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泥土的故事的搜尋結果,共10

  • 朱宗慶打擊樂團《泥巴》重返苗栗 鄉親嗨翻

    朱宗慶打擊樂團《泥巴》重返苗栗 鄉親嗨翻

     把瓷器達人林光清故事搬上舞台,朱宗慶打擊樂團擊樂劇場新作《泥巴》,重返故事發源地苗栗,只見音樂家們把一磚一瓦當樂器,象徵萬丈高樓平地起,也表現了勤懇的台灣精神,一場奔上高台演奏的橋段,更是讓現場觀眾嗨翻。 \n \n 藝術總監朱宗慶表示,故事描述瓷林創辦人林光清,從玩泥巴的小孩,一路變身成把台灣瓷器推銷到全球的董事長,「這故事和大眾很有共鳴,不只是地方故事,更是每個人的故事,不同的觀眾都可以從中找到呼應自身故事的共鳴點。」 \n \n 在《泥巴》裡,樂團團員們可說是使出渾身解數,不只演奏音樂,還有台語唸白,同時還有唱歌,故事從泥土出發,到燒窯成器,一直到蓋房子、新居落成,一如人生逐夢踏實的寫照。同時也傳遞先人種樹,是期許能給子孫一個更好的未來,並把這分精神傳遞下去的意象。 \n \n 資深團員之一何鴻棋表示,團裡老、中、青三代成員的向心力十足,「就像故事裡那種一起打拼,並把美好傳承下去的精神,非常動人。」另一位資深團員黃堃儼表示,故事讓他想起阿嬤,「我如果不是阿嬤帶大的,我不可能有機會學會說客家話。」 \n \n 由於故事原型主人翁林光清來自蘆竹湳,昨(14)日演出現場也有不少鄉親「揪團」欣賞,對故事更加有感。《泥巴》今日下午將在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廳演出2019最終場。

  • 迪迪舞蹈劇場《阿婆的泥土記憶》 詮釋人與土地情感

    迪迪舞蹈劇場《阿婆的泥土記憶》 詮釋人與土地情感

    創團21年的台南市迪迪舞蹈劇場,2017年新作《阿婆的泥土記憶》,結合文學與劇場形式,首度揉合踢踏舞、現代舞和劇場等形式,搭配黃勁連台語詩詞,以阿婆擬人化這塊土地,並將環境劇場搬進黑盒子劇場,舞者搬200塊紅磚、稻草,詮釋人與土地的情感和記憶。 \n \n迪迪舞蹈劇場藝術總監王儷娟說,《阿婆的泥土記憶》集結4段故事,大地是母性,而阿婆就是土地的象徵,是府城的母親也是歷史的眼睛,透過阿婆的口吻,要將台南這塊土地的歷史,傳述給人們。飾演阿婆的舞者,演出時,也將從觀眾席現身,讓觀眾感受與劇場融合在一起,看表演同時,也參與演出。 \n \n其中一段《花若離枝》說的是舞者母親與外婆的故事,外公意外遭誤殺後,外婆獨自撫養3個孩子長大,舞者分飾三角,用身體敘述三代女人的故事。 \n \n《阿婆的泥土記憶》將於22日下午3時,在歸仁文化中心演出,目前仍有少數票,預購從速。

