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律系教授的搜尋結果,共72

  • 碩士指導教授沒死說死了!蔡英文認了口誤

    碩士指導教授沒死說死了!蔡英文認了口誤

    蔡英文20日出席跨界合作的「社群之夜」競選活動,向大家表示她的康乃爾碩士指導教授John J. Barceló III已經過世,但網友查證說人家明明還活的好好的。蔡英文總統今天透過發言人表示,經事後查證這是口誤,會向Barceló教授致歉與致意。

  • 教師節嗆林萬憶 台大教授:我不會被年改打倒的

    教師節嗆林萬憶 台大教授:我不會被年改打倒的

    今天是928教師節,被年金改革的教育人員快樂不起來!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說,他難捨可假借學術之名,從事社會服務的工作,也無法接受交棒後的空虛,所以至今仍待在教職。他還向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嗆聲,他要苟延殘喘,用最後幾年證明自己不會被年金制度改革打倒。

  • 政院提名邱昌嶽等5人為中選會委員

    政院提名邱昌嶽等5人為中選會委員

    行政院今天表示,中選會已出缺委員1名及4位委員任期將於今年11月3日屆滿,依該會組織法第3條規定,行政院長應於委員任滿3個月前辦理提名作業。行政院已將提名人選黃秀端、邱昌嶽、陳月端、林超琦及蒙志成等5人名單,函送立法院審查。

  • 昔批台大法律系沒教好馬 謝銘洋今避評扁、蔡

    昔批台大法律系沒教好馬 謝銘洋今避評扁、蔡

    立法院今天繼續審查大法官人事案,被提名人台大法律系教授謝銘洋曾在太陽花學運期間,「直言台大法律系沒把馬英九教好。」多名藍委反問台大法律系是否有教好陳水扁、蔡英文?謝則以時空背景不同,無法相提並論,迴避藍委問題。

  • 學者指韓訪美2天得罪3批人 網5字反擊

    學者指韓訪美2天得罪3批人 網5字反擊

    高雄市長韓國瑜率團訪美時直言,台灣鬼混2、30年,過去台灣三任民選總統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三任總統執政完把台灣競爭力都給搞爛了,中華大學講座教授杜紫宸表示,韓國瑜僅僅2天,得罪3批人,還點出韓眼前最大麻煩。對此,網友全怒了,紛留言說,「你(杜)言過其實」。

  • 不滿葉俊榮處理台大校長案 學者揚言占領校長室、部長室

    不滿葉俊榮處理台大校長案 學者揚言占領校長室、部長室

    台大新校長人選持續懸缺,一群台大退休教授今天提出起「葉俊榮部長的第三條路-撤換郭大維另換代理,重起台大校長遴選」主張,台大土木系名譽教授蔡丁貴還揚言,如果教育部未有具體回應,將發動台大師生占領校長室、社會大眾占領教育部長室。 \n \n台大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中央研究院院士周昌弘等人,今天先召開記者會,要求教育補依法廢止郭大維擔任台大代理校長,並改派代理校長辦理重啟遴選,於一定期限內完成遴選工作,之後他們還到教育部前請願,表達訴求。 \n \n賀德芬表示,教育部長葉俊榮上任已兩個月了,「我們基於善意,這段期間容忍著他荒腔走板的奇言怪行,期待著他囗中有溫度的第三條路,直到他放棄為政策抗辯的職責,背叛-個長期做為行政法學者最低度的學術忠誠,摧毀政府法治的威信,是可忍孰不可忍?」 \n \n周昌弘則說,管中閔擔任台哥大獨董,而台哥大副董蔡明興又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這是很嚴重的利益衝突,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在審查候選人資格時卻沒有注意到,這是很不好的示範。他認為現在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很多行事都於法無據,譬如他無權任命副校長,也不能無止盡的代理下去。 \n \n台大獸醫系名譽教授賴秀穗說,管中閔對於外界的質疑,從未出面解釋,而是躲在後面,讓支持他的人出來抗爭,導致台大只能繼續擺爛,他無法接受管這樣的態度。至於郭大維,則站在管中閔這邊,同樣讓人不認同。 \n \n蔡丁貴指出,如果教育部未對他們的主張做出善意回應,那代表體制內行動已經失效,必須進行體制外抗爭。他將發動台大師生占領校長室、一般社會大眾占領教育部長室,用較為激烈的方式來達成訴求。

  • 批年改設計腦殘 李茂生:要讓退休教授在家當廢人?

    批年改設計腦殘 李茂生:要讓退休教授在家當廢人?

    公教年改政策羞辱人,國立大學教授發出不平之鳴。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今(2)日表示,共體時艱年金砍一半就算了,如果退休後還拿公家22K的月收入,該月年金就會被取消,這樣的制度設計,是要讓退休教授最好在家裡當廢人,不能參加研討會、演講或計畫嗎? \n \n李茂生在臉書貼文說,「國公立大學教授退休後,如果在公家機關拿到超過一個月22K的收入的話,該月的年金就會被取消?意思就是說,退休後不要亂參加國公立機關所舉辦的研討會或接他們邀約的演講、計畫,省得拿不到年金,最好在家裡當廢人?」 \n \n不解為何年改搞得如此荒腔走板,李茂生直言,這是把退休國公立大學教授當腦殘,還是制訂這個政策的人是腦殘?他指出。年金砍一半就算了,共體時艱。但是把國公立大學退休教授當腦殘一事,則是已經到達羞辱的程度。 \n \n李茂生不改嘲諷風格,最後酸政府當局,「啊,我理解了。原來當局是想把這筆錢省下來,多聘些玉山青年才俊。」 \n

