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活化石的搜尋結果,共80

  • 守「鱟」金門  建功嶼放流鱟苗4萬尾

    守「鱟」金門 建功嶼放流鱟苗4萬尾

    在4億年前就出現,有「灘地上的活化石」之稱的鱟,是金門特有的海洋生物,但在人為干擾和棲地破壞下,族群數量已逐年減少。縣水試所致力生態復育,今(30)日上午由副縣長黃怡凱帶隊在建功嶼潮間帶放流自行育成,1至2齡的三棘鱟苗4萬尾,期待再見生生不息的盎然生機。 \n \n縣水試所指出,披著一身甲殼,經常雙雙對對出現,有「鋼盔魚」、「夫妻魚」和「鴛鴦魚」之稱的鱟,曾廣泛分布於台灣西部海岸,但因棲地環境的變遷,如今在台灣本島幾乎已經絕跡,僅金門與澎湖在野外還能發現它們的蹤跡,特別是金門因位處九龍江口,河海交界水域營養鹽豐富,成為許多海洋生物的優良孵育場所,尤其是西、北海域的潮間帶,更是鱟在金門的主要繁殖地帶。 \n \n縣府以「鱟」是金門特有的大型底棲性甲殼類動物,也是地區發展生態旅遊的主角之一,因此在1999年12月公告畫設全國唯一,面積廣達400公頃的「金門古寧頭西北海域潮間帶鱟保育區」,多年來水試所致力於稚鱟繁殖、成鱟保育、海洋環境教育,並定期進行潮間帶稚鱟分布與族群量調查,長期追蹤監測掌握族群動態。 \n \n黃怡凱指出,鱟為海洋底棲性無脊椎動物,它與早已滅絕的三葉蟲是近親,在4億多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出現,2億年前演化為現今型式,縣府很期待這種具指標性的海洋生物,可以在金門海域一代又一代繁衍下去。 \n \n縣水試所長楊文璽也說明,放流作業以復育周邊海域漁業資源,彌補自然的生產力不足為目標,因近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無法邀請生態保育人士及學生共同參加,但仍期望藉由活動宣示,讓大家對這種鄉土海洋生物有更多認識,也會更加愛護和珍惜它們。 \n \n

  • 漁民捕獲巨型怪魚 鑑定結果專家驚

    漁民捕獲巨型怪魚 鑑定結果專家驚

    近日,大陸浙江的漁民出海捕魚時,捕獲了一條長約3公尺,重達200公斤的巨型怪魚,船長一看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立刻將之拍下來並傳給相關單位進行鑑定,沒想到卻發現這條怪魚竟是大陸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中華鱘」,讓漁民頓時都驚呆了。 \n根據陸媒報導,本月7日時,浙江一艘漁船出海捕魚,沒想到卻撈上來一條巨型怪魚,牠的頭呈現長三角形的模樣,嘴巴上有4條觸鬚,背脊處還有一條類似電線管的東西,而且捕上來的時候這條魚還活蹦亂跳的,因此他們預估可能是才剛誤闖漁網就被他們給捕撈上來了。船長和船員們討論過後,覺得這條魚似乎有些不太尋常,於是將之拍照下來傳給了當地的水利和漁業局相關人員,向他們進行諮詢。 \n最後在經過浙江省海洋水產研究所專家的鑑定後,發現這條怪魚的真實身分竟然就是大陸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中華鱘」,讓船員們都感到非常驚訝,他們也確認了這條中華鱘的健康狀況十分良好,表面也沒有任何損傷,可以直接將之野放。 \n據悉,中華鱘是大陸特產的珍貴魚類,擁有重要的學術研究價值,因此又被稱之為「水中大熊貓」;此外,牠也是水中的「活化石」,其祖先在地球上已經有1.4億年的歷史,是地球上最古老的脊椎動物之一。

