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鴛鴦的搜尋結果,共18

  • 影射陳亭妃不倫戀 謝龍介判賠25萬元

    影射陳亭妃不倫戀 謝龍介判賠25萬元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不滿去年台南市議員謝龍介,在廣播節目上指她與台南市副議長郭信良是「鴛鴦水鴨」,影射她與郭男有曖眛關係,她憤而提告求償,台北地院認為謝男的言論損害陳女名譽,判謝男須賠償25萬元。全案可上訴。

  • 被影射「鴛鴦水鴨」 陳亭妃怒告謝龍介嗆要負責

    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去年10月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以台語俗諺「鴛鴦水鴨」,形容民進黨立委陳亭妃與台南市副議長郭信良,陳認為說法抹黑,影射她有不正常男女關係,怒告謝賠償精神損失200萬元,並在《中國時報》等四大報頭版刊登道歉啟事,台北地方法院23日上午開庭,陳亭妃要謝龍介為他的不實言論負責,還嗆謝「像男子漢般負責」。 \n謝龍介去年10月17日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主持人周玉蔻提及台南市長選情,提及陳亭妃前一日曾受訪,並說陳表示和郭信良是朋友關係,謝龍介隨即表示:「你看嘛!賴清德在三立就公開講了嘛!鴛鴦水鴨嘛!對不對?」周接著問:「你講鴛鴦水鴨,你講的是郭信良和陳亭妃?」謝龍介回說:「還有別人啦!我跟她選過立委的同選區啦!我歹勢給他批評這個啦!」 \n陳亭妃認為謝去年受訪「鴛鴦水鴨」等語,都屬不實指控、抹黑行為,是在影射她和郭有不正常男女關係,因此提告求償。 \n本案上月19日北院首次開庭,因原告陳亭妃未和委任律師都未到庭,謝龍介律師李永裕當庭拒絕辯論,法官諭知改期今(23)日再開庭。她解釋,先前以為助理已代為處理好相關訴訟事項,直到上月開庭當日才知未委任律師,因人在台南來不及趕回才未到庭,當庭向審判長道歉,並說希望透過本案還她清白,因為抹黑沒有用。 \n陳亭妃說,謝的抹黑讓她困擾很久,過去謝用含沙射影方式,「現在既然直接點名,又說要負責」,自然應請法院作出實質認定,還她清白;一旦獲賠,將把賠償金全數捐給慈善團體。 \n謝龍介則提出答辯狀反駁,表示「鴛鴦水鴨」最初出自三立政論節目「54新觀點」、由主持人陳斐娟講出,否認主動影射他人,且在廣播節目上也僅是順著主持人話題作出評論,否認有妨害名譽犯意,要求駁回陳亭妃的求償。

  • 少年炸水鴛鴦誤焚廢車 貪玩遭依準放火罪函送

    少年炸水鴛鴦誤焚廢車 貪玩遭依準放火罪函送

    台中市政府警察局第6分局西屯派出所27日晚上7點多,接獲民眾報案稱西屯區中清路二段台中果菜市場後方發生火警,警方第一時間到達現場發現一部待報廢大貨車起火,經消防隊撲滅後搜尋現場,發現起火貨車旁遺留鞭炮及3輛自行車,懷疑為民眾燃放鞭炮引起,經擴大調閱監視器及訪查周邊民眾後,發現為3名未成年人所為,立即將其帶返所偵辦,以刑法第176條準放火罪函送。 \n \n西屯所27日晚上7點15分許接獲報案後,立即趕赴起火地點,經消防隊灌救於20分鐘後將火勢撲滅後,現場有1輛待報廢自用大貨車遭燒毀並波及果菜市場內3輛小貨車及1輛機車。 \n \n警方會同消防局於附近搜尋跡證,發現路旁空地遺留未燃放完的炮竹及腳踏車,經訪查周邊居民,有民眾指出在火災發生前,疑有孩童在附近燃放鞭炮,可能因燃放不當釀災。 \n \n警方立即調閱周遭數10支監視器,發現現場有3名孩童騎乘腳踏車於附近蹓躂,沿線查訪後迅速於中康街附近,查獲燃放鞭炮的孩童,在事發後3小時迅速將嫌疑人查獲到案。 \n \n警方詢問後,小朋友坦承因貪玩,誤將水鴛鴦丟擲到大貨車後方棧板後引燃火勢,全案以刑法第176條準放火罪函請台灣台中地方法院少年法庭審理。

