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汪玉凱的搜尋結果,共10

  • 陸國企比官會貪 高薪養廉失靈

    陸國企比官會貪 高薪養廉失靈

     高薪能否養廉,一直是大陸反腐的熱門論戰話題,但2012年4月1日博鼇論壇的「青年領袖圓桌會議」上,著名央視前主持人芮成鋼問大陸籃球明星姚明:揚州市委書記一年收入不到20萬(人民幣,下同),你一年收入可達四、五千萬,同樣付出那麼多,收入為何差距那樣大?霹靂一問讓許多人同情大陸公務員薪水過低。 \n 不過,坐領高薪不一定是清廉保證。2014年3月8日人民網引述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凱的話說,大陸一個部長年薪幾十萬元,但同級別的國企高管,年薪可能高達上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這會導致其他人的不平衡,加劇公務員權力濫用和腐敗。 \n 汪玉凱的話沒錯,但可能只講對一半。觀察大陸對國企的反腐肅貪,坐領高薪依舊貪婪的事例不少。例如2014年9月15日落馬的中國鋁業前總經理孫兆學,2014年4月17日落馬的華潤集團前董事長、黨委前書記宋林,2013年8月26日落馬的中石油集團前副總經理王永春等,享高薪照樣貪腐。 \n 陸媒《中國青年報》點出高薪不能養廉的關鍵在於「監督」。因為國企擁有官員的行政級別和權力,還掌握著比政府官員更多的資源分配權,卻缺乏對黨政機關同樣的監督,一家大企業很容易成為幾個領導分肥套利的家族地盤,隱藏的腐敗甚至比黨政機關更嚴重。 \n 而問姚明拿高薪的芮成鋼,本身也因涉及央視的貪腐疑案遭調查,並被媒體爆料曾陪睡20多名高官夫人。

  • 四個領導小組 創新權力結構

     現在大陸官方向外公布了4個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任一把手的新機構,分別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網路安全與資訊化領導小組,以及最新公布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前面3個都是跨黨政軍的機構,成立這些新機構的意義非常重大。 \n 改變高層權力機制 \n 對此,筆者的基本判斷是:它們沒有改變大陸的基本權力結構,但通過這樣幾個跨黨政軍機構的設立,實際上改變了高層權力運行的機制。其核心是在一些重大發展戰略、重大政策方面,實現了黨政的高度融合,能夠集中智慧,防止出現決策分散、貽誤時機的「顛覆性錯誤」。 \n 過去大陸很少見這樣的政治機構,筆者認為是一種重大創新,可以防止最高層權力運行過程中出現權力分散的現象。大陸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曾經提出「9個常委、9個總統」的說法,這個觀點筆者不太認可,因為會導致權力過度分散的現象,對國家治理也是非常不利的。 \n 但是,現在社會上也有一種說法,認為設立這些新機構,是否把權力過度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筆者認為並非如此。因為這些新機構並沒有改變基本的權力結構,例如中央的決策還是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形成國家意志,基本的權力運行流程並沒有改變。實際上並不是權力高度集中,而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大陸為了全面深化改革正在進行的國家治理創新。 \n 為深化改革做準備 \n 前3個機構都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當組長,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當副組長,因為這些機構都涉及到最高層次的戰略性問題。首先,「深改小組」格外重要,因為當下是大陸改革的歷史關鍵點,下一步改革能否深化,不僅關係到經濟社會發展本身,甚至關係到中國大陸的未來和命運。 \n 第二,在國安委方面,由於安全問題越來越突出,不僅關係到常規安全,更關係到非常規安全。過去在安全問題方面,大陸的管理機構基本上是分散的,軍隊、外交、安全、公安等各種力量存在,很難形成同一個力量,甚至出現不同的聲音。這確實需要高層統一協調,以對國家安全形成統一判斷,並且協調推出重大政策。 \n 如果說「9·11」造就美國反恐元年的話,今年3月昆明恐怖襲擊發生後,很多人認為中國大陸已經進入「反恐元年」。恐怖活動已經是內外勾結,把中國大陸作為重要的襲擊目標。原因可能非常複雜,但必須看到這是一個客觀現實,因此需要整合國家安全的力量。 \n 第三,為什麼把網路安全和資訊化放在這麼重要的地位,筆者認為習近平的兩句話表述已經把問題說得非常清楚。第一句話是「沒有網路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第二句話是「沒有資訊化就沒有現代化」。去年的「棱鏡門事件」震驚了中共高層,也是推動成立這一小組的重要原因。同時,大陸政府也希望能夠在資訊技術方面擺脫過度依賴美國的格局。 \n 再舉例來看,當下大陸熱門的互聯網金融,如餘額寶等互聯網金融重要衍生品,也進入了「網信小組」的視野。互聯網金融首先是一種創新,但也是打一個擦邊球,政府沒有對它形成監管框架,對傳統金融體系可能形成巨大衝擊。未來需要建立監管框架,鼓勵創新,不能造成整個金融體系的混亂,因為金融安全也是最重要的國家安全之一。 \n (作者為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 陸專家建議 廈門改直轄市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改革藍圖中,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主要基調。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認為,應該新增直轄市將省級行政單位增加至40個,像廈門就很適合改直轄市。 \n汪玉凱的論點是,行政區劃調整、省級權力精簡下放,調整5級政府架構,推進中國5級政府體系向國際通行的3級政府體系。首先增加直轄市,一個省有兩個行政中心、兩個大城市的,拿出其中一個做直轄市。比如大連、青島、寧波、廈門、深圳,都可以改為直轄市。 \n這樣人口大省就減少了,把現在31個省級行政單位增加到將近40個,省直管縣的條件就越來越具備。

