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汀江的搜尋結果,共12

  • 邢善萍任福建、張江汀任山東省委統戰部長

    大陸省級統戰部人事更迭,山東省委常委、統戰部長邢善萍調任福建省委常委、統戰部長;山東省委常委、青島市委書記張江汀任山東省委統戰部長。 據《福建日報》微信公眾號消息,邢善萍任福建省委常委、統戰部長,兼省社會主義學院院長。 邢善萍1968年4月生,安徽和縣人。中央黨校在職研究生班世界經濟專業畢業,中央黨校研究生,哲學學士。歷任濟南市規劃局團委副書記,市規劃局辦公室主任、團委書記,濟南市歷下區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山東農業大學黨委書記;山東省婦聯主席、黨組書記;山東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 張江汀1961年10月生,山東昌邑人,萊陽農學院園藝系果樹專業農學學士、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管理學博士。 歷任青州市彌河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青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共青團濰坊市委書記;諸城市委副書記、市長;濰坊市委常委、諸城市委書記,市委黨校校長;濰坊市委副書記、市政府黨組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煙台市委副書記、市長;煙台市委書記;山東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青島市委書記。

  • 江振誠的餐 大溪威斯汀吃得到

    江振誠的餐 大溪威斯汀吃得到

     健康、美味、無負擔江振誠,這位亞洲廚神不只在台灣名氣大,在國際餐飲界的名聲更是非常響亮,他是台灣首位摘星的名廚,在新加坡的「Restaurant Andre」更是連續3年被評選為世界五十大餐廳,《紐約時報》甚至極力推薦是值得搭飛機去品嘗的餐廳之一。  要吃名廚江振誠的菜,要不就是飛去新加坡,要不就是去搶訂位於大直的「RAW」,只不過,「RAW」號稱是全台灣最難訂的餐廳,曾聽聞有人準時中午12點守候在官網訂位網頁不停刷新網頁,1分鐘內所有位置都被搶訂一空!真的超難訂!  世界名廚那麼多,也不乏來台客座的米其林星級主廚,為什麼非江振誠不可?吃他的菜,吃的不是廚藝料理技巧,而是一種情感連結,江振誠曾說:「料理是一個生活態度,也是歷史和人文,每一道菜都有它的起源,這些才是料理的根本,也是最感動人的地方。」  從在地當令食材找美味  江振誠有一套獨創的「八角哲學」,分別是獨特(Unique)、純粹(Pure)、質(Texture)、憶(Memory)、鹽(Salt)、南法(South)、工藝(Artisan)、風土(Terroir),這是激發他創意的根本,透過這套料理哲學,江振誠盡量使用在地食材出發,並找出最適合的料理方式。  這樣的理念,與桃園大溪笠復威斯汀度假酒店秉持全方位健康概念為訴求的品牌精神不謀而合。因此,大溪威斯汀特別邀請江振誠,為館內知味西餐廳設計春季套餐饗宴,結合餐廳特色,以當令食材(Seasonal Tastes)為亮點,清爽無負擔為導向,限量推出六道健康又美味的料理。  春季套餐使用如綠竹筍、玉米雞、原生番茄、紅魽……等當地當季新鮮食材,對不同的食材使用清蒸、煙燻、燉煮及各類烹調方式料理出食材最美的味道;所用的食材充滿豐富的維生素、抗氧化物,也加入如藜麥這類「超級食物」來增加營養度,整個套餐吃起來有春季的清爽、無負擔、美味又營養滿分。  名廚春季套餐限量供應  名廚江振誠春季套餐即日起至6月30日止,於大溪威斯汀知味西餐廳午餐及晚餐時段供應,每套NT$2580+10%,需3天前預訂,每餐期限量12套。雖是限量,可比要訂RAW要來得容易太多!大溪威斯汀公關表示,大溪威斯汀開幕才剛滿1周年,有許多人客人就是衝著江振誠套餐來的。  春季套餐開胃菜「帶殼玉米筍佐開胃泡菜沾盤」,將當季的帶殼玉米筍以火烤方式烘托出鮮甜,佐以微辣泡菜,清爽開胃;「原生番茄/煙燻紅魽/羅勒番茄冷湯」,使用了未基改的原生種番茄,品嘗得到七彩番茄原有的鮮美滋味,佐以稻草煙燻過的紅魽,入口即化;「豌豆/燻蛋/培根奶油泡」把新鮮豌豆以義式燉飯方式燉煮出豌豆的甜嫩,搭配質地輕盈的培根奶油泡,燻雞蛋則扮演了香濃潤滑的催化角色,堆疊出豌豆淡雅、燻蛋嫩滑、奶油濃郁的驚豔口感。  「白蝦/竹筍/燉洋蔥泥」將綠竹筍切成薄片,與白蝦一同清蒸,保留食材的原味,新鮮四季豆以炭烤手法帶出特殊香氣,搭配水田芥做成的泡沫醬汁及精燉洋蔥泥,展現春季獨有的清爽口感;主菜「玉米雞/藜麥/茄子」選用以玉米飼養的雞肉香煎,撒上有超級食物之稱的紅白藜麥,鋪排於嫩雞高湯濃縮醬汁中,茄子泥加入特殊中東香料,味道清新,搭配水田芥、馬鈴薯絲等清爽蔬菜沙拉及香味濃郁的芝麻醬,五味均衡;結尾則是來自法國鄉村的傳統甜點「加州蜜李克勞芙蒂塔與杏仁香緹」,選用當季加州蜜李,味道酸甜,上方佐以香滑的杏仁香緹,搭配撒上抹茶粉的蛋白脆片,嘗起來還帶有淡淡甘菊草香,尾韻留香。  ■Index  ★桃園大溪笠復威斯汀度假酒店‧知味西餐廳/桃園市大溪區日新路166號/(03)272-5056 /周一到周日午餐:11:30-14:00、晚餐:17:30-20:30

