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江中的搜尋結果,共16

  • 劉駿耀1年前預告「有大事」 全面封口病情原因曝光

    劉駿耀1年前預告「有大事」 全面封口病情原因曝光

    名嘴劉駿耀消失螢光幕許久,今日傳出他昨晚因胰臟癌病逝內湖三總,享年52歲,消息震驚各界。與他交情超過20年的好友兼徒弟江中博沉痛表示,3個月前看到劉駿耀上購物台白髮蒼蒼又憔悴暴瘦,打聽之下才知道罹癌,但劉駿耀電話不接,也拒絕朋友探望。 \n \n江中博當年考進三立新聞台,劉駿耀是他的長官,也是把他一手帶出來的師父。據蘋果日報報導,江中博透露劉駿耀1年多前就曾說想休息,還在大陸找了一塊靜養處,之後又在LINE預告「即將有大事宣布」。 \n江中博看到這訊息感覺詭異,「我跟你說,我有獨家爆料」,但他不疑有他,因為去年劉駿耀才爆過金控公司的料,於是繼續追問是什麼料,但劉駿耀只是打哈哈帶過去,隔了很久後,劉駿耀才說:「沒關係,反正你們遲早會知道,到時候會上報的。」 \n \n名嘴呂文婉也在臉書上透露8月間看到螢幕上的劉駿耀,真的嚇壞了,也覺得不對勁,因為「那不是我認識的你」,但劉駿耀說只是單純減肥的緣故,但她知道為何劉駿耀沒透露自己病情,「哥比女生還愛漂亮,妹妹只會記得你穿花襯衫,引吭高歌的瀟灑模樣。」 \n \n

  • 名嘴粘嫦鈺、彭華幹、江中博深入鄰里挖掘新網紅

    名嘴粘嫦鈺、彭華幹、江中博深入鄰里挖掘新網紅

    「網路龍捲風-網紅大搬風」直播實境秀今天(3月9日)在台北盛大登場,名嘴粘嫦鈺、呂文婉、彭華幹、江中博,謝國安與安娜等8位網紅走紅地毯入場,同台拚人氣、衝流量。直播記者會的製作人粘嫦鈺宣布,有名嘴好友、人氣網紅加持,透過台灣好創意數位盒子,未來將瞄準全台7827個里,讓「網路龍捲風-網紅大搬風」系列節目深入到台灣每一個角落,挖掘千千萬萬個在地網紅,創造屬於各鄰里特有的經濟櫥窗。 \n台灣好創意數位盒子董事長張金山表示,為圓服務鄉里的夢想,8年來已燒掉多座「金山」,才研發出最適合台灣在地文化,最符合鄰里需求的數位盒子,將冰冷科技化為最溫暖的平台。他表示:「科技的最後一哩路是人性,鄰里社區的服務,透過直播的能量,擁有一個專為鄰里研發的台灣好創意數位盒子,6至88歲都可以一秒變網紅,藉由優質的分享平台,進而實現共享經濟的讓利互惠生活。」 \n粘嫦鈺等5位名嘴皆為資深媒體人,見證自媒體趨勢,一致認為共享經濟時代只要善用數位工具,人人皆可成網紅,處處都是直播好風景,隱藏商機寶藏無可限量。

