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國大革命的搜尋結果,共04

  • 英文指考食衣住行都入題「麵包抽稅與法國大革命」用字難度高

    今年指考英文頗生活化,取材包括了食(麵包與法國大革命的關係)、衣(快速時尚)、住(社區活動設計)、行(腳踏車發明);知識面涵蓋科學(Li-Fi、地球暖化與甲蟲)、醫學(指甲白斑)、產業(水產養殖、種子銀行)。 \n成功高中教師陳國泰表示,篇章結構是比較大的挑戰,因為一題錯就可能全部錯。其中一題談到因為18世紀麵包抽稅引起法國人民不滿,讓北市高中英文科教師群看了很驚喜,用字難度高,還有法文字外來語,其中33題要看完才能作答。 \n成淵高中教師李宜樺表示,閱讀題幾乎都是科普題,且每篇都有粗體字,一定要看前後文;但選項相對比較簡單。 \n松山高中教師陳可欣表示,翻譯題掌握「快速時尚」和「快速消費」兩個關鍵字即可,作文要求學生從三個社區活動的方案中擇一,構思出一個能夠回饋社會的活動,方案一(老人服務)和三(舉辦藝文活動)都很生活化,想挑戰高分可以選擇方案二(舉辦特色市集)。 \n教師們認為,今年題目相對簡單,連學生容易失分的閱讀測驗也難度降低,第一大題很少有高階用字,因此整體得分應該會比去年高。

  • 「砍頭」後的感覺 法科學家親自試驗 竟是?

    「砍頭」後的感覺 法科學家親自試驗 竟是?

    當人被砍頭時,在頭與身被砍下的那一剎間,人有何感覺?這問題想當然只有死人知道,活著的人誰也不想親身體驗,只能憑想像來推測。對此,古代很多筆記和小說都生動的描繪了,人被砍頭瞬間的感覺,且在這之後有兩位法國醫生對此做了活生生的實驗,究竟是什麼感覺?現在就帶大家一起來了解! \n在《聊齋誌異》卷二有《快刀》一篇,寫明末時,官軍捕​​獲山東盜賊十多人,羈押到市曹斬首。其中一名士兵拿的那把刀非常鋒利,盜賊中有一人認識這個士兵,就對他說:「聽說你的刀最快,斬首時不會割第二次,請你用這把刀殺我。」士兵也同意了,於是行刑時,士兵一刀砍下去,那個盜賊的人頭滾出數步之外,在地上旋轉未定時,口中喊叫:「好快刀!」 \n然而這是小說家所言,當然不能當真,因為人說話得靠聲帶振動,只有一顆人頭是根本無法發音的。但是,史籍中卻常見相似的案例,明末抗清英雄瞿式耜被清朝殺害後,家屬前來收屍,並把他的頭裝在一個木盒子裡,此時他的眼睛還睜著,家裡的人對著他的頭說:「公子平安無恙,你可以閉眼了。」他仍然不閉眼,有人又說:「焦侯(即焦璉,曾被封為新興侯)也平安無恙。」這時他的眼皮才閉上。人們都說:瞿公的靈魂未泯,死後還惦記著朝廷大事。但是瞿式耜被殺後大腦是怎麼想的,也是無法證實的。 \n而近代學才林紓和王子仁曾一同探討過人被斬首後的短暫瞬間,有無知覺的問題,林紓認為,人被殺後督脈則斷,必然一無所知。王子仁則不同意他的看法,他說法國有兩個醫生研究過這種現象,認為人的頸部筋雖然斷了,但腦氣還沒有立即消亡,可能會有微弱的知覺。不久,其中一個醫生犯了死罪應當斬首,他的朋友對他說:「你的頭落地後,我捧著你的臉叫你的名字,你若有知覺,就睜開眼看著我。」,犯罪醫生同意此要求,到受刑後,朋友按照所說的去做,死者的頭顱果然睜眼看他一下,隨即閉上,再喊第二聲時,眼皮卻不再睜開。 \n另外還有一例,法國化學家安東·羅朗·拉瓦錫(Antoine-Laurent de Lavoisier)是化學發展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然而他卻不幸被法國大革命風暴擊倒,拉瓦錫成為被革命對象送上斷頭台。當他向人民法庭請求寬限幾天執刑,以便整理自己的化學實驗結果時,在當時過激的革命狀態下竟得到「共和國不需要科學家!」的回答。據說在斷頭台上,拉瓦錫作了平生最後一項實驗,當時有人爭論斷頭機行刑時,人在身首分離後還能存活多久?於是拉瓦錫答應在鍘刀落下後儘量眨眼,1794年5月8日行刑後的劊子手,提起這顆偉大的頭顱計數,說拉瓦錫至少眨了11下眼!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誰發明斷頭台?歷史學家揭法國大革命5爭議

