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海的搜尋結果,共51

  • 台灣人看大陸-曹操在那裡

     最近有報導評估兩岸人才的特性,說什麼台灣人才在專業、品德與團隊合作上較優,如劉備,大陸人才則在企圖心與野心方面勝出,如曹操。不知僅有野心但沒有專業能力的,還算是曹操嗎? \n 鼓勵陸籍員工外派 \n 珠江三角洲的工資不斷上漲,還有缺工問題,許多沿海地區的台商都計畫前往或是已經往內陸移動。隔壁廠卻不往內陸遷移,反是向外發展,打算將部分生產移到南亞小國,其實在越南或其他南亞地區早有許多先至的台資企業,在出口美國方面與中國業者存在著長期競爭。 \n 隔壁廠提出獎勵方案鼓勵大陸籍員工前往南亞小國工作,一方面希望培養陸籍員工,另一方面也希望這些員工可以幫助海外工廠早點進入狀況。這些員工根本不會說英文,公司要花錢讓這些員工上英文課,還有許多生活上的安排要打點,老實說在當地招募還省事些。 \n 現場變成討價大會 \n 在召開外派海外說明會後,前輩十分感嘆。前輩公司給予這些外派員工豐厚績效獎金,只要達到績效,陸籍經理可以領到的錢已經與台幹差不多了,這些員工要求要保底,把績效獎金納入固定薪水,就是不管表現,要我出國工作就要多給我很多錢的態勢。不僅薪水要求高,錙銖必較的還要求電話費津貼,生活品補助等等,現場就變成討價大會。 \n 真不知道大陸員工是怎麼想的,要是我有機會出國工作,有額外收入,可以學英文,增加國際觀,早就舉手報名了。而且回國後肯定更有發展,從南亞小國回來,也是一隻海龜(海歸)啊。這種機會就算錢少些,也該爭取,這才是曹操的企圖心吧。隔壁廠早就派台幹過去,台幹們是二話不說走在最前面,與企業共生共存,難道這就是無法一統天下的劉備? \n 中國勞工廉價的優勢漸失,勞工們還沒有這點醒悟,不能在工作態度上再進化的話,空有曹操的野心,對企業有什麼幫助呢?我怎麼看都是台灣人好用,僱用台灣的勞工朋友們,是福氣啦!

  • 台灣人看大陸-富士康後遺症 東莞台企舉辦運動會

     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富士康事件對台商的影響,有台商擔心要不要跟進調薪,有台商擔心下一個跳樓事件發生在自己工廠。最近見到隔壁廠前輩,他正忙著辦運動會。 \n 前輩的廠呢,沒有媲美富士康的泳池等設施,不過感覺是比較人性化的。宿舍住2到6人,同單位的先安排住在一起,宿舍樓層比較矮,廠內員工「80後」的相對少,偶爾出現幾個很視覺系的年輕人。超時加班是大陸普遍現象,前輩廠當然會擔心出現承受不了壓力的員工,所以現在加強員工的休閒活動。 \n 前輩說以前工廠常辦運動會,唱歌比賽之類的。但是每次賽前就會出現一小群一小群工人利用上班時間練習。以前辦歌唱比賽,上班時在廠區巡邏,就會聽到遠處傳來歌聲,竟然跨單位的人集合一起在廠區菜園練唱,還煞有介事的找人扮評審,扮長官。有次辦拔河比賽也是,「殺殺殺」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來。因為影響到生產,前輩後來就不辦這類活動了,就是在法定節日放部電影而已。 \n 初次聽到前輩說這故事,忍不住大笑起來,覺得怎麼這麼可愛。真不知道員工們是怎麼想的。是加班太多了,已經無「下班後」時間練習?還是覺得比賽得獎比較重要?不過再仔細想想,應該是員工們並沒有把這份工作當成自己要做好的事,是花時間換工資的心態吧,沒有自我要求及責任感。雖然覺得大陸員工的薪資真的很低,但是相對於他們對企業的付出,怎會讓老闆們甘心多掏錢出來呢? \n 之前讓一位員工周六、周日在外參加培訓課程,報名費2000元人民幣。事先問過員工有無意願在周六日去上課,他表示很願意學習,上完課後竟然申請周六日的加班費。我十分訝異他的反應,一點都沒想到是花公司錢讓自己獲得知識,還要求更多的利益。太多「得寸進尺」的案例,不是拿工作表現去要求加薪,而是斤斤計較自己少拿了什麼。 \n 前輩廠過幾天上班時間又會傳出殺殺殺的聲音,雖然不是老闆們所樂見,卻也是不得不妥協的安排。

