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河水汙染的搜尋結果,共34

  • 南崁溪魚群翻肚 疑油汙惹禍

     南崁溪出海口日前遭油汙汙染,河面上16日開始浮出大量暴斃魚群,但台電認為魚死不見得與油汙有關,要求調查,而環保局則會同動保處人員到場採樣,以釐清造成魚群死亡原因。

  • 南崁溪油汙持續處理 魚群大量暴斃

    南崁溪油汙持續處理 魚群大量暴斃

    南崁溪出海口日前遭油汙汙染,市議員劉勝全16日指出,河面上開始浮出大量暴斃魚群,但台電認為魚死不見得與油汙有關,要求調查,而環保局則會同動保處人員到場採樣,以釐清造成魚群死亡原因。

  • 關懷水資源 復育園區造蜻蜓

     關西鄉土文化協會有感於牛欄河、水坑溪上游工廠汙染事件頻傳,為了使民眾更加重視水質問題,今年提報社區規畫師計畫,在關西鎮南山大橋鳳凰木涼亭旁溼地,施作蜻蜓復育園區,還廢物利用做出一隻大蜻蜓為地標、木棧道平台等,期望能引起民眾關注。

  • 速揪烏賊工廠 里長讚侯市府

    速揪烏賊工廠 里長讚侯市府

     三峽河在去年底1個月內三度因工廠排汙造成河中魚群暴斃,部分民眾以為業者趁著市長交接的法律空窗期胡作非為,但環保局在短短幾天內就查出汙染源並給予重罰,三峽里長黃宗祥也大讚侯市府行動力迅速,查獲汙染件數遠超過以往的縣市長。

  • 高雄獅龍溪仁武段 疑遭偷倒廢酸液

    高雄獅龍溪仁武段 疑遭偷倒廢酸液

    高雄獅龍溪自仁義橋至仁武橋段,今天上午被民眾發現河水變紅,市議員邱俊憲接獲通報後趕抵現場察看,痛批造成汙染的廠商「沒良心」,並通知水利局、環保局等相關單位,初步懷疑是遭人偷倒酸洗廢液,正循線追查汙染元兇。 \n \n環保局表示,獅龍溪變色河段,從仁義橋一直到仁武橋,全長約不到1公里,研判排放的物質是酸洗、電鍍廢液,應該是在仁義橋下方偷倒,此外,擴大巡察發現,獅龍溪滯洪池內的小滯洪池,也呈現紅色,懷疑是另一個偷倒地點,現場均已採水樣進行分析,並追查周圍監視系統,查明是否有可疑槽車出入。 \n \n今天上午8點多,民眾即發現獅龍溪仁武段水色變紅,從現場溪水呈現的紅色看來,距離偷倒時間起碼已經過2、3小時以上,增加查緝難度。 \n \n市議員邱俊憲獲報,第一時間趕抵現場關心,稍早並在臉書貼出汙染照片,痛批「太誇張了、太無良了!」他強調,大家花了那麼多時間、金錢,好不容易將河川整治好,還增設滯洪池,現在全被汙染,一旦抓到偷倒元兇,一定要嚴懲。

  • 太平頭汴坑溪疑似河水汙染 中市府持續循線追查

    太平頭汴坑溪疑似河水汙染 中市府持續循線追查

    台中太平區光興隆大橋旁的頭汴坑溪,9日民眾在網路上檢舉有河水汙染情況,經台中市環保局至現場及附近周界水域巡線稽查,雖暫未發現有汙染或廢汙水排放情形!環保局強調,市府已採集水樣檢測分析,將進一步聯繫檢舉民眾詳細汙染位置與狀況,全力追查汙染源! \n \n 環保局表示,民眾於網路檢舉位於太平區光興隆大橋旁的頭汴坑溪疑似有河水汙染情事,水質呈現紫色,經環保局派員至該地點的排水管,以及鄰近周界水域追查,現場雖暫未發現有汙染或廢汙水排放情形,但市府已採集水樣檢測分析,將進一步聯繫檢舉民眾確認汙染位置與狀況。 \n \n 環保局強調,該局將全力追查汙染源,若查獲違規排放,將依法嚴懲,絕不寬貸,以維護民眾居住環境。民眾若發現環境汙染情事,可撥打環保局陳情報案專線04-22291748或免付費電話0800-066666通報,環保局將儘速派員稽查。

