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汪敬煦的搜尋結果,共06

  • 陳文成死因?前警總司令曾點名「她」 但無證據

    陳文成死因?前警總司令曾點名「她」 但無證據

    促轉會公布戒嚴時期彩虹專案相關資料,再度勾起大家對陳文成死因之謎的好奇。前警備總司令汪敬煦表示,命案現場曾出現一名神秘女子,研判可能是當年陳文成在台大唸書時的女朋友。陳文成回台後曾丟下妻小跑到墾丁渡假,懷疑是跟她一起去。汪告訴友人,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這名女子勇敢站出來說實話。但此為片面之詞,並無證據。

  • 拒驅離示威學生 汪敬煦差點被辦

    拒驅離示威學生 汪敬煦差點被辦

     剛過世的前國安局長汪敬煦(見圖,本報資料照片)中美斷交時擔任警備總司令,他在回憶錄中表示,國民黨青工會、社工會及救國團當時執意發動學生,「教訓」美國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松山機場外情況一度失控,參謀本部曾指示出動鎮暴部隊驅離,警民衝突一觸即發,但他堅持不派,後來差一點被查辦。 \n 民國八十二年,國史館出版「汪敬煦訪談錄」,汪在書中回憶,中美斷交時警總所扮演的角色。 \n 汪敬煦表示,美國代表團廿七日一抵台即飽受驚嚇,拒絕下榻圓山飯店,直接驅車到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並急電華府,稱安全堪慮,請准予即刻原機返美,但華府訓令代表團須見到蔣經國總統,除非他無法保證安全,否則等談判結束再返美。 \n 廿八日蔣總統召見汪敬煦,指示「以後代表團安全,你要負一切責任,否則唯你是問」。汪說,這句話對警總很重要,因為這不完全是憲警的問題,而是其他單位必須尊重警總。原來這次抗議是青工會、社工會及救國團發動,由學校教官帶隊,警總事前一再強調安全的重要性,但大家口口聲聲要給美國人教訓,警總也沒辦法。 \n 當松山機場大門外行動最激烈的時候,警總指揮所接到參謀本部作戰部門電話指示,即刻出動鎮暴部隊強力驅散學生。汪說,如果這樣做,會造成警察、憲兵與愛國學生對抗,什麼事都會發生。他決定不出動部隊,而由憲警從外面向裡面疏散群眾,事後參謀本部以總長名義究辦,但警總未呈覆,最後不了了之。 \n 學生後來轉進台北賓館附近,從國民黨中央黨部一直到公園路都坐滿學生,但汪敬煦認為學生不能趕,一趕就會出事,因解鈴還須繫鈴人,建議國民黨祕書長張寶樹通知救國團把學生帶走,才消弭另一場示威抗議。

