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流散文物的搜尋結果,共13

  • 政府民間齊動員 讓國寶回家

     對中國人而言,流失海外的文物不僅是藝術珍寶,更是國家民族、歷史創傷的見證。緬懷昔日史實斑斑血淚的同時,亦應致力於追索流失海外文物,增強全民文化遺產的保護意識,不讓國家歷史、文物乃至我們蒙受「二度傷害」。 \n 追索流失海外文物的漫長之路,仍需先由大陸政府出面統籌,透過類似文物普查的方式,將流散在世界各地的文物一一建立檔案,永遠保留收回的權力,也為過去的歷史留下紀錄。大陸政府並應鼓勵、支持相關機構與學者,展開流失海外中國文物的調查工作,替文物返還一事,奠定良好的基礎與保障。 \n 除大陸政府基於國際法則,制定有效措施、有系統地展開追討流失文物工作外,民間機構與個人也應本著愛國熱情,教育、宣傳追討流失文物的重大意義。至於民間參與回購流失文物時,相關組織、企業與個人需理性表達愛國熱情,否則反將導致拍賣價格飆升,間接助長文物盜掘、走私之風。 \n 政府應肩負起出面動員社會力量、資源之責,透過追討、回購、回贈等方式,促成流失海外的國寶文物早日返回國門;另一方面民間組織也應多加宣傳,本於理性追討流失文物,讓民眾廣為參與、凝聚愛國心的深遠效益,將更勝於鉅資回購文物一事。