  • 焦點人物-卸下重擔 溫家寶鞠躬謝幕

    焦點人物-卸下重擔 溫家寶鞠躬謝幕

     「讓我們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溫家寶以激昂語氣念完他總理任內最後一次《政府工作報告》,大會堂近六千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抱以熱烈掌聲。 \n 走下發言台,先向胡錦濤、習近平等領導人鞠躬致敬。隨後,再走到主席台前方,向全體人大代表與列席政協委員行三鞠躬禮,會場響起久久不歇的掌聲,執政十年的「胡溫體制」至此畫上句點。 \n 七十一歲的溫家寶,步履穩健地走回主席台,胡錦濤趨前握手,向他的搭擋表達祝福。鄰座的習近平也起身與溫家寶握手致意。當溫走回座位時,一旁的「總理接班人」李克強也站起來握手致意。 \n 今年人大是換屆大會,政府工作報告就像卸任總理總結五年施政的成果報告。因此,當溫家寶與李克強握手致意,儼然是「總理交接」的預演儀式,攝影記者席的快門聲此起彼落,為溫家寶告別總理生涯的畫面定格。 \n 溫家寶十年總理任內,正值特大災難不斷的年代,他在災區與災民共同抗擊災難的動情畫面,深刻烙印在民眾心中;這十年也是中國邁向投資大國、貿易大國關鍵時期,近年更「超德趕日」,躍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n 溫家寶近年不斷倡議體制改革、政治改革,並警告若不改革,經濟發展取得的成果都會流失,但在龐雜的統治階層,溫家寶改革呼聲卻常被漠視。在中共高層權力較量過程,溫自已更成為「被改革」標的。 \n 北大政府管理學院教授汪玉凱對溫家寶的評價是:他是很敬業的總理,在他身上,看到的不是官僚風格,是親民的,對自我要求比較嚴格。不過,汪玉凱說,溫家寶很多想法未能實現,從這意義上講,也是他個人的遺憾。

  • 大部制改革 不會一步到位

     中共十八屆二中全會通過《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表示,這勾勒出「習李新政」的戰略部署,包括大部制改革在內的行政體制改革架構,把轉變政府職能放在更重要位置。據稱,此輪改革將把廿七個部委減為廿三、四個,大部制不會一步到位。 \n 身兼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的汪玉凱說,與以往不同,這次方案把「機構職能轉變」和「機構調整改革」並列,突出體制改革是首要任務,之後才是機構調整。 \n 對於大部制改革,汪玉凱認為,會優先解決面臨的突出問題,如社會管理問題以往是「黨委領導、政府負責」,強化政府負責的措施著力點,就需要民政部擴大社會管理等權責。 \n 海洋方面,面臨漁政、海監等多部門主體交叉治理情況,就需強化部門綜合管理權限。此外,食品藥品安全也是事關民生、最受社會關注的問題,亟需政府應對。 \n 中國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分析,「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的三權分設」、「部門調整與政府職能轉變的結合」以及「對職能交叉重疊、矛盾問題突出部門的調整」將成為本輪「大部制改革」的三大要點。 \n 過去機構改革常遇上部門掣肘,不過難題似已解決;國家民委主任楊晶升任書記處書記,新聞出版總署長柳斌傑將卸任,鐵道部長盛光祖也六十四歲,表明這些機構合併不會有太大問題。

