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沒有別的愛的搜尋結果,共11

  • 【爆走導演2】性侵毀前程 電影拍攝告吹

    【爆走導演2】性侵毀前程 電影拍攝告吹

    導演蔡明亮今年7月風光拿下台北電影獎的3項大獎,11月又奪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但得獎後,他竟在臉書發文砲轟2年前曾與他合作廣告《一念》的「台灣電通」廣告公司。他不僅大罵團隊總監「笨」,也痛批該公司得到世界級廣告獎,卻沒讓參與拍攝的李康生看過獎座;而台灣電通創意總監不甘示弱,也發文「指教」蔡明亮,彼此火藥味十足,他的爭議不斷,其實許多電影圈的導演也都是麻煩不少,時常成為新聞焦點。 \n \n導演張作驥被認為是「明星推手」,合作過的藝人在電影圈都有很好的發展;但他因性侵女編劇,遭判刑3年10個月定讞,並於2015年4月入獄服刑。 \n \n \n曾執導多部賣座電影的鈕承澤,但去年傳出性侵女性工作人員,正在拍攝的電影《跑馬》因此叫停,並付出7位數和解金給被害人。 \n \n至於導演戴立忍,3年前曾被網友扒出參加過「太陽花」等活動,被大陸網友視為「台獨藝人」而集體抵制,因此慘遭拍攝中的電影《沒有別的愛》製作方換角。