  • 《產業》大溪笠復威斯汀總經理,陳孝慈上任

    《產業》大溪笠復威斯汀總經理,陳孝慈上任

    位於桃園的大溪笠復威斯汀度假酒店即將歡慶正式營運周年,負責經營的萬豪國際(Marriott International)集團宣布,任命曾任職台北喜來登、台北君悅酒店的陳孝慈擔任新任總經理,持續帶領飯店提供國內外賓客超優質服務,並為飯店開創嶄新風貌。 大溪笠復威斯汀表示,飯店去年6月正式營運後持續調整最佳營運模式,目前已漸入軌道,今年首季住房率達5成、平均房價達6000元,較去年同期試營運時成長達雙倍。未來除了婚宴、親子及商務客群外,亦將搶攻女性、菁英運動員等族群商機,強化飯店特色定位。 陳孝慈過去曾任職台北喜來登、台北君悅等國際五星級酒店,在餐飲現場管理、會議宴會業務及客房營運等均累積優異資歷。基於其對台灣與亞太地區消費型態的熟悉與市場行銷精準的決策力,萬豪國際3月宣布任命陳孝慈擔任大溪笠復威斯汀總經理。 陳孝慈在飯店業服務超過20年,他表示,飯店是以「人」為主角的產業,自己對飯店業有深厚且特殊的情感,全新的大溪威斯汀團隊將致力創造並參與許多國內外旅客生命中重要時刻的美好回憶,並且持續地傳承讓人感動的服務體驗。 陳孝慈指出,大溪笠復威斯汀為萬豪國際在台首間直營的度假酒店,無論是住宿、餐飲服務、會議宴會、休閒設施等,都必須在飯店市場上展現獨一無二的新風貌。因應市場景氣瞬息多變,雖是一項極富挑戰性的任務,但唯有求新求變,才能脫穎而出。 陳孝慈表示,將善用過去的管理經驗與資源,穩固開發國內既有的商務及親子度假客層,並全方位網羅如粉領閨蜜族群、熱衷運動人士,以及注重休閒品味的高端度假旅客,跳脫舊有的飯店經營思維,有效率的帶領團隊前進,提供超越國際級水準的優質服務。 大溪笠復威斯汀由笠復集團接手鴻禧別館、斥資40億元改裝,飯店設有205間客房,並有空間達1500平方公尺、可滿足企業MICE團需求的7間宴會廳,以及全球威斯汀最大的兒童俱樂部。餐飲則設有中西式2間餐廳,並邀請名廚江振誠合作。 由於一旁即為擁有27洞的同集團大溪高爾夫球俱樂部,大溪笠復威斯汀未來除了既有的親子、商務MICE、婚宴等目標客群,亦將針對女性、菁英運動員、友善動物等市場,規畫閨蜜專案、寵物房等專案,結合名廚江振誠提供的餐飲活動,強化凸顯飯店特色。 為歡慶開幕一周年,大溪笠復威斯汀將結合食、宿、玩,推出一系列超優惠的住宿專案,搶攻國旅商機。未來也將透過一連串密集創新的行銷策略活動,結合桃園當地的觀光資源,強化威斯汀品牌頂級專業的形象,提供消費者最優質的餐飲服務與住宿體驗。

