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律程序的搜尋結果,共331

  • 一張防疫授權空白支票

    一張防疫授權空白支票

     立法院快速通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簡稱紓困條例),用來防制與因應武漢肺炎的擴散。而此特別條例最重要的規定,即是對被徵收設備與原料者、居家檢疫或隔離者與醫療人員的補償;對於防疫控制,則採取廣泛授權的方式,由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為必要的處置。雖基於防疫的緊急性,此等概括授權似乎有其必要,只是在法律不明確下,勢必會造成具體個案的適用爭議。

  • 訴訟諮詢 新竹地院視訊服務

    訴訟諮詢 新竹地院視訊服務

     新竹地方法院建置「訴訟程序視訊諮詢服務」,與新竹縣政府、13鄉鎮市公所及新竹市3個區公所連線,25日揭牌啟用,即起民眾有訟訴問題可透過視訊免費解答,免除舟車勞頓,也符合新冠肺炎防疫。

  • 新竹地院訴訟程序視訊諮詢服務免費上路

    新竹地院訴訟程序視訊諮詢服務免費上路

    新竹地方法院建置的「訴訟程序視訊諮詢服務」,與新竹縣政府。13鄉鎮市公所及新竹市3個區公所連線,25日由地院院長周煙平、新竹縣長楊文科及新竹市副市長沈慧虹共同揭牌啟用,即日起民眾有訟訴問題可透過視訊免費解答,免除舟車勞頓,也符合新冠肺炎防疫。

  • 自首適用、第三人沒收程序提案大法庭再添2案

    自首適用、第三人沒收程序提案大法庭再添2案

    最高法院刑法大法庭日前完成詐欺犯仍須強制工作3年的首件裁定,15日由最高法院刑五及刑六庭分別再提出1件提案尋求統一法律見解的提案,分別是主動供承重罪的自首規定適用及開啟第三人沒收程序的法律問題。

  • 觀念平台-遵守正當法律程序才是建立典範

     經濟的自由競爭與發展係吾人所欲也,然此經濟自由發展的基石,在於落實法治國的正當法律程序。實證研究再三指出,經濟發展必須以透明以及可預測性的法律及行政為前提,捨此不由,則經濟發展難以期待。職司經濟管制的公平交易法固有其政策導引之目標,但如在個案的執法,犧牲法的安定性及可預測性,對於法律尊嚴信賴的傷害,反將遠勝於所欲追求的政策目的。

  • 惠普提反托拉斯訴訟案 遭美法院判賠 廣明:將上訴

     廣達(2382)旗下廣明光電(6188)遭HP(惠普)在美國提請光碟機限制價格之反托拉斯訴訟案,近日南德州聯邦地方法院再針對一審增補判決,依HP於一審後向法院申請提高至三倍之懲罰性賠償金額,裁量廣明增補損害賠償金額達4.39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32億元)。

  • 新竹地院「勞動調解委員授證典禮暨座談會」

    新竹地院「勞動調解委員授證典禮暨座談會」

    2020元旦上路的勞動事件法,開啟勞動審理新紀元,新竹地方法院2日舉辨「勞動調解委員授證典禮暨座談會」,因勞動調解新制迴異於傳統的調解程序,讓與會調解委員和勞動專業法庭庭長、法官展開熱烈交流討論。

  • 中國商務部:RCEP可望2020年11月簽署

    中國商務部國際司司長張少剛今天表示,未來將分「三步走」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進程,預計明年6月前完成法律審核,並可望於11月正式簽署。 \n 北京新浪財經報導,張少剛在全國商務工作會議中表示,各方目前正緊鑼密鼓推進RCEP剩下的談判工作,其中雙邊市場准入談判正在抓緊進行,爭取盡早達成協議。 \n 他說,各方將在明年6月前完成對RCEP總體的審核工作。 \n 張少剛表示,各國專家目前保持每月一次的頻率進行法律審核,依進度安排,「法律審核工作到明年6月完成,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n 張少剛說,在完成雙邊談判和法律審核工作的基礎上,各簽約國還需履行國內審批程序,通常需要3到4個月時間,因此各方有望在明年11月RCEP領導人會議中正式簽署這項協議。 \n 對於印度此前表示暫不參加RCEP的問題,張少剛指尊重印度的決定,而談判大門永遠對印度敞開。