  • 兩岸校園超連結-傾城之戀:尋找張愛玲

    兩岸校園超連結-傾城之戀:尋找張愛玲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張愛玲.《愛》。 \n 對張愛玲的崇拜,起源於國中時期,當時我們有一篇課文,是摘自張愛玲的〈天才夢〉,裡面用她特有的張氏筆法寫道「我是一個古怪的女孩,從小被目為天才,除了發展我的天才外別無生存的目標。然而,當童年的狂想逐漸褪色的時候,我發現我除了天才的夢之外一無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點。世人原諒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們不會原諒我。」 \n 打開我的心靈之窗 \n 還記得國中剛讀到張愛玲這段話的時候,渾身都發抖了,彷彿為我當時那微小又閉鎖的荒蕪心靈開啟了一扇窗,我開始一本一本的尋找張愛玲其他作品來閱讀,也從這些作品之中,越來越熟悉張愛玲個人的生平故事,家世背景,以及她與胡蘭成那段難以由旁人分說的愛恨情仇。 \n 到了高中之後,忙於準備考試,但我還是繼續地讀著張愛玲,每每重新讀著她的作品當中的文字,隨著自己的年歲增長、心境改變,往往以前讀不懂的那些情節,在自己的經驗值累積到一定程度後,才漸漸領略了當時張愛玲筆下所書寫的那些冷凝的人生況味。 \n 進入了大學,有些通識課和國文課上,有些老師開始有系統地教張愛玲,我幾乎無課不修,每堂課都跟著上,寫著一份份關於張愛玲作品的閱讀心得,相關的電影作品如李安翻拍的《色戒》,香港導演許鞍華在1984年所拍的《傾城之戀》,都是我反覆觀賞,從中沉浸在那個動亂時代流金歲月的最佳心靈寄託。 \n 還記得上個學期,我在一門專門講解張愛玲作品導讀的課堂上,認識了一位從上海來台灣念書的陸生,當時這位陸生同學從張愛玲生平分析,從張愛玲與民國史的角度出發,談那個時代在上海的時局困頓,再談上海人與台灣的聯結,整個具體勾勒了大時代裡聚散分合的壯麗情節。 \n 文字蘊含時代氣味 \n 我在聽完那份課堂報告之後深受她的啟發,於是前往攀談希望能夠更加認識,一述我對於張愛玲的崇拜與愛慕。那種感覺就像是,偶像已逝去,但是你心中對於偶像存在的歷史維度仍然活靈活現地,存在於你現在的時間維度與空間向度當中。 \n 那位孫同學說:「張愛玲是我家的遠方表親,其實關係很遠,但家族裡出了個這樣有名的親戚,自然也就覺得與有榮光,不過早些年在大陸,她的形象不太好,畢竟站在國民黨那邊嘛,立場出身問題總是有點敏感,特別是小說散文又寫風花雪月情愛糾葛的,動不動就往心裡去,剖析得太直白了,當時我們社會還沒那麼前衛,自然對她貶多於褒。」 \n 那個學期中,我和孫同學由於聊張愛玲的事,變成了好朋友,從電影聊到音樂,從小說聊到散文。她特別表示:「其實研究張愛玲的類似文章很多,也有學術研究的,大家都共同指向一個問題核心,就是為什麼台灣有這麼多張愛玲的粉。為何張愛玲過世這麼久,她的作品還能在從台灣紅回大陸來?」 \n 當時,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結論,後來聽了老師的解釋,有一種可能是,當年1949來台灣時,許多國民黨要人是從上海遷過來的,至今台灣也能看到許多與上海有關的文化圖騰與生活模式。地域性的典範轉移以及遺留下來的那種記憶,在張愛玲的筆下特別顯得熟悉。尤其張愛玲慣寫的那些人物形象,具體刻畫了生動的風格、臉譜、面貌,特別是那些傳世吟誦不絕的對白,更是具體蘊含了時代的氣味,讓人格外著迷。 \n 我來到你的城市 \n 孫同學說,這就像是大陸許多「國粉」(對於民國時期格外懷念、追捧的粉絲民眾)一樣,我們總想回到那個時代,追尋那個時代美好的記憶,張愛玲留下的不只是她自己,更是已然成為那個時代的獨特符號與圖騰。她身上背負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她跟國民黨要人的關係,她鮮明的反共立場,更是明顯突出,讓人印象深刻。 \n 懷揣著對張愛玲的各種想像和各自解讀,我和孫同學成為了好朋友。學期的期末報告之後,我們更是一起相約在暑假,我到她上海的家拜訪,一起去在上海這座城市裡尋找張愛玲。 \n 於是,八月初,我帶著簡單的行李和幾本張愛玲的書:《少帥》、《小團圓》、《半生緣》,來到了上海這座城,這座張愛玲成長、駐足、流連過的城市。 \n 我們很快地來到了靜安寺站,附近的常德公寓,就是張愛玲當年在上海居住的那棟樓。 \n 在公寓樓下明顯的位置,擺著告示牌說明,這是張愛玲青年時期在上海的寓所,並在此處寫作了她重要的頭幾本著作,看到這些記述時,我感覺頭皮有些發麻,當即有種跟自己心心念念的歷史相撞的感覺。 \n 然而,當我們想要更進一步走進去看看、或者問問公寓目前住戶有關這棟樓的歷史時,卻遭到了住戶無情、無禮,甚至有些蠻橫的回應:「誰是張愛玲啊,不知道,去去去,別打擾!」、「張愛玲早死啦!問個啥東西!」像是這樣的回應讓我目瞪口呆,不自覺火氣上來。 \n 你也在這裡嗎? \n 後來有個一直靜靜坐在旁邊吸菸的老人家說:「常德公寓因為張愛玲的大名,一直以來想來找她的人沒有停過,這讓住戶們大受困擾,你們小孩子家不怪他們,其實不一定要到這裡來找張愛玲,整個上海都是張愛玲的城市。」 \n 是啊,從張愛玲故居開始,這只是一個起點,更重要的,是她筆下的文字,牽起了兩岸三地的我們這些「愛玲粉」。在千萬人之間,和彼岸的朋友相遇,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 兩岸校園超連結》傾城之戀:尋找張愛玲

