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沉默之丘的搜尋結果,共06

  • 沉默之丘?怪物濃霧鎖雙北 野狼女騎士騎回家全身濕

    沉默之丘?怪物濃霧鎖雙北 野狼女騎士騎回家全身濕

    今(1日)凌晨起,雙北地區突然壟罩在一片「怪物級」的濃霧中,能見度不及100公尺,一名騎野狼的女騎士透露,從士林騎回淡水全身濕透,「騎在沒人的地方還以為沈默之丘…三更半夜真的很恐怖欸!」對此,氣象局解釋,這是因為氣溫回升後,空氣中的水氣飽和後飄浮在空中,和地熱形成「輻射熱」,以至於大台北出現一片霧茫茫的景象。 \n \n昨日晚間至今日清晨出現的「怪物級濃霧」在臉書各社團引起網友熱議,不只野狼女騎士驚呼猶如置身在電影《沉默之丘》的經典場景,也有不少人驚呼「明明沒下雨,睫毛上都是小水珠!」、「剛剛開車一路上(龜山)也是這樣,如果路邊出現獨角獸也不覺得怪的感覺」、「樹林可以說看不到路」、「三重也起大霧」,還有人回憶「之前2/19凌晨淡水也是這麼大的霧,而且根本看不見關渡大橋,在大橋上真的很有史帝芬金的迷霧驚魂感覺」 \n \n針對此次的霧鎖雙北,氣象局預報員顏增璽表示,主要是因風向轉為偏南風,加上水氣偏多,空氣中水氣飽和後飄在半空中,就容易會有霧氣產生,但由於測站夜間不進行觀測,所以當時並無發布濃霧特報,直到清晨濃霧散去,能見度已恢復到10公里以上。 \n \n根據氣象局網站資料,當冬季天氣晴朗且風力微弱,如靠近地面的空氣富含水氣,會在入夜時與地面散發出來的熱相結合,而到清晨氣溫較低時,空氣中水氣會凝結成小水滴,散布在空氣中形成「輻射霧」,通常在太陽出來後,地面溫度上升後這種霧通常會迅速消散。在台灣來說,尤其好發於冬、春季。

  • 大便還是汙垢?地表最噁馬桶!網驚:在廁所溶屍嗎

    大便還是汙垢?地表最噁馬桶!網驚:在廁所溶屍嗎

    租屋最怕遇到惡房東,但其實「奧房客」也很令人崩潰!一名房東將上一個房客用過的廁所拍照PO網,讓人不禁懷疑,到底是什麼樣的房客,竟能把馬桶搞成這樣? \n這名房東在臉書《爆廢公社》PO出一張廁所馬桶照,她沉痛指出「上一個房客因為太過髒亂被媽媽請走了,平常只是聽媽媽說房客很不珍惜我們家、環境很亂之類的,今天終於見識到,除了1、2樓地板全部卡垢髒到爆,很好想問他,怎麼有辦法把馬桶用成這樣?」 \n照片中的「地域級」廁所,地板似乎卡了千年汙垢,幾乎變成黑色,馬桶也好像被洪水還是糞水淹過,分不清楚到底是大便還是汙垢?驚悚程度讓網友驚呼「這是怎麼用的啊?」、「覺得恐怖」、「是在廁所溶屍嗎?」、「感覺馬桶被火燒過」、「我想你需要的是王水」、「這不是沉默之丘才有的廁所嗎?」、「打掉重作省時省力!」。

  • 影》「沉默之丘港都版」高屏空汙亮紅燈百貨摩天輪霧濛濛

    影》「沉默之丘港都版」高屏空汙亮紅燈百貨摩天輪霧濛濛

    中南部近日空氣品質差,高雄市被霧霾籠罩,連知名地標的百貨摩天輪,及高雄港區都快看不到,不少民眾,出門都得戴著口罩才敢安心,因為根據環保署資料,11月8號高屏地區,空氣品質呈現紅色警示,9號、10號兩天,高屏依然紅色警戒,中部、雲嘉南地區,則亮橘燈,對有過敏體質的民眾,要特別注意空汙警報連亮3天,台中火力發電廠,與高雄興達電廠,也都啟動降載,減量排放。 \n \n大同醫院健康管理中心醫師楊鎮誠,提醒民眾在家緊關門窗,開空氣清淨機,細懸浮微粒對有呼吸道疾病及心血管疾病的族群影響相當大,呼籲民眾減少在戶外活動的時間與強度,如果有嚴重過敏或身體不適,也要盡速就醫,避免空汙危害健康。 \n