  • 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探淨水史!左鎮化石園區揭恐龍之謎

    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探淨水史!左鎮化石園區揭恐龍之謎

    博物館是親子旅遊好去處,拍照好打卡,又能從展覽中獲取新知!台南市近來就有2個很夯的博物館,即將在10月10日開幕的山上水道博物館看日式水道老建築華麗變身,水管、水桶復古也摩登;5月開幕的左鎮化石園區人氣紅不讓,揭秘恐龍怎滅絕、台灣竟有大象化石。博物館寓教於樂,連假出遊樂活也逍遙。 \n今年國慶連假出遊有新選!台南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要開幕了!紅瓦磚+黑色屋頂的日式古建築,遠看有如古堡,走進內部一看更是別有洞天,黝黑水管、藏青色的快濾筒排列整齊,傳統粗獷硬派的鐵件、外露管線、粗胚的混凝土,這可是當今最紅的工業風設計。 \n原台南水道是台灣早期很重要的衛生公共建設,日據時期台灣總督府衛生顧問技師巴爾登與其學生兼助手濱野彌四郎在1897年著手規畫,1912年動工、10年後完成。在博物館裡擺設老照片,可詳讀瞭解台灣淨水史,這也有互動體驗,水道名人有哪些、如何過濾雜質喝好水。 \n在水道博物館外也種植許多花草,還有藝術裝置!仔細一瞧,這裡的導覽桿都是以水管為造型!文化局配合推出紀念瓶裝水,印上日治時期就存在的「南水」標記。 \n逛完博物館,也來山上的K.Fika (啡卡咖啡)打牙祭!這家以北歐風簡約的咖啡館可是網美打卡勝地。白色建築搭配花草更顯優雅,咖啡館不時發現「小鹿」蹤跡。建議可來這點盤義大利麵或燉飯,喝杯手沖咖啡、繽紛氣泡飲等!未來店家也會推出北歐風早午餐,坐在咖啡館內靜靜品味山下美景。 \n秋高氣爽別老待在家,來台南左鎮化石園區學新知、賞建築!這可是全台唯一以化石為主題的博物館,全區使用清水模建材打造,採現代裝置藝術,超過4600件館藏化石完整展示。 \n化石園區外觀可看到一隻犀牛,預告大小朋友別錯過鎮館之寶「早坂中國犀」。園區共有5大館,各有巧妙不同,入口的奔馳跳躍的梅花鹿群栩栩如生,只差沒有看到耶誕老人,是拍照好景點。 \n生命演化館呈現海洋生物的搶灘戰,曾稱霸地球的恐龍坐落在中庭,之後哺乳動物崛起於歷史舞台,見證生命演化的繁盛與衰落!長毛象滅絕之謎等你一探究竟;化石館設置擴增實境互動沙盤,能了解菜寮溪流域化石的來源。 \n這裡也有許多虛擬互動、彷真動物模型,如電影《侏羅紀世界》恐龍探照燈打在地板、大型恐龍化石踩踏在藝術家達利的軟鐘,象徵記憶永恆與生物多變。 \n因為園區很大,如要5個館走完加上聽導覽,可能需要大半天,但所獲得的知識可比教科書更生動有趣!這裡也有DIY教室、化石電影院讓小朋友坐下來學習體驗。值得一提的是,園區的吉祥物—淺藍色的「早坂犀牛koko」也不時會出現,見到牠時別忘了拍照打卡喔! \n相對國外博物館、美術館門票收費都頗高,其實台灣這些藝文、教育景點CP值很高。緊接著就是10月國慶連假囉,大小朋友相約台南,看展覽、品藝文、玩DIY,旅遊也能增廣見聞、累積美好回憶。 \n

  • 智化寺京音樂 中國古樂活化石

    智化寺京音樂 中國古樂活化石

     傳承570年的智化寺京音樂,日前在北京博物館舉行音樂節,第27代傳人胡慶學吹奏來自古代龜茲的樂器管子與同伴們的笙笛樂音相和,演繹傳承自唐代的套曲《金五山》,融合唐宋遺韻與宗教音樂的旋律,在位於北京東城區祿米倉胡同的智化寺繞梁,為初夏的夜晚添了幾許禪意。 \n 智化寺京音樂來自明代宮廷禮儀音樂,以明確紀年的工尺譜本、特色樂器、曲牌和詞牌及按代傳承的演奏藝僧所組成,是現有古樂中唯一按代傳襲的樂種,被稱為「中國古代傳統音樂的活化石」,與西安城隍廟鼓樂、開封大相國寺音樂、五台山青黃廟音樂及福建南音並列,2006年列入大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n 剩39首可被完整演奏 \n 工尺(音扯)譜是一種以文字「上、尺、工、凡、六、五、乙」代表音符、可移調的記譜法,源自唐朝晚期,現在只有傳統戲曲的伶人和學習者還會使用。智化寺最早的工尺譜本是在清朝康熙33年時,由第15代藝僧永乾抄錄完成,1950年代時,一名智化寺僧人發現後,送給著名音樂史和音樂理論家楊蔭瀏。 \n 楊蔭瀏以譜本和智化寺第25及第26代藝僧所吹奏的音樂比較後,發現智化寺現存的京音樂將數百年前的晚唐音樂保持得非常完整,延續570多年的音樂沒有任何演變。要學會智化寺京音樂,熟記工尺譜只是其一,更多演奏細節要靠師徒口傳,而現存的工尺譜記載137首曲譜,但只剩39首可被完整演奏。 \n 胡慶學是河北省固安縣屈家營村人,1974年出生,從小學習古樂,看得懂工尺譜;1991年,時年17歲的胡慶學被智化寺老藝僧相中,與其他5名小樂手入寺;第26代藝僧曾勉勵這群學徒精進技藝:「深入其樂,吹出真音,只爭朝夕,延音不止。」 \n 一招一式比照僧人 \n 學藝的辛苦讓小樂手們難以堅持。胡慶學說,當學徒時,他和同伴共6人住在10平方公尺(3.025坪)的宿舍,每天5點起床,隨師傅到北京日壇公園練習,每月工資僅90元人民幣,所以大家都曾逃離,他更是逃跑2次。 \n 胡慶學表示,大家都不是出家人,師傅卻以僧人的威儀要求他們,行走坐臥、一招一式,都有嚴格規定:「師傅很慈祥,但又很嚴厲,說話有時候也會很不客氣……吃的饅頭烙餅扔掉一點,師傅就不高興:『你們這農民的孩子不能糟蹋糧食』,語言很刻薄的。」 \n 入寺5年後,由於工錢少,不能養家糊口,胡慶學和同伴先後離開,但卻忘不了智化寺。胡慶學1995年12月先回去,但待不到半年,這群第27代傳人在1996年4月全部都走了,這回胡慶學回老家,改行當貨運司機。 \n 2003年冬天,智化寺計畫錄製京音樂唱片,希望搶救僅存的39首音律,所以師傅張本興親自到河北找回徒弟。胡慶學感慨地說:「我一看他(張本興)那眼神當中覺得有期望,因為自己師徒合作很完美,會很完美的一個東西,如果錄出來,我說行唄,就答應了。」不只是胡慶學,師兄弟們也都全數回到智化寺。 \n 與第26代藝僧們花4個月搶救性地錄製現存的39首樂曲後,這群已屆而立之年的第27代傳人就未曾離開智化寺。2008年張本興離世,老藝僧陸續凋零,胡慶學後悔沒有多學點。 \n 小靈通 智化寺 \n 始建於西元1443年,原是明代司禮監總管王振的家廟,明英宗賜名「報恩智化寺」;該寺仿唐宋「伽藍七堂」規制,建築宏偉,有精美的壁畫造像。王振擅自把宮廷音樂移入寺院,並加入藝僧編制,形成智化寺音樂。因王振開明代宦官亂政之風,導致「土木堡之變」,乾隆皇帝在西元1742年下令封智化寺,香火由盛而衰,清末靠出租禪房維生;1990年,八國聯軍入京時,破壞該寺部分建築;1957年,北京市撥款修繕,定為市文物保護單位,1961年大陸國務院列入首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北京城內唯一留存有明代轉輪藏等文物、現存最大的明代建築之一,也是集音樂、佛經、壁畫等佛教藝術為一體的寺院。(廖慧娟)

