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國童謠的搜尋結果,共03

  • 《我的日本夢》寫給童年的情書

    《我的日本夢》寫給童年的情書

     不少家長會為孩子唸睡前故事,而在法國漫畫家卡蜜兒.華耶童年的睡前時光裡,母親吟誦的童謠及童話,總化身為魔幻又帶有鬼魅色彩的夢境,一路伴她成長。在《我的日本夢》中,她將這段童年印象化為圖像小說,「這本書是一封寫給童年的情書。」  卡蜜兒小時候非常害怕夜晚,總覺得黑暗會吞噬自己。害怕作噩夢、害怕睡不著、害怕在睡夢中消失。因此父母養成一個,必須輪流到房間,為她唱童謠、讀童話故事的習慣。  卡蜜兒生於巴黎,母親是日本人,2016年曾赴日於插畫家田中英樹旁見習,返回法國後,就讀於安古蘭美術學院,並改編與父母相處的童年時光,完成第一部圖像小說作品《我的日本夢》。她將年幼的自己,畫成一個調皮好動又古靈精怪的長髮小女孩,看似膽大,卻還是害怕夜晚。  卡蜜兒表示,母親每天晚上為她唱日本童謠,即使不完全明白內容,卻將歌詞牢記在心。這些童謠有如神秘的魔法,可以對抗鬼魂和難以成眠的夜晚。同時,母親也會翻譯如《浦島太郎》、《鶴的報恩》等日本童話給她聽,「這些童話故事既令我著迷,也讓我懼怕,因此出現奇異的夢境,也有令人不安的惡夢。這一切一直縈繞在我腦海中,滋養我的創作。」  日法混血的小卡蜜兒,在滿是法國孩子的課堂中,顯得格格不入。事實上,她的童年也夾在法國文化與日本文化間成長,但母親與原生家庭的不睦,模糊她對日本的想像,也令那些充斥日本色彩的童謠及童話,沾染上孩童對現實許多的幻想。氛圍時而童趣,時而詭異沉重。  歷經於日本實習2年的時光後,卡蜜兒表示,透過藝術,她窺見一絲建構她與日本的關係之間的可能性。這是為這段往事篇章畫下句點的方法,將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的童年印象化為紙上圖像,並終於展開屬於自己的全新篇章。

  • 給童年的情書 母親歌謠伴夢鄉

    給童年的情書 母親歌謠伴夢鄉

    不少家長會為孩子唸睡前故事,而在法國漫畫家卡蜜兒.華耶童年的睡前時光裡,母親吟誦的童謠及童話,總化身為魔幻又帶有鬼魅色彩的夢境,一路伴她成長。在《我的日本夢》中,她將這段童年印象化為圖像小說,「這本書是一封寫給童年的情書。」  卡蜜兒表示,小時候非常害怕夜晚,總覺得黑暗會吞噬自己。害怕作噩夢、害怕睡不著、害怕在睡夢中消失。因此父母養成一個複雜的習慣:必須輪流到房間,為她唱童謠、讀童話故事。  卡蜜兒生於巴黎,母親是日本人,2016年曾赴日於插畫家田中英樹旁見習,返回法國後,就讀於安古蘭美術學院,並改編同父母相處的童年時光,完成第一部圖像小說作品《我的日本夢》。她將年幼的自己,畫成一個調皮好動又古靈精怪的長髮小女孩,看似膽大,卻還是害怕夜晚。  卡蜜兒表示,母親每天晚上會為她唱日本童謠,即使不完全明白內容,卻將歌詞牢記在心中。這些童謠有如神秘的魔法,可以對抗鬼魂和難以成眠的夜晚。同時,母親也會翻譯如《浦島太郎》、《鶴的報恩》等日本童話給她聽,「這些童話故事既令我著迷,也讓我懼怕,因此出現奇異的夢境,也有令人不安的惡夢。這一切一直縈繞在我腦海中,滋養我的創作。」  日法混血的小卡蜜兒,在滿是法國孩子的課堂中,顯得格格不入。事實上,她的童年也夾在法國文化與日本文化間成長,但母親與原生家庭的不睦,模糊她對日本的想像,也令那些充斥日本色彩的童謠及童話,沾染上孩童對現實許多的幻想。氛圍時而童趣,時而詭異沉重。  但歷經於日本實習2年的時光後,卡蜜兒表示,透過藝術,她窺見一絲建構她與日本的關係之間的可能性。這是為這段往事篇章畫下句點的方法,將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的童年印象化為紙上圖像,並終於展開屬於自己的全新篇章。

  • 《兩隻老虎》原作沒老虎!曾是蔣經國愛唱曲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兩隻老虎》這首兒歌,是許多人從小就會哼的歌曲,但你知道這首可愛的兒歌哪裡來的嗎?很多人不知道,這首歌其實是來自「法國童謠」,且原作跟「老虎」一點關係也沒有。至於流傳到現在,為何會出現「老虎版」歌詞呢?。 《兩隻老虎》旋律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7世紀的歐洲法國兒歌《雅克修士》(Frère Jacques),這首歌長久以來一直被認為是匿名作者所寫,後來才發現是一名叫Jean-Philippe Rameau的人寫的。 而且看完上面的歌詞意思應該發現了,跟我們現在唱的中文版完全是兩回事。其實一開始Frère Jacques是一首教會歌曲。歌詞描述的,是一個修士打嗑睡被發現的故事:「雅克修士 雅克修士,你在睡覺嗎?你在睡覺嗎?響起早晨的鈴! 響起早晨的鈴!叮,叮,噹 叮,叮,噹」 至於現在的中文版,為何會變成「老虎」?在早期的中國,這首歌就早已流行了,當時歌名叫做《打倒列強》。後來國民革命軍利用相同的曲調,再改編歌詞作為北伐軍歌。還有,當年中國共產黨一首《土地革命》歌,也是用它的旋律,重新寫出來的。最後,終於重新填詞,而成為華人最流行的兒歌《兩隻老虎》。 民國32年,曹聚仁的《蔣經國論》第五節《新贛南如此》就有提到,當年唱了《兩隻老虎》的兒歌。蔣經國很喜歡這首歌,似乎還宣導了《三隻老虎》的版本。許多回憶錄都提到,每當蔣經國遇到重大問題,總要率領群眾唱這首兒歌,一來激勵群眾,同時也鼓舞自己。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