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江西那的搜尋結果,共10

  • 重遊江西 看見人文生態之美

    重遊江西 看見人文生態之美

     清明節我再度登上南昌滕王閣,與上次江西行已相隔十四年,想起王勃的《滕王閣序》,我不再有「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竟是他鄉之客」之愁緒;而鳥瞰贛江兩旁,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群鳥飛翔,落日餘暉的美景,卻不禁讚嘆王勃的才華,「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這是我第三次遊江西,第一次是2004年到贛州參加第十九屆世界客屬懇親大會,而閩粵贛交界的客家金三角,是客家原鄉,江西也有近千萬客家人。那年除訪客家原鄉贛州,也北上遊南昌、九江、廬山、龍虎山、景德鎮。  2011年再到贛州贛南師範學院參加客家學術論壇,二度登上鬱孤台,見南宋辛棄疾所提︰「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道盡當年「群雄爭中土,黎庶走南彊」寫照,也讓我特別有感。  破舊村落改建成洋房  今年清明節我再遊江西,除未訪贛州,南昌、九江、廬山、龍虎山、景德鎮是重遊,也遊了三清山與婺源。與十四年前相較,最大的變化是,沿途破舊的村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二樓或三樓的現代化洋房,而每棟建築的設計,屋頂顏色都相似,幾看不到違建,天際線很美。  江西面積有台灣4.6倍大,人口卻只有台灣兩倍,除了沒有靠海,山多田少卻很像台灣,尤其很像我的家鄉苗栗,連樟樹都特別多,南昌市樹跟苗栗一樣是樟樹,只是南昌到處是數百年,甚至近千年的老樟樹,春來枝繁葉茂,美極了。  自然生態維護得很好  江西的經濟發展,在華中、華南雖較慢,但相對地沒有重工業汙染,生態維護得特別好,到處都是青山、綠水,廬山、三清山、井岡山、龍虎山都成為國內外知名景點,遊客如織。  「橫看成嶺側成峰,兩岸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蘇東坡等歷代文人,不僅讚嘆廬山的雄、秀、險、奇,白鹿洞書院是古代四大書院之一,近代也是蔣介石發表抗日宣言的地方,避暑聖地。  國共兩黨較勁時,毛澤東則雄峙於西南部的井岡山,與以廬山為基地的蔣介石形成對抗面局面。井岡山亦有峰巒、秀石、瀑布、雲海之美,因國共內戰,也讓廬山、井岡山多了一層政治味。  三清山是安徽黃山的姊妹山,屬於花岡岩地貌,因開發比黃山晚,知名度雖沒有黃山高,但景緻一點也不輸黃山,現建有兩條登山索道,在峭壁間也建有登山棧道,讓遊客在山風徐來的山林,貼近感受群峰競秀、奇峰怪石、雲霧飄渺、流泉飛瀑、峭壁山松之美,讓人心曠神怡。  龍虎山屬於丹霞地貌,遊瀘溪河除可欣賞丹霞山水之美,更令人讚嘆2600年前古越人的懸棺技術,有如空中飛人,讓人折服。三清山也是中國道教的發源地,走訪老樟樹林密布的天師府,可一窺道教文化的深邃。  人文底蘊非常深厚  其實,江西不僅是道教的發源地,在宋元明時期是中國最繁榮的省分,尤其是宋代理學、風水學的發源地,贛州更有「宋城」之稱,科舉名列全國前三名,名賢輩出,朱熹、程頤、程顥、歐陽修、楊萬里、辛棄疾、王安石、文天祥……,都曾留下不朽的詩篇、著作。另,古代書院江西也曾冠全國,文風鼎盛。  到江西遊覽,除欣賞名山秀水,書院、名樓、名閣,也留下不少文人雅事,登南昌滕王閣,可感受唐代滕王李元嬰的放蕩不羈,王勃的才華洋溢;而登九江潯陽樓,從白居易的《琵琶行》,也能體會當年他為官被貶,「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心境。  文學地景千古不衰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唐代詩人白居易於公元816年,左遷到九江擔任司馬,在潯陽樓因聽了來自京城的過氣歌女談琵琶唱歌,寫了首千古名作《琵琶行》。  「千呼萬喚使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登潯陽樓看滾滾長江,千古不變,而1200年前的歌女吟唱,也似乎餘音繞梁。「座上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白居易的《琵琶行》也成九江最大的文化資產。  觀光必須勝景與人文結合,江西兩者兼具,尤其文學地景更是千古不衰,值得台灣借鏡。