  • 台灣人看大陸-求職亂開價 老闆殺很狠

     一年前,在東莞要找兩名專員協助工作,陸續進行面試,前前後後看過十幾個人,感覺求職者與老闆徵人的心態都跟台灣不大一樣。 \n 希望待遇砍一半錄用 \n 台灣的應徵者雖多少會提高希望待遇,但不會很誇大,絕不至於最後以希望待遇的一半錄用。我的想法是寧願盡量滿足求職者的希望待遇,一旦錄用,日後這個人就比較不易因薪水而異動。但大陸不是,老闆舉出許多例子,要8000元(人民幣,下同)最後以4000元錄取,所以老闆在核薪的時候,都會覺得一定要砍很多才不會吃虧,已經不會從這個人的學經歷及市場行情來考慮。 \n 我向其他公司當地人打聽過,我要找的專業方面的大學畢業生薪水約在2000至2500元水平。我希望有2年以上經驗,差不多是4、5000元薪資,但是老闆核決的薪資僅2000元。我們工廠那些國高中學歷的作業員薪水都有1200元的水平。深圳職工最低工資都有2000多元,旁邊的東莞也低不了多少。2000元真的找不到人,所以我才需要面試十幾個人,希望可以挑到便宜又好用的。 \n 有機會不如有人民幣 \n 這些來應徵的大學畢業生,我的印象是普遍英文都不好,雖然都有幾級幾級考試證書,簡單的英文信也不會寫。台灣的應徵者會考慮工作有沒有發展,會想自己的下一步發展。這邊沒有,告訴他有機會接觸什麼領域,有機會學到很多等等,這些在他們聽來還不如多幾張人民幣實際。 \n 對於已經在這邊工作的陸籍員工,已經是基層幹部了,問他對自己工作有什麼規畫,也是很消極的想法,能有份不錯薪水就好。做事上也消極,只是簡單的執行交辦事項,不會旁徵博引舉一反三的做好其他事。 \n 當然優秀的人才不少,我見過此地一家台商的董事長祕書,本地人,做事圓滑又俐落,比台灣幹部還優秀。但是普遍一般的水平及工作態度,台灣人還是好很多。希望我們能保持這些優勢。台灣,加油。

  • 台灣人看大陸-識正書簡

     話說人在中國,就想順便考個這邊的證照,算是不枉此行。T叔也是這樣的算盤,不過他有香港會計師資格,只要加考兩科就可以,也不必辦什麼學歷認證,香港會計師公會一紙公文即可。我們不知算「那邊」的台灣,要先辦學歷認證才可參加「這邊」的國家考試。 \n 依網站上的介紹,學歷認證要看身分證及台胞證的正本,交複印件。進香港後一切都是憑台胞證,根本沒想到要帶身分證,叫家人傳來掃瞄檔,我想這樣應該夠了,台胞證已經可以證明身分,阿共又不承認中華民國,應該不會堅持要看到中華民國身分證正本。 \n 到了認證中心,只有一位動作很慢,看起來像晚娘的工作人員在受理。看起來真的很沒效率,我對這位工作人員已經先扣50分,輪到我的時候竟然查不到我的網上申請的資料,再扣50分。我堅持已經上網登錄,她才讓我使用旁邊的電腦自己查詢。結果是確有申請紀錄,但是認證中心的資料庫就查不到。她只嚷嚷說奇怪,叫我自己研究,把我晾在一旁。我也不知問題出在哪,只有從頭重新輸入一次,過程中我發現我原來輸入的是繁體字,會不會是簡繁體字的問題?跟晚娘工作人員提出這個問題,她重新以我名字中簡繁體都相同的字查詢,我的資料就跑出來了。 \n 晚娘工作人員開始跟我聊起來:「繁體字我會看但不會寫。還是繁體字好看。你們是戴方帽的啊(我的學士照),我們這以前都不戴,後來才有。」我心想晚娘突然變友善了,應該不會堅持要身分證吧。但我的算盤打錯了,晚娘堅持不收,文件不齊備是不會寄到北京的。 \n 看著後面一堆等待的人,我識相的收起各種證件,打算回家了。晚娘工作人員倒是很好心的勸我說,還是先把這個身分證補齊,認證先辦起來,以後要怎麼用都好。最後還十分客氣的跟我說再見,叫我走好。 \n 雖然沒辦成我要辦的事,並且因為簡繁字體發生小波折,卻因繁體字讓晚娘工作人員變和善。算是意外的收穫吧。我個人認為「簡化」是個趨勢,從古到今是如此,英文也是如此,使用上出現許多簡化變化。不過簡體字實在簡化得太醜。希望我們對美與歷史的孺慕可以延緩「簡化」這件事的發生。