  • 淡水公司田溪遭染白 環保局追查中

    淡水公司田溪遭染白 環保局追查中

    新北市淡水區的第一大溪流公司田溪,13日有民眾發現原本清澈的溪流疑似遭人汙染,變成一片白色宛如「牛奶河」,氣得將照片拍下PO網,新北市環保局表示,昨日派員到場稽查時,溪水已恢復清澈,現場檢測水質未發現汙染狀況,將持續沿溪流追查汙染來源,揪出「染溪賊」。 \n爆料民眾昨天在自家拍下公司田溪遭汙染照片後,有網友指出,演齊柏林日前為拍攝紀錄片《看見台灣》續集不幸罹難,今天上午舉辦告別式,卻沒有喚醒民眾環保意識,令人十分感概,呼籲政府單位應拿出魄力解決環保問題。 \n \n環保局表示,環保局人員昨天到場時河水已恢復清澈,檢測水質結果呈現中性無汙染狀態,難以追查汙染源,今日也持續派遣人員至現場調查,目前未有進一步發現。 \n \n環保局強調,民眾一旦發現汙染源,第一時間應立即通報環保局,才能把握黃金時間揪出汙染源,近日也將持續追查汙染來源,若查獲將從重處分。

  • 三鶯藝術村旁 泥水滾滾

    三鶯藝術村旁 泥水滾滾

     蜿蜒在三鶯藝術村旁的大漢溪支流,近期清澈河水變成混濁的泥巴水,環保局獲報後前往抽檢,發現水利局下游包商施工滲漏,雖然未檢測出重金屬,不會破壞生態,但仍要求廠商限期改善,並依《水汙染防治法》裁處罰鍰;水利局則強調,一定追究廠商責任。 \n 施工滲漏 限期改善 \n 鶯歌地區的民眾發現,位在三鶯藝術村旁的大漢溪支流,原本是一條水質清澈、甚至還有小魚悠游其間的小河流,但最近河水卻疑似遭汙染,不僅水質混濁,而且河岸旁也滿是沖刷下來的泥漿。 \n 環保局接獲檢舉後,立刻指派稽查科人員前往現場巡查,發現這些滾滾而來的混濁泥水,竟是從水利局目前正在施作的汙水下水道工地流出。 \n 環保局調查發現,承包水利局汙水下水道廠商,雖然在工程施工設有沉砂池,但廢水卻因滲漏,排放至三鶯藝術村停車場前方小溪中,汙染環境。環保局除要求業者停止汙染,並將依《水汙染防治法》,裁處3萬到300萬元罰鍰。 \n 水利局表示,汙染三鶯藝術村河川的泥巴水,應為最近下雨,包商施工挖出的地下泥水來不及處理而溢出,抽查發現後,汙水成分以淤沙為主,並無重金屬或其他有毒物質,不會破壞生態,但一定會追究廠商責任。 \n 另位在鶯歌館前路另側的礫間停車場,也出現大量未處理的鶯歌溪水溢流到停車場裡,由於出水量大,民眾擔心停在該地的車輛會變成泡水車。 \n 礫間停車場 險釀災 \n 水利局指出,礫間停車場主要處理鶯歌溪汙水,由於處理汙水通道疑遭大型垃圾卡住,導致未經處理的鶯歌溪水直接溢流到地表。目前已將垃圾清除,改善汙水滲流狀況。 \n 水利局指出,礫間停車場相當空曠,即使滲流淹水,也不致讓停放車輛變成泡水車,民眾無須擔心。