  • 水鴛鴦製爆裂物不慎自爆 衰男受傷還遭判刑

    水鴛鴦製爆裂物不慎自爆 衰男受傷還遭判刑

    屏東林姓男子去年元宵節前夕,一時興起撿拾地上未燃水鴛鴦鞭炮,再利用釣魚鋼珠自製爆裂物,卻在過程中意外自爆,員警獲報到場瞭解,訊後依法移送,屏東地院近日判決,一審判刑2年、緩刑5年,他在偵訊時無奈地說:「真正有夠衰」。 \n \n 林男指出,當天在住處後方空地散步,突發奇想拿起地上廢棄電池,先挖空內容物,再將撿來的「水鴛鴦」火藥裝填入內,接著用平常釣魚用的鉛珠封口,最後點燃一根香菸準備試試威力。 \n \n 過了一段時間仍無動靜,他就近拿起一看,以為成品失敗,此時爆裂物旋即爆炸,造成林男右手拇指及食指受傷,鉛珠還炸入右手掌。 \n \n 他痛得跑到住家後方消防隊求救,由救護車緊急送醫治療,警方接獲情資指稱「醫院有男子遭不明爆裂物炸傷手掌」,前往調查才揭露整起烏龍炸彈事件。林男向警透露,原本手癢動手實驗,未料竟炸傷自己,如今還得移送法辦,抱怨真的很倒楣。 \n \n 承審法官認為,男子製造的爆裂物雖具殺傷力,但考量用來製造的火藥是源於「水鴛鴦」,與可瞬間毀壞建物、傷人生命的炸彈類火藥不可等同比擬,且對社會安全尚未造成具體實害,審酌後依法減刑,並給予緩刑宣判,但須科罰金5萬元及完成240小時義務勞務。

  • 地方掃描-網拍「迷幻乖乖水」 毒鴛鴦被捕

    鼓山:陳姓男子偕蔡姓女友在網路拍賣「迷幻乖乖水」,大膽標榜「5分鐘後不醒人事」,鼓山警分局偵查隊發現藥水含第4級毒品安眠藥,恐成為迷姦工具,日前逮捕兩人,查出已有10多筆成功交易紀錄,正追查藥品下落。

  • 福建屏南縣 中國廊橋、戲劇、武術之鄉

    福建屏南縣 中國廊橋、戲劇、武術之鄉

     大陸屏南縣位於福建省東北部觀獨具人文及自然景觀的魅力,有聞名的白水洋國家地質公園、鴛鴦溪等風景名勝區;轄內的濟下村是戊台名將甘國寶的祖居地,是古代宗法制度及涉台法緣古村落的典型代表,2012年入選首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 \n \n 屏南縣境內「山似黃山美,水如九寨秀」,縣裡有被譽為「天下絕景,宇宙之謎」的世界地質公園白水洋、鴛鴦溪;也是廊橋、戲劇、武術之鄉和中國的鴛鴦之鄉;更是一代虎將甘國寶的故鄉,民間習武成風,跆拳道、拳擊和民間武術等風氣盛。 \n \n 白水洋、鴛鴦溪景區融合「洋、溪、峰、岩、洞、瀑、湖、峽」於一體,幾百處景觀動靜交融,形態各異,爭奇競秀,構成雄、奇、險、秀、幽的獨特自然景觀;白水洋、鼎潭仙宴穀、小壺口瀑布和百丈漈水簾洞均是特級景點。 \n \n 「無地非山,無山非泉」是古縣誌對屏南地理的寫照,千百年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屏南塑造了幽深的鴛鴦溪峽谷曲流、浩瀚的白水洋淺水廣場,形成遺世獨立的奇特景觀;其中鴛鴦溪景區是目前全球唯一的鴛鴦、獼猴自然保護區,環境清幽保持著原始的自然風貌。 \n \n 濟下村現有大陸重點文物保護的「濟下建築群」,留有雲門路、龍濟仙宮、城門樓、聚寶橋、飛來廟、龍山公祠等,多座古建築,還有清雍正皇帝欽賜甘國寶的「福」字扁額;集村落文化、名人文化及武術、農耕、宗教、生態文化於一體,2008年被評為第四批中國歷史文化名村!

  • 夫妻洗鴛鴦浴竟然要注意這些事情!你不可不知

    夫妻洗鴛鴦浴竟然要注意這些事情!你不可不知

    男女在一起洗澡就是鴛鴦浴。男方與女方洗鴛鴦浴,可以節省時間、節省水,而且還可以互相擦背。當然最主要就是能增進感情,這是屬於一種比較親密的互動。一般都是情侶、夫妻才會有的親密行為。當然,社會上違法洗浴中心提供收費小姐鴛鴦浴,諸如此類的新聞也經常耳聞,民眾應該積極舉報該類事件。 \n說到這裡,洗鴛鴦浴聽起來非常棒,卻不是人人適合。如果不加以注意,很可能引起性猝死、影響勃起、引發不育症等。因此,以下這些狀況被點名的人們,最好別洗鴛鴦浴為妙。 \n1、患有心腦血管疾病的人 \n共浴時,性興奮會增加心腦血管的負荷,容易發生意外,造成猝死。尤其一些有慢性疾病的人,洗浴時要特別注意,能否參加,最好聽從醫生指導。 \n2、有性方面疾病的人 \n如果夫妻一方患有傳染性疾病,如念珠菌陰道炎等,最好不要共浴,以免互相傳染。 \n3、想要孩子的青年男女 \n長時間共浴會使體溫升高,對睪丸產生精子不利,可使精子數量減少及活動度下降,從而導致不育。 \n4、年紀較大、活動不便的老年人 \n洗鴛鴦浴時二人親暱動作較多,老年人腿腳不靈便,容易扭傷或滑到。 \n此外,洗鴛鴦浴時間不能太長,如為溫泉浴,時間更要控制在半小時以內。洗浴時最好不要進行性愛,浴後半小時到一小時後進行為宜。