  • 台灣人看大陸》重遊江西 看見人文生態之美

    清明節我再度登上南昌滕王閣,與上次江西行已相隔十四年,想起王勃的《滕王閣序》,我不再有「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竟是他鄉之客」之愁緒;而鳥瞰贛江兩旁,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群鳥飛翔,落日餘暉的美景,卻不禁讚嘆王勃的才華,「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這是我第三次遊江西,第一次是2004年到贛州參加第十九屆世界客屬懇親大會,而閩粵贛交界的客家金三角,是客家原鄉,江西也有近千萬客家人。那年除訪客家原鄉贛州,也北上遊南昌、九江、廬山、龍虎山、景德鎮。 2011年再到贛州贛南師範學院參加客家學術論壇,二度登上鬱孤台,見南宋辛棄疾所提︰「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道盡當年「群雄爭中土,黎庶走南彊」寫照,也讓我特別有感。 破舊村落改建成洋房 今年清明節我再遊江西,除未訪贛州,南昌、九江、廬山、龍虎山、景德鎮是重遊,也遊了三清山與婺源。與十四年前相較,最大的變化是,沿途破舊的村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二樓或三樓的現代化洋房,而每棟建築的設計,屋頂顏色都相似,幾看不到違建,天際線很美。 江西面積有台灣4.6倍大,人口卻只有台灣兩倍,除了沒有靠海,山多田少卻很像台灣,尤其很像我的家鄉苗栗,連樟樹都特別多,南昌市樹跟苗栗一樣是樟樹,只是南昌到處是數百年,甚至近千年的老樟樹,春來枝繁葉茂,美極了。 自然生態維護得很好 江西的經濟發展,在華中、華南雖較慢,但相對地沒有重工業汙染,生態維護得特別好,到處都是青山、綠水,廬山、三清山、井岡山、龍虎山都成為國內外知名景點,遊客如織。 「橫看成嶺側成峰,兩岸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蘇東坡等歷代文人,不僅讚嘆廬山的雄、秀、險、奇,白鹿洞書院是古代四大書院之一,近代也是蔣介石發表抗日宣言的地方,避暑聖地。 國共兩黨較勁時,毛澤東則雄峙於西南部的井岡山,與以廬山為基地的蔣介石形成對抗面局面。井岡山亦有峰巒、秀石、瀑布、雲海之美,因國共內戰,也讓廬山、井岡山多了一層政治味。 三清山是安徽黃山的姊妹山,屬於花岡岩地貌,因開發比黃山晚,知名度雖沒有黃山高,但景緻一點也不輸黃山,現建有兩條登山索道,在峭壁間也建有登山棧道,讓遊客在山風徐來的山林,貼近感受群峰競秀、奇峰怪石、雲霧飄渺、流泉飛瀑、峭壁山松之美,讓人心曠神怡。 龍虎山屬於丹霞地貌,遊瀘溪河除可欣賞丹霞山水之美,更令人讚嘆2600年前古越人的懸棺技術,有如空中飛人,讓人折服。三清山也是中國道教的發源地,走訪老樟樹林密布的天師府,可一窺道教文化的深邃。 人文底蘊非常深厚 其實,江西不僅是道教的發源地,在宋元明時期是中國最繁榮的省分,尤其是宋代理學、風水學的發源地,贛州更有「宋城」之稱,科舉名列全國前三名,名賢輩出,朱熹、程頤、程顥、歐陽修、楊萬里、辛棄疾、王安石、文天祥……,都曾留下不朽的詩篇、著作。另,古代書院江西也曾冠全國,文風鼎盛。 到江西遊覽,除欣賞名山秀水,書院、名樓、名閣,也留下不少文人雅事,登南昌滕王閣,可感受唐代滕王李元嬰的放蕩不羈,王勃的才華洋溢;而登九江潯陽樓,從白居易的《琵琶行》,也能體會當年他為官被貶,「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心境。 文學地景千古不衰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唐代詩人白居易於公元816年,左遷到九江擔任司馬,在潯陽樓因聽了來自京城的過氣歌女談琵琶唱歌,寫了首千古名作《琵琶行》。 「千呼萬喚使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登潯陽樓看滾滾長江,千古不變,而1200年前的歌女吟唱,也似乎餘音繞梁。「座上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白居易的《琵琶行》也成九江最大的文化資產。 觀光必須勝景與人文結合,江西兩者兼具,尤其文學地景更是千古不衰,值得台灣借鏡。 (何來美/苗栗縣文史工作者)

