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油價資料的搜尋結果,共138

  • 變種病毒打擊信心 投資市場押注油價續跌

     由於Delta變種病毒快速擴散,打擊全球經濟復甦的信心,使得油價近日重挫,由石油投資市場押注期權的情況來看,顯示交易商預料油價將繼續走低。

  • 多單暴增 推升油價頻創高

    多單暴增 推升油價頻創高

     根據最新報告顯示,油價今年來頻創新高主因為市場押漲的多單暴增,上個月中市場多空單比一度達到23比1,創三年來最大懸殊紀錄。不過,專家警告,若油價反轉,這些多單可能被迫殺出,進而加重跌勢。

  • 多單頻頻加碼 油價猛漲

    根據最新報告顯示,油價今年來頻創新高主因為市場押漲的多單暴增,上個月中市場多空單比一度達到23比1,創3年來最大懸殊紀錄。不過,專家警告,若油價反轉,這些多單可能被迫殺出,進而加重跌勢。

  • 《國際油價》庫存降 油價電子盤續彈

    庫存呈降,激勵買盤回補,帶動油價持續反彈,據美國石油協會API公布資料顯示,截至4月2日一周,原油庫存意外減少260萬桶,高於原預期下降的140萬桶,另外,美國能源情報署EIA表示,預計今年美國的石油日產量減少270,000桶,較先前的月度預測下降160,000桶的幅度更大。  周三(4/7)截至台北時間11:50止,美國NYMEX-5月輕質原油期貨上漲0.24%,報每桶59.47美元;倫敦ICE-6月布蘭特原油期貨上漲0.23%,報每桶62.9美元。(商品行情網)

  • 上周漲7% 油價飆兩年高

    上周漲7% 油價飆兩年高

     受到石油輸出國組織及盟國(OPEC+)延長減產協議所激勵,國際油價5日衝上2019年4月以來最高點,使上周周線漲幅超過7%,且分析師看好今年下半油價再飆高。  Rystad Energy油市分析師湯豪珍(Bjornar Tonhaugen)表示:「疫苗接種計畫若如期達到成效,油市需求將快速回溫,估下半年油市供應非常吃緊。屆時油價將再度飆漲,除非OPEC+進一步增產。」  OPEC+在4日開會決議將目前減產措施延續至4月,且沙烏地阿拉伯原訂3月底到期的自願減產措施,也延長到4月底,激勵油價自4日起飆漲。  西德州中級原油期貨價繼4日收盤上漲4.2%後,5日續漲3.5%至每桶66.09美元,創下2019年4月以來最高價。布蘭特原油期貨價繼4日上漲4.2%後,5日也續漲3.9%至69.36美元,創下2019年5月以來最高價。  上周西德州中級原油期貨價上漲7.5%,布蘭特原油期貨價也上漲7.7%,是連續第7周周線收紅。  湯豪珍認為市場原先預期OPEC+宣布增產,但4日會議決定延長減產協議出乎意料,才會激勵油價創新高。  除了疫苗接種計畫令外界期待全球經濟復甦之外,美國最新經濟數據也對油市需求有利。美國政府5日公布的最新就業報告顯示,2月美國非農就業人口增加37.9萬人,創下4個月來最大增幅,且2月失業率從6.3%降至6.2%。  部分人士認為美國頁岩油生產仍是日後油價波動的潛在因素,因為近來油價飆漲可能吸引美國能源業者擴大投資,並提高產能利用率。Baker Hughes資料顯示,美國運作中的鑽油平台在5日為止的一周內增至310個,是連續第二周增加。  獨立分析師桑基(Paul Sankey)表示,雖然美國上市能源公司在投資人壓力下,堅守原則不大幅調高產量,但仍有未上市企業不遵守紀律。

  • 原油供應受壓抑 對沖基金押注油價上揚 

    對沖基金對油價的態度再度轉向樂觀,預料在疫情與投資人聚焦環保的情況下,將大幅打壓產油業者增產的能力。數家對沖基金指出,由於供應的限制可能推升油價至數年高點。 此舉代表對沖基金扭轉先前防疫封鎖期做空油價的態度。據eVestment資料,2020年專注能源領域的對沖基金獲利26.8%。對沖基金向來策略調整相當迅速,以因應瞬息萬變的市場趨勢。 紐約對沖基金Maglan Capital共同創辦人David D. Tawil表示,隨著疫苗供應愈來愈普及,預期今年夏季旅遊業將重現動能。他看好2021年底前布蘭特原油價格可升抵每桶70至80美元。