  • 《白蛇傳》請觀眾划龍舟

    《白蛇傳》請觀眾划龍舟

     三米高的花燈跑到舞台上演兒童劇?紙風車劇團的《白蛇傳》,讓花燈化為演員,演出白蛇、青蛇與許仙、法海。台下觀眾還配備了「扮戲道具」,進場後不能只看戲,要順著劇情一起划龍舟,共同參與白蛇與法海的大戰。 \n 紙風車《白蛇傳》雖然是兒童劇,但白蛇傳故事中所有的重點橋段,包括「西湖借傘」、「盜仙草」、「大鬥法」、「水漫金山寺」等,都全數演出。在說書人的娓娓細訴下,《白蛇傳》以黑暗中閃動著螢光的「黑光劇」拉開序幕。白蛇為了營救許仙,與法海鬥法、水淹金山寺的橋段,演員在觀眾席間拉開一片大型的布,在觀眾頭頂上開展飄動,營造大水淹漫的臨場感。 \n 至於故事裡因應端午節慶要划龍舟的場面,演出時將有四艘龍舟「漂浮」在觀眾席間,觀眾揮動雙手,順便展開龍舟競賽。 \n 團長任建誠表示,《白蛇傳》九年前首演,今的新版中,花燈高達三米,整體表現卻更輕巧明亮。「九年前,花燈演員的發亮靠傳統燈泡,為了維持兩個小時演出,躲在花燈下的演員不僅要揹上八公斤的電瓶,還得外接電線到後台,笨重又麻煩,是土法煉鋼!」 \n 這次,花燈的發亮將改採LED燈,省錢省電又環保,演員身上的電瓶將可降低至兩公斤,也不需外接電線。 \n 《白蛇傳》十九日將在台中中山堂演出,廿五至廿七日回到台北國父紀念館。

  • 台灣人看大陸-東莞的波麗士大人

     本周因公前往派出所報案。派出所就像是早期台灣國小校園,不用登記就可以進入。裡面停滿公安車輛,一間一間的辦公室,值班室內幾張破桌椅,沙發破到看得見裡面,一台CRT大顯示器,比勞動仲裁庭的設備差多了。裡面有人在做筆錄,我們提出報案書後,叫我們先坐一下。我們的律師忙著請警員抽煙,警員們都很嚴正的拒絕。這是正確的態度,不可以收受賄賂。 \n 我們的報案書先由一位警員閱讀,另一位警員走來,說我們這案之前投訴過,接著又一位警員出現,把報案書接過去仔細閱讀。根本搞不清楚是誰要承辦這個案子。對公安才剛有點好印象,馬上又覺得他們的辦事態度令人無法接受。 \n 這時候一輛公安車回來,車上載著一名婦女,廣東話嘰里咕嚕的說一串,辦公室公安趕緊打電話,幾位穿制服警員走進走出的,氣氛有些緊張。我聽不懂廣東話,猜測是婦人被搶了,警方在詢問犯人特徵,並電話通知巡邏員之類的吧。看著這場景,好像在看TVBS常演的港劇,什麼《學警出更》的,只是演員們長得比較不好看。 \n 一會兒又有一名婦人走進來,一直在哭,警員把文件整一整叫她蓋指印後在外面等著。這名婦人邊哭邊跟旁人借錢要打長途電話,警員看到了就叫她別哭,把自己手機借她打電話。搞不清楚這婦人出了什麼事,但我看到一點波麗士大人為民服務的熱誠。 \n 那位警員終於研究完我們的報案書,針對我們的報案提出二個重點,我們之前就知道在法律上有二點提出的證據不夠,我本還想公安水平不高,這邊又一直說有關係好辦事,我們公司在地方也是響噹噹,打出公司名號應該就沒問題。結果公安直指重點,也沒有給我們難看,要我們再補充些資料,表示會再研究,如果是公安該管的,一定立案辦理。說的話句句到位,讓我也沒法再說什麼,只有無功而返。 \n 跑這一趟讓我對阿共仔印象好了一點,素質比我想像中的要好,謹慎但不推託,又有點人情味。不知道是因為東莞受到台商多年的影響,還是波麗士大人都有人民保母的本性,或是我被阿共仔的表面功夫給唬住了,這一切都是阿共仔的陰謀?!