  • 名家作品進駐 桃園市長加持 大溪笠復威斯汀 玩美有藝思

    名家作品進駐 桃園市長加持 大溪笠復威斯汀 玩美有藝思

     耗資40億、經3年改建,結合全球威斯汀連鎖品牌特色與台灣文化風情的「桃園大溪笠復威斯汀度假酒店」12日舉行開幕式,桃園市長鄭文燦、執行董事黃郁婷、威斯汀所屬喜達屋集團亞太區總裁何國祥、世界名廚江振誠等人共同與會,千隻蝴蝶從開幕大門飛出,代表台灣第一間國際連鎖品牌度假酒店躍進台灣休閒度假市場!  曹興誠出借收藏品  鄭文燦表示,笠復集團董事長黃震智長年深耕桃園,將大溪高爾夫球俱樂部改造,還將飯店魔法變身,讓桃園升格直轄市後,有更好的旅遊軟硬體吸引遊客,未來市政府也將規畫結合鄰近的「寄暢園」,讓旅人能來此打球、看畫,享受休閒時光。  除威斯汀酒店所訴求的「For a better you」煥活身心的品牌精神外,飯店主要推手黃郁婷還與台灣在地藝術家合作,如中餐廳「儷軒」所掛的藝術創作《時光之歌》,作者是被譽為「東方馬可波羅」的楊識宏;矗立在大門前的石雕《雲卷》,是出生在花蓮的藝術家董明龍之作,象徵自由的浮雲。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位於1、2樓,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的收藏藝術品《Raging Bull》與《Palabres》,曹原本放置於自家公司,為了讓飯店更具藝文氣息而特地出借。  黃郁婷還請到今年「亞洲五十最佳餐廳」大贏家江振誠以威斯汀酒店獨有的「Superfood」為概念,常態性地為西餐廳「知味餐廳」量身打造、限量推出Superfood套餐,以經國際認證的健康食材為基底,結合桃園、大溪當地食材,如香菇,以保留原始風味的烹調方式,呈現專屬笠復威斯汀獨特的健康風味。  江振誠打造獨門美食  其實,江振誠就是桃園大溪人,但已很久沒回故鄉,所以他很期待這次合作,除了能更常有機會造訪這個充滿兒時回憶的地方,也希望能帶給台灣消費者不同於新加坡「Restaurant Andre」與台北「RAW」的料理體驗。