  • 搶救活化石 廣西為鱟圈產房

    搶救活化石 廣西為鱟圈產房

     第四屆國際鱟科學與保護研討會暨北部灣濱海濕地生物多樣性保護研討會日前在北海閉幕。來自18個國家和地區的100多名專家學者齊聚北海,為鱟(音ㄏㄡˋ)的保育出謀畫策。研討會還定立每年的6月20日為「國際鱟保育日」。 \n 此次研討會由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鱟專家組主辦,由北部灣大學、廣西北部灣海洋生物養護重點實驗室、廣西生物多樣性研究和保護協會(簡稱「美境自然」)等單位共同承辦,也是該研討會首次在大陸內地舉辦。 \n 數量呈斷崖式下降 \n 鱟是一種古老的海洋生物,距今已有4.5億年的發展歷史,被稱為「生物活化石」,是濱海濕地和海洋生態系統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員。目前,世界共有美洲鱟、南方鱟、圓尾鱟、三棘鱟(即中國鱟)四個鱟分支。中國鱟、圓尾鱟在大陸廣西、廣東、海南、福建等沿海地區有較廣泛的分布。 \n 此次研討會內容包括鱟種群生態學和演化、鱟生物學進展、公眾意識宣教和公眾參與、鱟生物技術、鱟棲息地保護面臨的挑戰等多個議題。 \n 全國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分會會長透露,鱟的血液可製作成快速、準確檢測出細菌的檢測劑──鱟試劑,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大陸鱟試劑產業得到快速發展。但近年來,過度的人為捕撈、鱟棲息地遭破壞等現象日益嚴重,導致中國鱟的數量呈現「斷崖式」下降。 \n 據「美境自然」科學保護團隊資料分析結果顯示,廣西北部灣海域的中國鱟種群數量在近30年間下降了90%以上,中國鱟的數量逐年銳減,命運岌岌可危。 \n 今年3月,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正式將中國鱟在IUCN紅色名錄中的等級從「資料缺乏」更新為「瀕危」。 \n 野外產卵實驗成功 \n 今年5月15日,廣西環保公益組織美境自然在台灣濕地學會陳章波教授、廣西海洋研究所、廣西紅樹林研究中心、廣西北海濱海國家濕地公園(下稱「濕地公園」)等單位的支援下,在濕地公園大冠沙園區內的潮間帶上用圍網圈出漲潮區部分潮間帶,開始進行「中國鱟成鱟引入野外產卵北海地區實驗」。 \n 志工經過連續多日守候,目前已確認3對參與實驗的中國鱟成功抱對,於5月26日產下19窩鱟卵,鱟卵總數量超過1萬粒。 \n 負責執行該實驗的美境自然專案員表示,預計下一個大潮期到來時,這批鱟卵將全部孵化成幼鱟,這將是大陸內地首次取得這類實驗的成功。(彭慶)