  • 實在好可愛?男子偷鴛鴦回家關狗籠

    30歲張姓男子太喜歡板橋某摩鐵飼養的鴛鴦,竟偷跑進去旅館,拿著捕鳥網來捕捉母鴛鴦,將其藏在懷中回家養,警方循線上門搜索,赫見張男將母鴛鴦關在狗籠中,張男自己也尷尬笑說「就看了很可愛」,新北檢偵結後,依竊盜罪起訴。 \n \n張男有竊盜癖,去年11月25日跑進去摩鐵裡將其造景水池內飼養多年的母鴛鴦偷走,徒留其他同伴在水池裡「呀、呀」的叫,翌日上午,摩鐵員工要餵鳥時,發現母鴛鴦不見了,旋即報警處理,警方透過監視器畫面,鎖定張男身分。 \n \n警方上門搜索時,張男坦承行竊稱「看了很可愛」,講完後,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警員赫見張男將超過70公分的母鴛鴦關在狗籠中,當場傻眼,鴛鴦屬於水禽類,應養在親水、寬廣的環境, 張男「嘴巴說愛,好像是說說的」。 \n \n遭偷走的母鴛鴦價值6000元,張男恐是要變賣到寵物店、飼育場,檢察官認為,張男坦承犯行,依竊盜罪嫌起訴,也向法院聲請簡易判決。

  • 〈新鴛鴦蝴蝶夢〉露餡?音樂人反揭黃安是「台獨份子」

    〈新鴛鴦蝴蝶夢〉露餡?音樂人反揭黃安是「台獨份子」

    定居北京的資深藝人黃安,近來因檢舉「台獨」受盡矚目,被陸媒封為「台獨剋星」,且不只舉報一般民眾,連演藝圈人士也拖下水,新生代明星王大陸、盧廣仲都先後中槍,且最後選擇「妥協」,以保護自己在大陸發展的未來。 \n今天知名音樂人楊緬因在「想想論壇」發表一篇驚人的文章,反指黃安其實才是最早的台獨份子,以他的名曲〈新鴛鴦蝴蝶夢〉佐證,楊緬因表示,姑且不論黃安作詞、作曲的〈新鴛鴦蝴蝶夢〉的抄襲爭議,但至少可以說有一定程度向1988年new age日本樂團S.E.N.S的配樂作品〈Happy Arabia〉致敬,表示雖黃安稱此曲是中國風的嘗試,「結果誰不致敬,跑去向一個日本樂團致敬!這不是文化皇民,什麼才是文化皇民?」,而「在台親日份子與台獨勢力向來關係密切」,因此將這項推論視為黃安身為台獨份子的證據,更遑論〈新鴛鴦蝴蝶夢〉編曲者詹宏達曾為何人作過曲子。 \n楊緬因接著表示,歌詞部分是最強大的證據,表示〈新鴛鴦蝴蝶夢〉第一句「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強調水往「東」流又斷言「離我遠去不可留」,是「分離主義」的象徵;而黃安直接將李白詩句「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置入歌詞,又將「明朝散髮弄扁舟」詩句改成「明朝清風四漂流」,用「明朝」轉化指涉繼承中國法統的「明朝、清朝遺風」已經四方漂流,暗指台灣的現狀,而「是要問一個明白,還是要裝作糊塗」則表達他「身為一個台獨分子,面對台灣地緣政治處境的憂慮」,直指黃安這首創作不是說愛情,而是說政治,認為整首歌用詞之敏感,要是在戒嚴時期,「新聞局長」絕對會把這首歌禁了。 \n楊緬因更補刀表示,若覺得這指控和舉報看似荒謬不合理,然「極權政治下的審查,提出的理由也未必比上述的詮釋更不荒謬」,呼籲創作者應團結起來,對「以糾舉打擊他人來依附權勢者」予以唾棄,並讓國台辦知道,「我們不容許這樣兩面三刀的行為」,目前黃安方面還沒有對此予以回應。 \n