  • 陸商務部:2020年6月前可完成RCEP法律文本審核

    中國商務部國際司司長張少剛30日指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於2020年6月前完成法律文本審核「沒有問題」,對如期簽署充滿信心。張少剛又稱,中方願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與印度恢復談判。 \n中新社30日報導,除印度外,RCEP的15個成員國現已結束全部20個章節的文本談判,以及實質上所有市場准入問題談判。12月初,RCEP法律文本審核工作已經啟動,相關成員也正在溝通相互之間少量市場准入遺留問題。 \n張少剛在商務工作會議中表示,從目前情況來看,大多數成員之間的剩餘談判都是技術性問題,「不會因為實質性問題影響協議達成」。 \n張少剛表示,即使一些雙邊市場准入談判沒有達成協議,只要法律文本審核能在2020年6月前結束,就不會影響RCEP簽署大局。按照目前進度,2020年6月前完成審核工作「沒有問題」。在雙邊市場准入談判和法律文本審核工作完成的基礎上,各國將履行國內審批程序,預計2020年11月前這三個任務可以完成,對在領導人會議上如期簽署該協定充滿信心。 \n對於印度目前未參與RCEP,張少剛表示,中方尊重印度的決定。RCEP的談判大門永遠向印度打開,中方願意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與印度恢復談判,爭取達成雙方滿意的協議。

  • 學者觀點-結合之定義應謹守正當法律程序

     長期以來,我國一直以提升經濟的自由度來迎合國際競爭自詡,這其中,公平會引領我國經濟體制跨越市場失靈限制,促進競爭與消費者福祉,居功厥偉。然近來因科技產業面臨全球化之競爭而必須快速調整其規模或經營模式以迎合國際競爭,導致傳統的結合管制架構出現捉襟見肘的現象,而面對隨資本流動快速串連的外部成長模式,更是對於固守傳統槓桿財務操作的企業治理模式造成衝擊,值此之際,公平會如何在法規不完備之狀況下妥善對應,小心處理結合個案,以免違反法治國家之正當程序,實屬攸關重大。 \n 以近來引發多方關注之大聯大收購文曄案為例,論者見解不一,有認為本件收購股權比例已高,故應嚴予審查;亦有認為本件收購方大聯大已經公開作出五點聲明及承諾,不作干預,故無須提出結合申報;另有論者從商業實務角度指出,本案雙方只是半導體元件通路商,並非半導體元件的原廠,對於市場的界定應該一併考慮;更有人認為,半導體零組件的市場根本是國際市場,並無論究台灣市場中的地位之必要。 \n 綜上,筆者並不欲深入論究其是非,然則對於其中涉及結合管制的定義,而可能逾越法律釋義邏輯,而有擴大結合管制範圍或門檻之虞者,卻不得不呼籲有司注意。 \n 其實,面對隨創新經營模式與經濟體制之改變,相對於獨占力濫用係以實證分析(empirical analysis)為基礎,結合管制此種以規範分析(normative analysis)為據的處理方式,充滿了不確定性。對此,OECD的競爭委員會認為,在定義應加以納管的結合交易上,可以採用客觀的數字標準(如占有率或銷售金額)或較為經濟性的標準(如影響企業獨立性或對於決策之影響),甚至合併使用之,使結合之定義能表現出與系爭當事人間足以引發競爭關係變化疑慮。 \n 在我國,公平交易法第10條顯然係以客觀的數字標準來定義結合,再以第11條較為經濟性的標準,來界定「合於」接受結合審查之交易;具體言之,是兩階段合併使用數字與經濟性標準的制度。準此,淺見以為,基於下列理由,大聯大收購文曄案應不適用公平法之結合管制: \n 1.公平交易法的規範結構既然規定,只有在符合公平交易法第10條之結合態樣,亦即符合上述OECD所稱結合定義(數字標準),才必須依同法第11條之規定,進一步審究當事人之市占率及銷售金額(經濟性標準),來釐清系爭結合案應否接受審查之必要(「合於」接受結合審查之交易)。此種法律規範的適用順序自然必須加以嚴守,不應將第11條的審查門檻與第10條的結合定義混為一談。 \n 2.公平法第10條第2款既然明文規定,取得他事業的股權必須超過三分之一,即不應於解釋法律時,恣意以取得之股數已接近三分之一,便加以納管。試想,若僅取得股權30%就可被解為等同三分之一,此種侵犯立法權的解釋,更是對我們自由市場經濟的傷害。 \n 3.公平交易法第10條第5款,係以「直接或間接控制他事業之業務經營或人事任免」之事實為條件。本諸正當法律程序之原則,認定自應有其合理邊界,並滿足法律之可預測性,否則等同政府不合理的介入交易。實則,在本款過往的司法判決案例中,便認為必須有具體將他事業之業務經營或人事任免「置於自主控制之狀態」方屬之,準此,自不得將本條之適用,擴張解釋及於「有影響」或「實質影響」,或「形成牽制作用」等抽象而不確定之概念。 \n 4.最後,新近德國法例亦認為,縱有結合管制定義之適用,卻不當然有申請結合許可之必要。蓋依據德國法,其申請(許可)之門檻係依收入、結合交易金額及目標公司是否有顯著之商業行為定之。換言之,除非滿足申請門檻之要求,否則,參與結合者不當然有申請許可之義務。 \n 綜上論結,法治國的精神應落實於公平及法的一致性上,就個案主觀採行所謂「從嚴」或「從寬」之處分,顯不恰當。更何況法之解釋,應本諸行政先例及相關之司法實務見解,自屬當然,更受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所保障,政府部門之執法自應遵循此憲法層次的法律原則,不宜擴大公平交易法之結合之管制範圍。

