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流入香港的搜尋結果,共209

  • 香港不再是香港了嗎

    香港不再是香港了嗎

     如何理解北京制定「港版國安法」的背景和意涵?如何理解香港在當下國際格局中的地位?2015年上映的香港電影《赤道》,是一個絕佳的觀察角度。

  • 蘇泳霖》香港不再是香港了嗎?

    蘇泳霖》香港不再是香港了嗎?

    如何理解北京制定「港版國安法」的背景和意涵?如何理解香港在當下國際格局中的地位?2015年上映的香港電影《赤道》,是一個絕佳的觀察角度。

  • 港版國安法重傷香港金融地位?專家:影響不大

    港版國安法重傷香港金融地位?專家:影響不大

    大陸政府日前在全國人大拋出「港版國安法」,造成香港股市出現重挫千點,市場多數預期將導致資金大量撤離香港,甚至失去其金融地位,對此,有專家認為,因為「港版國安法」在政治干涉上比較明顯,而上述對投資者或企業管理人來說影響較少,因此,香港可望繼續保持其特殊的金融地位。

  • 瑞銀:暫未看到資金撤出香港

    全國人大擬訂立「港版國安法」,影響港元匯價走弱。瑞銀投資銀行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25日表示,此消息短期將為投資者帶來憂慮。不排除部分資金會在短期內,因憂慮或種種因素而撤離香港。但與此同時,隨著中概股可能回到香港上市,會有更多資金流入。

  • 市場大亂! 港版國安法升高中美對峙

     大陸全國人大會議將審議「港版國安法」,並於下周表決,大陸將在香港實施新的國家安全法律制度,也引起美國總統川普警告將反制中國,讓市場恐慌情緒大起。22日亞股普跌,其中香港恒指重挫5.56%,創2015年7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大陸A股也罕見的在全國人大會議開幕日收跌。歐股開盤後一度跌逾1%,美股亦開低。

  • 美陸貿易戰火未歇 金融戰又漫天烽火

    美陸貿易戰火未歇 金融戰又漫天烽火

    近幾週,陸美之間的不利摩擦已經加劇,現在又擴大到了另一個領域:股市。隨著冠狀病毒危機的臨近,這種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美國總統川普本月還再次威脅對大陸徵收關稅。在最新舉措中,美國參議院週三通過了立法,可能會限制大陸公司在美國交易所上市或從美國投資者籌集資金,除非它們遵守華盛頓的監管和審計標準。

  • 外資流入 港股短線有撐

     國際資金近期大舉搶進香港套利,雖讓匯市吹起波瀾,但對港股而言卻是利多,近一個月以來已默默上漲逾10%。分析師指出,近期油價急挫,引起商品市場劇烈動盪,預估資金仍將持續進駐香港,短線港股有撐。

  • 港金管局三度進場買美元

     港元與美元間利差擴大,吸引國際資金近期大舉流入香港,進而推動港元大幅彈升。香港金管局為維持市場穩定,近日連連出招,除了兩日內三度進場承接美元、釋出港元流動性,此外還祭出100億美元的臨時性美元,並減少發行外匯基金票據等,以強力手段維穩市場。

  • 港元觸7.75強方兌換水準 港金管局逾四年首承接港元買盤

    港元兌美元21日觸及7.75的強方兌換水準,觸發香港金管局出手承接港元買盤以捍衛聯繫匯率機制,等於變相向銀行體系注資15.5億港元,為事隔4年再度出手,反映資金淨流入香港。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表示,近期港元匯率偏強,主要是由於市場套利活動及股票投資相關的港元需求均有所增加。除了市場對港元的殷切需求外,財政開支增加亦會令港元需求上升。