  • 世界瀕危物種桃花水母現身水長城

    世界瀕危物種桃花水母現身水長城

     近日,黃花城水長城工作人員在景區灝明湖內發現很多約拇指指甲蓋大小、晶瑩透亮、一張一合的水生物。該生物邊緣帶著細細花穗的「小傘」,就像水中舞動的精靈。經生物專家鑒定,這是具有「水中國寶」之稱的珍稀水生物──桃花水母。 \n 據介紹,桃花水母是生活在淡水中的小型水母,多在清潔的江河、湖泊中出現。一般直徑約2公分,渾身晶瑩透亮,拖著飄逸的觸手,狀若漂浮在水面的桃花花瓣,故而得名。桃花水母是世界級瀕危物種,大陸一級保護動物。還是名副其實的「活化石」,具有極高的研究和觀賞價值。經查,全世界100多年來只發現桃花水母11種,大陸分布有9種。桃花水母地位絲毫不遜於大貓熊,又有「水中大貓熊」之稱。 \n 專家稱,桃花水母對生存環境、尤其是水環境有極高要求,水質不能有任何汙染,周邊環境的細微變化都會導致其消失。水長城景區內植被覆蓋率達95%以上。經環保部門根據水長城水源上、中、下游水質中的化學需氧量、氨氮等化學汙染物專案的檢測,水長城水質均符合國家地表水環境品質標準II類水體標準,此標準適用於集中式生活飲用水的地表水源地一級保護區、珍稀水生生物棲息地等。 \n 此外,由於景區生態環境優良,水長城還是北京最大的野生鴛鴦繁殖基地,也是人工飼養鴛鴦的放生地之一。

  • 兩岸史話-抗日遊俠邱先甲

    兩岸史話-抗日遊俠邱先甲

     邱、林二家因戴萬生之變時,上一代就成為朋友。林朝棟不似父親只以力氣服人,而是也重視讀書,當然也不願失去與邱龍章、邱先甲作朋友的機會。 \n 邱先甲雖把祖母家羅氏、父親、繼母、弟弟安置在捒東上堡的翁子社,但自己住捒東下堡發展。山林多雜林茅埔,他在山坡地種樟樹、相思樹,而平坦地則種田。他帶著族人和同樣從鎮平四縣來的同鄉邁開腳步,開圳,闢田,整山種樟木。 \n 成立邱成記交文友 \n 阿罩霧林文察兄弟死後,家族大家長林朝棟14歲(1864)就成族長。到這時也才20出頭。 \n 到光緒元年(1875年)清廷廢渡海禁令,閩南、閩西、粵東大批移民潮來台灣。客家人這時來得多,邱先甲才18歲,就成立邱成記,這時林朝棟也才25歲,卻因承襲父親官位,成為全台人職位最高豪爵。 \n 邱、林二家因戴萬生之變時,上一代就成為朋友。林朝棟不似父親只以力氣服人,而是也重視讀書,當然也不願失去與邱龍章、邱先甲作朋友的機會。他在意的是邱龍章、邱逢甲的文才,也在意邱先甲的拓墾本事。 \n 林朝棟年少時就失去一個眼睛的視力,但不影響他的壯志。同治3年(1864年)父親林文察36歲就橫死在福建,使他更想除了武業,也在文功上努力。他看邱龍章的次子邱逢甲,才年幼就文才早發,也責成自己的孩子早早念書。林朝棟父親林文察過世時,母親有身孕,次年生下一女孩,他為之取名「林卓英」,他一直最疼惜這么妹。 \n 光緒3年(1877年)才虛歲14的邱逢甲在父親帶領下,走7天路去台南府考,竟中了第一名生員。主考官丁日昌也是廣東客家人,還送一封號「東寧才子」給邱逢甲。邱逢甲回到翁子,已21歲的邱先甲當然與有榮焉。這時大墾戶林朝棟卻來跟邱龍章提親,想把13歲的小妹林卓英許配給邱逢甲。因為孩子都年輕暫且定個親。誰知第二年,林卓英竟然病逝,這個親事也就罷了。並不影響兩家友誼。 \n 尤其邱先甲成立邱成記墾戶,因為墾業樟樹產的樟腦,全由大墾戶林家統籌。再則林家一直維持有私家軍,林文察時就成立林家軍入山招撫番人,打太平天國時,就是有原住民部隊,入京受封為「巴圖魯」。林朝棟接下父業後,私軍名為「棟軍」,他除了在兵力上與邱先甲互相扶持,也在拓墾上相約竹仔坑、頭汴坑為界,往北往東為邱成記範圍,往西,往南為林家,這是清代少有的福佬、客家人相互平等為友。 \n 邱逢甲取得生員次年,祖母羅氏病逝,又一年母親陳氏也病逝。這之前一年陳掌妹又生一子取名瑞甲。邱龍章為了照顧孩子,又續弦娶了楊氏。楊氏入門3年又生一子,取名兆甲。 \n 倒是邱先甲娶郭氏多年竟膝下無兒女,郭氏也是客家人,跟著丈夫死做活做,沒有子女,也沒有影響他拓墾的決心。 \n 光緒9年(1883),才13歲的邱樹甲竟也到府城應試進了學,成為台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秀才。阿罩霧林家這回是頂厝來提親了。 \n 邱先甲一方面遺憾自己年少時沒好好念書,但長年帶鄉人、族人在山裡奔波,知道藥學很重要,繼續記藥書,另一方面,在自己已拓墾的鴛鴦湖建一別莊,屋前有一大池,另建立邱家書塾。別莊可以讓父親和弟弟們來時住上幾天欣賞美景。書塾則全供鄉人、族人、長工念書和居住。 \n 鴛鴦湖不是有大湖,客家人拓墾,大山窩如大鍋稱「鑊」字寫成「湖」,狹長山谷稱「坑」,所以邱先甲一路為地方命名為湖、為坑,如大坑,仔坑,竹仔坑,北坑,頭汴坑,今地名如昔,在台中市,竹仔坑現今還有160甲所有人仍為邱先甲三弟邱樹甲的。 \n 鴛鴦湖是一個小湖,四周圍由於好山好水,邱逢甲常陪父親和友人去,很快的成為文人所傳誦的「中部八景」之一,林朝棟的堂弟(林文明幼子)林癡仙曾一再希望邱先甲把鴛鴦湖讓給他,邱先甲沒答應。後來邱家日據時山園田產也全不保,但現在仍有過去的族人、鄉人後代居住,這是後話。邱逢甲曾為長兄的鴛鴦湖賦詩〈鴛鴦問荷〉:「地埒湖州勝,人吟工部詩,水光山色裡,春湖欲開時。」 \n 遼闊山園終得墾諭 \n 邱成記正式大力墾拓是從光緒7年(1881年)開始,漸漸面積達1500甲,但當時仍為「隱田」。直到光緒17年有正式墾照和墾單。 \n 這一年「中路罩蘭等處撫墾局」給與邱成記的墾諭明寫:「出示曉諭事照得仔坑等處墾地,前經稟准由墾戶邱成記接墾。再由本局派員勘明墾地,界至東至大尖山(今東勢)為界,西至坑口田面為界,南至林家山龍(霧峰林家)為界,北至坑底為界,界內山地埔地均由該墾戶抽成,開闢應出隘費,係奉中路營務處稟奉。」 \n 「大憲批准照辦,各佃毋得違抗,至有賴序賓前車之鑑,該墾戶應於此際,趕緊開圳成田,報請升科為至要,合行出示曉諭為此是仰該墾戶等,即使遵照毋違特示。」 \n 這張墾諭是光緒17年(1891年)9月。邱先甲已35歲,尚無子嗣,開墾十多年才正式得墾諭,這是當時必要的歷程。(待續)