  • 今年高達1,450億美元 石油業減記資產 逾10年最高

    今年高達1,450億美元 石油業減記資產 逾10年最高

     受到新冠病毒疫情打擊油市需求,石油產業面臨前所未見的低潮以及油價的長期不確定性,促使業者2020年減記資產超過1,450億美元,寫下至少逾十年最高。  根據《華爾街日報》分析,北美、歐洲石油與天然氣公司在2020年前三季共計減記約1,450億美元資產,約合這些企業市值總合的10%,這不但是2010年同期以來的十年之最,同時遠超過上一次油市低潮、也就是2015和2016年同期的減記水準。  KPMG能源操作部門主管梅爾(Regina Mayor)指出,「石油業者的減記動作不僅代表這些資產短期縮水,更意味許多企業認為油價不會完全復甦了。」  標普全球市場情報資料顯示,疫情期間全球能源需求歷經前所未見的崩盤,西方大國的石油與天然氣企業認列減記的資產寫下歷來最高紀錄之一,也超過其他主要產業的減記規模。  當油價重跌時,來自石油與天然氣資產的現金流消失,是石油業者減記資產的主因。今年該行業處境更艱辛,除了疫情重創油市之外,電動車的崛起也令石油企業面臨需求的長久不確定性,而人們對氣候變遷的關注漸增,也加速再生能源的發展。  歐洲石油大廠如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英國石油(BP)、道達爾(Total)是減記最激進的業者,約占今年該產業整體減記資產的逾三分之一。美國頁岩油生產商康橋資源公司(Concho Resources)、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認列的資產減損超越過去四年的總合。  事實上,石油巨擘減記動作到年底仍不停歇。石油巨擘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近期宣布擬於第四季認列高達200億美元的資產減損。  根據《華爾街日報》分析標普全球市場情報、Evaluate Energy與IHS Markit資料,主要計算範圍鎖定美、加、歐地區市值逾10億美元的石油大廠或獨立產油商。

  • 油價彈上九個月新高 市場看好明年行情

    油價周四大漲近3%,其中國際報價基準的倫敦布蘭特每桶升破50美元,為3月來首次站上這水準。除了歐美陸續為民眾施打新冠肺炎疫苗,可望令全球經濟回復正常而增加能源需求外,產油國不急於大幅增產等支撐油價轉強。 最活躍原油期貨價周五盤初續漲約1%,但隨後拉回整理。布蘭特2月期油盤中下跌0.3%報50.1美元。紐約西德州1月期油下跌0.2%報46.7美元。 若終場仍維持盤中水準,兩大原油報價本周仍收紅,周線更連漲六周。近期油價跟著全球股市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一同走高,反映市場看好明年全球經濟回復成長。 全球新增確診與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等人數持續上升並不斷創新高紀錄,但英國本周開始為民眾施打疫苗,美國可能最快本周末開始施打,加拿大批准下周開始施打,讓人看好疫情將逐漸受到控制。 澳盛報告指出只要能普遍施打疫苗,加上各國已祭出財政與貨幣政策等振興措施,全球將擺脫疫情影響而讓經濟加速復甦,尤其歐美明年航空旅遊需求將大增。 外界認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成員國遵守減產協定而無意急速增產,是推升油價的另一主因。 由OPEC與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組成的聯盟OPEC+在上周同意小幅增加產量,但其釋放出來的訊息讓外界相信OPEC+不會急於增產來傷害好不容易回升的油價。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資料顯示,對沖基金和投機客押注油價上漲的淨多單部位,迄12月1日止連續四周增加,顯示市場看好油價未來走勢。 但專家擔心美國近期汽油需求持續下降,和原油庫存量大幅增加等,會令油價走勢愈來愈波動。

  • 商品期貨趨勢專欄-原油偏多 分批布局

     本月以來,疫苗好消息持續釋出,Pfizer、Moderna所研發的疫苗有效性紛紛突破9成,本周阿斯利康疫苗再度傳出利多消息,疫情不確定性降低,資金大舉湧入傳產股票與原物料,激勵輕原油大漲。惟後續原油是否能保持強勢格局,仍必須視冬季的蒸餾油去庫存進程而定。  通常原油庫存去化的主要觀察要件在於,夏季的汽油庫存情況,及冬季的蒸餾油庫存去化進程。今年4月來由於夏季疫情較趨緩,汽油庫存消耗良好,促成負油價以來的漲幅。  但根據Flightradar 24的資料顯示,全球的每日航班數與全球每日商業航班數皆呈現較為停滯的狀況,蒸餾油在10月以前都處在高檔,導致6月份以來油價呈現震盪整理格局。好消息是,10月初以來,蒸餾油庫存降幅明顯,雖然相比過去5年平均仍在高檔,但目前都蒸餾油庫存走勢相對樂觀,若能持續下降,整體的原油庫存可望逐漸去化,為油價帶來支撐,投資人應密切關注。  根據輕原油近月合約的技術面,目前油價已強勢突破區間上緣,而月線與季線同時扣抵在相對低值,後續兩條均線將展開強勁翻揚,短時間內若均線能轉為多頭排列,是較有利於多方的格局。且大約在11月初以來,短中長期均線呈現密集的排列情況,根據經驗,投資人平均成本匯集後,不論是向上或向下突破,容易產生較大行情,投資人可多加留意。  目前原油的基本面與技術面都是相對偏多的格局,但短時間內疫苗無法量產,疫情仍存在不確定性,可能造成油價短線上的波動,建議遵守分批布局準則。