  • 兩岸史話-沉默之丘

     我做參軍長,張祖詒(張祖詒曾任總統府副祕書長)也銜命來我的辦公室看,看我掛著岳飛字,供關公像,向蔣經國報告,這是張祖詒後來告訴我的。 \n 訪談過程中反正是我(作者)說的多。我把我知道的、看到的各種說法,全說了一遍。汪說:「你很激動呢!」我說我只是想在最短時間把話全說出來。 \n 我翻到《汪敬煦訪談錄》中的一段:「經國先生得知這件事後,知道事態嚴重,立刻找我,詢問我可有此事?為什麼不向他報告?我答說:『我要有具體的處理方案,才能向您報告。』經國先生嘆了一口氣,說:『這件案子最後還不是會送到我這兒來。』」 \n 又一段:「當時經國先生已明顯指示要依法嚴辦,居然還有高層人士想掩護。我對此一直無法釋懷。難道個人關係會比國家利益還要高嗎?能比經國先生的耳提面命還有權威嗎?」 \n 我說:「這人是否是李XX?」汪說:「是。」 \n 孝勇不滿在心 \n 我說人家都說此事的惡化,也涉及你對情治內部急切的不滿。所以孝勇說:『下面人對父親互相推諉,顧左右而言他,沒有平舖直敘。』是不是蔣經國對你也有不滿?」 \n 汪回答說:「大概有點。主要不滿的是孝勇,還有一個官邸老人──秦孝儀。」 \n 汪說:「我與情治同仁其實並沒有不和,以後還有餐聚中見過幾次,但沒談其他。」 \n 我問:「安全局長不是都是蔣經國的親信嗎?那您是如何與蔣經國熟識的?」 \n 「我只是個職業軍人,與官邸沒有關係,也沒來往。只是一路從師長、工兵署長、伊朗武官、憲兵司令、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接安全局長。我是杭州人,家裡原是安徽徽州鹽商。太平天國之亂,杭州付之一炬,曾祖乃遷到直隸。我小學在北京讀,後讀南開中學。九一八、七七事變發生,決心抗日,入工兵學校。每當校歌唱至:『領導被壓迫民眾,攜著手,向前進,路不遠,莫要驚。』同學們無不慷慨激昂,淚流滿面。」 \n 我們談起何應欽、西安事變、牯嶺街,我大學時常在那一帶進出。我又問汪先生回去大陸沒有?汪說去了幾次,因女婿毛渝南在北京做加拿大北方電訊公司的代表。我就談起毛有次與楊虎城之子楊拯民吃飯,席間談笑風生。事後人們問毛,你不知楊嗎?他說不知。人就說:「他爸爸就是你爸毛人鳳殺的。」毛渝南這才補請一回致意。 \n 一生原則誠正 \n 我問:「你接情報局,葉翔之為何下來?」我把我知道的說了一下,如他赴美訪問,蔣經國不知,病退不滿的副局長李天山,又向蔣說了葉的一些事,蔣即去葉家附近(今統領百貨址)繞了看,見每房有冷氣,當時屬於奢華設備,蔣於是不滿而去等等。 \n 汪說:「葉不太謹慎。他做六組主任,到中央黨部開會還帶衛士4人,每人荷槍。這當然不好,在台灣有誰會打你?」 \n 我問:「你覺得蔣經國此人怎樣?人皆說他陰沈?」 \n 汪說:「蔣經國因為在俄國生活甚久,環境造成他城府極深,為人深沈。他什麼都要知道,民國67年我當情報局長,在國民黨大會報告大陸情勢,他就來聽,看我如何講。我做警總司令,接見海外代表談話,政戰主任就要向蔣報告。他們與我熟了,後來對我說。我做參軍長,張祖詒(張祖詒曾任總統府副祕書長)也銜命來我的辦公室看,看我掛著岳飛字,供關公像,向蔣報告,這是張祖詒後來告訴我的。」 \n 蔣經國逝世前的元旦團拜對汪敬煦說:「崇拜關公是很好的。」因為岳、關代表著忠義,這大概是蔣對汪說的最後一句話。 \n 我問:「您這一生最值得驕傲的是什麼?」 \n 汪說:「沒有,都是過往雲煙。我沒什麼了不起。我有許多同學,一出校門就死在戰場,我比他們傑出嗎?不,我不過運氣好點。我們當初為了抗日而從軍,就這麼走了過來。」 \n 「那您一生行事的原則是什麼?」 \n 「誠正。」汪敬煦說。 \n 我又喝了一杯咖啡,與汪先生合照,然後恭謹告辭。汪先生叫勤務兵開車送我到捷運站。 \n (全文完)