    兩岸校園超連結》傾城之戀:尋找張愛玲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張愛玲.《愛》。 \n對張愛玲的崇拜,起源於國中時期,當時我們有一篇課文,是摘自張愛玲的〈天才夢〉,裡面用她特有的張氏筆法寫道「我是一個古怪的女孩,從小被目為天才,除了發展我的天才外別無生存的目標。然而,當童年的狂想逐漸褪色的時候,我發現我除了天才的夢之外一無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點。世人原諒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們不會原諒我。」 \n \n打開我的心靈之窗 \n還記得國中剛讀到張愛玲這段話的時候,渾身都發抖了,彷彿為我當時那微小又閉鎖的荒蕪心靈開啟了一扇窗,我開始一本一本的尋找張愛玲其他作品來閱讀,也從這些作品之中,越來越熟悉張愛玲個人的生平故事,家世背景,以及她與胡蘭成那段難以由旁人分說的愛恨情仇。 \n到了高中之後,忙於準備考試,但我還是繼續地讀著張愛玲,每每重新讀著她的作品當中的文字,隨著自己的年歲增長、心境改變,往往以前讀不懂的那些情節,在自己的經驗值累積到一定程度後,才漸漸領略了當時張愛玲筆下所書寫的那些冷凝的人生況味。 \n進入了大學,有些通識課和國文課上,有些老師開始有系統地教張愛玲,我幾乎無課不修,每堂課都跟著上,寫著一份份關於張愛玲作品的閱讀心得,相關的電影作品如李安翻拍的《色戒》,香港導演許鞍華在1984年所拍的《傾城之戀》,都是我反覆觀賞,從中沉浸在那個動亂時代流金歲月的最佳心靈寄託。 \n還記得上個學期,我在一門專門講解張愛玲作品導讀的課堂上,認識了一位從上海來台灣念書的陸生,當時這位陸生同學從張愛玲生平分析,從張愛玲與民國史的角度出發,談那個時代在上海的時局困頓,再談上海人與台灣的聯結,整個具體勾勒了大時代裡聚散分合的壯麗情節。 \n \n文字蘊含時代氣味 \n我在聽完那份課堂報告之後深受她的啟發,於是前往攀談希望能夠更加認識,一述我對於張愛玲的崇拜與愛慕。那種感覺就像是,偶像已逝去,但是你心中對於偶像存在的歷史維度仍然活靈活現地,存在於你現在的時間維度與空間向度當中。 \n那位孫同學說:「張愛玲是我家的遠方表親,其實關係很遠,但家族裡出了個這樣有名的親戚,自然也就覺得與有榮光,不過早些年在大陸,她的形象不太好,畢竟站在國民黨那邊嘛,立場出身問題總是有點敏感,特別是小說散文又寫風花雪月情愛糾葛的,動不動就往心裡去,剖析得太直白了,當時我們社會還沒那麼前衛,自然對她貶多於褒。」 \n那個學期中,我和孫同學由於聊張愛玲的事,變成了好朋友,從電影聊到音樂,從小說聊到散文。她特別表示:「其實研究張愛玲的類似文章很多,也有學術研究的,大家都共同指向一個問題核心,就是為什麼台灣有這麼多張愛玲的粉。為何張愛玲過世這麼久,她的作品還能在從台灣紅回大陸來?」 \n當時,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結論,後來聽了老師的解釋,有一種可能是,當年1949來台灣時,許多國民黨要人是從上海遷過來的,至今台灣也能看到許多與上海有關的文化圖騰與生活模式。地域性的典範轉移以及遺留下來的那種記憶,在張愛玲的筆下特別顯得熟悉。尤其張愛玲慣寫的那些人物形象,具體刻畫了生動的風格、臉譜、面貌,特別是那些傳世吟誦不絕的對白,更是具體蘊含了時代的氣味,讓人格外著迷。 \n \n我來到你的城市 \n孫同學說,這就像是大陸許多「國粉」(對於民國時期格外懷念、追捧的粉絲民眾)一樣,我們總想回到那個時代,追尋那個時代美好的記憶,張愛玲留下的不只是她自己,更是已然成為那個時代的獨特符號與圖騰。她身上背負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她跟國民黨要人的關係,她鮮明的反共立場,更是明顯突出,讓人印象深刻。 \n懷揣著對張愛玲的各種想像和各自解讀,我和孫同學成為了好朋友。學期的期末報告之後,我們更是一起相約在暑假,我到她上海的家拜訪,一起去在上海這座城市裡尋找張愛玲。 \n於是,八月初,我帶著簡單的行李和幾本張愛玲的書:《少帥》、《小團圓》、《半生緣》,來到了上海這座城,這座張愛玲成長、駐足、流連過的城市。 \n我們很快地來到了靜安寺站,附近的常德公寓,就是張愛玲當年在上海居住的那棟樓。 \n在公寓樓下明顯的位置,擺著告示牌說明,這是張愛玲青年時期在上海的寓所,並在此處寫作了她重要的頭幾本著作,看到這些記述時,我感覺頭皮有些發麻,當即有種跟自己心心念念的歷史相撞的感覺。 \n然而,當我們想要更進一步走進去看看、或者問問公寓目前住戶有關這棟樓的歷史時,卻遭到了住戶無情、無禮,甚至有些蠻橫的回應:「誰是張愛玲啊,不知道,去去去,別打擾!」、「張愛玲早死啦!問個啥東西!」像是這樣的回應讓我目瞪口呆,不自覺火氣上來。 \n \n你也在這裡嗎? \n後來有個一直靜靜坐在旁邊吸菸的老人家說:「常德公寓因為張愛玲的大名,一直以來想來找她的人沒有停過,這讓住戶們大受困擾,你們小孩子家不怪他們,其實不一定要到這裡來找張愛玲,整個上海都是張愛玲的城市。」 \n是啊,從張愛玲故居開始,這只是一個起點,更重要的,是她筆下的文字,牽起了兩岸三地的我們這些「愛玲粉」。在千萬人之間,和彼岸的朋友相遇,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n(蘇茵茵/台北市) \n