  • 聯合國:巴西最大宗環境浩劫 救災不力

    2015年11月5日,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歷史古城瑪麗安娜發生巴西史上最大宗環境浩劫,因薩瑪爾戈礦產公司水壩潰決而遭泥水淹埋的周邊村鎮重建計畫,迄今仍是紙上談兵。 \n 這場環境浩劫摧毀了3個村鎮,泥水汙染整個多希河(Doce)河域和沿岸生態系統,奪走19人生命。但重建工程預定2018年才開始,約350戶流離失所的受災家庭,至少還要等3年才有家可歸。 \n 聯合國觀察專員今天指出,經過了1年,薩瑪爾戈(Samarco)礦產公司水壩潰決對人文和環境造成的多重破壞尚未處理和解決,包括飲用水的安全取得,河水汙染,受災村鎮居民的未來不明朗等,顯示巴西政府和礦產公司「做得不夠,應即刻採取解決措施。」 \n 聯合國專員相信,約600萬人直接或間接受災者的人權未受到應有保護,包括對原住民和傳統社區的衝擊,河岸居民的健康問題,河川汙染產生的後遺症,重新安置災民和對所有流離失所民眾的法律救濟進展緩慢,人權捍衛者遭迫害等情事。 \n 聯合國專員要求巴西政府採取的措施,主要是提供「有關河水和所有供人類使用的資源品質安全,以及這些資源符合合法應用標準的結論性證據。」 \n 聯合國專員擔心遭受破壞的700公里長的河水,尤其是生態多樣性豐富的多希河,水質汙染問題仍未解決,特別是某些重金屬含量仍超出正常範圍;對河岸居民的衝擊不只限於水質汙染,還有汙泥乾涸後產生的沙塵暴。 \n 聯合國也要求牽涉在內的企業薩瑪爾戈、多希河谷(Vale do Rio Doce)冶礦公司和澳洲必和必拓集團(BHP Billiton),採取更有效的防衛措施,避免未來幾周雨季來臨,再度發生礦場水壩潰決,釀成新的災害。1051105 \n

  • 密州弗林特鉛水危機難解 居民頭疼

     美國以掀起零脂肪和無麩質飲食等風潮而聞名,但密西根州弗林特(Flint)居民正為了另1項更嚴重的問題所苦:如何讓飲食不含鉛。 \n 法新社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受汙染的弗林特河(Flint River)河水侵蝕水管後,釋出鉛並滲入飲水後,這個赤貧的前製造業中心爆發1年多的鉛水風暴。 \n 在鉛汙染危機中保持健康實屬不易,清洗蔬菜或鍋碗等簡單的日常工作,都會暴露於含鉛環境。 \n 鉛汙染風暴後,許多弗林特居民診斷出鉛中毒,此外還有8000多名兒童暴露於含鉛環境;鉛會對腦部發展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n 更換所有受損水管恐怕得花上數年,居民也不曉得何時才能盼來乾淨的飲用水。 \n 當局動員國民兵(National Guard)和數以百計志工分發大量瓶裝水,也發放10萬8000個濾水器。 \n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當局向大眾保證飲水安全,直到公民運動人士揭露飲用水遭汙染一事,激怒當地民眾後,多數居民表示,他們並不信任濾水器。 \n 1名72歲的退休人士說:「我很怕這些水。我只使用瓶裝水。我不想死。」 \n 身兼社工與母親角色的摩根(Chia Morgan)說,煮一餐需要用掉10瓶瓶裝水。 \n 她說:「必須一直查看並確保屋裡還有瓶裝水。這不再是種樂趣。」(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50306 \n \n

