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決策會報的搜尋結果,共05

  • 【影】蔡英文決策會報違憲?林全:勿過度解讀

    【影】蔡英文決策會報違憲?林全:勿過度解讀

    蔡英文總統近期召開決策會報,引發外界質疑總統權力是否過於侵犯憲政體制,今(14)日行政院長林全為總統緩頰,表示過去兩任總統都有類似的做法,外界不必過度解讀。但此說法卻遭到國民黨立委的批評,這樣黨政一把抓,根本是「大英王朝」。 \n更多影音>> \n \n.

  • 社論》究竟是蔡總統或蔡主席領導國家

    社論》究竟是蔡總統或蔡主席領導國家

    蔡總統3日舉行首次「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將每周定期舉行。會報由總統本人主持,成員包括政府方面的副總統、行政院長、總統府和國安會兩祕書長,及黨職的立法院黨團總召、民進黨祕書長和民進黨智庫執行長,並加入該黨執政直轄市長或代表。這是一種「黨政合一」的決策模式,將原屬制衡關係的行政院與立法院納入,與憲政精神顯有扞格,難免遭致「威權復辟」的質疑,就蔡英文總統個人而言,更是極大的政治賭注。 \n就任之初,蔡總統與前兩任總統類似,都選擇退居第二線,藉成立多個協調機制來處理府、黨與行政、立法兩院間的溝通整合事宜,但顯然和前兩任總統類似,都沒有產生很好的效果,總統和行政院長民意支持度急遽下滑,迫使她必須親上火線,直接領導全局。 \n但新協調機制能否發揮作用,恐怕要打上大大問號,畢竟府、黨及行政、立法兩院各有憲政地位、職務功能及不同的民意角色和期待,溝通障礙永遠存在。親上火線的總統如果過度強勢,只會讓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成為總統直接干預政務的平台,如阿扁當年的「九人小組」,與會者淪為背書角色,國家走向強人政治,朝野衝突擴大,民心不安;或如馬英九總統時代,弱勢領導造成總統與立法院之間的長期不合,終至國民黨分裂而失去執政權。 \n蔡英文面對的障礙,可能比前兩任總統更難克服,一方面來自台灣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難,自國民黨政府在台灣站穩腳跟開始,從來不曾為GDP「保1」奮鬥,但民眾對社會公平正義的需求又空前高漲,民進黨政府必須同時拚經濟並推動社會改革,改革不易。二方面,民進黨的發展目標與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顯有矛盾與衝突,連蔡總統自己都用「憲政體制羈絆」一詞。民進黨的台獨目標又造成大陸的疑慮,兩岸關係陷入「冷對抗」,兩岸實力對比對台灣已經愈來愈不利,兩岸關係不順,又對台灣經濟造成新的傷害,障礙環環相扣、層層相加,走向惡性循環。 \n蔡英文女士其實有兩個身分,一是中華民國總統,二是民進黨主席,她似乎有意周旋在兩個角色之間,企圖左右逢源。譬如,她曾以黨主席身分發表致民進黨員公開信,按照民進黨立場用「中國」稱呼對岸,強調要「力抗中國的壓力」。之後又以總統身分發表演說,又回到勝選以來的處理方式,以「中國大陸」稱呼對岸,使用溫和的「面對」一詞來敘述大陸的壓力。這不僅是想要降低兩岸衝突氛圍,更代表總統依法行政的理念,畢竟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曾明確承諾,要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問題。 \n這種二分的作法顯示蔡總統有意區分政府與民進黨,卻又與蔡總統召開協調會議的黨政合一目標背道而馳。事實上,蔡總統區隔總統與黨主席身分的作法,只會讓政府部會與民進黨及其立法院黨團之間更加難以協調,也讓部會首長與黨籍立委不知所措,黨政不同調反而難以克服。 \n更弔詭的是,「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看似為了落實執政黨責任政治,卻難免變成民進黨的決策平台,因為所有參與者都是民進黨員或是總統任命的政務官,這豈不成了民進黨家天下?而且,如若不解決上述根本矛盾,最終這一協調機制只會變成民進黨甚至蔡總統本人的一言堂,政府官員則只會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 \n蔡總統應該重新思考這一協調機制的運作邏輯,即便是要推行黨政合一,也應該注意到政府的公器性質。既然是公器,自然該接受反對黨和全民的監督,任何決策機制若不納入在野黨和公民代表,都難以產生真正的制衡,蔡總統的協調機制卻在此問題上付之闕如。我們主張,蔡總統應以黨主席身分與在野黨主席會談,尋求共識。她也應以總統身分主動到立法院提出施政報告並接受質詢。《憲法》雖無規定,亦未禁止,卻能彰顯接受民意監督的意義。 \n蔡總統將現有的憲政體制視為「羈絆」,全然忘記她在勝選之夜的熱血演說,「民進黨不會整碗捧去,我們開放傾聽民眾聲音,邀請所有政黨為了改革全力以赴。在這我要以總統當選人身分,也要以黨主席的身分,對民進黨全體黨公職人員下達第一個命令:謙卑、謙卑、再謙卑。」

