的花朵》以棉花、絲襪與毛球表現水生植物的另一種風貌,常見水生植物團聚生長,葉與葉之間互相依偎與串連,在水面上就像是一個小小的細胞,也像是生命無限延伸。伊祐.噶照把漂流木削成細木條再組構,並以說故事的方式告訴觀眾:「土地是萬物的母親,因她,萬物才得以繁衍,生生不息」。 \n 「植物新樂園」展期從1月31日展至5月31日,1月30日在兒童美術館舉辦開幕儀式,邀請來自花蓮的「項鍊樂團」現場演出。

  • 防震定位當浮板 日書包如急救包

    防震定位當浮板 日書包如急救包

     日本小學生的書包價格不菲,除內藏鋼板外,落水時還可以拿書包當救生圈,漂流水面等待救援。甚至裝有自動定位系統(GPS),學童若遇到危險按下按鈕,家長、學校及安全部門都能接收到訊號。 \n 日本因為地震頻繁,因此製造商將腦筋動到書包上,將鋼板放置書包內,供學童在地震發生時,可以拿書包抵擋重擊或護住頭部,避免造成直接傷害。 \n 更神奇的是,就算學童落水,不懂游泳的學童也可以把書包當救生圈,抱著書包漂流在水面上等待救援。根據微博的一張照片顯示,真有一名學童抱著書包,在水面上載浮載沉。 \n 此外,由於日本製的書包相當結實,就算學童沒踩穩腳步或往後倒,此款書包可以像安全帽、護墊一樣保護孩子的頭部與身體,算是隱藏版的功能。 \n 大陸網友對此表示,日本製小學生書包簡直是急救神器,得買來供孩子使用,以防萬一,其自動定位系統的設計相當好,可以藉此保障孩子上學與放學途中的安全。另有大陸網友指出,看來這款書包的功能性相當不錯,不久之後,在大陸就可以買到山寨貨了。 \n 台灣陳姓網友則戲稱,這種書包對台灣學童沒用,因為台灣學童每天要背的書本太多、太重,要是真的落入水裡,重量足以把學童拉沉進水中,還浮得起來嗎?

  • 輕功水上漂? 女子居然在水面上行走

    輕功水上漂? 女子居然在水面上行走

    電影少林足球裡六師弟的絕活「輕功水上漂」出現傳人?外媒近日出現一張照片,一名女子居然走在水面上?這可不是合成照,也不是神蹟,而是玩了一點小把戲。 \n \n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照片中的女子是來自斯洛伐克的蘭卡(Lenka Tanner),這張照片其實是她在水中倒立行走的樣子。 \n \n蘭卡從6歲開始就開始學習游泳與水上芭蕾,她表示這種把戲對她而言並不困難,因為她已經練習了超過20年了。目前她在英國經營自己的水上芭蕾舞團,希望能夠推廣這項運動。 \n \n影片則是她在馬爾地夫,為一間豪華旅遊公司所拍攝的廣告。

  • 浮窺 海生館小白鯨超卡哇伊

     小白鯨是屏東海生館的明星動物,一舉一動受到遊客注目。小白鯨有一特別嗜好「浮窺」,這是為防範天敵演化出來的水面監視行為,不過因為這個動作實在太「萌」了,遊客見狀都忍不住大叫「太卡哇伊了!」 \n 小白鯨視力想當好,靠水晶體及角膜的特殊構造,可使水到空氣的光線折射,因此小白鯨眼睛非常適應水中環境,水中和水面上的視力一樣好。另外白鯨角膜內層有腺體,會分泌果凍般的黏液,可潤滑眼睛、沖洗眼球表面碎屑,及防止感染物入侵。 \n 因此小白鯨在水中可以「眼觀四面」,在海生館隧道裡也能觀察遊客一舉一動。不過小白鯨是哺乳動物需要到水面上換氣,在野外生存小白鯨必須防範天敵北極熊襲擊,所以要不時窺視海面動靜,加上小白鯨具有強烈好奇心,因此養成在海面上「浮窺」特性。 \n 海生館工作人員在水池邊進行清潔工作時,小白鯨常會從水面上探出頭,偷偷觀察他們做什麼,如果被發現後,還會匆忙潛入水中,模樣非常可愛。遊客也可利用上午十時到下午四時開放時段,到白鯨看台觀察小白鯨浮窺。

