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沙伊赫的搜尋結果,共04

  • 反擊哈米尼指控 沙國大教長:伊朗人不是穆斯林

    反擊哈米尼指控 沙國大教長:伊朗人不是穆斯林

     為回應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指控他在去年麥加朝聖期間管理失當、「謀害人命」的言論,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大教長沙伊赫6日指稱,伊斯蘭什葉派的伊朗人「不是穆斯林」,且以絕大多數沙國人所屬的伊斯蘭遜尼派為敵。  去年全球各地穆斯林赴沙國麥加朝聖期間發生人群相互踐踏致死事件,至少造成2426人喪生,其中包括464名伊朗人。哈米尼5日斥責沙伊赫對此事管理不當、謀害人命。  沙伊赫是沙國國教(伊斯蘭教)最高權威、伊斯蘭法典總解說官,他在隔日回應說,對於哈米尼的指控「不覺得意外」。沙伊赫並罕見地宣稱:「我們必須瞭解,他們並非穆斯林…他們是瑣羅亞斯德教徒的後裔子孫。」瑣羅亞斯德教是伊斯蘭教誕生之前中東和西亞最具影響力的宗教,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在中國稱為「祆教」、「白頭教」或「拜火教」。  沙國當局過去通常避免公開談論什葉派是否為穆斯林的問題,且向來不分彼此地接納什葉派穆斯林赴麥加朝聖,對來自伊朗的朝聖者亦來者不拒。  沙伊赫不尋常的言論招致伊朗外交部長札里夫痛斥,札里夫7日表示,這證明沙國領導階層思想偏執,他還指控沙國宣揚「極端主義」。伊朗總統魯哈尼當天也加入這場口舌之爭,表明伊斯蘭世界應就去年麥加朝聖期間逾2000人喪生一事,對「不夠格」的沙國當局採取「懲罰措施」。  沙國穆斯林近9成屬於遜尼派,而伊朗穆斯林約9成5為什葉派,兩派自公元7世紀以來衝突不斷,沙、伊兩國關係也長期不睦。這兩個穆斯林世界區域強權近年更分別介入敘利亞、葉門的內戰,互相角力。