  • 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香港25年首痛失寶座

     美國傳統基金會17日公布2020年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顯示,香港整體評分下滑1.1分至89.1,首度被新加坡(89.4分)超越,首度讓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寶座。自1995年傳統基金會開始公布這項指數以來,香港曾連續25年榮獲「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頭銜。 \n 綜合港媒報導,香港評分下降主因是「投資自由度」與「貨幣政策自由度」兩項目評分大幅下滑,分別大跌10分和5.7分。傳統基金會指出,香港作為一個開放市場,雖然目前的投資環境仍然理想,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國際金融中心,但當地與安全問題有關的不確定性因素逐漸增加,導致投資風險升溫。 \n 該基金會稱,由於香港在2019年下半年發生「反送中事件」,造成當地社會動盪,影響外資流入,香港已不是全球營商環境最佳的地點。此外,香港在貿易、旅遊和金融方面與大陸融合日益上升,對香港經濟自由的風險也顯著增加。 \n 2020年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前五名依序為:新加坡、香港、紐西蘭、澳洲和瑞士。在亞太區方面,排名前十的自由經濟體依序為:新加坡、香港、紐西蘭、澳洲、台灣、馬來西亞、韓國、日本、澳門和哈薩克。 \n 此外,在新冠肺炎肆虐以及中美貿易戰的雙重衝擊下,香港出口商信心已跌至新低。香港貿發局17日公佈最新數據顯示,香港出口指數2020年第一季僅為16,季減2.8,反映當地廠商普遍看淡各行業及市場短期出口前景。

  • 25年來首次 香港失去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寶座

    美國傳統基金會17日公布2020年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整體評分下跌1.1分至89.1,首次被新加坡(89.4分)超越,跌至全球第二位,是25年以來首次並未被獲選「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n香港評分下降,主要由於投資自由度指數大跌10分影響,貨幣政策自由度評分也跌5.7分。 \n報告指出,持續的政治和社會動盪,已削弱香港作為全球營商最佳地點之一的地位,影響投資流入,與安全相關的不穩定因素也破壞原本良好的投資環境,而香港在貿易、旅遊和金融方面,與大陸的融合日益上升,對香港經濟自由帶來的風險也相應增加。

  • 疫情衝擊 香港2月製造業PMI創新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對香港經濟表現造成重大衝擊。IHS Markit公布,經季節調整後,2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由上月46.8下滑至33.1。綜觀過去兩月數據,PMI平均值為39.9,反映香港私營經濟於2020年第一季很可能加劇衰退。 \n香港信報報導,調查稱,企業於第一季的業務運作大幅滑落。業者透露,工作天數和銷售額皆因疫情而縮減,產量跌幅屬史無前例。至於業務有實質增長的企業則指,市場對必需品、清潔和消毒用品的需求增加。 \n疫情爆發重創2月份的訂單需求。整體新增的銷售額以破紀錄速度銳減,因來自大陸的訂單量直線下滑。同樣地,由其他海外市場流入的新業務量亦以歷史速度縮減。 \nIHS Markit首席經濟師Bernard Aw表示,香港營商信心驟降,業者相信疫情將持續數月,因此大多數企業預期將會減產,並為過渡艱難時期而削減就業和採購活動。預估官方進一步加大政策支援的逼切性大幅提高。

  • 疫情衝擊 股票ETF淨流入大減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全球,衝擊投資信心與金融市場表現,雖然全球股票型ETF仍獲資金淨流入,但最近一周為54.3億美元,僅約1月17日當周162.2億美元的三分之一。 \n統計顯示,全球股票型ETF獲淨流入31億美元最多,美國股票型ETF獲小幅淨流入9.4億美元,日本股票型ETF淨流入8.6億美元,新興市場股票型ETF更是淨流出5.1億美元,且以香港、南韓股票型ETF流出幅度最大。 \n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觀光旅遊及貿易活動衝擊較大,經濟前景不明與信心疲弱加劇金融市場波動,建議可增持防禦型資產度過市場波動期,包括美國複合債、伊斯蘭債及美國公用事業類股。 \n歷史經驗顯示,疫情影響時間多為短暫,手上有股票部位的投資人無須過度恐慌,若後續經濟前景面臨較大下行風險,預期大陸政府將推出更強力的刺激政策、全球央行貨幣政策可望再寬鬆,期能維繫全球景氣及金融市場表現。高息資產看好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投資前景,股票看好美股、全球股與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可留意震盪買點或採定期定額策略介入。 \n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氣候變遷基金經理人馬丁.布盧門指出,氣候變遷議題將讓全球經濟與產業結構面臨重新調整,向低碳世界的轉變將同時創造「贏家」和「輸家」,在較低的碳排放下創造較高經濟價值的企業,已開始獲取成效,目前聚焦三大投資主軸,包含氣候變遷的解決方案、位於轉型期的公司及具備轉型彈性的公司,投資重心同時涵蓋氣候變遷議題與價值投資的機會。