  • 近期油價 區間整理機率高

     全球原油庫存壓力仍大,且適逢美國用油旺季接近尾聲,法人表示,在沒有利多刺激下,近期油價以區間整理的機率高。  富蘭克林坦伯頓天然資源基金經理人費德里.弗朗指出,若油價上揚,也會增加美國頁岩油業者增產可能性,預期短期內在未有較明顯觸媒帶動下,油價大幅上漲空間有限,然下檔仍有全球經濟自疫情復甦帶動的基本需求以及OPEC+可機動進一步減產等來適度調節供需,預估油價以區間整理格局機率高。  長期而言,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認為,隨原油市場供需狀況進一步改善,油價未來是有上漲潛力。美國能源資訊局(EIA)9月報告即指出,進入2021年供需狀況進入到較為平衡狀態,供給小幅低於需求,預估2021年布蘭特平均油價為每桶49美元。  野村投信表示,高盛調高今明兩年油價預測,主要原因為原油庫存開始正常化運作、疫苗研發進展樂觀以及美國疫情的趨緩。然而市場擔憂部分國家如印度與歐洲疫情重新惡化,可能拖累全球用油需求復甦前景。  油價受股市修正影響,隨之下跌,但長期經濟復甦動能仍在持續,加上美元保持相對弱勢,有助穩定未來油價走勢。  至於能源類股展望,法人指出,主要受到美國疫情與醫療發展情勢所牽動,若疫情有降溫可能或疫苗與藥物研發正面利多消息,帶動資金轉進價值股將有利提振能源股走勢且能源類股與油價走勢連動性高,隨油價上漲,能源類股目前急遽遭壓縮的評價水準有機會進一步提升。  根據Lipper統計資料顯示,從3月下旬以來能源股基金一度呈現明顯走揚,不過,近期漲勢未能持續甚至回吐之前漲勢,今年績效仍可以呈現正報酬率只有「法巴能源轉型股票基金」。  該基金主要布局乾淨能源、能源科技、節能效率及材料領域,以及新能源車輛(電動車)等領域,投資標的已經跳脫能源股投資範疇。  法巴投顧表示, 目前可布局摒棄舊能源體系,著眼在未來能源轉型體系,從最上游的新能源生產及其設備供應,到最下游的消費者終端應用等等,是以工業、資訊科技、原物料及非必需消費類股為主,是屬於「非傳統」能源基金。

  • 體質強健 俄債成外資新寵

    體質強健 俄債成外資新寵

     海外投資人近來積極搶進俄羅斯債市,主要受到俄國高殖利率債券吸引,並且看好該國財政情況比其他新興市場強健。  儘管俄羅斯相當依賴石油出口、與西方國家關係緊繃,但投資人認為,以俄國抵抗油價波動的能力來看,該國高殖利率的公債極具吸引力。根據EPFR Global資料,截至7月23日止,俄羅斯債市已連續八周淨流入,表現僅次於中國。  凱敏雅克(Carmignac)國際債券團隊基金經理穆瓦德(Joseph Mouawad)表示,「你以宏觀經濟基本面進行評估,就會看見俄羅斯盧布債券擁有極高實質收益率。目前俄羅斯債是我們最喜愛的新興市場債之一。」  與其他新興市場相比,俄羅斯政府債務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相對低,近年俄國央行也提高準備金。分析師認為,該央行已更具備處理貨幣的能力,可藉由盧布貶值以及調整利率來對抗通膨。  沙烏地阿拉伯今年3月在全球倒貨挑起油價浴血戰,也讓沙國財政出現龐大缺口。一些分析師指出,反觀俄羅斯比較有能力因應石油需求銳減以及油價暴跌的雙重打擊。  路博邁(Neuberger Berman)經濟學家納茲里(Kaan Nazli)表示,「過去一年我們對俄羅斯抱持樂觀看法,因他們相當認真看待經濟政策。」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顯示,非本國居民4月買進13億美元的俄羅斯債券。至於其他新興市場如墨西哥、土耳其、巴西,同一時間仍在力阻資金流出。  隨著全球央行大幅降息、祭出振興措施,以對抗疫情衝擊,使得實質殖利率(反映通膨預期調整後的債券殖利率價值)銳減。許多已開發經濟體的公債實質殖利率已觸及歷史低點或是負數。  據FactSet資料,俄羅斯10年期公債殖利率為5.8%,該國通膨約在3%。以投資眼光來看,鮮少有新興市場能展現這樣的實質殖利率水準,反之大多數都必須承擔更大風險。