  • 將台灣菜市場文化搬上舞台 壞鞋子舞蹈劇場「春泥II眾聲相」

    將台灣菜市場文化搬上舞台 壞鞋子舞蹈劇場「春泥II眾聲相」

     將台灣菜市場文化搬上舞台,壞鞋子舞蹈劇場新作《春泥II眾聲相》,以菜市場裡攤販與民眾群像為靈感,融合舞者自身生命經驗,還把白蘿蔔、花椰菜當作說故事道具,8月在新北市首演。 \n \n 林宜瑾表示,菜市場是每個台灣人的共同記憶,而每個人對菜市場都有不同的觀察,「我請舞者們從自家附近的菜市場觀察起,從攤販和往來的人群、菜市場裡的現象找到肢體元素,再加以發展成舞作。」 \n \n 林宜瑾出生於1983年,是雲林西螺人,自小接受芭蕾舞、民族舞等科班訓練,北藝大舞創所畢業後到法國巴黎駐村,才發現自己對台灣文化很陌生,返國後決心以台灣元素為題材創作,她曾環島以親近土地,也曾學習民間儀式牽亡歌,這些都化為她的舞作《泥土的故事》和《彩虹的盡頭》等。 \n \n 《春泥II眾聲相》是自去年舞作《春泥》延續而來,當時邀集9位平均年齡35歲以上的民眾,將自己的生命故事搬上舞台;這回同樣號召了平均年齡40歲以上的6位素人和3名專業表演者,同台搬演自身故事,並將菜市場裡的魚販、肉販、菜販等工作動作元素融入其中。 \n  \n 林宜瑾表示,菜市場就是人們交換訊息的社交場地,「這支舞也像是菜市場一樣,人們在此交流自身故事。」林宜瑾舉例,像是其中有位舞者平時從事特殊教育,因工作壓力繁重,只得常常躲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以猙獰的表情紓壓,「我請她將這個猙獰的表情發展成舞蹈動作,因此在舞作裡可以見到她緊繃表情和面帶微笑表情的快速切換,很有意思。」 \n \n 此外,舞作內容將以美人魚傳說串起舞者故事,描述一隻美人魚悠游於塵世裡,遇見種種現象,林宜瑾說,「這6名舞者,包含了已婚、未婚、失婚的女性,她們就像美人魚一樣,渴望遇到好對象,但現實總是有所落差,而生活仍要繼續,就像人們必須去菜市場。」《春泥II眾聲相》將於8月26日至27日,在新北市板橋435藝文特區演出。

  • 泥土的故事 舞動台灣生命力

     將台灣阿嬤的叨叨絮絮化成舞蹈語言,引起民眾會心微笑;以默劇語言想像從腳上拉出一條線來,讓創意力自然湧動,昨天在彰化梨春園北管樂團的大媽館,青年編舞家林宜瑾帶著她創立的壞鞋子舞蹈劇場演出《泥土的故事》,民眾聽著農村武裝青年的台式搖滾,跟梨春園的北管看跳舞,第一次感覺抽象的舞蹈不再那麼遙遠。 \n 「我認為的舞蹈不再只有漂亮的動作,而是希望藉著舞蹈,讓更多人可以透過舞蹈動作認識土地,認識土地上的人民。也讓表演者重新汲取養分,重新透過一步一腳印認識土地上那些舞動的生命。」 \n 林宜瑾1983年出生於雲林,北藝大舞蹈創作研究所畢業,曾獲國家兩廳院與國藝會合作的「新人新視野」專案,發表《那一刻》、《獨角獸》及《兩個月亮》。後到法國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半年,返國後投入舞團與編舞。 \n 「我從小在雲林長大,家旁邊有很多廟,我早上常常都是被鞭炮聲,迎神聲叫醒。」林宜瑾說,土地的力量對她來說,非常細緻緊密,從2012年開始,林宜瑾就開始台灣行旅,田野採集,希望找到屬於台灣的肢體,去年發表了《泥土的故事》劇場版,今年則帶著輕旅行版下鄉演出。 \n 《泥土的故事》輕旅行版全長30分鐘,「我也跳了一個作品,有一群人趴在地上,我踩在這群人的身上往前移動。」林宜瑾說,這些人就代表著台灣的土地,往前移動的舞者就是台灣人辛苦的表徵,「台灣人即使刻苦,但都不曾停止努力,即使顛沛,一樣往前進。」 \n 這支舞作在表演時,引起的反饋最多,林宜瑾說,「當我很靠近民眾時,民眾都擔心我會掉下來,會直接出手扶著我,或者身體讓我靠,我真的很感動。」 \n 發展了三年,林宜瑾是否真找到了「台灣人的身體語言」? 「我覺得我還在尋找中,這絕非一、兩年就可以有的,如果有速成,那也只是形式上的借用,所謂發掘台灣的身體語言,我覺得還有一段路要走。」 \n 《泥土的故事》輕旅行版9月15日將在台南安平妙壽宮廟埕演出,9月19日將前進台東都蘭,在月光小棧演出。兩場均免費。

