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求償一億的搜尋結果,共10

  • 被誤認搶匪 美男求償一億

    美國有一名男子到銀行卻被行員誤認為搶匪,通報警方後將他逮捕,男子事後不堪受辱,認為精神受到侵犯,提出告訴求償一億。 \n2008年,當時46歲的美國佛羅里達州男子瓦蘭達雷斯(Rodolfo Valladares)去美國銀行兌換100美元支票時,因為和銀行搶匪嫌犯戴類似的帽子,被行員按鈴通報警方,過幾分鐘後瓦蘭達在眾目睽睽下制伏在地還戴上手銬,甚至在慌亂之下腦袋被踢了一下。瓦蘭達表示,因為腦袋被踢,至今還有視力模糊、頭疼焦慮症等後遺症。 \n一審時法院陪審團判定賠償他330萬美元(約台幣一億元),現在這個案件已經交由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審理,還未定案。 \n

  • 基亞告媒體 求償一億

    基亞告媒體 求償一億

     基亞生技昨(18)日對財訊雙週刊正式按鈴提告刑事加重誹謗罪,並提出民事訴訟求償新台幣1億元;大股東云辰也至台北地檢署按鈴告發,請求地檢署調查釐清,是否有禿鷹集團介入。 \n 台北地檢署發言人襄閱主任檢察官黃謀信表示,檢方收案後將立即分案偵辦;北檢目前僅由當事人申告財訊疑涉不實報導的誹謗罪案,迄未收到任何主管機關有關基亞股遭禿鷹放空或公司內部炒作的移送案件。 \n 基亞表示,財訊第457期「獨家揭露美國官方報告,踢爆基亞坑殺小股民內幕」,引用「中國廣西醫院的論文」,冠以「美國NIH官方報告」之名,並刻意曲解論文內容為PI-88無效;罔顧基亞已有多項營運項目的事實。 \n 基亞說,財訊誣指基亞公司為「只靠一顆沒人懂的PI-88新藥走江湖的公司」,進而拼湊坊間流言,以不實內容誣指基亞進行中PI-88臨床試驗三期研究為「大騙局」。 \n 由於市場傳言,基亞疑似有大股東涉入炒股,基亞大股東云辰與董事黃子亮,昨天也公開表示,今年3月基亞股票上漲以來至今,未曾賣出過任何基亞股票,自己完全是事件的受害人。因此,云辰及黃子亮昨天也委託律師向北檢告發,請求地檢署調查釐清是否有禿鷹集團操縱市場的違法行為。

  • 社會大小聲-江案求償 司改會批國防部脫靶

    前空軍士兵江國慶錯殺案,國防部刑事補償江家一億多元後,啟動訴訟追償機制,向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六人求償,台北地院十六日再度開庭。國防部對提出訴訟求償的法律關係,仍然無法明確說明,民間司改會批評「脫靶演出」,付出的一億元冤賠金,恐怕追償無望,全民負擔。

  • 男童遭教師性侵 108萬國賠全民埋單?

     中市某國小多位男童遭教師性侵案,該位教師已被法院判刑,目前服刑中;市議員何敏誠、張廖萬堅昨日痛批,市府為此案國賠一○八萬元,用納稅人的錢為性侵教師埋單?法制局長林月棗說,市府將全額向加害者求償。 \n 何敏誠指出,市府今年度財政支出國賠就付出兩億多元,明年度預算只編列一億五千兩百多萬元,恐怕會不敷需求。張廖萬堅認為,市府國賠不應「大小眼」,某位專員跌倒「協議賠償」六十六萬元;何厝國小外一名婦人跌倒,卻認為沒有責任不予國賠。 \n 張廖萬堅說,婦人跌倒只派三位主管致贈三萬元慰問金,兩年後地方法院判定市府須國賠廿三萬元,他要求追究當初相關人員行政責任。林月棗說,該案賠償義務機關是學校,市府已針對各賠償義務機關加強教育訓練與宣導,「該賠就要賠!」林月棗表示,一○一年度原本編列八千萬元國賠準備金,因九二一豐原聯合市場倒塌案判決確定,市府要賠兩億三千萬,又追加預算一億八千五百萬元;縣市合併至今,市府共國賠兩億五千三百多萬,扣除聯合市場國賠,市府國賠支出只有一千八百多萬元。 \n 林月棗強調,某專員跌倒請求國賠案,市府國賠六十六萬元,並已向清潔公司全額求償,清潔公司也已支付六十六萬元給市府;先以國賠補償受害人,避免孩子與家長經歷法律纏訟,市府全額向加害者求償。