  • 江西書記強衛來訪 星雲當「地陪」

    江西書記強衛來訪 星雲當「地陪」

    大陸江西省委書記強衛21日率團訪台,展開6天5夜行程,特地走訪佛光山與星雲大師會晤。行動不便的星雲坐電動輪椅,當「地陪」替強衛導覽佛陀紀念館。強衛期望未來兩岸共同弘揚佛法,星雲也敞開大門,歡迎江西團擇日再造訪。 強衛提到,江西文化、宗教大城,尤其佛教在江西發展悠久,禪宗也在江西併行;他說,晚唐時期,禪宗發展為「五家七宗」,其中3葉即在江西開花。 他強調,江西省建立宗教文化交流組織,也成立宗教發展投資資金,並且鼓勵宗教界積極開放,與台灣等海內外國家交流,進一步攜手弘揚佛法;他也感謝星雲大師長久以來,持續推動兩岸和諧、宗教交流等貢獻。 星雲開示前笑稱,「有山東和山西,但有江西卻沒江東,只聽過江東父老。」言歸正傳他提到,江西特有的文化,那就是「禪」,而禪也存在每個人的心中,吃飯會有禪味,講話也有禪道。 星雲感謝江西團來訪,還說「歡迎把佛陀紀念館,當成江西在台灣辦事處。」他認為,佛光山並非他個人所有,只要是正派來訪,不分宗教、國籍都歡迎。會後,強衛贈與星雲大師繪有達摩像的景德鎮瓷器,星雲則回贈一套《百年佛緣》叢書,兩人也相約下回再度交流。

  • 在那裡,蜥蜴與他互換眼神

    在那裡,蜥蜴與他互換眼神

     「如果你死了,你要埋骨在什麼地方?」  這句話,我好像並沒有機會去問方明。當然,他還年輕,一時還不急著被人家問起這種怪問題。何況我既不是家屬,也不是葬儀社職員,並不具備充分的發問權。  其實,我大概也可以猜到答案:  他應該不會去埋骨江西,雖然那是他父親的故土。啊,說起江西,那是歐陽修和王安石的老家呀,那多山多水卻又窮兮兮的地方,但窮來窮去卻又人才不絕的好地方,那白居易「潯陽江頭夜送客」的地方,那陶淵明種豆採菊的老家,許多台灣客家人在遠古時代大出走前的老根巢……哦,不,我猜他不會去葬在江西。  或者,在晚年時,他會回到台灣,會牽著孫子的小手漫步夜市,吃一碗「鼎邊銼」,然後,終老於此,用繁體中文書寫墓碑,在台灣,這個他於青壯年代一度離開的故里……  但也許,他就死在遙遠的座落在中南美洲的貝里斯。啊!貝里斯,貝里斯,這奇怪令我百思不解的遠方,令方明一家迷戀並且住了近二十年的熱帶桃花源。在那裡,蜥蜴與他互換眼神,小蛾子與他喁喁低語,毛毛蟲側過頭去跟他分享生命中的最大隱私,原生火雞與他抵掌話舊,萬物來找他把臂言歡並互訴衷腸。啊,方明會葬在那裡嗎?那令他魂牽夢繫的奇幻之邦。  當然,問這種問題有點蠢,藝術家其實很少死掉,藝術家總是在眾人猝不及防處忽然冒了出來,如鬼──哦,不對,如復活的再生鳳凰。每次,你看到梵谷筆下燦炫像太陽的金黃向日葵,看到蘇東坡在苦雨季節手書的澀苦美絕的〈寒食帖〉,當此之際,作者恆在那裡,站在他自己作品的旁邊,眼神中有幾分自豪,也有幾分靦腆,似乎在說:  「你喜歡我的作品嗎?我自己還不太滿意,它其實也許可以再好一點,也許等下一次,但無論如何,我已把我所能做的最好的成績獻給你了。」  想想,方明埋骨何處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骨血,他的生命美學的DNA必須歷歷分明地活在他的作品裡。一個謙遜的、好奇的、像小學生一樣時時打算要去叩問答案的靈魂,必須仍在說話。無論走到哪裡,貝里斯或俄羅斯或威爾斯,他都是一個認真的記錄者兼見證人。他都一逕玩著藝術家「方死方生」的精彩遊戲。