  • 怕被趙薇連累?好友陳坤刪光所有合照

    怕被趙薇連累?好友陳坤刪光所有合照

    大陸演員趙薇演而優則導,執導處女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在許多典禮上斬獲不少獎項,被讚譽為新生代極具潛力的女導演之一,而她的第二部作品《沒有別的愛》日前才剛殺青,未料劇中男主角戴立忍疑似台獨立場,慘遭網路圍譙,而在這敏感時機點上,趙薇好友、同是演員的陳坤卻將微博上與趙薇相關的文章與照片全數刪除,再次引發網友熱議。 \n \n趙薇找來兩岸三地都極具知名度的演員戴立忍在新片中飾演男主角,怎知在殺青後卻開始被網友懷疑其是台獨分子,在網路上還有著抵制拒看趙薇新片的聲浪,起初趙薇還發聲明力挺戴立忍,但在數天過後,趙薇態度大轉變,在微博上發表換角聲明,正式將戴立忍撤換,以盼平息風波,但此次事件卻掀起台灣與大陸網友的論戰,認為演藝圈不該與政治牽扯上,有人支持趙薇決定,也有人抨擊趙薇,網友一時間爭執不休。 \n \n而過去和趙薇與黃曉明同班、有著「北影(北京電影學院)三劍客」之稱的演員陳坤,在彼此都踏入演藝圈發展後,還曾和趙薇合作過電影《畫皮》、《花木蘭》等,感情相當深厚,時常能在彼此微博見到親密合影,但近日網友卻發現,陳坤悄悄刪除微博上所有與趙薇有關的文章與照片,被懷疑想和趙薇做切割,被網友認為不是朋友,卻有人表態支持,直說要陳坤「遠離趙薇」。

  • 微評-戴立忍與陸配

     趙薇執導的電影《沒有別的愛》6月底殺青,卻遭共青團中央微博發文指參與演出的戴立忍「曾參與台獨相關活動」。不敵大陸輿論壓力,劇組昨天發出聲明說決定撤換電影男主角戴立忍,因其政治立場模糊。 \n 無獨有偶,媒體報導王大陸日前到南韓舉辦粉絲見面會,脫口而出很開心能「代表中國」,讓台灣粉絲傻眼,糾正他是台灣不是中國! \n 大家可能會說讓政治歸政治,民間歸民間,大陸直接封殺做法太鴨霸,台灣好歹只是民間觀感給點輿論壓力。藝人還有自己選擇站隊的機會,悲的是陸配,無論認同是什麼,都要被綠營政客視作「敵人」,忍受不公平的待遇。兩岸關係其實會影響每個人的生活,尋找兩岸和平之路才是人民的福祉。

  • 《沒有別的愛》劇組宣布 撤換戴立忍

    《沒有別的愛》劇組宣布 撤換戴立忍

    電影《沒有別的愛》劇組15日發出聲明,指基於片中男主角戴立忍直至昨晚仍未自身政治立場做出明確表態,故導演和資方決定予以撤換。 \n \n新浪網報導,聲明強調,我們都是中國人,堅決維護祖國統一大業,尤其在國家和民族大義上不得有半點虛假,也不容任何模稜兩可。

  • 繼戴立忍後…水原希子拍片向陸鞠躬道歉

    繼戴立忍後…水原希子拍片向陸鞠躬道歉

    戴立忍慘遭陸片《沒有別的愛》換角風波未完,同劇女星、日模水原希子更因為被質疑為辱華照片按讚,戲份全遭刪除,眼見事情越鬧越大,水原希子剛剛就在微博公開道歉影片,「我在此對中國的所有朋友致上誠摯的歉意。」 \n水原希子在這段近5分鐘的道歉影片中,特地澄清3件網路關於她辱華流言,一是穿和服參拜靖國神社的不是她,二是與旭日旗合照也非她本人,特別用中文說出自己冤屈「錯把馮京當馬涼」,第三則是點讚艾未未作品,但水原希子也澄清,在點讚後1小時內就收回。 \n水原希子更稱,一旦被誤解就要站出來澄清,最後也以中文「謝謝大家」結尾,盼事件能告一段落。