  • 趙強中國金銅佛拍賣的開拓者

    趙強中國金銅佛拍賣的開拓者

     當代著名書畫鑑定大師,現已高齡86歲的劉光啟先生曾說過,「古書畫確實不好懂,下苦工是惟一的方法。尤其讀書不僅是藝術家創作內涵的養成,亦為鑑定書畫看懂門道的基本功夫,否則只是看熱鬧般的欣賞而談不到『鑑』與『定』的境界。」的確,身為劉老得意弟子的趙強,不但做到以學問、知識為基礎的鑑定法門,更進一步的以不斷實踐做為探索真理的不二選擇。 \n 文革後中國掀起文物保護風潮,而古物買賣重鎮的天津就在政策推動下,於1961年將所有古玩店整合成「天津文物公司」,成為兼具集結流散文物、豐富專業師傅、以及文化經驗傳承的國家級傳藝中心。 \n 1985年趙強進入天津文物公司,據他的說法「當時就是師傅帶徒弟的形式,一邊工作,一邊學習。」趙強回想起30年多前的往事笑著說,那年算是最大的一次招工,足足錄取21名。而同期生無不想方設法、托盡關係要留在老師傅多、文物多、又處市心中的「藝林閣」。到現在他還在納悶,為什麼就只有他這號沒關係、沒背景的愣學生最後分到「藝林閣」。趙強只記得他在分發志願表上填寫,「只要有機會學習古書畫,那怕是再遠的庫房都願意去。」或許是執著於書畫的學習及真誠的態度獲得領導們的肯定,也或許是他的天賦必須走這條路,成為他一生的志業。 \n 用文化改變傳統的古玩行 \n 趙強說,在藝林閣時悠遊於古書畫的世界,舉目望去,徐達邦、啟功、謝稚柳、劉九庵、金維諾、及朱家溍等,皆是處處可虛心請教的名家。但他最感謝也受益最深的恩師首推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劉光啟和張慈生,這兩位老師傅十多歲就在北京琉璃廠、天津勸業廠的古玩店從學徒做起。後進了天津文物公司,張慈生年過九旬仍堅持上班,懷抱他最熱愛的古玩。當年趙強是年輕的業務骨幹中第一個評上文博高級顧問職稱的,這批苗子也在老師傅的親傳下,學習京津兩地老古玩的鑒定經驗與傳承。趙強感慨的說,他一直牢記著張慈生的期許:「我們這代人沒有文化,改變不了什麼,你們就不一樣了,要用自己的文化改變對古玩行的看法。」 \n 而後這些年,他除了苦讀至碩士畢業外,2000年受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書畫碑帖組召集人薛永年教授推薦參加國家九五藝術科研重點項目《中國古書畫鑒定方法研究》工作;2004年應臺灣中華文物邀請,在臺北舉辦《中國古代金銅佛鑒定》專題演講;更多次應邀為各級文博單位、海關執法部門、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上海交通大學等教授文物鑒定知識及受聘為客座教授。 \n 此外,趙強更在中央電視台、鳳凰衛視、及多家省級電視台的收藏投資節目中擔任鑒寶專家、文化學者、及市場評論人,其傳略入編《中國當代文博專家志》。在工作與從事學術活動之餘,他潛心致於古物系統性的研究工作,趙強在27歲就出版人生第一本鑑定書籍《書畫真偽鑑定200問》,而後將畢生所學陸續編纂《菩提妙相》、《古物鑒真》、《中國藝術品收藏鑒賞百科》、《書畫鑒定100講》等洋洋灑灑14種著作,20多本書專業書籍。其中《中國藝術品收藏鑒賞百科》還在國家文物委員會副主委史樹青的大力推薦下,受到極大迴響而再版兩次。 \n 譽稱中國金銅佛像拍賣第一人 \n 一般來說,古書畫和佛造像是藝術市場最大的兩項門類,趙強卻是極為少數能身兼兩家專長的大師級人物。問其原因為何?趙強淡淡的說「因緣際會」吧!他解釋在「天津文物公司」足足珍藏6千多尊從電解銅廠搶回的金銅佛像,知其珍貴卻苦無人懂。一個偶然的機會趙強遇到北京博物館人員看上展銷門市中,後來確認為遼國時期的金銅佛像,當時他想公司內無人通曉金銅佛像,長此以往再珍貴的古文物也會因知識不足被人便宜買走。 \n 這一轉念開啟他對佛像研究的機緣,只要有機會就廣泛的請益於各大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及學術界的專家,勤於走訪西藏各廟宇及各類金銅佛展銷、門市。這般十年磨一劍的苦學,造就他成為金銅佛像鑑賞的大師。後陸續在90年代期舉辦「中國古代金銅造像特展」、應保利博物館舉辦國內首個「藏傳佛教模制泥佛像-擦擦特展」,直至2000年趙強首次舉辦金銅佛像專題拍賣,2001年更趁勢在春、秋推出二場大型金銅佛像專拍,連續三場的大成功,讓趙強獲得中國金銅佛像拍賣第一人譽稱。 \n 澳門是精彩人生下一站 \n 自2006年開始,他先後擔任北京匡時副總經理、中貿聖佳副總經理、及北京瀚海高級顧問等職務,可以說趙強是真正產、官、學兼備的知名文博專家,走進研究領域似乎是他理所當然的歸宿。 \n 沒想到今年在澳門春拍期間捲起千堆雪,推出署有「大明永樂年施」,引起中國各大研究佛學領域的專家學者高度重視,並以3835萬港元高價拍出的《三世佛六菩薩》畫像,就是趙強今年到任執行董事的中濠典藏拍賣公司所推出的宮廷極品。在可預見的未來,自1985年踏入藝術文博領域倏忽已逾30年的趙強,勢必在東西文化薈萃的澳門與他鍾愛的古玩藝術,譜出令人驚豔而美麗的文化樂章,繼續他下一個30年的精彩人生。

  • 故宮將建立流散文物追索清單 制定回歸計畫

    《故宮保護總體規劃2013-2025》(下稱總規)將於今年公布實施。這是北京故宮博物院建院90年來,第一份以文化遺產價值整體保護為目標的專項保護管理規劃,其總體目標著眼「世代傳承」。 \n \n《京華時報》報導,總規將在未來10年將關注流散文物的回歸。建立流散文物清單,系統進行資訊收集,制定回歸計畫。例如1933年,為了躲避戰火,故宮博物院開始將文物精華分五批南遷,直至抗戰勝利,輾轉十餘年。 \n \n1958年,故宮博物院與文化部達成協議,要把滯留南京的文物運回故宮。後來事情一拖再拖,約10萬件文物至今也沒有要回來。故宮有關工作人員指出,幾十萬件故宮文物目前已經成為南京博物院鎮館之寶。