  • 《產業》大溪笠復威斯汀開幕,攻家庭、MICE客層

    由笠復集團接手鴻禧別館、斥資40億元改裝的大溪笠復威斯汀度假酒店,今日正式開幕迎賓,為台灣首家國際連鎖品牌度假酒店。總經理江培材表示,作為度假酒店,今年目標能以最短時間打進市場,預期國內旅客將占85~90%,目標住房率達50%、平均房價達6500元,客源則鎖定會議MICE及家庭客群。 笠復集團董事長為前普立爾董事長黃震智,2006年接手鴻禧高爾夫球場,比鄰的鴻禧別館則在2011年接手,由專攻飯店管理的女兒、執行董事黃郁婷推動,與喜達屋集團旗下威斯汀品牌合作直營,自2012年起耗時3年改造,包括購地費用在內,合計斥資40億元改造。 大溪威斯汀旁即是擁有27洞的同集團大溪高爾夫球俱樂部,飯店設有205間客房,全數配有獨立陽台,並有4間水療SPA套房、室內外泳池,宴客空間達1500平方公尺、可滿足企業MICE團需求的7間宴會廳,以及全球威斯汀最大的兒童俱樂部。餐飲部分設有中西式2間餐廳,並邀請名廚江振誠合作,推出需先預訂、每日限量20份的「江振誠套餐」。 大溪威斯汀總經理江培材表示,作為台灣首間國際連鎖品牌度假酒店,對於酒店的地點、設施都相當有信心,首年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打響知名度,希望能在最短時間打進市場,預期首年仍以國內旅客為主,國外旅客則會隨著時間而增加,將利用喜達屋系統引進更多客源。 江培材預估,大溪威斯汀首年國內旅客占比估達85~90%,散客與團客占比45:55,團客主要鎖定商務的MICE企業團,至於度假客層則為鎖定家庭客群。首年住房率目標達50%,平均房價則採較保守策略,希望能達到6500元,未來國內外旅客比例則以6:4為目標。 黃郁婷指出,當初未選擇改建,在於難度及限制更高,感謝設計師克服既有建築的限制。飯店與球場亦有所合作,可提供球友、企業及家庭等住宿餐飲服務,雙方均可互補。希望將飯店塑造成台灣獨一無二的高爾夫球場飯店,並與當地景點結合,多加推廣大溪。 黃郁婷表示,選擇與喜達屋合作,主要在於該集團在台品牌據點多,對台灣經營狀況了解最多,而威斯汀品牌強調大自然及健康,最符合飯店定位調性。至於採取直營,主要希望引進國際團隊、學習經營模式,且也能獲得母集團喜達屋較多的支援協助。 配合酒店正式開幕,大溪威斯汀亦將參與20~23日舉行的台北國際觀光博覽會,現場將推出一系列住房餐飲優惠價,包括住房專案買五送一,平均單價僅4999元,餐飲則提供7折優惠。

  • 閩西客家古城長汀 店頭再現風華

    閩西客家古城長汀 店頭再現風華

     閩西客家古城長汀,北宋時期在汀江畔設「店頭街」,逐步發展成鬧市,後隨汀江航運沒落而沉寂,經長汀各界向中共國家文物局力爭,去年不但列入全國15條「中國歷史文化名街」之一,整建後的店頭街,連同長汀古城牆,又回復當年風華,成為長汀的觀光景點。  「店頭」是客家話最好市集商鋪之意,汀江流過長汀,宋代汀江是閩西往廣東沿海的大動脈,汀江畔也發展成「店頭街」;到明、清時期,汀江已成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水路,長汀的「店頭街」也相當繁榮。  1930年代國共內戰,中共在長汀成立福建省蘇維埃政府,長汀也一度成為中共中央蘇區的經濟文化中心,長汀被稱為「紅色小上海」,「店頭街」也被稱為「紅色一條街」。  但隨著汀江航運的沒落,「店頭街」也逐漸沒落,直到數年前中共開始重視紅色旅遊,曾參加25000公里長征的紅軍老幹部也漸凋零,近百歲高齡的老紅軍醫師涂通今寫封信給中共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希望中央重視「店頭街」的保護。  涂通今的建議受到單霽翔重視,前來考察發現深具特色,不僅支持整建列入文化資產保護,於去年列入「中國歷史文化名街」,並前來參加揭牌儀式。  這條約千餘公尺長的「店頭街」,狹窄街道鋪著青石地板,兩層小閣樓建築是磚木結構,飛檐翹角,幾是前店後宅,內有紙扎店、小吃店、豆腐店、酒肆、畫室……,漫步其中彷彿時光倒流。從汀州試院經店頭街到惠吉門,再步上整修後的宋明時期古城牆,一旁是汀江,一旁是明清時代的老舊建築,古意盎然。

