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永和網溪別墅的搜尋結果,共02

  • 永和網溪別墅容移申請 新北市都委會通過

    新北市重視境內文化資產保存,並保障所有權人財產權益,積極辦理古蹟土地容積移轉。今年3月底申請「永和網溪別墅」土地移轉至林口特定計畫區一案,經市府各單位行政程序配合,於103年8月底經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通過,後續送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通過即可辦理。

  • 九指楊三郎 畫完今世訂來生

    九指楊三郎 畫完今世訂來生

    從小對繪畫狂熱、擅長捕捉大自然風貌的本土畫家楊三郎,一生創作不懈,雖然只有九根手指,卻寫下繪畫界的傳奇。楊三郎的獨子楊星朗感慨,自己年近四十才知道父親繪畫上的成就,父親晚年陪他到歐美各地寫生,才真正了解,繪畫對父親的意義超過一切,如果有來生,他還是想當畫家。 \n走進台北縣永和博愛街的楊三郎美術館,園裡有參天大榕樹與蓮花池,磚紅色大樓旁是白色日式老建築,稱為「網溪別墅」,楊三郎與許玉燕這對熱愛繪畫的夫妻在這兒相戀,婚後長年居住在這兒。一九九五年楊三郎八十八歲過世,留下八百多幅作品,許玉燕去年十二月剛過百歲生日,也完成二百多幅作品,都成為美術館的珍藏。 \n網溪別墅牽情緣 夫妻作畫逾千幅 \n楊三郎的父親楊仲佐曾是永和鎮第一任鎮長,喜吟詩作詞,「網溪」這個地名出自於楊仲佐。前總統李登輝是楊三郎的姻親,李登輝稱許玉燕「三郎嫂」;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與楊家有三代交情,已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則是楊三郎打麻將的牌友,他們都是網溪別墅常客。以下是楊星朗侃侃而談楊三郎的故事: \n問:印象中,楊三郎是一個什麼樣的父親? \n答:他很忙,經常出國到各地寫生。他的個性黑白分明,不兇但很有威嚴,小時候,我很怕他。以前奶油很貴,每次吃早餐時,他特別要我多塗一些奶油,小小的一個動作,讓我感受到父親的愛。 \n我十八歲從東吳法律系畢業,決定要去美國唸書,出發前到日本探視父親。以前,我總以為爸爸在外國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或許有別的女人,不料,到了東京,看到他住在耶穌堂的宿舍,一個小小的房間,跟我的想像不一樣。當天晚上,他帶我到華僑經營的酒店和朋友談事情,裡面有舞小姐,他要我邀請小姐們跳舞。他說:「你是大人了,可以多學一點。」當時這一幕,讓我很感動,這代表爸爸對我很信任。 \n未教過獨子作畫 隨便塗鴉得第一 \n問:楊三郎為何如此熱愛繪畫,他有教你畫畫嗎? \n答:他小時候住大稻埕,上學時經常路過一家文具店,櫥窗裡有一幅畫深深吸引他,那是日本畫家鹽月桃甫的畫。他每天看這幅畫,心裡就想「長大後一定要畫得比他還好。」 \n我從小生長在一個繪畫的家庭,每天早上起來就聞到濃濃的油畫味。爸爸經常到戶外寫生,卻沒有教過我畫畫。不過,耳濡目染之下,小學時隨便塗鴉,美術課成績總是第一名。小時候,全家曾一起幫爸爸在畫框上貼金箔,非常有趣。 \n問:外傳楊三郎只有九根手指,這是怎麼回事? \n答:爸爸唸小學二年級時候發生了流行病,老師指定學生們帶玻璃瓶到學校裝藥水,他不小心打破玻璃瓶,刺傷右手中指,回家又不敢告訴大人,結果中指受感染潰爛,後來家人發現趕快送醫,中指被切掉一截,比其他手指短了許多。 \n當年不顧父反對 偷赴日拜師學畫 \n問:楊三郎在十六歲偷偷搭「稻葉丸號」到日本去,他曾提起這件事嗎? \n答:爸爸每次提到這件事就哭了。他喜歡畫畫,但是阿公楊仲佐反對,老人家認為畫畫不能當飯吃,因此他偷偷存錢,搭船到日本去學畫。他上了船才寫信給他大哥,後來大哥發了電報到船上去,上面寫著:「看到你的信,請放心,到日本後務必通知你的住所。」這封信爸爸生前一直保存著。 \n問:父子相處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段? \n答:父親晚年,即使已經中風,還常到國外寫生。他在過世前一年,大約八十七歲,他寫信給我,希望到德國寫生,我開車載他從德國北部往南走,前後好幾個星期,租車的錢可以買一部新車了。他為了捕捉太陽出來瞬間光影的變化,清晨四點就出門,他的口頭禪是「我要出征了」。那時他出門要坐輪椅,我幫忙扛畫具,擠顏料,這段期間的相處,我才深刻感受爸爸對繪畫的堅持。那是他生前最後一次出國寫生。 \n晚年中風去寫生 父子赴德成追憶 \n問:楊三郎向來以大自然為主要題材,他是否畫過家人? \n答;早年爸爸曾以媽媽為模特兒畫出「台灣婦人像」,非常傳神。戰爭時,父親有一段時間無法作畫,前後大約十年,光復後他畫了一幅一百號的作品「失望」,暗喻對政府的失望。這幅畫中有二名婦女和一名小孩,現在已找不到了,因為當時畫布很貴,他後來以此畫為底,畫上新的作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