  • 中石化汙染 南市求償逾一億三千萬

     「世紀之毒」中石化安順廠土壤汙染案,台南市政府環保局再向該公司求償九十七、九十八年度代執行的應變必要費用一千六百零九萬元,累計求償總金額高達一億三千三百零四萬多元,已創下土壤汙染基金設立以來,全台最高金額求償紀錄。 \n 九十六年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中石化必須概括承受汙染行為人的責任後,環保局即依土壤及地下水整治法,先向中石化求償九十二年至九十五年間代為執行的汙染緊急應變及整治費用八千八百七十八萬多元、九十三年間移除安順廠周邊北汕尾二路高濃度戴奧辛汙染物的電力、電信及自來水管線遷移費用八百廿四萬元、汙染介質安置工程費用一百九十五萬多元、九十四年至九十七年間代執行的應變必要工程及相關措施費用一千七百九十六萬餘元,合計一億一千六百九十四萬多元。 \n 日前環保局又向中石化求償九十七年至九十九年間執行整治工程監督管理及相關應變必要措施費用,經該公司多次陳述意見並調閱相關卷證資料後,最近終於確定應繳納一千六百零九萬多元。 \n 環保局強調,中石化安順廠超高濃度的戴奧辛及汞汙染世所罕見,土壤、底泥、生物魚體全都遭到汙染,中石化應適時調整企業立場,儘速完成場址與周邊高汙染潛勢區域的調查及整治,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 天堂不撤守-期待司法院真誠啟動冤獄追償機制

     空軍士兵江國慶十四年前因姦殺女童罪被處決,今年九月軍事法院改判無罪,並啟動賠償機制。國防部日昨宣布,依刑事補償法所支付的賠償金一億三一八萬五千元,將向國防部前部長陳肇敏等八名涉及構成冤獄的軍官求償,並已對八人提出假扣押聲請。國防部積極作為,當然不能說不是一種新法時代的嶄新進步。但在非軍事審判的一般司法體系,司法院是否也已全面啟動進步作為呢? \n 誠然,司法人員是人不是神。因此,司法失誤應是司法運作上所內含的風險,本質上是一種國家機器失靈,但是國家仍然不能放棄透過「司法」來落實正義。至於人民因這種司法本身所潛藏的風險所生損害,則視是否「超越一般應忍受範圍的特別犧牲」標準加以補償。 \n 另方面,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從刑案偵審源頭,根本地避免冤獄發生。而其中,重要機制之一,就是要讓司法人員為自己的故意或重大過失行為負上連帶責任。否則,缺乏強有力的約束力量,促使司法人員謹慎勿製造冤獄,將長期製造了三重不正義。 \n 第一,對人民不正義,為什麼個別司法人員的個人失職,要全民埋單?第二,對冤獄受害者不正義,冤獄補償究其實質,只是「替代式的補償」,並不能因此換回受冤者青春名譽。當受冤者因司法人員怠惰失職,付出青春流逝、家庭破壞等不可回復的傷害,這位怠惰失職的司法人員卻可逍遙(冤獄賠償)法外,不受追償的懲罰?第三,將變相鼓勵不正義,造成更大的冤獄。試想,司法人員失職怠惰造成冤獄卻不需負起任何責任,那麼對於少部分漫不經心、荒怠職務的司法人員,不啻是一種變相的鼓勵。 \n 由此可知,冤賠追償機制,對於維護司法正義有至關緊要的約束力量。事實上,不論是今年九月一日之前的冤獄賠償法,抑或是現今的刑事補償法,這個重要的求償機制始終都是存在的,欠缺的只是落實執行。 \n 新法時代伊始,軍事審判體系已有幡然作為,我們除了持續監督並要求司法院也要確實啟動一般司法體系的冤賠追償機制外,仍有幾點配套或可提醒供參: \n 首先就是時效問題。刑事補償法第卅四條規定,補償經費由國庫負擔,但執行職務的公務員,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而違法,致生補償事件者,補償機關於補償後,應依國家賠償法規定,對該公務員求償。求償權自支付補償金之日算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n 換言之,求償只有短期時效二年,如果司法院不及時監督所屬注意,「二年」一溜煙就過去了,屆時又將造成另一個怠忽失職,形成司法沉痾、官官相護的惡性循環。 \n 再者,則是求償審查委員會的組成及其決議門檻。為了提昇求償審查委員會決議之公信力,去年三月司法院已修正了冤獄賠償事件求償作業要點,增訂院長應遴聘社會公正人士擔任委員,且不得少於委員成員二分之一之規定。(新法)刑事補償事件求償作業要點亦延續了此項進步修正,這是應予肯定的。但是「求償審查委員會開會時,其決議應有委員三分之二之出席,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之同意行之」規定,實在令人失望。畢竟,求償要件已只限縮在執法者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才有對其追償的問題了,如再加上這個認定決議的高門檻,會不會變成是虛晃一招,根本架空冤賠追償機制的精神?應該嚴肅釐清。 \n 此外,雖然國防部已經有了好的開始,但是,畢竟約束怠惰失職司法人員的求償權,這柄「尚方寶劍」已躺在劍匣中一躺五十年,今日全新啟封,這也顯示「官官相護」文化在司法界沉痾之深。因此,為了要引進社會對求償審查委員會審查品質的重視,形成一股外部監督改革的力量,筆者鄭重請求司法院等相關司法單位,應該儘速建立機制,即時公開求償審查委員會的審查過程及會議記錄,供社會大眾審閱,以回應民眾知的權利,並確保落實司法改革。(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聯盟球團 向組頭、球員求償四億元