  • 筆震論壇》為最高法院保障人民隱私權的判決按讚

    約莫一個月前,最高法院針對一起賭博案件進行的調查程序,聽取了專家學者的意見。案件並不複雜,但是因為涉及到了現代通訊技術及法制上不盡完備的地方,所以引起了許多的注意。最高法院在這一個案件中,未囿於既有法規的文字,著眼於通訊的樣態、往來模式,以及人們隱私保護的需要,判定偵查機關向電信業者等第三人調取用戶的電子郵件時,必須遵循令狀原則,事先取得法院授權。這個判決的結論,賦予了人民在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更為週延的隱私保障,也兼顧了犯罪偵查的實際需要,值得肯定(最高法院106年度台非字第259號判決)。 \n這一個案件的事實大致是:被告使用中華電信所提供的Hibox服務經營六合彩賭博,Hibox會將賭客的傳真的簽單以電子郵件的方式寄送到被告的電子郵件信箱中。檢察官向法院聲請通聯記錄調取票獲准後,從中華電信取得了被告已收受的電子郵件。這一個案件的爭點因而是,偵查機關應依照什麼樣的程序,才能取得被告已經讀取過的電子郵件? \n在進到最高法院的說理及分析前,必須要先說明的是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刑訴法」)及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以下簡稱「通保法」)的幾個重要規定。第一,是扣押。刑訴法第133條之1規定,原則上,要以不經搜索而發動的扣押取得純為證據之物時,檢察官得依職權核發扣押命令,但若是要取得得沒收之物,就必須要經過法院授權。第二,通聯記錄的調取。依通保法,為偵查重大犯罪,檢察官得向法院聲請核發調取票,向電信業者調取特定人的通話往來紀錄(通保法第11條之1)。要注意的是,這一類的紀錄只涵蓋了電話號碼、通話時間、長度等不涉及通訊內容的事項。第三,通訊監察。依通保法,為偵查重大犯罪,在經法院核發通訊監察書後,檢警官員得監察犯罪嫌疑人的通訊內容(通保法第5條)。 \n在本件判決,最高法院首先指出,通訊發出,為收受者所接收後,就已經不再是憲法第16條祕密通訊自由所要保護的對象,沒有通保法中通訊監察書的適用。判決進一步說明,之所以在一般隱私之外,特別保護「通訊隱私」,是因為通訊涉及到兩個以上的參與人,以祕密的方式或狀態,透過介質或媒體,傳遞或是交換不欲為他人所知的訊息。訊息在傳遞的過程中,不受通訊參與者所控制,更容易受到第三人或國家的侵擾。這是一種特別情形。也因此,一旦訊息為收受者所接收,訊息就不再屬於通訊隱私,但仍受有一般隱私權的保護。是故,檢警官員要取得通訊參與者已經接收的訊息,不需要向法院聲請「通訊監察書」。這部份與美國、德國及日本的法制及實務運作完全一致。再者,因為收受者接收,已經儲存下來的訊息內容不只是通聯記錄,所以也不能以「調取票」為之。 \n接下來的問題是,偵查官員應該要以什麼方式取得通訊參與者已經接收的訊息?是檢察官的扣押命令?還是必須事先取得法院所核發的令狀(扣押裁定)?就此,最高法院作成了極為重要且令人振奮的宣示:已經接收的通訊雖然不再為通訊隱私所涵蓋,但是仍受有一般隱私的保護,所以有令狀原則的適用—應事先取得法院裁定。最高法院更進一步地說明道,在現今資訊社會,人們大量使用各樣的通訊服務,第三方因而持有大量極為個人且私密的訊息內容,如果不採令狀原則,檢警機關將可以逕自調閱,對人民的隱私將造成莫大的戕害。再者,若容許檢察官得逕自以扣押命令為之,在向外國通訊服務或軟體公司(如Google、Facebook或Line等)調取訊息內容時,它們勢必要考量檢察官的扣押命令是否合於其本國法律,如該國就這一類訊息的調取採令狀原則,就會拒絕檢察官等偵查人員的要求,如此一來反而有害於犯罪的有效偵查。因此,雖然儲存於電信公司或通訊服務業者的訊息純為證據,但最高法院以隱私保護及犯罪偵查的有效進行為理由,判定偵查官員還是必須「事先獲有法院授權」,才能夠調取。 \n最高法院針對此一爭議的說理,無論是在政策上的分析或是價值決定,都兼顧了人民隱私保護的需要及犯罪的有效偵查,值得肯定讚賞。深入探究後就可以知道,若是選擇了以「調取票」或「通訊監察書」方得為之,會有重罪原則(輕罪案件不能調取)的要求,在非常大範圍的案件偵查中,將無法調取特定人已經接收的訊息,會大幅降低犯罪偵查的效率。相反地,若容許檢察官以「扣押命令」為之,人民的隱私將完全暴露在偵查權限之下,沒有第三者的控制,極為不妥。最高法院最後的判定(應事前取得法院之扣押裁定),平衡了兩者的需要,可謂妥適合理。 \n值得附帶一提的是,類似的問題不只發生在我國,也深深困擾著美國的學界及實務。美國聯邦第六巡迴法院在United States v. Warshak案曾判定,人們對於儲存於第三方的電子郵件享有聯邦憲法上的隱私權,不過,聯邦最高法院尚未為就此表示意見。聯邦國會也因而開始討論電子郵件的隱私,並且擬定各樣的法案。對比之下,前述我國最高法院的判決毫不遜色,甚至是更為合宜。不過,必須要承認的是,作為司法機關,這幾乎已經是最高法院的極限。嚴格來說,刑訴法的扣押裁定並無法完全滿足訊息調取的需要。接下來,還有賴立法者就此形成更為完整的規範。 \n最後,從文字上來說,扣押裁定的對象是「物」(刑訴法第133條之1參照),是否可以適用「訊息」?就此,可以說明的是,訊息本身是電磁型態的紀錄或資訊,本身不可能單獨被持有或扣押。訊息必須要附著於特定物品上,如紙張、隨身碟、光碟或硬碟上,才可能被保存或使用。也因此,扣押裁定當然不是(也不可能是)針對訊息本身,而是就附著或儲存有訊息的物品。不過,不能否認的是,這樣的解釋並不能完全解決所有的問題,刑訴法及通保法在立法及歷次的修正中,顯然也沒有意識條文文字中的問題。也因此,釜底抽薪之計,還是必須即早就此修正相關法律,方得使執法機關有所依循,人民也才能享有應有的隱私權益。 \n