  • 虎尾農博公園 紅冠水雞疑遭盜獵

     虎尾農博公園生態復育有成,吸引大批鳥類、昆蟲進駐繁衍,工作人員還曾發現水雉,紅冠水雞族群七十多隻最多,近日卻只剩十餘隻,疑遭盜獵,縣長蘇治芬在臉書發出搶救,縣府呼籲民眾共同維護得之不易的生態環境。 \n 農博公園引進鄰近廢水,營造溼地生態系統淨化汙水,成功建立溼地生態,是都市綠肺,也是淨水中心,更是座生態島嶼。 \n 負責農博基地生態營造的張文賢表示,晨昏時最容易觀察到鳥類活動,除了各種留鳥,還有兩種以上的螢火蟲、四十種蜻蜓、七種青蛙,啄木鳥、白腹秧雞、彩鷸、鴛鴦及紅冠水雞最常見,甚至曾發現水雉(俗稱凌波仙子、菱角鳥)。 \n 紅冠水雞是公園內最常見且最大族群,初步鳥況調查約七十幾隻,疑受人為騷擾只剩十餘隻,溼地水草部分也被踏死,極可能被盜獵,蘇治芬十分痛心,透過臉書發聲搶救。 \n 警方懷疑是外勞所為,特地在基地附近設三處巡邏箱。縣農業處森林及保育科人員昨日實勘,科長黃蘭媚說,野生鳥類不論是保育或非保育類,都受《野生動物保育法》保護,不得對其盜獵、宰殺,呼籲大家共同守護這一塊好不容易營造出來、充滿生機的土地。 \n 張文賢指出,進駐農博基地之初,其他工程人員總是質疑他在搞「有的沒的」,待出示拍得的鴛鴦、水雉等照片時,工作人員十分驚喜,終於了解、認同他搞得的是「很認真、有意義」的事,如今大家都會關心區內多了什麼鳥、或少了什麼蟲。

  • 雙年展冠軍贈寶 真夠水!

    雙年展冠軍贈寶 真夠水!