  • 雙子星案藍天遞補 南海律師:法律程序將持續進行

    總投資額高達600多億元的「世紀標案」「台北雙子星」,預計遞補優先議約的藍天宏匯團隊,已登記完成「台北雙星公司,預計下周17日早上與台北市政府簽約,原本最優申請人南海控股和馬頓集團今(13)日委託律師發表聲明指出,全案顯示「政府把國家安全未依法行政,對於外國投資人而言,其所見到的將是投資台灣將隱含巨大之投資風險!」南海馬頓團隊會持續爭取法律程序。 \n南海馬頓團隊已委託律師,預計明年一月中旬之前,再向台北市捷運局和經濟部提出行政訴訟。 \n南海今天委託王晨桓建業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發表聲明指出,全案顯得政府把國家安全未依法行政,對於外國投資人而言,其所見到的將是投資台灣將隱含巨大之投資風險! \n南海馬頓團隊委託律師王晨桓在聲明中表示,北市政府捷運局已經通知原次優申請人藍天宏匯團隊,將於108年12月17日舉行簽約儀式。然而本案爭議,至此並非了局,其間有關國家安全及依法行政之爭議,對於我國投資環境之發展,將留下極為深遠之負面影響。 \n南海律師表示,本案次優申請人之所以得以遞補議約,主要原因在於原最優申請人南海馬頓團隊為外國人投資身分,須依外國人投資條例第8條第1項規定,向原處分機關提出設立專案公司之投資申請,經原處分機關准予投資設立公司後,始得以該新專案公司與北市政府簽訂C1/D1案之投資契約,南海馬頓團隊於107年1月25日向投審會提出「台灣南海公司」之新設公司投資申請,投審會以長達五個月之審理期間(一般審理期間平均應為一個月左右),於108年6月26日以新聞稿方式稱本案「涉及國家安全議題」,及大陸地區政府或人民有經由香港南海公司掌控或影響台灣南海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之「疑慮」,以極為曖昧模糊之影射性、猜測性理由,駁回南海公司之投資申請。 \n因為無法取得該投資申請,臺北市政府嗣後則以該公司逾期申請,視同放棄最優申請人之理由,而宣布由次優申請人遞補,雙雙聯手扼殺南海馬頓團隊耗費巨大努力取得之最優申請人資格。 \n然而,本案主管機關對於「國家安全」之判斷,實有重大疑慮,姑且不論其中認定事實部分多有誤解(例如僅憑香港南海公司部分經理人具有陸籍身分,即斷言陸人對香港南海公司具有「控制力」),其實南海公司之投資,早已經經濟部藉由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第3條第2項第2款、該部99年8月18日經審字第09904605070號函釋所列之標準。 \n經過嚴格審查認定後,認定大陸人民對南海公司「並無控制力」,也就是說,「並無陸人與其他投資人因約定而對訴願人有超過半數之有表決權股份;並無陸人依法令或契約約定而可操控訴願人之財務、營運及人事方針;可控制操控訴願人之董事會(或約當組織),並無陸人有權超過半數主要成員之情事;可控制操控訴願人南海發展公司之董事會(或約當組織),並無陸人有權主導超過半數投票權之情事;並無陸人對南海發展公司有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五號、第七號所規定之控制能力」,但主管機關不知基於何原因,以非法定應認為陸人具控制能力之其他非重要、非法定事由,臆測或指摘陸人對陸人對南海公司仍有掌控或影響力,實屬前後矛斷之判斷結果,且架空前階段之審查程序,乃屬判斷濫用且違反依法行政原則至鉅。 \n如此前後矛盾之判斷,再加上模糊不清之危害「國家安全」指控,亦完全無視臺北市政府捷運局早已於臺108年2月26日具體澄清本案並無國安疑慮之認定,其間理由為何,令人玩味。 \n尤有甚者,本案主管機關不但於實體理由上之交代晦澀高深,於程序面上亦有諸多可議之處。 \n例如投審會於高於一般案件五倍之審理期間中,命南海補正資料高達八次,但最後駁回之理由,卻未出現在命補正之要求當中,經濟部忽以從未命人補正、且與五個月間密集補正之資料完全無關之「疑慮」,率爾否准,形同該五個月之審查期間及龐雜之補正資料均屬無謂之徒耗及徒勞,虛晃一招,孰能信服? \n更為令人瞠目者為,經濟部於南海公司之訴願程序中,甚至援引釋字第546號解釋,認為南海團隊已經被臺北市政府宣告放棄最優申請人資格,因此「欠缺權利保護之必要」,但南海之所以喪失最優申請人資格,正是因為經濟部投審會拖延審查時間、作成違法處分所導致,可是經濟部居然反過頭來以此為由,認為南海連提起 \n訴願的資格都沒有,還援引本意為保障人民訴訟權之釋字第546號解釋,實令人無法置信,而此一主張,亦於訴願言詞辯論程序中,遭委員所痛斥。 \n本案雖屬個案,而國家安全之重要性,亦無人置疑,但對於國家安全之認定,仍然應該遵守依法行政原則,並且遵循正當法律程序,否則此一概念勢將成為法治國的巨大後門,對於外國投資人而言,所見到的將是投資台灣將隱含巨大之投資風險,而更為嚴重的是,無論何黨派執政,國家安全都可能成為不當侵害人民基本權之利器,此絕非國人所樂見。

  • 落實人權保障 再審程序修法

    落實人權保障 再審程序修法

    \n近年透過再審翻案獲判無罪的案件越來越多,但如何踐行程序保障,並兼顧人權及司法正義,司法院已推動再審程序修正草案,目前已在立法院進行協商程序,包括調查證據及陳述意見等法律規定。 \n \n再審程序修法草案包括調取原判決繕本、委託律師代理及準用規定、聲請再審也可以準用閱卷權的規定,此外原則上法官審理再審程序,應通知聲請人及代理人,並聽取檢察官及受判決人意見,此外也可以聲請調查證據等。 \n \n司法院刑事廳這3年也大幅度根據大法官釋憲結果,及司法院國是會議決議進行多項修法,包括二審逆轉改判有罪可例外提上訴,被害人訴訟參加及隱私權保障,量刑辯論的強制規定。