  • 今夏最佳美劇之爭《罪夜之奔》VS.《怪物奇語》

    今夏最佳美劇之爭《罪夜之奔》VS.《怪物奇語》

    說到吊胃口這個問題,立刻聯想到美劇的兩大對手電視台,Netflix和HBO。Netflix的風格就是一次性來一季,讓你看到爽,比如《紙牌屋》。HBO則不然,本著一副就是要吊足你胃口的心態,不緊不慢地一周一更。既然提到這兩家之爭,就來看看兩家最近的劇鬥。 \n \nHBO這一部是從第一集開始,就能讓人嗅到神劇味道的戲。7月10日上線,豆瓣的評分是8.9。為了順利接檔GOT《權力遊戲》也是拼了。推出的這部新劇《The Night of》(《罪夜之奔》),且不說奧斯卡級別的製作班底有多麼雄厚,光是滿滿的種族以及社會現實內涵,就夠觀眾好好啃上一段時間。 \n \n男主角是一個巴基斯坦裔的大學學霸,收到同學邀請參加傳說中美女如雲的派對,於是激動地偷了老爸的計程車上路。結果一位美女誤以為他是真計程車就上車了,兩人上演一夜情。沒想到等男主角清醒過來,美女已經一命嗚呼。涉世未深的男主角嚇了拔腿就跑,結果還是陰差陽錯被警察逮捕。一切罪證全都指向男主角,於是男主角開始漫漫的洗白之路。 \n乍看又是一部找真兇的爆米花劇,為什麼會被人稱為今夏最好看的美劇?答案在於這個故事改編自英劇《司法正義》。是對去年Netflix播出《Making a Murderer》(《製造謀殺犯》)非常有力的一記回擊。 \n \n劇中不僅可以教會許多剛到美國的「法律菜鳥」如何在遇到法律問題的時候行使自己的正當權利,也反映出許多美國當下的現實問題:比如,911之後穆斯林移民和警方之間的關係、警察辦案的偏見、法律訴訟的問題機制、司法正義體系和監獄管理等敏感話題。 \n \n在美國這個標榜自己民主至上的國家,其實不同種族的不平等地位還是非常突出的。比如男主角,屬於非黑人種族,在遇到黑人女警察時,就因為膚色被無端懷疑。在美國,基本上社會排序就是白人-黑人-其他種族。 \n \n \nNetflix - Stranger Things《怪物奇語》這部劇是集齊復古,恐怖,懸疑,劇情,幾乎要召喚神龍的神劇。 \n \n在一個小鎮裡,一個孩子無故失蹤了,於是平靜如水的生活被無情地撕裂。黑暗的政府機構和貌似惡魔的超自然力量聚集在小鎮裡,一部分當地居民開始意識到事情並不是表面那樣簡單。故事裡有一個擁有超能力的小蘿莉,讓人聯想到X戰警裡面的Jean。 \n \n該劇有幾大不得不看的點。最重要是劇情緊湊,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成分。再者劇中人物的智商集體在線,又是一大難能可貴的品質。更何況劇中許多主角都是小朋友。觀眾的反饋是演員雖小,但是個個戲都很足。最後一點,應該是很多影迷比較買帳的,就是劇中有很多復古情節,是對大片的致敬。比如《ET》、《大白鯊》、《異形 》還有《沉默之丘 》等。雖然梗有點老,但是完全不妨礙這部劇直逼GOT《權力遊戲》的超高收視率。也難怪HBO要出The Night Of來正面迎戰。 \n \n一部以小朋友的視角去帶主線的劇集,相比其他劇集有其獨特之處。在美劇氾濫好劇難求的今天,換一個角度來看世界,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 \n