  • 客家母親河 長汀孕育古文明

    客家母親河 長汀孕育古文明

     位於閩贛邊陲要衝的長汀,從盛唐到清代是閩西首府,是孕育客家民系的古城。汀江流經閩西客家縣,被喻為「客家母親河」,長汀市人民政府已連續17年舉辦「公祭客家母親河」大典,吸引海內外客家鄉親前來祭拜,且一年比一年盛大。  客家首府 文風鼎盛  1930年代國共內戰初期,閩西一度為中共紅軍所控制,中共也在長汀成立福建省蘇維埃政府,辦公廳舍就設在明清舉辦科舉的汀州試院,現汀州試院已規畫為汀州博物館,內設有汀州客家歷史陳列館、福建蘇區首府──長汀革命歷史陳列館、瞿秋白光輝業績陳列館。  長汀舊名汀州,始建於唐代,唐末黃巢之亂、北宋靖康之難,大批中原難民沿贛江往南逃難至贛州落腳後,部分再翻越到福建武夷山,由贛南到閩西,再沿汀江到汀州定居,因此長汀也是宋代孕育客家民系的重要聚落。  「天下水流皆向東,唯有汀水獨往南。」汀江發源於武夷山南麓,流經長汀、武平、上杭、永定等閩西客家縣後,到廣東省大埔縣三河壩,與梅江、梅潭河匯合成韓江,於汕頭出海。  贛江與汀江都是孕育客家民系的主要河流,因此贛州人稱贛州是「客家搖籃」;長汀人則稱汀州是「客家首府」,汀江是「客家母親河」,從1995年起每年都舉辦「公祭客家母親河」大典,並在汀江畔規畫了客家母親緣廣場,恭塑了一座慈母揹著嬰兒的巨型塑像,每年都以盛大古禮公祭。  蘇維埃政府 成立於此  汀州一直是閩西首府,直到中共統治後,才改到龍岩市,在明、清時代汀州府轄長汀、寧化、連城、上杭、武平、永定、清流、明溪等客家縣,文風鼎盛,共產生2名狀元,309名進士及1752名舉人,其中又以長汀產生70名進士,265舉人,冠閩西8縣。  長汀在清代有鄞江、新羅、森玉、龍山、紫陽、東山、文明、道南、麗澤、觀音、臥龍、正音、朱子、龍江等14家書院,致文風鼎盛;而閩西8縣8邑科舉應試的汀州試院也設在汀州,始建於宋代,是庭院式建築,不僅建築典雅,庭內林木蒼翠,中共在國共內戰初期也在此成立福建省蘇維埃政府。  汀州試院庭園內有兩棵參天柏樹,枝葉繁茂,相傳從唐代就有,一直保護至今,清代著名學者、《四庫全書》總編纂紀曉嵐於乾隆28年(1763)到汀州主考,下榻於此,到雙柏園散步,忽見樹梢有兩個紅衣少女,頗為驚訝,題下「參天黛色常如此,點首朱衣或是君」的詩句。  「送郎出門下廣東,老妹叮嚀三二宗;嘴燥唔敢食冷水,坐船唔敢吹夜風。」「一條褲帶過番邦,兩手空空敢飛天;不怕吃盡苦中苦,自有無窮甜上甜。」長汀位於閩西內陸,早年謀生不易,不少男人年輕時就到廣東或海外打拚,這兩首客家山歌就是心情寫照。