     以《驚奇的水花》獲得二○一二年台灣國際陶藝雙年展首獎的香港陶藝家曾章成,在鶯歌陶博館駐村創作期間,首開先例將作品《大踏步》贈送給館方,成為新北市隱藏版的公共藝術品。 \n 曾當過警察、老師的香港陶藝家曾章成,先前曾以作品《鴛鴦》參加第一屆台灣國際陶藝雙年展;去年他則以《驚奇的水花》作品,獲得第三次評選的陶藝雙年展首獎及一三○萬元獎金,並應邀來到鶯歌駐村創作。 \n 初來乍到台灣的曾章成,駐村創作第二天一早在陶博館餐廳裡吃早餐時,看到一旁餐廳玻璃外的水池,靈光乍現,構思出以小孩奔跑的《大踏步》作為創作主題。 \n 曾章成以擅長的瞬間凍結手法,形塑出一個快樂奔跑的小孩,以及在水面上疾步踏出的十二個由小到大的水花。作品內容除表現出小孩充滿活力與朝氣外,十二個水花也象徵陶博館創館十二年來,在台灣及國際陶藝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n 館方表示,雙年展首獎得主雖都需履行駐村創作義務,但曾章成在完成創作交給館方典藏同時,又將這件《大踏步》作品免費贈送館方作為水池裡的裝置藝術作品,也是首位額外免費將作品贈送館方的雙年展首獎得主。 \n 由於這件陶藝作品簡單易懂,不少用餐的小朋友也好奇地指指點點,許多遊客用餐時看到眼前的有趣作品,不禁莞爾。

  • 社論-是非成敗轉頭空─悼一位官夫人之逝

     「沒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件事,不由己是你自己不想!」當年凍廢省爭議最熾的時刻,身為與中央抗衡的末代省長,宋楚瑜講了這麼一段妻子陳萬水告訴他的話,但是,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千山獨行,毅然脫黨投入二千年總統大選,高票敗選後更另組親民黨,開創另一個人生的政治高峰,然而,這個高峰期太短,僅僅六年,宋楚瑜的時代,就漸漸步入尾聲。 \n 即使如此,陳萬水依舊無怨無悔,陪著宋楚瑜走這段寂寞艱難的政治之路,二○○六年宋楚瑜參選台北市長之際,是他極難堪的一段過程,對外他爭取不到更多票,對內他很難接受陳萬水罹病的事實。當時已有傳言指陳萬水罹患大腸癌,但親民黨方面的說法始終是她係婦科疾病開刀,但手術清理不善導致腸沾粘;宋楚瑜忍痛繼續選舉活動,並公開宣示,如果夫人開刀情況不理想,他就退出政治。 \n 宋楚瑜這番「真情表白」,當時甚至被視為假意之舉,如今回首讓人唏噓。政治人物敗選之後,即使不想退出都必須淡出政壇,但做為一輩子的政治動物,不關心政治生活即無重心,不論如何,宋楚瑜再有什麼想法他都得認清現實,二○○八年他與泛藍大老們同心支持馬英九競選總統,直到二○一二年重出江湖,依舊慘然而歸,當時又傳出陳萬水情況不好,選戰起跑後,陳萬水勉力出面澄清外界傳聞,戴著假髮的她在梳妝後神采依舊,但看得出虛弱。 \n 陳萬水說天蠍座的她碰上金牛座的宋楚瑜,再怎麼刺他都沒用,只能適應他配合他,印證陳萬水說的一句話,「我比宋楚瑜更愛宋楚瑜!」宋陳伉儷感情深篤,宋楚瑜任省長時登玉山,喜孜孜地打電話給陳萬水,像孩子般向陳萬水獻寶,「愛到最高點」,外人看著好笑,這卻是宋陳兩人真實的相處。 \n 陳萬水是不喜歡政治的人,宋陳兩人在美結識攜手一生,返台後,宋楚瑜任職新聞局長時,是陳萬水最難調適的一段日子,她常和友人感嘆,宋楚瑜幾乎全天廿四小時為公,沒有家庭與私人的空間和時間,風華正盛的宋楚瑜又是當年的萬人迷,陳萬水甚至出席婚宴場合都找不到機會與宋同行,後來長輩告訴她,宋楚瑜是大家的,不是她一個人的。從此,陳萬水認分了,她回到家庭打造一個安穩的家,公事場合完全不見她的身影,即使偶爾與媒體有接觸機會,她總是略做招呼,就把時間留給宋楚瑜和記者們,因為要「讓你們好好談公事」。 \n 陳萬水其實是極有主見的女子,即使宋楚瑜是蔣經國身邊的紅人,陳萬水卻不常在婦聯會的夫人活動中出沒,爾後連戰夫人連方瑀女士組夫人合唱團,她亦甚少與之唱和,在她身上沒有珠寶裝飾,連顆鑽戒都看不到,直到二千年總統大選時她得跟著出國訪問,才特別訂製若干中國改良式旗袍,頸間搭配的是養珠。與陳萬水接觸過的人,幾乎眾口一詞,她低調、她隨和,從來笑臉迎人,她不喜歡人們稱她夫人,更不愛「官夫人」一詞,於是「萬水姐姐」應運而生。 \n 不論幾次大選結局如何,陳萬水是大家最喜歡的政治領袖的另一半,卻是毋庸置疑。 \n 「跌到了,要自己爬起來,沒有人對不起你,所以不要責怪周遭的人害你如此,要學習讓自己更勇敢、更強壯,永遠有餘力幫助別人,但千萬不可老想著要別人幫你。」這是陳萬水記憶中父親的教誨,她身體力行,有苦從不對人言,而別人的苦,她總是貼心地想著能做些什麼?可以想像,在宋楚瑜政途受挫的困頓日子裡,陳萬水如何撫慰與轉移了宋楚瑜的抑鬱之感。 \n 「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七十二歲的萬水姐姐放下她的病痛,走了,留給支持者無限懷想,也留給她的老伴無限遺憾,「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此刻或許還是只能用萬水姐姐的話來寬慰宋楚瑜,「很多事情是不可抗拒的,來了就去處理,適應命運給你的。」宋楚瑜最不得志的這十年,卻是和陳萬水最親密的十年,回首前塵,宋楚瑜應該徹悟,他一輩子追求的政治志業比不上這個女人給他的愛,是非成敗轉頭空,人生永遠有比政治更重要的人與事。