  • 甘肅銻洩漏 四川跟著倒霉

    四川省環保廳廳長姜曉亭8日在成都對媒體表示,甘肅隴南銻洩漏事故對四川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目前四川廣元的應急工作已取得階段性成果。他說:「汙染源已經完全切斷,汙染水體基本可止于廣元境內,不會對下游產生影響。」 \n \n甘肅省隴星銻業有限責任公司尾礦庫於11月24日發生尾砂洩漏,受到汙染的河水經陝西流入四川境內,造成嘉陵江及其一級支流西漢水數百公里河段銻濃度超標。 \n \n姜曉亭介紹,在廣元境內有一個大型水庫—亭子口水庫,現有存水35億立方米,汙染水進入水庫後可以充分稀釋,因此汙染帶不會繼續延長。姜曉亭強調,這是一場「持久戰」,因為汙染帶總長300多公里,至少持續10至20天。「前端部分昨天經過了廣元城區,今天晚上能到亭子口水庫,300多公里水,只有等它慢慢流。」 \n \n中新社報導,「銻汙染」事件發生後,廣元城區50萬人的生活用水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廣元官方於12月7日起暫停了全市範圍內的高耗水工業企業、服務行業及園林綠化、環衛等高耗水生產經營活動。

  • 漏油汙染基隆河 沾黏烏龜無法睜眼

    漏油汙染基隆河 沾黏烏龜無法睜眼

     日前中油發生地下油管破裂,重油流入新北市草濫溪,議員簡舒培昨接獲民眾投訴,南湖大橋到社子大橋的基隆河段,油汙密布沾黏岸邊一隻本土種斑龜全身,連眼睛都無法睜開,她說,情況嚴重程度與北市環保局聲稱的「無發現魚類生態受到影響」不同,痛批環保局怠惰失職。 \n 對此,環保局科長唐振雄回應,未發現受汙染烏龜蹤影,河水溶氧量經檢測均正常,局長劉銘龍今將到河岸現勘,若仍發現汙染情況會再對中油開罰。 \n 新北市環保局則指出,截至昨日上午8時,已抽除草濫溪、內溝溪合計630公秉油水,並對中油開出600萬罰單,後續也將求償清除費用。 \n 重油流入草濫溪後汙染溪水,隨後流入下游北市基隆河段,簡舒培說,環保局事發隔天僅在南湖大橋設置一條吸油索,對防止汙染擴大毫無積極作為也未及時清汙。她批評上游河川汙染發生第一時間,環保局就可預期油汙會往下游逐漸擴散,但環保局卻未積極清理與採取預防的措施。 \n 簡舒培說,事發後,環保局發新聞稿表示會對中油開罰,但連實際汙染狀況都沒掌握,甚至聲稱沒發現魚類生態受影響,輕忽油汙對北市河川生態的破壞,未能盡到環境保護責任,嚴重失職,消極不作為等同幫凶,要求環保局立刻對河岸汙染徹底巡查。

  • 疑遭工業廢水汙染 台南台江上游變「綠江」

    疑遭工業廢水汙染 台南台江上游變「綠江」

    台南市安南區臺江流域志工今(21)日進行河道巡守,竟發現嘉南大圳上游的鹽水溪排水線與安順排水線兩處,疑似遭上游水業廢水汙染,前者變成鴨「綠」江,後者變成「黑」龍江,臺南市環保局21日下午立刻進行水質檢測,認為是近期天氣變化,導致河水優養化所致。 \n \n「我的家園竟有七彩河!」臺江流域志工21日進行河道巡查,竟在鹽水溪排水線東和橋附近發現整條溪水變成綠色,猶如抹茶河,另外安順排水線肉品市場段的河水則變成黑色,且出現大量死魚,疑似遭到上游工廠廢水汙染所致,這兩條河道最後都會匯流進嘉南大圳。 \n \n 最扯的是安順排水線的彩虹橋附近,河水變成彩色,海佃國小《小臺江》河流讀書會進行河川巡守工作,不僅現場河水惡臭難聞,採水檢測後還發現溶氧量為零,魚類難以生存。 \n \n 臺江流域志工質疑臺江流域近來周遭遍佈數家工業區,呼籲政府別讓工業廢水排入大圳,還給孩子一個乾淨的親水河道。 \n \n 臺南市環保局21日下午派員進行水質檢測,依照測得的溶氧量與水中PH值判斷,認為近期天氣變化,鹽水溪排水線與安順排水線河道的水中營養鹽增加,造成溶氧濃度偏低。 \n \n 環保局除了在附近河水採集樣本送驗外,並將加強此區域巡查,監測河道的水質變化。

