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汞汙泥的搜尋結果,共07

  • 黑心砂石場 回填毒泥牟暴利

    黑心砂石場 回填毒泥牟暴利

     南投地檢署指揮縣刑警大隊、保七及地方警力,12日在名間鄉查獲砂石場涉回填有毒廢棄物牟取暴利案,共拘提、傳喚林姓、黃姓主嫌等14人,2名主嫌因犯行重大,南投地院依違反廢棄物清理法裁定羈押禁見。 \n 警方調查,56歲砂石場林姓女負責人、及58歲黃姓丈夫、30歲兒子從6年前開始,即利用名間鄉濁水段開設的砂石場作黑心生意,以合法掩護非法,先挖取砂石場內土石販售後,再回填工業棄土牟取暴利。 \n 檢警於年初掌握可靠線索,由檢察官陳振義指揮刑事局、縣刑警大隊偵一隊及偵三隊,以及南投、草屯、信義和埔里分局,與保七總隊第三大隊第二中隊等單位員警,組成專案小組共同偵辦。 \n 經半年蒐證,12日兵分16路搜索,在砂石場現場開挖採樣,挖出長11公尺、寬12公尺、深6公尺之汙泥掩埋場,內有黑色或綠色,泛出惡臭的汙泥及營建廢棄物,估計約為680公噸。 \n 隨後在砂石場另端開挖,又發現有綠色汙泥、集塵灰、爐渣等約1331公噸,且疑似含重金屬及毒性;已採樣鑑驗。 \n 警方調查,其犯罪模式是以載運砂石往北部縣市卸貨販售之後,再前往桃園、新竹一帶以每立方公尺1000元的價碼承接俗稱「臭土」之廢棄汙泥,並疑載運含汞汙泥,每立方公尺價碼高達3000元,估計不法獲利超過數千萬元。 \n 專案小組已在廠房中搜出汙泥承運合約書等證物,將繼續擴大追查是否有不法集團涉案。

  • 亂倒汞汙泥未清 臭到恆春人抓狂

     「實在太臭了,聞一下就快昏倒了!」恆春鎮德和里坪頂路一處荒地,遭不肖業者傾倒汙泥廢棄物,臭氣沖天,聞一下就頭暈目眩,居民人心惶惶,懷疑是汞汙泥,更擔心會汙染地下水。環保局已將汙泥採樣送驗,不過居民對政府未儘快清理汙泥感到十分憤怒。 \n 半個多月前,德和里坪頂路附近居民忽然聞到一股刺鼻味,尋跡發現一處荒地竟被倒灰色和紅色廢棄汙泥,臭不可擋。許姓居民說,汙泥被太陽曝曬會冒煙、冒泡,發出可怕臭味,只要在旁邊站個1分鐘就開始頭暈、噁心難過。 \n 居民說,業者是趁晚上傾倒廢棄汙泥,向縣府環保局檢舉埋伏3天終於抓到2名現行犯,將汙泥採樣帶回檢測。不過居民抱怨,經過10多天環保局還未驗不出是什麼東西,也未將汙泥清除,人被臭到快要抓狂。 \n 恆春鎮民代表盧玉棟說,由於汙泥傾倒處位於上游,若汙染地下水,恐怕不只德和里,連四溝、龍水等里都可能遭殃,後果相當嚴重。 \n 環保局稽查科長余東壁說,嫌犯已依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移送法辦,整個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傾倒現場已是「刑案現場」,必須要有檢察官指示,才能進行後續動作。環保局也希望能儘快還給民眾乾淨環境,亦會要求土地所有人或傾倒者負責後續清理。

  • 汞汙泥運枋寮?屏縣府斥抹黑

    「反毒害、反出賣,汞汙泥滾出去!」屏東縣枋寮、萬丹、新園、新埤等四鄉約五百名鄉民十七日到縣府抗議,指縣長曹啟鴻計畫就地熱處理赤山巖汞汙泥,並把毒渣運到枋寮去,大家未見曹啟鴻出面說明,揚言要帶更多人前來抗議;行政處長蘇明南表示,這些全是抹黑、誤導的錯誤言論。 \n「曹啟鴻,出來!」四個鄉的鄉長與抗議群眾,在縣政府大門口舉抗議布條、標語高聲吶喊,並滾動六個大鐵桶表達要送汞汙泥給曹啟鴻,群眾邊鼓譟邊向前行,一度與警方對峙。枋寮鄉民代表會主席鄭永章手持陳情書,跳上鐵桶用大聲公向縣府嗆聲,指縣府在汞汙泥固化招標書中,明明寫著熱處理後的汞毒渣,將暫存枋寮垃圾掩埋場,勢必對枋寮與鄰近鄉鎮構成重大危害。 \n縣長候選人周典論指出,曹啟鴻處理汞汙泥一路在欺騙屏東人,他在去年十一月廿七日答詢議員黃坤能質詢時,親口說「就地燃燒解決」;縣府固化處理標案中,清楚提到固化處理後的殘渣是放在枋寮衛生掩埋場暫時貯存;熱處理後的殘渣無毒?根本是在欺騙屏東人。 \n周典論強調,鉻正是現在台南無米樂事件中,被發現汙染農業的汙染源,汞汙泥抽出汞後還是含有鉻等眾多重金屬,曹啟鴻要境外處理證據在哪裡?請他在三天內提出楊秋興同意書,否則就是欺騙屏東鄉民。 \n環保局長林雅文表示,十七日發包是汞汙固化及最終處理標案,固化標必須先發包出去,才能跟台塑談熱處理時間,不過昨天汞汙泥固化及最終處理標案,因沒有廠商投標而流標,將請環保署向有資格廠商洽詢不標理由,及是否修改標案細節。