  • 松蘿湖 城市山林尋幽

     松蘿湖,雪山山脈峻嶺中環抱的一顆明珠,湖面時而鋪上一層薄霧輕嵐,靜謐中帶著清純,縹緲中帶著夢幻,入眼的景色和渾然天成的清新,讓人才一接觸,隨即愛上她的美。這座被山界喻為「17歲之湖」的美地,猶如喚起了每個人年少時那段青春美麗的記憶,戀戀不已,而高山湖泊的美,因為親炙,所以感動! \n 紮營 \n 月夜星光的悠然享受 \n 標高1,240公尺的松蘿湖,位於宜蘭大同鄉境內,兼具湖光水色、翠巒連峰的景致,也是登山的人所嚮往的高山湖。從台7線往南行至100.7公里處右轉本覺路,在本覺寺的登山口進入,一開始就是一路陡上,途中偶爾有下坡,來到第三塊鐵牌處,此處約是3.5K,這一帶到稜線鞍部的山徑其實不算太陡,只是路途中樹根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塊讓路徑變得不好落腳,又會擔心鞋子打滑,因而也會讓人走得有點辛苦。最後一段陡上以後就是稜線鞍部,大伙總算可以喘一口氣,從鞍部往北向上攀升是去「拳頭母山」的山徑,去的人較少,路徑也就顯得比較不明顯,植被也密了些。而往前(西)下行約15分鐘,眼前變得開闊,目的地松蘿湖到了。 \n 在松蘿湖畔紮營,是很棒的事!不過,最好不要是滿水位的時候來,滿水位的時候整個谷地都是水,那時候就要靠著邊邊、壓著芒草搭帳篷,睡起來不要挑剔的話當他是彈簧床,只是會很不平坦。而水少的時候,很容易就能找到平整的營地,搭帳篷通常要考慮的風向,在這種時候可以比較不需要考慮,因為既然已來到湖邊紮營了,當然一定要把門口朝向湖心,搭成一個面湖的景觀小帳篷,這樣一早起來,湖景隨即入眼來,看見美美的松蘿湖,心情可以好上一整天。 \n 松蘿湖的夜晚在蛙類的熱鬧鳴唱中,顯得不平靜,不過這種蛙鳴,也讓在都市生活的遊客有一種回歸田野的寧靜,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佇立湖邊,仰望蒼穹,滿天的星斗和你一起度過這靜謐的夜晚。 \n 讚嘆 \n 晨昏時刻景致超迷人 \n 松蘿湖整個谷地長約300公尺、寬約200公尺,環湖散步一周可從不同角度,觀賞不同面向的山湖風光,都有不同味道。湖畔的水生植物碧綠迤邐成美麗的草原,仔細品味其中的穀精草、水蓼等。運氣好的話,會遇見過冬的水鳥,像鴛鴦也是這裡的嬌客,經常比翼雙飛,剛到湖濱的時候注意看一下,清晨時也可以找一找,不難發現牠們在沙地行走過的腳印。 \n 松蘿湖最美的時候就是晨昏,此地四周山嶺環繞,彷如一個遺世獨立的世外桃源。水少的時候,湖泊有如S形的水道蜿蜒其中,清晨的時候,山谷中水氣渺渺,一層薄紗般的迷霧輕曳其間,不讓人看清全貌,夢幻又浪漫;當晨光灑落在山谷與湖水之間,那種美真讓人驚豔讚嘆、低迴不已!