  • 政治表態模糊 沒有別的愛撤換戴立忍

    電影「沒有別的愛」劇組今天發出聲明表示,沒全面深入調查片中台灣演員戴立忍政治背景,且戴立忍政治立場表態模糊,導演趙薇及全體資方決定,撤換電影男主角戴立忍。 \n 趙薇執導的第二部電影「沒有別的愛」還沒上映就遭網友抵制,有中國大陸網友指戴立忍是台灣獨立人士,戴立忍日前在微博上發出聲明,「我一向秉承著大眾言論自由...我反對壓迫,也尊重他人理念,從未加入任何政黨,我絕不接受將根本不存在的台獨帽子扣我頭上」。 \n 不過,「沒有別的愛」劇組發出聲明指出,「戴先生首次發布聲明之後,導演和資方均希望戴立忍先生可以給予公眾更加充分的說明,以及在大是大非上有明確無誤的表態,多次溝通後,戴立忍直到昨晚表態依舊模糊,為此,導演和全部投資方集體決定,撤換本部電影的男主角戴立忍」。1050715 \n

  • 戴立忍被陸媒、網友硬扣「台獨」 《沒有別的愛》忍痛換角

    戴立忍被陸媒、網友硬扣「台獨」 《沒有別的愛》忍痛換角

    戴立忍被大陸官媒、網友硬扣「台獨」帽子事件擴大,《沒有別的愛》電影公司今天(7月15日)中午透過官方微博發聲明,表示戴立忍不肯明確表明立場,投資方及導演趙薇忍撤換戴立忍。 \n聲明中指出,「不管導演還是整個團隊完全只有一顆中國心,不想任何人質疑和誤解。但多次溝通之後,戴立忍直到昨晚表態依舊模糊。為此,導演和全部投資方集體決定,撤換本部電影的男主演戴立忍。同時片方向廣大線民致歉。」 \n至於當事人趙薇及戴立忍都尚未公開說明。至於引爆整起事件的導火線,也就是趙薇與戴立忍的殺青宴自拍照,昨天晚上還可在趙薇微博上看到,但今天已被刪除。

  • 合作戴立忍被陸網友抵制 趙薇發聲明澄清

    合作戴立忍被陸網友抵制 趙薇發聲明澄清

    女星趙薇的第二部執導作品《沒有別的愛》找演員戴立忍合作,引起許多大陸網友不滿,貼出殺青宴兩人合影後,更有人揚言要抵制該片,近來事件越演越烈,趙薇今(11日)特地發聲明澄清。 \n \n趙薇今在微博表示,聽到質疑戴立忍為台獨分子的輿論後,曾和他溝通過,對方已明確表達非「台獨」,而戴立忍也於上月30日針對此事,特地發文喊「不接受將根本不存在的台獨帽子扣我頭上」,強調自己的立場,但聲明一發,陸網友不買帳,反而罵得更兇。 \n \n至於電影海報出現日本演員水原希子一事,也引發陸網友罵聲一片,認為趙薇不愛國,對此,趙薇則澄清水原希子並沒有參與電影工作,並於文末喊話「無論內地還是台灣,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人。我們以這個名字而自豪,堅決反對任何分離祖國的想法和做法。」