  • 一秒看出濕了?家中出現「活化石蟲」這樣解決

    一秒看出濕了?家中出現「活化石蟲」這樣解決

    你曾有在家中見過這種外型扁長、頭尾兩端長有天線般觸鬚的小昆蟲?牠的學名稱為「衣魚」,俗稱「蠹魚」、「書蟲」或「衣蟲」。環保署表示,家中常見的衣魚,是地球上最原始的昆蟲之一,已經生存在地球3億年,宛如一個活化石,而牠是建築物濕度的「指標性生物」。 \n環保署公開資料顯示,衣魚(俗稱蠹魚)是終生無翅的昆蟲,在地球上已經出現約3億年。衣魚身體為銀灰色,有三條尾巴,喜歡藏身在在縫隙與陰暗處,例如衣櫃、抽屜、舊紙箱等處。喜歡吃內含澱粉或糊精的各種製品、天然或人造纖維製品、皮革製品等。 \n環保署表示,衣魚喜歡棲息在溫暖且相對濕度高的地方,若家中有衣魚的蹤跡出現,就表示建築物的濕度過高。衣魚是屬於夜行性昆蟲,白天很難發現它們的踨影,當搬動家俱或清掃屋內時,衣魚剛開始會保持靜止不動,受到驚擾時,會突然迅速逃離現場,尋找隱蔽而潮濕的地方躲藏。 \n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網站顯示,雌蟲一次可產下50至70顆卵,這些卵在室溫下大約要花30-40天的時間孵化,3至4個月後長為成蟲。牠們壽命可長達5至6年,是相對較為長壽的昆蟲。可以在不吃東西的情況下存活300天,具有強大的生命力。衣魚也可能會引發人類的過敏反應。 \n常見網友們PO出衣魚的照片,狂問「這是什麼蟲?要怎麼消滅牠們?」其他網友看了也會回答,「要擺些除蟲片、樟腦丸來除蟲了」、「常在家裡看到它」、「自從家中裝潢後,就三不五時在木作的區域發現有這種蟲」、「一打就變成灰消失」。 \n以下有些方法可以驅趕衣魚,但無法有效消滅: \n1.混合硼砂和砂糖,可以消滅衣魚。 \n2.氯化銨水的氣味以及樟腦丸可以有效驅趕衣魚。 \n3.收起衣服前確認務必洗乾淨,並且可以的話用紙包裝好,避免衣魚產卵。 \n4.衣服用熨斗燙平,確保消滅蟲卵。 \n5.在衣魚常出沒的地方擺上木板,上面放馬鈴薯,隔天就把馬鈴薯連同衣魚一起扔掉。 \n但要做到徹底根治衣魚問題,還是必須保持環境的乾燥,建議用抽風機或除濕機降低空氣中的濕度、時常翻動並整理書籍或報章雜誌,斷絕衣魚的食物供給。尤其到了換季時,將欲收藏之衣物清洗晾(烘)乾。必要時可放一些防蟲片來驅趕忌避衣魚。 \n

  • 保育活化石 金門放流3萬鱟苗

    保育活化石 金門放流3萬鱟苗

     4億多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就已出現,有「灘地上的活化石」之稱的鱟,在台灣本島已幾乎完全絕跡,在金門也面臨棲地破壞,野生族群銳減的生態危機。縣長楊鎮浯昨日率隊深入建功嶼泥灘地,放流縣水試所自行育成的3萬尾鱟苗,期待牠們長大成「鱟」,為大海帶來盎然生機。 \n 縣水試所長楊文璽指出,三棘鱟是金門的特種海洋生物,也是環境汙染指標生物之一。該所預定在均有稚鱟蹤跡的夏墅、金城雄獅堡、南山、北山、洋山、田墩、西園、官澳和烈嶼鄉埔頭、上林潮間帶放流自行育成的鱟苗共15萬尾。 \n 金門縣政府已在1999年12月公告畫設全台唯一,面積廣達400公頃的「金門古寧頭西北海域潮間帶鱟保育區」,同時由縣水試所推動稚鱟復育計畫,放流作業預估可以彌補自然的生產力不足,充實金門沿海漁業資源。 \n 披著一身甲殼,外型像鋼盔,且雌雄成對出現,又有「鋼盔魚」、「鴛鴦魚」與「夫妻魚」之稱的鱟,在台灣地區已無野生發現紀錄,僅澎湖偶可一見。 \n 但在金門因為長期軍管,海岸不得任意進出,反而提供牠們棲息、繁衍的安全環境,西部和北部潮間帶仍有穩定的族群分布,但近年隨著開發腳步的逼近,也同樣面臨棲地破壞問題。 \n 縣水試所指出,鱟在4億多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出現,2億年前演化為現今型態,為地區特有最大型底棲性甲殼類動物,也是發展生態旅遊的主角之一。

  • 保育「灘地上的活化石」 金門再放流鱟苗15萬尾

    保育「灘地上的活化石」 金門再放流鱟苗15萬尾

    4億多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就已出現,有「灘地上的活化石」之稱的鱟,在台灣本島已幾乎完全絕跡,在金門也面臨棲地破壞,野生族群銳減的生態危機。縣長楊鎮浯今(30)日下午率隊深入建功嶼泥灘地,放流縣水試所自行育成的鱟苗3萬尾,期待牠們長大成「鱟」,為大海帶來盎然生機。 \n \n縣水試所長楊文璽指出,三棘鱟是金門的特種海洋生物,也是環境汙染指標生物之一。該所預定在均有稚鱟蹤跡的夏墅、金城雄獅堡、南山、北山、洋山、田墩、西園、官澳和烈嶼鄉埔頭、上林潮間帶放流自行育成的鱟苗共15萬尾。 \n \n金門縣政府已在1999年12月公告畫設全台唯一,面積廣達400公頃的「金門古寧頭西北海域潮間帶鱟保育區」,同時由縣水試所進行稚鱟復育計畫,放流作業預估可以彌補自然的生產力不足,充實金門沿海漁業資源。 \n \n披著一身甲殼,外型像鋼盔,且雌雄成對出現,又有「鋼盔魚」、「鴛鴦魚」與「夫妻魚」之稱的鱟,在台灣地區已無野生發現紀錄,僅澎湖偶可一見。 \n \n但在金門因為長期軍管,海岸不得任意進出,反而提供牠們棲息、繁衍的安全環境,西部和北部潮間帶仍有穩定的族群分布,但近年隨著開發腳步的逼近,也同樣面臨棲地破壞問題。 \n \n縣水試所指出,鱟在4億多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出現,2億年前演化為現今型態,為地區特有海洋最大型底棲性甲殼類動物,也是地區發展生態旅遊的主角之一,該所基於維護金門生態永續,積極從事鱟的增殖復育放流,並導入環境教育課程,持續推廣鱟生態保育工作。