  • 中油上半年大虧258億元

     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公布上半年營業績效,油電糖水四大國營事業,僅台糖、台水帳上有盈餘,其中台電因代墊紓困企業電費減免費用尚未進入,整體呈現虧損,中油則因國際油價崩跌,大虧258億元。  根據資料顯示,台電今年上半年虧損62億元,台電發言人張廷抒表示,主要是配合政府「增氣減煤」政策,燃料成本較去年提高。另政府因應疫情推出紓困企業電費補貼,相關費用暫由台電代墊,未來經濟部將撥給台電30億元,另36億要台電自行設法吸收並可列為政策負擔,預估上半年營收小賺4億元,惟未達預算書編列20億的目標。  張廷抒指出,7月及8月已進入夏月電價,加上今年用電量創下歷年新高,預估第三季營收可能比預期增加,不過今年燃氣發電使用占比高,抵消部分獲利空間。  中油方面,今年前6個月虧損258億元,中油發言人方振仁說,主因國際原油價格崩跌,另外今年疫情初期讓國內旅遊急凍,相關運輸業減少運輸班次,尤其航空用油減少最多,都讓上半年營收大受影響。  展望未來,方振仁表示,油價略有回升,不過受限於「亞鄰最低價」限制,國內油價要回到過去價格仍需要一段時間,加上國際疫情仍嚴峻,航空業航班短期內無法恢復,預估全年表現依舊嚴峻。  台糖防疫酒精建功 虧轉盈  而台糖今年上半年大賺3億元,較原先預估虧損1.65億元情況完全不同,經濟部官員說,主要是新冠肺炎期間,台糖發揮技術實力,進口糖蜜生產防疫酒精,協助抗疫同時增加營收,唯遊憩事業部因疫情國人減少旅遊,讓相關營收減少。  至於自來水公司,上半年盈餘1.5億,主要與過去積極汰換水管,減少漏水率有關。

  • 油國延長減產 油價意外先漲後跌

     主要產油國同意把減產行動延長至7月底,加上中國大陸5月原油進口量創新高,帶動國際原油期貨價周一盤中創3個月新高。但專家警告油價上漲速度過快反會傷害石油需求,加上減產時間比市場預期來得短,油價稍後翻黑。  紐約西德州7月期油盤中每桶上漲2.2%報40.44美元創3月6日來新高後,即翻黑急跌逾1%報39.2美元,失守40美元大關。  倫敦布蘭特8月期油盤中上漲2.6%報43.41美元,同樣在創3月6日來新高後,反轉下跌1%,失守42美元。由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跟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被外界稱為OPEC+聯盟在上周末,同意把每天減產970萬桶原油的執行限期,從6月底延長至7月底。  達成延長減產協定後,OPEC+裡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就調高其7月原油報價。但墨西哥能源部長那赫勒(Rocio Nahle)以部份產油國未遵守減產約定為由,表明墨國不參與延長減產行動。  根據OPEC+約定,若參與減產的國家在5月和6月內未遵守所負責的減產額度,就必須在7月到9月之間完成之前未執行的減產額度。  在OPEC+延長減產期限外,之前油價走跌吸引中國買家趁低加購,讓中國5月平均每天進口1,130萬桶原油創新高,也是刺激油價上揚另一因素。儘管近期油價回升,但仍明顯低於美國大部份頁岩油商的開採成本,讓美國產油量沒有跟上來,也是支撐油價走高原因之一。  根據貝克休斯(Baker Hughes)資料,迄6月5日止當周,美國還在運作的石油與天然氣井等數量連續5周下降。  但顧問公司JBC Energy警告,油價繼續走高反而會降低油市買氣,全球疲弱復甦的經濟也會受影響,最終反過來拖累石油需求。其認為油市必須不斷有讓人驚喜的利多,才能讓油價維持目前水準。

  • 商品期貨趨勢專欄-解封+減產 油價正面看待

     自4月下旬輕原油價格跌至低點後,從美國能源情報署(EIA)所公布統計資料顯示,預期美國七大頁岩油產區6月日產量將較上月減少19.7萬桶,Baker Hughes 5月15日公布的油井數連九周下滑,並創近40年來的新低,顯示低油價已迫使頁岩油開採商持續退出市場。  雖然EIA公布截至5月8日當周資料顯示,煉油設備產能利用率降低至68%的低點附近,惟隨著美國社交距離放寬及多州陸續重啟經濟,該國原油庫存連續15周增加後首度下滑,且市場預期沙烏地阿拉伯6月可望進一步減產,支撐7月輕原油期貨價格以連三日的長紅棒走勢快速攻上30美元整數關卡,19日收盤再度上漲1%,以31.96美元作收。  國泰證期顧問部分析師吳佩奇表示,雖過早重啟經濟恐引發疫情二度擴散,但對多國政府與央行推出經濟刺激與寬鬆方案及旅遊與商務活動陸續恢復,可望提振原油需求,亦是激勵原油5月以來反彈主因。  在籌碼面部分,截至5月5日當周CFTC大額交易人報告中,管理基金與投機交易在輕原油期貨皆呈現偏多交易,顯示市場資金持續進場低接。  本波國際原油價格反彈的原因,主要是建立在歐美各國陸續重啟經濟所產生的原油需求,以及產油國面臨低油價的減產動作之上,短線在價格帶量跌破短期均線前,仍可正面看待原油價格表現。(國泰期貨提供,廖育偲整理)