  • 北京故宮建立流散文物追索清單 制定回歸計畫

    23日,故宮博物院建院90年來,首度提出《故宮保護總體規劃2013-2025》,也是第一份以文化遺産價值整體保護為目標的專項保護管理規劃,著眼於世代傳承。 \n \n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表示,故宮保護總規已上報國務院,等待批復。總規一旦獲批,將具有法律效力。其中,值得關注的是,故宮針對流散文物建立「追索清單」,據了解,自1925年建院至今,故宮流散文物在海內外均有分佈。 \n \n1933年,為躲避戰火,故宮博物院將文物精華分五批南遷,直至抗戰勝利,輾轉十餘年。戰爭結束後,南遷文物陸續北返,國共內戰爆發後,,當時國民政府從南京故宮文物中,挑選精品2972箱,共60萬件運至台灣,成為台北故宮博物院館藏,一部分南遷文物回到了北京故宮博物院,還有一部分留在了南京。 \n \n1958年,故宮博物院與文化部達成協定,要把滯留南京的文物運回故宮。後來一拖再拖,約10萬件文物至今沒有要回來。故宮有關工作人員指出,幾十萬件故宮文物,已成南京博物院鎮館之寶。

  • 寶物落四海 盜墓倒賣、戰爭為主因

    寶物落四海 盜墓倒賣、戰爭為主因

     流散海外的中國文物數以千萬計,要物歸原主是條漫漫長路。這些文物之所以流落四海,主要來自戰爭侵略、被偷運倒賣,以及盜墓走私等原因。另有「特殊案例」,晚清名臣後人陸續向官方捐出了297件文物,只為了換一張城市戶口,沒想到戶口問題沒解決,卻有大批文物人間蒸發,去向不明。 \n 《新京報》報導,鴉片戰爭時,各國列強透過戰爭、交易等手段,對中國文物進行掠奪。最廣為人知的便是1860年,英法聯軍劫走「萬園之園」圓明園內大量藏品,至今仍有大量瑰寶流落海外。 \n 各地盜掘成風,靠盜墓走私發財者不在少數,倒賣、走私文物也間接導致文物流散各方。尤其是近30年間,中國文物因盜墓流失的情況最為嚴重。山西公安部門26日才通報,破獲多起盜墓集團,專門盜竊古村落文物,挑在村民熟睡時行竊。 \n 近日也傳出一起特殊的文物遺失案例。清朝總理衙門徐繼畬後人,1980年代起陸續對「三晉文化研究會」捐贈傳世文物297件,只為了解決城市戶口問題。沒想到過了26年,徐家後人仍是農民身分,捐出的文物卻有超過1/10下落不明。 \n 失蹤的文物中包括《乾隆四十二年誥封徐繼畬曾祖父母聖旨》原件,對研究徐氏家族和清代典章有重要價值。另有多幅徐繼畬家族的珍貴畫像、存世甚少的晚清名人彩色畫像,也難以尋回。