  • 投放鱷魚屍體 深海怪物狂咬好震撼

    投放鱷魚屍體 深海怪物狂咬好震撼

    深海裡還有許多未知的生物,等著人類去探索。美國路易斯安那大學海洋聯盟(LUMCON)研究團隊,對於墨西哥灣進行生態觀察,日前他們在深度1609公尺海底,投放3隻鱷魚屍體,沒想到竟拍到驚人一幕,只見不出1天的時間,屍體就吸引深海活化石來覓食。 \n根據《福斯新聞》報導,研究團隊從2月開始,極力觀察墨西哥灣生態循環,過去他們都以鯨豚、鮪魚、鰭足類的大型魚類與軟骨魚類作為誘餌,但由於考量到史前時期的海洋,因此改以爬蟲類生物鱷魚作誘餌,投放至距離海岸18英哩(28公里),深度約1英哩(1609公尺)的墨西哥灣。 \n而研究團隊觀察24小時,發現驚人的一幕,好幾隻大王具足蟲馬上發現獵物,全爬上鱷魚屍體不斷啃咬,這讓他們相當吃驚,由於氣味傳遞需好幾天的時間,且起初他們認為這類的生物,無法在短時間內發現食物,沒想到只需一天的時間,牠們靠著敏銳的嗅覺,馬上就找到食物的所在地。 \n這段全新發現的影片,也吸引130萬人觀看。而大王具足蟲又稱巨型深海大蝨,屬等足目(Isopoda)生物,成年大王具足蟲的身體可長19至37公分,背部呈扁平狀,且有堅硬的鱗片狀鈣質外骨,是深海環境裡重要的食腐動物,而透過化石發現,早上一億六千萬年前,具足蟲就已經存在了。

  • 存在地球1億年!湖裡捕到古老魚類 村民看傻

    存在地球1億年!湖裡捕到古老魚類 村民看傻

    這種古老魚類存在地球1億年,每次出現都讓人驚呼。泰國武里南府普太頌縣(พุทไธสง)市場裡,出現了一條1公尺長的怪魚,擁有鋒利的牙齒,嘴部看起來像是鱷魚,由於長相特殊引發討論,村民們甚至搶著與牠合影,而這條怪魚其實是古老魚類「福鱷」。 \n根據泰媒報導,41歲魚販老闆素婉妮日前以500泰銖,向當地漁民買來了一條怪魚,牠擁有宛如鱷魚的嘴部,身長約1公尺,重達11公斤,由於牠裝在肥料袋中太久,導致牠被丟進魚缸後不久就死亡,由於這種魚類相當罕見,在當地造成話題,民眾爭相與牠拍照。 \n而縣長尼米於22日接獲報案,至現場親自查看,看見這條怪魚當場被嚇壞,原來這是大型食肉類淡水魚「福鱷」,又名鱷雀鱔,上下顎密布利齒,且可呼吸空氣,甚至能在離開水的情況下存活2小時,而牠性情非常兇猛,在地球上已存在1億年,是一種古老的魚類。 \n而尼米也表示,由於目前不清楚福鱷從哪裡游進來的,推測在漁民捕到牠的湖裡,可能還有這種魚類存在,呼籲民眾盡量避開附近水域,並看管好孩子,不要至湖裡戲水,由於福鱷相當兇猛,隨時都有可能攻擊人類、造成危險。 \n

  • 活化石鱟瀕危 專家籲列保育動物

    活化石鱟瀕危 專家籲列保育動物

     七夕情人節將至,素有「活化石」之稱的鱟,又稱夫妻魚。嘉義縣政府12日上午在鱟的復育基地,布袋鎮新岑國小舉辦「七夕鱟保育日」,保育邁入第7年,嘉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總幹事蘇銀添不諱言,鱟保育不易且族群逐漸減少,呼籲農委會盡速列為保育動物。 \n 嘉縣府農業處指出,自2012年起在布袋鹽田溼地復育鱟,並於新岑國小內建構鱟保育場,同時結合特色學校發展,養殖三棘鱟、圓形鱟與美洲鱟等3種成鱟及幼鱟,已成功復育野放約410隻鱟,尚有300隻小鱟復育中。 \n 蘇銀添表示,鱟為海洋底棲性無脊椎動物,4億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出現,被稱為「活化石」,常成雙出現,因此,又叫夫妻魚。每年約6至9月為鱟的繁殖期,成鱟會從2、30公尺深的海底,爬至台灣西部沿海沙灘地產卵,但往往在上岸路程中被漁民捕獲,加上海岸棲地遭人為破壞,野生鱟面臨生存危機。 \n 蘇銀添透露,鱟成熟速度緩慢,約需10年才會成年,近年也發現,漁民較少捕捉到成鱟,初步研判為野生鱟族群數逐漸減少,讓他相當憂心。他認為,野生鱟保育不容易,建議農委會從法制面著手,喚起全民保育意識。