  • 廣東男童駕艇在江中漂流6小時 差點漂出海

    廣東東莞市麻涌公安分局說,近日該分局警員成功救出一名駕艇出走的8歲男童。該男童因貪玩跑進一艘小艇,並在江中漂流了長達6小時,差點漂出海。該男童的家人日前專程到公安分局道謝。 \n《廣州日報》2日報導,10月29日晚間6時,在東莞麻涌漳澎村農貿市場工作的簡女士發現8歲的兒子沒有回家吃飯。自行尋找未果,晚間約9時30分,簡女士向麻涌公安報警求助。 \n \n麻涌警方馬上啟動「一呼百應」工作機制組織走訪,同時調取附近監控尋找線索。不久,有警員在村監控錄影中發現走失男童在事發當天下午5時在麻涌海事處碼頭附近出現過,而男童的爺爺就在碼頭工作。 \n \n經查,有民眾反映,其在碼頭處的一艘破舊小艇剛好不見了。想到爺爺曾經多次和孫子坐艇出海,大家猜測男孩可能自己坐著小艇出海了。按照監控影片推測和水流,男童可能已經在海上漂了4小時,並且可能隨著退潮已經到了出海口。 \n \n考慮當時河道漆黑一片,且風力五級,浪比較大,於是,漳澎輔警分隊隊員從村委會處開來快艇,同時聯繫海事處派快艇支援,當時河水流往淡水河橋方向,兩艘快艇各沿一側岸邊展開搜索。同時,部分人員則在岸上繼續搜尋。 \n \n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搜尋,在晚間11時30分左右,搜索人員在洪梅鎮泗安醫院附近岸邊發現一艘被卡住的小艇,並在小艇上看見了失蹤的孩子。當時艇上已經滲進不少水,男童全身濕透,蜷縮在小艇裏渾身哆嗦,一句話也説不出來,搜索人員將男童抱起,安全帶回了家人身邊。 \n \n警方表示,當時男童坐小艇下水時處於退潮時期,他們推測小艇漂了4小時,極有可能已經快到出海口,一旦出海情況就十分危急。幸好遇上了晚上9時多漲潮,男童所乘坐的小艇被衝回河道內,並在岸邊擱淺。

  • 揭祕 張獻忠江中沉銀的寶藏

    揭祕 張獻忠江中沉銀的寶藏

    \n中國民間傳說,明末清初張獻忠兵敗四川,曾經「江中沉銀」,大量金銀財寶沉入江底,但具體地點成謎。近日,考古人員破解彭山岷江發現的金封冊及沉銀。 \n \n新華社及中新社報導,近日,一批權威考古專家聚集四川眉山市彭山區,基本確定彭山「江口沉銀遺址」為張獻忠沉銀中心區域之一。這再次引發人們對張獻忠寶藏的關注。 \n \n2005年和2011年,岷江河道工程建設中,兩次發現大量文物,其中包括刻有「大西」年號的銀錠及「西王賞功」金幣、銀幣等。更引人關注的是一頁殘缺的金封冊,彭山區文管所所長吳天文說,金封冊可能是張獻忠在成都建立大西國後,頒布法令的第一頁。 \n \n該金封冊長12釐米、寬10釐米、重730克,刻有29個字的金封冊,經鑒定為大陸國家一級文物。 \n \n彭山江口古鎮所在的岷江區域古時是一古碼頭,「江口沉銀遺址」就在其前方,分佈面積100萬平方米。 \n \n張獻忠是陜西延安人,崇禎三年(1630年)在米脂參加農民起義,號稱「八大王」。1643年後,張獻忠佔據武昌、長沙,控制湖南全省、湖北南部等地區。 \n \n1644,張獻忠攻破成都,在成都稱帝,建國號「大西」,改元「大順」,以成都為西京。但張獻忠在成都立足不久,就與南進的清軍展開惡戰。1646年,張獻忠在四川西充鳳凰山與清軍戰鬥時被箭射死。 \n \n巴蜀文化專家、《張獻忠傳論》作者袁庭棟認為,江口是古代川西最大渡口,也是歷代水戰主要戰場,張獻忠戰敗後財寶落入江中一說更為可信。 \n \n \n \n \n