  • 《國際油價》憂需求恢復緩慢 周三國際原油期貨跌2%

    周三國際原油期貨跌2%,市場擔憂新冠疫情的第二輪爆發潮,且美聯儲/FED主席鮑威表示,經濟需要數月時間才能從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復甦,重燃需求緩慢擔憂,令油價承壓下跌,其中美國原油跌1.9%,倫敦原油跌2.6%。 據美國能源資訊署(EIA)資料顯示,至5月8日當周原油庫存減少74.5萬桶,為自1月底來首次下降;汽油庫存減少351.3萬桶,奧克拉荷馬州庫欣原油庫存減少300.2萬桶。 美國NYMEX-6月輕質原油期貨下跌0.49美元,報每桶25.29美元,6月熱燃油跌0.01美元,6月RBOB汽油跌0.07美元,報每加侖0.85美元;倫敦ICE-7月布倫特原油期貨下跌0.79美元,報每桶29.19美元。(商品行情網)

  • 價差一角營收多1億 中油「黑箱公式」無法管?

    價差一角營收多1億 中油「黑箱公式」無法管?

    國際原油價格近期屢屢腰斬,國內油價雖也連帶下跌,卻遭網友質疑跟不上原油價格變化,嘲諷消費者對油價調降還不是很有感。立委也發現中油多年來都未公開浮動油價公式中的重要參數「7D3B」,即七成杜拜(Dubai)及三成北海布蘭特(Brent)原油參數,經濟部能源局卻不吭聲,讓油價全憑中油「說了算」。 本刊進一步追查,不僅援引參數呈現黑箱作業,就連能源局與中油的美元匯率計價也不同,立委及消基會呼籲經濟部應督促「浮動油價公式」增列更能彈性調整的機制,以維護消費者權益。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各地封城鎖國導致消費力道嚴重下滑,原油需求冷清,加上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的油價戰爭,國際原油價格幾乎呈墜崖式下跌。根據財經網站資料顯示,今年元月北海布蘭特原油和杜拜原油大跌迄今,跌幅都在六成以上,反觀國內九五無鉛汽油價格從元月六日的29.1元降價到上週20.5元,只調降不到三成,難怪消費者狐疑四起。 現階段中油浮動油價公式採用兩種參數,一是「7D3B」國際原油指標價格參數,也就是以七十%杜拜原油價加計三十%布蘭特原油價;另一項是前兩周國際原油周均價變動幅度(國際原油周均價參數),再將美元換為台幣,就是每周國內汽、柴油稅前批售價的調整基準,該基準再與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等四地稅前油價比較,最終制訂出下一周國內油價,每周日對外公佈。 然而進一步探究後發現,能源局油價參數來自「路透系統」,也就是國際媒體通訊社路透社調查的國際油價資訊,但中油參數卻是引用「普氏」(Platts),也就是蒲氏能源系統公司提供的國際油價資訊,兩者內容原本即不同。立委林奕華指出,中油迄今從未公開購油參數,也就是「普氏」中的「7D3B」購油參數,連主管國內能源供給的最高主管機關經濟部能源局都要不到,只能以「路透系統」數據替代,中油宰制油價,消費者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買單。 「國內油價只要多漲一角,中油每月即可超收1.1億元,一年下來就可多收10幾億元,獲利相當驚人,林奕華說。讓消費者在意的是,北海布蘭特及杜拜原油從今年一月每桶60、70美元的高價,到三月底已經跌到每桶30美元以下,原油價格砍半,國內油價雖然配合跟著下跌,但為何外界有疑慮,關鍵之一就是因中油計價參數還不夠透明,立委建議中油應立即對外公開7D3B的D(杜拜)、B(布蘭特)原油價格參數,而非只是單純的牌告油價。 能源局則告訴本刊,雖然經濟部長要求能源局的油價參數應該與中油使用的油價參數一致,但當能源局請中油提供相同參數時,得到答覆是「普氏」拒絕提供政府公開使用資訊,也就是說,中油用來計算油價的參數,政府無從監督,立即遭質疑能源局身為能源主管機關卻叫不動中油、還替中油緩頰,強調能源局的數據僅是提供油價趨勢的參考,能源局的任務是平穩能源供給,油價部分必須問國營會,也讓立委不禁質疑主管機關是否自廢武功? 中油油品行銷事業部副執行長邱垂興接受本刊採訪時則表示,浮動油價機制是從民國96年起實施,包括油價公式及油價參數都曾經時任行政院長蘇貞昌拍版定案,中油是國營事業,員工也算公務員,油價該降的部分一定會降,絕不可能少降,請民眾務必相信中油。此外,針對中油引用的7D3B詳細參數內容,受限於普氏能源系統公司的要求,屬於商業機密,無法對外公開。 更多 CTWANT 報導