  • 川台大學生走訪羌寨 航拍建築活化石

    川台大學生走訪羌寨 航拍建築活化石

     四川地域跨度大,為大陸第二大藏區及唯一的羌族聚居區,少數民族人口高達582.8萬名,其中羌族聚落以桃坪羌寨最具名氣,為最典型的羌族建築典型代表,其完善的地下水網、四通八達的通道和碉樓合一的迷宮式建築藝術,更被中外學者譽為「羌族建築藝術活化石」、「神迷的東方古堡」。 \n 「第二屆台灣傳媒大學生實習交流暨航拍體驗活動」10日走訪桃坪羌寨。桃坪羌寨位於四川理縣雜穀腦河畔桃坪鄉。羌寨距離理縣城區約40公里、汶川16公里、成都139公里,為大陸國家級重點文件保護單位,隸屬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桃坪羌寨以古堡為中心,所構築成的放射狀8個出口,出口連著通道,構成路網,但寨內居民進退自如,外人卻認為其如迷宮。而寨房相連相通,外牆用卵石、片石相混建構,斑駁有致,寨中巷道縱橫,有的寨房建有低矮的圍牆,保留遠古羌人居「穹廬」的習慣。 \n 羌寨民居內房間寬闊、樑柱縱橫,一般有二至三層,上作為住房,下設牛羊圈舍或堆放農具,屋內房頂常建有一座小塔,以供奉羌人的白石神,形狀宛如一塊卵狀白色石頭。堡內的地下供水系統也是獨一無二,從高山上引來的泉水,經暗溝流至每家每戶,不僅能調節室內溫度,作消防設施,且一旦有戰事,還可避免敵人斷水,作為逃生暗道。 \n 桃坪歷史悠久,據史料記截,羌寨始建於西元前111年,西漢時即在此設廣柔縣,桃坪作為縣轄隘口和防禦重區,迄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 \n 銘傳大學廣電系大三生陳元熏表示,羌寨建築及景緻自然美麗,易於航拍取景,「這是在台灣看不到的美景」,並且利用這次活動機會,與多名四川優秀專業青年飛手交流,他們也提供不少意見,協助台灣同學拍攝,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經驗。

  • 陸犬類活化石 看家護院能手

    陸犬類活化石 看家護院能手

     狗年到,盤點中國各地狗品種。除了廣為人知的北京狗、藏獒,還有「重慶犬」、貴州省「下司犬」、「廣東潮州犬」、「山東細犬」等,各具特色。 \n 重慶犬是古老而稀有的中國特有犬種,國際上的正式名稱為中國重慶犬,據相關考證,其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中國漢代。重慶犬原產於今天的重慶及四川東部地區。重慶犬的體型中等,有著獨特的直挺尾巴和凶悍性格的中國猛犬,原本因地域和使用功能的不同而在民間有多個稱謂,如竹狗、鄰水狗、攆山狗、洞狗、合川狗、廣狗等。 \n 下司犬靈活機智通人性 \n 重慶犬因原產於中國重慶地區以及四川東部地區而得名,距今至少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在中國重慶地區發掘的漢代古墓裡就有重慶犬的陶俑雕塑。與大多數西方犬種出自人工培育不同,重慶犬屬於自然繁衍的品種。 \n 歷史上重慶犬多為當地達官貴人或富裕人家飼養,作為護衛、狩獵和玩耍之用;還有一部分重慶犬則散養在民間,用作打獵和看家護院。 \n 「下司犬」原產於貴州省凱里市下司鎮及周邊地區,當地人也稱虎鬚狗,主要用於狩獵。1990年代初,該犬經貴州本地飼養者收集,以便繁殖飼養產生經濟效益。該犬均為單一犬種,標準一致,只是毛色、毛量、毛質因地理差異而略有不同。 \n 下司犬早期時候主要用於山寨村民家庭打獵、看家,1990年代後利用該犬的特性進行狩獵。由於該犬靈活機智、狩獵全面、對主人溫順忠誠,對外來侵擾毫不讓步,最突出的特性為狩獵天性。非常通人性,可觀察主人的意圖行事,下司犬之間團結性好,知道與主人配合,對外人或獵物凶猛,獵取性格凶猛被譽為狩獵犬中的全能大師。 \n 山東細犬跟隨皇家狩獵 \n 廣東潮州犬俗名為大頭犬。產於廣東潮州的傳統犬種,在當地作為獵犬和看護犬使用。屬於亟待拯救的本土犬種。習性忠誠、凶猛,聰明,容易訓練,對生人不友善。適應環境能力、抗病能力強。 \n 山東細犬即山東獵犬也叫山東細狗,產於山東,是典型的利用視覺追蹤獵物的狩獵犬種,分長毛型和短毛型兩種,長毛型的山東細犬居多,而且歷史悠久,具有2500多年的歷史。 \n 最早出現在唐代,跟隨皇家狩獵,凶猛無比,勢不可擋。千百年來,從皇家貴族的「名犬」到農家的「看家犬」,山東細犬都是狩獵中的重要角色。

