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定退休年齡的搜尋結果,共18

  • 64歲被嫌老…中高齡求職心酸

     「不限年齡徵才訊息不少,實際上門應徵卻困難重重!」新北市勞工局22日在新店舉辦中高齡與高齡人口就業議題公民審議活動,不少中高齡求職者認為,年齡歧視仍相當嚴重,政府該立法保障中高齡者,並成立專屬職訓中心,協助增進職能。 \n 新北市就業服務處與台北大學社會系合作舉辦多場「中高齡與高齡人口就業議題公民審議」區域會議,透過分組討論、上台成果報告與票選,產出意見報告書,作為勞工局未來施政參考。 \n 「我才64歲,卻被嫌年紀大!」昨日新店場,吸引近50人參與,幾年前從知名百貨樓管退休朱文必說,退休後一直想繼續工作貢獻經驗與能力,卻在投了許多履歷後被嫌太老,讓他一度相當灰心。 \n 朱文必與討論組員都認為,法定退休年齡應延後到70歲,政府也可思考比照「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立法強制企業進用中高齡者,甚至思考成立中高齡專屬職訓中心,讓有意願繼續工作的中高齡,增進職能。 \n 台北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戴翠莪說,德國BMW把老員工視為重要資產而不是包袱,不僅為50歲員工建立全新工廠,設立符合人體工學設計工作站、設備,老員工自然會用生產力來回報公司,落實勞資雙贏。 \n 勞工局長謝政達說,台灣人口老化速度驚人,每年有18萬勞動力缺口,中高齡續留職場是最快速填補的方法之一,這是台灣第一次透過公民審議來凝聚中高齡者對就業方面的意見,未來將成為制定政策的參考。

  • 德國央行報告 69歲退休 才能支撐財政壓力

     華爾街日報報導,德國聯邦銀行(德國央行)最近發表報告指出,德國就業人口的退休年齡必須提高至69歲,才能支撐該國越來越龐大的退休人口所帶來的財政壓力。 \n 德國現行法定退休年齡為65歲,德國政府先前已表示計劃在2029年將退休年齡提高至67歲,不過央行報告指出,隨著退休人口數量增加,未來就業人口必須工作直至69歲,才能支撐政府發放退休金的壓力。 \n 央行報告指出,退休年齡必須於2060年時再度提升至69歲。亦即德國未來的勞動人口自就業年齡門檻20歲起,一生須工作長達49年。 \n 央行表示,整體而言,延長工作年限及提高法定退休年齡都應該被納入慎重考量。在2030年至2060年間將退休年齡提高至69歲,有助於填補因領取退休金人口增加而導致的國家財政缺口。 \n 而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發言人賽伯特(Steffen Seibert)針對這份報告表示,德國政府仍維持原先立場,計劃2029年時提高退休年齡至67歲。賽伯特表示,67歲退休在德國人口結構老化下是個明智的決定,而央行有時也會參與相關的政策討論。 \n 德國將於明年秋天進行聯邦議會大選,下個月也將有2項地方民調結果出爐,央行這份報告著實帶給執政黨不小壓力。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基本上急於避免與任何不受歡迎的政策沾上邊。 \n 與梅克爾政黨CDU/CSU聯盟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則持續想促成政府補助低收入階層退休金的方案,迫使梅克爾必須端出其他更好的退休金政策。 \n 梅克爾政府曾提出要增加因扶養子女而退出職場的婦女們的退休金,卻遭到CDU/CSU內部經濟自由派的批評,認為這是一個超過國家財政負擔的保證。 \n 德國是全球社會人口老化最快的國家之一,不少經濟學家幾度表達對龐大的退休人口及萎縮的就業市場的憂心。

  • 憂退休基金撐不住 德央行倡69歲退休

    德國中央銀行主張將退休年齡延後到69歲,在人口老化快速的德國引發激辯,分析家表示支持,而政界人士則反對。 \n 身兼經濟部長的副總理嘉布瑞爾(Sigmar Gabriel)說:「工廠工人、店員、護士或看護工會認為這種想法是瘋了,我也這麼認為。」 \n 這個想法來自德國聯邦銀行(Bundesbank)本月發布的報告,其中一段寫說:「目前大眾退休基金的財務狀況雖足以令人滿意,不應忽視事實上必須進行其他改革,才能確保其得以持續。」 \n 而聯邦銀行為確保退休金制度穩定,提議逐步延後法定退休年齡,由已訂於在2029年從65歲延後到67歲,再訂下2060年延展到69歲目標。 \n 德國是歐洲第一大經濟體,男性預期壽命為78歲,女性為83歲,二者並且持續上揚。 \n 即使德國人退休年齡越來越延後,大部分人實際退休年齡為62歲。這表示需持續挹注約20年退休金,然而德國在此同時迅速老化,資助這些款項的勞動人口也趨向萎縮。 \n 聯邦銀行2009年即提出這個魔術數字,但本週再提延至69歲退休,銀行發言人告訴法新社,這是要「鼓勵辯論」,激勵政治人物接受更長期的願景。 \n 德國明年大選,退休金預計將成選戰主題。 \n 嘉布瑞爾所屬社會民主黨堅決反對延後退休年齡的想法。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基督教民主黨的秘書長說,黨內尚未討論此議題,但他強調67歲是適合退休年齡。1050821 \n