  • 幽深無際,花氣襲人

     他被網友評為「典型劣質雙魚,花心、軟弱、逃避現實、沒出息還自傲、迷茫、沒有責任感、吃軟飯、永遠活在夢裡。」他多情,但也因此被批薄情、寡情,甚至無情,他自己就最喜歡表現自己的無情。 \n 胡蘭成於1906年2月28日(清光緒三十二年二月初六),出生於浙江省嵊縣下北鄉胡村,小名蕊生。雙魚座。胡蘭成一生罵名最盛,不但因在汪精衛政權下當官而得漢奸之名,逃亡終生,不見容於國共政權,又因有負張愛玲而至今見恨於萬千張迷。至四川、溫州、香港、台灣、日本等地,常遇知音或曰死忠,但都又有被群起抨擊以致要退走的困窘狀。如今華文地區,胡蘭成粉絲台灣區代表自是朱氏姐妹、「三三派」,香港方面則有輿論領袖與民俗學家陳雲,內地則是陳丹青領軍陳子善壓陣。但罵他的人更多,狠毒者如1980年代台灣學者王璇:「他看起來像是赤子的無邪的天真底下,卻隱藏著千年老狐的多疑與狡猾,千年的狐狸化作白衣秀士,手持紙傘,衣袂飄飄地走人群之中,多情的女子所陶醉的是白衣秀士的過人才華和洒然的風度,而白衣秀士眼中所見的女子,則是如何以女子的鮮血供養自己的狐身。」又形容胡蘭成的文字「雖然煙視媚行,但總是去不掉那股令人寒慄的妖氣。」這段絕罵形容得太過鮮明,可能反而助長了胡蘭成的魅惑感;我倒是就親眼見過女詩人翟永明,講起胡蘭成的文章時皺緊了眉,牙間迸出一個字:「酸!」這比較爽快。噢,話音未落,某寫小說寫得非常出色的大學中文系師妹,又聲稱與胡蘭成精神戀愛中,並以顏文字來表達其愛慕。 \n 一生為情左右 \n 雙魚座是十二星座中的最後一個星座,情感豐富,藝術天份濃厚。雙魚星座的形狀是兩條魚,一條向上一條向下,標誌著雙魚座內在的終極矛盾。胡蘭成被網友評為「典型劣質雙魚,花心、軟弱、逃避現實、沒出息還自傲、迷茫、沒有責任感、吃軟飯、永遠活在夢裡。」其實公平來講,他是出奇極致地演繹了雙魚座的優質與劣質面向。雙魚座是最老的星座,經歷了前十一個星座的人生,據說也集合了十一個星座的優點和缺點,最是複雜難解。 \n 雙魚是非常多情的星座,對於愛情電波的接收非常敏感,是調情聖手,對於愛情可以是非常投入和沉溺,甚至一生為情所左右。胡蘭成一生輾轉與八個女子相繫:唐玉鳳、全慧文、應英娣、張愛玲、周訓德、范秀美、一枝、佘愛珍,其間還有一些曖昧斑駁的如未記名的金華半百女子、晚年一直照顧他的姪女青芸(《小團圓》裡盛九莉一見邵之雍的姪女,便直覺她是愛他的),傾倒於他的女弟子等等。就如彤雲箋上托底的牡丹花樣,諸女映托了胡蘭成跌宕的一生。 \n 沉浸於愛情的雙魚座,有一種頹廢美,恰如胡蘭成形容他與張愛玲日夜泡在一起,「兩人伴在房裡,男的廢了耕,女的廢了織,連同道出去遊玩都不想,亦且沒有工夫。」大概,雙魚座最了解愛情的深淵。「桐花萬里路,連朝語不息」,胡突然在愛的沼澤裡超脫出來,形容這種相處為「喫力」。甚至胡記他與小周的日常調情:「我就要愛你了!我就要愛你了!」真如少年情侶神態,哪裡是四十歲的中年人。一般平凡眾生看來,這樣沒來由的甜蜜,也就算是演繹了愛情的精華。 \n 沉浸愛情海洋 \n 論到文字,張愛玲和胡蘭成確是有相通之處,但張氏蒼涼,甜蜜之處往往也伴著淒清亂世愴惶感(《小團圓》裡九莉的形容:「金色的永生」),反而是胡蘭成寫情愛的部分,對於甜蜜毫不吝惜。胡蘭成記下張的情態:「兀自歡喜得詫異起來,會只管問,「你的人是真的麼?你和我這樣在一起是真的麼?」見到下一句「(張)還必定要我回答,倒弄得我很僵」,這一句的突然抽離,從情愛中的恣肆回到文明日常的「人」,作為讀者覺得張與胡倒有一致。張愛玲斷不會如胡蘭成般在書上記下這些情話;二人結婚,張只是平平淡淡的寫「胡蘭成與張愛玲簽訂終身,結為夫婦」,胡則加上按語「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一代天才文人,還原為凡俗的女人與男人,女方重視承諾,男方則著重相愛時的美好幻覺(雙魚座總是沉浸在幻覺的海洋裡的);幻覺有盡、水落石出、情變溫州之日,張愛玲竟亦如凡俗女子,責問胡:「婚帖上寫著『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你不給我安穩?」