  • 兩岸史話-沉默之丘

    兩岸史話-沉默之丘

     編者按前國安局長汪敬煦9月17日過世,享壽93歲,他的公祭儀式29日上午,在台北第一殯儀館舉行。這位經過當代諸多重要歷史事件的情治首長,作者有難得與之對談的機會,也提供了第一手的訪談故事。 \n 汪先生倒記得說:「我們上次見,已經一年了。」這我倒忘了,時間好快。 \n 汪敬煦曾經擔任憲兵司令、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國安局長等職務,是國內情報機構首長資歷最完整的人士,還曾經前往利比亞擔任軍事顧問,協助利比亞建立後勤體系,資歷非常特別。 \n 汪敬煦浙江杭州人,1918年生,陸軍官校14期工兵科畢業,曾擔任何應欽將軍參謀,前往美國陸軍參謀大學進修,英語流利,是當時少數精通「洋務」之士。汪敬煦在基層部隊歷練,登步島戰役時擔任團長,曾擔任國安局駐馬來西亞代表、工兵署長、作戰次長、工兵學校校長、後勤次長等職務,民國63年轉任憲兵司令,開啟情報機構的職業生涯。 \n 晚年嘆息孤寡人 \n 汪敬煦曾任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國安局長等職務,是國內唯一擔任過所有軍職情治機構首長的人,尤其在警備總司令任內,經歷美麗島事件和林宅血案,國安局長任內又經歷了陳文成案、江南案等重大政治案件的處理。民國82年汪敬煦曾接受國史館訪談,對這些案件都提出了個人觀察和評價。 \n 汪敬煦最特殊的資歷,無疑是在民國53年工兵學校校長任內,奉命組織軍事顧問團前往利比亞,協助利比亞建立後勤、兵工和通訊體系,當時格達費還只是20出頭的小軍官,但是和我國的軍事顧問團保持相當友好的關係,也對我國十分友好。 \n 汪敬煦2011年9月17日凌晨零點54分,因呼吸衰竭病逝三軍總醫院,享壽93歲,汪敬煦將軍的公祭儀式,在9月29日上午,在台北第一殯儀館舉行。 \n 我能與汪敬煦談,也是上帝的安排,又是個喪禮的場合。 \n 2005年5月2日衣復恩追思禮拜,在新生南路懷恩堂舉行。我去時人已坐滿了,我坐在最後一排。一會兒汪敬煦來了,坐在我旁邊。我自我介紹。我以前見汪,是在73年考入新聞局在「外交人員講習所」受訓時,汪來講話,下面有外交部學員私語,他停下來斥責他們。當時的安全局長是很威嚴的。 \n 汪說抗戰後他在美國,衣復恩回國要買車,但買車要等6個月,汪就把他訂的一部別克讓給他。汪到上海還看到衣開這部車,很拉風。我問為何衣與經國交惡?汪說:「人言可畏。」衣與蔣有私人問題。說王正誼事也冤枉。汪又說「我現在是孤家寡人。」我說我想去看他。要了電話。 \n 那天任祥也坐旁邊,我談起其父任顯群,她說「我母的『休戀逝水』你看了沒?」 \n 我一直沒去看汪,也是怕冒昧,幾次動念,又聽說他進出醫院。2006年4月19日,我打了電話去,他說你可來。什麼時候?我說下午。他或想這太快了吧?乃約了第2天4點。 \n 但下午我審查電影《沉默之丘》(Silent Hill),好長,有兩小時,我看完快4點了,幸好捷運快,我在新店換計程車到汪家,才45分而已。 \n 作者登門談往事 \n 要訪汪,我臨時去找《汪敬煦先生訪談錄》。我在新聞局圖書館中借看多次,這次再去,找不到了。我查借閱簿,最後借的是我。我大概不知珍藏到哪兒去了,乃叫國史館朋友替我買一本。是該館出版的。汪宅就在國史館旁。但我趕時間,也沒去取書就直接去汪宅。 \n 我一到,勤務兵引我進屋,汪先生已在等我。他叫我喝了杯咖啡,還帶我去他書房,給我看他的「玩具」,投影放大機。報紙字可在電視上放大幾十倍。他說他眼得黃斑病,右眼已瞎了,只能這樣看點文字。「老了,89歲了。還能怎樣?」他說。 \n 然後他拿了那本訪談錄送我。我一下就翻到我要問的地方,他說你比我還熟嘛?確實是。汪先生老了,很多事他已記不起來了。比如說最使他不滿的「李亞頻案」(抓洛杉磯《國際日報》發行人),他竟毫無印象。 \n 他在訪談錄中說:「為了這件事,我相當感慨,當初要逮捕李亞頻是為了縣長選舉,我們只是遵照大家的決議去執行,現在遇到問題,大家卻反而退縮,大唱反調。黨中央這種作法真讓一些忠黨愛國、苦幹實幹的人寒心不已;外交部的『懼美症』又一次現形。」 \n 不過汪先生倒記得說:「我們上次見,已經一年了。」這我倒忘了,時間好快。 \n 我坐下即開門見山的說,我是來問往事。我問可否錄音,他說不要。可否筆記,他說不要。我只好強記。(待續)