  • 164萬件國寶 流落異鄉博物館

    164萬件國寶 流落異鄉博物館

     從流浪百年的圓明園「獸首」,到近日荷蘭博物館展出的福建「肉身坐佛」,聯合國統計指出,目前仍身處異鄉博物館的中國流浪文物,至少超過164萬件。這還不包括成為私人藏品的部分,流入民間的中國文物難以計數,至少是館藏的10倍,超過1千萬件。 \n 福建肉身佛像歸誰,再度引發外界對中國「留洋文物」關注。《京華時報》報導,大陸國家博物館26日在發布會上引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數據,表示有超過164萬件「國寶級」文物正作客他鄉博物館。這也是大陸首次發布海外文物調查結果。 \n 圓明園珍寶 法擁3萬件 \n 報導指出,中國有百萬件留洋文物,目前被收藏在全世界47個國家、200多家博物館。擁有最多「精華」文物的,以英國和法國博物館所藏數量居首。 \n 法國楓丹白露宮被指是收藏圓明園珍寶最多、最好的博物館,共藏有3萬多件。這些文物命運多舛,今年3月初,楓丹白露宮中國館被竊賊光顧,15件中國無價之寶不翼而飛;英國大英博物館「中國宮」內的珍稀中國藏品也達3萬件。 \n 另據中國文物學會統計,從鴉片戰爭以來,超過1千萬件中國文物流散到歐美、日本和東南亞等地,成為「私人藏品」,民間藏品數量至少是館藏的10倍。 \n 提證明 追討肉身坐佛 \n 近期備受關注的「流浪文物」福建肉身祖師爺佛像,即是私人持有的案例。一名荷蘭私人收藏家在10多年前以4萬荷蘭盾(現已停用)購得佛像,幾年後再「借」給荷蘭德倫特博物館做研究,陸續再由博物館方安排到歐洲各地展出。 \n 爆出「追討風波」後,荷蘭博物館20日已要求自匈牙利自然史博物館撤展。該名藏家26日表示,如果能證明這尊佛像確實是福建陽春村村民被盜的那尊「章公六全祖師」,就願意歸還佛像。他透露此前有人出價約3.4億新台幣想購買佛像,但他沒有同意賣出。

  • 圓明園流失文物 在港拍出天價

     北京圓明園流失文物,清乾隆「御製粉青釉浮雕龍紋罐」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超過人民幣7400萬元(約新台幣3.7億元)的天價成交,這也是圓明園流散文物拍出第6高的成交價。 \n 北京青年報報導,這件清乾隆「御制粉青釉浮雕龍紋罐」雕有蒼龍教子圖案,長龍雙目炯炯,身披細鱗,穿梭祥雲中;幼龍在下,自水而出,昂首相視,龍軀盤曲在洶湧浪濤之中。罐底署「大清乾隆年製」三行六字方篆款。 \n 清乾隆「御製粉青釉浮雕龍紋罐」是本次蘇富比秋拍的亮點之一,該罐以5000萬元港幣起拍,最終以9420萬元港幣成交,約7400多萬元人民幣。 \n 中國圓明園學會學術專業委員會委員劉陽說,之所以認定此罐為圓明園流失文物,主要依據底部「放山居643號」的字樣。 \n 他表示,「放山居」(Fonthill House)的主人阿爾弗雷德莫里森1861年從英國公使額爾金的私人秘書洛赫爵士處購得圓明園眾多珍藏。 \n 為安置中國藝術珍品,莫里森特意在這些文物的底部貼有「Fonthill」的收藏簽和編號,並在放山居內設立陳設室。 \n 劉陽指出,清乾隆「御製粉青釉浮雕龍紋罐」於1971年從放山居拿到倫敦佳士得拍賣,之後被人買走;1988年又在香港蘇富比被拍賣,從此再無蹤影,這是第3次亮相並被拍賣。 \n 近年來,在國際拍賣市場頻頻出現的圓明園流散文物,目前拍價最高的一件也是來自「放山居」的舊藏,清乾隆淺黃地洋彩錦上添花「萬壽連延」圖長頸葫蘆瓶。1031009 \n

  • 鄭重:收藏是留種的事業

     對於古物收藏,參加收藏家大會的學者鄭重主張:「收藏是一種留種的事業。」他從中國歷代皇家分析,指出確實存在「藏二代」現象,而且這種世代傳承的收藏精神更經常表現在世家中。以蘇州「過雲樓」為例,顧氏收藏逾百年,足見其注重藏二代培養,對祖上遺產具備守望精神。儘管藏家通常即富人,但富人後代未必是藏家,有時藏二代家道中衰,因此和官二代、富二代相比,藏二代成長更為不易。 \n 藏家杜威同樣認為,收藏家扮演了「文化藝術守護者」的角色,應該把流散於世界各地的文物收集起來並悉心保存,為文化遺產傳承做出貢獻。例如大收藏家張伯駒傾盡家財搶救溥儀宮中散佚書畫,1960年代把許多傳世名作無償捐給北京故宮;張大千亦捨豪宅而購入《韓熙載夜宴圖》半買半送給北京故宮。杜威表示,收藏除了是個人審美情趣的延伸,藏家也應把本身累積的文物知識展現在收藏上,辨別文物真偽好壞亦屬藏家責任。由於博物館不可能買盡所有世上的藝術品,故藏家有責任和各地博物館或相關單位合作辦展,推動廣泛文化藝術活動、啟發年輕一代創新發展,以達到相得益彰之效。