  • 紫金礦山周邊 一座座癌症村

     今年7月3日,大陸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福建上杭紫金礦業爆發毒廢水洩漏事件,嚴重汙染汀江流域,時隔40天後,《南方都市報》記者深入當地調查發現,距離紫金山最近的碧田村,1300餘人口在過去10年已有40人罹患癌症,其中35人去世。  除了碧田村,僅一山之隔的武平縣裡的另一座金屬礦,相繼被3家公司開採,附近的悅洋片村在過去5年內出現6、70名癌症患者,他們大多數死於胃癌、肺癌、食道癌、腸癌。  23歲的周天生患血癌去世了,20歲的周美芳也被血癌奪去生命。她在這片土地上長大,18歲進城上學,去年發現身體疼痛,在醫院檢查出急性血癌,送到福州治療,20多天後就去世了。她的母親竭盡所能向親戚朋友借了20萬元(人民幣,下同),卻沒能力救活她。背負的債務,將成為這個家庭未來生活的重擔。  泡江水 婦女腳長暗瘡  紫金山,位於福建省上杭縣城以北,汀江左岸,山中紅棕色怪石嶙峋,採礦始於宋代,現代工業開採始於1993年。這是一個金銅礦床,上部為金,下部相距50公尺為銅,整個礦區面積超過4平方公里。藏有大陸第一大金礦和第二大銅礦,為閩西寶藏之地。  在汙染事故爆發之前,紫金礦業一直自稱是經濟效益和環境保護雙優的典範,然而,17年來,在這些礦山創造財富神話的同時,附近的農民也正默默承擔汙染的代價。  據報導,即使在最炎熱的夏天,碧田村也很少有穿裙子的婦女,因為她們的腳都被汀江水泡爛了。村民鍾三蓮因為在江水裡洗衣,腳長滿了暗瘡,又癢又痛。  汀江的顏色也令村民們感到害怕。如不颳風不下雨,河水碧綠,一下大雨,河底的沉積物浮現,河水就被染成赤黃。  汀江原是當地客家人的母親河,現在卻成了負擔。在碧田村下游,澗頭村綿延3公里,也是家家戶戶都沿河挖井取水,這些是2、30年前的老井,但幾年前就荒廢,沒人敢喝。  村民說,河裡的魚都死光了。河魚原本是汀江人的驕傲,甲魚一斤能賣70多元,還有鯰魚、鰻魚,魚肉香甜,嫩得像豆腐。7月,他們最後捉到一條半公尺多長的大魚,捉到的時候魚已奄奄一息。  刮風 粉渣漫天飛舞  汀江流域從紫金山到棉花灘河段,流域環境惡化絕非一夕造成。2000年,紫金山金礦爆破後全面露天開採,紫金山頂被削平,成為堆浸和濕法冶金的天然工廠。無須磚瓦,露天堆浸的方式,也就是傳統的濕法冶金。多篇紫金礦業董事長陳景河的人物專訪中,都曾記述他打破了業內專家關於「南方潮濕多雨,紫金山地形險要,不適合採用堆浸工藝」的常規判斷。  在紫金礦業擴產之後,碧田村環境便逐年惡化。碧田村位於紫金山的西南方,只要刮大風,從紫金山上吹下來的礦粉渣便漫天飛舞,嚴重的時候甚至看不清紫金山上的房子。  去年,紫金礦業才出錢補助碧田村裝設自來水管線,但今年,水樣本送去化驗後卻被檢出水質不符合標準,如今,自來水都被村民用來沖廁所,手頭較寬裕的村民,則和大陸城市人一樣買礦泉水喝。  紫金山以及周邊礦山的開採,早已改變了汀江流域沿岸農民的生活,碧田村只是一個縮影。碧田村的癌症患者大多是食道癌、肺癌、胃癌,有很多人遠赴北京、上海治療,治得傾家蕩產,依舊無力回天。  生水放一夜 竟生鏽  大陸衛生部從未發布過大陸的癌症發病率資料,但根據2008年第5屆大陸腫瘤學術大會上公布的統計數據,近20年來,大陸的癌症發病率約在0.1%至0.15%之間,而碧田村的發病率是這個數字的3倍,最靠近礦山的一個自然村發病率幾乎在10倍左右。  在距離紫金山不到1公里,相鄰的武平縣悅洋片村,水源、農田幾乎全遭重金屬汙染,村民用了幾10年的老井水不能喝了,家家戶戶挖的水井也不能吃,生水放置一夜後,竟然還會生鏽!  無證據 村民索賠無門  悅洋片村已然成為名符其實的癌症村,它是汀江生態惡化的真實寫照。悅洋片村有3個行政村,共3000多人,過去5年,已死了6、70個癌症患者,很多患者是夫妻或兄弟,最年輕的癌症患者只有18歲。  管仰文和管勝文是親兄弟,分別於2002年和2006年去世,去年,他們的妹妹官春春也檢查出血癌。官中文和林金娣是夫妻,一個得胃癌和肝癌,一個得了乳腺癌,他們的獨子成了孤兒。而周仁喜和邱永招夫婦,也先後因為癌症去世。  因重金屬汙染而罹癌,悅洋片村村民卻索賠無門,一是他們很難有能力證明癌症和環境關係;二是,礦山前後換過3家企業,責任歸屬難以明確。