  • 政治長短調-前國安局長汪敬煦明公祭

     前國安局長汪敬煦本月十七日過世,享壽九十三歲,公祭儀式將在明天(廿九日)上午舉行。汪敬煦曾任憲兵司令、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國安局長等職務,是國內情報機構首長資歷最完整的人。 \n 汪敬煦浙江杭州人,陸軍官校十四期工兵科畢業,曾擔任何應欽將軍參謀,前往美國陸軍參謀大學進修,英語流利,是當時少數精通洋務的人士。汪敬煦在基層部隊歷練,登步島戰役時擔任團長,曾擔任國安局駐馬來西亞代表、工兵署長、作戰次長、工兵學校校長、後勤次長等職務,民國六十三年轉任憲兵司令,開啟情報機構的職業生涯。

  • 白狼傳談江南:蔣孝武代父受過

     竹聯大哥「白狼」張安樂,曾因在美隔海營救涉及江南案的陳啟禮而聲名大噪。事隔廿六年後,由日本作家宮崎學所著的日文版「白狼傳」,今年九月將問世,本報透過管道取得第一手書稿。白狼在書中披露,當年他在CBS「六十分鐘」節目中,指涉蔣孝武是江南案幕後主謀的說法,其實是冤枉了蔣孝武! \n 張安樂說,宮崎學到大陸訪問過他好幾次,自己看過這本書,內容很翔實,所以才授權宮崎學出書。白狼在書中強調「蔣孝武是『替父受過』,後來我在電視裡看到,他的弟弟蔣孝勇說,蔣孝武為這件事流淚了,這件事斷絕了他的政治生命,打擊很大;確實,他與江南事件完全無關,但我們得救兄弟,同時還要為台灣考量,不論真相如何,是不能把矛頭對準蔣經國的!」 \n 一九八四年十月,陳啟禮赴美刺殺江南。據白狼表示,陳啟禮行動前雖然曾住在他家,但可能是顧慮到他的政治立場、以及與江南認識兩個因素,所以事前並未向他透露任何訊息,直到事發後白狼知悉,第一句話就提醒陳啟禮「小心滅口」,陳回答「我想到了,我有留錄音帶!」 \n 陳啟禮留下的這捲錄音帶,事後在台美兩國掀起了巨大的政治風暴,而引爆者就是白狼。據書中透露,陳啟禮返台被捕後,白狼在美展開「營救三部曲」,首先是與文工會副主任魏萼在美談判,以錄音帶做條件,要求停止一清專案、停止追緝在逃的董桂森、將陳啟禮案由軍事法庭移轉至司法法庭,但魏萼返台轉告國安局長汪敬煦時,遭到汪拒絕。 \n 錄音帶一事曝光後,曾有美國紐約黑幫,要花一百萬美金向白狼買。他在洛杉磯的餐廳,也曾遭到炸彈攻擊,甚至有黑幫傳話要殺了他,但白狼還是採取第二步,將錄音帶提供給了FBI。當時外界多認為,因為這捲錄音帶,導致了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敏儀、副處長陳虎門等三人在台灣被停職移送。 \n 但由於陳啟禮在錄音帶中只表明是受汪希苓指派對江南「執行制裁」,白狼事後認為,汪只是「可犧牲的家臣」,光憑錄音帶無法與台灣當局討價還價。 \n 最後白狼決定接受CBS的知名節目「六十分鐘」專訪,白狼在節目中直指江南案的殺手陳啟禮,是台灣政府派來的,任務是要除掉「賣國賊和共產主義者」,白狼並在螢光幕前,講出蔣孝武就是全案幕後指使的台灣高層人士。 \n 據白狼在書中透露「當時我想的是,在這兒直接說出蔣經國的名字,當局確實會感到很棘手,但我們要救兄弟,也要顧全大局,蔣經國至少對台灣的穩定是必要的,想來想去,就把矛頭對準了蔣孝武,蔣孝武在這件事上可能是最冤枉的,他是替父受過!」 \n 白狼的爆料,不但讓江南案的內幕浮出檯面,也讓他被美國政府盯上,最後被依共謀毒品交易罪判刑入獄十年,出獄後返台的白狼,在一名市議員的安排下,與江南案服刑出獄的汪希苓,在晶華酒店見了面。 \n 白狼當時曾問汪希苓,江南案到底是不是蔣經國指使的?汪當面否認說「沒有那回事」,但汪也向白狼透露,當年被逮捕前,蔣經國把他叫來,對他說「為了國家要受委屈」,希望他忍一忍。據白狼表示,那次會面後,他與汪希苓一直維持著良好的往來,直到他再次離台滯留大陸,兩人才沒有再聯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