  • 又延後退休?德建議上調年齡惹眾怒

    又延後退休?德建議上調年齡惹眾怒

    德國中央銀行(Bundesbank)昨日建議上調退休年齡至69歲,此舉引起德國民眾普遍的反彈,因2006年已經延後過一次,如今若再次調整,德國民眾未來的退休年齡將是週邊鄰近國家中最晚的一個。 \n \n據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報導,德國聯邦政府在2006年將法定退休年齡從65歲提高至67歲,目前的機制是保證在2029年之前,德國能有效地處理所有的退休人口。而如今德國央行在其報告中指出,由於醫療技術進步和平均年紀增長,德國境內的人均年齡愈來愈高,如退休制度沒有跟著浮動調整,未來龐大的經濟壓力終將打垮這個國家。 \n \n雖然總理府發言人史帝芬(Steffen Seibert)已表明政府目前會堅持67歲的底限,目前仍無計畫調整,但德國央行仍呼籲,上調至69歲的計畫必須在2030年以前落實,他們堅信此計畫能保證德國在2060年前都能正常運作,同時也要求政府必須更有效地準備好各種計畫,因應各種突發狀況。 \n \n至於週邊鄰居的現狀,法國規定有固定繳納社會保險的民眾,退休年齡為60-62歲,無繳納者則為67歲;義大利則因為政府仍有大批債務,已確定於2018年起調升退休年紀至66歲,而英國政府目前強制退休年齡為65歲,但2020年將會提升為66歲,之後每5年將進行一次綜合評估。 \n

  • 法定退休年齡 陸擬漸進式延遲

    法定退休年齡 陸擬漸進式延遲

     中國大陸延遲退休年齡已經無法避免,大陸國務院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2月29日表示,大陸因人口老年化,現在的法定退休年齡無法適應現階段的發展形勢,目前已經完成漸進式延遲退休方案,預計今年內正式對外公布。 \n 關於漸進式延遲退休,尹蔚民表示,就是每年推遲幾個月的退休時間,經過一段時間後,達到法定退休的目標年齡;他舉例,比如5年以後,若原先是60歲退休,這個政策施行後,可能會變60歲又多3個月才能退休,第2個人可能是第2年退休,就可能是60歲又多6個月退休。 \n 他強調,方案會根據不同群體的退休年齡,區分情況、分步實施;方案一旦出來後,會廣泛徵求社會意見。 \n 在社會保障方面,媒體傳聞大陸養老基金存在巨大缺口,尹蔚民稱,報導不實;他指出,今年年底,大陸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人數將達8.58億人;去年,包括5項社保基金的總收入是4.6兆(人民幣,下同),總支出3.9兆,這數字比2014年同期增加0.6兆。 \n 不過,尹蔚民也承認,目前大陸確實存在7個省分出現收不抵支的情況。他強調,長遠來看,養老基金需要增強資金管理政策;大陸將制定養老保險制度的總體改革方案,抓緊制定居民養老保險基金的投資管理配套措施,並且穩步推進基金投資營運。

  • 人口老化嚴重 大陸延遲退休年齡

    中國大陸國務院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2月29日表示,大陸因人口老年化,現在的法定退休年齡無法適應現階段的發展形勢,目前已經完成漸進式延遲退休方案,預計今年內正式對外公布。 \n \n關於漸進式延遲退休,尹蔚民表示,就是每年推遲幾個月的退休時間,經過一段時間後,達到法定退休的目標年齡;他舉例,比如5年以後,若原先是60歲退休,這個政策施行後,可能會變60歲又多3個月才能退休,第2個人可能是第2年退休,就可能是60歲又多6個月退休。 \n \n他強調,方案會根據不同群體的退休年齡,區分情況、分步實施;方案一旦出來後,會廣泛徵求社會意見。

