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沈石溪的搜尋結果,共04

  • 韓國兩屆冬奧金牌女將驚爆遭教練性侵

    韓國兩屆冬奧金牌女將驚爆遭教練性侵

    根據韓國媒體報導,兩度在冬季奧運奪得短道競速接力金牌、現年21歲女將沈錫溪(Shim Sukhee)指控前教練趙宰范對她性侵害,而且長達3年的時間。 \n根據韓國KBS電視台報導,雖然趙宰范透過律師出面否認這項指控,但這並不是沈錫溪第一次對趙宰范的控訴,去年底沈錫溪就控訴趙宰范長期毆打她以及其他3名隊友,如今法院一審判定施暴者10個月刑期。 \n沈錫溪在8日向法院提出訴狀,指控趙宰范在她17歲至2018年初平昌奧運前一個月長時間對她施暴性侵害。沈石溪的律師認為趙宰范的犯行相當嚴重,同時也暴露運動員淪為國家管理系統漏洞的受害者,加上韓國仍是保守主義,受到侵犯的女性可能遭到公眾羞辱,導致大多受害者選擇隱瞞。 \n韓國文化體育觀光局表達遺憾,並且已允諾會加強犯行者的懲罰,包含永久除名以及禁止海外就業等。 \n韓國競速滑冰現任國家隊教練宋景澤表示,我們決定轉移至其他地方訓練,為的就是讓沈錫溪避免受到過度關注,讓她得以接受到最好的練習。

  • 雲林石牛溪、大湖口溪、崙子溪 將提早整治

    雲林斗南石牛溪、大湖口溪、崙子溪每逢豪大雨就有溢堤風險,沿岸斗南鎮民抱怨連連,民代也數度抗議,第五河川局同意提早整治。 \n \n 在立委張麗善、縣議員蔡東富、鎮代會主席沈暉勛今天上午再與第五河川局長陳中憲會勘六月初石牛溪的潰堤處。 \n \n 蔡東富表示,石牛溪、大湖口溪、崙仔溪只要下大雨就淹水,五河局既然有治水改善計畫就應盡快執行,使斗南、大埤民眾早日脫離淹水之苦。 \n \n 第五河川局長陳中憲表示,石牛溪義德埤2處缺口整治預計明年動工,總經費約2億元,大湖口溪仁玉橋下游、二重溝仁皓橋下游的堤防加高工程預計年底發包施工,崙子溪部分請地方協助取得用地,後年起分2年施工。 \n \n 張麗善表示,石牛溪、大湖口溪、崙仔溪的溢堤段整治,將來需要五河局、地方相互配合,順利的話1年半到2年間可整治完成。

  • 動物小說大王沈石溪 來台會讀者

     知名的中國動物小說作家沈石溪即將應邀來台,於台北國際書展會場舉辦簽書會、與作家劉克襄座談,並與台灣文友和讀者聚會,淺談創作祕辛,交換創作心得。 \n 沈石溪原名沈一鳴,少年時代在上海寧海路菜場旁狹窄擁擠的弄堂度過,1969年初中畢業後適逢文革,在雲南邊疆插隊落戶生活了18年,學會捉魚、蓋房、犁田、插秧,當過水電民工、山村教師與新聞從業員。80年代初開始從事文學創作,著作甚豐,多以動物為主要角色,包括《狼王夢》、《再被狐狸騙一次》、《丹頂鶴再嫁》(皆聯經),以及《狼妻》、《鳥奴》、《牧羊豹》、《象母怨》(皆國語日報)等。 \n 沈石溪的動物小說能掌握物種與大自然的原始質性,深入動物的內心世界,反映主角的性格命運,見證人與動物最真摯的情感。作品曾獲冰心兒童文學獎、國語日報、幼獅少年兒童讀物優選獎,並連續三屆獲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 \n ● 2/1(五)11:00-12:30pm \n 沈石溪和他的動物小說 簽書會 \n 地點:台北國際書展三館.活動區 \n ● 2/1(五)13:00-13:45pm \n 與劉克襄對談:動物小說的無限可能 \n 地點:台北國際書展一館.藍沙龍 \n ● 2/2(六)9:30~11:30am \n 沈石溪文友會 \n 地點:兒童文學學會「兒童文學的家」 \n (台北市酒泉街44號1樓) \n 報名: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粉絲專區 \n 洽詢:02-2595-4295