  • 長榮提7大說明 不排除提法律程序維護聲譽

    針對某雜誌報導家族及張榮發基金會董事會改選,長榮集團今(6)日特別發出七大項說明,並譴責近期有心人士多次透過媒體報導破壞長榮集團形象,長榮集團聲明如下: \n長榮集團自創辦人張榮發總裁辭世後,秉持總裁的理念落實公司治理,旗下各公司皆由專業經理人經營管理,此理念張總裁生前時常提起,並曾於2007年10月接受經濟日報專訪時,該報也以「張榮發:長榮接班人 交給專業經理人,子女只要扮演好大股東角色 這樣才能迎向百年企業」為標題,做了整版的報導。 \n此篇報導提到多位長榮資深員工被逼退休一事,長榮集團強調,秉持公司治理,專業經理人皆須向董事會負責,董事會若決議不續聘此經理人,任何人也無法左右此決定。 \n基金會屬於財團法人,其性質與公司有別,具公益性質,並無股東概念,故無股東會,董事可獨立行使職權,不應受任何第三人操縱及左右,張榮發文教及慈善二個基金會的董事會及董事個人都是依照法規及基金會章程行使職權,並未受任何人左右。 \n柯麗卿女士目前擔任長榮國際公司董事長,專司長榮國際公司業務。柯麗卿為資深長榮人,為人低調,謹言慎行,某媒體在未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即引用未具名人士之說法對其人身攻擊,諸多內容皆為惡意指控,誤導社會大眾。 \n最後,長榮集團指出,有關家族訴訟及暴力事件,皆已進入司法程序,事實真相將靜待司法機關的審理結果及檢警單位的調查報告,相信不久的將來即可水落石出。

  • 高美蘭:用自己打拚的錢置產,有罪嗎?

    高美蘭:用自己打拚的錢置產,有罪嗎?

    壹週刊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曾在南港買「豪宅」,韓國瑜夫人李佳芬友好的高市觀光局主任祕書高美蘭也買進一戶,還用「貴婦購屋團」影射;高美蘭6日回應表示,她的財產並不是擔任公職後突然巨幅增加,用自己打拚的錢所置的產,難道有罪嗎?一件多年前的財產交易,又是合法交易,實不應被抹黑批判至此。 \n \n高美蘭質疑,周刊文中提到的3戶,都未完成過戶程序,亦即並未進入實價登錄等公示系統,請問壹週刊的資料從何而來?特別是韓國瑜那一戶,既未有法律程序,也沒有過戶,為什麼壹週刊可以有資料?是誰提供的?她的房子也是先生購買,壹週刊為何可以直接從海量的法律文件中知道這戶就是她?這一切資料是由哪個單位提供?公權力是否有介入? \n \n高表示,台肥案是預售屋,沒想到品質出了極大狀況,目前單是此建案的官司就有十幾件,但台肥用「極不光明的手段」片面解約,苛扣她那戶15%違約金,又一手與他們談交屋,另一手把房子丟給仲介販售,逼使他們只好採取法律訴訟爭取權益。一審法官判決雙方解約不合法,必須完成交屋,詎料,台肥又在與他們交涉的過程中把房子賣了!事實上,台肥該建案交屋迄今已數年,都還沒有和管委會完成點交,正是因為品質問題及拒絕溝通的老大心態,請問,中華民國的法律難道連購屋人最起碼的權利都無法保障了? \n \n高說,個人資料保護法到底是保護誰?是不是只要「顏色」不對、「立場」不對,就可以把對手的資料公開,讓社會大眾公開鞭屍?今天有許多媒體朋友希望採訪,問的都是與公理正義無關之事!然而,在整件事情上,將資料外洩以遂行政治目的的機關,才是應該受到大眾檢視的! \n \n高強調,如果任由這樣的手段繼續下去,今天她會受到這樣違法不公平的待遇,改天任何一個人都會有同樣遭遇!包含手持正義權柄的各位媒體先進!她甚且因為擔任公職而有機會說明,試問,那些廣大無辜的受迫害者,應如何申冤?