  • 紫金毒水案 上杭環保局長下台

     大陸最大黃金生產企業──紫金礦業,7月3日突發含銅酸性廢水滲漏,導致福建棉花灘庫區死魚和魚中毒約達190萬公斤;據了解,上杭環保局長因此辭職,公安機關也於15日對外宣布將廠長林文賢、副廠長王勇以及環保車間主任劉生源等3人進行刑事拘留。  福建上杭縣政府15日晚間召開記者會,副縣長梁八生宣布,上杭縣環保局局長陳軍安引咎辭職,經貿局局長黃仲華停職檢查。上杭縣公安局政委溫松興說,目前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  據中新社報導,事故原因主要是因為紫金礦業銅礦濕法廠防滲膜破裂,汙水經由人為非法打通的排洪洞和觀察井洩露進入汀江流域,導致河水汙染造成致大面積魚類死亡。有關單位這幾天忙著打撈死魚、防止死魚進入市場;並持續每天對外更新汀江水質和自來水水質檢測情況,並清查是否有其他滲漏情況。  據了解,2009年9月福建省環保部門檢查紫金礦業時,就發現排洪洞有超標汙水排入汀江,但至今企業仍未改善。  這起滲漏事件令外界質疑官商之間不單純,媒體問,滲漏事件為何在發生9天後才對外公布?紫金礦業證券部總經理趙舉只說,「維穩為重」。  至於媒體追問,政府的記者會為何選在12天後的深夜23時45分舉行?上杭縣縣委常委宣傳部長張躍龍連忙說,「一切都是由上頭安排的」,隨後相關官員迅速離開會場。

  • 紫金礦業汙水滲漏 魚損378萬斤

     大陸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福建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7月3日發生汙水滲漏,造成汀江流域局部嚴重汙染,部分江段出現大量死魚。初步統計,汀江流域僅棉花灘庫區死魚和魚中毒約達378萬斤。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大陸福建省環保廳12日指出,此次汙染事故其實發生在9天前,即7月3日。當天下午,銅礦濕法廠崗位人員發現儲存待處理的汙水池水位異常下降。調查發現,汙水池中含銅、硫酸根離子的酸性廢水外滲,通過排洪涵洞排入汀江。  紫金礦業是大陸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有第一大金礦之稱,位列全球500強。昨日在A股和H股上市的該公司突然停牌一天,盛傳與突發的汙染事件有關。  滲漏事件發生9天後,紫金礦業才正式對外公布,引起人們普遍質疑。據紫金礦業公告表示,滲漏事故主要原因是前階段持續強降雨,導致溶液池區域內地下水位迅速上升,超過汙水池底部標高,造成上下壓力不平衡,形成剪切作用,致使汙水池底墊多處開裂,從而造成汙水池滲漏。  截至昨日,永定縣洪山鄉碼頭多達30人的打撈隊將打撈上來的死魚過秤,初步估計死魚和魚中毒約達378萬斤。  目前,當地居民普遍關心的是,遭汙染的汀江水是否能安全飲用。  事實上,紫金礦業並非首次發生環保事故。就在今年高考前不久,福建省上杭縣20多所中學突然收到當地教育局發出臨時緊急通知,指示參加高考的學生不要隨意吃魚。據消息透露,原因在於受汛期影響,紫金礦業位於福建省武平縣的一個尾礦庫大量含有重金屬物質的滲漏液流入汀江,造成魚類大量死亡。  這也是紫金礦業在今年5月被大陸環保部通報批評後,再度因汙染問題身陷「環保門」。在《關於上市公司環保核查後督查情況通報》中,11家存在嚴重環保問題的上市企業被批評,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因存在7項未按期完成整改的環保問題而名列榜首。  目前,大陸上杭縣政府正以挖坑深埋的方式,對大量死魚作無害化處理。至於汙染事件推遲9天才發布的真相到底為何,有關當局持續關切中。