  • 專家傳真-勞退金足額提撥新制 企業要如何因應

     勞動基準法(以下簡稱「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於立法院三讀通過並經總統於104年2月4日公布施行。依新規定雇主應於每年年度終了前,估算勞工退休準備金專戶餘額,該餘額不足給付次一年度內預估退休勞工之退休金數額者,雇主應於次年度三月底前一次提撥其差額。如有違者,可依同法第78條規定處9萬元以上45萬元以下罰鍰。此一新制於今年開始執行,即企業須在今年三月底前為今年符合退休條件的舊制勞工退休金足額提撥至退休帳戶。依舊制規定按月提撥的勞工退休金是以每月勞工薪資總額乘以擬定之提撥率(2%~15%)提撥,但因大多數企業主過去皆僅提存員工薪資總額的2%作為舊制勞退金,不少企業反映一次提撥足額之規定對其財務衝擊甚巨。 \n 勞動部因此於日前表示提撥期限到後,對於未依勞基法規定提撥退休金的企業將採漸進性輔導,亦即企業只要先針對確定退休者足額提撥,而對於尚未打算要退休者擬定提撥計畫,就不會直接開罰。因此,為因應此新規定且避免受罰,企業應有以下認識: \n 一、瞭解本年度「確定退休者」人數及所需退休金: \n 退休條件係指符合勞基法第53條(即符合自請退休者)、第54條第1項第1款(即已達65歲的法定強制退休年齡者),或明訂於公司工作規則且優於法定規範之自請退休條件。因此,企業應先備足本年度「確定」已達法定強制退休年齡者及欲自請退休者之舊制勞退金,於3月底前提撥至退休帳戶。至於金額精算部份,企業可利用勞動部提供之試算軟體估算符合退休條件勞工所需之退休金,以瞭解需要補足之金額。此外,依財政部南區國稅局最新訊息,為有效保障勞工退休權益及其退休生活,如準備金已經用該事業單位勞工退休準備金監督委員會名義存儲於勞動部指定之金融機構,所提撥之金額得全數於提撥年度以費用列支。 \n 二、企業在適用勞基法前就已有自行提撥的退休基金或退休條件優於勞基法時: \n 依「勞工退休準備金提撥及管理辦法」第11條規定,各事業單位適用勞基法前,依「營利事業設置職工退休基金保管運用及分配辦法」提撥之退休基金,得移入該事業單位勞工退休準備金專戶內存儲,併同處理。 \n 此外,勞基法第55條第3項規定「本法施行前,事業單位原定退休標準優於本法者,從其規定。」至於企業可否以勞工退休準備金支用優於法定之退休金,查內政部75年12月16日(75)台內勞字第465547號函已釋明須於「向主管機關報備之勞工退休辦法內明定」,始得為之。

  • 公務員起支月退金年齡 擬延後

    公務員起支月退金年齡 擬延後

     政府通盤檢討退撫制度,銓敘部長張哲琛昨(15)日表示,已研擬延後公務員起支月退休金年齡至65歲,軍教一併比照。若提早請領,每提早1年減少請領4%退休金。現行「確定給付制」也研議改為「確定提撥制」。 \n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昨天邀考試院、銓敘部及人事行政總處等單位,就「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制度公平性改革之檢討」進行專題報告並備質詢。 \n 國民黨立委李貴敏質詢時表示,台灣逐步進入高齡化,建議延後公務員退休年齡。張哲琛表示,目前公務員法定退休年齡已是65歲,沒有必要再延,問題是實際退休年齡和法定年齡有很大的差距,大約差了10歲。 \n 目前多數軍職人員退休年齡約為43歲、教育人員約53歲、公務人員約55歲。他說,公務人員在退休制度從「75制」改為「85制」後,退休年齡將會延後到約60歲。 \n 根據99年通過的公務人員退休法修正案,主要是將公務員自願退休者請領月退金的條件,從年資滿25年且年齡滿50歲(年齡加年資75),改為年資25年以上且年齡滿60歲,或年資30年以上且年齡滿55歲(年齡加年資為85),也就是只要符合條件即可請領月退金,至於法定退休年齡65歲則是強制退休。 \n 張哲琛表示,他希望可以延後到65歲才能請領月退休金,教育人員和軍事人員也一併比照辦理, 並採用類似勞保「遞延給付」的作法,每提早1年退休,就少領4%月退金,越早退休領得越少。

  • 延退+理好財 長壽危機免驚

     歐洲國家陸續將法定退休年齡延後,法人表示,除了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已說67歲才退休符合時代需求,為了迎戰長壽危機,個人還要提早且作好個人退休規劃。 \n 現代人愈活愈長,OECD已提出,退休年齡應逐漸往後延,另外,政府也一直提醒民眾,台灣已進入高齡化社會,為維持有品質的退休生活,除了靠政府幫民眾準備的勞保或國保的退休金,最好自己另外準備足夠的退休金。 \n 例如購買年金險、長期看護保險,以及醫療保險等,可避免老年之後造成家人龐大的負擔。 \n 安聯集團定期發布的退休議題Project M報告,近期也以「新退休門檻-65歲還太早(The New 65)」專題,探討預期壽命延長,以及希臘主權債危機發生後歐洲引發提高法定退休年齡的新改革,OECD更直言建議丹麥與義大利等國的民眾退休門檻應從65歲拉高到67歲。 \n 傳統的65歲退休門檻,到底要延到多晚才合理?安聯集團報告指出,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資料顯示,1960年的男性退休後平均可以再活13年,但預估2050年男性在退休後可再活20年以上,退休女性甚至有24年的壽命。 \n 因此,除了政府提高法定退休年齡,個人也必須做更長遠的退休規劃,至少要多自己多準備15~20年以上生活費。當長壽危機潮來臨時,德盛安聯表示,有兩大方式可以幫忙民眾度過危機,一是延後退休時間,二是存夠老本或者利用「錢」來幫自己賺錢。 \n 德盛安聯四季回報債券產品經理鄧漢翔表示,要作退休規劃應求穩再求多,若比較組合債與全球股市報酬表現,2000年以來,任何時間進場,持有一年的累積報酬,組合債達正報酬的機率高達93%,但若全球股票基金達正報酬的機率只有59%。 \n 就報酬率而言,投資全球股票的年投報率可以達20%以上,但機率只有3成2左右,至於組合債年報酬率落在5~10%的比重卻有6成6,所以「可守可攻」的組合債可以作為核心資產首選。