  • 深港通 3年累計成交突破10兆港元

    港交所5日發布消息,深港通開通3年來,成交額突破10兆港元,從香港出發買入大陸A股的北向淨資金流較南向多出74%。 \n港交所5日發布,自2016年12月5日開通以來,深港通一直運作平穩順暢,成交額穩步增長,跨境資金呈凈流入趨勢。截至11月30日,深港通三年累計成交逾10兆港元,其中北向深股通成交共人民幣(下同)7.3兆元,南向港股通成交量達2.4兆港元。在過去696個北向交易日,國際投資者通過深股通為內地股票市場帶來4,252億元的凈資金流入。 \n香港經濟日報指出,以資金流向淨額計,國際投資者累計經深股通,北向淨買入4,252億元人民幣(約4,728億港元)A股;大陸投資者就經港股通,累計淨買入2,711億港元港股。北向淨資金流較南向多出74%。 \n港交所表示,深港通成交額穩步增長,跨境資金呈淨流入趨勢,形容滬港通、深港通及債券通組成的互聯互通機制便利大陸、香港以及國際投資者的資產配置,已成為香港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香港亂局 黑天鵝結合灰犀牛

    香港亂局 黑天鵝結合灰犀牛

     香港正在上演一場「教科書式」的正當性危機,從政治危機向社會危機、經濟危機和信仰危機蔓延。 \n 此次香港亂局,全球輿論多認為是「黑天鵝」(意外、突發的危機)。當然,對西方主流社會來說,若香港危機真正演變為衝擊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經濟危機,的確在所有人預料之外。但如果對香港近年來政治經濟的微觀環境保持關注,可以發現這場政治風暴其實是「灰犀牛」風險(長期可見卻被忽視、低估的風險)疊加、同時爆發的結果。 \n 泛民與港獨結合體 \n 首先,就運動訴求而言,此次風波就是長期以來香港泛民、本土、港獨派政治主張的結合體,「光復香港」的口號也源自於之前的「光復上水」運動。此外,在運動根源上,政制改革矛盾、貧富分化、住房問題、反內地情緒等問題都是近年來香港輿論關注的熱點。 \n 由此可見,從上述角度觀察,今年的香港危機,就是一場在本地各方面政經風險因素積累的基礎上,由「陳同佳案」這起意外事件衍生出修例風波的刺激下而觸發的風波。既有「灰犀牛」的一面,也有「黑天鵝」的一面。 \n 談到這裡,就不得不需要重溫中共高層在多年前提出的「四大考驗」與「四大危險」。前者指的是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後者指的是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脫離群眾危險、消極腐敗危險。 \n 若將這兩個「四大」與近年來香港局勢和此次香港危機相對照,可以發現幾乎每一條都可以用在香港問題上。就「四大考驗」而言,香港特區政治體制為行政主導,不存在「在野黨」執政的可能,但在野勢力廣泛存在、且具有相當民望,因而「執政考驗」是必然出現的。香港是大陸改革開放的窗口,擁有世界最頂級的金融市場,雖然香港GDP占全中國的比例不斷下降,但至今仍有6成外匯都是從香港流入大陸,故「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在香港也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意義。更何況,1949年至今,作為中國大陸與西方社會深度連結、緊密掛鉤的「敏感點」,東方情報中心的地位給香港帶來了巨大戰略價值,也帶了巨大政治風險,此乃「外部環境考驗」。 \n 再來看「四大危險」,自修例風波產生之後,港府在把握民意、回應關切、平息暴力、處理敏感緊急議題以及與社會溝通對話上均暴露出反應遲鈍、配套不足、內部紛爭嚴重等問題,這難道不就是「精神懈怠」和「能力不足」?作為長期支持港府的最大政治力量「建制派」,在近半年來口號喊得震天響,社會動員的實效卻很弱,這難道不是「脫離群眾」?最後,從根源上看,香港社會矛盾的本質是資本主義經濟的貧富分化,獨厚地產商、大財團的體制難道不是「消極腐敗」? \n 四大考驗四大危機 \n 因此,香港此次的政治風暴,總體上應該被定性為一場「治理危機」。近20年來,香港「四大考驗」樣樣皆有、「四大危險」處處存在,這兩個「四大」如同八頭「灰犀牛」,在2019年的春夏之交集體爆發,並產生核聚變式的驚人效應。 \n 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多次用「大賬、小賬」這個比喻來形容不同領域的治理議題。 \n 可以預計,應對此次香港治理危機,「多算大賬,少算小賬,特別要多算政治賬、戰略賬,少算經濟賬、眼前賬」,應是北京的決策思考之一。11月16日下午,具有反恐實戰經驗的解放軍駐港部隊「特戰連」官兵首次進入香港市區清理路障,就是重要訊號。 \n (全文見中時電子報) \n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 蘇泳霖》香港亂局 黑天鵝結合灰犀牛