  • 沙國與伊朗斷交 巴林、蘇丹跟進 阿聯降外交層級

    沙國與伊朗斷交 巴林、蘇丹跟進 阿聯降外交層級

     伊斯蘭遜尼派龍頭國家沙烏地阿拉伯處決什葉派教長艾尼姆,導致駐伊朗大使館與領事館遭伊民眾攻擊,沙國3日晚間斷然宣布與什葉派掌權的伊朗斷交。沙國遜尼派盟邦巴林、蘇丹4日跟進,相繼與伊朗斷交,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降低與伊朗外交層級。  處決什葉教長 伊朗反撲  沙伊兩國當前對立態勢升高,導火線是沙國2日處決伊斯蘭什葉派異議領袖艾尼姆。艾尼姆曾在伊朗研究伊斯蘭神學逾10年,與伊朗有深厚的關係,曾在2011年領導沙國什葉派聚居的東部省反政府、民主化抗爭。  艾尼姆在沙國東部省蓋提夫地區阿瓦米亞村的故鄉,3日晚間發生警方遭武裝分子以強大火力攻擊的事件,1平民遭殃及喪生,另有1孩童受傷。但警方未公布警員死傷訊息。  沙國外長控伊 意在顛覆  沙國外交部長朱比爾3日晚間宣布切斷與伊朗外交關係、召回所有派駐伊朗的外交人員,並限令伊國外交人員48小時內離境。他並指控伊朗政權採行「敵對政策」,意在顛覆區域安全,具體作為包括走私武器彈藥進入沙國,及在沙國埋伏恐怖分子伺機而動。朱比爾還宣布,將切斷兩國空中交通及商業關係,並禁止沙國公民前往伊朗,但仍歡迎伊朗朝聖者赴沙。  伊朗外交部回應說,伊國當局已採取適當措施保護各國外交人員,且以具體行動追究攻擊沙國使館者的法律責任,然而沙國仍利用此事件操弄宗派對立、「找藉口」進一步損害兩國的正式外交關係。伊朗並指控沙國對當前緊張局勢「火上添油」、「攘外以安內」。  言辭交鋒 恐變軍事衝突  沙國鄰接的盟邦巴林及東北非盟國蘇丹,也在4日宣布與伊朗斷交、召回在伊境全體外交人員,並下令所有伊朗外交人員兩天內離境。沙國另一相鄰盟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在4日召回駐伊朗大使,外交代表降至代辦層級,且聚焦處理經濟事務,另也縮減准予駐在該國的伊朗外交人員。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形容,沙伊兩國緊張情勢「急遽且戲劇性地持續升高」。CNN的軍事分析家、退役將領赫特林則表示,沙伊兩國的緊張對立,可能引爆雙方更直接的軍事衝突。  遜尼、什葉 打代理戰爭  沙國與伊朗這兩個中東地區強國,長期爭奪伊斯蘭世界領導權,也常因石油出口政策、對歐美關係等議題而緊張對立。沙伊兩國先前即曾因宗派衝突引發伊國民眾攻擊沙國大使館,而在1988年到1991年間斷交。  倫敦政經學院當代中東問題專家葛吉斯說,伊朗與沙國的外交決裂,可能輕易急遽升高而致失控。他指出,在敘利亞、伊拉克、葉門、巴林與黎巴嫩等國的衝突中,沙伊兩國各自支持對立的一方,大打「代理戰爭」,當前兩造又不斷升高「言辭交鋒」,情勢一觸即發,在未來幾周到幾個月期間,可能演變成極難堪、極危險的局面。

  • 研判俄客機空難涉恐攻 英停飛該航線

    研判俄客機空難涉恐攻 英停飛該航線

    英國首相府周三(4日)發表聲明表示,由於擔心上周六在埃及西奈半島墜毀的俄羅斯航空公司Metrojet客機是遭炸彈擊毀,英國決定暫時停飛往返西奈半島沙姆沙伊赫(Sharm El-Sheikh)班機,英國飛安專家正在該機場進行安全評估。 據BBC報導,一位資深的英國政府消息人士表示,英國經由諸多證據研判,俄羅斯客機遭炸彈擊毀的可能性非常高,英國政府擔憂這是一起恐怖攻擊事件。由於西奈半島是一個熱門旅遊勝地,英國政府考量人民安全,決定暫停英國飛往西奈半島沙姆沙伊赫班機。 對於英國這項決定,埃及外交部長舒克麗(Sameh Shoukry)表示遺憾,他指責英國在沒有確切證據下過早作此決定令人失望。

  • 謝赫慘案 喚得醒大陸司改?

    謝赫慘案 喚得醒大陸司改?