  • 鳳山溪被染紅 砂石廠勒令停工

    鳳山溪被染紅 砂石廠勒令停工

    新竹縣鳳山溪14日被民眾發現水色呈暗紅,疑遭受汙染,縣府環保局據報到場抽檢,發現是上游某砂石廠趁夜排泥沙水,未含有毒物質,縣府將對業者予以重罰,並勒令停工。 \n「鳳山溪水怪怪der」網友在臉書社團「我是竹北人」爆料,並附上被染紅的河水照片,引起網友們熱議,痛批已經旱象頻傳,竟有人沒良心到去汙染僅剩的水源,政府應徹查。 \n環保局表示,經查汙染區域為鳳山溪橋溪段,稽查人員現場抽檢,並循線追查,在1間砂石廠的水泥管查獲暗紅色泥沙,研判該廠趁夜偷排,汙染河川。 \n稽查人員分析,鳳山溪底有泥砂淤積情形,因此往鳳山溪上游追查,發現河水從位於環北路旁溝渠往下游處,溪水水色呈微黃混濁,經密集巡查,證實該砂石廠偷排未經處理的紅黃色洗砂廢水。 \n稽查人員採集溪水送驗,經鑑定其溪水濁度超標,PH值為5.73,雖未含有毒物質,但已超過放流水標準,另分析懸浮固體,環保局已命業者勒令停工,並依《水汙染防治法》第7條及第18條規定告發,最高裁罰60萬元,並加計不法利得。

  • 秦淮河源頭驚見大量死魚 疑河水遭汙染

    大陸「江蘇省」秦淮河的源頭「句容河」日前浮現大量死亡魚蝦,當地居民懷疑河水遭到汙染,環保當局正在調查。 \n位於南京「江寧」與鎮江「句容」之間的河水日前出現大量死魚爛蝦,附近居民說,大部分死魚已被打撈上岸,可能已流入市面。有民眾舉報說,位於「江寧」與「句容」之間的「天地人化工廠」私下排放汙水,可能因此導致河水遭到有毒物質汙染,因此才會出現大量魚蝦暴斃。當地環保局已展開調查。

  • 西維州河水汙染 30萬人沒水喝

     美國西維吉尼亞州艾克河遭化學物質汙染,官員表示,有九個郡的超過30萬居民已連續第三天無法取得安全飲用水,而且今後幾天恐怕仍無法飲用自來水或淋浴。 \n 西維吉尼亞州州長湯布林(Earl Ray Tomblin)昨天表示,事發後第三天情況雖已有改進,但官員仍不敢說,涵蓋全州最大城市首府查爾斯頓(Charleston)和九個郡的用水禁令何時才會解除。 \n 此事肇因替煤礦、鋼鐵和水泥業生產化學洗劑的「自由工業公司」(Freedom Industries)1座儲存槽9日發生外洩,多達1萬8927公升的4-甲基環己烷甲醇(4-Methylcyclohexane Methanol)流入艾克河(Elk River)。 \n 衛生局官員稍早表示,73人進急診室與5人住院觀察,症狀包括噁心、嘔吐、暈眩、腹瀉、疹子與皮膚紅腫等。 \n 湯布林昨天宣布9個郡進入緊急狀態。總統歐巴馬也發布緊急宣告。 \n 西維吉尼亞州最大的水處理廠西維吉尼亞州美國水務公司(West Virginia American Water Co)董事長麥金泰(Jeff McIntyre)表示:「目前,這些水還不安全。」他又說,可能還要幾天,水質才能達到聯邦政府規定的標準。 \n 州環保局官員表示,工作人員正使用各種工具和裝備清除汙染物。1030113 \n