  • 泥土的故事 舞蹈講述人與土地

     「沒有泥土就沒有根,沒有根我們就無法站穩腳步往外探索」。壞鞋子舞蹈劇場創團作「泥土的故事」,結合台灣歷史與本土文化,用舞蹈講述台灣人與這片土地的關係。 \n 「泥土的故事」共有4個段落:首段「穿針引線」,用一條看不見的線,將這片土地與人們緊緊相連。 \n 「漂泊之島與家」,講述著台灣人一路走來,不管腳下的路有多麼崎嶇難行,仍舊奮力前進;「阿嬤碎碎唸」,用一種台灣人特殊的關心方式,來表達新世代與老一輩之間的愛;最後一段,以「站在土地上」,生動形象地借用閩南語裡的韻味、罵髒話時的力量,展示出台灣人堅韌不拔的性格。 \n 壞鞋子舞蹈劇場的團長,也是作品「泥土的故事」編舞家林宜瑾想透過這個作品,讓觀眾開始意識到自己與他人與土地之間的聯繫,開始看見周遭,聽見這塊土地的聲音。因為,只有有了根,才不會像浮萍無所依,才能走得更遠。 \n 她說,壞鞋子劇場就是想通過台灣人的性格、歷史、語言、戲曲等,找回一種能夠感動自己的舞蹈方式。而「泥土的故事」正是用舞蹈,在講述著真實、本土的台灣。 \n 「泥土的故事」融合了戲劇、舞蹈、默劇特色,特別邀請作曲家王雅平擔任音樂設計、農村武裝青年現場演奏與吟唱。同時,還加入了台灣印象的嗩吶與月琴,讓整個舞蹈劇更充滿生命力。 \n 壞鞋子舞蹈劇場創團作「泥土的故事」6月27日至29日,在水源劇場演出四場。1030626 \n

  • 691點共享聚落 30日慶周年

     由財團法人維豐文化藝術基金會成立的「691點共享聚落」滿周歲。定於3月30日將再次邀請壞鞋子舞蹈劇場蒞臨演出,延續去年「發生舞蹈秀」的感動。本次主題為「泥土的故事」,描寫著屬於你我的記憶,一趟尋找自己與土地關係的旅程,放下文明都市的依賴,從日夜站立的這塊土地上,尋找最踏實的生命力量。 \n 30日活動內容:包括與您共享691源起故事,藝術分享會。舞蹈表演:泥土的故事(壞鞋子舞蹈劇場)春之饗宴、星光影院、樓台夜景、即興音樂會、佳餚品味…就是要您留久一點。歡迎您恣意在園區走走逛逛,處處有驚喜,何處不桃源。 \n 六九一東山四季攝影展與玻璃屋蔡志賢個展同步發生中。「691點共享聚落」位於彰化縣員林鎮員草路691號,電話:(04)836-5571。

  • 舞遍全台廟埕 林宜瑾說泥土的故事

    舞遍全台廟埕 林宜瑾說泥土的故事

     母親瞇眼補衣的手起腕轉,阿嬤令人心疼又心煩的叨叨碎念,街頭巷尾不時的「修理紗窗,修理玻璃」、「土窯雞,蒜頭雞」廣播,還有野台戲、夜市的熱鬧嘈雜,都是新生代編舞家林宜瑾最愛的台灣記憶。她將這些片段編成新作《泥土的故事》,並選擇在全台各地的廟埕廣場演出,因為廟埕是台灣人生活的交會之地。 \n 七十二年次的林宜瑾畢業自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多次在兩廳院「新人新視野」發表創作,累積了《兩個月亮》、《獨角獸》等作。 \n 二○一○年林宜瑾到巴黎駐村,「他們的藝術隨手可得,在街頭、在地鐵,每個人都生活在藝術裡,這讓我不禁去想,台灣呢?表演藝術與一般群眾的關係是什麼?」 \n 林宜瑾去年陪著默劇演員姚尚德環島演出,觀察到台灣不同族群的生活樣貌,「共有的樣子都是有點壓抑、悶在裡頭的感覺。」她說,「但只要一講髒話,身體感就好有力量」,臉漲紅、身體震動,是很有意思的身體動能發展。 \n 《泥土的故事》六個演出者分別來自舞蹈、默劇肢體、戲劇等不同領域,搭配現場演出的嗩吶與木箱鼓,動作全都發自生活、延伸自土地與家鄉的記憶。像是縫補衣物的姿勢、廟埕廣場自在的奔跑、怒罵髒話時的表情手勢。 \n 《泥土的故事》四月份開始巡迴台南、雲林、彰化等地的廟埕廣場演出兩個月。