  • 台灣看大陸-計畫 不僅是表面工夫

     在台灣工作時,同事們常開玩笑說,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老闆的一句話。不知道是我待的公司如此,還是台灣人的普遍現象。因為市場瞬息萬變,應變要快才不會被淘汰,打帶跑是很正常的。 \n 年初提計畫 年終總結 \n 好像不大需要做什麼工作規畫,一切看數字。OEM的天下似乎也是如此,客戶一句話比什麼都重要。很少聽到台灣企業說自己有什麼5年計畫還是10年計畫,也許企業老闆心中自有規畫吧,但常聽到還是業績、獲利及股價。 \n 到大陸工作後,老闆一天到晚都在說規畫規畫,要對自己的工作有短中長期規畫,還要有方法去執行。老闆的說法跟這邊政府單位一樣,年初提計畫,年終做總結。 \n 我每次提出的工作規畫都被嫌到臭頭,要不就嫌寫得太細,老董那有時間看,要不就嫌不夠具體。對我來說,短期計畫就是趕緊展開單位工作,長期計畫就是把這些工作做到精緻完善,只是程度上的不同,實在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表現。心中不免想不用數字管理,一切都是自己說說算的計畫,不外就是表面工夫,說得好聽罷了。 \n 長遠規畫 政策有遠見 \n 但五一勞動節看了央視特別節目,另有所感。 \n 央視勞動者特別節目介紹大陸最近引以為傲的動車發展。動車就是高速火車,以前時速1、200公里,現在進化到了300多公里的高鐵。節目介紹動車發展幾個重要人物,各有一小段紀錄片及專訪,提到大陸動車今日可以技術輸出,其中幾位不約而同將此歸功於國家政策規畫。早在1980年代,大陸就將高速運輸列為重大建設計畫,學界持續研發,政府以政策與法律讓國外進行技術移轉,在此基礎上迅速發展。 \n 看電視的我突然想到,大陸是從十一五、十二五,一次次5年計畫,一步步執行至今。當計畫不是表面工夫後,執行的成果就會顯現。 \n 在自由民主、政黨輪替的台灣,選舉過後一切重來,計畫往往隨主事者的改變或中斷或棄置。沒有長遠規畫,還會有具遠見的政策嗎?短視的後果就是逐漸消失的競爭力。或許二者不應偏廢,完整的規畫加上有效的數字管理,才可能有1+1>2的效果。

  • 台灣人-原子筆落難中國

     中國似乎不喜歡原子筆,特別是藍色原子筆。一回跟我們律師去法院,要我們簽收一份文件,身上只有藍色原子筆,簽完名就被書記員罵,重新以黑色簽字筆簽過。 \n 最近公司要申請些工商登記的事,一疊疊文件都需要公司董事長簽署。董事長第一次也是用了原子筆簽名,被退件。說原子筆簽名無效。 \n 我們在原簽名處用黑色簽字筆補簽。又被退件。說簽二次不夠嚴肅。 \n 為此事還跟會計師吵了許久。會計師說時間久了原子筆跡會變的不清楚,會破壞紙,不利於文件保存,所以國家正式文件都要求要用簽字筆。 \n 無法理解這個邏輯。在台灣最龜毛的銀行也沒拒絕過原子筆簽字啊,是你們原子筆品質太爛吧?號稱世界大國的國家檔案系統竟然沒辦法保存原子筆跡,太不可思議了吧。用印章也不可以,中國對印章的信任度似乎相當的低。 \n 原子筆啊,原子筆,到中國就矮一截了。

  • 台灣人看大陸-好事美國人與中國勞工

     不知道是美國國內法有要求,還是美國人扮演世界警察的優越感所致,美國客戶在下單前都會要求驗廠。雖然在台灣也是,不過通常著重在品質控制方面,但對大陸工廠的檢驗,勞工待遇常是重點。 \n 我廠被查核幾次都有缺點,這些美國客人要求的比大陸政府法令還嚴。當地加班雖有時數限制,但工廠只要依法付加班費,就只有勞動監察單位可以糾正處罰。然而事實上,地方勞動監察單位也知道如果嚴格要求,只會逼走企業造成更多人失業;員工也樂於加班,我們還遇到員工堅持要加班,拒絕改為三班制。這些美國客人則把超時加班記一缺點。 \n 中國法律允許用人單位扣員工薪資,但不得超過20%。我廠的獎懲辦法中有一條,規定記過的或違規受罰的要扣績效獎金,這也被美國客戶記缺點。就算扣款不超過法律規定,或是把扣款當員工福利金,美國客戶都不接受。 \n 有些勞工待遇部分,因為與地方政府管理機關關係好得很,工廠要不是為了接訂單,可能還會犧牲更多勞工的福利,以守住製造成本上的優勢。看到炎炎夏日在沒有冷氣的車間辛苦工作的員工,我心想,還好有這些好事的美國人要求工作環境的安全及環保,不然這些員工工作的環境應該更慘。 \n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連雞蛋都有假的中國,要應付天真的美國人也不是件難事。一些很不規範的小廠,驗廠結果反而合格沒問題,用膝蓋想就知道,一定在資料做了手腳。 \n 與資本主義對頭的共產主義,其勞工待遇的改善,靠資本主義老大哥的要求,比共產主義政府發布向勞工傾斜的《勞動合同法》還有用些。