  • 政大校長遴選第一階段出爐 林元輝、李蔡彥、郭明政過關

    政大校長遴選第一階段出爐 林元輝、李蔡彥、郭明政過關

    政治大學今(15)日傍晚公布校長遴選第一階段結果,政大資訊科學系教授李蔡彥、政大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政大法律系教授郭明政3人晉級,通過出席投票總人數40%的同意票數,即通過門檻,而3名候選人資料將送呈遴選委員會,並在7月底舉行治校理念說明會及答詢。 \n \n政大校長周行一去年宣布任期屆滿後不續任後,校方便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展開遴選作業,本次校長遴選共有7人參加,候選人分別是:政大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江明修、政大資訊科學系教授李蔡彥、政大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成功大學副校長林從一、政大副校長張昌吉、政大經濟系教授莊奕琦以及政大法律系教授郭明政。 \n \n政大自13日起連續3天進行校長遴選第一階段投票,投票至15日下午1點截止,政治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發言人、政大法律系副教授陳志輝表示,在第一階段投票上,校內能行使同意權投票的代表,包含講師以上專任教師、助理研究員以上研究人員、行政人員、學生等共837人,候選人若獲出席投票總人數40%的同意票,即達到通過門檻。 \n \n陳志輝表示,在837人當中,共有659人參與投票,投票率為78.5%,在7名校長候選人當中,3人同意票超過4成,獲得264份同意票數,分別是李蔡彥、林元輝及郭明政。 \n \n依照政大校長遴選流程,李蔡彥、林元輝及郭明政3人的候選資料,將送呈遴選委員會,遴委會將在7月22日,邀請獲通過同意票門檻的校長候選人,進行治校理念說明及詢答,並逐一面談,經過充分討論後,經全體委員過半數同意1名人選,由學校報請教育部核定聘任,將於7月23日公告新任校長,並呈報教育部。 \n \n李蔡彥表示,第一階段開票過程很順利,而若他通過遴選,將致力找回政大的傳統,即師生的向心力,以及追求學術卓越;郭明政則說,他肯定本次政大校長遴選機制,而他在治校理念強調,盼帶領政大打國際盃,將強化政大與國際連結,也期望能推動大學與社會共同成長;林元輝說,通過第一階段遴選,能有這些同意票,在他的意料中,「是憑我在政大公共服務20年,長期的為人處世換來的信任。」

  • 李茂生再嘆:90元吃不飽!網友一句話點出關鍵原因

    李茂生再嘆:90元吃不飽!網友一句話點出關鍵原因

    物價飆漲、荷包縮水,一餐要花多少錢才吃得飽呢?日前才因為感嘆搭不起頭等艙、引發爭議的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昨晚又在臉書發文,他在和平東路前的小吃店,點了彰化肉丸及乾麵,竟然要價九十元,重點是還沒吃飽,感嘆「錢變很薄」。 \n李茂生臉書PO文指出「今晚七點到達松山,搭捷運到科技大樓站,前往霖澤館取車回家。途經和平東路前的小吃店,覺得肚子餓了,所以點了彰化肉丸以及乾麵一碗。沒吃飽,但是竟然要台幣九十元。錢變得很薄喔」。 \n國內物價越來越高,從水、電、油價,一路漲到餐飲業,對於李茂生感慨花了90元還沒吃飽,有網友點出,因為「90元裡面,大概有30元是店面租金」、「現在都要吃二個便當才能飽」。 \n還有網友留言「民生校區,餛飩麵85,一顆餃子7~7.5…小吃店」,李茂生則回說「土匪校區」;不過也有網友回應「現在流行輕食,吃不飽表示你沒有認真減重,是自己要檢討」、「錢可能沒變薄,您的胃肯定是變大了」。 \n

  • 台大遴委也遭檢調約談 教授諷:接著約談校務會議代表?