可是,又有誰能追究雙魚座的幻覺?雙魚座的守護星海王星,發揮著強大的夢幻力量。 \n 胡蘭成多情,但也因此被批薄情、寡情,甚至無情,他自己就最喜歡表現自己的無情。其實身為調情聖手的雙魚座,是天字第一號的愛情虛無主義者,他們根本不相信人,不相信自己,不相信愛。所以他們搖擺不定,往往在深情裡突然流露出一種刻骨的無情。收到看到張愛玲千里到溫州尋他,胡心生不耐煩之感;至於與小周說到張愛玲,小周接受不了,胡詫然道「我不是一直跟你說的麼」,「小周驚痛道:『我還以為是假的!』」周的世界與胡及張的世界相差了多少光年世紀,天真少女初識大城亂世的人事複雜,純情夢破,如何不是淒然的事?胡只淡淡評了一句「她真是如三春花事的糊塗」。至於寫到日本女子一枝,最見尊卑,不比其它女子那樣歷歷有性格,感覺幾近工具、傭人。在這些地方,我總是覺得他心如深谷,谷底有個無盡寒潭,任女子投水自盡,亦是波瀾不驚。 \n 文字魅惑自欺 \n 雙魚座雖然時常沉溺在自己的夢幻世界裡,但同時雙魚們的自我感是最薄弱的,虛無的霧靄縈繞在他們心底,無法驅散。那種感覺,大概便如胡蘭成要去借錢醫髮妻玉鳳的病不得手,灰心之餘竟然反而在乾娘家逃避了三天──這其中的虛無、逃避,胡蘭成都處理成落落大方,寫道:「我每回當著大事,無論是兵敗奔逃那樣的大災難,乃致洞房花燭,加官進寶,或見了絕世美人,三生石上驚艷,或見了一代英雄肝膽相照那樣的大喜事,我皆會有個解脫,回到了天地之初。像個無事人。且是個最最無情的人。當著了這樣的大事,我是把自己還給了天地,恰如個端正聽話的小孩,順以受命。」 \n 雙魚座因為深刻的自我懷疑,所以自欺。比如看胡蘭成的文字,誠實處極感誠實,如他絕不迴避自己某些弱點,如脾氣惡劣,看不起人。在文字效果上,要「表現誠實」,則胡蘭成的技巧也算是得其三昧,陳丹青曾在一次講話中說到「(外遇)我也有過,但我不敢寫,因為我沒有胡蘭成的誠懇」。但為何不少人還是覺得胡的自述有很大的修飾欺騙成份?我猜想是他雖然不避某些弱點,但下筆卻極刻意要維持某些形象,要在微塵般的小節中特別顯得高大。像初遇小周、范秀美等等關鍵場口,胡往往強調自己的「端敬」,「沒有別的心思」,也是一種此地無銀。或者更深刻的「自欺成份」在於,與張愛玲的「舉重若輕」、安守小道不同,他常常刻意要將治世、宗教、聖道等大道理,貫注在世俗生活的微觀小處,看一齣戲也看到孔孟雅頌,一個女子就是希臘天神;這可能是他大志在胸、空負才學而亡命半生的一種不得不為之的折衷調和,但如果一離開他那魅惑敘述的框架,終不免有如夢初醒感,感覺,有點自欺。 \n 《小團圓》裡有個反擊,不是不漂亮的:邵之雍跟盛九莉講自己的髮妻是被狐所迷致病死,盛九莉心中驚訝:「他真相信有狐狸精!九莉突然覺得整個的中原隔在他們之間,遠得令她心悸。」冷冷的,一派現代文明人的眼光,從數千光年以外射來,階級時代地域等的什麼大牌坊都豎起來了,回憶或者自傳便會有這樣的狠。 \n 作為黃道十二宮最後一個星座,經歷了前面十一個星座的人生,雙魚座被稱為輪迴的終端。這個星座的特質是看透世事的徹悟,終極的悟性。胡蘭成著重女子式的直覺力,「直取核心」的能力,如同禪宗的穎悟。於是胡蘭成時時顯露雙魚座式「異常的洞察力」,與唐君毅通信,唐氏評曰「見解甚高,似宗三」。胡蘭成形容初見的張愛玲,在外貌形容上並不把張美化成天仙,反說她「人太大,坐在那裡,又幼稚可憐相,待說她是個女學生,又連女學生的成熟也沒有。」但沿著這「大」,又寫道「張愛玲的頂天立地,世界都要起六種震動,是我的客廳今天變得不合適了。」 \n (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