  • 退而不能休的老人

    退而不能休的老人

     ■歐洲財政惡化,讓退休金計畫成為諸多國家拿來開刀的標靶。這也導致因經濟不佳,被迫縮衣節食的歐洲高齡者,往後日子更為難過。 \n ■In Europe, the push for higher retirement ages represents a dramatic rewrite of the continent's postwar social compact, and measures that keep people working longer could prove one the most significant social legacies of the debt crisis. \n 歐洲財務吃緊,迫使多國政府改革退休金制度,包括提高法定退休年齡。這也引發部分高齡者的日子更加難過,因為他們勞苦一生,原本應享有的退休福利將往後遞延。 \n 60歲的迪維塔(Vincenzo Di Vita)在義大利郵局任職近40年後,去年底決定辦理優退。他原本計畫舉辦盛大的慶祝派對,但不久卻情勢逆轉,發現他沒有這筆閒錢舉辦派對。 \n 照理說,迪維塔在優退後,將可領到一筆不錯的資金,足以支撐他到62歲的退休年齡,之後再續領政府退休金過日。不過這段期間,義大利總理蒙迪卻宣布撙節方案以刪減公共支出。其中1項重大變革,就是把法定退休年齡從62歲提高到65歲。 \n 高齡者 苦等退休金 \n 這也意味迪維塔不只工作沒了,還要擔心優退金用完後日子如何過? \n 他的困境其實也反映現今在義大利38多萬人遭遇的命運,外界把他們稱為esodati。他們的處境目前已成為義國爭辯撙節方案是否過頭的熱門議題。 \n esodati為英文的「exodus」,是指接受優退計畫的高齡勞工。他們通常是因應企業整頓,以及為加速企業新陳代謝,同意提早退休,把位置讓出的時代產物。 \n 不過在歐洲多國面臨不斷膨脹的赤字與債務,而被迫勒緊腰帶度日時,龐大的退休金支出也再度成為這些國家鎖定的改革目標。國際貨幣基金(IMF)曾經指出,提高退休年齡有助減緩因為人類壽命延長而導致的財務重擔。 \n 目前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當中,超過5分之4國家正延長退休年齡,或是打算跟進。其中包括義大利、西班牙、希臘與愛爾蘭等14國,他們計畫在2050年把退休年齡延到介於67到69歲間。 \n 全力推動把退休年齡提高,代表歐洲戰後的社會生態正大幅蛻變,不過在同時也引發高度政治風險,因為歐洲是全球最多老年人口集中的地區。 \n 民怨沸騰 走上街頭 \n 希臘曾在兩年前,因為當時政府同意接受撙節計畫,包括提高退休年齡,來交換1,500億歐元紓困金,結果引發民怨沸騰,甚至走向街頭示威抗議。 \n 西班牙前總理羅里奎茲也在甘冒眾怒下延長退休年齡,導致他的政治生命在去年宣告結束。法國前總理薩科吉則是支持把退休年齡從60歲提高到62歲,導致全國大罷工。 \n 即使是在歐洲經濟體質較優的國家,也已經把退休年齡提高。例如德國、丹麥與英國都已採取行動削減退休金支出。 \n 義大利過去是歐洲福利最優渥的國家之一。在撙節方案尚未實施前,該國政府花費相當於經濟產能約25%在社會福利,其中有14.1%用在退休金。該數據是OECD會員國當中最高。相較之下,美國只有6%,至於OECD國家平均比率則為7%。 \n 面臨這些高齡者遭遇的問題,蒙迪深感同情,卻無力提出解決方案。他上月在Bologna的論壇中表示,「我對它(撙節方案)所造成的社會不滿感到抱歉」,他說「我們在不人性的經濟情勢下,面臨實際的人類問題。」 \n 現年56歲的Alitalia航空公司前任經理卡福拉哀怨的說,他現在連配一副眼鏡都沒有錢。想到往後還有好幾年難過的日子,他現在唯一希望是能找到一份工作,即使當服務生都好。 \n 他嘆氣說,「我現在終於了解那些想要自殺的人了!在遭遇這樣的處境,你的世界也已在崩潰。」