  • 童書評-野性的呼喚與奉獻

     自80年代初發表第一篇兒童小說〈象群遷移的時候〉以來,沈石溪將自身在西雙版納生活的見聞軼事,寫成一系列膾炙人口的作品,這些故事多半具有強烈的戲劇張力,或者表現動物之間的生死搏鬥、或者寫出人與動物的愛恨衝突,西雙版納的背景更讓故事染上濃厚的「鄉野傳奇」色彩。「沈石溪」三個字,幾乎已成為「動物小說」的代名詞。三十多年來,他不斷探究動物小說的各種可能性,其作品的魅力何在?沒有接觸過沈石溪小說的讀者,或許可以從這本「野生動物救護站系列」的首部作品《喜馬拉雅野犬》,一窺究竟。 \n 小說始自一個神祕的事件:哀勞山野生動物救護站,出現了一隻重傷的野犬,這隻全身裹滿紗布,瀕危珍稀的野生動物,卻向敘事者「沈站長」搖起尾巴!為了確認這隻「野犬」的身分,沈站長四處尋訪相關人士,透過五位見證者的口述,逐漸揭開故事的真相……。這個故事表面上看來,似乎像是中國版的「野性的呼喚」,但沈石溪想表達的精神價值,卻大不相同。 \n 細究《喜馬拉雅野犬》,不難發現小說中巧妙融合了過去讀者所熟悉的,沈石溪作品中的重要元素:「十犬一獒」的民間傳說、紅毛狗同類相殘與狗王相爭的暴力場面、決戰黑熊驚險的生死一瞬間……,而這一切情節的鋪陳,仍是為了傳遞人與狗之間,超越任何其他生物的、最特殊的情感關係。在之前的短篇〈第七條獵狗〉當中,沈石溪就已經處理過這個議題,他認為狗兒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人類最傑出的夥伴」,為了人類,可以在危難中拋開野性的本能、求生的本能,犧牲生命在所不惜。即使聽從了野性呼喚,回到自然與豺狗為伍,也會為舊主不惜與同類翻臉相殘。只是在〈第七條獵狗〉中,這樣的犧牲奉獻卻仍被主人誤解,得不到回報。 \n 〈第七條獵狗〉當中,人與狗的互動其實是不平衡的,獵狗為人類全心付出,卻仍以悲劇收場,就這點而言,《喜馬拉雅野犬》中人與狗的互動,顯然有了進一步的突破,塔農老爹四處尋找雪靈芝以求償還狗兒麥穗犯下的盜牛罪,而不是以更簡單的「處死」作為解決方式,這樣的安排其實已將人與動物之間的互動,推往了一種更複雜與細膩的可能,相形之下,結尾的「忠實朋友」之說,反倒框限了小說原本可能開展的格局。 \n 不過,這「教化意義」明確的結尾,其實亦是沈石溪動物小說的核心價值之一,他在後記中強調,動物表現出的情感,有時會讓人自愧不如,人稍有不慎,就可能「比動物還不如」,他認為這亦是動物小說的價值所在,是其能超越時空,為人喜愛之因。換句話說,動物小說的目的,是作為人類反省自身行為之鏡相而存在的。誠如許建崑曾提醒讀者的:沈石溪的動物小說其實是「人類社會」的故事;在《狼王夢》所附的作者手跡中,亦有這樣的句子:「動物小說是一種形式,是一種載體,透過動物小說來傳達我對社會與人生的看法。」無論小說的主角如何變換,是雨林中的生死搏鬥或鄉鎮間的尋常貓狗,閱讀沈石溪,其實我們在閱讀的,始終是人心 \n 的各種可能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