  • 專家論藝-《驢得水》得水了沒

     喜歡《驢得水》的開頭。農村教室裡教師們奄奄一息,直到富冠銘起身來跟觀眾要水。教員們喝了水悠悠醒轉,開起會議,這齣戲也就這麼開始了。這一要「水」的動作,既破題,又中心。戲裡的人們個個缺水個個要水,這一台戲,觀眾看了,能在現實社會上給出什麼樣的「水」,這台戲又跟觀眾要什麼樣的水,在這「Incredible China」? \n 說說我對《驢得水》意旨粗淺的理解:惡劣的大環境下,人際關係的脆弱和不堪一擊。在這個世界,人們很容易就在強大的壓力之下拋棄理想、自相殘殺,甚至互相批鬥。為求自保,人性美好的品質,敵不過殘酷的現實。 \n 映照 當代現實 \n 看戲中途我很感動,故意分神看了看左右兩面的觀眾,男女老少,臉上也都又喜又悲,辨不清心裡的滋味。這戲讓我想到歷史上的過去,也好奇當代此刻的現實。如果一齣好戲永遠直指的是這個時代人心的真正想法,那麼這齣戲想要照出反映的,又是怎麼樣的當代現實呢? \n 演員們水準優秀,個個都好,從選角和演員的整齊表現上,就可以知道有個好導演。導演場面調度很用心,節奏也處理得很好,兩個小時的戲,不覺得長,話語接得緊湊,可表演都有餘裕,每個演員都有自己的發揮空間,力求言說之外的表演。演員們搭腔湊哏不落拍、不拖泥帶水,彼此配合得很好。 \n 演員 均富魅力 \n 說說演員們。田雷,讓我想到台灣的一位年輕編導演蔡柏璋,說話演技身型幽默節奏感都像,他把台詞的抑揚頓挫、速度、情感表現、爆發力和層次都掌握得很好,是同一類好演員。富冠銘充滿爆發力和魅力的演技令人欣賞,為了他我搜了下網路,看見他在《謝天謝地,你來啦》的即興短劇表演,反應伶俐討喜,有些實力。鄭磊飾演鐵匠前後迥異的變化十分精采,姿態語言都好,雖然方言我聽不懂,但無損他對我的吸引力。其他像是任素汐、董天翼、陳興、王堃、韓彥博、孫博等等,個個都好,魅力極了。 \n 人物塑造方面,女教師張一曼一角略有些簡單,身為性飢渴花癡,張一曼和驢得水的關係複雜不起來,她成為扛下所有人罪責的代罪羔羊時,也就少了些更可以發揮的衝突和表現層次、轉折的可能,對於演員任素汐來說,算是非戰之罪吧。至於校長女兒,就是一清純善良的典型象徵,最後出走,也是傳統清新可人結局。 \n 說到結局,我覺得最後校長主張,誰也別再提起驢得水,大家重新好好過日子。這結局挺好。溫柔包容地彼此對待,也是在經歷過傷害恐怖之後,一個試著重新過日子的相愛方法。 \n 不閃躲 真實世界 \n 語言說話方面,台灣許多演舞臺劇的演員,總讓人覺得為了舞臺表現而裝腔作勢,我們稱為舞臺腔。在北京看戲,舞臺上的演員普通話特別標準、特別用力,我也經常有這樣的感覺。但是這次看《驢得水》的時候,並不覺得受到舞臺腔的困擾,而是覺得很適合這齣戲喜劇、誇張的調性。 \n 結束後我跟導演周申、至樂匯負責人孫恆海分別小聊一下。原來這戲排了一個月,每周排6天,每天排9小時。劇本方面,幾年前導演就有了這樣的構想和結構,因為被侵權,所以在這個月裏趕緊改劇本,由演員豐富人物,導演負責情節和戲劇衝突。我看見整個演出團隊默契特別好,特別是散發出不知疲憊的熱情和意志力。 \n 這齣戲是我在北京看過,覺得跟真實世界最靠近,最不閃躲迴避的一齣,在藝術上的表現很好。很高興看到這樣的好戲。期待繼續看到更多這樣的好戲。