  • 搶稀土 央企和地方政府互不讓

    搶稀土 央企和地方政府互不讓

     (文接A12版)  長年無序濫採稀土,已經造成江西贛州的生態被嚴重破壞,僅某地的礦山環境恢復性治理費用就高達380億元(人民幣,下同)。但稀土帶來的龐大利益仍引來多方覬覦,當地人懷疑前來治理環境的企業實為稀土回收而來,央企和地方政府之間的主導權爭奪戰也愈演愈烈。  大陸往年在稀土開採上付出的代價令人觸目驚心。工信部副部長蘇波月初透露,初步測算,僅贛州一地礦山環境恢復性治理費用就高達380億元。而2011年,江西省稀土企業的利潤僅64億元。兩相比較之下,確實得不償失。  土壤氨氮超標 汙染農田  據大陸環保部門測算,稀土行業每年產生的廢水量高達2千多萬噸,其中氨氮含量300mg/L至5000mg/L,超出國家排放標準十幾倍至上百倍。土壤裡氨氮超標,隨著雨水流到農田裡,也汙染了農田。贛州許多山頭地表裸露風化,仍寸草不生。  針對稀土汙染,大陸各部委紛紛投入資金進行治理,地方也試圖解決問題。江西德潤礦業正在龍南縣的一個礦山進行「搬山運動」,礦山開採出的泥土被一車車往5公里外的另一座山上運,那裡是高嶺土的加工分離點。德潤礦業是龍南縣政府以綜合治理廢棄礦山之名引入的企業。根據要求,該專案分兩期投入:第一期是把稀土廢棄礦區裡的高嶺土回收利用,第二期是建一個陶瓷生產基地,總投資12億。  但目前,德潤礦業只是將高嶺土開採出來,然後直接將原材料賣到外地去。這些從高嶺土中分離出來的建築沙將山體越堆越高,堆放不下,就徵收山下「老表」的耕地來堆放。「2.9萬元/畝,政府強迫我們把地給賣了。」被徵地的「老表」很不滿。當地一位農民認為,他們其實是在山上提煉稀土。  高嶺土是幌子 農民質疑  贛州稀土礦業有限公司龍南公司經理林春雷說,「這些東西(建築沙)放在這裡都是寶貝,當(稀土)價格上來的時候,馬上加工,把稀土提取出來。」  德潤礦業正在開採的礦山獲批的是高嶺土開採權證。它與贛州稀土礦業公司簽署了一份合作協定,聯合稀土回收利用。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是為稀土而來,開採高嶺土不過是幌子。「若只是開採高嶺土,不夠運輸的油費的。」  為了規範稀土開發,大陸當局去年起展開嚴格整合治理,試圖形成以大型企業為主導的稀土行業格局。過去一年,央企在稀土領域的併購整合一直動作不斷。兩會期間,大陸工信部長苗圩曾表示,全國的稀土企業將整合組建為2至3家大型企業,「整合方案並不一定按省來劃分」。但作為大陸南方稀土的主產地,江西當然不願意將資源的主導權拱手讓於央企。於是,央企和地方之間對於稀土資源的暗戰,逐漸進入白熱化。  爭資源主導權 地方不讓  3月底,蘇波曾代表工信部率隊前往贛州進行調研,原本他試圖說服地方官員放棄對央企的抵制,但考察後才發現,由於南方稀土漫山遍野,雖然礦產資源是國家的,但表土層的山林卻是農民的。這是一個矛盾,必須要依靠當地政府的力量方能解決。  因此,蘇波在4月8日「稀土協會」成立當天向媒體披露兼併重組的企業中,就包括了央企和地方巨頭:中鋁公司、中國五礦、中國有色,也有包鋼稀土、贛州稀土等。  不過,這對江西人而言,仍覺得自己虧大了。幾乎每個擁有稀土資源的省份都想要打造相關產業鏈,推動當地經濟發展,「若是完全集中在央企手裡,協調起來一定很困難」。  「它們開採出來之後,不一定留在江西進行深加工,它可能會選擇到人才更多、交通更便利的地方,稅收就不交給資源地了。為什麼地方想爭奪集團的主導權,說白了就是,爭到這個主導權,讓當地的企業做龍頭在那裡幹,那就是為當地發展作貢獻了。」江西一名工信委官員說。以龍南縣為例,該縣去年的財政收入是9.1億元,稀土產業的稅費就占逾43%,達3.86億元。  這位工信委官員坦言,現在江西肯定也想爭取成為整合之後的大集團之一,「但最後要到什麼程度,北京方面會認可,那就看企業怎麼去運作了。」  贛州稀土集團 即將掛牌  如今,為了轉型上市,去年11月30日開始,贛州稀土礦業已經徹底停產。贛州稀土礦業的負責人說,要上市必須要求自主開採,原來的礦權雖歸贛州稀土礦業所有,但具體開採稀土的是個體老闆。然而,自主開採就意味著要將所有的開採老闆全部趕下山,還必須給予補償。但目前的阻力很大,「因為所有的礦背後可能都有幾百個大大小小的股東。最棘手的是,基本的利益者中,很多都是官員,官商勾結,官員參與進去之後都在背後操縱。」該負責人表示。  據他透露,贛州稀土礦業公司開始接觸部分企業,正在洽談收購的分離廠包括萬寶和鍇升,已經進行了資產評估。此外,贛州稀土集團有限公司即將掛牌,該集團將涉足稀土採礦到分離到深加工應用再到科研的一體化經營。  (取材自《中國經濟周刊》)