  • 新聞透視-擬蘭活化石 找出人類生存契機

     7500萬年前,原始蘭花「擬蘭」即已存在地球,成功躲過6500萬年前恐龍大滅絕,至今仍可在大陸、東南亞看見擬蘭足跡。成大校長蘇慧貞說,全世界都在尋找未來生存訊息,拚命上太空,成大未來將發展蘭花人工智慧系統,為人類找到適應氣候變遷的生態與物種契機。 \n 成大致力研究蘭花多時,不知悉的人可能不解蘭花不過就是花卉,存在什麼生技密碼?但成大研究團隊解開蘭花基因,提供未來不只蘭花產業,甚至生物領域的探索,這也是登上國際期刊的關鍵。 \n 生科系副教授張松彬說,蘭花可於地上、樹上、石頭上生存,未來不只用於農業發展,當欠缺水資源時候,也能知道如何精準栽培,目前已著手服務蘭農,協助克服育種技術難題。 \n 成大蘭花中心助理研究員蕭郁芸說,以往農民培育蘭花品種多為靠天吃飯,日後借助基因,將可精準育種,除可改變花形,亦有助開發適應極端氣候的新品種,尤其,蘭花在大自然中需與真菌共生,是一個重要生態指標,了解蘭花演化與適應的調控過程,可了解生態之間的微妙平衡,為不可預期的環境變化提供更多的數據與參考。

  • 海生館鱟寶寶誕生 活化石4億年來幾乎沒變化

    海生館鱟寶寶誕生 活化石4億年來幾乎沒變化

    海生館的「鱟」(音后)寶寶誕生了!這種已在地球上存活4億年的生物,有「活化石」之稱,卻敵不過人類破壞環境的摧殘,在台灣幾乎找不到其蹤影。海生館近年來成功以人工繁養殖,是國內少見的成功的案例,有利於鱟的物種保留。 \n \n鱟又名「馬蹄蟹」,外形和4億年前的祖先幾無差異,保有原汁原味被稱為「活化石」。牠又稱為「鴛鴦魚」,因為公母一旦結為連理,就會緊緊黏在一起;不過野外因性別比例不均,也會有雄鱟橫刀奪愛,甚至多隻雄鱟同時攀附在雌鱟身上的情況。 \n \n海生館今年已孵化出近百隻鱟寶寶,剛孵化的小鱟要餵食細小藻類,因體型非常微小,照顧非常不容易。稚鱟的成長過程需要數年,經過15至16次的脫殼才會完全成熟,遊客現在能在展場中看到牠們可愛的模樣。 \n \n企畫部副理張正杰說,鱟在人工養殖環境中繁殖成功並不容易,除了環境要像野外棲地,水溫要維持在24到26℃,水質也要乾淨,產卵時也要特別注意卵不要被水循環系統過濾掉。 \n \n鱟很容易受到汙染、環境破壞干擾,是環境是否良好的指標物種。台灣沿海原有許多鱟棲息,但因潮間帶長期被破壞,今已幾近絕跡;金門海岸因有長期戰務保護下,鱟生長情形遠優於台澎,不過開放觀光後族群數量已明顯減少。

  • 金門放流「活化石」鱟 古寧頭戰場變保育搖籃

    金門放流「活化石」鱟 古寧頭戰場變保育搖籃

    4億年前古生代泥盆紀就出現,有「灘地上的活化石」之稱的鱟,台灣本島幾乎已完全絕跡,在金門也面臨棲地破壞,逐漸減少的生態危機。縣水試所今(19)日在古寧頭海域放流稚鱟8萬尾與成鱟5對,期待這種珍貴的海洋生物,在全台唯一的鱟保育區內繁衍下一代,再現昔日盎然生機。 \n \n披著一身甲殼,外型像鋼盔,且雌雄成對出現,又有「鋼盔魚」、「鴛鴦魚」與「夫妻魚」之稱的鱟,在台灣地區已無野生發現紀錄,僅澎湖偶可一見。 \n \n但在金門因為長期軍管,海岸不得任意進出,反而提供牠們棲息、繁衍的安全空間,西部和北部潮間帶仍有穩定的族群分布,但近年隨著開發腳步的逼近,也同樣面臨棲地破壞問題。 \n \n金門縣政府在1999年12月公告畫設400公頃「金門古寧頭西北海域潮間帶鱟保育區」,將當年國共戰場變成生態保育搖籃。同時由縣水試所進行稚鱟復育計畫,希望這種在4億年前就出現,2億年前演化成目前模樣的鱟,在金門生生不息繁衍下去。 \n \n今天下午,縣府建設處副處長王垣坤偕金寧鄉長陳成勇、金湖鎮長蔡西湖和金管處副處長蘇承基率同古寧國小、金鼎國小與金門農工師生及家長約160人,在古寧頭北山出海口放流1到2齡稚鱟8萬尾和成鱟5對。 \n \n縣水試所長楊文璽表示,「鱟」已成為金門的代表性生物之一,該所10餘年來積極從事鱟隻人工增殖放流,以彌補自然界生產力不足,並定期進行潮間帶稚鱟分佈與族群量調查,以及長期追蹤監測掌握族群動態,加強保護暨復育作業,也期待放流活動的陸續舉辦,能提升學子對生態保育的認知,做好保育觀念的扎根工作。