  • 台灣人看大陸-大陸律師 便宜行事

     最近跑了幾趟大陸地方法院,對律師的印象糟透了。 \n 這幾次都是與員工的爭議案件,律師說謊不打草稿,只消一句否認,就可以不用再負什麼舉證責任。 \n 勞動合同上有員工親自簽名,且承認勞動關係完全不損員工法律上的權利,該員工在仲裁中也不否認,但對方律師卻只是不負責任地予以否認。但另外我們email發出的通知,當事人都承認有收到,律師竟說收是收到,但內容不一樣。又是一張嘴隨便說說,提不出任何反證。 \n 我方律師也沒好到那去。一位員工續約時片面修改了與我方的勞動合同,律師竟建議就收下簽名頁,前面仍依我方版本變造一份合同就可以。還有員工有打卡但人沒去工作,被公司以曠工解僱,律師竟建議我們修改打卡記錄。明明有更好的法律上答辯可以進行,大陸的律師卻懶得進行,只想便宜行事,用最簡單的證明打贏官司,而這簡單的證明往往是經過修改的。 \n 諮詢律師時,常常也得不到一個肯定答案。一個違法解僱應付的賠償計算問題,問四個律師會有五個答案。還有律師給的意見是他自己對法律的解讀,認為依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文字解釋是不包含加班費,我問他法院怎麼判決,他說法院都會算加班費。那為什麼給我不含加班費的意見?難道不知道法律意見要包括法院的見解嗎?還有律師說要看對方的主張,這不是本末倒置嘛。 \n 看來中國的法律界還有很多改善空間。

  • 台灣人看大陸-勞資糾紛 諜對諜

     隔壁廠在幾天前發生無預警的罷工,起因是最近一直在討論的基本工資(大陸稱最低工資)調整。珠三角因為招工困難,調整基本工資的消息一直不斷。還無任何公告,員工就以訛傳訛的認定基本工資已經調整,但是領到的工資沒調整,先是一條生產線的帶頭鼓譟,怠工,很快的就傳到其他車間,造成全廠大罷工,持續三天。 \n 在當地勞動局和公安的介入下,算是很快平和的落幕,也因此事件政府加快腳步發布公告調整基本工資。 \n 事後訪問隔壁廠的前輩處理的過程,他說看中國過去歷史就知道,中國人有許多牆頭草、捉耙子、漢奸,在不同時代以不同名稱出現。所以當工廠罷工發生後,馬上就有員工來舉報,告知主管是誰帶頭騷動。還有員工說有辦法擺平,但要公司財政支援。前輩說,誰知道是不是做賊的喊捉賊,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自己放了把火後,在旁邊若無其事看救火。 \n 前輩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蒐集情資分析並觀察,雖然當下是以懷柔安撫的政策,但早已在整理黑名單,為秋後算帳準備。 \n 而大陸的農民工許多都是同一個村莊一起出來的,那種不問是非的相挺自己人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心理,一人登高一呼,就會滿地開花。所以問題人物掌握住後,馬上是把同鄉同村的名單也整理好,不管有沒參與反抗軍,將來都是要處理的人物。聽前輩如此一說,時光好像拉回對日抗戰時期,現在是在演《風聲》嗎? \n 當然,前輩公司還是有檢討在員工管理與溝通上的問題。然前輩一番話也顯示出此地管理的不易。 \n 該事件在兩岸三地的報紙上披露。隔壁廠是堅持依政府規定,不提前調整,另有一家廠已經調整薪資比政府規定的還高,員工仍然罷工要求加薪。 \n 勞工工資不斷上漲,勞資問題不斷,中國廉價勞力優勢不在,慢慢逼企業出走或轉型。但是其他軟實力的欠缺,中國的勞動力能成功的轉型嗎?一次罷工事件就像遠在巴西飛舞的蝴蝶,誰知道會引發什麼後續反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