  • 水面上與水面下的書寫

     5月在網路上第一次看到南鑼鼓巷戲劇節,張嘉容老師戲劇工作坊的招募宣傳,作為一個大陸學生對台灣的好奇,以及一個戲劇愛好者對台灣戲劇的好奇。我期待工作坊給我帶來對戲劇的新鮮認識,也期待認識不同的人,6月初在報名之後,收拾了輕便的行裝北上。 \n 6月底,在工作坊結束後的第3天,我又回到了天津的家過端午,開始回想工作坊帶給我的東西。水面上的,比如走進了一個蓋著灰塵的世界,打掃過後,是這麼多顆美麗的心;水面下的,難以形容,我摸到心裡有顆種子在發芽。 \n 6年前看了生命裡第一場話劇《德齡與慈禧》,我驚訝於舞台藝術的表現力,最簡單的抽象木條搭成的舞台,現場的燈光與音樂,演員震撼的演出,我聞得到他們的氣息,聽得到他們的脈搏。大概從那之後我就愛上了舞台劇,看戲的1個半到3個小時裡,我代入不同的角色,我嘗試不同的人生,我想要逃離現在的自己和生存環境。 \n 所以之前的6年,戲劇於我,無論是觀戲還是參與戲劇創作,都是對現實的逃離。6年裡見過表現肢體美麗的「PINA」,見過翻閱20世紀童話書般的1927劇團和「上街的動物和孩子」;見過極端先鋒的「BAAL」;見過史詩般經典的莎翁,我沉迷於一次一次的入世出世中。墨爾本周5的晚上,常見衣著講究的外國老奶奶們,她們妝容精緻,踩著高跟鞋,三三兩兩相約看劇,這是她們一周最期待的盛大日子。所以這種觀念也滲透到我心裡,戲劇為了給人們以極美的視覺享受和對現實的逃離。幹嘛要做很現實的戲劇,難道生活還不夠冰冷現實嗎? \n 而遇見《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團》,卻是我對「戲劇能帶給人們什麼」認識的一次顛覆。奇怪,它不極端,它也不是誇張的先鋒藝術。相反,它如此不加修飾,真實卻平和地拿現實給我看。這幾天我也不停地在問自己,「我怎樣才能更愛你們?愛那些沒有被藝術修改的,真實的美。」 \n 張嘉容編導的多媒體紀實互動劇場《你可以愛我嗎?》裡,每個爸爸媽媽都是最好的演員,在舞台上他們演出自己。他們會輕微緊張,手偶然呈現不自然的姿態;燈光下,他們沒有畫精緻的舞臺妝。可正是這份真實,他們用真心講述每一天都在經歷的故事。臨時搭建的帳篷作為舞台,有一個瞬間我看到觀眾與演員,戲劇與現實的界限正在逐漸消失……。 \n 戲劇是湖水,我們往水下望,波光粼粼以為那是美妙的幻象,可那是我們的投影,是一起看戲者的投影,是整個社會的投影。在這次工作坊之前,對孤獨症(自閉症)孩子的接觸基本為零。但在工作坊5天裡,我見到了現實的最冷酷面,也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最溫情面。 \n (作者畢業於澳洲墨爾本大學動畫系)

  • 護荷花芽 西湖用漂白粉毒魚

     夏季的杭州西湖,水面上清綠荷葉襯著隨風款擺的粉紅荷花,是西湖十景中的「曲苑風荷」。 \n 浙江線上報導,每年這個季節西湖荷花剛冒新芽,是各種魚類最愛的食物;但嫩芽一旦被魚吃掉,今夏西湖裡的荷花就長不出來了;為了驅趕魚兒,保證荷花能在夏季朵朵開,連續數日,西湖水域管理人員划船在湖面上用各種工具驅趕魚類。 \n 只是荷花塘面積太大,魚又多、行動靈活,趕都趕不完,工作人員只好在湖上傾倒漂白粉「熏魚」,讓牠們行動緩慢,再用網兜撈起來,找地填埋。 \n 因此,最近清澈見底的湖水,渾濁得像石灰水,無數的小魚翻肚浮在水面上,許多民眾站在北山路葛嶺一帶的湖邊,手持長竿網子,準備撈魚回家吃。 \n 西湖管理人員表示,撒的漂白粉劑量並不大,經過湖水的稀釋作用,對小魚的影響較大,成年魚受到的傷害小;但因漂白粉是化學物質,食用過量對人體有傷害,所以建議已浮在水面上的魚不宜食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