  • 為陳同佳辯論是魔鬼律師 全聯會批言重

    為陳同佳辯論是魔鬼律師 全聯會批言重

    行政院長蘇貞昌就理律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陳長文可能替港女命案凶嫌陳同佳辯護一事,批評是「魔鬼中的魔鬼」,對此,引起律師界反彈,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聯合理事長李慶松表示,他對蘇貞昌的發言表示尊重,但是,就律師的身分,他認為律師為被告辯護是被告的權利,蘇的批評「言重」且扭曲律師的任務;伯衡法律事務所執行長郭力菁律師表示,蘇貞昌自己也是學法律的,不應該為了選舉硬扯到政治上。 \n \n 李慶松說,《律師法》第1條明白揭示「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再者,陳同佳涉犯殺人罪,依《刑事訴訟法》第31條規定,屬重罪須強制辯護,即使被告沒有選任辯護人,法院都必須指派義務律師或公設辯護人為被告辯護,即使陳同佳是香港人,來台接受審判,也必須有訴訟上應有的權利,所以,蘇院長指為陳同佳辯護是魔鬼,扭曲了律師的任務。 \n \n 郭力菁表示,蘇貞昌院長硬要把一件強制辯護的案件跟政治掛勾,太泛政治化了。她指出,陳同佳如果來台接受審判,本來就要給他一個公平的審判,必須要有律師,而且,從人權、法律的角度都需要律師,不可以因為他是香港人,如今台港關係微妙,就讓他接受跟一般人不同的程序。 \n \n 郭力菁說,蘇貞昌是學法律的,完全知道法律制度,因選舉考量把司法案件硬跟政治扯在一起,太泛政治化。

  • 台塑越南河靜鋼鐵汙染訴訟 法官摃上律師

    台塑越南河靜鋼鐵汙染訴訟 法官摃上律師

    台塑集團位於越南的河靜鋼鐵廠3年前造成嚴重海洋汙染,受害者委由律師跨海來台提民事求償,台北地院認為沒有管轄權裁定駁回,律師開記者會批評「草率駁回」,台北地院大動作發聲明稿,援引法律看定予以反擊。 \n \n北院澄清稿直接點名張譽尹、林三加及黃馨雯律師,當初提起本件損害賠償之訴,並未依法繳納裁判費,起訴未合法,法官今年6月13日裁定命補繳裁判費新台幣120萬5310元,並無違誤,6月28日繳納裁判費後,才補正合法起訴要件。 \n \n北院表示,提告的當事人都是越南籍,部分被告也為依據越南法律設立的公司,侵權行為發生之原因、行為結果均在越南,應適用之法律亦為越南民法,故本件訴訟與台灣關連性非常薄弱,台灣並無國際管轄權,應由原因事實發生地的越南法院始具有國際管轄權。 \n \n北院指出,越南法院是外國法院,法官不能依民事訴訟法規定裁定移送,只能駁回原告之訴,因此,北院依據法律規定進行本件之訴訟程序,基於確信而為裁定,並無離譜及草率之情,律師召開記者會率予認定本案離譜草率,誠屬遺憾。