  • 少報官員個人活動 學者籲辦好官網

     去年底起,大陸許多省市區規定,減少或免除官員公務活動的報導。有大陸重量級學者呼籲,政府官網不要再報導官員的個人活動。學者抨擊,大陸政府官網不便民、資訊落後,不思建設,卻熱衷於微博,「是不正常的」。為符合網路潮流,1999年,大陸首度開啟「政府上網」工程。至今大陸政府官網數量超過5萬個。 \n 但官網資訊落後和互動性不足,遠比不上微博。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告訴《中國青年報》,政府網站不同一般網站,不應以報導官員個人的活動為主,應該體現出為公眾服務、反映公眾訴求的特點。 \n 他抨擊,現在一些政府網站較為官僚化,更多報導官員的活動,便民服務徒有形式,真正能在網上辦事的少。 \n 汪玉凱認為,大陸政府網站發展水平依然較低,網站用戶使用情況不盡如人意。 \n 他舉例,2008年CNNIC調查顯示,大陸網友訪問政府的網站比率僅為25.4%,美國則接近5成。 \n 對於十分火熱的微博,汪玉凱強調,微博不能替代政府門戶網站,某些地方注重政務微博而忽視網站建設,「這是不正常的」。 \n 汪玉凱說,政府部門在重視政務微博的同時,一定要把官方網站辦得更好,吸引更多的網友去關注政府的官方網站。

  • 中共十八大觀察-根治腐敗 化解社會矛盾

     中共十八大即將在11月8日召開。十八大首先要解決經濟層面的問題,即判斷未來經濟的走勢,給出短期與長期的經濟政策,針對當前經濟下行的現狀作出戰略調整。中共最高層目前經過密切調研,最近政策已經發生比較大的變化,如更加強調穩增長與降息,但仍須注意不要「開閘放水」,保持結構調整解決產能過剩。 \n 維穩 讓社會更公平 \n 第二,在社會管理層面,十八大所帶來的變化可能大一點。過去這些年大陸高度重視穩定,但如何穩定是一篇大文章。一方面需要加強管理,更關鍵是要調整政策,讓社會更加公平公正,化解社會矛盾的源頭。只有承認一些正當的利益訴求並及時解決,才能走向良性局面,從根本上維護社會穩定。 \n 廣東的烏坎事件給大陸一個新的思路,即承認民眾的正當利益。事實上大陸已經在建設法治社會,很多事情完全可以依靠法治來解決。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兩會」期間就表示烏坎事件的解決沒有任何創新,只是讓村民選舉沒有「走過場」,這就是走正當程式。 \n 十八大還不排除對過去的組織形式作調整。十八大前的地方黨委換屆,政法委書記一職發生一些變化,例如廣東由省委副書記兼任,其他一些地區也有變化。大陸的政法委未來如何發揮作用,協調司法權力,是需要認真思考的重大問題。 \n 筆者認為,首先政法委不能影響整體的司法獨立,這是大的原則,法治社會中司法不獨立會帶來大的問題。黨協調工作不能影響司法獨立。黨影響司法獨立,就不是在法律內部活動,這也是「文化大革命」最大的教訓。 \n 在十八大日程公布後,10月9日大陸第一份司法白皮書公布,首次提出「司法改革的根本目標是保障法院、檢察院依法獨立地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司法改革很有可能成為十八大後中共的政改突破口。但需要注意的是,在推進司法改革的同時,應持續擴大選舉範圍與推動黨內民主,因為司法改革是政治改革的一個方面,而不是全部。 \n 反腐 讓公權力透明 \n 第三,薄熙來事件後,中共進一步看到鄧小平採取改革開放思路的珍貴與長遠意義。通過唱紅歌、回歸左,不可能解決目前大陸的真正問題。因此,十八大不僅會堅持改革開放,還將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方向。 \n 此外,通過薄熙來事件,對政府官員應該有更加嚴格的要求。十八大可能會加大對政府的改革步伐,加強對官員公權力約束。薄熙來及其夫人暴露出的問題出乎一般人想像,確實給我們很大的啟示。當一個官員權力很大,又缺乏對公權力有效約束的話,會造成嚴重後果。 \n 薄熙來事件後,中共會加強對自身的改革力度。例如財產公示制度是不可迴避的大問題,建議可以從新提拔的官員開始公示。目前民眾對此的要求非常強烈,哪怕走出一步、邁出半步,也能夠讓民眾對執政黨有更多信心。 \n 現在大陸民眾最痛恨的就是腐敗,腐敗已經威脅到中共執政。近年來反腐力度很大,胡錦濤上任到現在抓捕了許多省部級高官,但腐敗蔓延沒有得到控制。十八大後應動員社會力量,加大民眾對公權力的監督,形成合力,才能讓公權力行使公開透明,把權力暴露在陽光之下,讓腐敗沒有藏身之地。 \n (作者為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 學者:三大利益權貴 阻礙改革