  • 瓷器愛國主義 被批助長強盜

     英國倫敦於本月十一日的一場拍賣,天價賣出的清乾隆時期粉彩鏤空瓷瓶,加上佣金、手續費,北京匿名買家共要付出五.五億元人民幣(下同),買回這原先估價僅八百多萬元的瓷瓶。由於現場瘋狂喊價的都是中國人,花瓶也極可能是被盜文物,官方與民間的輿論漸起,痛批這類助長強盜行為的「瓷器愛國主義」。 \n 大陸文化界人士說,大陸民眾以天價買回原本屬於中國的文物,表面上是愛國主義,但卻鼓勵文物盜賣,因為只要文物不擇手段流出中國,身價就連番飆漲。 \n 從圓明園流散的鼠首、兔首,到這只粉彩鏤空瓷瓶,都是流落西方來路不明的文物,拍賣場競相哄抬價格的,也多是中國人,許多網友認為,這如同讓西方人利用中國人「愛國」來達成目的。 \n 一位不願具名的中國資深收藏人士表示,花瓶拍賣會上,一幫中國人互相哄抬價格,動機十分可疑,加上物品來源及買家背景模糊不清,中年兄妹打掃過世親人房子發現的說法,怎麼聽都像個離奇故事。 \n 近年拍賣界「做局」現象層出不窮,炒家聯合拍出天價,實際並未付出同等金額,然後,等個幾年再拍賣,引後來的買者上鉤。大陸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受訪時說,不贊同「瓷器愛國主義」此種行為,應要透過法律、外交手段,按國際處理非法流失文物。 \n 大陸文物學會名譽會長謝辰生也表示,與其拼命以高價買回海外流失文物,不如積極打擊文物走私。

  • 圓明園歷劫150周年 追討國寶路遙遙

     昨(18)日是圓明園罹劫150周年紀念日,圓明園舉辦多項文化活動,包括當天下午邀請《1860:圓明園大劫難》作者法國歷史學家伯納‧布立賽和《追尋失落的圓明園》作者台灣歷史學家汪榮祖進行訪談。前者對圓明園原始資料有詳細記錄,有望為圓明園的海外尋寶提供線索。 \n 1860年10月18至19日,是圓明園遭英法聯軍焚燬之時;迄今究竟流失多少文物,依然是道歷史謎題。據圓明園管理處主任陳名傑估算,「散失在海內外的各類圓明園文物至少有150萬件。」 \n 自9月27日至10月31日,紀念圓明園罹劫150周年的系列活動近來引起多方關注,包括國際學術研討會、展覽、中外文化交流、主題晚會等四大部分共15個項目,屬於民間交流,未邀英法政要。 \n 圓明園管理處文物科孫晨露表示,在「圓明園回歸文物展」展出的都是流散在北京的文物,令人遺憾的是裡頭並沒有流失海外的部分。至於備受注目的圓明園12生肖銅獸首,目前已有五個回歸,在拍賣會上現身的有兩個,還有另外五個不知去向。 \n 雖然文物流失國追討文物「回家」有相應的國際公約作為法理依據,但對於長久流失海外,特別是追討出自圓明園、價值連城的文物,實際操作起來卻是困難重重。

  • 流散文物回歸原主 聯合國關注

     圓明園流散的12獸首是否能夠回到中國為世界關注,如何找回戰爭中流失的文物,是中國崛起後的一大課題。為避免歷史珍貴文物流於漫天喊價的拍賣商之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屬文化財產政府間委員會日前在法國舉行會議,討論如何幫助各國確認文化財產所有權問題,並制定相關示範規則。 \n 據了解,委員會祕書處還邀請擁有圓明園珍貴文物的佳士得拍賣公司、蘇富比拍賣公司以及國際藝術品與古董交易商聯合會等機構的代表與會參加討論。會議期間,委員會對希臘和英國之間正在進行的關於帕特農神廟浮雕談判,以及土耳其和德國之間關於博阿茲科伊獅身人面像的談判進行審議,並對瑞士一家私人博物館最近將馬孔代面具歸還坦尚尼亞的案例進行討論。 \n 據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屬文化財產政府間委員會成立於1978年,旨在通過雙邊談判的途徑促使文化財產回歸原有國。