  • 陸人社部建議 2045年65歲退休

    陸人社部建議 2045年65歲退休

    大陸人口老化日益嚴重,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個老年人口超過1億的國家,估計到2030年,整個勞動力人口將出現嚴重不足情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何平建議,從2016年起實施延長退休年齡的政策,並每2年延長1歲退休年齡,到2045年,不論男女退休年齡均為65歲。 \n《京華時報》報導,「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戰略研討會」日前在北京召開,老年化與勞動力不足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根據第2次全大陸人口普查資料,大陸是全球唯一的老年人口超過1億的國家,2010年60歲以上老年人已經達到1.78億,占全球老年人口的23.6%,也就是說,全球1/4的老齡人口集中在大陸。 \n勞動力供給 嚴重不足 \n 大陸現行法定退休年齡是,男職工年滿60歲,女幹部年滿55歲,女工人年滿50歲。從事井下、高空、高溫、繁重體力勞動和其他有害健康的行業,則規定男性年滿55歲、女性年滿45歲就可退休。 \n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表示,老年化的另一層思考是,勞動力的減少。大陸勞動人口總量將從2010年的9.7億減少到2050年的8.7億。其中減少的拐點將發生在2015年,屆時將從9.98億的高峰開始逐年下滑,每年平均減少366萬。 \n 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分析室主任李軍表示,預計到2050年,15歲到59歲勞動人口將下降到7.1億人,比2010年減少約2.3億人。2030年以後,勞動力供給將出現嚴重不足。 \n 加大對年老者培訓力度 \n 面對人口老化加上勞動日趨不足的嚴重問題,不少專家都建言,可以採取延長退休年齡,以緩和勞動力不足的危機。 \n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認為,隨著勞動人口逐步減少,未來應逐步延長退休年齡,同時加大對老年人的培訓力度,以為延長退休年齡創造條件。 \n 李軍也建議適時提高退休年齡。他表示,這一目的並不是在於促進經濟成長,而是紓解勞動力總量減少的速度,減弱對勞動力成本提高的預期。但他指出,退休時間點是非常重要的,在決策方面需要慎重。 \n 蔡昉也認為,退休年齡可採取彈性制度,充分利用一部分高技能、高素質人員的人力資本存量。同時,針對受教育程度不夠的普通勞動者,可以採取教育優先以及加大對老年勞動者的培訓力度,增加他們的受教育程度,提高其為工作崗位服務的能力。

  • 專家傳真-我國還有人口紅利嗎?

     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曾言:人口老化會讓整個人類社會出現天翻地覆的改變,勞動市場也因此會有大變革,是影響21世紀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n 為瞭解人口結構改變對勞動力發展、經濟成長的影響,經濟學把人口劃分為3個年齡群組:0至14歲、15至64歲和65歲以上。國際上一般界定15至64歲年齡為工作人口,其餘2個年齡群組為被扶養人口(15歲以下屬幼年人口,65歲以上屬老年人口)。當一個時期內,幼年與老年人口減少,總人口中工作人口比重上升,形成一個勞動力資源相對豐富,社會負擔相對較輕,對經濟發展有利的黃金時期,此即所謂人口成長帶來之「人口紅利」(demographic dividend)。為便於分析,人口經濟學家使用撫養比(幼年人口與老年人口之和除以工作人口)小於50%為「人口紅利」時期,超過60%為「人口負債」。 \n 近年來人口老化現象席捲全球,已是一股各國擋不住的潮流趨勢。台灣也無法置身於這個潮流之外,尾隨歐美日腳步,一步步走上高齡化社會。造成人口老化、高齡化現象,主要有兩因素,一是出生率下降,一是平均壽命的逐漸延長,兩股力量擠壓將人口結構、平均年齡不斷向上提升。但一般而言,會在人口老化形成之前,會先有一段人口紅利時期。 \n 我國因戰後嬰兒潮世代未達65歲,扶養比仍持續下降。依內政部資料顯示,民國100年底我國人口結構:幼年、工作、老年人口各為350、1719、253萬人(總數2,322萬),占總人口比率15、74、11%,撫養比35.1%=(15+11)/74,處於「人口紅利」時期,經建會推測紅利時期可維持至2027年,我國尚有16年黃金時期。 \n 然上述情況恐過於樂觀,因老年人口定義為65歲以上乃依歐美國家標準而定,其法定退休年齡大多訂在65歲以上。反觀我國實務來看,若以台灣「實際退休」年齡作劃分,去界定工作人口、老年人口,結果大不同!依我國97年實際退休人口計算,勞工退休人數293,635人,平均退休年齡為58.2歲;軍公教退休人數13,895,平均52.3歲退休;全國平均退休年齡為57.9歲。 \n 若以58歲界定為老年人口,則我國0至14 歲、15 至57 歲和58 歲以上人口分別為350、1541、431萬人,占人口比率15、66、19%,「退休」扶養比已達51.5%=(15+19)/66,雖未產生人口負債,實際上已無人口紅利。 \n 目前歐美國家可能仍處於「人口紅利」期,因其退休年齡大多訂在65歲以上;我國人口紅利早已消失卻不為人知。人口紅利消失對經濟發展的影響,從世界第一個人口老化國家日本來看,1950至1990年是其「人口紅利」期,該階段經濟快速發展。1990年後日本進入老年時代,人口紅利結束,經濟乃至泡沫、停滯,長期陷入泥沼。 \n 我國為因應高齡化的影響,相關國家與產業政策都必須調整。但政策改變往往需要時間,逐步進行調整,加上歐債等長短期產業及經濟衝擊,時間不多,政府應謹慎因應,勿再沉迷於未來「黃金十年」。