    蘇泳霖》香港亂局 黑天鵝結合灰犀牛

    \n隨著香港區議會選舉的臨近,持續5個月的修例風波進入新階段,街頭暴力示威衍生出「陣地戰」與「游擊戰」兩大戰線。香港社會彌漫著焦躁和絕望的氣氛,股市、樓價、觀光收入、經濟成長率恐陷入無量下跌的艱困時期。 \n \n香港正在上演一場「教科書式」的正當性危機,從政治危機向社會危機、經濟危機和信仰危機蔓延。近年來,「黑天鵝」和「灰犀牛」作為風險管理與危機處置的兩種模式,是輿論關注和討論的熱詞。前者指意外、突發的危機,後者指長期可見卻被忽視、低估的風險。 \n \n此次香港亂局,全球輿論多認為是「黑天鵝」。當然,對西方主流社會來說,若香港危機真正演變為衝擊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經濟危機,的確在所有人預料之外。但如果對香港近年來政治經濟的微觀環境保持關注,可以發現這場政治風暴其實是「灰犀牛」風險疊加、同時爆發的結果。 \n \n首先,就運動訴求而言,此次風波就是長期以來香港泛民、本土、港獨派政治主張的結合體,「光復香港」的口號也源自於之前的「光復上水」運動。其次,從抗爭手段來看,示威者占領街道地標、打砸抵制陸資門店、騷擾圍攻內地客和不同政見者、利用雨傘地磚護欄作為攻防武器,這些都是過去幾年內多場大小不等的運動中常用的手段,這次只不過是「集大成」。此外,在運動根源上,政制改革矛盾、貧富分化、住房問題、反內地情緒等問題都是近年來香港輿論關注的熱點。 \n \n由此可見,從上述角度觀察,今年的香港危機,就是一場在本地各方面政經風險因素積累的基礎上,由「陳同佳案」這起意外事件衍生出修例風波的刺激下而觸發的風波。既有「灰犀牛」的一面,也有「黑天鵝」的一面。 \n \n談到這裡,就不得不需要重溫中共高層在多年前提出的「四大考驗」與「四大危險」。前者指的是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後者指的是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脫離群眾危險、消極腐敗危險。若將這兩個「四大」與近年來香港局勢和此次香港危機相對照,可以發現幾乎每一條都可以用在香港問題上。 \n \n就「四大考驗」而言,香港特區政治體制為行政主導,不存在「在野黨」執政的可能,但在野勢力廣泛存在、且具有相當民望,因而「執政考驗」是必然出現的。香港是大陸改革開放的窗口,擁有世界最頂級的金融市場,雖然香港GDP占全中國的比例不斷下降,但至今仍有6成外匯都是從香港流入大陸,故「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在香港也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意義。更何況,1949年至今,作為中國大陸與西方社會深度連結、緊密掛鉤的「敏感點」,東方情報中心的地位給香港帶來了巨大戰略價值,也帶了巨大政治風險,此乃「外部環境考驗」。 \n \n再來看「四大危險」,自修例風波產生之後,港府在把握民意、回應關切、平息暴力、處理敏感緊急議題以及與社會溝通對話上均暴露出反應遲鈍、配套不足、內部紛爭嚴重等問題,這難道不就是「精神懈怠」和「能力不足」?作為長期支持港府的最大政治力量「建制派」,在近半年來口號喊得震天響,社會動員的實效卻很弱,這難道不是「脫離群眾」?最後,從根源上看,香港社會矛盾的本質是資本主義經濟的貧富分化,一邊是豪宅,一邊是劏房,獨厚地產商、大財團的體制難道不是「消極腐敗」? \n \n因此,香港此次的政治風暴,總體上應該被定性為一場「治理危機」。近20年來,香港「四大考驗」樣樣皆有、「四大危險」處處存在,這兩個「四大」如同八頭「灰犀牛」,在2019年的春夏之交集體爆發,並產生核聚變式的驚人效應。 \n \n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多次用「大賬、小賬」這個比喻來形容不同領域的治理議題。可以預計,應對此次香港治理危機,「多算大賬,少算小賬,特別要多算政治賬、戰略賬,少算經濟賬、眼前賬」,應是北京的決策思考之一。11月16日下午,具有反恐實戰經驗的解放軍駐港部隊「特戰連」官兵首次進入香港市區清理路障,就是重要訊號。(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 中南海反而不急了