    社團法人台灣行政法學會26日舉行「台大校長遴選案之法律問題剖析」座談會,台大政治系教授陳淳文表示,教育部根本沒有釐清法律問題就叫台大重啟遴選,等於沒有離婚就再結婚,法律依據在哪?問題是這種說法也有人呼應。 \n \n26日座談會除了台大法律系教授林明昕、東吳法律系教授陳清秀不克前來,其餘5位來自各校的政法學者齊聚一堂,前司法院大法官廖義男擔任主持人。 \n \n陳淳文發言前先「告白」,表示這幾天寫座談會文章「愈寫愈生氣」,覺得沒甚麼好說的,都講得很清楚了,也對整件事情很厭煩;但看到座談會很多新面孔,他想他還是願意繼續講,因為教育本來就是誨人不倦。 \n \n陳淳文說,他真正憂心的是,民主固然是台灣值得稱頌的價值,但另一個重要價值是法治。民主可以多元,但法律是應用科學,如果每個法條都可以任人解釋,那還叫法治嗎?那就是人治,因為看誰有權解釋法律。 \n \n陳淳文說,大學自治很簡單,就是大學不能為執政者所染指,「這很重要嗎?當然很重要,因為大學是人類文明的儲存庫。」就算教育部曾經選過遴選結果第二名的人當校長,但正因為那是不對的,所以才會有後面的《大學法》修訂。 \n \n陳淳文說,在台大校長人事案這件事情上,校務會議和遴委會都做得很好,1月31日遴委會開了6小時的會,可不是閒嗑牙,而是重新檢討,最後決定維持原來結果。他查了一下,發現遴委會裡有人學法律,且在民國104年恰好寫了迴避的文章,寫得洋洋灑灑,學術貢獻良多,此人就是日前辭去遴選委員一職的沈冠伶教授。 \n \n「如果有人被開交通罰單,他可不可以當台大校長?他也違法啊,但違的法跟當選校長無關,這叫做違法事證明確嗎?」陳淳文說,教育部說要重啟遴選,法律依據在哪?教育部連管中閔能不能重選,部長和次長講的都不一樣,問題是重啟遴選這種說法也有人呼應。 \n \n陳淳文說,若教育部拔管不是行政處分,不對外發生效力,那遴委會為何要重啟遴選?教育部又不駁回,那原來的遴選結果到底算甚麼?如果台大真的重啟遴選,假設年底又選出一位校長,但是管中閔到時打官司勝利,台大校長不就鬧雙包?「離婚沒成,你怎麼再結婚?」陳淳文說,教育部如果有良心,就把前面的決議廢棄;但台灣是法治國家,要把法律問題釐清,才能重啟遴選。 \n \n近日傳出台大遴委也被檢調約談,陳淳文諷刺,這真是令人害怕,會不會下一步要約談校務會議代表?

  • 學者觀點-擴大刑罰範圍 不是萬靈丹

     我國公司登記高達數十萬家,舉凡公司設立、發行新股、公司合併、分割等公司組織行為,如事後發現該行為有瑕疵,如何認定有瑕疵?由誰認定?該貫徹法治精神,還是保護交易安全?往往發生不少爭執。對此,我國立法喜歡用「刑事判決確定→檢察機關通知→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的方式,現行公司法第9條第4項規定:「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偽造、變造文書,經裁判確定後,由檢察機關通知中央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即為著例,另如有限合夥法第9條、商業登記法第29條等也有極為類似的規定。這種立法模式過去在學理以及司法實務上早已有不少爭議,日前行政院及多位立委等提案,欲將條文中「有偽造、變造文書」修正擴大為「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之情事」,其理由主要在於「有法院在認定上採狹義見解,認為不包含業務上登載不實罪。為杜爭議,修正如以上所示,以資明確並利適用。但這樣的草案,勢必有許多法理上的問題。 \n 按刑法所謂「偽造文書印文罪章」,指的是刑法第二編分則內第十五章之罪,從第210條至第220條共計11條,內容包含甚廣,如行為主體、行為對象、前後階段等均有不同,甚至還有專科沒收的規定,裡面有如「偽造公文書罪」的刑法第211條:「偽造、變造公文書…」,所謂公文書是指公務員於職務上製作之文書,例如判決書、死亡證明書、檢驗合格證書…等。另有「偽造特種文書罪」的刑法第212條:「偽造、變造護照、旅券、免許證、特許證及關於品行、能力、服務或其他相類之證書、介紹書」,本罪大多是為圖一時便利或求職謀生,立法者認為情形實有可憫之處而特設本罪,例如畢業證書、考試及格證書、汽車牌照等。不知這些犯罪與「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什麼直接關係?再如依據草案內容,將擴大至第213條「公務員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此種屬於身分犯之特別犯罪也難以理解與民間企業「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什麼直接關係?這樣「一網打盡」的修法是否有違法治國「不當連結禁止原則」?頗有疑慮。 \n 其次,由於「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之情事」的結果會導致「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的嚴重結果,對人民權益影響甚大,憲法所要求的法律明確性原則就特別值得重視。對此,司法院多號釋字中提出以「可理解、可預見及司法可審查」作為其判斷標準,另釋字第636號更具體指出「基於法治國原則,以法律限制人民權利,其構成要件應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使受規範者可能預見其行為之法律效果,以確保法律預先告知之功能,並使執法之準據明確,以保障規範目的之實現」。因此,「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之情事」到底是指哪些情事?何以這些情事會與「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關?這樣規定方式是否能使人民可以「預見其行為之法律效果」、「並使執法之準據明確,以保障規範目的之實現」而符合法律明確性要求,有很大的疑問。 \n 再者,「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內之罪各有不同之保護法益與規範目的,在刑度上有重至「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11條),有「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第214條),亦有輕至「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第212條)者,各罪刑度間相差頗巨,這顯示立法者對於不同罪名的行為嚴重性與危險性等而有不同的刑度。依照草案內容,「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一旦判刑確定均將一律發生「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的結果,等於不問各該犯罪的嚴重性與危險性間差異,以及刑度高低不同等情形,此種不分輕重、一視同仁的處理規定,很容易在個案發生違反「比例原則」的危險。 \n 最後,「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之情事,經裁判確定後……」的規定看似明確,但依據刑事訴訟法規定,該些犯罪於偵查中檢察官多可予以不起訴或是緩起訴,如遇這種情形,是否符合此處所稱的「裁判確定」?還是一定要起訴後法院判決有罪才算,就有爭議。即便檢察官都起訴,也可能因為各罪名間被告不同、起訴時間不同、審級救濟不同等因素,其實未必能達到「裁判確定」明確無爭議之理想。因此,以擴大至所有「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之情事」的立法方式,希冀解決主管機關據以撤銷或廢止公司登記之立法體例,本文認為並不妥適。