  • 將路過母子推落江中 自殺男:一人死太孤單

    自己想尋死,竟然拉路過的陌生人當陪葬,大陸南京日前就發生這樣一起離譜的社會案件。 \n據大陸《現代快報》報導,數月前,南京鼓樓區幕燕濱江風貌帶永濟大道上,有民眾發現一男一女和一名5歲左右小孩在江中掙扎,以為是一家3口出遊,不小心落水,因此趕緊找人一起將3人救起。 \n女子被救起後緊緊摟住男孩,一邊感謝救助他們的民眾,還一邊要求大家不能讓男子脫逃。正當大家感到疑惑,警方趕到現場,經過調查,案情大逆轉,原來是這名男子想自殺,卻企圖拉路過的陌生母子一起死。 \n警方調查,30歲的王姓男子生活不順,從外地來到南京長江邊,企圖跳江輕生。但他又覺得一個人死太孤單,於是趁人不備,將在江邊散步的劉姓母子推入長江,試圖淹死他們。 \n日前南京鼓樓法院判定王男犯下故意殺人罪,但審酌他如實供述,且犯罪未遂,加上屬於限制行為能力的疾病患者,依法從輕和減輕處罰,最終法院判處王男有期徒刑6年。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珍惜生命,請撥1995。 \n

  • 江中博不回應炒新聞 只敢說漂亮

    江中博不回應炒新聞 只敢說漂亮

    本周日在中天娛樂台,晚上八點鐘播出的《瘋狂大悶鍋》,本集的悶鍋人物邀請到名嘴江中博。江中博曾在太陽花學運期間,批評太陽花學運物資豐富,吃喝拉撒睡樣樣有人提供,一連串的資助堪稱「五星級學運」,但這段話卻槓上了雞排妹。 \n \n江中博在節目中被黃昭順(洪都拉斯飾)、周玉扣(邰智源飾)、周杰輪(九孔飾)、柯文折(郭子乾飾)等人輪番逼問,要江中博承認雞排妹會如此勇於發言,其實就是想炒新聞,但江中博不正面回應,只迂迴表示他以前上政論節目都是一對一辯論,今天卻是一對五的場面,他被逼問得很緊張,頻頻流手汗,只敢說雞排妹長的很漂亮,至於有關「熊罵雞」事件,江中博認為熊海靈不會正面回應,但依熊姐豪邁的個性,兩人若有機會私下碰面,他會與熊姐好好聊一聊。

  • 江中博二度婚 于美人沾喜氣

    江中博二度婚 于美人沾喜氣

     名嘴江中博11日和小他13歲的前城市小姐王姿琇結婚,賓客有多家電視台主管,曾因婚變成為新聞話題的于美人、顏冠得、陳子強、高國華到場,于美人說,最近參加很多場喜宴,感謝大家讓她沾喜氣,給新人什麼建議?「婚姻裡有很多酸甜苦辣…」停頓許久苦笑:「我剛離婚,好像沒什麼資格講這個。」 \n 婚宴低調靠長輩埋單 \n 10多年前,江中博瞞著父親與空姐結婚,因個性不合不到1年就離婚,昨父親同班同學蔣孝嚴擔任證婚人。42歲的他說,和妻子交往7年,兩人因身高、年齡的差距,讓他堅持低調辦婚宴,「我不是藝人,只是小人物,不希望因為結婚被品頭論足,光看網友的評論就很不爽。我算八字,現在不結得等4年後,那時都幾歲了?」 \n 他昨在神旺飯店宴請28桌,他說,因收入不穩,靠長輩埋單,還沒計畫到哪度蜜月,「突然要結婚讓我很累,溝通過程曾情緒一來就走人,但她很尊重、體諒我,化解衝突。」 \n 高國華攜陳子璇出席 \n 高國華是江的建國中學老師,昨和老婆陳子璇出席,「很祝福他,我現在的人生也很快樂,每天和子璇有說不完的話,發現人生重點不在於賺錢,而是有沒有找心靈伴侶」,他投資500萬在小北百貨,每月可獲利40萬,加上教書,每月收入近百萬。 \n 陳子強昨說,原本不敢參加,擔心給新人困擾,和于美人互相加油打氣,「但是現在對婚姻真的很害怕」。顏冠得到場包了紅包就離開,目前仍未正式工作。