  • 男女平權 陸研擬彈性退休制

    男女平權 陸研擬彈性退休制

     大陸現行退休舊制,已施行了50、60年,早已不合時宜,重新修改退休舊制的呼聲,愈來愈強烈。現在全國婦聯、人社部等國家部委機構正在調研「彈性退休制」,除了有意延長女性退休年齡外,也準備修改退休方式,增訂退休年齡下限,凡符合資格者,可以選擇自行退休,讓整個退休制度更合理,也展現男女平權的新時代觀念。 \n 50%支持同齡退休 \n 南京《揚子晚報》報導,2011年,全國婦聯曾發布調研報告,發現有超過5成受訪者 同意男女同齡退休,特別是有近6成比例支持男女幹部同齡退休。不過,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受訪女職工,對延長女性退休年齡,不同意比例卻高於支持比例。 \n 根據現行退休規定,大陸男女法定退休年齡為男年滿60歲、女工人年滿50歲、女幹部年滿55歲。不過,這項舊制是在上世紀50年代所訂,早不適合現況,近來不斷有提出重新修改的呼聲。其中有關延長女性退休年齡的建議,最受關注。 \n 北京市人大代表、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所長譚琳表示,在2012年的北京市人代會上,她計畫提出有關保障婦女權益的建議。此舉將不僅涉及婦女退休年齡問題,還有婦女在工作中晉升、繼續學習的保障以及退休以後的出路問題。 \n 擬延長女性退休年齡 \n 譚琳也同時透露出一項退休舊制的重大變革,正在醞釀中,比近來所關注的延長女性退休年齡還要重要,那就是「彈性退休制度」,現在全國婦聯、人社部等國家部委已開始正在調研這項新制。 \n 譚琳說,彈性退休制不是說切就切,而是讓男女在退休年齡上有選擇權。換言之,未來男女退休年齡 將規定下限,不管是50歲或是55歲皆可,凡是符合退休資格者,都可以申請退休,同時也會明訂退休年齡的上限,例如最多不超過60歲,也就是在退休年齡上下限之間,可彈性退休。 \n 目前這項彈性退休新制還在調研和政策分析階段,還沒有政策出台時間表。譚琳強調,國家有關部門要統籌考慮人口、社會保障以及就業等因素。從長遠看,實行彈性退休制度是大勢所趨,相較「延長女性退休年齡」的話題,彈性退休制更能體現男女平權,可照顧到更多群體的利益。

  • 延遲退休年齡?人社部:只是研究

     近兩年來,在大陸退休年齡是否應該延遲備受爭議,人力社會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昨天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延長退休年齡從長遠來看是一種趨勢,但現階段大陸還只是研究階段。他強調,「大陸有自己的實際情況,要從人口、社保、女職工自身的發展問題,特別是就業的問題,來綜合考慮,深入研究。我們會廣泛聽取社會的意見。」 \n 日前全國人大向人社部提出了一份建議:希望審慎研究女性退休年齡問題。據了解,可以根據不同行業、不同勞動強度規定相應的退休年齡,同時可以把提前退休的選擇權交給婦女。這一消息立即引發外界熱議,在今年的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提議,婦女退休的年齡應該延長至和男性同一個標準。對於是否應該延遲退休,社會各界分歧較大。有人希望推遲退休,認為大陸實行計畫生育近30年,老齡化社會已經到來,年輕人占的比例越來越少,應適當延長退休年齡。 \n 但反對者認為,這樣會造成政府機構或事業單位人員臃腫,增加年輕人的就業壓力。全國人大代表、知名律師韓德雲認為「推遲退休年齡,等於減輕政府責任,加重公民負擔,無異于對公民本來就微不足道的社會福利保障權利的直接損害。」依據現行規定,目前大陸男女法定退休年齡為:男年滿60歲、女工人年滿50歲、女幹部年滿55歲。與世界多數國家相比,這樣一個退休年齡標準,存在兩個顯著特徵。一,是最低退休年齡偏低,女職工年滿50歲即須退休;二,是男女不同性別之間的退休年齡差距過大,男女職工之間差距達到10歲,男女幹部之間也差距5歲。