  • 台大法律人要求重啟校長遴選 黃士修:法律新納粹無誤

    台大法律人要求重啟校長遴選 黃士修:法律新納粹無誤

    一群任職於台大法律學院、畢業於台大法律學院的法律人,昨發聲明,要求台大重啟校長遴選,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在其臉書上po文表示,「這些法律系教授宣稱管中閔違法兼職,但至今舉不出違反哪一條法律,也舉不出教育部根據哪一條法律,有准駁國立大學校長遴選結果的權力,在在印證我說的法律新納粹無誤」。 \n \n黃士修表示,他5月1日即po文說,看到台大法律系教授沈冠伶辭任台大遴選委員會的聲明,即為台大法學院感到「很沉痛!很遺憾!」,沈冠伶又是一個為政治服務、背棄專業倫理的學術界之恥。 \n \n他昨看到台大法律學院、畢業於台大法律學院的法律人,昨發聲明,要求台大重啟校長遴選,更印證了他提出的法律新納粹看法。 \n \n他在臉書上po出台大法律人連署名單,並說,「這些法律系教授宣稱管中閔違法兼職,但至今舉不出違反哪一條法律,也舉不出教育部根據哪一條法律,有准駁國立大學校長遴選結果的權力,在在印證我說的法律新納粹無誤」。 \n \n

  • 筆震論壇》台灣新法治典範:民進黨高興就好

    臺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院士被教育部駁回一事至今仍是臺灣的新聞話題,同時期也有其他幾則新聞,當我們把這幾條新聞擺在一起看的時候,怎麼能不我國的法治精神掬一把淚? \n5月4日大法官公布第1476次會議議決不受理案件,駁回立法院反綠陣營對「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釋憲聲請,理由是令人跌破眼鏡的釋憲人數不足。 \n究其理由,在於大法官對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5條第1項第3款所定「立法委員現有總額三分之一以上,就其行使職權,適用憲法發生疑義,或適用法律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中所謂的「立法委員…行使職權」的解釋認為立法委員一定要參加審查程序並投下反對票,才算是有「行使職權」,而把向來在立法院中用各種質詢、審查機會反對前瞻計畫案極其用力、但最後孤臣無力回天憤而不出席的高金素梅委員排除聲請人之外,從而未達法定之三分之一門檻。 \n如果我們對照「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立法委員「職權」行使的內容,不只包括對法案的審查、討論、表決,對總統提名的候選人審查、詢問、表決,也包含對政府官員的聽取報告、質詢等等。所以當這些學富五車、著作等身、國內法律學術或實務界翹楚出身的大法官們對「行使職權」一辭用最狹窄的「有無參與(最後)投票」認定時,怎麼不讓我們唸法律的人感到驚訝? \n儘管司法院許宗力院長稍後跳出來為自己喊冤,說他沒有改變見解,是「大法官們議決的結論」,言下之意,雖然他(可能)感到無奈,但(其他)大法官們的票數較多,他也只能兩手一攤。別忘了,現任15位大法官中有7位大法官是105年民進黨完全執政後,立法院民進黨團全力護航下通過的,其中不乏高度爭議的人選。 \n同一天(5月4日)晚上,臺灣「享譽國際」保外就醫的政治貪污犯前總統陳水扁先生,精神很好未見病容的以「申請參加義賣藝術品活動」為由,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之前因為多次有爭議的參與政治活動,這次臺中監獄訂出四不原則「不上台」、「不演講」、「不談政治」、「不受訪」,結果他因為被要求「不上(講)台」,所以站在肥皂箱上;因為被要求「不演講」,所以「餐會致詞8分鐘」;至於由前副總統呂秀蓮,以及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陪同下出席大家心知肚明什麼顏色的凱達格蘭基金會餐會也有辦法「不談政治」,我們就姑且從寬相信吧? \n最後看回到連續劇演了一整季四個月的臺大校長當選人、前馬政府時代擔任政務官的管中閔院士被教育部駁回一事,反管學者、教育部自己從沒有寫出迴避義務的各級法律、命令、校內遴選規則中「找出了」遴選委員或當選人的「迴避義務」;從對公立大學校長遴選結果沒有「核准」字樣的大學法條文中,幫教育部「孵出了」教育部的「核准權」(不過公文裡又不敢明文寫「不准」);更令人感到神奇的,只因為大學校長不太可能親自上講台「教學」或進實驗室做「研究」,就被說成「與大學教學、研究沒有直接關係」所以「與大學自治無關」,從而大學校長遴選事宜不屬於「大學自治事項」,所以教育部「插手」有理,臺灣大學無病呻吟!甫上任就醜聞一堆的教育部長講這種話也就算了,(照理說?)國內最會唸書的大學生-臺大學生也有把教育部的胡言亂語奉為圭臬者?! \n當然我們都可以說這些是各自獨立的事件,每件事最終決定的人都不同。但如果我們一旦把這些故事串起來,就可以看出臺灣現在的潮流。 \n首先,我們很難不用政治的「有色眼鏡」這些看似無關卻都導向同一結論:不只顏色要對,而且人選也要對。 \n所以民進黨的錢坑法案,可以用最狹義的法律解釋擋下司法程序。連最該超然中立大法官都幫忙護航?而且凡事若與官司纏身,卻無罪可定的馬前總統有關,都是壞人。所以馬政府時期的政務官一定不能當臺大校長,還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堆「法律沒寫的法律義務」。至於那位有罪判決定讞而且不止一案、國際認證的貪污犯陳前總統,不止在朝各大人物都去輸誠,一遇到他法律條文不止對他網開一面,還可以從寬解釋,就算違反了還都有無數次的「下一次」。 \n不知道國內的法律系教授以後要怎麼教學生法律解釋?其實也很好教,凡是不利民進黨的事項一律從嚴解釋(大法官說的),凡是綠營不喜歡的人選,沒有法律義務的義務也都是義務(教育部說的),至於遇到民進黨的人選,就算判決有罪,監獄還是可以會把你放出來隨心所欲的(法務部默許的)。英美的「法治」(Rule of Law),德國的「法治國」(Rechtsstaat)到了偉大台灣都變質。一言以蔽之,民進黨高興就好! \n上個世紀的英國人作家喬治·歐威爾(Animal Farm)實在是先知,他寫的書至今仍然一再應驗在臺灣社會: \n「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n \n \n \n \n \n \n \n \n