    一個月以前,阿克馬爾.謝赫(Akmal Shaikh,又譯阿克毛.沙伊克,見圖,美聯社)還是一個英籍巴基斯坦後裔的無名之輩,因走私毒品在中國大陸被判處死刑,當時他正在等待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決定是否應對其進行精神病鑑定。但這幾個星期以來,特別是在最高人民法院決定維持其死刑判決而中國政府又拒絕赦免之後,他成了國際關注的焦點。 謝赫在十二月廿九日被處決。這引起的一片譁然,使得本已緊張的中英關係乃至中歐關係進一步惡化。英國首相布朗(Gordon Brown)對死刑的執行表示「震驚」。英國外交國務大臣路易斯(Ivan Lewis)批評說:「世界上任何一個文明地區的法院」都會對謝赫的精神狀態進行全面的醫學鑑定。 中國外交部的回應沒有甚麼說服力。它說「中國司法機關已經考慮了英方的顧慮」,並且稱英方是在「無端指責」。它表示,「任何人都無權對中國司法主權說三道四」。 英方對於精神病鑑定和赦免死刑的呼籲,被一些中國評論者看做是想再次發動十九世紀的鴉片戰爭,是英國要再一次破壞中國抵制外來毒品的努力。其他人認為外國的抗議是在報復中國最近在氣候控制、貨幣重新估值以及其他問題上拒絕了西方要求。很多人還認為外國的批評是帝國主義恃強凌弱、在為外國人尋求特殊待遇、是野蠻干預中國的「司法獨立」,也是故意抹黑向來為中國民眾支持的死刑。 外國評論家同樣暢所欲言。身為巴基斯坦後裔的謝赫成為近五十多年來第一個被中國政府處決的歐洲公民,有些人認為這是中國種族歧視的表現。其他人認為,中國在所謂的新疆暴亂事件後處決了很多當地的穆斯林,因此不想在此時對外國穆斯林施以寬赦。好幾個評論家主張,這個事件表明中國藐視國際標準。還有一些人認為,西方需要找出影響中國的新方法。很多人還評論說,謝赫是中國國力發展、自信心膨脹甚至開始傲慢自大的一個犧牲品。而謝赫的家人則是譴責英國政府未能採取「重拳出擊」的強硬策略。 但是無論是激烈的議論,還是紛紜的猜測,都不應遮蔽這樣一個事實,此案關切到一個法律問題:依據其所掌握關於謝赫精神狀態的資訊,法院是否應請專家對謝赫進行精神鑑定。儘管此案還有諸多內容沒有披露,但是我們目前已經知道的資訊證實,司法上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需要改進。 謝赫一案是否會推進改革?一些頗有見地的觀察家懷疑這一點。但即使是在目前中國保守的政治氛圍中,我們也的確有樂觀的理由。 第一,中國領導人目前想必已經認識到,不允許對謝赫的精神狀態進行專業鑑定,已經嚴重損害了中國政府為提高自身的國際「軟實力」所做出的種種努力。 第二,儘管有幾位知名的中國學者對法院拒絕精神鑑定的決定表達支持,更多的法學專家們,如果能夠自由表達意見的話,勢必會反對這個決定,而且可以指望他們會以低調的方式努力防止類似事件的發生。畢竟,這不僅是人命關天,還有在二審之際,已經有大量證據表明謝赫在攜帶海洛因入境時很可能已經患有妄想症。另外,對於他審判時的精神狀態如何,是否具備訴訟能力,也非常值得質疑。 第三,精神患者被告的刑事責任問題對於中國的社會穩定來說至關重要。每年在湧入法院的數以千計的死刑案件和大約七十萬件的非死刑案件中,這個問題經常發生(或者應該會經常發生)。據報導,一億七千萬中國人的精神健康存在著問題,而將近有一千六百萬人需要治療。與別的國家情形相同,中國很多觸犯刑法的罪犯患有精神疾病。 第四,中國現有法律顯示,中國和世界各國一樣,不願意懲罰因精神狀態而無法為自己行為負責的人。但是關於判斷責任能力的實體標準和決定公正準確鑑定的必需程序,這些立法規範太少,未能為法官、檢察官、警察、律師和心理健康的專家提供足夠的指導。使得執法官員自由裁量權力過大,很容易造成不公正的結果。因此,在官員不願得罪政治領導人,也唯恐激起社會公憤的情形下,因心理疾病而身犯重罪的人常常不能獲得精神鑑定,而僅能接受官員的粗略評估。 二○○八年在重重爭議中被處死的楊佳,據稱有嚴重的精神問題,他為報復先前警察的欺辱而殺害了六名員警。楊佳的處決,促使一些中國專家努力探索必要的法律改革。謝赫的慘案或許可以為改革推波助瀾。 (孔傑榮 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紐約外交關係協會兼任資深研究員。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研究所譯。英文原文請參www.usasialaw.org。)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