  • 參加台灣月 龍應台訪港受矚目

     香港光華文化中心在港舉辦「台灣月」多年,本屆因為文化部長龍應台的登港參與,受到大陸、香港傳媒的注目。 \n 「台灣月」今晚在香港賽馬會演藝劇院登場,龍應台親自參與、出席酒會,還特闢25分鐘在香港演藝學院戶外廣場與當地媒體見面。 龍應台在香港曾長居9年,如今以文化部長身分回港,多少帶著「衣錦還鄉」的驕傲。 \n 龍應台指出,近年台港互動密切,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到台灣做文化深度旅遊,並觀察公民社會的運作,體驗多元的台灣文化。不同於過去教授、作家的身分,「文化部長」龍應台強調會以新的角度探討、嫁接台灣與香港合作平台的可能性,讓台港牽手發揮區域合作的文化優勢。 \n 本屆「台灣月」以「滿地開花」為主題,開幕節目為台灣國樂團結合金曲獎及金馬獎得主、作曲家李欣芸、美國獨立唱片封面設計大獎得主蕭青陽以及紀錄片導演龍男的音樂劇場製作《故事島》。 \n 《故事島》以音樂描繪台北、日月潭、墾丁、台東的人文景緻,透過鏡頭看到台灣的市井人物,包括憲兵、律師、農夫到上班族等。龍應台上任文化部長之後,貫徹「泥土化」為她的施政重心,以庶民的《故事島》登港,正符合她「泥土化」的信念。