  • 遲來的獵海者 江中明的「文青書簡」

    遲來的獵海者 江中明的「文青書簡」

     少年開始寫詩,卻到壯年之際才終於出了人生第一本詩集,曾任《創世紀》詩刊主編的江中明,是80年代現代詩寫手之一,詩集《獵海者》,收錄他1975年至1998年間的詩作59首。 \n 今年53歲的江中明說,這本「遲來」的詩集,如同自己的「文青書簡」,是詩作,亦是日記,「等於是對自己過去的了結,讓我能為重新出發作暖身。」 \n 將詩喻為「信仰與宗教」的江中明,畢業於東海大學歷史系。他在詩作上師承洛夫。江中明對詩是早慧而瘋狂的,國三就開始創作,曾獲多項文學獎項,他在80年代中期進入媒體工作,但未停止寫詩;他詩人的特質,讓他在觀察時事格外敏銳。 \n 江中明少年時代常以臨摹大師詩作起頭,並大量研究中國古詩,後則受洛夫等人影響,作品充源自自中國古典文學的特有韻律以及豐美意象。如〈讀張繼「楓橋夜泊」〉,寫他對中國古典詩人的遙祭;〈律詩〉則以寫律詩的過程來論述愛情。 \n 洛夫曾經讚他:「詩句中讀出的冷雋而深沉的思想,險峻而精準的意象,都能透射出塵世難以遮掩的詩性光芒。」 \n 壯年時期作品〈獵海者〉,在波瀾壯闊的文字中,吐露滿腔豪情。江中明說,寫詩的熱情是作體內的「鼓」,即便40歲後因繁忙工作而無法專心創作,但詩一如鼓聲,「在三五好友酒後暢談時,在午夜夢迴時,驚蟄而起,讓我在夜半寫詩。」 \n 洛夫在江中明的書序中寫,江中明進入媒體圈,鎮日鎖在「毫無詩意的方塊字油墨中」,甚為可惜。對於洛夫的擔憂,江中明笑說,自己時時刻刻都記得「自己是寫詩的人」,不論在第一線觀察社會時事,或遠遊或與朋友閒談,一景一物,都成了「詩的雛形」,「那些記在腦中的詩的雛形,蓄勢待發」。 \n 江中明引自己的詩作〈午門〉形容人生過半,經歷世事,才集結作品成集,視為重新出發的心境:「我是那飲盡殺頭酒後,仍犯意洶湧的渡海客。」

  • 熱門話題-騙 在台灣已橫行無阻了嗎

     騙是最廉價的生意,騙無所不在的存在於你我周遭。從食品到司法再到政治,其中政治是高明的騙術言猶在耳。不知何時起我們社會又興起一種新興行業─「騙」,騙的成果已經造成人心恐慌,聞油色變,大眾皆是受害者。從藝人小S代言達人麵包品質不實騙起,至大統及富味鄉食用油品的成分不實接棒演出,再到富豪連惠心代言產品菁茵荋威力纖含禁藥風波。 \n 我們幾乎是活在騙字橫行充斥的社會環境,台灣人除了只有騙的功夫外,其餘呢?衛生單位稽查食品怠惰不實「可能未到賣場或產品販售通路商產品架上買回抽驗的便宜行事」也在騙的行列中。 \n 更可怕的職司司法訴訟中兩造權益的司法裁判,也是維護社會最後正義的關卡,也在騙的這波洪流中,更有甚者,台北地院陳靜茹法官把判決書文從他處移植到自己判決書裡混充作假(竟複製與案件毫無關聯的他案判決理由),這豈不是一騙天下無難事了嗎?。 \n 社會大眾已被騙得黑白不分,是非不明,被騙得團團轉,在這波欺騙行為中業已危害到司法訴訟中當事人的權益。 \n 「上下交爭騙」,則國危矣。騙,危害社會人心,非同小可,政府何時能遏止並導正這股歪風,讓騙子受到法律制裁,全民更應用行動共同唾棄之。