  • 江西吃辣怕不辣

     新余尤為甚 上桌一半是辣菜濕辣椒 乾辣椒 沾醬任你選  在大陸,吃辣有句俗語: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江西人怕不辣。來看看江西人怎麼吃辣。許多人都知道四川人吃辣,湖南吃辣,知道江西人也吃辣的似乎不多,但,只要來到江西,就會有人問你「敢吃辣嗎?」,如果你說敢,那你就鐵定等著吃辣;如果說不敢吃,對方就會叫你「試試看嘛!」「嘗一嘗,沒關係嘛!」如果你會在江西待個好幾天,當地人還會努力向你推銷「每天加一點點(辣),沒關係。」  江西吃辣 新余第一  江西人為什麼吃辣,是受到隔壁湖南人感染嗎?對於這種論調,江西人可是一點都不會退卻。「我們產辣椒本來就多,我們天生愛吃辣。」但問到為什麼一講到會吃辣,若不是想到四川,就是想到湖南,卻很少人提到江西?江西人也有一套絕妙說詞:「吃他們的辣,還說得出話來,但吃了我們的辣,都不吭聲了(因為被辣啞,說不出話來了)。」  來到新余,新余人還會說:「江西吃辣,新余第一。」如果不信,上了桌就知道。從最基本的炒肉丁、炒茄子、各種炒青菜,到炒韭菜小蝦米,還有連台灣很少見到的炒雞蛋、水煮豆腐,全都少不了辣椒,所以常看桌上,星星點點一堆紅。  辣椒上桌 千萬小心  動筷子前,告訴你一個小密訣。「辣椒多的不辣,辣椒少的要小心」。多半都是如此。因為看上去一盤紅紅火火星星點點的,如此的辣椒多半是用來點綴菜色用的,或會有些辣,但至少不會讓人受不了,反而是看上去沒幾根辣椒,兩三小節似乎只是用來擺個樣子的,這種就得注意,有時大口吃下去,才發覺不對,但至少還不至於到噴火的地步;如果真的想噴火,多數餐廳老闆可是沒在怕,只是看你有沒膽。  走在新余市街上,沿路偶爾可見到傳統小販擺菜攤,幾乎都少不了辣椒,有紅有綠的辣椒,看起來不起眼,尤其許多種青椒紅椒,一看就知道全是「擺擺樣子」,辣不死人,但放在一旁的小辣椒,可是這的主角,如果問:「炒盤菜放多少才會辣?」菜販通常會告訴你:「半根就夠了」,如果不信邪,回家炒菜時一根全下,保準讓你變成噴火龍。  何種最辣 朝天小米  究竟哪種辣椒最辣,有人認為是朝天椒,也有人認為是小米椒,各有各的支持者。在新余市傳統市場裡的菜販則指著小米椒說:「這個比較辣啦!」然後看看你「要不要吃看看?」  在新余不但正餐上桌的菜裡大半都是辣,甚至早餐吃的小菜鹹菜,半數以上全是辣,如果不信,走一趟傳統市場或早餐店,看看各種小菜,全是一片紅通通的就知道了。新余市鄉間,處處都可見到辣椒,綠綠紅紅的,有大有小,多數都是朝下長,但也有的是朝上長的。「朝上長的就是朝天椒啦!」外人會許會問「倒底有多辣?」農民說:「它想辣上天,你想辣不辣?」  旅 遊 資 訊  在新余吃飯,從小店食堂到飯店餐廳,在菜裡加上辣椒是「天經地義」,如果不習慣吃辣,得事前就可店內人員說,否則後悔來不及。  當地有人說,如果辣到舌,可搭配當地特有的飲料「米乳(口味接近稀釋許多的台灣米漿,有無糖有糖兩種)」,可以降辣,是是否有效則見仁見智。)