  • 20年後 陸老齡化程度全球最高

     大陸依靠廉價勞動力大軍,創造經濟奇蹟,如今,此一「人口紅利」成為加速老齡化社會的推進器。面對未富先老的難題,各城市研擬出延遲退休年齡,或統一退休金制度等「養老戰略」,針對人口老化問題及早作出因應。 \n 據《法制日報》、《人民日報》等報導,大陸社科院公布的《中國財政政策報告2010/2011》透露,2011年以後的30年,大陸人口老齡化呈現加速發展趨勢。預計2030年,65歲以上人口占比將超過日本,成為全球人口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到2050年,進入深度老齡化階段,60歲以上老年人占社會總人口3成以上。 \n 上海延遲退休年齡 \n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養老保險司副司長張建明坦言,今後大陸各城市將面臨老年人口數量劇增、撫養率增加、勞動力成本迅速上升等難題。 \n 對此,上海10月1日起延後退休年齡,男性為65歲,女性為60歲,被視為解決人口老化問題的「開路先鋒」。 \n 大陸法定退休年齡,男性年滿60歲,女幹部年滿55歲,女工年滿50歲。從事繁重體力勞動和其他有害健康工作,達到規定年限者,男性年滿55歲、女性年滿45歲就可退休。 \n 但有專家指出,提高退休年齡並非應對老齡化的唯一良藥,人口老化最直接的衝擊就是「錢」的問題,大陸應盡快解決現行退休金所存在的待遇差別大、制度性結構不完整等弊端。 \n 復旦大學經濟學博士傅勇提出,大陸退休保險模式應盡快從「現收現付制」朝「完全個人積累制」過渡,以解決年輕人繳費比例過高、負擔沈重、資金籌集困難等問題。 \n 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就業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楊燕綏則表示,政府應提出統一養老制度的措施,整合城市人和農村人、私人企業和公家機關的分歧性。 \n 農、公退休金差91倍 \n 目前大陸各單位退休人員退休金領取標準,農民每月約可領55元(人民幣,下同),一般企業員工每月約可領1300元,公務員每月約可領5000元,農民與公務員的金額差距達91倍。 \n 到2039年,大陸將面臨2名納稅人無法供養1名養老金領取人的局面,被稱為「老齡社會危機時點」。楊燕綏說,歐美已提前30到35年制定養老戰略,大陸此時應進入「備戰狀態」。 \n 小靈通 \n 現收現付制 \n 指同一個時期退休人員的養老金,由正在工作的人所繳費支付,亦即下一代人養上一代人,是大陸養老保險制度主要採行方式。在經濟不景氣、人口出現老齡化等情況,易出現繳費比例過高弊端。

  • 晚2年退休的差別

     法國9月7日爆發全國性大罷工,教師、火車駕駛、空中交管員、郵局職員及其他為數眾多的公務員湧上街頭,抗議總統薩科奇力主的法定退休年齡從60歲延長至62歲計畫,但薩科奇仍強硬表明絕不妥協。究竟勞工延退2年有何左右法國前景的關鍵性影響,讓薩科奇不惜甘犯眾怒也要貫徹到底?而晚2年退休對廣大勞工來說是禍還是福? \n 薩科奇一意孤行係為解決國家退休金制度愈滾愈大的赤字問題。隨著法國人壽命延長,活愈久領愈多,退休金體系漸漸不堪負荷龐大支出,尤其去年經濟衰退國庫稅收嚴重短缺下,退休金體系更是雪上加霜,今年的虧損恐達320億歐元。 \n 為了向外國債權人展現法國控制負債的能力,法國政府也曾強調平衡退休金體系收支的必要性。預估今年法國預算赤字佔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在8%,已明顯高出歐盟規定的3%上限。 \n 退休體系 危在旦夕 \n 薩科奇主張把法定退休年齡門檻從60歲提高到62歲,其實相較歐洲其他國家調整幅度不大,部分國家甚而打算將退休年齡一舉拉高到65歲或67歲。原本法國政府預估到了2018年,政府退休金體系的赤字將墊高到420億歐元,但退休年齡延長2歲後可減輕186億歐元虧損。 \n 退休金制度全面改革之所以重要,在於此舉不僅能解決法國逐漸惡化的公共財政問題,也有助於法國恢復喪失已久的出口競爭力。 \n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預估,法國服務出口與貨物出口在全球的排名分居第4和第5位,但法國的貿易收支早在2008年全球貿易突飛猛進前就由順差轉為逆差,反觀德國的貿易順差卻持續成長。OECD指出,法國的貿易額與貿易量平均每年分別減少2.5%和3.5%,德國卻是維持穩定。 \n 在執政黨主導下,法國國民議會通過退休年齡延長至62歲的方案。堅稱此方案「不公平且難以接受」的法國工會隨即在23日發起全國性罷工和示威。與工會站在同一陣線的在野社會黨認為,經濟衰退禍起於金融危機,一般勞工卻跟著牽連受害,國民議會社會黨黨團主席艾侯在國會辯論時曾說,「我們無法認同受害者也得為這場危機付出代價。」 \n 按照原先規定,法國人只要工作40年,年滿60歲即可領取全額退休金,但最新改革方案不僅將最低退休年齡門檻拉高到62歲,可領取全額退休金的年齡也從65歲推遲到67歲。薩科奇面對民怨怒吼雖略做讓步,包括輕度殘障勞工得以在60歲退休,育有3名子女的婦女勞工如若在公家部門服務滿15年,獲准在2018年新規生效時退休,但工會仍拒絕買帳。 \n 社會新鮮人不買帳 \n 即將踏出校門投入職場的埃米里恩對新退休制度甚感不安,「我很擔心,我們這一代在職場的時間要比今天退休的人拉長很多。我可能到27歲都還找不到工作,被迫晚我父母10年退休,誰能保證到時有退休金可領?」 \n CFDT工會成員德迪烏則說,「你能接受有人的退休基金繳納時間長達45年,有人卻只要繳35年或40年?誰都看出這個制度有欠公平。」 \n 而對聲望跌落谷底的薩科奇來說,在勞工延退2年改革上的進退如何拿捏也攸關他的政治前途。據「經濟學人」分析,過多的妥協將無助於薩科奇重振改革者聲威,恐將會斷送他在2012年總統大選連任的機會。