  • 身價百萬「活化石」龍宮貝 高雄漁民養5天GG

    昨天才報導一位高雄漁民蔡宇信在本月8日,捕撈到罕見海洋生物──龍宮翁戎螺(俗稱「龍宮貝」),該物種出現於距今約5億7000萬年至4億9000萬年前,繁盛於中生代,新生代之後開始逐漸絕跡,是相當珍貴的「活化石」!後來蔡宇信將它帶回家養殖,沒想到才5天,龍宮貝就在魚缸內死亡。 \n根據《ETtoday》報導,龍宮貝死亡的原因,疑似和環境有關,因為平時住在深海裡,被漁民打撈上岸後,受不了環境的劇烈轉變,僅5天就身亡。目前屏東海生館將派人帶回這顆價值連城的龍宮貝,以便深入做解剖研究。 \n龍宮貝數量稀少,主要分布於台灣,常棲息在深海,活躍於東沙群島、台灣海峽撈附近,日本尖閣諸島也有它的蹤跡,是很珍貴的「活化石」。聽到這個噩耗,讓許多網友都非常憤怒,甚至有人痛斥漁民是「愚民」,還有人質疑為何不早點交給學術單位,害古生物白白死去。 \n但也有人出來幫忙替漁民解釋,表示這種生物本來就不常見,回應說:「即便稀有但是也沒被特地提倡保育,打撈之後不被認識是很正常的,打撈上來後光是壓力差就有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漁民好像有說可以供學術,只要價格滿意……可是經費下來前就死了啊。」、「只要是漁業就一定會有混獲的問題,至於混獲問題嚴不嚴重要看地區,歐美地區混獲丟棄的問題其實非常嚴重,台灣相對好一點。這個問題不在家漁民身上而再漁業署身上。」 \n

  • 漁民出海討生活 幸運撈得上百萬活化石

    夜半出海捕魚的漁民們,可以說是靠天賞飯吃的工作,這次有一位漁民真的被老天爺賞識啦!高雄市有一名男子日前出海捕魚,竟撈起一顆紋路特別的螺,本想隨意賣掉,但輾轉得知是「活化石」龍宮翁戎螺(俗稱龍宮貝),價值粗估可能有上百萬。 \n \n根據《蘋果日報》報導,這位被老天爺眷顧的男子是來自高雄的蔡宇信,他是在星期日(8日)早上搭漁船出海,在高雄港外海捕撈到一顆相當有重量的螺,重達2斤重,直徑長22公分,高16公分。蔡宇信將螺帶回蚵仔寮漁港攤位販賣,直到有民眾告知「這很罕見」,才帶回家自己飼養。 \n \n經過屏東海生館貝類專家邱郁文證實,蔡宇信捕撈到的螺是龍宮翁戎螺,俗稱龍宮貝,是古老生物,甚至有被稱作「活化石」。有高雄當地船長表示,捕魚40多年還未見過龍宮貝。龍宮貝有被當作藝術品交易,如果遇到識貨者,價值上看百萬元。 \n \n龍宮翁戎螺,學名Entemnotrochus rumphii,俗稱龍宮貝,棲息地有印尼、南中國海、台灣、澎湖等周邊海域,特徵是殼圓錐形紅黃色帶火焰色彩,更有「活化石」稱號,堪稱貝殼之王。 \n

  • 生存2.5億年活化石 38年首次培育成功

    喙頭蜥(Sphenodon)又稱為刺背鱷蜥,牠是三疊紀(Triassic)初期,所出現的喙頭類殘留下來的唯一代表,又稱作「活化石」,牠們僅棲息在紐西蘭的某些小島上,且已經瀕臨絕種。喙頭蜥在世界生活了2.5億年,是非常古老的物種之一,但是隨著近年環境的破壞,因此數量非常稀少。 \n英國賈斯特動物園(Chester Zoo)的女性爬蟲類專家麥喬治(Isolde McGeorge),共花了38年的時間,才成功以人工培育出首隻喙頭蜥。她表示,壽命可長達120年的喙頭蜥,很難自然繁殖,因為牠們要到20歲,才能成熟至可以交配,而且每4年才有一次繁殖期。 \n這也是此品種,首次在紐西蘭以外出生。麥喬治於1977年開始護理喙頭蜥,目前,她自稱是成功繁殖喙頭蜥的英國第一位助產師,而第一條喙頭蜥被命名為「小伊索德」,麥喬治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成功孵化出來時,她激動地流出了眼淚。 \n

  • 環境復育有成 活化石鱟南竿現蹤

    活化石鱟再現南竿。繼今年1月上旬在清水濕地重新發現消失快5年的幼鱟後,9日上午再次發現3隻幼鱟爬行其中,顯現地區環境復育的成效。 \n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助理研究員邱郁文及東華大學海生所研究生,今年1月上旬在清水濕地發現幼鱟。邱郁文表示,看見鱟再次出現,讓人眼淚都掉下來了,這一切都要歸功地方政府對清水濕地復育行動的重視。 \n 連江縣建設局積極推動南竿清水濕地保育計畫,委託民享環境生態調查有限公司,執行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補助的105至106年清水重要濕地(國家級)調查計畫,9日公司團隊協同計畫主持人吳欣儒再度於清水濕地發現3隻三棘鱟,讓團隊成員們十分開心。 \n 鱟的生活史中,成鱟產卵於高潮帶沙礫中,幼鱟成長於潮間帶,如果環境好,就適合鱟生存,若環境被破壞,鱟可能就會絕跡,所以鱟的存在最能反映潮間帶的健康,是相當實用的指標種。 \n 鱟存活在地球約已有4億年的歷史,比恐龍生活的年代還早,是名符其實的「活化石」。現存在台灣附近的鱟,主要產於澎湖與金門地區,近年來因過度捕撈,生存棲地遭受汙染與人為嚴重破壞,導致數量大減,是極需受到保育的動物。1051109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