  • 大陸5省 醞釀調高上網電價

     有權威人士透露,大陸發改委擬上調江西、湖南和貴州3省火電上網電價每度2分(人民幣,下同);此外,河南和湖北兩省上網電價上調幅度擬由此前的每度1.5分調至2分;不過,全大陸何時一致上調電價,發改委表示,還沒有具體時間表。  山西電價 漲幅最高  發改委曾在4月上調16個省(區、市)上網電價,其中山西漲幅最高,為每度2.6分,山東等5省上調2分,河南等兩省上調1.5分,另3省上調1分,1個省上調0.9分,還有4省上調0.4至0.5分。總體來看,16個省平均上調上網電價約每度1.2分;但終端銷售電價並未上調。  《上海證券報》報導,在湖南省,暫停峰谷電價政策也獲得發改委的同意,擬於近期實施;所謂峰谷電價,是指根據電力系統負荷曲線變化,將一天分成多個時段,對不同時段的負荷或電量,按不同價格計費的電價制度;在用電高峰實施高電價,抑制用電,用電低谷實施低電價,鼓勵用電,實現電力的充分利用。  權威人士表示,由於湖南、江西火電上網電價在中部地區相對較高,所以在4月上旬的那輪調價中,地方政府不同意上調;不過,近期湖南、江西電荒愈演愈烈,火電廠大量缺煤停機,嚴重影響地方生產、生活,因此3省上網電價補充上調方案被緊急提出。  調價有利減緩壓力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發改委日前召集湖南、貴州、江西等省電價管理負責人,討論該地區的火電上網價格。  業內人士認為,由於湖南、江西等中南部省分的電煤資源較少,煤炭物流成本高,缺煤停機十分嚴重,因此適當上調上網電價有利緩解經營壓力,鼓勵電廠積極購煤發電,緩解電荒困境。  湖南已成重災區  大陸目前的電荒正在從局部向各省範圍蔓延,湖南已成為重災區,電力缺口近三分之一;近兩個月,在浙江、江蘇、安徽等省出現拉閘限電現象。寶鋼公司已得到確認,在6至9月的用電高峰期,電力部門將對其上海生產基地實施一定限電措施。  江蘇省經信委副主任、南京電監辦專員顧瑜芳預計,江蘇將是大陸今夏供電缺口最大的省分,預計江蘇夏季全省統調最高用電負荷為6900萬千瓦,年增率14%。目前江蘇全省統調裝機容量為5760萬千瓦,考慮到風力發電的間歇性、燃氣供應的不確定因素,最大缺口可能超過1100萬千瓦達16%。  中電聯在4月28日發布報告,預計今年夏天電力供應缺口將進一步擴大至3000萬千瓦左右,這是繼2003年至2004年以來缺電最嚴重的一年。同時,十二五中期更可能出現大範圍缺電難題;中電聯提出了4項解決措施,包括適度上調電價等。