    中南海反而不急了

     近日香港暴亂再度升級,大肆瘓癱與破壞公共設施後,示威者意猶未盡,正式侵入並且控制部分大學。日前以香港城市大學郭位為首的9位大學校長發表聯合聲明,請求港府帶頭串連社會各界,必須以迅速和具體的行動來解決此一政治僵局,以恢復公共秩序和社會安定。 \n 儘管不便公開對外宣示,大陸的對港政策其實已在近日逐步成形。中南海除了將此次運動定調為試圖推翻中共政權的暴力革命外,由於大陸已成為全世界的「唯二大國」,絕對不願意破壞經營多年的國際形象,貿然改變承諾過的「一國兩制」。另外, 更不願在與美國的貿易大戰方酣之際,橫生枝節,甘冒引發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風險,逕行派兵鎮壓這個實質上已被全球公認為中國領土的彈丸之地。 \n 最近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金磚四國峰會中宣布以「止暴制亂」來處理香港問題後,引發外界無限聯想,有人甚至以為解放軍已設下「D-Day」期限。其實, 在此次香港事件引爆的全部負面影響都顯露無遺後,現在的中南海反而不急了。如果港府自己能夠平亂,固然最好,否則便好整以暇地耐心等待大多數港人達成「簞食壼漿以迎王師」的共識了。畢竟,唯有在過半數港人的正式請求下出兵平亂,才能堵住西方列強的悠悠之口。 \n 近日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諸多外媒都還在大肆渲染,香港暴亂得到大多數港人的支持,同時也有香港中學生揚言不惜用一輩子與中共周旋,更讓中南海意識到,既然激進示威者不願馬上妥協,索性暗中竭力設法找地方取代香港在中國的特殊地位。另外,若是港府無力自行解決這場暴亂,等到港人自己弄得民窮財盡,又看到內地的經濟發展超越香港時,自然會要求中國實行「一國一制」了。 \n 根據香港移民業者統計,目前當地稍有辦法的人無一不在辦理移民,4成港人的目標國家為加拿大、澳洲、新加坡和台灣。同時,美國高盛集團最新發布,自從香港示威以來,光是6至8月就有至少40億美元淨資金流入新加坡,可見有錢人都在準備後路了。最可憐無辜的是那些不同意示威暴亂,卻又無能力外逃的市井小民,除了每日醒來必須視情況重新規畫當日的上班動線外,還得無止盡地忍受日益凋敝的民生經濟。 \n 平心而論,此次示威能夠演變得如此不可收拾,實肇因於自回歸20餘年來,香港土壤中已成功孕育出3股牢不可拔的反中勢力:終審法院的大法官、極度受西方左右的媒體以及灌輸仇中思想的中小學教育。所以,今天香港的社會問題,一經有心政客與外力的操弄,便如同火山爆發,得不到任何理性與和平的解決之法。(作者為作家)