  • 熱門話題-關說有理?社會氛圍誤導學子

     關說司法案件,你拿去美國看看其下場會如何?答案是下台,無顏見江東父老。為何這麼單純的司法關說得逞,會變成執政的國會議長王金平、在野黨國會最大黨鞭柯建銘的舞台,這是一個正常民主國家的軌道嗎? \n 這兩位如果不下台,受害的恐怕是目前在學的學生,使學生對關說混亂,是那麼無比嚴重的教育大事,本人在此呼籲教育單位急速將關說是損害司法比貪汙還更重大的事件,進行對學生觀念的導正。 \n 如今司法介入政黨對其所屬黨員的干預,那是最顢頇最愚蠢的事,使得關說的不法因被台北地院的裁定讓關說者有恃無恐,當孩子放學回家問我,國會議長關說司法為何會變成被害人,因關說司法得逞的立委卻在立法院,像報仇似對檢舉他行為的檢察總長黃世銘幾近攻擊,身為家長的我花了半天時間把報紙瀏覽後向孩子說明。 \n 我們的媒體、名嘴不要一味把關說醜聞失焦,你們有更大的責任教導孩子,因為你們占據發言的舞台。當孩子回家問你這次的司法關說時,你是如何去回答?社會氛圍已經誤導了所有學子。

  • 問李珍妮女兒血型 彭華幹被誇厲害

    問李珍妮女兒血型 彭華幹被誇厲害

     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日前提出「確認親子關係不存在」等訴訟,認為李珍妮的女兒與他沒有血緣關係。李隨後說開發金執行副總吳春臺才是生父,16日又在中天《新聞龍捲風》改口「孩子當然是宣明智的」,說辭反覆,網友認為名嘴彭華幹問她小孩血型很厲害,因為李的B型和宣的O型,是生不出A型的小孩! \n 《龍捲風》名嘴江中博17日說,「她接受東森採訪時說吳春臺是父親,上《龍捲風》卻又說是宣明智,我質問她宣明智是不是『法律上的父親』,她不回答,這顯示她對東森說的是心底話,在《龍捲風》說的是『法理上的父親』。」還有名嘴分析她反覆的原因,「一,她與兩人交往時間重疊,自己也不清楚生父是誰;二,她明知是誰卻裝迷糊,因為無論誰認了,對她都有好處。」 \n 網友則痛罵她是「狐狸精」,「臉上就是兩字『要錢』」。她前晚說:「網友怎麼可能這樣一面倒,我懷疑是宣明智、吳春臺的親友上網攻擊我。」她認為自己很委屈,「換做別人早就要跳樓了」!還說以後考慮出書,想寫一本「現代甄嬛傳」,用影射方法寫自己的故事。 \n 前晚政論節目,只有中天《新聞龍捲風》獨家訪問到李,沒想到收視率不升反降,多少反應出觀眾對她反感。

  • 夢股神報明牌 江中博撈一筆

    夢股神報明牌 江中博撈一筆

    名嘴江中博(見圖)遊走政論、綜藝、談話節目,日前上東森《現在才知道》,主持人季芹忍不住虧他:「我發現你都靠罵人賺錢耶!平常上政論節目罵人衝收視率,把上市上櫃公司罵一罵,股價也會漲!」他笑說,有次股神巴菲特到他的夢中報明牌,說買可口可樂的股票會賺錢,「我馬上就聯想到蘋果西打,後來去買,小賺一筆。」