  • 跨省買駕照 死亡車禍浙最多

     交通事故已成為大陸人身安全「第一殺手」,今年上半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最多的是浙江省,主因在於當地多數民眾都是「跨省」購買駕照,連基本交通常識如轉彎要打方向燈都不懂。浙江公安廳近日大規模整頓,民眾被查出「真的假駕照」都需重新考才得以上路。  上萬溫州人走後門  據《南方週末》、《錢江晚報》等報導,浙江溫州市今年上半年發生多起重大交通事故:1月7日,泰順縣李某駕車與貨車發生追撞,除李某外,車上其餘3名乘客都當場死亡;9月20日,蒼南縣陳某駕駛貨車在自家門前倒車時,不慎將鄰居老太太軋死;此外,一肇事逃逸的溫州司機考取駕照時間是2008年4月25日,而據調查,當天此人尚在監獄服刑。  經過當地警方深入訪查,發現上述3起交通事故有一共同點:肇事司機的駕照都來自同一產地──江西。可蹊蹺的是,他們既沒有在江西生活過,也沒有在那工作的經歷。  溫州一名交警表示,溫州車管所的駕照考試很嚴,因此溫州人多到江西買駕照,多年來已累計1萬多本。據當地統計,從2008年至今,溫州發生有人員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其中20餘起都是持江西駕照的溫州籍駕駛人造成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江西的九江、景德鎮、撫州等地以及湖北、河南等省部分地區已然成了「駕照批發市場」,只要花錢就能輕鬆拿到駕照,這是公開的祕密。曾在江西九江做過買賣駕照生意的張某透露,以前九江和外地其他一些地方只要交錢、照片,人不用過去就能拿到駕照。但這幾年較嚴格,需要考生親自走一趟,但不過就簽個字、走一個過場就行了。  1張駕照賣4千人民幣  去年在江西買了張駕照的瑞安縣人黃某表示,去年到江西考試時也遇到很多老鄉:「我花了兩天時間就拿到駕照了,路考全程車子熄火5次,考官還是給我合格。」  據了解,江西的每個駕訓班和車管部門關係都很好,而業者不斷提出降價等優惠方案搶生源,目前當地駕訓班賣一張駕照的價格約4000元人民幣。  近日,江西省也開始大舉整頓駕訓班非法向外地學員販賣駕照,自9月中旬起,已逮捕九江最大的新贛北駕訓班法定代表人周同星,九江車管所駕駛員考驗中心主任汪國順,以及一些交警隊考官等涉案人員。據報導,目前江西九江異地人報名系統已被封鎖,外地人禁止報考駕照。  江西開始掃蕩非法  浙江省公安廳則表示,等江西省此次的整治行動查處結果一公布,浙省民眾只要被查出駕照屬非法取得,都需繳回「登出」並重新考取駕照。