  • 陸媒:文物被保存 流散無所謂

     6月26日,乾隆玉璽在台灣拍出4.8億台幣,這個價格,讓有意買回國寶的兩岸故宮都望之卻步,國家文物再度落在古董商手中。《人民日報》文章指出,海外文物的回流雖是中國文物保存問題之一,但是當局不能一味花錢買回。 \n 2002年,香港企業家張永珍在香港蘇富比春季拍賣會上以4150萬港元競得清雍正粉彩蝠桃《福壽》紋橄欖瓶,並將這件珍品捐贈給上海博物館。 \n 2007年,蘇富比拍賣圓明園海晏堂十二生肖「水力鐘」噴泉之馬首銅像;澳門企業家何鴻燊以6910萬元港幣購得,將其捐贈中國國庫。 \n 《人民日報》指出,據有關機構統計,在世界各國博物館中,有167萬餘件中華文物。中國人再怎麼有錢,都不可能把流失在海外的文物都通過市場、尤其是拍賣的方式買回來。畢竟,中華文物收藏量在1萬個單位以上的古董商,粗估在全球有3千人左右;他們抓住中國亟欲購回海外文物的心理,將文物喊出天價,接著再轉讓給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大陸的人士與機構。 \n 面對這種情形,《人民日報》呼籲,這些文物只要確定被完整保存,暫且流散海外也無所謂。因為,中國沒有那麼多錢將被喊成天價的文物一一買回,中國目前就有著國內許多文物等著國家撥款、民間資助來整理、修復、研究、展覽和出版。

  • 文物流散全世界 圓明園大追查

    今年二月佳士得拍賣會以一四○○萬歐元價格,分別賣出圓明園被盜的鼠首、兔首時,圓明園管理處發出嚴厲聲明,強調這些被劫文物,應按國際公約歸還中國。如今,在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蒙難一四九周年之際,圓明園管理處更進一步籌組大規模計畫,正式調查圓明園海外流失文物。 \n咸豐十年(西元一八六○年),因藏品豐美被譽為「萬園之園」的北京圓明園,遭英法聯軍洗劫燒毀,自康熙時期開始蒐集的寶貴文物,大量流失海外。值一四九周年之際,北京圓明園管理處宣布,將自本月派員海外調查圓明園文物現況,調查結果將對外公布。 \n這是圓明園首次大規模調查海外流失文物,預計以一年時間,派員到美國、歐洲、亞洲、包括台灣,考察散落海外文物,包括收集各種圓明園文獻、照片,和各大博物館收編圓明園文物。 \n管理處陳名傑主任說明,圓明園物品清單已被燒毀,因此,對於圓明園遺物存留明細、地點,目前沒有可靠目錄資料。據不完全統計,圓明園文物海內外約有一五○多萬件,精品流失文物主要集中英國、法國,分藏於各博物館和其他收藏機構,美國、日本等其他博物館收藏機構也有收編。管理處期望藉正式調查,編整圓明園文物及歷史資料,建立數據資料庫。 \n據悉,海外調查主要集中在美國華盛頓、紐約和波士頓,日本、台灣,及英法等歐洲國家,除了與華盛頓大學醫學院、華盛頓國會圖書館、哈佛大學圖書館等九機構合作,也會與私人收藏者聯繫。 \n據調查計畫人員介紹,「據了解,美國有百餘張圓明園老照片,三分之二都未曾公布過。」本計畫由圓明園管理處聯合清華大學、央視國寶檔案欄目組共同尋訪,調查結果將可豐富圓明園西洋樓的研究,並使更多圓明園流失文物現身、乃至回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