  • 三少四壯集-年獸來了

     放過的爆竹究竟何時變得靜默,更多的水鴛鴦並排列在黝黑深暗抽屜裡,都已潮出黴斑來。舊曆新年,那無刻不在氣味淡了的是人味,還是年味,少年想不起來。 \n 年味漸漸淡了。總不乏人們盛傳著這樣的說法,張燈結綵的舊曆年,豔紅得比任何時候都風光,怎麼說年味淡了呢? \n 對爆竹煙花失去興致,時間飛速向前,年獸仍到臨這喧鬧的城。 \n 相傳古時候名喚「年」的怪獸,利牙尖角,兇猛異常,青面獠牙猛惡樣貌,長年居住在海洋深處,過年除夕才回到人間,吞食牲畜與居民。過年期間,村寨人們扶老攜幼逃往深山,躲避「年」的傷害。後來,有個神秘老人,向村民透露「年」最怕紅色和爆竹的聲響,於是人們在家戶門口貼上紅色春聯,寫些吉祥話,又燃放鞭炮煙火驅趕「年」獸。 \n 噯,少年這麼想──已經21世紀了,誰還信這怪力亂神? \n 新年過得越發務實,年復一年紅包份量更厚重,感覺放了六天的春節假期,長得彷彿過不完。反覆話題串過一扇又一扇門,誰在哪裡工作了,誰病了誰安妥了,誰去大陸近期應也沒打算真的回來,大嬸婆啊這是我兒子他最近碩士畢業,唉呀都長這麼大了,嬸婆祖妳好。你好。點過頭,換過下一扇門,說著說著感覺膩煩。所以年味淡了,可能是這樣。 \n 少年所期待的新年,總是比紅包多一些,比家族偉岸一些。 \n 倒慢慢明白了「年」的凶惡之不可抵禦,其實在於牠就是時間的隱喻。 \n 人們在新年許過願望,要減重10公斤,立志升官,考上第一志願某校系。但是啊但是願望多了,生活繁雜了,許下的新希望可能比365個日落日出還要多,其中能完成的,卻比家族離散後面面相覷圍爐的四、五個人頭還要少。 \n 是要有個特別時刻,提點人們回過頭來審視,一年初始那麼不自量力發下豪語,又是多麼憊懶放任時間飄搖過去。那就是「年」。牠吞食的既非五榖牲畜,也非村里人群,而是百無聊賴的瑣碎時間。 \n 人們害怕「年」之將至,正因為任何的一事無成,都在這日子裡給攤開來在「年」牠血紅的齒牙底下給嚼食,給消化。時間過去,年味是淡了,超市百貨量販店卻越發如火如荼張開燈火和綵結,瘋狂與秩序,破壞與新生──終於城市文明已經擴張、溢散到連最原初的時間,都以某種物質形式給確立了? \n 放過的爆竹究竟何時變得靜默,更多的水鴛鴦並排列在黝黑深暗抽屜裡,都已潮出黴斑來。舊曆新年,那無刻不在氣味淡了的是人味,還是年味,少年想不起來。 \n 世界上並沒有甚麼事情不會改變。又是年獸將來的時刻,生活被鎮日鎮夜的稿件與書籍給填滿,新年長假與日常的邊界也逐漸模糊。如此一年過去,電視裡嗚呀呀轉播著大稻埕、迪化街的年貨大街人滿為患,捷運站間穿梭永遠卡不到位的年貨專車,量販店明亮的天頂,全時間迴盪俗爛的賀歲音樂。 \n 甚麼東西正傾頹,又甚麼新的正在生成。新年期間台北浸著淋漓的雨,有些片刻,少年隨著其餘的眾多肩膀到達馬路對面的店鋪,竟會想,新年其實不過是偉岸的「甚麼」之縮小。 \n 就讓「年」吞食我吧。

  • 江蕙唱錯台語 莊永明痛心

     「看到台語被汙染的這麼嚴重,實在很痛心!」台灣文史學者莊永明傾半生心力蒐集台語歌謠,眼見台語歌謠在傳唱過程中辭意扭曲、謬誤百出,令他揪心。他直言,就連知名歌手江蕙、鳳飛飛,「其實也常唱錯!」 \n 莊永明生長在台北大稻埕,對於台灣早年的風土人情、民俗歌謠、歷史故事非常熟悉,寫下數十本台灣文史著作,其中許多和台語歌謠相關。 \n 莊永明指出,台語中男女隨意調情的對話,也是一首動人的歌詞。過去靠口耳相傳,台語辭彙能正確的發音、傳唱,現在反而因為寫成方塊字,缺乏一套正確的台語文字系統。 \n 莊永明感嘆,就連帽子歌后鳳飛飛、金曲歌后江蕙都很常唱錯,「我曾在一首江蕙的歌裡發現六個錯誤,真是不可思議!」他舉例,江蕙曾演唱「桃花鄉」,歌詞中提到「我比蝴蝶,妹妹來比桃花,雙腳站齊齊。」莊永明糾正:「應是『雙雙站齊齊』,雙腳站齊齊是要情侶立正、踢正步嗎?」 \n 另外,歌曲「滿山春色」,鳳飛飛唱道:「第一相好水底的鴛鴦」,莊永明批:「水底鴛鴦難道是要相愛男女投水自盡?」正解應是「水邊的鴛鴦」,作詞者陳達儒曾親自拿原稿向他證實過。

  • 都會掃描-毒鴛鴦缺錢 撬水站投幣器

    高市:有毒品前科的同居鴛鴦楊銘章(卅歲)及李姓女友(卅二歲)身陷毒海,雖李女懷胎九個月,但為籌措購毒資金,見坊間林立的私人加水站,深夜乏人看守,以扳手、鐵鉗等撬開加水站投幣器,連續犯下十三起竊盜案,每次得手數百元或數千元不等,統統買毒花光,前晚被警方逮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