  • 標題

    標題">《佳期如夢》 高人氣壓過世界盃

     (文接B4版)  ;和平看到初戀情人遠離,情緒低落,決定順從母意結婚;但沒料到西子卻逃婚,和平對她的態度有所改變。撲朔迷離的發展,讓觀眾心情隨之起伏。  雖然最後製作單位讓這4位為情所苦的俊男美女各有歸屬,但《佳期如夢》小說的忠實讀者,對這個「意外」的結局非常不滿,在網路上砲轟。事實上,這齣戲播映以來,因劇情變動過大,遭讀者不斷抨擊,尤其女主角佳期最後「情變」,讓讀者反彈極大。  有網友大罵:「『孟和平與佳期不變的愛』演變成了『馮紹峰演的孟和平在中途戀上阮正東的妹妹阮江西,兩人還甜蜜地為對方戴上結婚戒指』。」  更有讀者在網上哀歎:「孟和平、阮江西在婚禮上幸福的對望,燦然的微笑,我心目中那美好純潔的愛情寶塔也為之坍塌。」此外,女主角的好友周靜安原本著墨不多,是個小角色,在電視劇中卻成了戲分吃重的女配角、傻大姊,讀者認為情節改編太多,與原著相差太遠,指責製作單位「不懂藝術,糟蹋原著」。  擔任劇本編審及藝術指導的台灣知名製作人何琇瓊則澄清,劇情改變都曾先和原著作者匪我思存溝通,然後才調整,因為電視劇的觀眾與小說讀者不同,湖南衛視每天播2集,劇中人物的情感衝突、為以後劇情所埋下的伏筆更為重要,因此,對角色的詮釋及橋段的更動是必然的。  何琇瓊還強調,《佳期如夢》播出後,匪我思存已經表示認可,並撰文表示劇情副線的加入,為這個劇本增色不少,部分場景與劇情張力的描繪,與他當初寫作時設想的一模一樣。  馮紹峰 話題男星  即使網友與讀者對劇情改編有意見,但這種「門不當,戶不對」下的悲劇愛情、四角戀愛的掙扎劇情,觀眾依然買帳,收視族群尤以44歲以下的女性觀眾為多,占7成以上。  雖然央視索瑞福調查中,《佳期如夢》平均每天有8000萬人收看,但因沒有計入透過網路收看的觀眾,實際收視人數要比調查結果顯示得更多。  據某個網站的電視劇搜索資料統計,《佳期如夢》開播當天,透過該網站搜索視訊內容的用戶,就超過700萬人次;播出中後期,每天的搜尋人數更是持續走高,到大結局當天,更爆出天量,即使是目前炙手可熱的新《三國演義》和TVB最紅的《宮心計》,也不及《佳期如夢》,這還沒不算透過其它網站收看的觀眾。  至於《佳期如夢》在網路走紅的原因,每天有2500萬人上線收看偶像劇的PPS網路電視,歸納出一個結論:主角的人氣。  例如有很多網友留言支援,聲稱是「為了陳喬恩而看」;而馮紹峰的支持度也相當高,尤其是最近他主演的《鑽石豪門》與《美人心計》都成功創造話題,也讓《佳期如夢》獲得影迷支持。  《佳期如夢》檔案  製片人:劉海燕  藝術總監:何琇瓊 導演:沈怡、宋洋  主要演員:  陳喬恩/尤佳期 邱澤/阮正東  馮紹峰/孟和平 吉傑/徐時峰  林秀君/肖雲 路晨/阮江西  王言/周靜安

  • 邵銘煌:人時地不對 應是空穴來風

    故總統蔣經國傳出有私生子,研究兩蔣文獻多年的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銘煌昨日質疑消息真實性。他表示,這位自稱是蔣經國私生子的邱明山,若現年確實是七十六歲,他應該在一九三四年出生,而當時蔣經國在蘇聯工廠做工,怎會認識中國江西女子? 傳記作家王丰在《亞洲週刊》報導指出,現年七十六歲的邱明山是故總統蔣經國的私生子。邵銘煌昨日表示,他從沒聽過蔣經國有這樣的一個私生子,報導可疑性很大,私生子之說應是空穴來風。 邵銘煌表示,邱明山是一九三四年出生在大陸江西省,但蔣經國一九二五到一九三七年人在蘇聯,且被流放烏拉山區的工廠做苦工,且認識了蔣方良女士,「蔣經國在蘇聯,怎麼可能會在江西生出邱明山?」 邵銘煌指出,這項報導的人、時、地都是「牛頭對不了馬嘴」,雖然蔣經國與蔣方良後來確曾在江西創辦托兒所,收養很多抗戰孤兒,如果說有很多的「義子」,那還有可能,但如果說是「親生小孩」,恐怕是空穴來風。 邵銘煌說,他從沒聽過蔣經國有這樣的一個私生子,同時這只是個人的口述歷史,沒有其他史料佐證,從歷史研究的角度來看,只能算是「孤證」。 邱明山十九日也向東森新聞證實,他與蔣經國「並無血緣關係」!他還拿出一份廿年前的報導,證實小時候他被蔣經國收養認做義父,並不是蔣經國所親生。至於為什麼一開始要說自己是蔣經國的私生子,邱明山支吾其詞,沒有正面回答。 事實上,除了邱明山跳出來喊著要認親回蔣家之外,大陸有位老先生也打電話給邵銘煌,表明自己是蔣介石與前妻陳潔如的兒子,要求要驗DNA。但陳潔如根本沒有兒子,邵銘煌當場拆穿這位自稱「蔣中正兒子」的謊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