  • 從「泥土」踩上「雲端」

     文化部登場,原最想召喚的是:「泥土化」、「雲端化」的故事。但故事只起個頭,卻登上了無關文化政策的火線。圍繞在龍部長身上的是「高跟鞋、布鞋或絲襪」的外觀瑣事。而今上電視的龍部長,竟然是「金曲獎」頒獎典禮中,因遲到現場,而成了藝人評論家怒氣「揶揄」的對象。 \n 這樣的文化部或文化部長,當真一點也不「輕鬆」地步入了競爭的年代中。只不過,無論在政治場合或流行文化場合,舖在眼前的紅毯,大抵朝向的是:文化如何在大眾消費市場中,被拿來評量的「類八卦」,真的一點都搭不上創意的邊,就更別說文化的價值與願景了。 \n 近些年,以「文創」為指標的文化政策走向,在總統大選前後,引發未來文化部是否只是經濟部附屬機構的質疑。這個文化界普通的質疑,最後因為龍應台出線,帶動起文化終而得以在經濟指揮、掛帥甚而霸凌其它部會的台灣,造就其主體性的可能。 \n 人們一般性地認為:龍應台是有視野、國際觀、說服力的文化人。她不會僅僅是一個文化官僚。這些既然是譽美便也涵蓋更深的期待:在一個文化通常只能被「觀光」、「產值」合綁在一起的年頭裡,龍部長如何融合她理性的治理作風於作家的感性召喚中,開創出有格局的文化政策來。 \n 從事劇場工作的人,常說的是:「戲劇是一門當下的藝術」。深究其意,便是無論做了多少事前的排練和準備,戲登場的剎那以及接下來的分分秒秒,都在質問著導演,你/妳做好了和觀眾邂逅的這一刻了嗎?這樣的說法,用來比喻文化政策的制定和執行,也有其得以被參照之處。 \n 那麼,文化部登場的這齣戲中,最引人關注的段子,莫非「泥土化」、「雲端化」兩項指標了。從字面上的行銷手段而言,這是經過細心臻斟而後被聰明包裝的品牌;當然,也一定程度地符合了當前文化市場中,避開「重」意識型態喧囂且在生活中找尋「輕」美學的特質。 \n 但,政策畢竟是政策,沒由得避重就輕。當然,意識型態首先要被檢討的是:是不是「框框化」、「僵硬化」了現實。若是,則只會綁架了文化的創造性。我們到底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泥土化」和「雲端化」呢? \n 泥土,可以感性地被文人放在文章的修辭中,卻難以召喚出深藏於人們內在的同理心。這樣的說法,出自於在現代化風潮的襲捲下,泥土已經不再是浪漫田園中的一片生機。特別是「金融經濟」、「幻像經濟」瀰天蓋地形成想擋都擋不住的時潮的今天,回頭去看泥土時,它已經是人類用基本的尊嚴所捍衛的一方天與地。 \n 天與地。說得像似有些誇張,實則不然。就以龍應台在二○○○年時,以台北市文化局長之身,捍然保存下來的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而言,它在二○一○年歷經開村一年半來,提供了城市聚落活保存的正面案例。卻很難再用當年龍局長所言的,以「貧窮藝術村」的浪漫想像來面對這塊泥土。 \n 理由僅僅在於:用一種「仕紳」高雅的潔淨化來裝飾「廢墟」。終究是一種文化人在呼應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包裝下,所表現出來的幽雅殷勤罷了。換個角度看相同的問題,「雲端」當然是潮流所趨,但過度的包裝,又或為了拼創意產值,竟而長久忽視藝術或文化創意的策展,並忽略從中找尋出一條有跡可尋的在地文化脈絡,終究只是一筆筆文化生意罷了。 \n 從「泥士」踩上「雲端」。回到文化主體,就是去直視城市記憶的違建、破落;進而在文創產業的生意之外,又或之內尋得像「龍貓」一樣,得以將「塵挨」這種人見人棄之的廢棄物,轉化為暗黑中閃眼的精靈,轉化為老老少少都感動其所以然的故事。(作者為差事劇團團長)

  • 25縣市最後的泥土 選前齊聚一堂

    25縣市最後的泥土 選前齊聚一堂

     今天是五都選舉投票日,選後一個月,全台廿五縣市將變成廿二個,蘭陽戲劇團為了新戲募集廿五縣市的泥土,正巧在選前一日全部到齊,嘉義縣的泥土來自鹽田、基隆市來自和平島,宜蘭的泥土則是災後的南方澳,每塊泥土都有自身的故事。 \n 蘭陽戲劇團的新戲「開枝湠葉」,是改編自李喬「寒夜三部曲」的首部曲「寒夜」,訴說先人到這片土地開墾的過程與艱辛,預計在十二月十日演出。 \n 劇團認為,新戲與「土地」脫離不了關係,正逢五都選舉,選後縣市版圖丕變,因此在十二日開始募集廿五縣市的泥土,如果募集成功,泥土將混合在一起,裝在一千個紀念香火袋中,再隨節目手冊一起售出,並回贈給提供泥土民眾。 \n 原以為募集難度甚高,但隨著昨日一封來自馬祖、裝著泥土的信封抵達,讓這項任務圓滿落幕。 \n 劇團副團長游源鏗說,泥土有來自屏東恆春南灣的海砂、南投的土是松柏嶺茶園的土、台中縣的土有來自大度山台地的紅土及霧峰肥沃的黑土、高雄市的來自愛河畔、台北市的土來自華山特區、台南縣的土是崑濱伯提供來自無米樂認養之田。 \n 宜蘭的土有來自上月受到梅姬颱風重創的南方澳,以及穀東俱樂部創始人賴青松的農田,是團員去體驗下田時所鋤起。 \n 贈送泥土的民眾,還不忘加上「血統證明」,附上短箋說明泥土的身世,如澎湖寄來的是貝殼砂,信中提及「此砂乃澎湖縣林投公園海岸所有…海岸顏色濕時鵝黃、乾時灰白,是我們童年行腳最遠最深刻的記憶所在…」隨信還附上特產魷魚絲,這份熱情讓團員都很感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