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沈錡的搜尋結果,共01

  • 華府看天下:傅建中》外交界三沈及其後裔

    華府看天下:傅建中》外交界三沈及其後裔

     去年初冬我有台灣之行,正值台灣外交多事之秋,連中非的蕞爾島國聖多美普林西比都因獅子大開口需索不遂而和台灣斷交,令人感慨萬千。 \n 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早期外交由葉公超掛帥,50年代後期到70年代初則由三沈領風騷,即沈昌煥、沈劍虹、沈錡。一直到1978年底中美斷交,沈昌煥兩度擔任外長,有台灣外交教父之稱,沈劍虹坐鎮華府雙橡園負責對美外交,沈錡由新聞局長轉任外交部次長後一度紅得發紫,經常陪同蔣經國各處巡視,江南(劉宜良)曾在一篇批判周書楷不夠格擔任駐美大使的文章中直接點名沈錡應當出任大使,可見其當年聲勢之大。後來不知怎的失勢,貶到西德冷凍了十餘年。 \n 三沈主持外交時,台灣在國際上的局面尚有可為,尤其60年代在美國「先鋒計畫」支援下和有「非洲先生」令譽的楊西崑主持下,對非外交頗有斬獲,台灣農耕隊遍布非洲各國,非洲派往台灣學習農業技術的人員絡繹於途,晚期雖有江河日下之勢,總比現在民進黨當政不可聞問的外交敗象差強人意。 \n 三沈各有一位公子,他們雖沒有繼承父業,卻仍極度關心台灣的外交和台灣未來的前途,足見他們父親對他們影響之深,其中沈昌煥之子沈大川和沈劍虹之子沈愷定居台灣;另一人沈錡之子沈平雖長住美國,但事業仍在台灣,平均每月至少飛台灣一次。我這次有幸在台北和沈大川、沈平數度聚首共席,暢談家事、國事、天下事。沈大川是初識,沈平則是舊識,他們各有千秋,但均有乃父風,特別是對國事和天下事的看法。 \n 沈大川一見即可看出他父親的身影,此君生性豪邁,思維活躍,視野廣闊,與外間對他父親保守僵化的形象截然不同,可是在國事上他還是謹守父訓,對中華民國無限忠誠。沈平雖較年輕,卻一向少年老成,極為穩重。由於他們的父親從前襄贊中樞,權高位重,耳濡目染,他們知道不少政壇祕辛。譬如說,沈大川透露他父親和陳建中(國民黨六組主任,主管大陸及敵後工作)交稱莫逆,很早即透過陳和習仲勛(習近平之父)的多年舊誼著眼於兩岸的和解與關係的促進,這和沈昌煥表面「漢賊不兩立」的堅決反共立場大異其趣。 \n 沈平因其父親曾任駐美公使,和蔣廷黻大使共事過,很早就知道蔣罹患癌症,將不久人世,當時此事屬絕對機密。後來周書楷繼蔣任駐美大使,是中美關係的轉捩點,以前駐美大使皆為一時之選,如顧維鈞、葉公超等是。 \n 沈平本來說要邀沈愷見面的,可是始終未見其人,他父親持節華府時,倒是不時相見,沈愷頗有演唱天分,他的黃梅調模仿梁祝惟妙惟肖,最後一次在華府街頭巧遇,那已是多年前的往事了。沈愷雖然緣鏗一面,和沈呂巡卻在沈平的席上見了面,他現在定居在新店,深得「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情趣。他已遠離華府的是非與政治,暇時為文評論美台關係,怡然自得。沈的居亭樓高20餘層,有美嬌娘李秋萍相伴,儘管不能採菊東籬下,一眼望去,卻能悠然見南山。 \n 三沈的後裔和沈呂巡,在民進黨全面執政下,可算是「孤臣孽子」,這類人在台北所在多有,我見到的蘇起、胡為真、戴瑞明、乃至何懷碩等都是,可是而今「換了人間」,孤臣無力可回天,他們不能忘情於先輩的志業,只能以「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心情度日。我看這些人中沈大川比較瀟灑,國事不堪聞問,且借杜康以消憂,我個人是他好酒好菜待客的受惠者。微斯人,我將食不果腹。不過我最欣賞的是,他們所傳承的父輩外交事業的流風餘緒,而這些正是民進黨極其需要卻沒有的無形財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