  • 《龍捲風》戴立綱飆分貝 逼江中博啞口難言

    《龍捲風》戴立綱飆分貝 逼江中博啞口難言

     戴立綱主持中天《新聞龍捲風》,他獨特的大嗓門,誇張的說話方式,讓收視率一路攀高,節目更延長至2小時,他也成為中視《超級模王大道2》參賽者模仿的對象,連中天《全民大笑花》的小茉莉,也想模仿他。但因他大嗓門,逼得來賓說話也得拉高音量,竟讓名嘴江中博的嗓子啞了! \n 日前發生菲律賓射殺台灣漁民事件時,《龍捲風》節目延長成2小時20分鐘,戴立綱聲嘶力竭的聲援漁民,卻苦了江中博,為了讓江能繼續在節目上暢所欲言,他還準備了喉糖分大家吃,江笑說:「我嗓門本來就不小,沒想到戴立綱的嗓門更大,那天我一口氣吃了10顆喉糖,隔天喉嚨才好些。」 \n 《龍捲風》節目將滿周年,製作單位在臉書上開設全新粉絲團,只要加入後,在臉書上所有對節目的留言,在節目播出時會秀在後方的螢幕上,增加與觀眾的互動。

  • 兩岸史話-尋找費鞏案真相

    兩岸史話-尋找費鞏案真相

     當時國民黨特務,將邵全聲拘捕,並用體刑硬逼其承認3月5日這天他在千廝門碼頭和費鞏口角將費推落江中。 \n 如當年肩負重要的責任並曾深入查尋「費鞏案」真相的竺可楨,後來他在1961年12月所作的《思想自傳》中回憶整個事件的前前後後: \n 回憶舖陳鞏案 \n 費鞏任訓導長後,處處掩護前進同學,為「三青團」學生所不喜,教育部以其非國民黨黨員,示意要更換,使費不安於其位,至1941年1月,遂以張其昀繼任,直至1943年張去美國止。 \n 1945年,費鞏在浙大告假一年,赴其母校復旦講學。3月5日侵曉,費在重慶千廝門碼頭搭輪赴北碚復旦大學,有前浙大學生邵全聲送行。當輪船要開時,邵為費去拿行李回來不見費之影蹤。邵以為費已上輪,到一星期後打電話至北碚探詢,知費未到復旦,才知道費已失蹤。 \n 這時我也在重慶,到14號,我從邵全聲和于震天的報告始知其事。我和復旦那時校長章益向各方探聽,總無著落。我們並去看了重慶衛戍司令王瓚緒、教育部長朱家驊,毫無結果。這時費鞏之兄費福燾已從昆明飛到重慶,四處奔波迄無下落。 \n 費鞏是江蘇吳江人,資產階級出身,曾至英國牛津留學,是一位典型的自由主義者。平時好批評反動蔣介石政府,在1945年2月間又在重慶報上發表贊成民主同盟的言論。這時正值中國共產黨駐重慶代表林伯渠在重慶國民參政會上要求廢止國民黨專政、成立民主聯合政府之後,遂為蔣、陳所忌。他到重慶後,陳立夫曾約他和章益到陳家裡吃過飯,陳和費鞏素不相識,事後回想這是不懷好意的。當時國民黨特務,將邵全聲拘捕,並用體刑硬逼其承認3月5日這天他在千廝門碼頭和費鞏口角將費推落江中。但同時卻在報上先後登費鞏出現於某地,以疑亂人心。 \n 黃任之先生和費家是世交,我也曾向他問費鞏下落,他以為費已為特務所害,主張在重慶開追悼會。我卻以為雖是凶多吉少,總還有一線希望不贊成這樣辦。實際我怕一開追悼會,浙大馬上會鬧風潮。 \n 3、4個月以後,費鞏失蹤事件報紙上已少登載,社會上已漸把此事忘卻。1945年9月間,我在重慶和費福燾到警察局拘留所看邵全聲。他告訴我們被捕後衛戍司令當時逼供情形,他寫有自己承認如何把費推入江中的筆供,自忖必死。到6月間(在戴笠乘飛機撞死以前)一天,軍統頭子戴笠忽親自提詢,問費鞏是否是邵推落江中,邵堅決自承。問至第6次,邵始放聲大哭,高聲喊冤。