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泛指的搜尋結果,共04

  • 抹紅宗教團體 林飛帆:不是泛指所有宗教

    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上週指控台灣宗教系統與大陸相連,對台進行「紅色滲透」,引發宗教界不滿,痛批林把宗教帶入政治鬥爭。林飛帆受訪表示,他當天要表達的是,部分特定宮廟系統被統促黨滲透,或者是像先前彰化碧雲禪寺的例子,部分宮廟系統受到中國勢力的影響,並不是泛指所有宗教。 今天記者會中,法師釋淨耀說,林飛帆應該虛心接受抗議、真誠抱歉,「年輕人這樣隨意講,對小英總統的選舉絕對沒有幫助」。

  • 「我是中國人」李安柯P都說過 小豬經紀人:泛指大中華

    「我是中國人」李安柯P都說過 小豬經紀人:泛指大中華

     周子瑜因舉中華民國國旗險遭大陸封殺,被逼錄道歉影片承認「1個中國」的風波還沒落幕,羅志祥(小豬)也不慎踩到兩岸認同的敏感地雷,被爆14日在北京《極限挑戰》電影首映會,回答與大陸明星合作感覺,說:「不用分那麼細,因為我們都是中國人。」遭台灣網友批「忘本」。經紀公司18日緊急發聲明滅火:「小豬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也是受中華文化教育長大的中國人。」強調所言非選邊站,「中國人」泛指大中華地區人民。  演藝圈去年底因黃安亂射「獨」箭,在其微博憑薄弱證據不斷點名藝人「台獨」,藝人不安、民眾不滿情緒,在周子瑜15日道歉影片曝光達到高峰。小豬的「中國」說,發生在周子瑜道歉前1天,17日卻被致力於攻擊他的「反羅志祥粉絲團」,在網路貼出影片煽動網友情緒,因時機敏感更顯爭議。  挖洞給自己跳  知名影評人「膝關節」在臉書直言小豬「挖洞給自己跳」,因他被問與大陸藝人合作想法,有許多替代答案,他卻用最尷尬的回應。但小豬出道20年,豈不懂藝人對政治議題要中立的道理,「中國人」一詞實屬無心,網友譏他為賺人民幣,交了大陸女友周揚青,而抱對岸大腿,過於言重。  這段首映會影片17日晚開始在網路瘋傳,小豬臉書粉絲團1天內掉了5萬多人;圈內人普遍認為他一向反應快、口才好,這回「不小心衝太快」,也有人為他緩頰:「他以前講過類似觀念,但他認知是炎黃子孫血統那類,不是政治認同。」覺得台灣網友若要他道歉,「和黃安沒兩樣。」  過去李安、周杰倫受訪都曾提過自己是「中國人」,但他們更強調來自台灣,連台北市長柯文哲(柯P)也曾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只想做好表演  小豬經紀公司表示:「他只想認真做好表演,請大家讓表演歸表演,政治歸政治;兩岸關係如果連政治人物都還不能解決,就不要再問這些只想做好表演的藝人了。」  國民黨國際資訊暨議題中心主任徐巧芯昨也在臉書發表想法:「退讚是自由,沒有人需為自己的認同道歉,羅志祥也好,周子瑜也好,都不需要道歉。」

  • 柯:律師世代結束泛指一種性格

     台大醫師柯文哲辦公室今天發布新聞稿表示,柯文哲談到「台灣的律師世代應該要結束了」,是泛指一種性格和政治文化,非指涉特定個人及世代。  柯文哲昨天接受廣播專訪時表示,過去20年,台灣政治有個現象就是「耍嘴皮」,每件事都要辯輸贏,甚至懶惰到只想喊口號,把政治兩極化,搞到國家空轉。他還說,「我不是要批評律師,但台灣的律師世代應該要結束了。」  柯文哲辦公室上午發布新聞稿指出,柯文哲的發言是針對過去在藍綠對立的情況下,對於公共政策的討論常流於口號、淪於法庭式的辯論,而沒有能以科學的態度、理性地去面對問題的本質。  新聞稿表示,柯文哲談及的律師部分,泛指一種性格和政治文化,非指涉特定個人及世代。1030108