  • 沙國王儲的兩場豪賭

    沙國王儲的兩場豪賭

     3月6日深夜,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沙人慣以其英文名字縮寫MBS稱之)在國內外同時引爆兩枚震撼彈,一是宮廷整肅,一是油價大戰。兩個事件都展現了這個35歲王儲的火爆性格,也透露這個沙漠王國所面臨的困境。  MBS是國王薩勒曼最寵愛的兒子,在2017年一場宮廷政變中取得王儲地位。沙國王位繼承本是兄終弟及,2015年薩勒曼從他哥哥手中繼承王位之後,下一個繼承的順位應該是他弟弟,今年78歲的阿梅德親王,要不就是他哥哥的兒子,穆罕默德‧納耶夫親王。薩勒曼國王本也遵循這個原則,於繼位之初任命納耶夫為王儲,兼內政部長,負責反恐的任務。但兩年後就反悔了,在一場宮廷政變中逼納耶夫下野,由堂弟也就是MBS接任王儲。  可以想見,全沙烏地最反對MBS繼任國王的就是納耶夫與阿梅德,於是兩人開始串聯,關於兩人可能發動政變的傳聞也傳得滿城風雨。他們是不是真想發動政變誰也不知道,但MBS寧可信其有。3月6日宮廷整肅中MBS下令御林軍軟禁的,主要就是這兩個親王。  幾件事讓MBS感到緊張。一是納耶夫過去負責反恐,在英、美情報圈有很多人脈。他自己只有川普力挺,但是川普不見得能順利連任,不趁川普還在白宮時掃除政敵,以後只會有更多變數。二是老王身體不佳,所以接班布局必須提前啟動。三是自己在國內聲望不高,必須以整肅立威。MBS推動自由化的政策,引起保守勢力反彈;他擔任國防部長,揮兵進入葉門,結果讓沙國部隊深陷泥淖進退兩難;加上2018年沙國異議記者哈紹吉被殺害的事件,他也脫不了干係,國際上要求真相的壓力依然沉重,都讓他覺得接班受到威脅,必須及時出手對潛在敵人斷然處置。  這時又發生在OPEC+會議上,俄國拒絕配合沙國減產拉高油價的建議,讓MBS感到尷尬。MBS想改變沙國太過依賴石油的產業結構,推出了「願景2030」計畫,希望釋出部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股份,募取資金推動經濟轉型。所以他需要高一點的油價,讓沙特阿美有好一點賣相。願景2030對他而言是一定要成功的,這樣接班的路才會平順。  偏偏普丁的想法不同,他認為現在減產對油價沒有幫助,反而會把市場拱手讓給美國頁岩油。因此雖然MBS請他父王親自給普丁打了電話,普丁還是給了個軟釘子。MBS才發現原來沙國,以及沙國領導的OPEC在石油市場上居然這麼沒份量,盛怒之下,他決定以增產對俄報復,不但不減,還增產、打折,一場驚天動地的油價大戰就此引爆,油價、股市應聲崩盤。MBS想用這種震撼手段,逼俄國回來重新跟他談減產。  中東分析家指出,刻意讓宮廷整肅和油價大戰同一天爆發,MBS便可將兩者掛勾,告訴美國若要沙國結束油價大戰,穩住股市,就不要過問沙國的宮廷鬥爭,不要支持納耶夫。但也有資料顯示,油價崩盤,沙國自己也受到重創,可能先熬不下去的是她,不是俄國,果真如此,MBS引爆油價大戰的豪賭,豈不就賭輸了?  據報導,MBS是力排眾議,執意要引爆這場大戰的,這又完全展現出他的衝撞性格。這種衝撞性格的人要真接班了,對沙國、對中東局勢又會添加多少不確定性,就很難講了。(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 縱橫天下:劉必榮》沙國王儲的兩場豪賭