     由於貧富差距日漸擴大,大陸中央領導集團先後高呼公平正義,但有大陸官方智囊單位學者指出,貪腐權貴、經營壟斷富豪、資源富豪,是大陸收入分配改革的三大攔路虎,使改革步步維艱。 \n 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日前表示,在城鄉差距、區域差距的影響下,大陸社會收入分配不公的問題已日益凸顯。據指出,大陸政府雖然訂立了目標,促進收入分配公平正義,但遭遇不少阻力。 \n 汪玉凱稱,貪腐官員以審批企業或私下經營生意,憑公共權力為自己在市場謀利;大型國企則憑藉與政府的關係,壟斷能源及電訊等高利潤行業;地產資源富豪就利用土地及資源暴利獲取優勢,在商場上擁有更大競爭力。 \n 他說,大陸政府如果要透過淨化和開放市場,實現資源再分配,必然會觸及這三個集團的利益。但汪玉凱強調,收入分配改革如果要有所作為,取得成效,政府必須以勇氣破解既得利益群體的阻力。

  • 推進收入分配改革 破解三大利益集團

     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指出,大陸當下已經形成了權貴、壟斷及地產資源三大利益集團,破解之道是推進收入分配改革,縮小收入差距。 \n 汪玉凱8日在「中國改革年會」上提出,大陸利益集團有四項基本特徵:有足夠的權力資源、有足夠的壟斷能力、有影響政府政策制度的滲透力甚至決斷力、通過利益形成邊界獲取集團利益。 \n 汪玉凱認為,大陸已經形成三大利益集團,第一是以官員為代表的權貴利益群體;第二是以官員壟斷企業為代表的壟斷利益群體;第三是以房地產和資源行業為代表的地產資源利益群體,產生權貴富豪、經營壟斷富豪以及地產資源富豪。 \n 汪玉凱說,會在短短30年就快速成形的利益集團,是由於市場改革未能同時配套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導致弱勢團體失去話語權,以及部分官員道德缺失、權力濫用;政府公平公正權威流失、政府部門利益氾濫;國有企業改制和資源開放中大量國有資產流失等因素,產生城鄉、貧富、行業、區域差距。 \n 汪玉凱建議,要從制度上割斷政府官員和商業活動聯繫,啟動國有行業改革,從制度上打破不合理的利益鏈條,實行嚴格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實行廣泛的選舉制度,還給老百姓選擇領導人的權利。

  • 十二五未提GDP 重點傾向西部大開發

     十七屆五中全會,為未來5年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圈定框架,儘管方向更趨近民生,卻首次未提到GDP。中國國家行政學院電子政務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汪玉凱認為,未來將更傾向於中西部地區的產業轉移和區域間的經濟優勢互補。 \n 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祕書長,也是國家行政學院電子政務專家委員會副主任的汪玉凱認為,根據下個5年規畫,目標是實現平穩發展的社會經濟,並強調經濟結構轉型,尤其區域發展是「十二五」規畫中較突出的戰略。 \n 汪玉凱認為,未來5年區域發展格局,將形成地域經濟發展期,縣域經濟可能成為區域發展的主體,國家也會加大在西部地區的民生、醫療、教育等投資,縮小區域差距。 \n 北京大學中國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長彭真懷也有類似看法。他認為,儘管未來5年國家的4個區域發展格局不會改變,但會將重點傾向西部大開發。彭真懷指出,只有正確認識每個區域間的存在和差異點,推展好的互動,才能做好區域協作發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