戴吩咐下屬以後寬待邵全聲。到9月間我們去看邵時,他已解到警察局。1946年邵全聲被釋放,他的招供全文曾經登在重慶報上。到重慶解放,費鞏仍無著落。費鞏之死已無可疑,但邵全聲所說是否可靠則有疑問。 \n 費鞏死於國民黨特務手,和1946年昆明李公樸、聞一多二人一樣地慘酷。但聞、李二人之死引起了全國轟轟烈烈學運的一幕,「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站起來」。費鞏之死竟是無聲無息,回想起來我要負相當責任的。 \n 珍貴線索與疑點 \n 竺可楨近20年後的這一歷史回顧非常珍貴,他不僅清楚交代了「費鞏案」的全部過程,包括事前的蛛絲馬跡,以及事後的各方反響,其中最值得關注的幾點,是竺可楨始終認為「費鞏案」最大可能的疑點在國民黨當局(他還表示邵全聲的表白和回憶仍有可追究之處,當然這是出於案件本身的複雜和檔案資料等的闕失而言的,這也是他「求是」精神的一種體現,在這當時的條件下是可以理解的),也反映了當年竺可楨對浙大民主運動和學潮等的意見和處理態度,以及後來他的反省和認識。 \n 需要說明的是,當年浙大師生針對「費鞏案」的反應是非常強烈的,竺可楨所稱的「無聲無息」,只是出於一種自責,抑或只是反映了當年「費鞏案」在全國影響的程度不及「李、聞案」之轟動而已。 \n 其實,「費鞏案」發生後,在當時的浙大很快引起了巨大反應。 \n 除上述學生自治會的聲明之外,當時浙大教授們也為費鞏的「失蹤」案件致書蔣介石,這就是著名的由當時文學院教授王煥鑣先生用文言文撰寫的〈呼籲書〉。 \n 王煥鑣後來回憶此文是「作於1945年5月前後,(文章)以頌其抗日功德和豁達大度的虛文作引子,以費鞏之正直忠清而無辜失蹤,為之不平呼冤為正文,希望蔣能下令嚴查此事,昭雪其冤。(文章)將頌德與呼冤形成強烈對比」,這是這篇文章的亮點,也是它的獨特之處,它起的是所謂「反諷」的效果,因而廣為人傳,不脛而走。茲抄錄如下: \n 主席勳鑒: \n 伏維我主席以八載之堅貞,雪百年之恥辱。神武聰睿,振古所無。食生之輩,共被覆燾。懷德感恩,靡有紀極。下至草木蟲魚,亦欣欣然無夭折之患矣。抑某等聞之,一夫不獲,時予之辜,聖哲之用心也;一人向隅,舉座不歡,世俗之恒情也。我主席功蓋天下,澤及萬世,決不忍草野之間,尚有一夫未蒙恩澤者。某等是以敢盡言之。 \n 竊見同事政治教授費鞏,稟伉直之資,萃忠清之操。家在江南,老母年高。兩次省親,旋去旋返。寧缺定省之禮,不戴仇讎之天。萬里間關,歸我明辟。日盼中復,復遂初服。其政治之學,雖崇尚英美民治主義,而立身制行,實以陸宣公為法。理求是當,則無忌諱之可避;義本忠悃,則忘激切之非宜。某等與共交遊,多歷年所,未見其言行或有過差,掛於物議。不意今年三月,忽在陪都失蹤。當局偵查至今,尚無下落。 \n 茲當舉國復員,熙熙樂生,而斯人獨飲恨莫伸,良足痛也!我主席惻隱之衷,朗澈之懷,豁達之度,寬裕之量,方之前修,有過無欠。而費君之冤,乃不得昭雪於求治之時,其忠貞之操,亦幾淹沒於需材之世。士類嗟惜,久而未衰,豈非明時之小額,清紀之微疵哉? \n 某等今者幸逢國家大慶,意氣昭蘇,睹漢日之重輝,感國恩之深渥,願我主席益推不忍一夫失所之心,下嚴峻之令,理沉淪之冤,使費君等輩,咸獲更生,則蠕飛動植,一命之微,莫不鼓舞而向化矣! \n 冒昧上白,乞垂省察!(待續)