    縱橫天下:劉必榮》沙國王儲的兩場豪賭

    3月6日深夜,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沙人慣以其英文名字縮寫MBS稱之)在國內外同時引爆兩枚震撼彈,一是宮廷整肅,一是油價大戰。兩個事件都展現了這個35歲王儲的火爆性格,也透露這個沙漠王國所面臨的困境。  MBS是國王薩勒曼最寵愛的兒子,在2017年一場宮廷政變中取得王儲地位。沙國王位繼承本是兄終弟及,2015年薩勒曼從他哥哥手中繼承王位之後,下一個繼承的順位應該是他弟弟,今年78歲的阿梅德親王,要不就是他哥哥的兒子,穆罕默德‧納耶夫親王。薩勒曼國王本也遵循這個原則,於繼位之初任命納耶夫為王儲,兼內政部長,負責反恐的任務。但兩年後就反悔了,在一場宮廷政變中逼納耶夫下野,由堂弟也就是MBS接任王儲。  可以想見,全沙烏地最反對MBS繼任國王的就是納耶夫與阿梅德,於是兩人開始串聯,關於兩人可能發動政變的傳聞也傳得滿城風雨。他們是不是真想發動政變誰也不知道,但MBS寧可信其有。3月6日宮廷整肅中MBS下令御林軍軟禁的,主要就是這兩個親王。  幾件事讓MBS感到緊張。一是納耶夫過去負責反恐,在英、美情報圈有很多人脈。他自己只有川普力挺,但是川普不見得能順利連任,不趁川普還在白宮時掃除政敵,以後只會有更多變數。二是老王身體不佳,所以接班布局必須提前啟動。三是自己在國內聲望不高,必須以整肅立威。MBS推動自由化的政策,引起保守勢力反彈;他擔任國防部長,揮兵進入葉門,結果讓沙國部隊深陷泥淖進退兩難;加上2018年沙國異議記者哈紹吉被殺害的事件,他也脫不了干係,國際上要求真相的壓力依然沉重,都讓他覺得接班受到威脅,必須及時出手對潛在敵人斷然處置。  這時又發生在OPEC+會議上,俄國拒絕配合沙國減產拉高油價的建議,讓MBS感到尷尬。MBS想改變沙國太過依賴石油的產業結構,推出了「願景2030」計畫,希望釋出部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股份,募取資金推動經濟轉型。所以他需要高一點的油價,讓沙特阿美有好一點賣相。願景2030對他而言是一定要成功的,這樣接班的路才會平順。 偏偏普丁的想法不同,他認為現在減產對油價沒有幫助,反而會把市場拱手讓給美國頁岩油。因此雖然MBS請他父王親自給普丁打了電話,普丁還是給了個軟釘子。MBS才發現原來沙國,以及沙國領導的OPEC在石油市場上居然這麼沒份量,盛怒之下,他決定以增產對俄報復,不但不減,還增產、打折,一場驚天動地的油價大戰就此引爆,油價、股市應聲崩盤。MBS想用這種震撼手段,逼俄國回來重新跟他談減產。  中東分析家指出,刻意讓宮廷整肅和油價大戰同一天爆發,MBS便可將兩者掛勾,告訴美國若要沙國結束油價大戰,穩住股市,就不要過問沙國的宮廷鬥爭,不要支持納耶夫。但也有資料顯示,油價崩盤,沙國自己也受到重創,可能先熬不下去的是她,不是俄國,果真如此,MBS引爆油價大戰的豪賭,豈不就賭輸了?  據報導,MBS是力排眾議,執意要引爆這場大戰的,這又完全展現出他的衝撞性格。這種衝撞性格的人要真接班了,對沙國、對中東局勢又會添加多少不確定性,就很難講了。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 工商社論》產油國減產之爭 不敵疫情惡化的衝擊

