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汪偽的搜尋結果,共03

  • 兩岸史話-新聞老兵看世紀大審奸

     他雖已意識到情況不妙,卻仍不慌不忙緩步走進店門,但一進去,即有如狡兔般撇下鄭,從店內另一扇門狂奔而出…… \n 丁、李在合作組織特工機構大開殺戒之際,不僅收容了一批原在中統、軍統工作的變節分子,更吸收了幫會裡的流氓地痞如吳四寶、楊傑、夏仲期等輩。特別是那身充「七十六號」警衛大隊長重200多磅的吳某更是招搖撞騙、濫殺無辜、無惡不作。短短3、2年間,吳某居然變成了上海灘人人恐懼之餘不得不刻意巴結的新出爐的幫會大亨。 \n 吳後來以收取煙館賭場鉅額保護費所得,在愚園路興建一幢豪華無比的巨邸,諸如舞廳、劇場、健身室與網球場等無不具備,華屋落成之日,還遍招京、滬越劇名伶,前後唱了三天三夜的魏堂大戲,不僅滬上人物俱來「朝賀」,即使是貴為偽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的周佛海也親自趕到捧場。這極盛大的場面,即令是昔日社祠落成大典,規模亦當不過如是! \n 鄭蘋如案轟動一時 \n 吳四寶發跡後一路橫行霸道,自以為上有丁、李撐腰,下有徒眾支持,行事連凶惡無比的日本憲兵也看不過眼。及吳某財迷心竅,指使屬下張國震械劫日本強奪到手的金塊,才由日本人示意李士群把吳毒死了事。然而殺人者人恆殺之,吳死後,丁、李兩人又成敵對,丁不敵日人寵信的李改而出任偽社會、交通兩部部長及浙江省省長,李大權在握,又負起「清鄉」之責,紅得過分耀眼,終於遭周佛海及日本憲兵之忌,也由日人出面,放毒在牛肉餅中把他毒斃!總而言之,做漢奸的權柄再大,也大不過日本主子,一旦連主子也覺得尾大不掉,他們的末日也就到臨了。 \n 回過頭來,我們再來談丁的行事。一般認識他的人都說,丁不僅為人陰狠毒辣,臨事也頗能在機警中力持鎮靜,在處理淪陷區最為轟動的鄭蘋如一案之際,便充分表現出他這種幹特工的能耐來。(張愛玲的小說《色,戒》據說是以丁默邨、鄭蘋如為易先生、王佳芝的原形。) \n 鄭蘋如是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首席檢察官鄭銊的二千金,淪陷時期留在上海法國學校讀書,在校時即被同學們選為校花,據見過她的汪偽報人金雄白形容,她長有「一個鵝蛋臉,配上一雙水汪汪的媚跟,秋波含笑,桃腮生春,確有動人丰韻」。 \n 鄭二小姐當日是位在校學生,一直留在陷區,從未到過後方,因此色鬼丁某在與她交好之際,從來不曾懷疑她也是中統潛伏在上海的地下愛國情報人員。一天,丁在滬西一友人家吃飯,臨時打電話邀鄭小姐參加。飯後丁說要去虹口,鄭小姐也說想到南京路,於是鄭乃搭丁座車同行。從滬西到虹口或南京路,靜安寺路都是必經之地。 \n 當車駛經靜安寺路西伯利亞皮貨店時,鄭二小姐突然要進去買件皮大衣。丁不疑有他,即陪鄭準備入店挑選,就在下車跨過馬路進入店鋪之前,機警的丁卻瞥見兩名形跡可疑、腋下各挾持紙包的彪形大漢。此際,他雖已意識到情況不妙,卻仍不慌不忙緩步走進店門,但一進去,即有如狡兔般撇下鄭,從店內另一扇門狂奔而出,穿過馬路,急忙躍上自己的裝甲汽車。這一突如其來的行動,大出等在門外的兩位刺客意表,儘管他們分由紙包掏出槍來,對準疾馳的汽車射出,但除了在裝甲車上留下一些彈痕之外,卻未傷分毫。事後,丁察知是鄭所做手腳,乃毫不遲疑下令將此一代嬌娃處死,一點也不顧及昔日情誼! \n 丁在遇刺不死之餘,與早日部屬李士群爭奪汪偽特務控制大權不勝,轉入政界,先後在偽組織出任社會部長、交通部長及浙江省長,抗戰勝利後,先由戴笠送往重慶安置,再押回南京囚於老虎橋監獄候審。 \n 可逃不逃皆是報應 \n 對於這麼一名警覺毒辣、詭計多端的大特務頭子,在僅有一名法警押解之下,明知必判死刑,為何有機可乘之際,竟然可逃不走?何況,在家停留的5小時,他盡可搬來幫手,合力對付那名孤孤單單的法警? \n 這前前後後都是謎團,那天坐在回社馬車之上的我,固然不解,事後與同事討論,也說不出個確定理由,一位採訪要聞、對政海祕辛頗多了解的同事說,丁之所以不逃,是由於國府有關方面對其曾有不死的承諾。事實上,丁當年之所以憤而投靠汪偽,並組織汪偽特務組織,固與軍統戴笠有別苗頭的意味,但幹特務的無不善觀顏色,一等到盟國反敗為勝,節節反攻,而軸心國家招架不住,敗象畢露,丁某也就緊隨周佛海,開始與遠在重慶的戴笠暗通款曲。回憶其時,周佛海之所以叫丁自偽交通部轉任浙江,亦在預為國軍反攻,暗布一顆堪做內應的棋子。 \n 等抗戰勝利,戴返京、滬,一度也對周、丁之流加以撫慰。1945年9月30日,周、丁與關於周系的羅君強、馬驥良、楊惺華等即曾由戴派專機飛往重慶暫避風頭。看來,戴對此輩勝利初期保全京、滬、杭之功,不無承認之意,而對他們未來命運,當亦有從輕發落的許諾。 \n 可是實地採訪審奸新聞的我,對此卻不盡同意。我說,戴笠或有此許諾,戴本人卻在1946年墜機身亡,君不見戴死之後,陳公博、褚民誼、梅思平、林柏生、甚至最早從事中日和談的繆斌,不都一一「不當虎吻,便飽獅腹」了麼(梅、林在南京老虎橋監獄槍決,而繆、陳、褚等則更早在蘇州獅子林監獄處死)。今丁某「功」不逾於繆、陳,惡則冠於群奸,國府諸公在舉國聲討國賊之際,又何能獨有愛於此獠?何況丁某主持「七十六號」期間,殺人無數,今國土重光,慘遭犧牲的志士仁人親友,又豈能輕輕把他放過? \n (待續)