  • 三少四壯集-想起「那話兒」

     「挽手」、「蛙口」、「馬口」、「瞧蘑菇」……有志者何不來動動腦,別讓《金瓶梅》專美於前,創出更多引人入勝的詞語。  千禧年的六月,台灣同志文學的代言人許佑生,扔出重磅炸彈《褲襠裡的國王》,細說陽具文化。第一章的標題即用「那話兒」(Dicks)代替英文老二的原譯。其實早在1965年4月,李敖就用在〈謹防被閹──法院不可割人「那話兒」〉,當作文章的副標題。在許氏之後,詹偉雄主編的「Fresh書系」,一本翻譯自David M. Friedman《A Mind of its Own:Culture History of the Penis》,也簡譯為《那話兒》;它以文化描述為主,為了吸引閱讀,刻意運用此語,可見「那話兒」一定有更原始的出處。  果不其然,《金瓶梅第二十七回:李瓶兒私語翡翠軒,潘金蓮醉鬧葡萄架》中有一段:「於是,一壁幌著心子,把那話拽出來,向袋中包兒裡打開,捻了些香閨驕豔塗在蛙口內,頂入牡中,送了幾送。須臾,那話登時昂健暴怒起來,垂著玩著,往來抽拽玩其出入之勢。那婦人在枕傍,朦朧星眼,呻吟不已,沒口子叫大髡達達,你不知使了甚麼行貨子罷了,淫婦的癢到骨髓去了,可憐見饒了罷。」昔日讀過時,就覺得用「那話」形容陽具,真是老祖宗的智慧,不知何時依《金瓶梅》筆意,加上個「兒」?  引文中的「髡」是俗字,《明齋小識》、《西湖二集》及《鹽山新誌》都做「雞巴」。到此我恍然大悟,《金瓶梅》這麼文雅,沒錯單是陽具,它就有好多種稱呼。首先它源於《水滸傳》:淡出鳥味來,那個「鳥」就是俗稱從尸從吊者。接著以「龜」為喻,像其伸縮的形狀。也有如《水滸傳》般的威猛,稱它為「鎗法」,英國也用「長槍」來形容,小說中有「火尖槍」的名稱。  還有「膫子」,出自徐文長《四聲猿傳奇》。「下截」即人之下體,泛指腰部以下,流行到現在,也用「下體」泛指男女的私處。《金史》:「李特立短小鋒立,號半截劍。」更加俱有視覺、觸覺的魅力。「麈柄」全名「玉柄麈尾」,象其形。「玉莖」更有它的歷史淵源,《外臺秘要》引《處女方》:「玉莖強盛,以合陰陽。」白居易的哥哥白行簡《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也用。  「挽手」更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原來明朝內臣好吃牛驢的下體,吃的就是馬的陽具,就像我們吃牛鞭、鹿鞭壯陽;馬是彼時出行的工具,引喻為「挽手」,陰性稱「挽口」。引文中還有「蛙口」,又稱「馬口」,小便的出處,以及更文雅的象形,例如:「瞧蘑菇」,連植物都拿來運用。甚至稱它為「不便處」,即下體私處。如此風雅,如此象形,如此多樣化,《金瓶梅》不愧是我國古典小說中的名著。  也許是《金瓶梅》距今幾百年,已經有隔閡,許佑生《褲襠裡的國王》沒有引用。但書中引用西方政治、文學、影視圈等名人、與名著,可說是華人探討陽具文化的力作,其中引用台灣影評人李幼新,以音譯的方式,把penis寫成「拼你死」,暗示性愛時討好伴侶,男方陽具帶給女方飄飄欲仙的感覺,實在有情趣!有志者何不來動動腦,別讓《金瓶梅》專美於前,創出更多引人入勝的詞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