  • 估負1.3% 香港全年GDP 10年首見衰退

    估負1.3% 香港全年GDP 10年首見衰退

     香港政局持續紛擾,甚至傳出港府高官在倫敦遭襲。港府15日則公布修正後的第三季GDP為年減2.9%,且連續兩季出現季減,說明香港經濟呈現技術性衰退。同時,港府更再次將2019年全年經濟成長率下修為負1.3%,為2009年以來首次全年出現衰退紀錄。 \n 香港「反送中」抗爭自6月後情況逐漸失控,本月11日示威者發動「三罷」後衝突更為激化,14日晚間,在巴西進行金磚峰會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就香港情勢發表針對性談話,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任務。 \n 未料,習近平話剛講完,在英國倫敦出席講座的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當地時間14日晚間遭數十名示威者包圍痛罵,鄭在混亂中跌倒受傷後由工作人員護送離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5日對此表示,中方要求英國政府立即徹查,並希望英方在涉港問題上謹言慎行,不要再發出錯誤信號。 \n 由於數月來香港政局持續動盪,嚴重衝擊經濟與股市,迫使港府不斷下修全年經濟預估。港府15日發布修正後的第三季GDP季減3.2%、年減2.9%,顯示香港經濟步入衰退。港府更再次將今年全年GDP成長預估下修至負1.3%。 \n 今年港府不斷修正全年經濟數據,年初港府預測全年GDP年增2%~3%,8月下修為0%~1%,如今則是負值,為2009年以來首次出現全年負值紀錄,港府經濟顧問歐錫熊並預料,艱難的外圍環境短期內仍會持續。 \n 另一方面,15日港股恒指先盛後衰,由開盤最多大漲221點,最後收報26,326.66點,微漲0.01%。本週恒指暴跌4.79%,共跌1,324點,本地地產股淪為重災區。但南向陸資15日仍積極買進香港中資股,全日淨流入28.26億港元,創本月以來最高。其中美團收漲3.31%,獲陸資連續14日買進。

  • MSCI第三階段擴容A股 中金:引資350億至400億美元

    國際指數編製公司明晟(MSCI)將於8日凌晨公布第三階段擴容A股。大陸大型投行中金公司發表最新報告指出,預計MSCI第三次提高A股納入因子,可為A股帶來的被動及主動增量資金規模約350億至400億美元,較2019年5月和8月兩次擴容的資金流入規模高約50%至70%。 \n香港信報5日報導,報告指出,大型股納入因子從15%提高到20%,將帶來約200億美元資金流入,中型股納入因子從0%提高到20%,帶來約170億美元資金流入。中金估計,A股在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的權重將由目前2.8%提升至4.0%。 \n中金預估資金流入對中型股的影響更明顯,流入最多的中型股可能包括,長春高新、海大集團、華蘭生物、深南電路、生益科技、領益智造、晨光文具、兆易創新、新和成、中國長城等。

  • 港對沖基金 Q3失血十年最大

     受到香港示威活動影響,香港的對沖基金行業創下10年來規模最大的單季資金外流。據對沖基金追蹤機構Eurekahedge Pte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香港對沖基金淨贖回總額約10億美元,創2009年第二季以來新高紀錄。 \n 香港信報18日報導援引外電消息指出,據Eurekahedge Pte分析指出,雖然香港的示威活動造成市場不安,但此次資金外流與在2018年部分基金經理人的績效欠佳後,全球對沖基金被贖回的趨勢一致。 \n 2019年1至8月,香港的對沖基金資產總額增長69億美元,增至920億美元,主要歸功於市場收益。相對於香港的對沖基金資產總額,從香港撤出的資金規模較為溫和。 \n Eurekahedge Pte報告顯示,資產管理規模達5億美元或以下的中小型對沖基金,占客戶資金外流的大部分,大型基金則出現資金流入。自2009年以來,該行業每年都出現資金淨流入。 \n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導,Eurekahedge Pte駐新加坡的首席對沖基金分析師Mohammad Hassan認為,對比2019年以來全球對沖基金流出的1,210億美元,香港的贖回「不是很重要」。 \n Mohammad Hassan表示,香港的政治危機尚未構成重大風險,除非事態真正失控,否則在短期內,香港的基金管理公司為中國大陸市場以及整個地區提供的機會與管道不太可能消失。 \n 另外,國際投行高盛10月初發布報告指出,就新加坡與香港兩地存款變化進行對比後,估算過去3個月,流往新加坡的香港資金約30至40億美元。香港8月港元存款月減1.6%,減至1,110億港元;同期新加坡外幣存款月增14%。 \n 據英國金融時報17日報導,知情人士表示,近來瑞銀、匯豐、瑞信等銀行在香港開設海外帳戶的富人急劇增加。一位銀行高階經理人指出,一家歐洲銀行的開戶數量增加,但其香港客戶持有的存款中實際轉移的不到1%。目前尚處於起步階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