  • 教育部拔管 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叫台大:不提告就吞下來!

    教育部拔管 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叫台大:不提告就吞下來!

    教育部「拔管」,不核准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引發干涉「大學自治」疑慮。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認為,如果台大不爽教育部的初步認定,唯一的方法不是囂叫大學自治,而是應向法院提告。如果「不提告的話,那就吞下來」。 \n \n李茂生今(1日)在臉書貼文表示,自己不懂大學自治,只懂自我自治,對於教育部如何羞辱台大、干預台大「內政」一事,根本無感,但是對於干涉私生活的官方介入或民間介入,則是立即起毛。但自我自治的前提是個人私生活沒有觸犯法律。 \n \n據此類推,「大學自治也應該限縮在合法的範圍內,才可以毛起來主張。爺們事件的核心正在於此處。」 \n \n李茂生表示,教育部說台大違法,而台大則主張自己合法。所以這是事關法律的爭執,應該由有權機關來加以定奪。 \n \n李茂生更說,如果台大不爽教育部的初步認定,則唯一的方法不是囂叫大學自治,而是應該向法院提告。不提告的話,那就吞下來。 \n

  • 台灣教授低薪困境 李茂生哀嘆:已經沒救了!

    台灣教授低薪困境 李茂生哀嘆:已經沒救了!

    台灣教授低薪問題,從陸續有人出走到對岸或國外挖角後,成為關注的話題。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說,年金改革大刀猛砍大學教授,這種低薪困境已病入膏肓,只能用江湖郎中療法,簡單一句話,就是沒有救了! \n \n李茂生在臉書上表示,對於公教年改,他並不感到意外,也不會上街頭抗議,他因為看到日本友人年金被砍得哇哇叫的情形,心中早有準備。只是他心裡怨嘆,為何那麼早啟動,又為何砍大學教授這麼凶狠。 \n \n李茂生認為,「台灣教授的低薪狀態,根源於廣設大學以及均一薪資,大學教授一大堆,不同工但同酬,再加上政府長年不願意面對現實,不從事改革所致。如今已經病入膏肓,也只能用江湖郎中的療法,什麼彈性薪資,什麼玉山計畫來補破網,不能發揮效果是理所當然。」 \n \n對於這種困境,到底要如何才能解決?李茂生說,「已經沒有救了,只能說低階有低階的過活方式,死不了人的。」現在李茂生只能期待政府,善用節省下來的錢,將之用到刀口上。問題是真的能夠期待嗎? \n \n李茂生表示,他不是唱衰台灣,主政者還想重振經濟、再現奇蹟的心態最要不得。將錢集中到高端階層,縱然能夠成功,所得分配一定會不公平,人口愈來愈少,但低階層人數只會愈來愈多。 \n \n不過,教授真是低薪嗎?一位網友留言挑戰李茂生,「你薪水那麼高!大學教授都說低薪,那一般人怎麼活?」 \n \n到底教授的薪資有多少呢?根據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布的公立大專教授薪資明細表(107年1月開始生效),月支本薪加學術研究費的薪資,教授約116,825-100,165元;副教授約99,535-80,670元;助理教授約90,330-70,780;講師約80,430-58,135元。若教師兼任主管職務者,尚可支領主管職務加給。 \n

  • 捐市圖95冊 傳閱女書店精神

     高雄市立圖書館又多了一批好書!在大學擔任教授的呂豐真、蔡博方母子捐贈95冊圖書由台灣經營出版女性主義、性別平權書籍權威的女書店出版書籍,讓讀者透過閱讀提升性別意識。 \n 女書店可謂是台灣經營出版女性主義、性別平權相關的書籍的權威,華文地區的讀者若有機會接觸到與性別議題相關的經典書籍,幾乎都是出自女書店。雖然在走過23個年頭後,女書店因財務困境在2017年而決定結束門市運作,但仍然有幾位股東願意成立過度小組持續經營。 \n 在政治大學法律系陳惠馨教授的聯繫下,呂豐真教授及與其兒子蔡博方教授,決定支持女書店,並將支持的心意,透過這95冊的讀物,傳送給高雄市立圖書館的廣大讀者群。 \n 95冊好書涵蓋女性藝文創作、社會參與、校園的性別平等教育,兼具廣度與深度,提供讀者有脈絡性的閱讀方式,甚至能夠透過閱讀,引發公眾對於自身處境、環境的檢視與討論,驅動更多衍伸的創造性活動。