     板橋地方法院昨天一審宣判中華職棒二○○九年「黑象事件」假球案,涉案球員陳致遠、張誌家、蔡豐安等前大咖球員,被判之刑期與罰金,是歷次假球案最重的一次。中華職棒聯盟會長趙守博昨天重申,將對打假球的組頭與球員提出民事求償。據統計,加上聯盟與獅、牛、桃猿(前熊隊)求償金,總額約四億多元。 \n 據悉,聯盟、獅、牛、猿三隊已透過法律途徑向涉案人提出民事求償,其中聯盟對組頭與球員在內共五十六人求償二億多元;牛隊對謝佳賢等十多人,求償一億多元。四隊唯一未捲入「黑象事件」的獅隊以假球案「受害者」為由,對黃俊中等十五人求償二千三百餘萬元。 \n 率先對許文雄提出民事求償的桃猿隊,一審雖敗訴,但是對黃俊中等十多人的求償案還在訴訟中,金額近一億元。聯盟與三支球團的求償金額合計約四億,中職四隊僅象隊還沒有求償動作。 \n 象隊有十多位球員捲入「黑象事件」,領隊洪瑞河則說,「尊重司法判決」,希望重判讓大家引以為戒,日後不再發生類似案件。

  • 李婉鈺駁陪睡 控《壹週刊》求償一億

    李婉鈺駁陪睡 控《壹週刊》求償一億

     遭《壹週刊》報導「陪睡抵債」的新北市議員當選人李婉鈺,昨駁斥報導內容是「極具下流、惡劣、卑劣的指控。」她說,林姓男子多次以簡訊騷擾她,雙方絕無借貸關係,已對《壹週刊》提出加重誹謗告訴並求償一億元。 \n 以「你願意,我願意」口號,在新北市議員選戰中脫穎而出的李婉鈺,在即將宣誓就職前夕,《壹週刊》報導指她與已婚的林姓男子爆發婚外情,甚至傳出兩人在協商四千萬元債務時,她曾說出「陪睡一次抵債一百萬」的情節。 \n 李婉鈺昨強調,兩人絕無不倫戀,更不是男女朋友;她說,林男精神很不穩定,常半夜傳簡訊給她,對她造成很大的精神騷擾,最後才決定致電林的妻子,「沒想到這一招完全沒有效」。 \n 李婉鈺說,林男是她就讀文化大學研究所時的學弟,他會調查她的課表,定時出現她會在的地方,「跟我一起上課的人都知道這號人物」,他剛開始是買咖啡請大家,後來卻出現精神不穩定情況,至於所謂婚外情,「都是他的妄想症」。 \n 李婉鈺希望週刊盡速公布「陪睡一次抵債一百萬」的錄音。另外,週刊將照片移花接木手法影射她,報導內容有損她新科議員形象,決定對《壹週刊》提告。 \n 《壹週刊》總編輯邱銘輝表示,有關李、林間的債務糾紛,法院已有兩起判決定讞案,雙方債務至少有六百萬;李女雖否認婚外情,但林男證實陪睡一次抵一百萬的說法;至於林男被打的報案,警方仍查證中。該週刊報導都有根據,不知李女為何提告,但仍尊重其提告權利。