  • 兩岸史話-沉默之丘

     我做參軍長,張祖詒(張祖詒曾任總統府副祕書長)也銜命來我的辦公室看,看我掛著岳飛字,供關公像,向蔣經國報告,這是張祖詒後來告訴我的。 \n 訪談過程中反正是我(作者)說的多。我把我知道的、看到的各種說法,全說了一遍。汪說:「你很激動呢!」我說我只是想在最短時間把話全說出來。 \n 我翻到《汪敬煦訪談錄》中的一段:「經國先生得知這件事後,知道事態嚴重,立刻找我,詢問我可有此事?為什麼不向他報告?我答說:『我要有具體的處理方案,才能向您報告。』經國先生嘆了一口氣,說:『這件案子最後還不是會送到我這兒來。』」 \n 又一段:「當時經國先生已明顯指示要依法嚴辦,居然還有高層人士想掩護。我對此一直無法釋懷。難道個人關係會比國家利益還要高嗎?能比經國先生的耳提面命還有權威嗎?」 \n 我說:「這人是否是李XX?」汪說:「是。」 \n 孝勇不滿在心 \n 我說人家都說此事的惡化,也涉及你對情治內部急切的不滿。所以孝勇說:『下面人對父親互相推諉,顧左右而言他,沒有平舖直敘。』是不是蔣經國對你也有不滿?」 \n 汪回答說:「大概有點。主要不滿的是孝勇,還有一個官邸老人──秦孝儀。」 \n 汪說:「我與情治同仁其實並沒有不和,以後還有餐聚中見過幾次,但沒談其他。」 \n 我問:「安全局長不是都是蔣經國的親信嗎?那您是如何與蔣經國熟識的?」 \n 「我只是個職業軍人,與官邸沒有關係,也沒來往。只是一路從師長、工兵署長、伊朗武官、憲兵司令、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接安全局長。我是杭州人,家裡原是安徽徽州鹽商。太平天國之亂,杭州付之一炬,曾祖乃遷到直隸。我小學在北京讀,後讀南開中學。九一八、七七事變發生,決心抗日,入工兵學校。每當校歌唱至:『領導被壓迫民眾,攜著手,向前進,路不遠,莫要驚。』同學們無不慷慨激昂,淚流滿面。」 \n 我們談起何應欽、西安事變、牯嶺街,我大學時常在那一帶進出。我又問汪先生回去大陸沒有?汪說去了幾次,因女婿毛渝南在北京做加拿大北方電訊公司的代表。我就談起毛有次與楊虎城之子楊拯民吃飯,席間談笑風生。事後人們問毛,你不知楊嗎?他說不知。人就說:「他爸爸就是你爸毛人鳳殺的。」毛渝南這才補請一回致意。 \n 一生原則誠正 \n 我問:「你接情報局,葉翔之為何下來?」我把我知道的說了一下,如他赴美訪問,蔣經國不知,病退不滿的副局長李天山,又向蔣說了葉的一些事,蔣即去葉家附近(今統領百貨址)繞了看,見每房有冷氣,當時屬於奢華設備,蔣於是不滿而去等等。 \n 汪說:「葉不太謹慎。他做六組主任,到中央黨部開會還帶衛士4人,每人荷槍。這當然不好,在台灣有誰會打你?」 \n 我問:「你覺得蔣經國此人怎樣?人皆說他陰沈?」 \n 汪說:「蔣經國因為在俄國生活甚久,環境造成他城府極深,為人深沈。他什麼都要知道,民國67年我當情報局長,在國民黨大會報告大陸情勢,他就來聽,看我如何講。我做警總司令,接見海外代表談話,政戰主任就要向蔣報告。他們與我熟了,後來對我說。我做參軍長,張祖詒(張祖詒曾任總統府副祕書長)也銜命來我的辦公室看,看我掛著岳飛字,供關公像,向蔣報告,這是張祖詒後來告訴我的。」 \n 蔣經國逝世前的元旦團拜對汪敬煦說:「崇拜關公是很好的。」因為岳、關代表著忠義,這大概是蔣對汪說的最後一句話。 \n 我問:「您這一生最值得驕傲的是什麼?」 \n 汪說:「沒有,都是過往雲煙。我沒什麼了不起。我有許多同學,一出校門就死在戰場,我比他們傑出嗎?不,我不過運氣好點。我們當初為了抗日而從軍,就這麼走了過來。」 \n 「那您一生行事的原則是什麼?」 \n 「誠正。」汪敬煦說。 \n 我又喝了一杯咖啡,與汪先生合照,然後恭謹告辭。汪先生叫勤務兵開車送我到捷運站。 \n (全文完)