  • 法退休年齡延到62歲

     為減少公共支出、削減預算赤字,法國政府十六日公布新的財政撙節措施,包括將法定退休年齡從六十歲逐年延後至六十二歲,以及提高「富人稅」等。 \n 法國就業部宣布「隨收隨付制」(pay-as-you-go)退休金改革計畫,自明年起,將現行的六十歲法定退休年齡逐年延後,至二○一八年時,退休年齡將為六十二歲。 \n 就業部長沃爾特(Eric Woerth)表示,延後退休年齡是「不可避免的」,新的退休金改革方案實施後,至二○一八年時,可為政府節省一百九十億歐元支出,並讓退休金帳戶達到收支平衡。此法案預定九月送交國會審議。 \n 法國退休金改革措施旨在削減法國不斷增長的預算赤字。法國目前的預算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達七.五%,遠高於歐洲聯盟明定的三%。 \n 法國政府表示,退休金制度若未改革,今年法國退休金赤字預計將達三百廿億歐元,二○五○年時將飆升至一千一百四十億歐元。 \n 此外,法國政府也決定對年收入超過六萬九千七百八十三歐元(約台幣二百七十六萬元)的高收入者增稅,將其稅率自現行的四○%提高至四一%。 \n 法國政府的退休金改革方案,引起法國左派反對黨陣營和工會團體的強烈不滿,工會已揚言將在六月廿四日發動全國大罷工。

  • 因應高齡化 延後退休可濟急

    據《長江商報》報導,世界上發達國家是實現現代化後,人口結構才進入老年型,但大陸老齡化問題的現狀卻是「未富先老」。截至2009年底,大陸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高達1.67億,占總人口12.5%,且呈現出加快成長的趨勢,高齡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老人和空巢老人數量龐大。 \n「我一直在強調,中國還有另一半人口紅利。」大陸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表示,「雖然未來老年人占的比重較大,但其實還可以發掘出新的人口紅利。而第2次人口紅利可以成為未來經濟成長的源泉。」 \n蔡昉認為,人口紅利的具體表現就是農民工進城打工,提高生產率並對經濟成長做出貢獻。但這種職業轉換並不徹底,他們沒有得到城市居民的身分,還存在回家的預期,每年都要回家過年,因此其勞動力供給是殘缺和割裂的,沒有充足的利用。大陸勞動年齡人口從2010年到2015年皆處於高峰值,2015年後將開始逐年下降,到2030年約為67%。 \n蔡昉說,「傳統意義上的人口紅利主要是年輕,我把它叫做第1次人口紅利。未來老年人占的比重高了,還可以發掘出新的人口紅利。」 \n蔡昉表示,人口老齡化意味著壽命的延長,將成為勞動力供給的重要補充。為了創造第2次人口紅利,蔡昉建議大陸政府大力深化教育、加強培訓,使老人的教育水準提高,為將來延長退休年齡做準備。 \n除了延長退休年齡,蔡昉還認為,人口生育政策終究要調整,但在調整計畫前,仍需先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蔡昉說,「現在發達國家的公民多在65歲以上才退休,而我們(大陸)的法定退休年齡低於60歲,甚至小於55歲。如把實際退休年齡提高到65歲,勞動力供給會大幅增加,養老的負擔也會明顯減輕,這些措施都足以應付老齡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