  • 李茂生酸:「為何不請我當林氏璧?」看到這句秒懂了

    李茂生酸:「為何不請我當林氏璧?」看到這句秒懂了

    旅日知名部落客「林氏璧」被起底,真實身分竟是台大醫師,因任職期間經營商業部落格、私接業配遭公懲會記過。同行部落客分析,林氏璧1個月業配收入恐怕比當醫師還高,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則在臉書發文「為什麼都沒有人來邀請我吃美食、住豪華旅館啊?」不過,因為一句話讓他瞬間懂了,直說「唉,算了!酸什麼酸啊。」 \n李茂生今天在臉書分享「台大醫師『林氏璧』懲處原因曝光」的新聞時有感而發說:「剛看到這則新聞,我第一個感想是為什麼都沒有人來邀請我吃美食、住豪華旅館啊?不過,繼續看下去,看到一句話:『平均1天的瀏覽網頁量(Pageviews)各自是21855,32154,42179個』唉,算了。酸什麼酸啊。」 \n網友則回應「要看你敢不敢開口喔!你只不過問一個商務艙,就上報了,人家可是用採訪的名義去要求搭九州七星列車欸!而且是全家喔」;也有人說「沒人罩,吃多吃少都會拉肚子的」、「老師寫食評間隔太久了,看老師的食評會餓壞的」、「結果還不是酸了…」。

  • 筆震論壇》法律系學生要被綁在準備考試嗎?

    台灣的律師錄取率一向採取嚴格標準,即使在考選部前任董部長的努力下,也只提升到10%左右。而司法官或其他法律相關的證照考試,錄取率更低。結果就是,每年全國法律系畢業生,能從事有證照或公務員資格法律工作的人,大約也不會超過20%。也就是說,法律教育培養出來的畢業生,有八成無法從事法律專業工作!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個非常浪費資源的現象。而考選部現在卻不顧各界反對,毅然決定要把門檻變得更嚴格。作為一個大學法律系教師,看著學生們努力卻沒有出路,同時又看著台灣明明欠缺法律人才卻又不要律師,真是無限感慨。 \n法律教育應該是一種專門職業人員的培養教育,而不是一種通識教育。它與醫學教育類似,預設進入這個系所的人,將來都要從事特定行業。所以在大學教育時期,就該致力於涵化這門行業的專業倫理與價值,培養學生在典範內批判思考與實務操作的能力,並且以大量的實習時數,讓實務與學術相結合。畢業之後,這個科系的人既然經過嚴格的職業訓練,應該大部分都能投入這個職業。在這種「專門職業訓練」的模式下,學校教師應該嚴格要求甚至大量淘汰不合格的學生;教育內容應該要與實務操作相結合,使每個學生都能嫻熟搜尋、分析、研究實務的法律問題;畢業前的實習應該是學生們最在乎的訓練,因為那很可能影響了學生將來能否找到好的工作機會;律師事務所或各公司的法務部門也會樂意讓法律系學生來實習或見習,以便提早「訂下」優秀有潛力的學生。 \n但現在這個理想的圖像,在「低錄取率」之下根本就無法實現。以我在歷期「律師職前訓練」授課的經驗來看,四所法律系畢業生(政大、東吳、台大,與台北大)佔了絕大部分的律師名額—相信在其他考試也差不多—而其他學校的畢業生加起來也遠遠不及這四所,甚至有些學校的法律系可能一年連一個考上的應屆生也沒有!在這麼低的錄取率下,「四校以外」的法律系學生連「從事法律職業」的企圖心都很低。而前端「四校」的法律系學生也滿腦子只關心「能不能通過考試」。結果呢,要嘛是不在乎學校的教學與成績;要嘛是只急著學習「考試用」的知識,而非實務或學術。許多學生覺得,學校教育與實習,除了「文憑」外,都跟我的前途無關—因為考不上的話,再好的理論或實務,都是廢話。我尊敬的已故恩師法治斌教授就曾感嘆,法律系學生考上前惶惶然不知所措,考不上就如同喪家之犬,考上了則驕其妻妾。不少律師怪罪學校沒把學生教好,「實務上不好用」。這是吾等大學教師要檢討之處。可是,律師大德們,在這種考試制度下,很難教啊! \n於是就產生了最壞的結果:法律系學生對學術與實務訓練都沒興趣,卻汲汲營營於補習或準備考試的讀書小組。學校裡最「認真」的學生,對學術、批判、司法實務訓練,都興趣缺缺—他們僅對「考試」認真而已。偏偏錄取率越低,這種學生的「理性」思考就對他們越有利。最後,能通過低門檻錄取率的考生,恐怕也不一定就是最有能力當律師、司法人員、法制人員的人才。 \n相信法律系教授、律師、司法人員、法制人員,或各公司的法務人員,都非常瞭解一件事:「考試用」知識與「實務用」知識,天差地遠,甚至相互牴觸。大規模考試有其本質限制,它只能做基本門檻的篩選,而無法具有細緻的鑑別力。它不容易考出「分析複雜問題」的能力,也很難測試出「聽了客戶陳述就抓出重點」的本事,更不能保證考試高分的人具有搜尋資料「把不懂的弄懂」之實力。 \n支持降低律師錄取門檻的人,會強調現在律師已經「太多了」。就如蔡部長所云:「市場消化不了這麼多律師,律師界哀鴻遍野、流浪律師日增,已成國安問題」。然而,考選部是否曾做過真正的實證研究,證明我們的「市場」需要多少律師?現在真的「消化不了」?事實上,台灣社會對法律專業的需求非常高,重點恐怕是要設計一套機制,讓公私部門把「法律」當成決策或行為「前」的一個必要考慮,而非只有在面臨訴訟時才想要找律師。試想,全國各機關學校,都有政風、人事、總務、會計,為何卻沒有將法制人員(政府律師)當成必要配置?各公司都有會計、人資,卻未必有法務部門。如果在各種制度中,將「內部法律審核」當成究責或審核的一環,那法律實務工作者的需求量難道還少了嗎?多少公司或學校,一個法規或契約都寫不出來,這像話嗎?一個法治國家,凡事考慮法律,天經地義。怎麼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對法律的想像還只是「訴訟」,而且還加上傳統「訟則凶」的落後想法? \n就算考選部真的能證明律師「太多了」,也未必該用考試來當篩選門檻。第一種因應方法是從市場角度來看問題,讓拿到律師執照的人,自行瞭解法律行業生態,自己找出路—民刑事訴訟市場太小,那難道不能從事其他法律工作嗎?國家並沒有義務擔保人人當律師又有錢可賺,但是把「資格考」門檻升高,限制人民的工作機會,正當性就比較可疑。另一種因應方式則是從前端控制法律系所的數量—既然市場這麼小,為什麼要開放十倍的人來就讀?前者是請法律系畢業生「個人」為自己負責;後者則是教育部主責事務。無論如何,八、九成的法律系畢業生「用非所學」,而學校教育無從施力(因為大學總不該為考試而教學),考上的學生通常又沒有實習經驗與寫狀能力,既不能文又不能武,這樣的局面擺明了是「多輸」! \n相信考選部與其他倡議降低律師錄取率的人,其實也都出於健全律師執業環境的善意考慮。但如今的法律教育、法律考試,與法律執業,三者切分各自為政的結果,造成的是學生們花上無數時間投注在無用的考試之學。教育、政府,與實務界,真該好好合作來思考怎樣做結構性的改變。否則。看著這些學生拼命讀書,追求正義與理性,卻要在這種既不公平也不理性的泥沼裡打滾,浪費智能與精力,實在不忍。魯迅的《狂人日記》暗指仁義道德的字縫裡看出來都寫著「吃人」兩字,我們的學生們會不會也感染了這種感覺?—你們教授部長資深律師們滿口的正義嚨是假,以後我考上後也要吃人!我真的很想喊著魯迅在這部小說的最後一句話:「救救孩子……。」 \n