  • 兩岸史話-新聞老兵看世紀大審奸

     因此大堂上的鉤名擲筆,褫衣上綁,以致於此後軍樂隊的厲聲開道,行刑隊的擺隊遊街,無不在營造一種懾人心弦的恐怖氣氛,這樣,群眾自然大感緊張刺激。 \n 1946年9月底,在下自《中央日報》廬山公社返抵南京總社後,徒以在大學曾經習法之故,被派採訪所有法律相關新聞,自國民大會、參政會、立法院、司法院、司法行政部,以致於最高法院、首都高等法院,全都歸我「管轄」,只有地院留給採訪社會新聞的同仁,理由是,大大小小的社會新聞,一大半的「歸宿之地」多是起訴或承審的地院。 \n 驟看來,在下「管轄」範圍大得出奇,一定忙得不可開交,事實上,越大的衙門,由於新聞多有議程、日程一類的脈絡可循,跑起來還不太費力,有時跑得勤點,還會撈上幾條獨家新聞,唯一讓我這名新手擔憂的,還是老虎橋首都監獄處決大漢奸的「突發」新聞。 \n 布眼線搶看處決 \n 本來,漢奸案件依法雖然只消二審即行定讞,但在高院初審判刑,最高法院復審維持原判後,還要經過司法行政部核定行刑日期,最後才交由監獄負責執行。這中間經過好些機關,理當不難打聽。可是,中國的司法機關傳統上習於保密,一個記者如果不曾在暗中進行的過程,好好布上一兩個棋子,就不免漏掉新聞。 \n 我自贛返京後,汪偽組織部長及浙江省長梅思平伏法未久,下一個被判死刑而未執行的是偽宣傳部長及安徽省長林柏生。這兩人在汪偽組織中,前者是當年附逆CC派人物中地位僅次於周佛海的要角,後者則是汪精衛公館派大將,一樣迭任汪偽府部長、省長,兩人權位相伴,罪行相當,以判決及行刑日期推算,梅是5月9日刑死,9月14日受刑,而林既在5月31日判刑,執行日期大約也該在10月初旬。 \n 儘管我在短短時間裡,也曾分別在法部、高院布置了線索,但經過考慮,仍認為行刑場所的老虎橋監獄最為重要。(說來,戰後處決巨奸的蘇州和南京監獄,名稱也真是巧得出奇,前者名喚獅子口,後者叫做老虎橋,結果這一獅一虎,果然一一張口吃掉了陳公博、褚民誼、梅思平、林柏生、丁默邨、殷汝耕之類人物,至於周佛海,雖判死而獲減刑,一樣也瘐死獄中,未脫虎口。)幸運的是,當我專程訪問老虎橋監獄魁偉無比的孔典獄長之際,無意間也結識了一旁身似竹桿的孔大少爺,而且在參觀獄中設備的行程之中,更與這位孔門「祥」字輩的大少談得非常投機。說來,這位孔祥什麼的(恕我忘了最後一字)人也真是有趣,他在獄中迄未補上一官半職,僅以老父典獄之故,竟也戎裝佩槍,出入牢門,逍遙無禁。 \n 害怕看官府殺人 \n 一開始,我就看破了他愛虛榮、好交遊的根性,此後不是邀他小飲,便是請他觀劇,一個勁地討他歡心,這類費用無法報支,但為了不漏重大新聞,只好忍痛自掏腰包了。所幸這位大少很是通氣,在酒酣耳熱之餘,他乃悄悄告訴我:「老弟,老虎橋的事包在小兄身上,今後,只要接到我的電話,說是邀你一談,你,就得立即動身了。」 \n 說來也真是好笑,從小,我和大哥選棣、三弟選仕,被人稱作「四五六,一道快」的兄弟行,經常周遊市上,愛看稀奇,特別是官府殺人一類的緊張刺激大事,更是不肯放過,可是一逢這碼子事,也只有趕熱鬧的份兒,真正臨到節骨眼,卻都怯場不前,不敢親睹。記得那時,兼長司法的縣太爺輩殺人,講究的是刑事報復主義,旨在示眾以威,警世以懼。因此大堂上的鉤名擲筆,褫衣上綁,以致於此後軍樂隊的厲聲開道,行刑隊的擺隊遊街,無不在營造一種懾人心弦的恐怖氣氛,這樣,群眾自然大感緊張刺激。 \n 處刑時驚心動魄 \n 同時,受刑人在長路迢迢遊行的種種表現,一樣能震懾人心。事實上,不論他是在喝下那碗送死黃湯,之後的逞強狂叫(諸如20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或砍了頭,脖子上不過多一道碗口大傷疤之類),或是嚇得手麻足軟,被人架押而行,叫人看來,都會再生一層恐懼。 \n 回憶中,堂上宣判,遊行示眾的場面,我們看得好多,但臨到刑場,卻都又怯步不前。一次,鄰居張大威中尉大哥奉命一口氣下手槍斃5人,邀我們兄弟「觀賞」,我們一樣敬謝不敏。又一次,縣太爺把一個謀殺親夫的「淫婦」判了凌遲大刑,定期在衙門口執行,那天,全城人山人海,如醉如狂,我們兄弟雖亦前往一睹此稀世奇觀,但仍是遠遠躲在人堆之後,驚人動魄聆聽前排人眾的一刀一吼! \n (待續)

  • 周佛海效命軍統局 抗戰後死於獄中

     根據軍情局解密檔案,證實抗戰期間的大漢奸周佛海,早被戴笠吸收加入軍統,並以偽職掩護敵後工作進行,大量提供汪精衛政府以及日本與東北的政治、軍事情報,同時還讓軍統在其家中架設地下電台發報。周佛海最後仍因漢奸罪被判死刑,後特赦為無期徒刑,死於獄中。 \n 軍情局預訂十月十日出版的「中美合作所誌」史料,首度公開曾在周佛海家中架設地下電台等內情。這是軍情局依據軍統時期檔案,證實周佛海是軍統潛伏人員的傳聞。周佛海是汪精衛極倚重的左右手幕僚。 \n 依據軍情局解密檔案指出,汪精衛政權的要員周佛海,於民國三十二年即已由軍統局敵後組織策動其反正,仍以偽職掩護敵後工作,軍統局的地下電台曾架設在周本人和其妻弟楊惺華的私宅,照常工作;周佛海並提供有關汪政權的軍事、經濟,以及日本與東北的政治情報。 \n 依解密檔案,民國三十三年,軍統局特選派熟悉軍事參謀業務的諜報人員,經周佛海推薦擔任汪政權的軍委會作戰科長,於是以周在汪政府的財經勢力與政治權位,(當時周任職汪政權的偽軍委會副委員長、並負責指揮稅警部隊、保安部隊,及偽軍第十二軍等),聯絡控制已接受策反的各偽軍部隊。 \n 依據解密檔案,自民國三十四年對日抗戰勝利已成定局時,進行更為順利,掌握運用更為確實,共黨雖然對周佛海和偽軍利誘,慫恿周組成「聯合陣線」,共同反對國府,但因戴笠早已吸收周佛海,共黨枉費心機。 \n 抗戰勝利後,周佛海遭羈押,被判死刑,後特赦為無期徒刑,民國三十七年死於獄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