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活兒的搜尋結果,共02

  • 趣說天津話-鳥食罐兒

     天津人說話幽默,喜用誇張手段。例如相聲:「我大爺倒有個買賣,就是買賣不大。」「嘛買賣?」「賣耳挖勺兒的。」天津俏皮話:「耳挖勺兒炒芝麻─小鼓搗油。」跟「耳挖勺兒」這種小物件屬於同類的,就是「鳥食罐兒」了。 \n 其實,這個「鳥食罐兒」跟「飯碗」的意思差不多。但天津話為了突出飯碗之「小」和工資之「少」,就說「鳥食罐兒」。你說這小小的罐兒,能盛多少鳥食?再說,指著「鳥食罐兒」養家糊口,不就成了「籠中鳥」嗎? \n 過去天津工人師傅幽默地說:「幹私活兒,幹外活兒,咱可不敢,誰叫咱的鳥食罐兒捏在別人手裏呢。」再如:「別站著說話不腰疼!他把我鳥食罐兒一摘,全家老小就等著喝西北風吧。」以前,天津工人在哪個廠子上班,屬於車鉗銑鉋什麼工種,每天幹什麼活兒,那是從一而終的事兒。什麼辭職、跳槽、流動之類,從來沒聽說過。用老工人的話說:「鳥食罐兒一端就是幾十年。」 \n 過去,在天津市的郊縣農村,也有「鳥食罐兒」的說法。農村人說的「鳥食罐兒」,指社員每月定量的口糧。在那個年月,對付不服管的社員,大隊幹部有絕招兒。最靈驗的一招,就是停發口糧─這也叫「摘鳥食罐兒」。 \n 隨著大陸市場經濟體制逐漸完善,天津城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鳥食罐兒」這類詞語早已過氣,今天很少聽到了。現在聽到的是「房奴」、「車奴」之類。儘管現在的年輕人自稱為「房奴」、「車奴」、「卡奴」,但畢竟敢於購房買車持卡;儘管苦,但比起父兄前半生戰戰兢兢「端著鳥食罐兒」辛苦度日,畢竟幸福多了。

  • 安澤3絕都是農村活兒

     安澤農民家中自滷自吃的豬腳、自縫自穿的納鞋底和獨有的連翹、槐花蜜,目前都屬縣民獨享,當然到安澤作客的遊人,還是可以分享。 \n 安澤縣在山西省南部,位於安吉、澤泉兩地之間,故取兩地首字而稱「安澤」,309國道和326省道穿境而過,安澤環境幽美、生態良好,森林公園是全中國生態示範區,獲選「中國特色魅力百強縣」和「中國綠色名縣」實至名歸。 \n 春夏兩季採蜜高峰期 \n 安澤四季分明,春有黃花嶺、夏有青松嶺、秋有紅葉嶺、冬有白雪掩青松。 \n 黃花嶺素有「天然氧吧」的美譽,山區灌木野生連翹密且多,春末夏初時連翹開的黃花滿山遍野,極目所及一片金黃,加上清香撲鼻,聞之讓人心曠神怡;登上園區的瞭望塔,景致更是迷人。此時養蜂人家都在此駐紮,採取花蜜,這是全中國獨一無二的的「連翹花蜜」。 \n 每年5月往青松嶺的沿路,安澤占地甚廣的野生槐花滿山遍野盛開,全中國各地的養蜂人家即群湧至此,逐花而居採集槐花蜂蜜、花粉和蜂王乳,由於槐花蜜相對清澈、口感又佳,聽說可以降血壓、利尿、潤肺、健脾、止咳,旅遊至此,如碰上槐花蜜時節可買一點嘗嘗,畢竟在台灣品嘗不到它的口感。 \n 透氣納鞋底千層布鞋 \n 安澤農村有一項特殊的手工活兒,就是農閒的時候,婦女會幫家裡的大大小小以手工縫製拖鞋或布鞋,這些鞋的特殊之處,光從鞋子取名「千層布鞋」就可知道非常耗功夫,當然不是真的縫了千層,而是像李白有名的詩句「白髮三千丈」一樣的意思,形容工序繁瑣眾多之意。 \n 納鞋底又叫納鞋墊,通常這種鞋都是給自家人穿,不賣的,但現下的年輕人覺得土氣不時髦,所以已日漸式微,差不多沒人穿了,不過,因為納鞋底透氣,穿起來舒爽,還是有老人特別喜歡穿,所以目前有公司專門請農婦縫製收購,唯1雙鞋大約要縫製1個禮拜,因此數量有限,而且價錢也不便宜,約需百來塊人民幣一雙;如果哪天你在悠遊大陸時碰上了,表示你的運氣非常好,不妨買雙試試。 \n 和川豬蹄乾爽可口 \n 安澤在山西省轄下,說麵食絕對道地可口,但是說到「和川豬蹄」,恐怕都會有點錯愕,連當地人都覺得是種異數,而且沒有幾家會滷製,自己滷又不好吃,嘴饞的時候,都會不遠千里到和川村搶購。和川豬蹄是以小茴香、八角、蔥、薑和花椒,加上祕方的老湯汁細火慢燉共滷而成。 \n 與萬巒豬腳相當神似的和川豬腳,冷熱不拘,涼掉了吃口味更香甜,不需沾醬汁即清香有味、軟Q彈牙,每天滷製的豬蹄數量有限,而且當天做當天賣,它受歡迎的程度,從豬蹄從不過夜可見一斑,到安澤不要忘了拿它與萬巒豬腳PK一下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