  • 有毒環境汙染 恐危及2億人口

     一個總部設在美國的環保監督機構今天示警,全球2億多民眾可能暴露在有毒汙染環境中,其中位在非洲的1處二手電子用品廢棄場名列汙染程度最嚴重地區之一。 \n 布萊克史密斯研究所(Blacksmith Institute)負責人傅勒(Richard Fuller)說:「我們估計,開發中國家汙染可能危及2億多人口。」 \n 法新社報導,布萊克史密斯研究所和瑞士綠十字會(Green Cross Switzerland)根據49個國家的2000多份風險評估報告,發表10大「全球汙染最嚴重地區報告」(World's Worst Polluted Places)。 \n 迦納首都阿克拉(Accra)的阿博布羅西(Agbogbloshie)廢棄場的電子廢棄物來自全球,規模是西非第2大,為本次新增的汙染最嚴重地區之一。 \n 根據報告,迦納每年由西歐等地區輸入21萬5000公噸二手消費性電子產品,且數量預計2020年以前會多1倍。 \n 今年首次登上「全球汙染最嚴重地區報告」的地區還包含印尼西爪哇省的西大魯河盆地(Citarum River Basin)。西大魯河盆地約有900萬人口,但也坐落著2000座工廠。 \n 當地民眾將西大魯河河水作為日常生活使用,也用它來灌溉稻田,不過西大魯河受多種有毒物質汙染,包含鋁和錳。 \n 報告說,當地飲水檢測顯示,鉛汙染程度超標美國標準逾1000倍。 \n 印尼婆羅洲加里曼丹島(Kalimantan)也因為普遍的小規模開採金礦作業,首度上榜。 \n 不過,過去6年經常上榜的中國大陸和印度汙染地區則沒有出現在今天公布的「全球汙染最嚴重地區報告」中。1021105 \n

  • 湖南用汙染河水種菜 菜農自家不吃賣別人

    湖南株洲有一條河叫楓溪河,沿岸有數量可觀的菜園,當地居民就用河水澆菜,再拿到市場賣,自己打死不吃。 \n新華網報導,楓溪河過去是株洲居民生活上非常重要的河流,河裡的魚鮮也常成為桌上的佳餚。現在的楓溪河遭到嚴重汙染,河面上漂著死魚,惡臭撲鼻,已不見昔日清澈模樣。因為河水流量少於以往,寬闊的河灘多了空地,民眾就地開闢很多小菜園,用楓溪河水種菜,再到市場販售。大陸記者質疑這種污染河水澆灌的蔬菜可能危害人體,怎麼能吃,菜農很乾脆的說「只賣給別人,自己不吃」。 \n(中廣實習記者同雅莉)

  • 短評-斃死豬的台灣經驗

     大陸浙江嘉興地區養豬戶眾多,因斃死豬處理不當,數萬頭死豬流入黃浦江,汙染河水,引爆公眾用水信心危機。據報載,嘉興地區總養豬數達到734萬頭,豬糞、豬尿沒有統一處理,連斃死豬的管理都不上軌道,當地政府實在失職。 \n 台灣早年也爆發過斃死豬肉危機,當時政府修改法令,以《廢棄物清理法》對販賣斃死豬者課以刑責,加上開具三聯單、載豬車輛GPS定位、焚化處理廠對帳入爐等方式,全程管理確定斃死豬不會流入市場,消費者不再擔心吃到斃死豬肉。 \n 至於豬糞豬尿的處理,當六輕於雲林落地時,王永慶曾提議協助養豬甚多的麥寮鄉建造沼氣發電廠。此議後未成型,但台灣也已有了數座沼氣發電設備,處理豬糞豬尿。 \n 生豬養殖是高汙染行業,高雄愛河之整治成功,有很大一部分必須歸功於上游高屏溪整治養豬業,這是前環保署長郝龍斌、前高雄市長吳敦義的遠見與努力,否則難有今日之愛河觀光勝景。 \n 相較之下,嘉興養豬數之多,舉世無雙,大量的豬糞豬尿就任其橫流,汙染了這個江南水鄉,實在愧對後世子孫。幾十年過去,沒有人想到要利用這個集中飼養的優勢,集中處理豬糞尿,用沼氣發電來福澤地方,恢復漁歌唱晚的美景。實在匪夷所思。 \n 黃浦江死豬漂浮,不只是偶發的河水汙染,而是地方官員管理的不作為,反映的是官員苟安心態。如果再深入探討下去,那就是整個國家官僚體系的醬缸文化。 \n 大陸大,各地唇齒相依。十里洋場的上海,常住人口超過2千萬,早已經是國際化大都市,卻未對長江上游浙江省的河川管理政策與作為提出質疑,只能默默忍受這鍋排骨湯,其背後所反映的官場文化,更令人憂心。