  • 兩岸史話-沉默之丘

    兩岸史話-沉默之丘

     編者按前國安局長汪敬煦9月17日過世,享壽93歲,他的公祭儀式29日上午,在台北第一殯儀館舉行。這位經過當代諸多重要歷史事件的情治首長,作者有難得與之對談的機會,也提供了第一手的訪談故事。 \n 汪先生倒記得說:「我們上次見,已經一年了。」這我倒忘了,時間好快。 \n 汪敬煦曾經擔任憲兵司令、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國安局長等職務,是國內情報機構首長資歷最完整的人士,還曾經前往利比亞擔任軍事顧問,協助利比亞建立後勤體系,資歷非常特別。 \n 汪敬煦浙江杭州人,1918年生,陸軍官校14期工兵科畢業,曾擔任何應欽將軍參謀,前往美國陸軍參謀大學進修,英語流利,是當時少數精通「洋務」之士。汪敬煦在基層部隊歷練,登步島戰役時擔任團長,曾擔任國安局駐馬來西亞代表、工兵署長、作戰次長、工兵學校校長、後勤次長等職務,民國63年轉任憲兵司令,開啟情報機構的職業生涯。 \n 晚年嘆息孤寡人 \n 汪敬煦曾任情報局長、警備總司令、國安局長等職務,是國內唯一擔任過所有軍職情治機構首長的人,尤其在警備總司令任內,經歷美麗島事件和林宅血案,國安局長任內又經歷了陳文成案、江南案等重大政治案件的處理。民國82年汪敬煦曾接受國史館訪談,對這些案件都提出了個人觀察和評價。 \n 汪敬煦最特殊的資歷,無疑是在民國53年工兵學校校長任內,奉命組織軍事顧問團前往利比亞,協助利比亞建立後勤、兵工和通訊體系,當時格達費還只是20出頭的小軍官,但是和我國的軍事顧問團保持相當友好的關係,也對我國十分友好。 \n 汪敬煦2011年9月17日凌晨零點54分,因呼吸衰竭病逝三軍總醫院,享壽93歲,汪敬煦將軍的公祭儀式,在9月29日上午,在台北第一殯儀館舉行。 \n 我能與汪敬煦談,也是上帝的安排,又是個喪禮的場合。 \n 2005年5月2日衣復恩追思禮拜,在新生南路懷恩堂舉行。我去時人已坐滿了,我坐在最後一排。一會兒汪敬煦來了,坐在我旁邊。我自我介紹。我以前見汪,是在73年考入新聞局在「外交人員講習所」受訓時,汪來講話,下面有外交部學員私語,他停下來斥責他們。當時的安全局長是很威嚴的。 \n 汪說抗戰後他在美國,衣復恩回國要買車,但買車要等6個月,汪就把他訂的一部別克讓給他。汪到上海還看到衣開這部車,很拉風。我問為何衣與經國交惡?汪說:「人言可畏。」衣與蔣有私人問題。說王正誼事也冤枉。汪又說「我現在是孤家寡人。」我說我想去看他。要了電話。 \n 那天任祥也坐旁邊,我談起其父任顯群,她說「我母的『休戀逝水』你看了沒?」 \n 我一直沒去看汪,也是怕冒昧,幾次動念,又聽說他進出醫院。2006年4月19日,我打了電話去,他說你可來。什麼時候?我說下午。他或想這太快了吧?乃約了第2天4點。 \n 但下午我審查電影《沉默之丘》(Silent Hill),好長,有兩小時,我看完快4點了,幸好捷運快,我在新店換計程車到汪家,才45分而已。 \n 作者登門談往事 \n 要訪汪,我臨時去找《汪敬煦先生訪談錄》。我在新聞局圖書館中借看多次,這次再去,找不到了。我查借閱簿,最後借的是我。我大概不知珍藏到哪兒去了,乃叫國史館朋友替我買一本。是該館出版的。汪宅就在國史館旁。但我趕時間,也沒去取書就直接去汪宅。 \n 我一到,勤務兵引我進屋,汪先生已在等我。他叫我喝了杯咖啡,還帶我去他書房,給我看他的「玩具」,投影放大機。報紙字可在電視上放大幾十倍。他說他眼得黃斑病,右眼已瞎了,只能這樣看點文字。「老了,89歲了。還能怎樣?」他說。 \n 然後他拿了那本訪談錄送我。我一下就翻到我要問的地方,他說你比我還熟嘛?確實是。汪先生老了,很多事他已記不起來了。比如說最使他不滿的「李亞頻案」(抓洛杉磯《國際日報》發行人),他竟毫無印象。 \n 他在訪談錄中說:「為了這件事,我相當感慨,當初要逮捕李亞頻是為了縣長選舉,我們只是遵照大家的決議去執行,現在遇到問題,大家卻反而退縮,大唱反調。黨中央這種作法真讓一些忠黨愛國、苦幹實幹的人寒心不已;外交部的『懼美症』又一次現形。」 \n 不過汪先生倒記得說:「我們上次見,已經一年了。」這我倒忘了,時間好快。 \n 我坐下即開門見山的說,我是來問往事。我問可否錄音,他說不要。可否筆記,他說不要。我只好強記。(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