  • 管爺風波未平 多位台大教授要求:選委會立即停止運作

    管爺風波未平 多位台大教授要求:選委會立即停止運作

    台大準校長管中閔聘任案風波不斷,多位台大教授今共同舉行記者會,並由台大法律系教授陳昭如發表4點訴求。陳昭如說,教育部應該不予核定遴選結果,遴選委員會運作有重大瑕疵,應立即停止運作;台大校方應盡快召開臨時校務會議,處理後續事宜,並要求教育部指派的遴選委員會代表,公開說明遴選過程及台大校長的適任性。 \n \n今天記者會出席者有除了陳昭如,還有台大物理系教授楊信男、物理系教授林敏聰、國發所教授劉靜怡、數學系教授陳其誠、生技系教授黃青真、法律系教授顏厥安以及一名法研所學生戴紹恩。 \n \n外界質疑,管中閔在遴選前未揭露台哥大獨董身份,而台哥大副董事長蔡明興卻擔任台大遴選委員會委員,明顯沒有利益迴避。陳昭如說,有的人主張,既然台哥大獨董是公開資訊,候選人就沒有揭露必要,但可公開的資訊,不代表人人都可以取得,也不代表候選人不必公開,認為將這兩件事混淆令人感到遺憾。 \n \n陳昭如也說,大學自治這4個字,不代表可以掩護財團侵入校園的藉口,大學自治也不代表可迴避外部監督,甚至是遴選委員會也不能藉此迴避外部與內部監督。 \n \n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指出,現在報導沸沸揚揚,對台大的聲譽有重大損害,遴選委員會有義務召開會議正式回應,但至今都沒看到,甚至發言人還公開要大家願賭服輸,代表遴選委員會公正性已備受質疑。 \n \n綠委張廖萬堅日前也質疑管中閔聯合掛名的論文,但遭台大駁斥不涉抄襲。陳翠蓮進一步指出,大學術倫理委員會先發函予中研院人社中心,問及此論文是否為正式論文、有無經過學術審查,將此限定在「論文性質」上,並非真正要調查抄襲一事,質疑根本是雙方套招。 \n \n台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說,管中閔擔任台哥大獨董資訊,只有校方的人事室、研發處持有,但都沒有可供全校師生查詢,且至少有一個遴選委員,在公開場合發誓他真的不知道有獨董一事。 \n \n至於遴選委員會稱「願賭服輸」,劉也反問,「如果是詐賭呢?」認為外界苛責校務會議代表太不清楚了、太不會去查了,這是非常不合理的反擊;她自己知道管是台哥大獨董,也是因為她是電信法學者,不該以此要求其他校務會議代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