  • 熱門話題-整治河川汙染 官民一起來

     內政部長李鴻源日前在一場公開演講中,坦率指出台灣缺水嚴重,問題出在政府沒有腦袋,只有選舉考量,事實上,沒有腦袋的不只是中央政府,不分黨派的地方政府也是如此。李鴻源與江揆都在為缺水叫苦,但長期以來,民眾卻為沒有乾淨的水與空氣所苦。 \n 最近,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因出海釣不到魚,擔心河川和海洋的汙染太過嚴重,乃籌組「台灣海域保護及監測協會」,結合民代及相關領域專家學,期盼以協會力量對全台灣河川及海域進行監測;並透過立法方式,促請立法院成立「台灣汙染河川與海域防治條例」,將汙染嚴重河川與海洋視同災區,提出防治措施,並責成專責機構負責,共同保育河川和海洋資源。許文龍的用心,實值欽佩。 \n 隨著經濟成長、工業發展、人口增加、都市擴張及山坡林地的過度開發,導致整體生態失衡,湖泊優養、河川濁黑枯竭、水庫蓄水量不足等現象陸續發生,河川及灌溉與飲用水汙染日漸嚴重。政府相關部門非不知事態嚴重,但在處理上,或抱持保守本位主義,僅處理本身業務範圍內問題,或相互聯繫不足,或預算經費不足,或官員鄉愿民代貪婪,或官商勾結,或黑白兩道掛鉤,使得汙染情況日甚一日。 \n 目前台灣五十條主、次要河川中,已有將近百分之六十受到不同程度的汙染。這些汙染河水最終均匯入海洋,造成海洋汙染,直接促成如許文龍所見「無沙無魚之島」的現象,問題的嚴重性確實已超乎想像。 \n 水源整治之重要與急迫自不待言,但主管機關則分屬中央與地方,且事涉環保、農業、社會、工業、警政等多個部門,形成政策面缺乏整合、各行其是,執行上多頭馬車、事權不一的亂象。加以中央地方整治經費為有心人士、民意代表把持瓜分,有限經費無法用在刀口上,自然難以竟其事功。 \n 以筆者故鄉雲林為例,全縣除少數山澗外,幾無一水圳溝渠能免除汙染,主要原因在遍布村鎮的養豬戶,縱坐擁政府補助設置的汙水處理設備,卻為了省下幾千元的電費,而埋設暗管流入溝圳,臭聞遠近。官僚無能取締,民代首長為了選票,縱容汙染,使美麗的雲林豬屎橫流,而病蟲滋生,飲用水源已不堪檢驗。 \n 國際上不乏整治成功的先例,日本東京灣、韓國漢江、英國泰晤士河等,在人民與政府通力合作下重獲新生的案例便可借鏡。重點在於法令之周全,執行單位必須由一專責單位負責,超越黨派、垂直整合、橫向聯繫、事權統一,才能真正為台灣永續發展,為民眾營造健康家園。 \n 筆者建議,許文龍或可結合有志一同的企業,出錢出力,共謀共榮,而政府相關部門應與許文龍董事長等民間的NGO、NPO相互聯繫,共同建構河海水域,乃至地方社區的汙染監督、通報、防治網絡。如此,台灣就不致淪落為「無沙無魚」之島,而成為永續發展健康的家園了。 \n (作者曾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目前為台灣文化會館基金會執行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