  • 老婦毒殺病夫 兩子協助棄屍

    大陸浙江省諸暨市一名72歲的婦人周福珍,因不願負擔丈夫高昂的醫療費用,並且貪圖丈夫的退休費,索性把丈夫毒死並拋屍江中,目前,浙江檢方已起訴周福珍及其協助棄屍的兩個兒子。 \n據《法制日報》報導,高齡85歲的李先生多年前拋家棄子,與小自己13歲的周福珍再婚。近年來由於李某右腿摔傷,加上本身有疾病、年老體弱等原因,導致後來病情加重,生活不能自理。周福珍嫌醫療費過高,不願繼續照顧李某,於是便產生了給李某吃安眠藥,加快李某死亡的想法。 \n某日周福珍將半瓶安眠藥倒在湯匙內,將藥碾碎,混水後餵李某服下。二兒子徐國坤見狀並沒有阻止,當日李某就死了。由於李某每月有1700多元(人民幣,下同)的退休金,徐國坤說,人死了火化以後就沒退休金拿,不如把屍體放水缸裡沉入江中,家裡人還可以繼續領李某的退休金。 \n徐國坤提議後,隨即與大哥聯手將李某屍體拋入江中,回到家後,兩人便商量如何分配李某的退休金,兩人約定存摺放在徐國坤家裡,每月發放的1700元分成3部分,500元用來給家裡面還債,剩餘的1200元分掉,徐國燦得500元,徐國坤得700元,不過還沒有等他們拿到錢,公安機關就找上了門。 \n經審理,法院認為,被告周福珍和徐國燦、徐國坤兄弟二人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係共同犯罪,均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判處被告周福珍有期徒刑13年,剝奪政權2年,判處被告徐國燦、徐國坤二兄弟有期徒刑7年至8年不等,三人均表示服判。

  • 生態遭破壞 錢塘美景漸逝

    錢塘江每到初1、15,就形成江水倒灌,大潮往杭州灣岸邊排山倒海而來,尤其以中秋前後,太陽與月亮離地球最近時造成的引潮力最大,當地居民每年都要從農曆8月11玩到20日才停止,當中又以8月18日的潮水最洶湧澎湃。 \n觀潮地點首選在海寧市鹽官鎮,由於堤高,又有鎮海塔、海神廟等古蹟,可觀由遠而近、翻騰而來的一線潮;離鹽官鎮8公里外的八堡,可觀看兩股潮頭相撞的壯觀波濤。 \n而在鹽官西方11公里處的老鹽倉,因築有9公尺高,650公尺長直插江中的丁字壩,當浪潮撞擊壩堤,激發的浪頭可直衝天際;六和塔則是目前觀光客觀潮最常去的地方。 \n常見眾多遊人擠在岸邊觀潮,一個大浪襲來,則見人馬雜沓,跑得慢或摔倒的人,可能就此被捲入江中,葬送寶貴性命。 \n錢塘潮為每年中秋遊客必訪的景點之一,但大陸水利專家曾表示,近20年來錢塘潮越來越弱,失期現象頻頻發生。 \n浙江水利部門指出,浙江近年來大規模圍墾,河道變得更加彎曲,阻力變大,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錢塘潮;部分涉水建築物也對潮水的強弱產生影響。 \n專家表示,杭州灣大橋奠基時,大陸工程師向海底打入7000多根水泥樁,導致水流速度減緩,對潮水高度的影響最大約為20公分,衝擊錢塘江的生態。 \n今年7月22日受日全食的影響,錢塘江再出現壯觀的美景,讓許久不見錢塘巨潮的民眾大呼過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