    誰發明斷頭台?歷史學家揭法國大革命5爭議

    \n7月14日法國國慶日,同時也是距今226年的法國大革命爆發當天,巴黎窮困民眾衝進巴士底監獄釋放政治囚犯,就連瑪莉皇后最終也遭送上斷頭台;不過,普林斯頓大學法國歷史學者近日以歷史角度推翻關於此戰役的5大爭議,紀念法國國慶。 \n \n法國大革命中具爭議性歷史包括瑪莉皇后的「何不吃蛋糕」,但這項論點早前就另有一說法,事實上瑪莉皇后根本沒發表過這些言論。歷史學家更認為,瑪莉皇后其實是個皇室最佳典範,能以同理心看待窮困國民;但當時她對法國大革命抱持反對的態度,因而淪為法國最痛恨的人物之一,成了貪得無厭、享樂主義、密謀出賣國家的女人。 \n \n此外,《雙城記》、《悲慘世界》中均描述窮人因不堪遭受貴族壓迫,促使法國大革命的爆發;但在法國歷史研究中,支持該反抗革命的人士,大多是凡爾賽宮貴族及議會知識份子;後工匠、商店等產業階級反抗者也以「長褲漢(sans-culotte)」自稱,紛紛投入革命。 \n \n法國大革命中最令人畏懼的不外乎是「斷頭台(Guillotin)」,1793年法王路易十六也被送上斷頭台處死,至此一年間的恐怖統治造成多達1萬6千人喪命於斷頭台上;但您可知道誰發明了「斷頭台」?以法國醫師約瑟夫伊尼亞斯(Joseph-Ignace Guillotin)名字命名的「斷頭台」,其實並非他所創造,甚至他個人反對死刑,主張死刑犯同樣擁有人權。而這樣的誤解,讓其後代也不得不決定改名。 \n \n歷史學家也推翻各界認定雅各賓派首腦羅伯斯比是個嗜獨裁者觀點,主因歸於革命期間羅伯斯比承受偌大精神壓力,足以放大他的恐怖意識,最終更摧毀了自己。同時,原巴士底監獄釋放出的政治囚犯,也被指出當時監獄囚禁的僅有7名犯人,多為造假、瘋子、及一個因性騷擾而入獄的囚犯,並非政治犯。 \n

  • 執刑前先進教堂 為死刑犯祈禱

     《劊子手世家》以斷頭台為場景,以桑松家族故事為主軸,反映法國政權的更迭與社會情況。在十七世紀末到十九世紀中期,各種難以想像的酷刑和少數的廢死討論並存。劊子手桑松家族也非冷血人,像是桑松一世晚年拚命行善,沖淡內心煎熬,桑松四世則說:「如果我沒有感到憐憫,那一定是我的精神有病。」 \n 作者指出,在宗教和君主制度的價值觀下,劊子手們幾乎都是模範教徒。「執行死刑的那天早上,劊子手首先要去教堂領聖體,並常常為死刑犯祈禱。夏爾‧桑松對某些死囚犯的悉心關照和對他們的凶殘處決,這種反差,今天的人怎麼也無法想像。」 \n 經歷法國大革命、恐怖時期的桑松四世,一生共砍掉兩千七百顆人頭,包括國王路易十六、王后瑪麗、羅伯斯庇爾等歷史名人。面對革命法庭造成的司法冤案,他不禁悲鳴:「第一個要詛咒的人就是我自己,我咒自己!我咒那些手持馬刀的憲兵,是他們將這些可憐的、無辜的、雙手被捆綁的人帶到斷頭台。。」 \n 桑松家族戲劇性的結束,則是在第六代桑松因欠債而將斷頭鍘抵押給了債主。儘管後來法院讓他贖回工具,但他也被當局解職。這職位馬上被「競爭者」搶下。法國大革命一世紀後,桑松家族的故事也在斷頭台上永遠落幕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