  • 汞汙泥傳改埋枋寮 鄉民抗爭

    汞汙泥議題在選前持續發燒!屏東縣政府為委託廠商將汞汙泥固化處置,計畫在十七日上午公開招標,但卻傳出環保局預計將汙染殘渣運至枋寮就地掩埋,引發包括萬丹、新園、枋寮三鄉民眾的強力反對,揚言如果縣府執意要進行,絕對不惜抗爭到底,副縣長鍾佳濱則出面澄清。 \n延宕超過十年的赤山巖汞汙泥及重金屬等有害事業廢棄物掩埋案件,政府雖已斥資鉅款,完成階段性處理工作,但這八千兩百三十八噸的汞汙泥,仍封存不動保留在三百九十三只貨櫃及八百九十一個太空包內,等待處理。 \n八成民眾使用地下水 擔心受汙染 \n經過長年日曬雨淋,不少貨櫃已出現鏽蝕狀況,新園鄉長周永霖質疑可能已有汞汙泥伴隨雨水汙染當地土壤;他說,鄰近新園、萬丹兩鄉是全縣穀倉,甚至超過有八成民眾使用地下水,如果縣府委託廠商沒有能力處理,後果將不堪設想。 \n縣長參選人周典論也抨擊現任縣長曹啟鴻說,自許環保鬥士,但在立委及縣長任內,卻無法將汞汙泥送回高雄處理;他並說,這本來是高雄縣運來廢棄物,但幾年前要運回高雄縣處理,卻因高雄縣民反彈而作罷,難道可憐的屏東人就要無奈接受嗎? \n副縣長鍾佳濱昨天出面澄清,汞汙泥高溫加熱毒物會四散,屏東縣境內沒有處理這種技術廠商,汞汙泥固化處理最終處理場也不能在屏東,現在有人利用選舉操作拋出議題,無疑是要阻撓十七日固化廠商發包作業。 \n副縣長澄清 指為選舉操作議題 \n綠營議員林枝讚、盧同協表示,他們從小住在萬丹,非常清楚汞汙泥危害,正當汞汙泥固化處理要發包時候,現在丟出這個議題,等於是政治汞汙泥,只要汞汙泥一天不運出,萬丹、新園居民即全部生活在驚慌之中。

  • 選舉看板-赤山巖汞汙泥 藍綠交鋒

    屏東:赤山巖汞汙泥議題,已成屏東藍綠選戰的交鋒議題,幾名國民黨籍鄉長、議員昨日再度到赤山巖履勘,要求縣府「盡速處理、境外處理」。縣府則回應,主導汞汙泥處理的是環保署,縣府四年來協助配合,「境外處理」原則不變。

  • 汞汙泥議題 屏縣選戰藍綠交鋒

    高雄大寮毒鴨事件越演越烈,屏東藍營也趁勢拋出汞汙泥議題,質疑縣長曹啟鴻執政四年,對縣內汞汙泥視而不見,等到選舉前夕,才突然冒出早已進入實質處理階段;但綠營則以清運汞汙泥的主政單位是環保署來回應,且已進入籌畫移除動作。 \n十年前遭揭露的赤山巖遭傾倒汞汙泥及重金屬等有害事業廢棄物案件,政府雖已斥資鉅款,完成階段性處理工作,但這八千兩百三十八噸的汞汙泥,仍封存不動的保留在三百九十三只貨櫃及八百九十一個太空包內,等待處理。 \n擔心汙染穀倉土壤 \n議員李香蘭說,雖然汙染物完整封存,但經過長年日曬雨淋,不少貨櫃早已出現損毀,擔心汞汙泥伴隨雨水汙染當地土壤,恐怕造成民眾危害;還說,鄰近新園、萬丹兩鄉,是全縣穀倉,除了稻米外,還有紅豆等作物,加上兩鄉超過八成民眾還是使用地下水,如不妥善處理,後果不堪設想。 \n綠營則強調,清運汞汙泥的主政單位是環保署,目前已達成採取快篩熱處理加上固化最終處理方式,且完成運輸標的發包作業,近期內會展開移除;但議員潘裕隆請曹縣長向縣民完整報告汞汙泥的處理情形,不要把大家矇在鼓裡。 \n鄉民期待徹底解決 \n隨著選舉日期越來越近,藍綠砲火猛烈交鋒,但看在縣民眼裡,新園鄉社區健康營造中心執行長陳光熙表示,每到選舉就有人會拿「冷飯熱炒」,不過在地鄉民還是非常期待,希望事件能有機會徹底落幕,就看這次是再度落空還是能美夢成真。

  • 選舉看板-新園汞汙泥案掀論戰

    屏東:新園鄉汞汙泥案再成話題!屏東縣長參選人周典論陣營質疑現任縣長曹啟鴻執政四年,對汞汙泥視而不見,綠營則回應該案已完成初步發包程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