  • 勞資協商不得取代工會同意 賣場判罰

    勞資協商不得取代工會同意 賣場判罰

    家樂福大賣場楠梓分公司,3年前被高雄市府勞工局勞動檢查發現,未經工會同意,僅依勞資會議決議,就讓女員工在夜間工作,家樂福不服被罰4萬元提出行政訴訟。最高行政法院審理後,認為基於「工會同意優先」的立法規制,家樂福未經工會同意,就讓女性員工夜間工作,違反勞動基準法明確,駁回上訴,挨罰確定。 \n最高行政法院第三庭在審理本件家福股份有限公司,與高雄市府勞工局勞基法事件案中,認為判決要家樂福敗訴的理由,和先前最高行其他庭原本的法律見解不一樣。根據「大法庭」新制規定, \n經由徵詢程序取得其他三庭同意後,變更先前的裁判法律見解。這也是大法庭新制施行後,最高行政法院,首例由法官自行認為須推翻先前案件的法律見解,經由徵詢程序統一法律見解的案件。 \n高市府勞工局,2017年3月,對家樂福楠梓分公司實施勞檢,發現同年1月間,該公司未經工會同意,就讓2名女員工,在晚上10點後夜間工作,認定違反勞基法,裁處4萬元罰 並公布公司名稱。家福公司不服,認為楠梓分公司沒有工會,是經勞資協商同意,才讓女性員工夜間工作,訴願遭駁回,提起本件行政訴訟,但被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 \n家樂福不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承審第三庭認為本案法律爭議,在勞基法第49條第1項但書規定,雇主經工會同意;如事業單位無工會,經勞資會議同意後,才能讓女員工在午後10時至隔天上午6時深夜工作。但若事業單位有成立企業工會,分支機構未另成立工會,事業單位要在分支機構實施女工深夜工作,是否要經事業單位企業的工會同意,或僅須經分支機構勞資會議同意。 \n因要作成判決的法律見解,和先前裁判不同,因此依「大法庭」新制規定,踐行對其他各庭徵詢意見的徵詢程序,提出徵詢書,經受徵詢的其他三庭,都回覆同意合議庭要採的法律見解後,本件成為最高行首例經徵詢程序統一法律見解,不必提交大法庭審理的案例。 \n判決理由說,勞雇雙方基於特殊工作需要,就「彈性工時」、「變形工時」、「延長工時」及「女工深夜工作」等事項,可以透過勞資協議機制同意而為不同之約定;且明文以工會同意為優先,無工會時,才例外委由勞資會議行之。 \n家樂福是從事綜合商品零售業,是適用勞基法的行業,其企業工會已在2011年5月1日成立,就不能以分公司勞資會議同意,取代工會的同意。家樂福未經工會同意,僅以所屬楠梓分公司勞資會議決議通過女性勞工可在深夜工作,就違反勞基法規定,原處分裁罰4萬元罰鍰,並公布名稱,原判決予以維持,駁回家樂福在原審的訴訟,並沒有違誤。家福公司的上訴沒理由,應駁回,全案定讞。

  • 「台灣歐巴馬」何景榮出征區域立委? 柯P沒否認

    「台灣歐巴馬」何景榮出征區域立委? 柯P沒否認

    台北市長柯文哲籌組台灣民眾黨,傳出已確定安排有「台灣歐巴馬」之稱的新住民二代何景榮披戰袍,參選台北市第三選區立委,對戰國民黨蔣萬安、民進黨吳怡農。對此,柯今早沒有否認,只說等政黨成立的法律程序走完再宣布,不過,他不諱言有跟何談過,學經歷、講話談吐都很OK。 \n \n何景榮曾獲十大傑出青年,爸爸是台灣人、媽媽則來自印尼,經常針砭時事,尤其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一席「鳳走雞來」發言,他也在網路上撰文批評。 \n \n傳出何景榮有可能是區域立委人選,柯文哲今表示,內政部雖已核准台灣民眾黨,但接下來還要去法院公證、開帳戶,所以,自己的確有跟何私下談過,學經歷、講話談吐都OK沒問題,不過,要選立委、提名什麼的,還是要等法律程序走完再宣布。 \n \n如此一來,北市第三選區被形容為「三帥對決」?柯笑說,那也不是壞事啊!至於其他年輕幕僚是否參選,柯文哲只說,不曉得,看著辦吧! \n \n另外,針對有市議員質疑,柯文哲延攬聯合醫院院長特助劉嘉仁入府擔任市府顧問,卻都替柯文哲安排全台灣下鄉走透透行程,無疑用市政資源打選戰。柯文哲撇清,每個人有工作才會來,市長室顧問是接近市長機要,他任用資格沒問題,第二他有在工作,若是領薪水沒在工作那就不對了。