  • 鉅變社會 需要治理創新

     近日國科會正副主委皆針對中科四期爭議轉型規畫公開撰文,指陳其與地方、公眾團體「安排對話卻歷經羞辱」、「雙重壓力、腹背受敵、裏外不是人」。事實上,國科會近月來對中科四期轉型調整水權爭議的努力各界有目共睹,其辛勞也可以深切體會。然而,嚴肅來看,這些現象卻是台灣社會在面對全球化與氣候變遷鉅變下的嚴重治理危機之冰山一角,或說是整個政府治理與決策結構問題的末端,而問題源頭的決策典範不改,政府、產業、民間三十年來的對立與不信任,將持續並無法因應鉅變衝擊的挑戰。 \n 論者皆知,面對全球化鉅變轉型的台灣,缺乏清晰的考量環境、健康、經濟、農糧安全、社會分配之國土規畫與永續發展走向。而這些國家發展走向,由於牽涉到複雜領域及眾多利害關係人與族群,需要長程的、持續的對話、協商與溝通。尤其,誠如朱主委所觀察到的「台灣社會運動的動能已趨飽滿」,或朱雲鵬教授於二○○二年撰文主張政府應以「開放、融合台灣公民社會之社會資本」來進行政策「議程設定」,公民社會「並以超然的、評判的、甚至是反制的角色來對政治運作進行監督」,可惜的,這些豐沛的社會能量,或是各種爭議事件中豐富的公民知識、反思力量,一直以來並未納入政府治理與決策的機制。 \n 觀諸近十年來政府面對重大科技或經濟開發決策,鮮少全盤考量各種全球化鉅變的衝擊對應;行政官員習於以計畫、指導方式、特別是單線的經濟開發成長思維來制訂決策。即在政策研議階段,由中央部會擬定既定政策目標,並透過同質性高的專家網絡與會議進行政策可行性評估,最後,在政策執行階段強力推動或進行置入性行銷。這種決策模式由於一開始未能廣泛參酌各界意見,進行與專業社群或公民團體充分溝通,同時在政策可行性評估時委外計畫往往僅對既定政策小步地修正,因此往往埋下黑箱決策與專家政治之爭議變數。當然,在最後政策執行階段舉步維艱。 \n 濱南開發案如此,國光石化案如此,中科四期案也是如此。尤其,這些政策的推動過程中,或有明顯的政治操作,或有隱匿資訊、甚至誤導資訊,長期以來,已經造成民間對政府的高度不信任;而相對的,政府官員也不相信人民,而形成僵局的風險治理狀態。因此,與其奢求民間團體坐下來平心靜氣的對話,倒不如將之納入政府決策體制。 \n 從制度路徑來看,這是我國治理與決策創新遲滯的後果。因此,要打破台灣目前永續經濟社會發展的困局,首要的便是在第一階段政策研議、與第二階段政策可行性評估,即引入透明參與的決策溝通機制,建構利害關係人包括專業團體、各界與公民團體的參與管道,如專家委員會的民間參與比例;將可以使問題在事先對話下,在最後政策執行階段將爭議降至最低。善用目前台灣勃發的社會能量與公民認識論,來共同規畫與協商國家發展與經濟走向,不但能化阻力為助力,而且能前瞻的發現問題與迴避可能性爭議,及早深耕民眾共識與信任。 \n 洞察目前台灣決策體制與觀念的結構問題,未來科技會報與科技部能即刻著手的是,掌握全球化鉅變下各國政府科技民主決策之治理創新趨勢,學習歐盟發布科技與社會治理白皮書並建構科技對社會衝擊評估機制,以逐步建立政府決策溝通協商制度;學習南韓在二○○八年大膽的修訂科技基本法,明列公民參與條款,其造就南韓今日科技社會發展的強健精神。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們要說,在面對愈來愈嚴峻的全球化衝擊鉅變,若未能破解政府與民間長期以來累積的對立僵局,台灣將更深陷危機。 \n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科技政策與風險治理中心召集人)