  • 防弊 雄檢建議向被起訴者求償

    La new熊隊球團五日拜會高雄地檢署,雙方將合作建立球團防弊機制,透過政風等聯繫平台,如風聞球員行為異常,及早提醒球團防範。雄檢也建議所有球團,如球員涉案遭起訴,球團可提附帶民事賠償,提出一、二億求償要求,以此殺雞儆猴,杜絕球員涉弊。 \n熊隊副領隊蘇敬軒率領行銷業務部副理浦韋青、國際事務組管理師李崇德,拜會檢察長江惠民與主任檢察官高大方,雙方建立共識,雄檢願仿企業結盟方式,加強與球團交流,協助球員抗拒外界誘惑,對意圖染指的黑道及組頭或涉案球員嚴加查緝。 \n江惠民建議,各球隊應多培養陳金鋒、彭政閔這種指標性球星,從提升球員素質做起;檢方由高大方率檢察官與熊隊互動,除安排座談、友誼賽、邀情球星參與公益,熊隊有任何法律問題,都可向雄檢請教,這次見面雙方先進行基本認識、瞭解球員。 \n蘇敬軒表示,目前整個球隊狀況良好,球員練習不因簽賭案打折,目前熊隊僅張誌家接受調查,未來如何處理將等結果出爐再說。 \n他也提到,提升球員素質需要時間,趁此時機淘汰劣質球員,聯盟也應建立自由球員制度、落實二軍制度;以熊隊來說,球員常在夜晚到練習場打擊,他們瞭解只要鬆懈或表現不佳,就會調二軍,球團也鼓勵老婆陪在身邊,「嚴加看管」讓球員專心打球。 \n本身也是熊迷的高大方表示,未來熊隊比賽,檢方都會注意,起碼有嚇阻作用,聯盟及球團也應對犯案球員提出高額求償,不然只是解職,將來其他人仍有可能再犯。例如這次,球團就可針對被起訴的球員提出民事求償,求償一億或兩億,讓球員不敢造次,也有殺雞儆猴功用,繳不出來就查封財產,徹底根治。

  • 杜麗華按鈴控告 求償1億

    花蓮縣長選舉競爭白熱化,選將動作不斷。國民黨參選人杜麗華廿一日到花蓮地檢署按鈴控告週刊,並求償一億元。無黨籍參選人張志明爭取興建「蘇花高」,遞交請願書給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高揚昇,不忘質疑杜麗華操守。 \n國民黨花蓮縣長參選人杜麗華被檢舉擔任縣府農業局長期間,出國行銷農產品標案疑涉圖利廠商,赴英考察則涉向農會總幹事溢收經費。杜麗華廿一日到花蓮地檢署按鈴控告媒體,並求償一億元,作為公益基金。 \n杜麗華上午由競選總部主任委員葉金川及總幹事蘇明國陪同舉行記者會,強調自己的清廉不會讓馬主席及花蓮人失望。 \n杜麗華表示,檢舉內容早在黨內初選時就有黑函在外散布,她強調如果有確切不法證據,為何不直接具名交給檢調? \n此外,自己只是縣府一級單位主管,上有長官、下有承辦單位,又有主計單位在審核監督,一切依法行政,自己的人格與行事絕對禁得起考驗。 \n脫黨參選的張志明在遞交請願書時表示,如果媒體報導屬實,對馬團隊形象殺傷力很強,有些該迴避的地方,當事人應該再說明清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