  • 假轉型 真豪奪

     民進黨政府在2016年8月成立黨產會,機關正式名稱是「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它的成立法源是《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其中第1條明白規定:「為調查及處理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之財產,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健全民主政治,以落實轉型正義,特制定本條例。」 \n 但是,現在它卻逾越了法治國家的權力分際,假借轉型正義之名,行司法裁判之實!它企圖整肅中國青年救國團、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和中華救助總會等機構,巧取豪奪其財產;也就是,借用一個執政黨指揮下行政機關的特權,遂行司法機關獨有的裁判權,並且為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建立「不公平的競爭環境」,掃除永續執政的障礙。這正是典型的違憲濫權,也就是「轉型的不正義」。 \n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第14條規定「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第15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第22條進一步規定「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但是,前列的《黨產處理條例》第2條卻規定,「本會依法進行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財產之調查、返還、追徵、權利回復及本條例所定之其他事項。」第3條更進一步規定,「本會對於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財產之處理,除本條例另有規定外,不適用其他法律有關權利行使期間之規定」。如果其他的法律都不適用,那麼究竟適不適用憲法的規定呢? \n 憲法第8條明文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基於此,《黨產條例》第12條規定「受調查之機關(構)、法人、團體或個人,不得規避、拒絕或妨礙調查」,很顯然是違憲的。因為黨產會是「行政機關」而不是「司法機關」,不得「審問處罰」。 \n 由此可見,《黨產條例》是一部迴避憲法人權保障規範的「迂迴立法」,也就是「不自由民主」專政之下,為執政黨排除執政障礙的法律工具。 \n 英國《經濟學人》在2019年8月29日刊載專文,討論民主正在腐化的問題。文章指出:匈牙利執政黨「青年民主聯盟-公民聯盟」利用國會多數,掌握了法規的制定權、壟斷了企業、控制著法院,還收買媒體,並操縱選舉的規範。它的總理歐爾班並不違法,因為他可以動用國會為他修改法律。實際上,匈牙利卻是威行一黨專政。這段話,當然也同樣適用於當今的台灣。(作者為國立金門大學兼任教授)

  • 高潞・以用立委資格訴訟 地院駁回敗訴

    高潞・以用立委資格訴訟 地院駁回敗訴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的助理,日前遭指控利用職務之便申請經濟部補助,違反「利益迴避」原則,經時力紀律委員會決議除名後,高潞「解編」國會辦公室,計畫籌組調查小組釐清案情,同時採司法手段提出「確認黨員資格存在」並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的訴訟,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法官認為她還是時力黨員,今(30)日分別判決和裁定駁回。 \n \n高潞・以用・巴魕剌(Kawlo Iyun Pacidal),提告表示,她是時代力量的黨員,時力的紀律委員會,今年8月8日以其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及利益迴避」等規範,致時力的政治操守及黨譽受損為由,做成2019紀字第2號裁決,開除她的黨籍。惟紀律委員會有應迴避的理由未迴避,除名決定作成違反法律正當程序,且不符比例原則,因此提起本件訴訟請求確認黨籍存在,並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維護權益。 \n \n 時代力量挨告後向法官表示,時力依法做成的裁決並無違法,且原告高潞・以用在收到裁決後,已在本月12日向時力仲裁委員會申訴,還未做成決定,有關除名裁決並未確定,高潞・以用還是時力黨員,並無法律關係存在不明或在法律上地位有不安狀態的情形,原告並無應受判決保護的利益及權利保護之必要。 \n \n法官審理認為,高潞・以用不爭執有關裁決還未確定,在時力設置的仲裁委員會做成決定駁回她申訴前,仍具有時代力量的黨籍,高潞・以用與時力間政黨與黨員的法律關係,並無不明確情形,請求確認黨籍仍然存在,顯然欠缺法律規定的確認利益,高潞・以用主張的內容,在法律上顯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規定,不經言詞辯論,判決駁回;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則裁定駁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