    工商社論》產油國減產之爭 不敵疫情惡化的衝擊

     倫敦時間上周日(3月8日)晚間,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在開盤後暴跌,布蘭特原油(Brent)近月期貨價格從每桶45.53美元跌至最低每桶31.02美元,跌幅逾30%,創下史上單日最大跌幅。顯然地,引燃這波國際油價重挫的導火線,就是上周五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俄羅斯等夥伴國(OPEC+)部長會議的減產協商破局,且這場為因應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導致需求減少所召開的會議,竟以沙國揚言增產收場。在供需面俱出現利空的情況下,觸發了這次油價的崩跌。  然而,過去OPEC和俄羅斯對產量控制出現歧見,進而引發增產的例子屢見不鮮,國際油價卻未像這次般出現巨大的崩跌,究其原因有三:首先,過往減產協商破局時,俄國即使增產,沙國也總能透過適度減產抵銷其影響。豈料,此次沙國不只不願扮演緩衝角色,還計劃大幅提高原油產量至每天1千萬桶以上。在沙國原油剩餘產能本就偏高下,市場對供給面因素挫低油價的擔憂大增。  其次,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逐漸擴散,尤其是繼中國之後,韓國、伊朗、義大利也出現大規模感染,並啟動封閉式管理措施,且全球出現確診案例的國家更已超過100個之多。若全球疫情持續惡化,短期內將使運輸用油需求遽減,長期將因經濟景氣下滑而拖累原油消費量,直接或間接導致原油預期需求大幅銳減。  第三,此次由沙國發起價格戰爭,讓人想起OPEC對美國頁岩油宣戰的失敗經驗。回顧2014年底,OPEC藉由不減產發起價格戰爭,企圖將生產成本相對較高的美國頁岩油生產商逐出市場。在OPEC放棄減產下,布蘭特原油近月期貨價格由2014年的高點115美元/桶,一路下殺至2016年初最低的27.88美元/桶,卻仍未能如願以償。最後,OPEC吞敗且重回減產策略,國際油價才再度穩定下來。即使事隔多年,但沙國發起價格戰爭,造成油價劇跌的不堪結果仍歷歷在目,讓市場投資人不寒而慄。  於是,隨著石油價格暴跌,讓本已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全球股、匯、債市,出現骨牌式的大幅震盪。本周一,美國SP 500指數、道瓊工業指數分別大跌7.6%、7.79%,雙雙創下金融海嘯以來單日最大跌幅。歐洲富時100指數、日經225指數也以下跌作收。在此情況下,市場資金紛紛湧入避險資產,令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跌至0.31%的歷史新低,黃金價格更是曾上破1,700美元/盎司,日圓匯率亦大漲3%至102.17,創下3年新高。相對地,產油國的貨幣卻遭到重創。  然而,未來事態或將朝向二種情境發展。情境一是OPEC與俄羅斯有重新談判的可能性。畢竟,此次沙國增產的主要目的,乃是要逼迫俄羅斯加入減產行列,最終目標還是希望利用減產維持油價,並非如2014年般意在發動與頁岩油業者間的價格戰爭。所以,即便沙國增產也應不會維持太長的時間,各界對未來原油市場展望自然不必過度悲觀。  再者,此波國際油價崩跌後,如頁岩油、深海原油廠商等高成本油品,或將減產,甚至退出市場。特別是當前非傳統原油開採技術大幅突破的可能性,已遠較2014年低,使美國頁岩油投資者持續注入資金的意願不如當年等因素,令全球原油總供給增量估計將小於沙國增產量,對油價的最終衝擊將比預期來得小。  更何況,本次談判破局造成油價跌幅之大,恐怕遠遠超出沙、俄兩國之意料,而OPEC成員國中有不少經濟不振,甚至內戰不斷的國家亟需更高的油價支撐國內經濟,也無法承受油價呈現長期低迷。從國際貨幣基金(IMF)最新公布的財政收支平衡油價(fiscal break-even price)資料可知,目前30美元/桶左右的油價,已低於所有OPEC成員國的財政收支平衡油價,這將促使OPEC成員國對沙國和俄羅斯施加壓力,促其展開新一輪談判。此外,對俄羅斯而言,國際油價大跌近3成所造成的損失,亦遠遠大於當初OPEC希望俄羅斯減產50萬桶/日的損失。  由此可知,就目前局勢看來,沙國和俄國的減產協商全面破局,導致雙雙長期增產的可能性不大,且俄國總統普丁在權衡利弊後,已釋出可能與OPEC重新談判的訊號。  情境二是當前較可能造成僵局者,乃是年輕氣盛的沙國王儲薩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從其近年來頻頻失誤的外交危機,以及種種讓國際專家難以理解的行為,難保不會釀出雙方最終無法攜手減產的風險。  只不過,對原油市場而言,目前討論OPEC及俄國減產與否,遠不如力抗需求下滑可能產生的危機來得重要。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的衝擊,無疑將導致今年全球原油需求萎縮。倘若隨著疫情擴散,新冠肺炎從流行病轉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對全球原油需求的最終衝擊,將遠超過預期減產幅度。屆時,才是國際油價危機正式來臨的時刻。

  • 《熱門族群》疫情打碎全球經濟成長希望,台塑四寶摔一地

    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升溫,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美國能源資料協會(EIA)均針對石油需求預測進行大幅度下修,也使得全球擔憂市場終端需求恐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台塑四寶今股價倒一地,台塑(1301)開低走低,大跌逾5.5%,南亞(1303)、台化(1326)也均重挫約3.5%,與原油價格最具直接相關的台塑化(6505)盤中也下跌約4%。 國際油價周三原油期貨跌4%,受上周美國原油庫存增加,且增幅超出預期,據EIA資料顯示,截止3月6日當周,美國原油庫存增加了770萬桶。 第二季亞洲預計有18家輕油裂解廠安排歲修,合計年產能996萬噸,預估影響乙烯供應量125萬噸,原料供應量減少,且第二季為營建、汽車、家電、塗料、鞋材、農膜及食品包裝等產業的傳統塑料需求旺季,但仍須關注下游加工廠是否持續受疫情有缺工、其訂單不足的狀況,都將影響塑化業營運旺季不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日前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大幅調降全球及大陸2020年GDP增長預測,全球由2.9%降為2.4%、大陸由5.7%降為4.9%,另外,國際貨幣基金(IMF)也表示,因疫情逐漸擴散至世界主要經濟體,已使全球經濟成長轉強的希望落空,將再下修今年全球GDP增長率,預期會低於去年2.9%,且大陸也會低於5.6%,創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都將不利石化產品需求增長。 以台塑四寶來說,第一季受農曆春節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市場需求減少,預期若第二季疫情可獲得控制,隨著大陸運輸及工人返崗逐漸好轉,下游客戶復工情況改善,且進入石化產品傳統需求旺季,加上可出貨天數比第一季多、開工率比第一季高,第二季可望比第一季回溫,但整體產業表現仍需視新冠肺炎疫情而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