  • 全球招商 吳揆擬領軍

     吳揆週三(7日)將重新啟動行政院政務會報,討論「行政院全球招商專案小組」推動架構,不排除由吳揆親掌兵符領軍,或指派副院長陳冲擔任召集人,緊盯對外資招商績效,讓ECFA經濟效益發揮極大化。 \n 決策高層強調,吸引外資應有戰略目標,選定合作可發揮最大優勢的關鍵產業類別,不宜包山包海。 \n 此外,週三政務會報將聽取國光石化重大投資案的進度報告,因6月底環保署無法依府院期望,排除國光石化環評投資障礙,政務會報將研商因應對策,以免企業對政府推動重大投資案失去信心 。 \n 總統馬英九指示行政院成立全球招商專案小組,吳揆展現行政效率,立即提至政務會報討論推動架構及層級。 \n 決策高層表示,對外資招商要有策略,要選定對台灣未來關鍵影響重要產業,不宜包山包海,並要先確立目標,究竟是吸引外人來台建立營運總部,或藉合作案掌握核心關鍵技術,讓台灣產業升級,應選定合作能發揮最大優勢項目,因此應討論先訂出明確目標,再研擬招商策略。 \n 至於金融業,高層官員表示,國內金融業若只是放眼亞太市場,或只是去大陸市場搶佔商機,為台商服務,尋求與外資合作的需求性較低,除非放眼全球市場,不過目前國內金融業尚無餘力去布局全球金融市場。 \n 對外招商標經建會建議32項,包括6大新興產業、10大服務業、愛台12建設,雲端等4項智慧型產業。

  • 政院政務會報 7月初召開

     行政院長吳敦義昨天正式核定,將在7月7日恢復召開停辦近9個月的行政院政務會報,搭建重大政策溝通平台,對重大政務工作進度上緊發條,吳揆也不排除出「考題」,鼓勵政委們動腦,協助擘劃政策藍圖,集思廣益拚經濟,此平台形同是吳揆裁決政策的「智囊會議」。 \n 劉內閣時期採取隔週週三固定召開政務會報的方式,對重大政務交換意見,形成決策,吳揆將比照劉內閣時期召開模式。 \n 吳揆上任時,並未「劉規吳隨」,而由財經小內閣之首的經建會負責協調政策,吳揆利用視察經建會時,指示強化經建會協調平台功能,以提升行政院議事效能,責成部會首長親自出席經建會委員會議,他將審閱委員會議紀錄,把出席情形做為首長適任與否參考。 \n 但是相關官員表示,由於經建會主委未兼任政務委員,「陽春」主委較難扮演政策協調功能角色,因此經過9個月觀察,吳揆決親上火線,追蹤管考政務委員手上督導各部會業務情形,為政務上緊發條。 \n 官員表示,此一政策溝通平台重新搭建,有其正面效益,不僅拉近吳揆與各政委溝通政策距離,政策指示效果會更直接迅速,除政委提出業務報告外,吳揆也不排除會隨堂出「考題」,交付各政委研究辦理,鼓勵政委們多動腦,為長期結構性問題、短期急迫性問題,提出解決對策。 \n 吳揆首次主持的政務會報於下月7日正式恢復召開,昨天政院已通知各個政務委員,提出報告題目。據悉,各政委將檢視手上督導政務,向吳揆簡報,棘手問題則提報討論,尋求政策指示。 \n 過去6大新興產業擘劃,6大都更案推動,促進投資創造就業,節能減碳等能源政策,公共建設執行率,甚至202兵工廠的搬遷,將土地留給國家研發及科技產業使用等重大政策,都曾提報至政務會報腦力激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