  • 礦業汙水滲漏 大量魚屍浮汀江

     根據最新資料,大陸福建省南部的汀江流域,以及較下游的永定縣棉花灘水庫區,出現大面積的死魚和大量江魚中毒浮起的情況,初步估計死魚和中毒的江魚,約達一百九十萬公斤。本起汙染的源頭,是上杭紫金礦業集團旗下一銅礦溼法廠汙水池,三日下午突發的含銅酸性廢水滲漏,雖不含劇毒物質,但滲出酸水量約有九百一十萬公升。  紫金礦業乃大陸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在上海與香港公開上市,周一上午紫金礦業發出公告稱,將發布屬於股價敏感資料公告,滬港兩地A、H股全日停牌。停牌是否涉及公司汙染的報導,紫金礦業未做出正面回應。  昨日公開的汙水滲漏事故通報內容顯示,七月三日下午三時五十分,紫金山銅礦溼法廠人員,發現汙水池待中和處理的汙水水位異常下降,且有廢水自廢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  專家初步研判,是廢水池防滲膜墊層異常擾動,導致防滲膜局部破損,廢水滲漏到廢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廠方雖立刻圍堵滲漏廢水,並回抽滲水,隔日下午二時後也確定滲漏廢水未再流入汀江,但外滲量初估仍達九百一十萬公升。汙染區江水酸鹼值,四日起經連日監測,八日陸續恢復大陸三類地表水環境標準(酸鹼值六—七.二二間)。  不過,福建近期暴雨侵襲,汀江水位暴漲,棉花灘水庫曾多次洩洪,因而汀江河下都庫區網箱魚類出現異常、死亡現象,棉花灘水庫區大面積的死魚和中毒的江魚,也達一百九十萬公斤。  有關單位已著手打撈死魚、防止死魚進入市場;飲用水的部分,每日對外發布汀江水質和自來水水質檢測情況,並清查是否有其他滲漏情況。

  • 「夠壞堂」果真詐欺 假消費刷卡4億

    「夠壞堂」、「棒棒堂商店」、「髦髦堂」、「金玉滿堂設計事業公司」、「英屬馬汀商店」、「八號分機國際有限公司」負責人胡晶南、江雲卿夫婦,涉嫌利用員工、親友假消費真刷卡,九十七年至今不實刷卡金額高達四億元。 刑事警察局偵七隊接獲線報,指高雄地區有詐欺集團利用自家經營的公司刷卡機,假消費真刷卡,向銀行套取現金,再以刷卡虛增的不實業績,向高雄地區大型銀行信用貸款,取得現金周轉。 昨天上午,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楊境碩指揮警方兵分多路,在財團法人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人員協助下,將胡晶南(四十一歲)與江雲卿(四十一四歲)及其他十名嫌犯拘提到案,帶回刷卡機、信用卡交易明細、公司帳冊。 警方發現,胡姓夫婦與員工、員工親友共十二人,持信用卡到自家公司交互刷卡,去年整年刷卡金額達七千八百萬元,形成自己開店、自己刷卡的虧本情況。 光是胡嫌本人就申請廿八張信用卡,去年刷卡一千兩百次,還有員工一張卡一年內刷了近九百萬元,項目有皮包、皮鞋、襯衫等低單價日用品,原本商品標價僅千元,卻刷了上萬元,明顯與刷卡次數及金額不符。 胡嫌坦承因為公司欠缺現金,才會出此下策,找員工配合,他每個月按時發薪水,並償還卡債及利息,累計刷卡四億元,目前還有兩億尚未償還。 警方表示,員工及員工的親友願意刷卡配合,都相信老闆是為了公司經營,但違反商業會計法、銀行法、詐欺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